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快醒來!別睡了!』
  
  忽遠忽近的聲音呼喚著陷入沉睡的紫霓,她內心喊著好累。
  
  『累?現在可沒時間讓妳喊累了!快點醒來啊!』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紫霓昏倒在地上約二分鐘後,穩重的腳步聲由遠方響起,男人從古樹後走了出來,他看著那已成為屍塊的傭兵們,輕嘆著氣,隨即馬上走向紫霓身旁蹲下身並伸出手來打算觸碰她時,原本放鬆的手緊握住黑磷刀狠狠往對方一揮,驚呼一聲,快速跳離紫霓的攻擊範圍。
  
  「妳還醒著?」男子輕聲道。
  
  紫霓沒有回話,倒是黑磷刀溢出黑氣,包圍住紫霓周圍。男子心底推算著那是身體本能的自動保護,這一個動作害得他差點誤以為紫霓人是醒著。也罷,就待到她醒來吧!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房間的布洛德發現紫霓不在床上,他著急的四處找尋,深怕紫霓陷入危險。再說,紫霓身上還有迷幻毒,根本沒能力可以自衛。
  
  薇拉走到紫霓曾躺過的床上,伸出手來輕輕放上,喃喃道:「黑暗的回憶,告訴我她曾遺留的碎片吧!」
  
  頓時,一股黑暗的氣流由床上匯集在薇拉手裡,她將這股黑氣吸入體內,並閉上雙眼專注的感受黑氣所告訴她的訊息。
  
  布洛德不知道薇拉正使用著黑魔法來查詢紫霓的下落,見不著紫霓的人,他馬上走向門口,準備離開房間。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炙熱的氣息令紫霓全身燃燒,身體彷彿是熱鍋裡的食物,令她難過不已。
  
  忽然之間,口中一品嘗到甘甜的水,身體所有不適瞬間消失殆盡,彷彿剛才的痛苦只不過是個夢。
  
  總算可以讓身體輕鬆多了,紫霓心裡是這麼想著。
  
  過了一陣子,紫霓恍惚醒來,她睜開雙眼所映入的景象竟如此陌生的房間,她急忙起身找尋著布洛德,但就是沒看見他。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逆十字教團的人將兩人帶到這房間後,再也沒出現在布洛德面前。
  
  來到這個歷史悠久的別墅約有三小時,在這段時間裡,布洛德只能坐在床邊望著受盡毒害的紫霓,他心疼的為紫霓輕擦拭額頭上的汗水。看著紫霓時時泛黑的臉龐,布洛德的心更揪在一塊,痛的不得了。
  
  過了一會兒,緊閉的門被打開了。
  
  來的人是剛才帶頭的黑衣隊長,他帶著一些部下拿槍指著布洛德,道:「現在就跟著我們去見你母親吧。」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幽暗無光的空間,剛清醒的紫霓摸不到任何一樣東西可以來辨識自己所在的地方,她不清楚自己現在是在夢境,還是在現實。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等到紫霓感覺到自己身體開始疲累,距離自己不遠的前方亮起淡淡的光線,紫霓見到前方有光,提起精神往光的地方奔跑去。
  
  隨著光越來越強烈,紫霓被光扎的不能睜開雙眼。她靠著感覺往那方向穿越,一股奇妙的觸感穿透過自己身體,原本強烈的光芒也開始變的微弱。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幽靜的山谷入口處發出一道光芒。經過了石門的傳送,布洛德帶著紫霓踏上出口剎那,布洛德愣了會兒,因為他看見這地區與風景入口上面大大的寫著三個字,神秘谷。
  
  布洛德還是頭一次來到這個地方,難道石門的傳送功能開始錯亂了?
  
  事實上很少嗜血界的人會知道神秘谷的存在,它介於人界與嗜血界之間的神秘地帶,原本是真祖在正式離開人界之前的最後地點,並在這神秘谷開創新空間。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哼,那就殺吧!拿這來威脅我?會不會太有自信了。雖然我是打算設計要他頂罪,看來是沒辦法成功了。」鬼王更無所謂道。
  
  馮百合皺著眉輕拉著鬼王的衣服道:「再怎麼說他是我辛苦生下來的孩子,你不救他,那就換我來救他吧。」
  
  一聽見馮百合的話,鬼王連忙拉住馮百合的手,無奈道:「不是我故意不救他,這是身為鬼王必須要做的事,否則他永遠不會變強。」
  
  馮百合不認同鬼王的話,試圖將鬼王的手扯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日向忍會這麼問鬼王並不是故意刁難,而是馮百合身上的人格正處於不穩定的狀態,隨時有可能讓她的靈魂狠狠撕裂兩半。
  
  靈魂由一分為二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任何一個靈魂缺少了一部份,等於缺少個性的一種。
  
  這種結果不是鬼王和他會想看到的,所以日向忍決定給他一個機會,讓他選擇他所期望的馮百合。
  
  鬼王深思了會兒,道:「靈王,我只能選擇其中一種嗎?」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束了一段令鬼王記憶深刻的回憶,他並沒有因回想起馮百合小時候那天真模樣感到心情愉快,反倒是皺緊眉頭,望著正受到鬼毒影響之下躺在床上發高燒的馮百合。
  
  如果當初鬼王沒有被馮百合解開封印的話,也許她現在還只是個逆來順受,繼續當個濫好人忍耐那些欺負她的人。
  
  所以鬼王故意將她內心那迷你細小的怨恨強迫擴大,讓馮百合提出報仇之類的話語,完美的引出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惡性力量,並且進一步恢復力量。
  
  但,這並不是造成馮百合受鬼毒的主要原因。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百合,現在那張圖案在哪裡?」
  
  馮百合指著她剛才所待的結界,鬼王仔細一看,地上確實有一張奇怪的圖。
  
  他將馮百合放下來之後,走向那張紙面前撿了起來,仔細感應,卻沒感覺到那張圖有什麼奇怪之處。要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那張圖案繪畫著一名少年被許多不明長條狀的東西纏繞住,表情是沉睡的模樣。
  
  「百合,妳是說這張圖嗎?」鬼王將圖案拿給馮百合面前。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