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布洛德到了室外,正巧一名死徒發現布洛德的身影,在他想通報他的主人時,布洛德已經甩出隱銀鞭,結束他的生命。這一殺,驚動到其他死徒,不一會兒,布洛德被一群人包圍。
  
  男子從死徒身後走了出來,他仔細端詳布洛德的模樣,除了髮型不太一樣外,幾乎跟艾米力恩一模一樣。
  
  「你就是艾米力恩看重的人?而且還是他唯一的兒子,我說的沒錯吧!」男子像是在將自己的推測說給布洛德聽,但實際上卻是舉起武器,不容布洛德反駁男子的話語。
  
  「既然你眼睛沒有問題,幹麻還問我?」布洛德慢條斯理的抽出隱銀鞭。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ˇˇˇ
  
  暗夜,嗜血界的活動時刻。
  
  真祖一族的暗鬥已經到了白日化的階段,幾乎每夜就能聽到某個真祖被暗殺成功,甚至小真祖的死亡率比成人還要高。
  
  此刻,艾米力恩面對著一群蒙面的死徒們,個個手持著武器,等待著主人的命令,預備殺掉艾米力恩。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既然是始祖,為什麼會變成無生獅王……這裡……這個世界明明是由一本紅書所記錄,為什麼我和布洛德會融入這個世界呢?甚至是不可缺的角色?」
  
  此時,天空不再有雲雷,大地不再有裂縫。
  
  所有曾存在的一切,歸入黑暗中,消失無影無蹤。
  
  唯一剩下的,只有三人站在無止盡的黑暗。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身為吸血鬼真祖的布洛德,除了飲用人血外,一身好的料理技術到底是如何學起,今天就讓紫霓為我們好好來訪問一下。
  
  
  
  古伊米主屋某個廚房裡,正傳來香噴噴的氣味。
  
  無論是誰聞了,都忍不住想來嚐嚐這令人難以抗拒的食物。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ˇˇˇ
  
  黃昏,在公園裡嬉戲的小朋友們一個個回家,不一會兒,公園只剩下一名還在盪鞦韆的小女孩。
  
  她孤獨的盪著鞦韆,沒有想回家的念頭,直到路燈亮起,她才停止盪鞦韆的行為,靜靜看著被染黑的夜空。
  
  空蕩蕩的公園,沒有大人,也沒有小孩,小女孩低著頭,似乎在等待什麼,眼框的淚水開始打轉。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紫霓抬頭看著布洛德,發現他嘴角流有一絲血跡,而自己口中的腥味是布洛德的血?
  
  這時,紫霓才注意到自己是站在無生草原,濃厚的腐敗味一直在空中飄散,周圍躺著無數名劍之國與隱之國的士兵的屍體。
  
  這是戰爭的情形……
  
  紫霓發覺自己身上的衣服沾滿了血,就連雙手也沾到血。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妤臉色蒼白,她想逃下床,卻因恐懼而全身無力。
  
  等到她有些力氣可以動時,織狂已經將她壓在身下,令她動彈不得。
  
  「皇兄……」夢妤泛著淚光,希望織狂能夠放過她。
  
  織狂扒開夢妤的衣服,對她做出不可抹滅的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紫霓不讓士兵有機會反擊,她輕巧揮舞著長刀,不一會兒,她身旁躺滿了被解體的屍塊。
  
  全身沾滿鮮血,紫霓舔著手指上的血液,原本無表情的臉龐,也開始泛起笑容。
  
  看傻眼的隱之國士兵總算驚覺再不反擊,後果是會慘死在紫霓刀下。
  
  每個人大喝一聲,全力攻擊紫霓。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勢並沒有消除即將觸發的戰爭,反倒是雨下越大,戰爭氣氛越旺的感覺。
  
  這時,隱之國使者拿著談判的旗幟,騎著馬來到無生草原中央。
  
  同樣騎著馬跟隨在使者身後的兩人,各別全身穿著一黑一白的軍服,仔細一看,竟然雲勂與布洛德。
  
  布洛德雖然在雲勂耳邊低語,但他緊盯著紫霓不放,同時也注意到跟在她身旁非常貼近的織狂。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勂接下紅泣刀痛哭不已,紫霓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雖然她早已知道夢妤會成為紅泣刀,但她沒想到是以這種情形變化而成。
  
  到底是誰將夢妤傷成這樣,使她走向紅泣刀的最終之路呢?
  
  畫面轉向一旁的鏡子,當鏡子映出來的人是布洛德時,紫霓可說是被嚇了一跳。
  
  鏡中的布洛德不知在說些什麼,他將手咬破血,在鏡子上以英文寫出他剛才所說的話。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有呢?我還想聽聽有沒有其他傳聞。」
  
  織狂倚靠在門邊,臉上的表情令人難以猜出他現在的心情。
  
  侍女們絕望的跪在地上,哭泣的哭泣,求饒的求饒。
  
  紫霓看不下去,直接擋在她們面前,與織狂對視。「你想做什麼?」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句話,將紫霓推入恐懼,望著織狂的表情與動作,紫霓很清楚他想做的事。
  
  她不想被布洛德以外的男人侵犯!
  
  怎麼辦?
  
  她的力氣比不過他,自己也沒有特殊攻擊能力,難道自己真要毀在織狂手中?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這麼想,門口傳來敲門聲,對方開口:「夢妤,快開門!」
  
  那聲音是雲勂的聲音!夢妤開心的要去開門時,紫霓馬上阻止:「別衝動,先看情形。」
  
  紫霓會這麼做也沒有錯,雲勂他們也才剛離開,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就回來這裡,有可能是別人裝做他的聲音來騙她們。
  
  「夢妤?怎麼了?為什麼不幫我開門呢?」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忽然感受到臉頰一熱,紫霓馬上推開布洛德,紅著臉躲到一角,平撫自己的情緒,布洛德有些失望的嘆著氣,轉身為雲勂開門。
  
  雲勂一踏進房間裡,先瞄了布洛德一眼,再看看紫霓,在聞聞房裡的味道,一臉失望道:「唉,可惜啊!可惜。」
  
  夢妤很清楚雲勂指的是什麼,她紅著臉拉著雲勂的衣角,小聲道:「雲勂!別這樣。」
  
  布洛德挑挑眉,燦笑道:「怎麼?這麼希望我們如你所想的啊?」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