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男子的消失,原本刺眼的亮光瞬間暗淡,恢復一開始朦朧不清的狀態。

見狀,紫霓確定那名帶有危險因子的奇怪男子不在以後,馬上打開夢錄準備離開,可是不管她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離開這個夢境。

念頭一轉,她使出「毀夢」消除這個夢境,但情況一樣一點動靜也沒有,這才驚覺到她的力量被對方封印住了!

紫霓皺著眉,開始思考下一步的應對措施,沒會兒,她將夢錄收回鎖夢鑰匙,仔細地觀察這間寢室。

能夠做到創夢、封印夢境記錄者力量的人,除了各界熟知的高層外,應該沒什麼人可以辦到,也沒聽說過哪些擁有特別力量的人類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不,就算是可以做到,也無法隱藏她那雙可以直接得知夢境主人個人相關資訊的眼睛,而那名男子卻辦到了。

由此可見,那個人不是人類。

那麼,他到底是誰?

雖然她曾猜測對方是天界的人,可她的直覺告訴她,對方來歷不是那麼簡單。

垂眸思索了會兒,紫霓還是想不出自己和那名男子到底有什麼結怨之類的可能性。

唯一得知的是,從她遇見布洛德開始,接連發生那些明明與她無關,卻又有很深的關聯事件,或許就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紫霓握緊手中的鎖夢鑰匙,既然對方刻意要求她找尋有關「他」的訊息,那麼她先遵從對方的條件,再來找尋離開這裡的機會。

想到這,紫霓開始在這間寢室找尋是否有關男子的訊息。

第一個著手的地方是書桌。

潔淨的黑色辦公桌面,放了一張白紙,一支鋼筆,白紙上面沒有任何文字。

打開辦公桌抽屜一看,空無一物,唯有異狀的是每個抽屜都散發著刺鼻的腐臭味。

奇妙的是,這股刺鼻的腐臭味好像在哪聞過。

關上抽屜後,紫霓來到衣櫥面前打開一看,裡頭只有放了幾件男用服裝,如同辦公桌的抽屜情況一樣,下面的櫃子並無任何東西。

不同的是,櫃子裡面散發出與那名男子一樣的氣味,令她差點倒頭昏睡。

連忙關上櫃子,紫霓瞬間感覺到自己的精神非常疲倦,她趕緊打起精神繼續找尋是否可疑的物品。可惜,情況就像是被男子捉弄般,並沒有一個可說是有關他的訊息之後,她決定移到下一個地方繼續找尋。

當她打開房門的剎那,身後吹起了一陣強烈的狂風,將來不及防備的她整個人推出去,同時關起了房門。

紫霓不解地看著緊閉的房門後,轉身一看,映入眼中的是一處看不見盡頭的長廊。

每隔五十公尺就有一個房門,每道門都是獨一無二的造型,而她所離開的房間,是這個長廊的起點。

站在昏暗的長廊上,紫霓腦海自動想起影子爸爸曾說過精靈王給她的另一個預言警告。

當妳發現夢境中出現很多道造型獨一無二的門,像是在引誘妳去打開那些門時,記住,千萬不要去打開任何一道門,一定要趕快離開那一個夢境,否則,妳會被……抓住!利用妳找尋……

愣了下,紫霓睜大雙眼看著眼前與警告所述的畫面一模一樣,心慌地想,那時影子爸爸想要告訴她的話,為什麼到後面會想不出來?

她會被什麼東西抓住?想利用她找尋什麼?

不管她怎麼努力回想,記憶像被人干擾般越想越模糊不清,直到她聽見身後響起房門打開的聲音,同時傳來危險的氣息時,本能地向前用力一躍,地上響起肉體拍打的聲音。

紫霓轉身一看,差點被那些畫面嚇死。

她所離開的那道房門竄出無數個噁心觸手,由於第一擊撲空的關係,紫霓看見那堆觸手在地上集體蠕動的模樣,瞬間讓她頭皮發麻,全身雞皮疙瘩了起來。

這、這該不會就是影子爸爸所說的她被「觸手」抓住,然後會被利用之類的情況?

……囧,應該不是這樣吧!

眼看著那堆觸手準備進行第二次進攻,紫霓立刻轉身奔跑,她才不想被噁心觸手摸到。

聽著身後上下左右越來越靠近自己的拍打聲,紫霓腳步加快,雖然感覺自己與觸手的距離拉長了一些,但一下子又快被追上了。

紫霓對這種情況感到非常頭痛,真討厭,她為什麼一定要體驗這種惡夢啊?!

一個失神,紫霓被其中一個觸手抓住了右腳,她迅速踢斷那一個觸手,卻又被其他緊跟在上的觸手纏住了四肢,往身體移動。

猶如只會在某種情節才會出現的情況,紫霓焦急地掙扎,害怕自己接下來的下場會造成精神與身體受到嚴重受損……

突然間,右邊的門打開了。

紫霓還來不及看清楚那道門裡面是什麼時,觸手將她往裡面一丟,關門反鎖起來。

似乎進入了奇怪的空間,紫霓狼狽地爬起身,抬頭一看,居然是一處充滿漆黑又寬廣的宮殿式寢室,且唯一明亮的地方,全集中放置在中央的白色大床上。

紫霓皺起眉頭,對於這種讓人第一眼認定與邪惡脫不了關係的地方故意擺張白色大床,這個夢境主人到底想表達什麼?

是因為她輸給了觸手,所以給她一次機會,直接丟進這間房間猜他的身份?

帶著不解的思緒,紫霓緩緩地向大床前進,目光不時觀察四周,怕又出現了一堆觸手,她可是會受不了呢!

這時,紫霓注意到大床上似乎躺著一個人,她加快腳步來到床前,心頭一震,不敢相信那個人會出現在這個夢境!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