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名年約十五歲,散發著清新靈氣的可愛少女。

看那熟悉的面容,還有白皙的肌膚與橘色長髮的特徵,紫霓忍不住大喊──

「葵公主!」

話才剛說完,整個空間產生了劇烈震動,周圍的建築物出現了龜裂的現象,大床上方的亮光也變得很微弱,似乎這個空間隨時會消失。

紫霓見狀,顧不得自己眼前見到的是不是口中所稱的那個人,趕緊來到床邊準備伸手將對方帶離此地,突然手指傳來一陣刺痛,一道布滿了咒文的灰色防護罩映入眼中。

此刻,一股令人昏昏欲睡的香氣再度撲鼻而來,毫無防備的紫霓又差點失去意識,她摀住鼻子用力搖搖頭,朝香氣最濃的方向望去──果然是那名男子。

不知為何,紫霓發現眼前的男子和第一次見到的感覺不同,竟讓她產生恐懼的念頭。

只見男子嘴角微揚,一步步接近紫霓,直到抵達她的面前,低聲道。

「妳知道妳剛才說了什麼嗎?」

男子的氣勢讓紫霓不由自主退後幾步,但是為了葵公主的安危,她咬緊牙根的說。

「你對葵公主做了什麼事?」

男子喀喀地笑了笑,指著床上的人道:「妳確定她就是妳所說的『葵公主』嗎?」

紫霓愣了下,重新正視床上的人,驚覺對方的模樣有了部份變化。

原本應該是十五歲的少女,已成長為十八歲,而橘色長髮化成黑色,連身上的氣質也跟著不同……但是對方的面容還是跟葵公主長的一模一樣啊!

此時,紫霓猶如透視對方的過去,腦海閃過應該不曾發生,卻異常真實的陌生畫面。

她看見那名躺在床上的黑髮女孩身穿中世紀的貴族女性服裝樣式,虔誠地跪在教堂裡禱告。

從黑髮女孩的表情來看,似乎遇上了非常困擾的事情,需要祈求上帝幫忙。

下一秒畫面,那名黑髮女孩倒臥在熊熊烈火之中,仔細一看,她的胸口插著一把匕首,像是自殺,又不太像是自殺。

這時一名身穿騎士服的金髮男子出現在黑髮女孩身旁,雖然看不見對方的面容,不過從他散發出來的氣息,很明確透露出他對女孩的死感到非常震驚。

就在金髮男子俯身想觸碰黑髮女孩的身體時,女孩的身體亮起了強光,一下子脫離了身軀,化為光球遠離金髮男子不讓他觸碰。

金髮男子意圖伸手抓住那顆光球時,赤紅的烈火忽然改變了顏色,出現了不可能有的綠色火焰,將光球包覆其中之後消失金髮男子面前。

見狀,金髮男子憤怒地用力大吼,瞬間周圍刮起了一陣強烈的寒風,將火焰全數吹熄。

過了一段時間,金髮男子平息了憤怒,他伸手將抱起了黑髮女孩的身體,垂頭凝視了下女孩臉上終於從痛苦中解脫的安詳面容,抬頭望向破損天花板的夜空,露出了他的臉龐。

觀看到這的紫霓,對金髮男子的面容感到震驚。

那不就是那名奇怪的男子嗎?!

念頭才剛閃過,那種透視過去的畫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男子放大的臉龐。

被這麼突然放大的臉嚇到,紫霓想退後遠離男子,卻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在他的懷抱中,看似親密地互相摟抱。

男子扣住紫霓的下顎,輕笑道:「妳何時擁有了審判之眼?」

紫霓怔住,她擁有審判之眼?

「也罷,既然妳確認她就是妳所謂的葵公主,差不多該跟我說她的下落了。」

語畢,男子那雙湛藍的眼睛忽然變成深黑藍色,像是在誘惑她,讓紫霓腦海中開始響起了「順從對方的意志,將一切的事情全部訴他」等話語。

剛開始紫霓還很強烈抗拒男子的誘惑,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混沌的腦袋開始分不清那是男子的誘惑,還是自己的心聲,最後失去抵抗地望著男子,緩緩開口。

「葵公主正在……」

紫霓話還沒說完,腦海突然響起了一句話。

──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神智瞬間清醒的紫霓睜大雙眼,用力推開男子大喊。

「惡魔,別想從我這裡套出葵公主的下落!」

說完,紫霓訝異著自己脫口說出來的話語,腦中也自動浮現眼前這名男子的身份資訊。

他的真實身份是地界的惡魔,階級為最高的墮天一族。

刻意製造出這個夢境的目的是為了找尋黑髮女孩的靈魂,然後……

「夠了!不知感恩的女人!」

男子一手掐住紫霓的脖子,無視她的痛苦與震驚的目光,示威性地展開漆黑的羽翼,怒道:「留妳心智是念在妳和艾蜜兒是不可取代的摯友,妳竟敢抗拒我!果然還是要染黑妳的靈魂才能完成我的大願。」

聞言,紫霓恐懼地拼命掙扎,她很清楚被惡魔染黑的靈魂會變成什麼樣的模樣,除了永遠無法脫離惡魔的掌控,更會成為毫無自我意識的奴隸!

就在紫霓為此感到絕望時,遠方忽然亮起了一道蘊藏殺意的紅光,以極快的速度朝男子的方向射過來。

在紅光即將擊中男子那一剎那,他不慌不忙地伸手抵銷掉不該存在的攻擊,並且反擊回去,卻被對方輕鬆閃避。

「喲,惡魔,能不能麻煩你別用髒手碰我的伴侶好嗎?」

布洛德手持著紅刀,邊笑邊走的過來。

這對紫霓來說,簡直是看見救星一般,令她情緒激動地紅了眼眶,不敢相信布洛德會出現在這裡。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