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令我生氣了!」

普妮絲將手中拒絕血宴邀請不知多少次的回函信丟到桌面,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讓一旁的僕人心驚膽顫不敢在危險地區待太久,送完飲品趕緊離開。

自從新月之夜結束之後,特杰堤斯家的大小姐普妮絲將身心所受的怒氣全數出在無辜的僕人身上,使得這幾天主屋的僕人們能閃則閃,免得一不小心就被大小姐給殺了。

「麥特納,那女人到現在還沒離開古伊米家族主屋嗎?」普妮絲向站在一旁的男子道。

「回大小姐的話,那名女子一直被保護的很好,到現在還沒有一名探子有目擊到她的一舉一動。」被喚作麥特納的男子恭敬道。

普妮絲不悅地嘖了一聲,輕咬著指甲喃喃自語。

「這女人也太會忍耐了,都過了六天,居然不會有想出門覓食的念頭,要是她能離開主屋的範圍……我一定會親自殺了這女人,讓她後悔成為布洛德大人的伴侶!」

「普妮絲,我可不淮妳做出傷害她的事。」不知何時出現的卡門坐在主位上,手中拿著裝有新鮮血液的酒杯,對趨向失去理智的普妮絲低聲警告。

「父親大人!為什麼我不能傷害她?您不是教導我對喜愛的東西要盡全力去爭取,連討厭的東西也是要想盡辦法消滅嗎?」普妮絲不滿的說。

「這就是妳不懂『契約真祖』珍貴的地方,那名女孩可是將會改變我們死徒一族命運的人,所以妳不可擅自做出傷害她的行為,否則妳就算是我的女兒,我也一樣對妳不客氣。」

難得聽到父親嚴厲的警告,普妮絲生悶氣地嘟嘴,委屈道:「父親大人的意思是要繼續放任那女人霸占布洛德大人,不讓我出手搶奪布洛德大人的愛嗎?」

「普妮絲,妳錯了,該說霸占的人是布洛德,他不該獨佔契約真祖。當然,我不會阻止妳搶奪他的愛,反而要妳盡全力去搶。」

卡門的話雖然讓普妮絲委屈生氣的心情消退,卻產生另一個問題。

「父親大人,我當然會盡全力去搶奪布洛德大人的愛,只是以我的做法恐怕……」

「妳啊,活了那麼久的時間還是只會那幾招,不懂得動動頭腦,真是一點進步也沒有。」卡門無奈的搖頭嘆息,「罷了,我跟里斯談好了,由他先去探個究竟,我們就等他的消息。」

「父親大人,里斯真有這麼好心替我們做事嗎?您不怕他會……」普妮絲蹙眉道。

「我知道妳在擔心什麼,雖然他對契約真祖的興趣不大,不過對『布洛德』可是相當在意,再說,以現在的狀況,里斯是不會輕易破壞全體死徒一族的希望,妳就安心跟我一起等消息吧!」

「是……父親大人。」

 

在詭異的氣氛下,紫霓依布洛德的要求享用完他精心製作大量又美味的料理後,便放下使用完的刀叉,拿起餐巾布擦拭嘴角,目光直盯著優雅飲用咖啡的布洛德。

一想到剛剛用餐時,這傢伙將食物弄得很小一塊,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然後在吃的過程中,眼神刻意曖昧地望著她,並且有意無意地舔拭那令她有些難以抵抗的誘人嘴唇……這、這像是在吃東西嗎?分明就是在故意擾亂她的注意力!

如果他以為自己會因為看了那些刻意的舉動而忘了他應該要履行的約定──將所有一切的事情全部告訴她,那就大錯特錯!她可不是那麼好呼嚨的人,絕對不會讓他有機會再拿「臨時有事」這種濫理由逃避解說。

或許是目光太過直接,紫霓看見布洛德先是對著根本沒有其他人在的地方看了看,隨即瞧了一眼自己之後,表情居然……慢著,為什麼他要露出一副很害羞的樣子?臉頰居然還果斷紅了起來!真有這麼害羞嗎?!

「吾愛……妳用那麼『炙熱』的眼神看著我,會讓我有些承受不住妳那雙熱情的眼眸向我提出深入交流的邀請,哪怕現在的時間點不對,我願意奉獻我的身心來滿足妳的需求,不會讓妳受到一絲委屈。」

……這個不要臉的男人,誰要他的奉獻啊!

還有,她一點也沒有對他提出「深入交流」的邀請,不要隨便誤解她!

「吾愛~

耳旁突然傳來肉麻的吹氣呼喚,紫霓意外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被布洛德擁入懷中,並且親膩地坐在他的大腿上,任由他吃盡身上的豆腐。

紫霓試著掙脫緊抱著自己不放的大手,斥責的說:「布洛德!你不要太過份了!」

「我怎麼會過份,吾愛都對我露出熱情的目光,身為妳的伴侶,如果不好好回應,那對妳太失禮了。」布洛德微笑道。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

布洛德曖昧一笑,直往紫霓的腰椎輕輕撫摸,使她感受到腰椎傳來一陣酥軟的感覺。

猶如主動地投懷送抱,紫霓全身無力倒在布洛德懷中,並且發現自己嘴巴居然張不了口,只能氣得狂瞪造成自己身體變這樣的罪魁禍首。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