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她沒意外聽到那一聲聲刺耳的愉悅笑聲,以及那令人欠揍的白目表情。

「呵呵呵,吾愛,我就知道妳最喜歡口是心非了,我非常明白妳的意思,別害羞,我會好好滿足妳的。」

說完,布洛德低頭深吻著紫霓,在她錯愕的情況下,用心語歉意說道。

──吾愛,請原諒我,為了保護妳,我必須用這種違背妳意願的方式轉移那些覬覦妳的人注意力,唯有這麼做,他們才不會冒然做出愚昧的行動傷害妳,而且還能為妳爭取一些成長的時間,讓妳可以在我無法保護妳的情況下,有能力保護自己。

聞言,紫霓不禁感到困惑,感覺上自己正處於危險狀態,而她卻不知道外在的敵意是從何而來,想來想去唯一能夠聯想到將自己陷入危險的罪魁禍首就是──布洛德!

正想提問時,布洛德結束了親吻,對著沒人的方向說道。

「這樣偷窺我和我的伴侶之間親密互動是很不道德的,里斯。」

「哎呀,德,你可別誣賴我偷窺唷!我可是有遵循禮儀通知你們,誰知道你們太過於恩愛,完全不理會我的到來。」被發現行蹤的里斯也不再繼續躲藏,一副走自家廚房地大方坐在餐桌上。

「呵,我為何要讓一個不請自來的人打擾我與吾愛珍貴的甜蜜時光呢?識相一點就快快離開吧!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說完,布洛德像在玩大形娃娃一般,輕輕磨蹭著紫霓的臉頰,不打算理會里斯繼續曬恩愛,只是紫霓有些不配合地小掙扎,無法像布洛德那樣在第三者面前大方做出親密動作。

除此之外,紫霓還很疑惑里斯何時發出通知,如果是出個聲或是有什麼其他動靜,至少她還會察覺得到,可是方才根本一點跡象也沒有,難不成這是只有吸血鬼才會感應到的「通知」嗎?

「德,你的契約真祖似乎還沒完全覺醒,你就不怕那些按耐不住的人對她出手嗎?」里斯看著紫霓一臉困惑不自在的模樣,忍不住好心提醒。

「喔?」布洛德頭靠在紫霓的肩上,垂眸笑道,「所以你打算幫助他們?」

「如果『契約真祖傳說』是真的話。」里斯聳聳肩,表達他不承認也不否認的立場。

布洛德笑了笑沒有回應里斯的話,反而讓紫霓離開自己懷中,神情溫柔道:「吾愛,請原諒我無法繼續陪妳,如果妳累了不用特地等我,妳可以先去休息,等我這邊事情結束,我會去找妳的,好嗎?」

布洛德口中雖這麼說,但事實上卻是用心語對她說──

吾愛,礙於他人在場,請原諒無法親口解答妳心中的疑惑,如果妳很急著想知道答案,書房E區H櫃,由上數來第五層左邊數來第十本書可以給予妳一些答案。

紫霓眨了眨眼,明白地點點頭,便向里斯道別後離開餐廳。

在確認紫霓不在場之後,里斯感慨的說:「德,你真是愛找麻煩。」

「呵,里斯,你不覺得你說出這句話很可笑嗎?」

「可笑?我可不這麼認同。倒是你,總是愛把自己陷入困境之中,都不想想有好幾次是我出面幫你解決避免引發血族大戰的發生,而你卻是依然故我繼續挑戰視你為眼中盯的人們仇恨……德,你何時才能學會安分呢?」

布洛德微微一笑,托腮道:「我說里斯啊,就算我真如你所願好好安分,你能保證那些對我的『血』有所企圖的『傢伙們』會就此放過我嗎?」

里斯表情一僵,眼神微些飄移,不敢說出保證的話,正打算轉移話題時,布洛德不讓他逃避的直接把話說開。

「既然你沒辦法保證,也沒有能力限制我的一舉一動,何不就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別再保護那些企圖奪取我的血的愚蠢傢伙,讓他們自動來我這送死如何?」

「德……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不插手管事。」頓了下,里斯蹙眉的說,「而且你也早就明白自己的血會成為許多血族覬覦的珍品,為何當初不接下『王位』來壓制他們呢?」

「我很早以前就說過了,那只會加快我的死期。」

「可是你現在的行為不也是加快自己的死期,難道你不怕他們決定『開戰』嗎?」

「這不就是你們希望的事嗎?奪取我的血只是其中一個理由,事實上你們早已受夠隱藏身分無法公開血族存在的日子,開戰帶來的收益遠比現在高上許多,不但可以增加同伴,又可以對抗煩人的逆十字教團,你說,這是不是很棒。」

里斯一臉不可思議看著布洛德,口氣有些激動的說:「德,你說這些話是認真的嗎?!過去真祖一族不敢跨過的界線,你真要讓死徒一族跨過去?」

布洛德垂眸無視里斯略顯激動的模樣,緩緩揚起燦爛的笑容。

「這個時代早已不屬於真祖一族,所以跨不跨那條界線隨你們自由決定,只要你們不打擾我與吾愛的生活,什麼事都好談。」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