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里斯不再多說什麼,特別是他看見布洛德露出這麼燦爛的笑容,心裡明白這是最後的警告,所以在臨走前不忘再一次提醒他。

「德,如果你真想過平靜的生活,就該想想辦法處理『契約真祖傳說』的真偽,否則只會引起更多的麻煩來拆散你們……這是我給你的最後提醒。」

語畢,里斯消失不見,留下布洛德一人獨自好好思考問題的重要性。

沒會兒,布洛德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詭異,喃喃自語的說──

「呵,我就是要讓你們為了那一個可笑的傳說自相殘殺,要是能順利解決那個討厭的傢伙,我可是會好好『獎勵』你們,可別讓我失望啊……『死徒一族』。」

*** 

再度踏入猶如大型圖書館的私人書房,紫霓依布洛德的指示來到位於樓層最高點EH櫃前,望著第五層書櫃的左數第十本書。

看著那本暗紅色的精裝本,紫霓有些按耐不住興奮伸手拿取時,忽然整個櫃子發出震動聲響,接著往後一退,顯露出隱藏的地下螺旋階梯,不禁讓她眼睛為之一亮。

望著那許久未曾開啟,並且散發出濃厚灰塵腐朽味的地下階梯,紫霓讚嘆著真不虧是歷史悠久的古堡,果然有必備的「祕密通道」!

迫不及待地拿著放在一旁的油燈,她小心翼翼地踏入地下階梯開始進行探險。

走了一會兒,她發現這個密道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自己在很久以前曾經來過,次數還不止只有一次,可是她明明是第一次來,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帶著這樣的疑惑,紫霓走到了樓梯盡頭,看到一個刻有古伊米家徽的石門上寫著「唯有真祖之血才可通過」的字樣,並且在石門中心點有個帶尖銳狀的小凹槽,似乎就是用鮮血認證開門的鎖孔處。

紫霓想了想,雖然別人稱呼她為「契約真祖」,但是她實在不確定這算不算開啟石門的開門條件──「真祖之血」呢?

決定賭上一把,紫霓伸出食指朝尖銳的小凹槽輕輕一按,鮮血流出的瞬間石門產生了反應,並且開始左右分開。

隨著石門的開啟,映入眼中的畫面是一處空間很大,擺滿了保存相當良好各時代書籍與卷軸的密室書房,語言種類五花八門,沒有強大的各國語言是無法解讀這些內容。

對於這個問題,紫霓倒是不怎麼擔心,因為她在接任夢境記錄者的同時,也得到了應付各界各種語言的萬用翻譯眼鏡,所以要閱讀這些語言不同的資料並不困難。

翻了幾本書籍與卷軸,大概可以得知幾個事情。

第一個是有關契約真祖的誕生。

最初的起源不明,執行方式是由一名真祖向認定為伴侶的人類締結血之契約。

此人身體將會出現該真祖的契約刻印,並且如同真祖一樣的存在,可以得到真祖共享的永生和力量。

但是並非所有人類都可以順利完成血之契約,能夠完成契約的人,體內大多隱藏著強大的力量與生命力,因此大部份的真祖找到的伴侶條件以身懷特殊能力為主。

接著掌控眾血族勢力最大的家族被劃分三大派系,分別為古伊米家族、阿卡古亞家族、特杰堤斯家族,是從真祖一族時代當中存在最悠久的古老三大家族。

然而這可說是永生難以消滅的真祖一族,在某一天發生了原因不明的大戰爭,讓所有真祖一族幾乎可說徹底滅絕了。

如今除了古伊米家主為僅存的真祖一族外,其餘兩大家族已由死徒一族所掌管。

然後與血族為敵的組織名為逆十字教團,別稱黑教團,以及那天讓大多數血族感到恐懼的敵人──殉道者,為教團犧牲自身生命,由逆十字教團改造接近死徒一族的死屍軍團。

有關殉道者與死徒一族的區別是,死徒一般可以藉由鮮血恢復受傷的部位,而殉道者的身體一旦受傷,只能盡可能縫補缺失的殘破身體,無法恢復原好無缺的狀態,但是死徒如果受到殉道者的傷害,特別是被斬斷的肢體,無論飲用多少鮮血都無法恢復原狀。

至於隱化獸,真正的名稱為混種狼人,是早期少數真祖對數量稀少的純種狼人可以帶給自己傷害的能力感到興趣,利用純種狼人的血與人類進行實驗,企圖創造出與死徒相似存在的僕人。

雖然那些被實驗的人類成功轉化為混種狼人,卻無法像純種狼人那樣完整化身為狼。

被改造成兇獸的人類不甘成為血族的僕人開始對真祖們進行反抗,面對實驗失敗的真祖們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對混種狼人命名「隱化獸」試圖掩飾自己的失敗。

而那群混種狼人雖說無法帶給真祖一族傷害,卻可以跟殉道者一樣帶給死徒無法復原的傷害,因此,得到了俗稱的吸血鬼獵人稱號。

為了增加更多的同伴消滅血族,混種狼人模仿真祖將自己的血輸入人類體內,儘管效果沒有純種狼人的血來得有效,至少有一定的機率新增了同伴一起加入消滅血族的行列。

直到近代,混種狼人與逆十字教團聯手對抗血族,增加死徒的威脅,使得死徒一族私下積極地增加血族的數量,以防血族完全被消滅的可能性發生。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