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紫霓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身陷一堆書籍卷軸之中,且肚子已經發出劇烈的咕嚕叫聲,似乎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吃東西了。

望著身邊被自己堆得亂七八糟的書籍卷軸,紫霓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為自己的壞習慣感到苦惱。

每次一找到自己想要閱讀的資料,總是廢寢忘食陷入文字圖像之中,不管誰叫她吵她都無法讓她脫離這個現象,直到她自己回神抽離「書狂」狀態為止。

這個現象最高紀錄有四天沒有吃睡,還差點被人送醫急救。

每回想到這裡就覺得當時的情況讓她非常丟臉,幸好之後自己的壞習慣沒有發作那麼嚴重,不然她真的會被強制禁止看書了。

拿起一本找了很久才找到自己要看的書,紫霓翻開裡面唯一提到有關「契約真祖」的部份訊息。

由於共生關係,契約真祖與真祖一族一樣擁有令血族著迷的血香味,特別是無法抗拒這股血香味的死徒一族。

雖然契約真祖的血液不能像真祖一族那樣以血將人類化為死徒,也沒辦法向人類簽訂共生契約讓人化為契約真祖,卻一樣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能夠提升飲用者──死徒的力量。

所以不管是真祖一族或是契約真祖都得守好自己的血液,絕不能輕易將自己的血給死徒飲用,否則會失去掌控死徒的能力。

另外在真祖一族當中,除了女性真祖可以孕育真祖後代外,女性的契約真祖也承襲這項孕育真祖後代的能力。

但是,並不是每一個女性契約真祖就可以成功生下真祖後代,那是需要以自身生命與運氣做為代價才能生下真祖後代,否則會母與子兩者盡失。

然而,契約真祖最特別也是被眾真祖一族視為最特殊的地方,則是由契約真祖生下的真祖後代,除了可以孕育出全新的特殊能力,還能繼承真祖雙親的力量,這點是女性真祖無法辦到的部份。

也就是說,女性契約真祖對真祖一族來說,是可以延續自己力量與壯大血族力量的珍貴女性,因此在真祖一族當中是非常搶手的對象。

讀到這,紫霓回想里斯提到的「契約真祖傳說」,應該與這本書寫到契約真祖的關鍵祕密──「孕育」強大的真祖後代有關,但是光靠這點資料還是無法正確解答她心中的疑惑。

因為照她的解讀來判斷,能夠與契約真祖一起孕育後代的對象,只有真祖一族的血族才能辦到,所以里斯提到「那些按耐不住的人對她出手」的意思,有可能是死徒一族對這個消息產生了錯誤的解讀。

因此,現今「唯一」的契約真祖的她,就成為了那些想要延續自己後代卻無法孕育的死徒的目標,企圖生下比擬真祖一族一樣強大的血族。

這樣的想法,讓紫霓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不管她的判斷是否正確,她現在的身分對死徒一族來說,絕對是必定爭奪的對象。

……這可不行!她可沒那麼大方讓死徒一族覬覦她的身體與血液,自己被布洛德這個吸血鬼纏上就夠衰夠慘了,再對上數量龐大的吸血鬼們,下場肯定會更加淒慘。

當下,紫霓放下手中的書本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垂眸輕輕一嘆。

所幸死徒一族只能在夜晚出沒,只要她避免夜晚外出就可以遠離危險,卻躲不了身為真祖的布洛德,唯一的辦法是她以選擇到其他異界生活執行她的夢錄使者工作為由,離開這個養育她長大的世界。

但是她身上有著布洛德留下的契約刺青,如果她不能解除契約的話,她就沒辦法藉由夢錄使者的身分離開這個世界。

想到這,紫霓心中再度湧出不願解除契約的心情。

對於自己這樣奇怪的感覺,她實在感到不解,為什麼每當自己決定要離開布洛德,這種難捨的悲傷總是在心中湧出,明明自己跟他沒有什麼關係。

說起來,打從自己遇上布洛德這個吸血鬼,一些跟她無關的事開始出現在她周圍,甚至成了別人的目標……這也難怪精靈王會為她留下預言,恐怕「災難」的來源跟「契約真祖」脫離不了關係。

就在紫霓陷入深思時,肚子不但再度發出劇烈的咕嚕嚕聲,更能感覺到喉嚨出現乾渴難受的現象,她這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正處於極度需要進食狀態。

雖然她因夢錄使者身分而得到非凡強悍的身體,但是她也和凡人一樣需要進食休息,所以為了避免出現昏倒情況,她還是盡快離開密室以防自己下次被人發現時,已經呈現乾屍狀態了。

沒會兒的時間,紫霓再度回到書房。

望著依然龐大卻無人到來的閱讀的私人圖書室,紫霓心裡忽然有些感慨。

一旦她踏出這間書房,這些經歷數百年的書又要被塵封在這個「高級倉庫」裡,不禁感到惋惜這些她好不容易收集來的書。

當這個念頭閃過,紫霓先是愣了下,隨即露出訝異的表情。

明明這間書房存在的時間比她的歲數長上好幾百倍,而且真正的主人應該是布洛德才對,為何她會產生「她才是這間書房的主人」這種念頭……這太奇怪了!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