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蹙眉思索會兒,恍然大悟地槌手,一定是她夢想有間大書房,才會對這些書產生「這些都是我的」的佔有慾。

用力甩甩頭,將這種念頭丟出腦袋後,紫霓伸手握住書房門把,在打開門的瞬間,映入眼中的場景畫面卻是經歷戰爭肆虐的狼狽狀態。

「……」

紫霓默默地回頭望著完好無缺的書房大門與室內,再望向眼前經黃昏的光暉照映下,那些被轟掉一大半及布滿許許多多彈孔的地板建築,簡直像是電影上演特種部隊入侵屠殺敵人基地過後的火拼現場。

如果這裡不是吸血鬼的地盤,她還真會往黑道尋仇的方向去想,真不知是誰這麼大膽在吸血鬼的地盤四處破壞。

目光移到地上乾枯的斑駁血跡與殘骸,紫霓忽然對周圍開始警戒。

按理說能將建築物破壞成這副德性,身處地下密室的她再怎麼陷入書狂狀態也應該是能感受到強大的震動力,可是她卻什麼都感覺不到,反而是在她看到這些景象才知道這裡發生大事……等等,該不會死徒一族真的跑來搶她這個「契約真祖」了吧?!

眼前畫面忽然變得模糊,如同上次情況一樣,紫霓看見了布洛德眼裡所見的畫面,但是眼裡的景象卻讓她愣住。

因為她看到昏暗的樹林中站著一群「狼人」,以及數十名穿著當時襲擊過布洛德的人們一樣服裝,手持各式各樣的武器對準著「自己」。

現在是什麼情況?那群狼人和那些人為何要包圍布洛德?

此時一名年約三十,穿著黑大衣,頂著一頭狂亂披肩的褐髮青年面無表情地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隨著他的動作擺動,黑大衣內的銀制雙鎗若隱若現,直到他走到距離布洛德不到三十步前停住,用著他那雙深褐色的眼睛銳利地盯著眼前的獵物。

「血族之王,這裡已經被我們控制住,就算你試著飛行也會被我們打下來,想活命就乖乖的跟我們走。」

氣氛極度緊張下,她卻聽到布洛德「噗哧」一聲,毫無緊張感地笑了出來。

「別鬧了,呂科斯,你明知道血族『現在』可是沒人以王自居,你這樣稱呼會讓我的壽命縮短很多,我可不想那麼早死。」

被稱為呂科斯的青年冷淡道:「不想死就跟我們走,別逼我們來硬的。」

「喔~想來硬的……憑你們真有辦法抓我嗎?」

布洛德不在乎的語調讓其他人更加警戒,等待呂科斯的命令。

呂科斯先是安撫其他人的情緒,道:「你以為過去我們對你的攻擊就是全部的實力嗎?這是受局長命令為了維持血族的勢力平衡才不讓你死,現在你打破了這個平衡,我們沒必要再對你客氣。」

「這麼說,你覺得我過去使出來的就是全部的力量?」布洛德反問道。

「如果是尚未締結血之契約的你,我還相信你有保留實力的空間,不過照今天與你戰鬥過後來分析,你的實力早已不比當年,否則怎麼會那麼輕易受傷呢?」呂科斯冷笑道,「你不該在這種時候選擇伴侶。」

呂科斯的話語讓默默注視的紫霓發現到周圍少部分的人手中武器帶有血跡,這時目光恰巧往下,讓她清楚看見布洛德的純白大衣不但破爛還沾滿了鮮血,傷勢相當嚴重。

難道……這是布洛德與她締結血之契約的下場,是她害了他嗎?

不同於紫霓擔憂的心情,布洛德發出她熟悉的輕笑聲,不以為意笑道:「只要能夠與吾愛在一起,這點代價我很樂意付出,再說,『你們』無權決定我何時選擇伴侶。」

「誰說我們無權決定!你為這世界帶來災難,注定要受人控制!」

說完,四周的敵人立刻持著武器迎面而來,布洛德不慌不忙地一一應對,似乎相當習慣被人圍攻的情況。

但是在紫霓眼中卻是讓她膽顫心驚,特別是目光一轉就看見刀刃從眼前劃過,有好幾次差點被擊中要傷,不免讓她擔憂布洛德的安危。

忽然間,布洛德受到了強烈的撞擊,抬頭一看,正好看見呂科斯近距離的臉孔,只見他渾身散發兇惡的野性,一手掐住布洛德的脖子警告。

「夠了,別再掙扎了!否則我將取走你的性命!」

「呵,如果你辦得到的話。」

布洛德微微一笑,身手俐落地掙脫呂科斯的束縛,順手一甩,手中沾血的紅泣立即朝周圍擴散赤紅的魔法陣,頓時周遭發出轟然巨響,燃起一道道炙熱的烈焰。

在四周陷入混亂之際,布洛德打算趁機脫逃時,身旁爆出一聲獸吼,回頭一看,是進入獸化成狼人狀態的呂科斯伸出利爪迎面而來。

直到利爪映入眼前的剎那──紫霓眼中的畫面恢復崩壞平靜的建築之中。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