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了好一會兒,紫霓才從方才所見的畫面回過神,不但讓她心裡莫名不安,同時質疑這個畫面的可性度。

忽然間,腦海傳來片斷模糊的畫面,彷彿是剛才結束的畫面後續,她看到地上躺滿了傷痕累累的狼人與人類,隨著畫面拉近,位於中心的地方躺得人居然是──布洛德!

這時紫霓感覺到心臟傳來重重一掐的劇痛,等到她恢復意識時,她已經拿出鎖夢鑰匙向外拔腿奔跑。

隨著鎖夢鑰匙的指引,路過的火拼過後景象比她在書房外所見還要嚴重,可見敵人襲擊布洛德的用意有多明顯。

儘管她認為布洛德不會死在這場戰鬥,但是,當她想起那一幕驚悚的畫面,內心還是害怕他真的死了,所以不管結果如何,她只求布洛德人要活著,否則她可是無法承受自己再次失去他的痛苦。

忽然間,紫霓慢下腳步,眼神有些疑惑──「再次」失去他?

百思不解的情況下,昏黃的天色已悄悄轉入黑夜。

面對血族陸續甦醒的情況下,不想惹上麻煩的紫霓決定拋下疑問繼續趕路。

趕了好一段時間,她終於來到布洛德曾待過的樹林。

望著昏暗不清的樹林以及空氣中瀰漫著令人緊繃的氣氛,紫霓靠著鎖夢鑰匙的微光指引之下小心翼翼地摸索,可惜現場留下戰鬥後的殘骸並沒有發現任何有關「人」的蹤影,加上鎖夢鑰匙的指引只停留在這個區域,不禁讓她困惑布洛德到底跑哪去了。

就在紫霓努力找尋布洛德的下落時,遠方傳來一股異樣的氣息,她下意識揚手喚出黑刀擺出戰鬥姿勢準備應敵後,才驚覺自己的動作竟如此熟練,彷彿經歷過多次戰鬥才會有的本能反應。

這時黑刀發出黑光,如同先前所見的劍之精靈──黑磷現身於旁。

黑磷一見到紫霓,立刻展開笑顏熱情招呼。

「紫霓,妳終於肯主動招喚我了。」

聞言,紫霓面露為難,明明自己對劍之精靈的印象只存在於見兩次面,卻被用這種熟人的態度招呼,感覺自己不用熟人的態度實在很對不起他,但是她沒辦法一下子就與他裝熟,只好尷尬的說:「其實我不是有意要招喚你出來,是身體自己忽然動起來……」

大概是說詞有些過於老實,黑磷表情有些古怪,他先是環顧四周確定周圍沒有異狀,緩緩道:「紫霓,雖然妳忘記過去的事,不過妳不用在意,這附近殘留殺戮過後的氣息啟動了妳的自我保護反應。」

這樣的解釋讓紫霓更加困惑了,她何時忘記「過去的事」了?還有,她何時擁有揮刀戰鬥熟練度百分百這項能力了?

自身與待解的謎題越來越多,可惜她現在根本沒時間好好去找答案,正好自己喚出了黑磷,或許他能夠給予自己多一點自保的方法,例如──使用他!

「黑磷,你可以告訴我該如何使用你嗎?」

「使用我嗎?」黑磷微微一笑,「方法早已記在妳的腦海中,順著感覺操作就行了,只是以妳現在的狀態不適合使用我。」

「我現在的狀態?」紫霓納悶的說。

「是的,使用我必須要充足的『體力』與『精神力』,妳現在處於自律失常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我,恐怕妳的精神會瞬間被『我』的反噬。」黑磷苦笑道,「我可不想要再看見妳失控的可怕模樣。」

被黑磷這麼一說,紫霓表情有些囧然,明明她只是肚子餓跟有些睡意罷了,居然說她處於「自律失常」?!這是多麼可怕的形容啊!

紫霓想繼續詢問時,黑磷神情凝重地望向某個方向,道:「有人來了。」

順著方向一看,那股異樣氣息的源頭──居然是里斯!

沒想到自己會在這種情況下遇見死徒一族的其中一方頭領,加上對方可能是對「契約真祖傳說」有企圖的吸血鬼,她可不能太過大意。

趁對方沒有發現自己,紫霓二話不說往另一個方向奔跑,打算先離開對方的視力範圍再來找尋布洛德,可惜,沒有真祖自覺的她還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真祖氣息已經暴露了位置。

嗅到氣息的里斯看見紫霓鬼鬼祟祟的舉動,不禁揚起耐人尋味的笑容,瞬間出現在她面前擋住她的去路優雅行禮。

「妳好呀,珍貴的契約真祖。」

最終還是被對方發現自己,紫霓望向黑磷,見到他向自己搖頭表示對方看不見劍之精靈後,為了掩飾心中的驚嚇以及避免引起對方的敵意,她將黑刀藏在背後,謹慎地盯著里斯道:「你好。」

注意到紫霓別於先前的態度,加上她身後藏不住的黑刀,里斯的眼神有些驚訝,隨即笑道:「真不可思議,妳居然連武器都拿一樣。」

見到紫霓一臉困惑不解的表情,里斯像是明白了什麼,道:「看妳的反應,似乎不曉得這六天古伊米家族發生了什麼事了?」

六天?!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