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驚魂誕辰夜

 

翌日,莫妲兒來到藏書室開始找尋這個世界的相關一切資訊。

望著每個櫃子上面清楚標示各種類別跟圖書館沒什麼兩樣,但是要從哪裡開始著手,她還真沒什麼主意。

隨意逛了一遍,將所有分類大概看過之後,她知道自己該從哪個地方下手了。

走到歷史區開始找尋能夠引起興趣的書名,當她看到一本書名為「里迦瓦創世錄手抄本」時,突然心跳加快,像發現了什麼重大訊息而感到興奮。

好奇地拿起那本書翻開一看,似曾相似的圖案附加文字敘述……那不是她收到包裹時得到的神話繪本嗎?雖然整體精緻度沒有她得到的那本來得好,但是上面附註了文字,更能讓她瞭解故事到底敘述了什麼事。

創立這個大陸的神明,叫做里迦瓦。為了感謝里迦瓦大神創造出這塊大陸,當地人稱這塊大陸為里迦瓦大陸,而大陸以外的未知世界稱為異域。

難怪她會聽到一些什麼大神的稱呼,原來就是指衪。

接下來故事述說的事跡跟她的解讀基本上都是一樣,到了選擇巫女的部份就有點不一樣了。

擁有大神血脈的長子選出了巫女之後,並不能代表她就是大神巫女,她必須接受四大元素的守護者的考驗,直到四位守護者承認巫女身份,給予證明之後,才可以舉行百年一次的儀式。

看到這,莫妲兒偏頭地想,不知道娜雅有沒有通過考驗呢!

再繼續翻閱下去,她想起自己擁有的神話繪本後面的頁數都是損壞的狀態,根本不知道後面到底寫了什麼,既然這是手抄本,應該有記錄吧?

快速翻到印象中的頁數,映入眼中的圖竟然是漆黑的月亮。

她愣了下,注意到旁邊寫著小小的字──異族邪神,亞奇馮。

沉默了三秒,莫妲兒搖頭苦笑,果然這個地方科學非常不發達,竟然將月亮視為邪惡。

說起來,也不能怪這裡的人,這裡的人們將大神視為太陽,並稱自己為大神子民,那麼只能在晚上出現的月亮理所當然被視為邪惡……真是夠了!

但是,隨著莫妲兒閱讀下去,揭開大神子民對異族敵視的種種原因,她才理解為什麼月亮會被視為邪神的代表。

一般來說,里迦瓦大陸的人全都是大神子民,所以每位信徒對大神非常虔誠信仰。

直到某天,天空出現了一團烏黑的陰影慢慢地將太陽吞噬,整個大地籠罩在黑暗之中,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的人們非常驚慌恐懼,甚至認為神賜的世界要走向末日。

此時,只有在夜晚出現的星星與月亮竟然高掛在天空另一邊,皎潔的光芒,不少人的心被這神秘的光芒平撫了心中的恐懼。

過了一段時間,月亮的光芒慢慢淡去,被黑暗吞噬的太陽再度露出耀眼的光芒,所有人發出驚人的歡呼聲,為太陽的回歸感到高興。

莫妲兒嘆了口氣,這種太陽被吞噬的現象叫做日全蝕,並不是世界末日到了。不過,上面的敘述很奇怪,既然都已經發生日全蝕了,為什麼還看得到月亮?這太奇怪了吧!

因為這個現象,那些被月亮平撫了心靈的人們,開始不信仰里迦瓦大神,他們認為默默守護著所有人們的月神亞奇馮才是創造這塊大陸的神明。

久而久之,大神子民與那些視為異類的人漸漸有了衝突。

一開始只是小小的爭執,過一段時間,雙方人馬開始有了肢體衝突,接著被視為異類的人對大神子民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例如:脅迫人改信月神亞奇馮,焚燒神殿,毀壞大神的太陽象徵。

最後由繼承大神血脈的長子率領四大部族一起將異類趕出里迦瓦大陸,任由他們在異域找尋生存之地,此後稱他們為異族。之後,大神子民當中要是出現觀念行為與異族相同的人,他們將會驅逐此人,讓他到異域找尋異族所在地。

看到這,莫妲兒終於會意當時阿華田對她的敵意是怎麼來的,以他的觀點來看,從異域來的人絕對是異族,而不是單純的原異域居民。

另外,那些將同族驅離到異域找尋地點未知的異族所在地,這是仁慈,還是殘忍?

這時門口傳來一聲聲清脆的鈴聲,抬頭一看,原來是娜雅。

「啊,早安,娜雅小姐。」莫妲兒連忙打招呼。

「這麼早就在這裡看書呀!」

「是啊,想快點進入狀況。」莫妲兒將書合起來,輕鬆道。

娜雅看了一下莫妲兒翻閱的書道:「里迦瓦創世錄?妳在異域沒聽說過里迦瓦大神的事跡嗎?」

「呃……沒聽說過,來到這裡才知道里迦瓦大神的事。」莫妲兒苦笑的抓頭。

「嗯,沒關係,那我找幾本關於大神的書還有一些神殿人員必備知識的書給妳閱讀,只是現在沒辦法馬上交到妳手中,到時我會請人送到妳房間。」

莫妲兒感動的望著娜雅:「謝謝妳,娜雅小姐,妳幫了我一個大忙。」

娜雅露出苦笑:「別這麼說,我來這裡是想跟妳說,今天是我年滿十六歲的誕辰,按照慣例神殿會在今晚舉辦壽宴為我慶祝……我想邀請妳參加,妳願意嗎?」

聞言,莫妲兒訝異地看著她,原以為她十八歲了,沒想到她竟然和自己同年齡。還是說,這裡的人外表比實際年齡還要成熟?

還有,受邀參加對方的生日會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為何她說起這件事好像非常害怕對方不願參加。以她的身份,應該不必用懇求的態度提出邀請,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她這樣呢?

娜雅見莫妲兒沉默不語,誤以為她不願意參加,表情有些難過的說:「抱歉,提出這種邀約似乎造成妳的困擾,剛剛的話就當作我沒說吧。」

「啊啊,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不願意參加妳的生日會,只是很好奇……」

說到這,莫妲兒思考該用什麼方式表達接下來該說的話,但是看見娜雅因聽到自己同意參加表情明顯開心的模樣,她決定不問那個疑點了。

「既然妳答應參加,那麼,我該為妳準備一套合適的衣服來穿。」

娜雅一邊打量著莫妲兒的身材,一邊思考該給她穿上什麼衣服才好。

莫妲兒覺得自己好像踏入某種意義的地獄入口,尷尬地婉拒:「呃,我穿這樣不就好了嗎?」

「不行!」

娜雅板起臉,認真道:「妳要是穿這樣,一定沒辦法進入會場。」

莫妲兒愣了下,這句話的感覺,怎麼像是參加有錢人的高級聚會?

見莫妲兒困惑的模樣,娜雅想起她並不瞭解這個地方的習俗,輕笑解釋:「都怪我沒向妳說明清楚,雖然我的身份是大神巫女,但是我還有另一個身份是大神主部貴族,比四大貴族要高一些。相對的,所以來參加我的誕辰的人們身份也會跟著提高,這樣妳懂了嗎?」

「唔,算懂了一半……娜雅小姐,能不能解釋一下貴族的區分?」

莫妲兒很在意那句大神主部貴族的意思,這種貴族稱呼還真奇怪。

娜雅想了想,指著里迦瓦創世錄道:「妳從這裡應該得知四大部落被稱為四大貴族吧?」

莫妲兒點頭。

「四大貴族的全名我們稱為大神風部鷹族、大神火部狼族、大神土部熊族、大神水部蠍族。除了四大貴族,還有一個是以里迦瓦大神的後代所區分的王族與貴族。繼承大神之血的王所誕生的孩子歸為王族,而那些沒有繼承大神之血的王族所延續的後代則稱為大神主部貴族。」

「那麼說,娜雅小姐身上同樣流有王族的血統,對吧?」

「可以這麼說,不過,除了王的孩子可以稱為王族外,其餘統稱主部貴族。」

「原來如此,那我懂了。」莫妲兒總算瞭解貴族的區別。

「懂就好。」

娜雅望了下外面的天空,連忙拉起莫妲兒道:「時候不早了,得快點替妳找一件適合的衣服才行。」

「呃……娜雅小姐,我看我穿之前穿的那套衣服就行了,這樣就不用太麻煩到妳了。」

「不行,妳那套衣服不適合那種場合,還是乖乖跟我去換件衣服。」

娜雅不容許莫妲兒拒絕,硬拖她往寢室的方向前進。

***

到了夜晚,莫妲兒穿著娜雅精心挑選的服裝來到神殿大廳,看著人們忙碌的模樣,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陰暗角落,就怕被人指責不來幫忙就算了,還站在那裡礙眼。

這時,她注意到赫爾姆在另一處與人交談,模樣看起來像是在指揮對方該負責哪個區域似,等到交談告一段落,她來到他身旁打聲招呼。

「剛忙完?」

一看到是莫妲兒,赫爾姆馬上拉著她到角落低聲的說:「妳怎麼會來這裡?現在這裡可不是妳能出現的地方啊!」

莫妲兒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是娜雅小姐邀請我來這裡的。」

赫爾姆怔了下,眼神有些怪異地左顧右盼,似乎沒人發現他們,他將她帶到更不起眼的地方。

「妳該不會忘了自己擁有聖物的事吧?」

莫妲兒愣住,這才想起自己擁有危險物品的事,也想起他曾好心警告她的事,歉意的說:「對不起,我白費了你的好意,自己暴露聖物的事情。」

赫爾姆凝視了她會兒,嘆了口氣:「如果妳沒有暴露聖物的事,就不會有這種問題了。」

聞言,莫妲兒不解的問:「怎麼說?」

「原因妳還是不要知道較好。記住,待會來的人除了貴族,長老院的人也會來,到時候妳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裡,否則,到時候發生什麼意外,我可沒辦法救妳。」赫爾姆嚴肅地警告。

莫妲兒瞪大雙眼,完全被他認真嚴肅的模樣嚇到,連忙乖乖的點頭。

見她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赫爾姆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你們在幹麻?」

阿華田不知何出冒出來,他瞇起眼,像在找什麼疑點似的盯著兩人看。

如同之前的狀況,赫爾姆誠懇的解釋:「我正在教她待會遇到貴客該如何應對,以免得罪他們。」

莫妲兒一旁點頭,很怕阿華田不相信赫爾姆的理由。

阿華田輕哼了一聲,對著莫妲兒道:「巫女大人在找妳,別讓她等太久。」

莫妲兒悄悄地瞄了一眼赫爾姆,被眼尖的阿華田發現,他不悅道:「看他做什麼?還不快去!」

「是!」

莫妲兒慌忙應了一聲,無奈地放棄向赫爾姆徵求意見,乖乖的找娜雅報到。

沒會兒,當她找到娜雅的時候,正好是宴會開始。

奇妙的音樂緩緩響起,入口的侍衛開始高喊著某某貴族到來的通報,一個接著一個送來的高級禮物,讓站在娜雅旁邊的莫妲兒看得是目瞪口呆。

黃金,寶石,女性用的精巧飾品,精緻服裝,更有不少模樣奇特的水果和獵物一一送到娜雅面前並朗誦冗長的賀詞。

等待對方將賀詞說完,娜雅優雅地向送禮的人道謝,同時指揮旁邊的侍衛請忙著將賀禮收到倉庫去。

看到這般奇景,莫妲兒打從心底佩服娜雅,還有那些不斷送上賀禮的貴族們。

以她的認知來說,這種環境的黃金珠寶應該是數量極為稀少。但是反觀那些貴族或是有錢人卻將這些賀禮當成必送物之一,並且互相比較對方送來的數量,要是對方數量比自己多,便巴不得將身上的黃金珠寶拔下來一起送給巫女。

如果不是知道這裡是神殿,她還真以為娜雅是某個國家的女王,正接受各國人士的生日賀禮。

「王的使者到──」

一聽到「王的使者」,眾人紛紛朝門口一看,一名男子帶著一群人來到娜雅面前,各個手裡捧著比先前贈送的物品還要高級,男子從懷中拿出一個精緻小盒,恭敬地遞到娜雅面前。

「偉大的大神巫女,這是王親自挑選的飾品,希望您會喜歡。」

娜雅臉頰明顯露出誘人的紅暈,她有些害羞又非常開心地接下男子送來的禮物,並當場打開盒子,換上盒子裡的飾品,表示她很滿意這個禮物。

莫妲兒雖然搞不懂娜雅為什麼會這麼開心,但從眾人那副「喲~男友送禮耶」的表情來看,王應該跟娜雅有非常親密的關係。而且,他們所說的王,大概是指大神血脈吧?

「感謝王的賀禮。」娜雅愉快地笑道。

「請不用客氣,巫女大人。」男子微微欠身,「晚一點,王會親自來向巫女大人祝賀,所以備小的先來祝賀巫女大人。」

聞言,娜雅受寵若驚地微張著嘴,隨即揚起燦爛的笑容道:「嗯!我會等待王的到來。」

看著娜雅非常期待的眼神,莫妲兒不以為意地聳聳肩,繼續看著接下來人們所送的賀禮。

這時,門口的侍衛高喊一聲:「大長老到──」

莫妲兒愣了下,想起了赫爾姆的警告,她連忙來到娜雅身旁小聲的說:「娜雅小姐,我想暫時離開一下,行嗎?」

娜雅有些困惑的說:「為什麼呢?」

莫妲兒面有難色的說:「呃……內急。」

聞言,娜雅無奈一笑:「先忍忍吧!要是現在離開,大長老會起疑心的。」

「……是。」鳴,逃不掉。

一名看起來非常嚴肅的中年人來到娜雅面前,他指揮身後的手下將賀禮呈現在她面前,恭敬道:「偉大的大神巫女,我代表長老院全體人員,送上精心挑選的珍貴物品作為賀禮,希望妳會喜歡。」

「由大長老親自送上的賀禮,讓娜雅感到無比光榮,請大長老代娜雅向眾長老表示謝意。」

大長老滿意地點點頭,當他看到站在一旁的莫妲兒時,似乎注意到什麼,眼神閃過一絲精光。

「巫女大人,這位女孩看起來挺陌生,以前都沒見過,她是什麼時候開始進來神殿工作?」

「回大長老的話,莫妲兒是昨天進來神殿,我念在她一個人從異域來找尋新住處很可憐,特地邀請她來當我的侍女。」

娜雅朝表情有些僵硬的莫妲兒道:「來,快向大長老問好。」

「大、大長老好。」莫妲兒緊張的向大長老低頭敬禮,祈禱他問完話趕快離開。

「從異域來啊……這讓我想起前些日子的騷動。」

大長老摸了摸下巴的鬍子,眼神銳利盯著莫妲兒道:「到現在都還沒找到那名異族少女,連王都很關切這件事。」

「大長老,這件事遲早會有消息。今晚何不放下一切煩惱,盡情享受神殿精心準備的料理?」

望著娜雅臉上依舊帶著優雅的笑容,眼神卻透露一絲嚴厲不可壞事的警告,大長老沉默了會兒,最後妥協笑道:「也好,那麼我就去品嘗神殿精心準備的料理,好好享受這一切。」

娜雅微微欠身,目送大長老離去。

見危機離去,莫妲兒才剛鬆了口氣,心中馬上產生莫名不安,好像有什麼很糟糕的事情要發生,自己卻不知該如何解救。

此刻,一陣強烈的冷風由四面八方吹了進來,所有的火光瞬間熄滅,頓時,神殿響起了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似乎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突然間,娜雅身旁多出了三名黑衣人,莫妲兒嚇得想提醒她離開,卻不知自己身後也有黑衣人。

正想拉起娜雅的手時,一雙強壯的手臂從背後擁住她,拿著沾有奇怪味道的濕布捂住她的口鼻,使她腦袋產生了暈眩。

在失去意識前,她看見娜雅被那三名黑衣人以同樣手法迷昏了她,莫妲兒來不及發出提醒其他人的聲音便陷入了黑暗,任由黑衣人將她帶走。

沒會兒,神殿恢復了亮光,映入眾人眼中的畫面是娜雅昏倒在地上,霎時引發巨大混亂,人人紛紛關心巫女的狀況,阿華田當下派赫爾姆等人侍衛去追偷襲巫女的敵人,他則加強神殿內部的守衛,以防剛剛的事情再度發生。

但是……卻沒有人發現,待在巫女旁邊的莫妲兒,已經不見蹤影了。

***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莫妲兒覺得身體搖晃的很厲害,像是有人抱著她在奔跑似,害得她很想好好睡覺都沒辦法,想睜開雙眼,卻怎麼樣也睜不開。

沒會兒,她覺得身體的搖晃變小,漸漸地,意識再一次陷入了黑暗。

這時,她身旁響起了年輕人的聲音。

「大哥,你確定族長要的人是這個女孩?」

「我很確定。」

「可是,族長說的人應該是大神巫女,為什麼大哥會確定是她?」

「因為我曾見過族長親自帶她回來。」

「族長親自帶她回來過?難道她就是前幾天失蹤的女孩?」

「是的。」

沉默了會兒,年輕人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族長急得找尋她的下落,幸好大哥堅持帶走她,不然我們三人就闖大禍了。」

突然間,男子低喊一聲「停」,所有人停止了腳步,仔細聆聽附近傳來的細微聲音。

「來者何人?」

男子朝看不見的暗處大喊,其他人迅速抽出武器將男子護在中央,打算見到目標直接開殺。

「呵,區區幾個異族,就想隨便帶走神殿的人?」

倚靠在前方樹幹,阿迪南慵懶地睨視四名黑衣人。

見狀,各個露出驚訝的表情,他們可沒料到出現的人會是阿迪南,同時恐懼自己竟然沒察覺他何時超越他們。

「怎麼?一副見鬼的模樣。」

阿迪南輕輕一笑,緩緩走到他們面前道:「將她留下,我可以免你們一死。」

男子想起了自己的任務,緊緊抱住莫妲兒,身體不自覺向後退了幾步。

「很抱歉,我不能將她交給你。」

「是嗎?」

阿迪南輕喃一聲,金色眼眸發出耀眼的金光,頓時,所有人感受到一股怪異氣流在周圍流動,瞬間雞皮疙瘩冒了出來。

其中一名黑衣人受不了這種詭異的氣壓,拿起武器直往阿迪南頸部致命一擊。

阿迪南瞥了一眼,對方在快擊中頸部的地方停住了手,顫抖地瞪著他。

其他兩名黑衣人注意到同伴的異狀,明白阿迪南的能力。兩人互望了一眼,便開始主動攻擊。在他看似隨意掃過的目光之下,兩人快速閃避他的視線,同時往他的心窩用力一刺。

阿迪南舉起右手,一道無形的牆擋住了兩人的攻擊,倏然,強大的震波將三名黑衣人震飛,同時撞上一旁的樹木後,呼吸困難地拼命喘氣,過沒多久臥倒地上。

男子一臉錯愕,發現倒在地上的同伴全部動也不動,二話不說,抱著莫妲兒往另一個方向奔離。

因為,要是他再不逃的話,除了丟了性命,更無法完成族長的心願。

這可不行!族裡面只有他知道族長要的人是誰啊!

阿迪南右手隨意揮動,那股怪異的氣流像受他操控似迅速聚集在掌心,發出一點一點的金色光芒,漸漸形成一顆金色光球。

悠閒地望著男子離去的方向,阿迪南揚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將掌心聚集的金色光球朝目標方向輕輕一吹,金色光球以極快的速度擊中男子的背部,然後埋入他體內。

男子先是身子一僵,接著像身體出了異狀,竟然產生劇烈痙鑾。心知自己中了對方的術,他咬緊牙根更加用力抱住莫妲兒不讓她跌落地上,有一步沒一步地向前奔跑。

見狀,阿迪南心裡有些佩服男子,中了他的術還能有這般意志力。不過,他不能允許對方帶走他要的人。

快速衝到男子面前,阿迪南伸出雙手扭斷男子的頸椎,趁著男子慢慢軟倒身軀,順勢接下仍然呈現昏迷狀態的莫妲兒。

看著懷中的女孩,阿迪南不自覺露出一絲笑容,幸好她沒有落入異族手中。

但是他的笑容並沒有停留很久,他感覺到她身上多了一股沒接觸過的力量,以緩慢的速度悄悄在她體內流動,因此,阻礙了他所接觸到的強烈感應。

此時,不遠處出現了一道火光,原來是被派出來搜尋敵人下落的赫爾姆。

他早在幾分鐘前感受到此處的異狀,努力趕到現場,一見到阿迪南,先是愣住,隨即注意到他懷中的莫妲兒,再看看地上的屍體,他才會意到他們遇到了什麼樣的事情。

「大人,您們沒事吧?」

阿迪南輕輕搖頭,凝視懷中的女孩:「她何時進入神殿的?」

「回大人,是昨晚。」

「那她的存在被大長老知道了嗎?」

赫爾姆苦笑的說:「是的,大長老見過她了。在宴會上。」

阿迪南蹙著眉,最後無奈嘆了口氣:「真可惜不能將她藏起來。」

「非常感到抱歉,要是屬下能夠早點通知大人您,這個問題就不會存在了。」

赫爾姆半跪在地上,低頭向阿迪南示歉。

「起來,赫爾姆,我不怪你。我只希望你能夠在神殿多多保護她,她對我來說,很重要。」

「屬下明白。」赫爾姆接受了這個命令。

抬頭望了一下星空,阿迪南對著赫爾姆道:「今晚她就先到我那休息,娜雅那邊……我會補償她。」

「是,屬下會轉達您的意思。」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