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觸電、詛咒的雙生子?

 

從無盡的黑暗中昏昏沉沉恢復知覺,莫妲兒發覺自己的頭非常沉重,只要稍微輕輕晃動,她就會感受到強烈的疼痛。

怪了,她感冒了嗎?怎麼會頭痛?

過會兒,她感覺到有人在她耳邊說話,只是對方說著意味不明的話語,讓她想聽卻聽不懂,不過頭痛欲裂的感覺有了明顯減輕。

這時,一雙溫暖又厚實的大手拿著沾濕的毛巾,溫柔地擦拭她的臉頰,不知為何,她覺得這個感覺很舒服,如果能夠繼續下去,那該有多好……咦?

不對,記得她在娜雅的生日會看見黑衣人動手迷昏她們,那麼現在自己所躺的地方,還有替自己擦臉的傢伙是誰?

難不成是──

一股莫名的恐懼促使她醒來,睜開雙眼的剎那,熟悉的容貌映入眼中,那是──夏德拉!

她驚恐地撐起上半身,以極快的速度往後一退,慌張的想,她怎麼又回到夏德拉身旁了?難道那些黑衣人是他的手下?

由於莫妲兒情緒混亂,完全沒注意到阿迪南一臉狐疑地看著她,當他伸出手想將她拉回來時,她縮著身體大叫:「不要碰我!」

眉頭微皺,阿迪南困惑著她怎麼會有這種反應。就像自己對她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似,使她一見到他就產生恐懼。

想了想,阿迪南決定試著安撫她。

「別怕,我不會傷害妳。」

一聽到令人酥麻的低沉嗓音,莫妲兒像被觸電似,滿臉通紅地看著他,這種感覺跟夏德拉不一樣,難道他是阿迪南?

為了得到確認,她主動握住阿迪南的雙手,頓時,一股強大的電流從他的手中傳了過來,她驚訝地想掙脫,卻被電麻了雙手,持續感受電流暢通全身的發麻滋味。

阿迪南似乎也跟她有相同的感受,只是這股電流來得實在太強大,相信她一定承受不住這種感受,他忍著手中傳來的酥麻,慢慢地掙脫她的雙手。

當兩人雙手不再接觸,那股奇妙的電流也跟著停止,莫妲兒等著身體不再發麻,才鬆了口氣。

見阿迪南好像還在回味那股電流,她有些害羞的想,剛才觸電的感覺,比第一次接觸時還要刺激,不禁回想她曾參加「勞工安全衛生觀念及其他與勞工作業有關之安全衛生知識」的主題活動。

在那個小小的展示車裡面,和同學一起手拉手,感受多人觸電的感覺,就跟剛剛與阿迪南一同感受的觸電……還真是挺像的。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前者的觸電是屬於很痛的那種,後者則是會讓人忍不住想再感受一遍觸電的快感。

不過,這樣感覺好像自己是自虐狂,竟然對喜歡觸電……欸,不對,為什麼摸他會產生觸電?她實在無法理解。

最後,莫妲兒決定向阿迪南問個清楚,相信他一定知道原因。

「那個,阿迪南……?」

「嗯?」阿迪南隨意應了一聲,似乎還沒回過神。

「為什麼我一摸到你,就會有觸電的感覺呀?」

阿迪南沒有回答,反倒像被提醒了什麼事,低頭皺起眉頭思索,似乎他現在所想的才是重要問題。

莫妲兒也學起阿迪南皺眉,疑惑的想,這個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

倏然,阿迪南似乎聯想到什麼,伸手便是想脫她的衣服。

莫妲兒愣了下,似曾相似的場景,讓她連忙抓緊衣服,怒吼:「我警告你,不淮脫我的衣服。」

阿迪南挑了一下右眉,揚起性感的笑容,卻說出很恐怖的話。

「既然那麼期待我脫妳衣服,那麼我現在就來履行妳的期望。」

語畢,阿迪南還真的動手脫她的衣服,莫妲兒嚇得大叫。

「你誤會我的意思……別脫別脫別脫!算我說錯話了,別真的脫啦──可惡!你跟夏德拉一樣,都很喜歡脫人家的衣服。」

聞言,阿迪南瞪大著眼,情緒有些失控道:「妳說什麼?妳被夏德拉脫過衣服?」

「……」

莫妲兒狐疑地盯著阿迪南,滿頭問號的想,瞧他的反應,怎麼好像他家的女人被別的男人侵犯似的激動抓狂……

阿迪南瞇起眼,脫衣服的動作更加粗魯激動,莫妲兒尖叫求饒地抗拒,可惜她的力氣敵不過他。

一聲布扯斷的撕裂聲,莫妲兒左邊袖子硬生生扯斷,阿迪南隨意抽掉破碎袖子往旁邊一丟,無法暗藏的手鍊完完整整映入他眼中。

「大神巫女的證明?」阿迪南瞪著手鍊,很像這條手鍊出現在她手上是件神奇的事。

莫妲兒暗自喊了聲糟糕,馬上將左腕藏在身後,被眼明手快的阿迪南抓了出來,想將手鍊看得更仔細。

當他確定她手上戴的手鍊是大神巫女證明,他的表情跟夏德拉一樣,露出勝利又開心的笑容。

莫妲兒不禁想起夏德拉那副可怕的模樣,還有他企圖對她做出奇怪的儀式。

不過,阿迪南的笑容馬上被腦中所想的另一件事給蓋掉,急忙的問:「這東西是那小子給妳的嗎?」

那小子?他是指夏德拉嗎?

看著臉色越來越糟糕的阿迪南,莫妲兒連忙搖頭否認:「不,不是他給的。」

聞言,阿迪南緊繃的身體有些放鬆,口中說了聲感謝了里迦瓦大神後,接著問:「既然聖物不是他給的,那他知不知道妳擁有聖物的事?」

莫妲兒微蹙著眉,點頭。

見到莫妲兒點頭,阿迪南隨即想起她被脫衣的事,再度急迫緊張的問:「那他有對妳做了什麼嗎?例如……儀式?」

一聽到「儀式」二字,莫妲兒緊張地抓著衣服,雖然她對阿迪南是非常信任,但是夏德拉帶給她的恐懼實在太過深刻,害怕的說:「別再對我做那什麼奇怪的儀式!」

她實在不想再次體驗那種噁心又難受的儀式了!

阿迪南整個人像遭受極大的打擊,完全沒有將莫妲兒恐懼的表情放在心裡,失落地攤坐在一旁喃喃自語:「是嗎?他已經完成了儀式……」

第一次見到阿迪南露出這種表情,莫妲兒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應該說,她早已認定這對兄弟絕對不會露出這種表情,所以才會這麼驚訝。

雖然她不懂阿迪南口中所說的儀式完成,至少她的內心告訴她,儀式並沒有完成。

相信自己內心的話語,更想讓阿迪南臉上的失落消失,莫妲兒輕拍阿迪南的肩膀安撫。

「那個……阿迪南,我認為他沒有完成儀式喔。」

阿迪南愣了下,猛然抬頭看著她,眼神中閃耀著希望的光芒。

「妳確定?」

莫妲兒不太確定的說:「大概吧。」

阿迪南不接受這種不確定的答案,馬上將她擁入自己懷中,一手探入她的胸口,似乎想找出當初夏德拉對她舉行儀式的位置。

莫妲兒渾身僵硬地瞪著阿迪南,非常害怕他會像夏德拉那樣令她痛苦。

注意到她害怕的表情,阿迪南露出溫柔的笑容:「別怕,我只是在檢查妳身上是否被留下印記罷了,並不會讓妳感受到痛苦的。」

語畢,阿迪南輕觸著她胸口,動作跟夏德拉當初對她舉行儀式很相似,但是他的觸碰夾雜微弱的電流,讓她有些不自在地想制止他的行為。

那種感覺實在令她很害羞啊!

阿迪南不理會莫妲兒的輕微掙扎,專注地感應胸口的異樣。沒會兒,他總算確認當時救了她時,從她身上感受到阻礙的力量來源,正是她的胸口。

那股力量很不穩定,時有時無,很像力量在刻印時遭到強硬中斷,才會有這種現象。

確認完畢,阿迪南收手替她將衣服拉好,改看手鍊,還不忘將每個圖騰仔細摸過一遍。最後,他鬆了口氣,恢復慵懶自在的表情。

「妳該慶幸自己身上的刻印不完全。」

「刻印?」莫妲兒歪著頭,不解地問:「如果被留下刻印會怎麼樣?」

阿迪南輕點著她的胸口道:「這個印記是得由我親自刻上。如果夏德拉真的成功刻印上去,妳很有可能會失去資格。」

好模糊的解釋啊!

不過,這對兄弟對她擁有手鍊的反應相同,接著對她提出儀式的說法也相同,現在又說印記和失去資格?看來不問個清楚不行。

「阿迪南,你能不能解釋一下,所謂失去資格和印記的作用?還有,你們這對雙胞胎兄弟對我擁有手鍊的事為何反應相同?夏德拉曾說過,得到我就可以被認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能告訴我原因嗎?」

莫妲兒一口氣問了幾個困惑她很久的問題,阿迪南低頭思索,似乎在考慮該不該對她說出原因。

見她認真的眼神,阿迪南嘆了口氣:「妳既然知道夏德拉和我是對雙生子,那妳應該懂雙生子的含意吧?」

莫妲兒搖搖頭。

阿迪南眼中閃過無奈和一絲怨恨,緩緩道:「不祥,受邪神詛咒的孩子。」

莫妲兒愣了下,雖然不意外這個答案。

「那你們為什麼對我擁有手鍊的時候,都一樣露出勝利的表情?這跟雙胞胎無關吧?」

直覺上,她認為他們比一般的雙胞胎來得辛苦,當然辛苦的來源絕對不是出於「雙胞胎」這一點才是,只是說,為何他們會執著於她?

阿迪南自嘲道:「這是我們的宿命。如果我不是第一個出生,我的下場就會跟夏德拉一樣。」

原來如此,他們兩人都一樣……

看著阿迪南眼中流露出無力抵抗的模樣,她不禁伸手輕摸他的臉龐,溫柔道:「阿迪南,人雖然無法改變上天給予的宿命,但是祂並沒有決定你未來的一切,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就要靠自己的決心與努力去改變,才有機會創出自己的道路。」

阿迪南怔怔地看著莫妲兒,久久無法言語。

她的話語,像是將束縛他的殼用力打出一個洞,終於使他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良久,阿迪南忽然神秘一笑,似乎想到什麼有趣的事,親暱地依靠在莫妲兒耳旁,曖昧道:「妳好像忘了自己也是這個宿命中的人,妳不怕夏德拉施放的印記會要了妳的命嗎?」

莫妲兒身子一僵,不敢置信地瞪著阿迪南,他是在威脅她還是好心警告她?

阿迪南輕笑地在她耳旁吹氣:「吶,想不想解除印記?」

被這曖昧的吹氣引來一陣顫慄,莫妲兒急忙捂住耳朵,瞪大雙眼看著阿迪南。

第一次被人大辣辣吹耳調戲,整個手臂都冒出了雞皮疙瘩。她尷尬地挪開僵硬的身子,試圖拉開自己和阿迪南的距離。

既然詢問她要不要解除印記就該正經的說,幹麻在她耳邊吹氣?不過,害怕他變本加厲調戲,她不敢將內心的話說出來,乖乖地點頭。

阿迪南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噗哧一聲,偏頭地悶笑,最後笑到肩膀整個都在顫抖。

見狀,莫妲兒驚覺自己被耍了,瞬間漲紅著臉,怒瞪著他:「這樣有比較好玩嗎?」

「抱歉,我看妳一直處在精神緊繃的狀態,才想讓妳輕鬆一下。」阿迪南收起失控的笑容,輕柔摸著她的長髮,「妳身上不完全的印記,我現在就將它消除。」

阿迪南右手抵著她的胸口,口中喃喃自語些她聽不懂的話語。此時,門窗緊閉的房內氣溫開始下降,微弱的冷風從四周緩緩吹來,吹得她心裡毛毛的,彷彿有什麼靈異事件要發生。

他緩緩垂下眼簾,金色瞳孔開始發亮,一股溫暖的熱氣從手掌傳了過來,感覺跟先前手鍊解除她身上的冰冷是一樣的,讓她覺得好暖活。

只可惜周圍的氣溫實在過於冰冷,甚至朝向零度前進,她不禁想拿一旁的被子保暖身子。

奇怪,氣溫變得這麼冷?感覺自己進入了冷凍庫似,這太奇怪了吧?

念頭才剛閃過,眼前景象開始扭曲。

不對!

心中的警覺大響,伴隨著強大的暈眩感侵襲。她強忍著逐漸模糊的意識,掙扎地想將自己的情況告訴阿迪南,卻發現他專注地抵抗某種無形的東西,神情非常嚴肅。

此時,莫妲兒左腕的手鍊發出金光,控制她的左手放置阿迪南的右手背上,像是在幫助他抵抗無形的東西,讓流入她體內的熱氣更加炙熱。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意識恍惚的莫妲兒看見白茫茫的霧氣在四周緩緩流動。一根異常的冰柱竟然在阿迪南頭頂上方形成,她想開口警告時,硬撐的意識已經到了極限。

在她陷入黑暗的前一刻,冰柱突然斷裂了!

眼看著冰柱將刺穿阿迪南,她卻無能為力去救他,一閃而過的悲傷讓她下意識許下了一個足以確定她的未來的願望。

──她不要阿迪南死掉!

閃耀的金色光芒在她失去意識的瞬間,從她的胸口爆開來。強烈的光芒宛如白晝般,驅散了房間內的寒冷,消滅即將殺死阿迪南的冰柱之後,房間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望著昏迷一旁的莫妲兒,阿迪南眼神極為複雜。

夏德拉留下的不完全刻印竟然無法消除!

看來他太小看夏德拉的能力了,竟然可以抵抗正統繼承人的力量……如果不是她使出聖物的力量,也許現在他已經被不完全的印記反噬而亡。

還有一點,戴在她身上的聖物應該還沒經過認證,為何她能夠使出接近聖物認證過後的力量?

歷代大神巫女的記錄中沒有這種例外,就跟他和夏德拉的出生一樣,打破里迦瓦大神的定律。

她……到底是什麼人?

輕嘆了氣,阿迪南決定將所有疑問暫時放下,他為倒在一旁的莫妲兒重新調整好睡姿,自己也跟著躺在她身旁,替彼此蓋好被子。

入睡之前,他深深凝望著莫妲兒,回想她曾說過的那句話。

人雖然無法改變上天給予的宿命,但是祂並沒有決定你未來的一切,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就要靠自己的決心與努力去改變,才有機會創出自己的道路。

因此,不管未來將面臨到長老院和夏德拉對他的阻擾,他絕對不會放棄他的權利與義務,以及屬於他的一切。

***

翌日,一大清早窗外傳來清脆的鳥鳴聲,啾啾地吵雜鳴叫,像在討論某種驚奇的事物,使原本沉睡在夢中的莫妲兒不經皺起眉頭。

她還不是很習慣早上被鳥叫聲吵醒,伸手便想拉被子隔絕聲音,卻發現被子有點難拉,好像有其他重物壓住似,讓她無法順利將自己完全蓋進被子裡的世界。

在她努力扯用力扯之時,被子的重量忽然不見了。她沒有對這異常多想什麼,單純地高興她終於能夠躲進被子裡,降低聽見鳥鳴聲。

繼續溫存了下睡覺的美好,且安穩翻身之後,她開始感覺到頭頂上吹來了異常熱氣。

當下,所有睡意全被熱氣趕跑。

緩緩睜開雙眼一看,一張俊美放大的臉龐呈現在眼中,嚇得她倒抽一口氣,放聲大叫。

被尖叫聲吵醒的阿迪南帶著極重的起床氣,沙啞道:「別吵,我被子都讓給妳蓋了,妳還想怎麼樣?」

「……」

莫妲兒這才恢復理智,尷尬地看著一臉欲睡又想搞清楚她在鬼吼鬼叫的阿迪南。

原來擁有起床氣的人,表現出來的行為會是這麼糟糕啊!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他真正的本性呢?

阿迪南看她好像沒什麼問題,躺好繼續睡覺。

這時,門外傳來了聲音。

「阿迪南大人,神殿派來使者求見。」

聽到神殿派來使者,莫妲兒想起昨夜被劫的事,不曉得娜雅有沒有事。不過,神殿使者來找阿迪南有什麼事呢?

阿迪南眉頭微皺,不悅地瞪著門道:「不見。」

門外的人沉默了會兒道:「大人,對方是大神巫女派來的。」

「……不見。」

門外的人無奈道:「大人,神殿使者是大神巫女派來要回她的侍女,您確定不見?」

莫妲兒困惑望向阿迪南,娜雅怎麼知道她在這裡?

阿迪南眉頭的皺痕更加深刻,起床氣已經燃燒到了極點,對那位不怕死的人怒道:「庫立,不要挑戰我脾氣的底線!」

突如其來的怒吼,莫妲兒嚇得躲到一旁,差點以為自己看到夏德拉在發火。

真不虧是雙胞胎,生氣的樣子那麼相似,要不是阿迪南的怒吼比較有理智,她絕對會認定阿迪南其實就是夏德拉。而且他怒氣要是能夠實體化,保證一定可以看到頭上出現大大的「怒」和「井」字。

還有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門外那位勇者也挺敢吵他,完全不怕他會開口殺不殺的事。

門外的人似乎早已習慣阿迪南的脾氣,他嘆了口氣道:「大人,屬下明白您的脾氣,但這次沒辦法再無視神殿使者。」

阿迪南拉起被子,打算將自己悶住不聽門外人的話。

「大人,屬下知道您打算當作沒聽見屬下的話,直到屬下離去。但是,至少請您聽完大神巫女傳達的話語,再做決定您要不要無視神殿使者。」

阿迪南沒有回應,門外的人似乎知道阿迪南的習性,便繼續說下去:「那麼,屬下一字不漏轉達大神巫女的話語。」

頓了一下,緩緩的說。

「偉大的大神血脈,吾族之王。昨夜娜雅已從赫爾姆得知您解救了娜雅的侍女,娜雅非常感謝您的出手幫忙。但是,侍奉神殿的人是不可隨便離開神殿過夜,吾王,您擅自帶走侍女已經違反了神殿規則,現在娜雅要求您盡速將侍女送回神殿,否則娜雅必定稟報長老院,願王見諒。」

聞言,莫妲兒一臉震驚地瞪著阿迪南,難不成,他就是大神血脈?!

聞言,阿迪南猛然起身,低聲咒罵一句「該死的女人」,朝門的方向大步走去,用力打開門,一名男子恭敬向阿迪南行禮。

這個人,莫妲兒有見過,他就是在娜雅的誕辰宴上,代表王的使者的男人。

「吾王,請您移駕大廳接見神殿使者。」

阿迪南不悅地瞇起眼,咬牙道:「庫立,叫那該死的使者稍微等一下,我會馬上過去。」

庫立聳聳肩,揚起無奈的笑容道:「那麼屬下先去轉達您的意思了,希望您能『盡快』過來。」

「知道了。」

阿迪南成功趕走庫立之後,莫妲兒依然震驚「吾王」的稱呼。

「妳怎麼了?」

阿迪南一轉身就看到莫妲兒一臉驚訝,非常好奇的問道。

回過神,她慌張地問:「你是擁有大神血脈的長子?而且還是大神子民的王?」

阿迪南愣了下,不解她為何這麼問:「妳不知道嗎?」

經過證實之後,莫妲兒內心大聲哀嚎。

天啊!她真的沒有想到阿迪南就是大神血脈,還是大神子民的王!

完了,她擁有手鍊的事被他知道了,不曉得他會不會因此誤會自己偷走大神巫女的證明,然後給予她懲罰……

不,不對!如果他想懲罰她,早就在手鍊曝光時就對她下手了,不會等到這個時候才動手。

那麼,他為何默許她繼續持有手鍊?想到這,她用力搖搖頭,決定先試探一下阿迪南。

「阿迪南,你知道我身上擁有大神巫女的證明吧?」

「嗯。」

「那你為什麼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說我是偷走巫女證明的小偷?」

阿迪南眉頭微皺,小偷?腦海浮現初次遇到莫妲兒的情況一閃而過,那時候人們吵著她是異族小偷的原因,原來是這樣。

「有多少人知道妳擁有聖物?」

莫妲兒歪著頭,回想的說:「夏德拉,赫爾姆,阿華田,娜雅……以及當時在場的神殿侍衛他們。」

……麻煩了。

阿迪南頭痛地按著太陽穴:「妳說娜雅她知道妳擁有聖物的事……是嗎?」

「是啊!這又不是我的東西,我怎麼可以霸佔你們巫女的重要物品呢!」莫妲兒認真的說。

聞言,阿迪南已經無言到說不出話來,他低頭思索著,似乎在想法子解決這個難題。

最後,他想到了一個辦法,但是這個辦法不能讓她知道,因為他怕會出現變化,再說他已經經不起任何可能性的意外了。

不曉得阿迪南內心的打算,莫妲兒繼續的說:「如果我知道你就是大神血脈,我絕對會離你很遠,更別提讓你知道我擁有聖物。」

「為什麼要離我很遠?妳本來就該讓我知道妳擁有聖物。」阿迪南有些不悅的說。

莫妲兒蹙緊眉頭,對他的邏輯非常不解。

奇怪,他好像真的不認為她擁有聖物是一件奇怪的事耶!

按照里迦瓦創世錄的規則,身為大神血脈的他早已選擇娜雅當大神巫女,怎麼對她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擁有大神巫女證明不產生敵意,反而持有著理所當然的態度,就像她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似的……

真的好奇怪!

阿迪南從她的表情大概猜出她的疑惑,卻不打算說出原因,故意轉移話題道:「時候不早了,妳現在跟我去見那名使者。」

「啊?」

「啊什麼,再不過去,庫立一定又會來催我了。」

語畢,阿迪南不等莫妲兒回神,直接拉她離開房間,往大廳的方向前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