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偷聽的下場

 

前往不知在哪的路途中,一直保持沉默的阿迪南忽然停住了腳步,轉身凝視著莫妲兒。

被瞧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莫妲兒,困惑地問:「怎、怎麼了?用那種眼神看我……」

阿迪南輕撫莫妲兒的臉頰,淡淡地說:「有件事我得先提醒妳。待會見到神殿使者的時候,我希望妳保持沉默。」

他是怕我會突然爆料出什麼驚人的話嗎?

「要是我回應會怎麼樣?」

「別回應就是了。」

阿迪南從懷中取出一條編織精巧細膩的項鍊,項鍊上有著與聖物一樣的迷你太陽圖騰。他細心地為莫妲兒載上項鍊且低吟某種旋律之後,將項鍊隱藏在她的衣服內。

「這是?」莫妲兒想將項鍊拉出來看個仔細,卻被阿迪南制止了。

「以防萬一。記住,妳被神殿使者接回神殿之後,不管使者或是娜雅問妳有關我是否知道妳擁有聖物的事,妳一律回答不知道,懂嗎?」

莫妲兒雖然不懂阿迪南的用意,但是從他特別交代的情況來看,她還是乖乖聽話比較保險。

「記住,妳一定要回答不知道,不然的話,發生什麼突發意外,這條項鍊不保證一定可以救妳。」

「……知道了。」

莫妲兒雖然這麼回答,卻困惑地想真奇怪,阿迪南怎麼會怕神殿的人知道她擁有聖物的事?是她的錯覺嗎?怎麼越來越覺得他和神殿之間有種不可告人的對立感,而她正是夾在中間的犧牲品。

得到了保證,阿迪南放下心中的石頭繼續前進,沒會兒,他們到了。

走進裡面一看,便能見到庫立和一名背向他們的男子交談,他們一見阿迪南的出現,馬上停止交談,恭敬地向他行禮。

莫妲兒打量著男子,發現自己沒見過他,不過她不覺得奇怪,因為她認定待在神殿的時間才短短兩天,要馬上知道誰是誰,實在太不可能。

「想不到會由蘇拉神官親自擔任使者,娜雅會不會太超過了一點?」

阿迪南慵懶的語氣暗藏指責,蘇拉露出苦笑。

「王,您要是沒將神殿的侍女帶走,巫女大人也不會派我來。」

阿迪南輕哼一聲,讓站在身後的莫妲兒向前一步:「你們要人在這,我現在就歸還,以後別再打擾我睡眠,就算是娜雅派來的使者,我一律不見。」

「是,感謝王的諒解。」蘇拉再一次恭敬行禮,「那麼,請容我們先行告退。」

蘇拉來到莫妲兒面前道:「我們回去吧。」

莫妲兒望向阿迪南,他點了點頭,她才學其他人向他行禮之後跟著蘇拉離開。

目送兩人離去,阿迪南眼中閃過精光,在他身後的庫立注意到他的異樣,開口問:「大人,那名女孩就是咱們的希望嗎?」

阿迪南緩緩回頭,輕笑道:「沒錯,她就是可以將目前的現況打破的人,是我,也是所有大神子民的希望。」

「既然如此,大人為何讓她回去神殿?」

阿迪南垂下眼簾,淡淡的說:「這是為了保護她才這麼決定的……」望向天空,「我不會讓她一直處於這種現況,我會讓她找到機會離開神殿。」

聽到阿迪南的決心,庫立露出高興的笑容:「大人,你終於要認真了。」

「嗯,全靠她的話點醒了我。」阿迪南揚起一絲笑容,隨即消失,「午後,我要私下去見娜雅,記得通報她一聲。」

「是。」

***

乘坐著馬車,莫妲兒一直乖乖地保持沉默不語,就怕眼前的陌生人突然心血來潮來場審問大會,她可就不敢保證自己能成功說謊啊。

想起方才阿迪南的態度,這名叫蘇拉的神官,身份似乎是不簡單的人物。因此被派來當接她的跑腿使者,對熟悉他的人來說,不但小題大作,對他的身份地位也很不尊敬。

仔細想想,娜雅會這麼做,恐怕是擔心她擁有聖物的事被阿迪南發現吧!

身份大神巫女,巫女證明卻是在他人身上,換作是她,肯定比娜雅還要緊張和激動。

不過,阿迪南既然要求她不要說出來,那麼她就不會違背娜雅「不可持有聖物自稱大神巫女」的條件了。

一旁靜靜觀察莫妲兒的蘇拉,看完了她千變萬化的表情之後,開口道:「妳跟我想像不一樣。」

「呃?」

「起初我以為妳與王相遇,會持有聖物向王自稱自己是大神巫女……不過看樣子,王不曉得妳擁有聖物的事,對吧?」

「……對。」

「那很好,代表妳是個遵守誓言的好女孩。」蘇拉非常滿意莫妲兒遵守諾言。

「……謝謝誇獎。」

原來自己不用想理由,別人就幫她想好理由了啊!

「別客氣。」

蘇拉想起了另一件事,道:「回到神殿之後,妳的房間已經放好了巫女大人所推薦的書籍。雖然她允許妳看完所有的書再盡侍女的工作,但是我希望妳能在這幾天看完,並熟記書的知識好減輕巫女大人的工作,知道嗎?」

「是,我會努力在這幾天看完。」

沒多久,馬車停止了前進,車夫下車為兩人打開車門,優先下車的蘇拉忽然轉頭道:「或許我這麼說是多餘的,但是我得提醒妳,巫女大人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妳千萬不要因為見過王,產生多餘的邪念,那只會替妳引來殺身之禍。」

「請放心,我絕對不會對王有非分之想!」莫妲兒趕緊澄清,她最怕遇到這種誤會了。

蘇拉注視了她會兒,淡淡的說:「能這樣是最好的。」

回到神殿,莫妲兒第一件事就是先奔回房間。她要確認一下自己的東西是否還在。

當踏入房門的剎那,她被桌上和地上的一大堆書籍嚇傻眼。

這、這堆快把她房間塞滿的書,就是她得在這幾天內看完且記熟的書?

天啊──這比她在上課的書還要多上好幾十倍耶!份量未免太可怕了吧!難道說,每個在神殿工作的人都是讀書高手?

隨便拿起一本試閱了一下,意外發現書上所寫的內容其實跟原來的世界的認知很相似,她才稍微鬆了口氣,同時感謝喜好這方面知識的朋友。

幸好以前常常被朋友灌輸這方面的知識訊息,有時還會一起討論疑惑和新觀點。因此,她對這方面並不感到陌生。

隨意拿起幾本書之後,莫妲兒坐在桌前決定開始狂讀書!

時間的流逝總是特別的快,不知不覺到了下午,莫妲兒放下剛讀完的書,堆疊在一旁已看完的書上,疲倦地揉揉眼睛。

這時,肚子發出極大的咕嚕嚕叫聲,她才想起自己從睡醒開始都還沒吃到東西。

望向窗外觀看地上影子的長度,似乎已經過了午餐的時間,不曉得餐館還有沒有剩下的食物呢……算了!先去餐館一趟,如果真沒食物,到時候再想辦法吧!

走出房門往餐館的方向前進,莫妲兒摸著可憐的肚子覓食去。

就在她經過一處無人的庭院時,傳來娜雅難過的聲音,她有些訝異娜雅為何會難過,隱約她正和另一個人在爭執什麼,不知不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喔?娜雅在跟誰吵架啊?」莫妲兒喃喃自語道。

秉持著好奇和八掛的心態,她悄悄地來到庭院隱密的角落,躲在一旁偷聽。

「阿迪南大人,您來這的目的就是要告訴我這種消息?」娜雅實在無法接受這個消息。

阿迪南把玩著葉片,慵懶的說:「妳早就該知道會有這一天,不是嗎?」

「您怎麼可以這樣!我是大神巫女,是您的未婚妻啊!您怎麼可以說不要我了,您不怕里迦瓦大神降罪嗎?」

「降罪?這句話妳還說得出口啊,不知道是誰夥同長老院要求我選擇妳呢。」阿迪南似笑非笑道。

聞言,娜雅臉色蒼白地看著他,喃喃道:「可是,您已經同意選擇我……我就是您的大神巫女啊!」

「對一個沒有取得認證的巫女,不算是真正的大神巫女。」阿迪南冷淡的說,「況且,我還沒見到妳戴著聖物呢。」

原本想反駁的話語,全被阿迪南那句「沒見到妳戴著聖物」的話全部堵住,娜雅慘白著臉,眼中的淚水更是潰堤,但身為巫女的自尊使她忍住難過,她抹去臉上的淚水,深深吸了一口氣,緩和自己的情緒。

「吾王,您別忘了,當初認同我身份的人可是您,現在您想反悔已經不可能了。這件事要是讓長老院的大老們知道,您不怕這會危及您的地位嗎?」

阿迪南嘲笑道:「用不著妳尊稱我為王,你們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不是嗎?」

「阿迪南大人,您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娜雅惶恐地驚呼,「您是擁有里迦瓦大神珍貴血統的王啊!我們怎麼敢有這種念頭。」

阿迪南冷笑道:「擁有大神血統的人可不止我一人。」

娜雅怔了下,抿著嘴緩緩垂下頭,她知道阿迪南所說的人是誰,但是她可不願承認那種人,自己也說不過他,她……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服他啊!

「大人……娜雅懇求您別不要我。」娜雅幾乎哀求的說。

聞言,阿迪南眼中閃過一絲狡猾,道:「好吧,我就給妳一次機會。」

娜雅愣了下,隨即露出開心的表情,但是阿迪南卻潑她冷水的說:「別高興的太早,我有條件。」

娜雅收起開心的表情,恢復平常的模樣:「請說。」

「我要妳解決四大貴族欲想反叛的念頭,還有,妳得通過聖物認證,這樣我才會真正承認妳的身份。再說,這些工作『本來』就是大神巫女該做的事。這兩點條件我要求的不過份吧?」

娜雅略思索片刻,道:「娜雅願意接受您的條件,請您耐心等待娜雅的好消息。」

「還有一點,這件事絕對不能讓長老院知道。」

娜雅向太陽高舉右手道:「娜雅向里迦瓦大神發誓,絕對不會讓長老院知道。」

見目的已經達成,阿迪南慵懶地說:「很好,那麼妳可以去忙妳的事了。」

「那麼,娜雅先行告退。」

娜雅朝阿迪南恭敬地行禮,轉身離去。

躲在角度的莫妲兒見兩人話題結束,連忙隱藏自己。雖然困惑對話內容,但是現在不是思考的時候了!再不走,她就會被抓包自己在偷聽了。

正轉身準備離開,一片葉子猶如暗器般,竟然射在她腳前,嚇得她驚呼一聲,隨即捂住嘴悄悄地轉頭。

阿迪南竟然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睨視著她,不帶任何情緒道:「妳實在不該偷聽的。」

「……對不起。」莫妲兒維持相同的姿勢道歉。

阿迪南注意到她的異樣,歪著頭問:「妳怎麼不起來?」

莫妲兒垮下臉,可憐兮兮道:「我、我軟腳了啦!」

「軟腳?這樣就軟腳了?」

莫妲兒哀怨瞪著他,生悶氣的想,任誰被那可怕的葉子嚇到軟腳!

「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會軟腳是正常的嘛。」

聞言,阿迪南嘴角微揚:「那我就好心拉妳一把吧!」

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已經被擁入阿迪南懷中,並且曖昧地輕撫她的臉頰。

像是在撫摸最心愛的寵物似,不知不覺,兩人之間慢慢散發出曖昧情愫,不禁讓她臉紅害羞。

我得提醒妳,巫女大人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妳千萬不要因為見過王,而產生多餘的邪念,那只會替妳引來殺身之禍。

蘇拉的警告在莫妲兒腦中響起,她才猛然驚覺到兩人竟做出如此親密的行為,嚇得她趕緊推開。

「請你別這樣,這會讓娜雅小姐誤會的。」

阿迪南挑了下眉:「她又沒在這裡,何來的誤會?」

莫妲兒白了眼,無奈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不應該這樣對我,我可不想被誤會成別人口中的第三者。」

「喔……很不幸,妳偷聽了我們的對話,知道我們的秘密,那妳應該瞭解我根本不喜歡娜雅。」

莫妲兒皺了皺眉頭,她確實是偷聽到阿迪南不接受娜雅這件事,但是人家早已經眾人所知的大神巫女,他想換掉未婚妻早已經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他的祖先里迦瓦大神規定他得娶巫女當妻子,不娶娜雅,他是打算讓他後代子孫受害啊?

這可不行,子孫是無辜的,可不能承受前人的罪啊!

「既然如此,當初你怎麼會選擇娜雅當大神巫女?現在說不喜歡未免太不負責了。」

「這件事由不得妳來批評。」

阿迪南不悅地瞪著她,接著像想到了什麼,揚起詭異的笑容道:「話說回來,妳偷聽我們的秘密……妳覺得該怎麼懲罰妳才好?」

懲罰!莫妲兒腦海自動閃過阿迪南懲罰人的可怕事蹟,急忙搖搖頭道:「不不不用了,我是很會守密的人,絕對不會說出去的!請你別懲罰我……?」

唔,他怎麼那麼喜歡對她露出這種眼神?

莫妲兒被阿迪南那雙會電人的眼睛凝視得渾身不自在,同時產生不妙感覺。

現在是該閃避的時候吧?

尷尬地退後幾步,她乾笑的說:「那個……沒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拜拜!」

不等阿迪南做出反應,莫妲兒轉身離開,就怕跑太慢,就會遇到像夏德拉那種情況,想跑都跑不了。

看著莫妲兒離去的身影,阿迪南嘴畔微微揚起。

看樣子,她替他製造了一個好機會。

***

接下來的日子,莫妲兒除了吃飯洗澡需要離開房間,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在房間度過。

為了完成閱讀完所有書籍,熟記書上的知識,她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就怕漏記其中一項內容。

爆肝程度,可比她在學校讀書還來得拼。有時她會想,如果她能回到自己的世界,她一定會好好享受現代人的美好。

尤其是熬夜讀書時,她絕對會開日光燈來看書,而不是像在這裡,只有燭火或油燈可以使用……有時還得依靠自然的月光來讀書,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近視!

想到這,她不禁憶起前幾天的事。真搞不懂,為什麼阿迪南會不要娜雅當他的未婚妻,而且還出那種應該非常困難的條件來考驗她。

他明明知道聖物在她身上,還故意要求娜雅露出戴有聖物的模樣,及取得四大貴族的認證。

光認證這一點令她非常訝異,娜雅竟然還沒取得認證。這下可好了,現在無法將聖物歸還給她,叫她該如何取得認證?這要求實在太過份了。

阿迪南,你這個人心眼好壞啊!

另外,四大貴族想反叛這件事她雖然不瞭解真正內幕,不過,這就跟阿迪南想違反里迦瓦大神拒絕迎娶娜雅的想法是一樣的。

是怎麼樣?大神血脈不想遵守規定,該侍奉王的部族卻想叛變,這一代的繼承人怎麼都是這副德性呢?

還有更糟糕的是,那天她不該偷聽的……打從那天起,阿迪南每天一定會來神殿報到,而且頻率高得嚇人,這讓熟悉他的人都很好奇,平常不怎麼愛來神殿的他,怎麼現在變得那麼愛來?

娜雅還因為這樣,整個人變得很鬱悶。

因為阿迪南最愛拿詢問秘密任務進行的進度到哪了的理由將她打發走,然後開始找尋自己的下落,搞得現在她得躲在他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房間裡,出去吃飯和洗澡都要小心翼翼別被他發現,免得自己被抓去體驗阿迪南式的變態懲罰……

唉,好悲哀啊!

莫妲兒整個人趴在桌上想,說起來,兩兄弟虐人的行為似乎有些相近,真是讓她實際感受雙胞胎的絕佳默契。

仔細想想,兩個擁有大神血脈的人,然後聖物出現在一個不是大神巫女身上,還有自己偶發性遇到的怪事,加上打算反叛的四大貴族……

感覺這樣的巧合像在考驗這個異世界似,把所有老舊的規定一一打破……這不會有問題嗎?

無奈嘆了口氣,替他們煩惱又有什麼用?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就算出手幫忙,也很有可能是幫倒忙,加速這個世界走向崩壞的路。

何況,她只是普通人,光是能在這種隨時會餓死、草菅人命的封閉社會中有吃有住又有得工作,這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所以呢,她還是乖乖地當個侍女,盡好她該做的本份,努力閃避像阿迪南這種階級的人,然後找回自己的世界的方法,這樣就很完美啦!

望向窗外的點點星空邊際開始出現淡淡的亮光,她再一次嘆氣。

今天又熬夜到天亮了,看著剩下不到二十本的書,原本趕著看完所有書的緊張感開始慢慢地放鬆,她用力伸了個懶腰,決定現在就回床上補充睡眠時間。

反正剩這點數量,明天或後天就可以看完了,不用再擔心看不完啦~~

***

三天後,莫妲兒總算將所有書看完,她開心地歡呼後,決定先找娜雅來考驗一下自己。

才剛走到娜雅可能出沒地之一庭院前,馬上聽到她和阿華田的對話。

「巫女大人,人已經來到神殿前,正通往大廳裡頭。」

「是嗎?我知道了。麻煩替我轉達,請他稍等一下。」

「是。」接收到命令,阿華田馬上轉身離開。

這時,莫妲兒來到娜雅身旁打聲招呼:「娜雅小姐。」

娜雅一見到莫妲兒,微笑道:「書看得如何?」

「都已經看完了,正打算讓妳測驗一下我到底有沒有記熟。不過……妳好像有事要忙,我看我還是下次再來好了。」

娜雅搖搖頭,輕笑道:「沒關係,就先讓我測試一下妳吧。」

娜雅花了一些時間考驗莫妲兒對於神殿的相關知識之後,發現她回答的非常清楚,而且還把書上一些小錯誤和疑點全部提了出來,令她訝異莫妲兒比神官還要更瞭解神殿的知識。

她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妳果然沒讓我失望,短短幾天內就可以將這些艱難的知識吸收理解的那麼好,就算是神官也不見得像妳這麼聰明喔。」

「嘿嘿……這沒什麼啦!剛好以前接觸過這方面的知識,才能這麼快理解。」莫妲兒害羞的說。

「喔?看來妳天生就適合在神殿工作,那很好啊!」娜雅微微一笑。

「真的嗎?我還很怕會扯娜雅小姐的後腿。」莫妲兒高興的說。

「不會不會,妳能記住這麼多知識,還能抓出其中的小錯誤和疑點,這可不是一般神官做得到喔!對自己有信心些,知道嗎?」

莫妲兒微笑的點點頭,算是認同了娜雅的讚美。

「那麼……」

娜雅看了看地上的影子長度,發現時間已經過了很久,連忙歉意的說:「時候不早了,我得趕快去接見一位很重要的人,剩下的時間妳就自由使用吧。」

「好的……啊,對了!那些書該怎麼處理?」

莫妲兒想到房間依然塞滿那一大堆書,要繼續放著也不是辦法。

「那些書就送到藏書室就行了。」娜雅朝莫妲兒輕輕點了下頭,「那麼,我先走了。」

回到房間,莫妲兒開始努力疊起一本又一本的書,辛苦地慢慢走到藏書室準備歸還。

走到一半,遠方有個極為眼熟的身影佇立在藏書室門口前,她還在想對方是誰時,他已經笑咪咪地出現在她面前。

莫妲兒被突然放大的臉嚇了一大跳,差點將懷中的書直接砸向對方的臉,只是當她看仔細對方的臉時,想砸人的慾望瞬間消失,只剩下「她完蛋了」的念頭。

她驚魂未定地想,人可以從那麼小遠距離的地方快速跑來這嗎?好恐怖的移動速度啊!

「終於找到妳啊。」

莫妲兒勉強扯了下嘴角,裝傻地乾笑:「哈哈哈……你好。」

嘖,躲了那麼多天,還是破功了!

阿迪南微揚著嘴角,慵懶的說:「妳說看看,我找了妳那麼多天,這累積起來的懲罰,該怎麼算呢?」

「呃……請你饒了我吧,我實在承受不起你的懲罰,再說,我並不是故意要偷聽你們的對話,就行行好吧?」莫妲兒無奈的說。

「這可不行,妳可是知道我們的秘密,就這樣放過妳……不安全。」阿迪南故意板起臉道。

看來真的躲不了了。

莫妲兒重重嘆了口氣:「好吧,那你想要怎麼懲罰我?要殺我之前,記得讓我寫封遺書,如果是找人侵犯我,好心一點,請先讓我喝下安眠藥昏了再執行吧!」

聞言,阿迪南愣了下,一臉訝異的說:「妳怎麼會想到這種懲罰啊?」

喂喂,先有這種懲罰的人是你耶!怎麼說得她很邪惡似的,太過份了吧!

在內心發完飆,莫妲兒瞇起眼,平淡道:「……這是你的人民說的,還記得嗎?我第一次跟你見面的時候,外面的人述說你的恐怖事蹟。例如有女的不小心擋住你的路,被你懲罰賞給所有侍衛……另一個是去叫你,卻被你挖眼……」

阿迪南這才恍然大悟,輕笑的說:「那是他們誤會我了。」

「啊?」

誤會?有什麼樣的誤會可以誤得那麼離譜嗎?

「第一個,那女人是為了攀上我,故意擋住我的去路,希望我幸臨她。我呢,最討厭這種女人,所以我成全她的願望,賞給所有侍衛,剩下的部份我就不管了。另一個是刺客,他趁我在睡眠時跑來刺殺,我更討厭別人打擾我的睡眠,至少我有留條命給他已經算不錯了。」

「……」

莫妲兒已經無言到了極點,想不到真相會是這樣,但是,他的懲罰還是一樣很恐怖啊!

這時,阿迪南注意到她懷中抱了不少書,他隨便抽出一本大約翻了下,發現裡面的內容是身為神官與大神巫女必備的知識,好奇的問:「這些書是誰拿給妳看的?」

「是娜雅小姐。」

聽到是娜雅給的,阿迪南翻頁的動手稍頓了下,狐疑地望著她。

「妳說,這些書都是她拿給妳看?」

「是啊。」

莫妲兒不解的想,他有需要這麼疑惑嗎?

阿迪南深思地看著莫妲兒身上抱的書名,道:「說起來,我還沒問妳當神殿侍女的工作內容,能告訴我嗎?」

「內容啊?就是幫忙分擔娜雅小姐的工作。」

「……」

「有問題嗎?」

莫妲兒越來越覺得阿迪南的反應很奇怪,難道大神巫女的工作是不能分擔嗎?

「沒事。」阿迪南將書闔上,再從她懷中拿了幾本書,「走吧。」

「呃?」莫妲兒愣著看他。

見莫妲兒沒反應,阿迪南好沒氣道:「發什麼呆?妳不是要將書拿去歸還嗎?」

「喔喔,差點忘記了。」莫妲兒趕緊跟在後面,免得他又對她發脾氣。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