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最糟糕的誤會

 

經過阿迪南好心的幫忙下,莫妲兒總算將房間裡所有的書都搬回藏書室一一歸還。

當最後一本書放回書架上後,她才發現自己真的還蠻累的,伸手隨意揉了揉酸痛的手臂和肩膀,紓解一下為自己幾日來的辛苦。

此時,一雙溫暖的大手放在她肩頭上,輕柔地按捏,她怔怔地看著阿迪南,不敢相信他會親自幫她按摩。

「辛苦妳了。」阿迪南微笑道。

「呃,不、不會。」莫妲兒露出訝異表情的說。

奇怪,今天他是怎麼了?從剛剛就一直反常到現在,而且還幫她按摩耶!

記得前些日子還從赫爾姆口中得知,阿迪南是一位對任何事情持有冷淡的態度,能閃避的事情他一定會閃掉,有事情也必定指使別人去做,絕對不會自己親自動手,除了幾個特殊例外。

那麼,現在這個情況是啥?

親手按摩耶!這要是被那些熟知阿迪南的人們瞧見,一定會嚇得下巴掉到地上,眼睛都快瞪來了。

連身為他的未婚妻娜雅都沒有享受過這種福利,區區一個路人甲──她,竟然可以得到這種溫柔對待,他、他是不是有什麼企圖,或是可怕的陰謀呢?

「不舒服嗎?」

阿迪南看著莫妲兒眉頭微皺,像在隱忍什麼似,讓他以為自己是不是按得不好,才使她痛苦皺眉。

「不、不會不舒服,只是……這裡是公共場所,要是這個模樣被其他人看見,一定會引發騷動。」

「不需在意別人的眼光,只管好妳自己就行了。」

聞言,莫妲兒苦笑不語。她怎麼可能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啊!是他自己早已習慣別人注視他的感覺了,更別提現在的情況會讓她成為八卦女主角的一員。

要是這種八卦開始流傳,第一個受傷的人絕對是娜雅,這怎麼行呢!她現在苦惱該怎麼挽回他的心意,而自己卻給她背後用力桶了一刀,這算什麼貼身侍女?算什麼助理?

雖說這非自己的意願,造成的傷害還是不能抹滅掉,尤其八卦對象是超級高層,天生愛八卦的人們絕對會越傳越離譜,到最後那些支持娜雅的人們很有可能將她這個罪惡的根源抓來執行「天罰」。

想到這,莫妲兒開始恐懼地顫抖,不要啦……她還想活著回到自己的世界,不想死在這裡啊!

一旁觀看莫妲兒表情的變化,到最後全身顫抖,阿迪南好奇道:「妳怎麼了?臉色都發白了。」

莫妲兒哀怨地瞪了他一眼,主動遠離他幾步道:「我實在沒辦法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只是小小的神殿侍女,經不起流言的傷害,再說,你不可以對不起娜雅小姐。」

「我對不起她?我何來對不起她?」阿迪南蹙著眉道。

「你向她開了條件,要她完成任務才會接受她,人家那麼努力,你卻背地裡對其他女性親密,換作是我,我一定會崩潰。」

阿迪南沉默了會兒,注視著她的眼神漸漸變得詭譎,他揚起奇異的笑容,緩緩道:「妳說的不錯,不過,妳好像忘了我還沒決定好要怎麼懲罰妳唷。」

身子一僵,莫妲兒緊張地看著他:「……那你打算怎麼懲罰我?」

「這個嘛……妳猜猜看。」

阿迪南故意帶著曖昧的笑容,深深凝望著她,右手不時輕撫她的臉頰。

見他露出這種令她不自在又害羞的表情,眼神無時無刻流露勾引她的「電流」,害得她身體自動回憶那夜被電得莫名其妙的觸感。

唉,她不喜歡這種捉摸不定的感覺,可是她卻又不很討厭他這種勾引人的行為……

哎喲,她好矛盾啊!

如果硬要將這種感覺做個形容,她一定會說──阿迪南在發情。

但是這個說詞實在太粗魯了,換另一個較文雅的形容──他渾身散發濃濃的費洛蒙,極非常需要女性來平息他心中的熱情一把火……是嗎?

「怎麼,猜不出來?」

阿迪南輕笑了一聲,輕易地將她推入更深的誘惑之中,瞧她想克制卻又不經意受他深深吸引。很好很好,繼續保持下去,她很快就不會有拒絕他的念頭了。

正當莫妲兒快被阿迪南的誘惑成功時,門外傳來輕盈的腳步聲,一聲驚呼,兩人同時往門口一看,娜雅捂著嘴,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

「你、你們……你們竟然會……」

莫妲兒這才驚覺自己被阿迪南親暱摟抱,還一手環住她的腰,另一時手對她毛手毛腳。

她急忙推開他,試圖解釋:「娜雅小姐,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請妳相信我!」

娜雅輕搖著頭,眼中泛著淚光,深深地望著阿迪南一眼之後轉身離去。

「娜雅小姐!」

莫妲兒懊惱地叫喚一聲,隨即怒瞪著阿迪南道:「都是你!害娜雅小姐誤會了,快跟我去向娜雅小姐解釋清楚。」

莫妲兒激動的建議,卻換來阿迪南慵懶地聳聳肩,一副無所謂道:「如果她承認這個誤會,我很樂意讓她繼續誤會下去。」

「真不敢相信你會是這種人,算了!你不跟我去解釋也無所謂,我自己一個人去!」

阿迪南做出請的動作,莫妲兒非常生氣地甩頭,朝娜雅離開的方向奔去。

目送莫妲兒離去之後,阿迪南嘴畔詭異的笑容卻越來越深刻。

事情,正如他所要的進行呢。

***

「娜雅小姐──娜雅小姐,妳在哪?請回應我一聲好嗎?」

來到之前曾來這偷聽娜雅他們秘密的庭院,莫妲兒努力朝看似無人的樹林大喊,從剛剛她非常努力找尋娜雅,她已經找了很多娜雅可能出現的地方,卻怎麼找也找不到,這讓她很害怕娜雅會想不開。

「娜雅小姐──請別躲我,我是來跟妳解釋的!」

遲遲得不到任何回應,莫妲兒不死心地繼續大喊:「娜雅小姐,事情並不是妳想的那樣,請妳相信我,我絕不會做出背叛妳的事的!」

過了會兒,依然沒有得到回應的莫妲兒失望地轉身,想繼續到另一處可能出現的地方找尋。

這時,一旁的草叢響起沙沙聲,她朝聲音的方向一看,娜雅正紅著眼框,悲傷的望著她。

「娜雅小姐……」

莫妲兒見到她如此傷心,趕緊低頭道歉的說:「對不起!娜雅小姐。」

娜雅靜靜的將眼中的淚水拭去,深吸一口氣,淡淡的說:「這不是妳的錯……是我的問題。」

聞言,莫妲兒猛然抬頭,驚訝道:「咦,這怎麼會是妳的錯呢?」

「確實是我的問題。」

娜雅緩緩走到莫妲兒附近的石椅坐下道:「要是我沒有讓阿迪南大人討厭,阿迪南大人怎麼會用這種方式來懲罰我……」

「這不是妳的問題,是他本身的問題,妳怎麼能將他的問題往自己身上攬?」她可不認同這種老舊觀念。

「如果問題不是出在我身上,阿迪南大人怎麼會這樣對我?我是大神巫女,卻得到不大神血脈的認同,那我還是大神巫女嗎?更別提聖物現在不在我身上……」

看著娜雅如此陷入低潮且充滿負面的想法,莫妲兒努力想辦法該怎麼為她打氣。

表面上,大家還是認同娜雅是大神巫女,但是阿迪南的不認同,便足以否決她的一切。

雖然,這些事情都是上次偷聽與私下聽別人說八掛才知道的事。但是她很明白,娜雅自己還是希望能夠取得阿迪南的認同。

如果自己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並戴走屬於她的聖物,或許她還有辦法依靠阿迪南所提出的條件來補救,可惜現在的情況,自己想出手幫忙也來不及……

唉,為什麼手鍊會取不下來呢?

「娜雅小姐,我有個疑問想請教妳,聖物,真的沒有辦法可以取下嗎?」

娜雅怔怔地看著莫妲兒,從她的表情可看出,手鍊並不是沒有方法可以取下來。

「娜雅小姐?」

輕喚一聲明顯陷入自我思考世界的娜雅,突然間,她緊緊握住莫妲兒的雙手,懇求的說:「莫妲兒,我求妳代替我接受四大貴族的認證考驗,好嗎?」

咦?等等,要代替她去接受四大貴族的考驗?這是在開玩笑吧?

「娜、娜雅小姐,妳不是在開玩笑吧?大神巫女的認證考驗可以讓人代替取得認證嗎?」

聞言,雅娜失落地鬆手,苦笑道:「事實上是不行的。」

「那妳怎麼會說……」

「只有完成所有認證的聖物才可以解脫下來,否則將永遠處於等待認證,無法取下的狀況。」

娜雅垂眸凝視著莫妲兒的左手,隱隱約約散發出對無法親自取得認證的遺憾。

……也就是說,她一定要認證完才能解脫這條手鍊就對了。

莫妲兒苦惱地抓了抓頭道:「對不起,請讓我考慮一下。」

娜雅輕點了頭,沉默地讓莫妲兒思考該不該答應這件事。

見娜雅願意讓她好好考慮,莫妲兒開始努力思考自己該不該接受這個請求。

從娜雅所推薦的書籍裡得知,所謂的考驗是由四大族長隨機出題讓巫女自己想辦法完成,並沒有制式題目,完全隨個人心情選擇是否給予簡單或困難的考驗。

可是她從書上得知歷代巫女考驗之中,曾發生過巫女喪命的事,如果她接受這個請求,等於將自己很有可能代替娜雅去死。

怎麼辦,她該答應這個請求嗎?總覺得自己就算拒絕,到最後還是得接受這個請求。

唉,她該認了!誰叫手鍊在她手上。

「娜雅小姐,我答應妳的請求。」莫妲兒無奈的說。

一聽到莫妲兒答應她的請求,娜雅眉開眼笑的說:「真的嗎?太感謝妳了!」

「可是,我去接受考驗,不怕被識破嗎?」莫妲兒指著自己的臉,明顯與娜雅長得不一樣。

「這個妳不用擔心,里迦瓦大神有規定大神巫女在接受考驗之前不能出現在四大部族面前,否則自動取消巫女資格。」

「原來如此。」

要是知道巫女的模樣,娜雅也不會求她代替接受考驗了。

「那麼,娜雅小姐……妳真得相信我可以通過考驗嗎?我並不是真的巫女,妳不怕我會失敗嗎……」

娜雅溫柔地握住莫妲兒雙手,堅信的說:「我相信妳一定可以完成四大考驗。」

莫妲兒苦笑的想,妳未免太真看得起我啊……

「既然娜雅小姐對我這麼相信,我會盡力完成考驗。」

「謝謝妳,我的希望全靠妳了。」

娜雅再一次道謝,但又想起了什麼,有些支支吾吾的道:「那……這件事千萬不要讓阿迪南大人知道,不然我……」

「我知道,我絕對不會讓他知道這件事。」

接下來,兩人繼續討論後續該如何順利通過考驗,沉溺於後續討論的她們卻不知道,不遠處有人影佇立在陰影中,將她們的對話全部聽入耳中,隨即揚起一絲狡猾的笑容,悄悄的離開。

***

回房的途中,莫妲兒一直在思考和娜雅討論完的部份。

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每任大神巫女在前往四大部族的領地面對考驗前,會優先取得大神血脈的認證。

由於娜雅尚未取得任何認證,那她想向四大貴族取得認證的辦法已經算是失敗了。

不過,娜雅卻說她手上的聖物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已認證的反應。

雖然很接近大神血脈給予的認證,卻不是完整的認證,不過要欺騙四大貴族說她已得到大神血脈的認證,勉強可以欺騙成功。

前提是,她不可以被發現人她是假冒的大神巫女,否則他們會以掌控元素的大神使者身份,當場殺死她,以示對里迦瓦大神的賠罪。

雖然娜雅還蠻保證她手中的聖物是絕對可以騙倒四大貴族,不需要太擔心被識破的問題。搭配她現在充分擁有神殿的知識,假如遇上相關的問題,不怕回答不出來。

另一個問題是,這個世界的路她完全不熟啊!

就算娜雅給她地圖,她也不會看啊!在這種地標完全標示不明的地方,以她這種沒經過訓練的現代人來說,迷路是肯定,去到危險地帶更是要命。

如果請熟悉通往四大部族位置的人帶路,難保不被發現自己是代替娜雅接受考驗的事實。再說,這個世界的人對大神巫女的要求很高,像她這種偽巫女的事被知道,恐怕下場會比死還要痛苦。

唉,要不是她自責擅自戴上巫女證明,她才不會自找麻煩!

此時,正為未知的未來感到渺茫的莫妲兒,注意到前方有個人影匆匆忙忙地奔跑,似乎在找尋什麼似,不禁讓她好奇地停下腳步。

仔細一看,原來那個人是阿華田。他神情非常凶惡,看起來像在尋仇似地尋找目標,讓她開始認真考慮自己是不是該躲到一旁,免得掃到颱風尾。

很不幸,還來不及執行她的打算,阿華田已經發現了她的身影,他先環顧四周確認沒有其他人的存在,然後以極快的速度跑到她面前。

哇啊──現在是怎麼回事?一副找到仇人的模樣,她現在轉身逃跑還來不來得及啊?

莫妲兒對這種詭異的行徑感到不安,撇開阿華田散發出來的情緒,他可是從沒有對她擺過好臉色看。

雖說她早就知道,阿華田對她的敵意原因是出於聖物的關係,但像現在這種赤裸裸的憤怒和殺意,可比差點被他砍斷手來得直接。

阿華田怒盯了她好一會兒後,道:「妳現在沒什麼事情吧?」

這個開頭語有問題!

莫妲兒蹙著眉,身體不自覺退後一步道:「是沒有什麼事。」

「那現在跟我走,我有事找妳談。」

莫妲兒怔了下,困惑道:「在這裡談不就好了嗎?」

阿華田瞪了她一眼,語氣明顯壓抑的說:「這裡會有人經過,我不希望其他人聽到我們的對話。」

語畢,阿華田強硬地抓著莫妲兒的手,往一處更少人經過的樹林內前進。

走了一段時間,已看不見屬於神殿的建築物,阿華田覺得這個地方夠隱密後,他厭惡地甩開莫妲兒的手,鄙視地瞪著她。

「我從巫女大人那裡得知,妳為了解下聖物而接受代替巫女考驗。事實上妳早就計劃好要取代巫女大人的位置,是吧?」

被寇上這種莫須有的指責,莫妲兒連忙澄清:「你別亂說,我沒有這麼想。」

「沒這麼想?妳這個異族。」

「我不是異族!」莫妲兒有點生氣的說。

「喔?不是異族?」阿華田冷笑一聲,「那妳的聖物是怎麼來的?想說謊也該想好一點的理由,省得被人識破。」

「我說這是里迦瓦大神送到我面前,你會信嗎?」

「哈哈哈,這理由真可笑,里迦瓦大神怎麼可能會將聖物送到妳手中?每個人都知道巫女證明被異族竊走,怎麼可能會相信妳這麼蠢的理由。」

莫妲兒緊咬著下唇,對阿華田這種過份的態度,她已經不太想忽視了。

阿華田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惡質地打量著她道:「喔,我明白了。妳想要破壞百年一次的儀式,好讓我們這些大神子民失去里迦瓦大神的庇祐,好讓妳所侍奉的邪神侵佔我們神聖大地。」

「我沒有!你不要這麼過份亂給罪名!」

阿華田不理會莫妲兒的反駁,輕撫著腰際上的大刀,喃喃自語:「巫女大人,我早就說過了這個人不能留,您卻不聽我的警告。看來這次我得先替您解除煩惱,免得您一錯再錯。」

聽到這種恐怖的話語和動作,先前的砍手事件再次重現腦海中。

這次她可不確定聖物會不會再給她保護,二話不說,當下轉身往原路逃跑,就怕自己跑太慢而死在無情的刀口下。

一見莫妲兒逃跑,阿華田心中的殺意更加堅定。

對一名長期習慣獵捕野獸的勇士來說,莫妲兒這種逃跑行為只會使他的嗜血念頭更加濃烈。

他開始幻想她在他手中撕裂哀嚎的模樣,加上她奪走他最重視的人的巫女證明,他很樂意將自己長久隱忍的殘忍全部發洩在她身上。

「儘管逃吧!異族少女,可別小看我的能力。」

語畢,阿華田冷冷一笑,馬上朝莫妲兒的方向奔去。

聽見阿華田的宣示,她害怕真會慘死在他手中。隨著身後跑步聲越來越近,心也跟著涼了。

現在的她非常後悔怎麼會跟他來到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明知道他對自己存有惡意,卻還傻傻不反抗,乖乖地任由他帶到此處方便殺人滅口,她真的好笨,笨死了!

突然身後一個撞擊,整個人往地上慘跌,而且是非常標準顏面著地。

忍著臉和身體的疼痛,莫妲兒正想起身繼續逃跑時,頭髮被人狠狠抓住,慘叫一聲,一個冰冷的利刃已經抵住她的脖子。

「妳的能力也不過如此嘛……」阿華田有些無趣的說,「異族還真派了個廢物過來。」

莫妲兒揪痛著大叫:「放開我!放開我!」

「放開妳?」阿華田大笑了會兒,「妳以為我會像巫女大人那麼心軟?別開玩笑了!」抵住脖子的刀口已劃下一道血痕,「放走妳這異族,只會替我族增加麻煩罷了。」

莫妲兒因恐懼而渾身顫抖,現在的她非常確信阿華田是真心想殺了她。

這就是人面臨生死關頭的重要時刻嗎?

如果,她就這樣死去,她想回去原來世界的願望無法實現,更對不起已答應替娜雅完成考驗的事……

不,不行!她不能就這樣死去,不可以!

面對生死的危機,莫妲兒目光不自覺移到手腕的手鍊,腦海自動浮現銀狼曾說過的話。

吾神巫女,請放心,不管對方持有什麼樣的武器威脅汝,吾等將會盡所有力量保護汝的安全。

銀狼說過牠們會保護她的……所以,她要相信牠們!

忽然間,莫妲兒朝天大聲嘶吼,像在呼喚什麼似,左腕的手鍊彷彿得到了共鳴,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再一次將阿華田震飛開。

只不過,這一次是靠莫妲兒自己使用手鍊的力量,她全身的力量像被手鍊吸光似的攤倒在地上,難受地掙扎。

她一邊承受身體無力的難受感,同時困惑的想,奇怪,怎麼這次手鍊發出來的力量會讓她無力呢?

被震倒在地的阿華田狼狽地爬起身,他看著莫妲兒左腕的手鍊,當下將原本緊握的大刀甩丟一旁,緩緩走到她面前道:「看樣子妳還不曉得使用未經取得認證的聖物力量,代價會是什麼吧!」

望向居高臨下俯瞰自己的阿華田,莫妲兒心中恐懼越來越大。

現在的她根本沒辦法提起力氣移動身體,加上不同於平常的聖物,她開始對即將面臨的下場默哀。

看來,自己真要死在這裡吧……

將莫妲兒絕望的表情收入眼裡,阿華田冷笑道:「看來妳很明白自己逃不過此劫,我就好心告訴妳取下聖物的另一種方法吧!」

莫妲兒愣了下,不解地瞪著阿華田,取下聖物的另一種方法?

「雖說取得所有認證後,聖物就不再是解不下來的狀態,但還有個方法可以強制取下聖物。」

說到這,阿華田有些興奮的看著她。

「你……你要說就快說,別故意吊人味口。」

莫妲兒最討厭別人這樣要說不說,就算自己即將死去,也不願承受更多的恐懼。

阿華田緩緩蹲下身,伸出雙手握住莫妲兒細小的脖子用力一掐,看著她痛苦扭曲的表情,他顯得特別開心。

「就像這樣靠雙手用力掐住妳的脖子,讓妳沒辦法呼吸,聖物也就不會感應到佩帶者的生命安危,妳說,這方法是不是簡單好用,對不對?」

莫妲兒痛苦地抓著阿華田的手腕,缺氧的痛苦讓她流出恐懼的淚水,她還不想這樣死,她不想啊!

這時,隱藏在莫妲兒胸口的太陽項鍊忽然閃出一道白光,彷彿代替她發出痛苦的求救訊號,向不遠處正好有事找尋她的赫爾姆傳達了命危的訊息。

正當赫爾姆找到她時,她已經臉色發青地呈現昏死狀態。

他趕緊踢開失去理智的阿華田,想確認她的生死時,阿華田又再一次伸手掐著她的脖子,力道大到整隻手都暴出青筋,看了他整個心都涼了。

不管莫妲兒是否還活著,赫爾姆決定先打暈他再說。沒會兒,滿頭是血的阿華田昏倒在一旁,他才有時間確認莫妲兒的生死。

當他注意到莫妲兒的左手貼平在她的胸口上,左腕的聖物散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芒,他就知道曉蠍之力量正在治療她,待會她就能甦醒了。

果然如赫爾姆所料,當藍色光芒消失之後,莫妲兒慢慢地睜開雙眼,神情有些茫然的看著他。

他鬆了口氣,苦笑道:「幸好妳沒事。」

莫妲兒急忙起身,發現阿華田滿頭是血的倒在一旁,她尖叫一聲,顫抖地指著他道:「他、他該不會已經……」

「沒事沒事,他只是暫時被我打暈罷了,並沒有真的死去。」

赫爾姆安撫著情緒激動的莫妲兒,希望她能夠冷靜下來。

莫妲兒不太相信的問:「真的嗎?他……他真的還活著?」

「真的。」

赫爾姆用力點頭後,想起莫妲兒被攻擊的事,問道:「對了,妳怎麼會在這裡被他攻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莫妲兒心有餘悸地將方才發生的事大約說了一遍,赫爾姆則是越聽越感到驚訝,不禁打斷還在述說過程的話語。

「妳說,妳願意接受代替巫女去接受四大貴族的考驗?」

「嗯。」莫妲兒點頭道。

得到肯定的答案,赫爾姆有些慌亂,著急的說:「這件事阿迪南大人知道嗎?」

「不,他不知道,也不能讓他知道。」

「為什麼不讓他知道?」赫爾姆訝異的看著莫妲兒,「他可是大神血脈,擁有巫女證明的妳最應該讓他知道才對,更何況,這個聖物得先得到太陽認證啊!」

「如果他知道,那還用得著我代替娜雅接受考驗嗎?」

「可是……」赫爾姆還打算說服莫妲兒,卻被她接下來的話而打住。

「赫爾姆,我很感謝你救了我,但是,我答應娜雅的事就一定得完成,就算……用不完整的聖物去欺騙四大貴族換取認證這種的可惡行為,我還是要做。還有,也請你替我保密。」

望著莫妲兒堅決態度,赫爾姆只好妥協道:「好吧,那我就不再要求妳得讓阿迪南大人知道了。」

「謝謝你的體諒。」

莫妲兒這才開心的綻放笑顏,但是目光移到阿華田身上時,開心的笑容轉變成苦笑,無奈的說:「我看我們還是趕快送他去治療,不然再這樣不處理傷口,遲早會細菌感染而引發更嚴重的病痛。」

「我贊同妳的主意,那我們快點送他到巫醫那吧!」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