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超陰險真相

 

睡夢中,莫妲兒夢到自己回到原來的世界。

躺在屬於自己的柔軟大床,她開心地磨蹭可愛的枕頭和棉被,不禁大聲讚嘆,果然還是自己的世界最好了,有軟軟的枕頭和被子。

有時感覺到熱,還可以開電風扇或是冷氣,根本不需要自己搧風解熱,多棒!

真希望這不是一場夢。

「馬達。」

聽到久違的綽號,莫妲兒困惑的想,剛剛是自己的錯覺嗎?

「馬達,妳要睡到什麼時候啊?」

莫妲兒連忙睜開眼一看,自己的好友雙手插腰,一副妳死定了的表情,她愣了下,驚呼的說:「妳怎麼會在這?難道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對方一臉莫名其妙的說:「妳是睡傻了嗎?這當然不是夢啊!」

不是夢!

莫妲兒開心地抱住自己的好友,感動的說:「鳴鳴,太好了,我不是在作夢,我終於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原來的世界?妳在說什麼傻話。」

「就是……」

莫妲兒正想解釋時,發現被自己摟著不放的人變成阿迪南,她不禁張大嘴,對這個變化嚇得說不出話來。

「嗯?就是什麼?」

無視莫妲兒嚇傻的有趣模樣,阿迪南奈著性子問道。

莫妲兒僵硬地鬆開緊抱著人家不放的雙手,緩緩觀看了下四周擺設,確定是阿迪南的房間。她哀怨地嘆了口氣,果然是夢啊……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啊?」

一時沒會意阿迪南要她回答什麼,莫妲兒困惑地看著他。

阿迪南可不容許莫妲兒裝糊塗閃避這個問題,他直覺認定這句話一定很重要,還想繼續追問時,一聲聲悽慘的咕嚕聲從她的肚子響起。

兩人沉默互望後,阿迪南忍著笑意,將一旁準備好的食物拿到莫妲兒手中。

尷尬地接下食物,莫妲兒默默啃著烙餅。她剛剛怎麼會將阿迪南錯認成自己的好友,會不會是自己待在這個世界壓力過大,開始精神錯亂了?

阿迪南等著莫妲兒快將食物吃光時,忽然道:「好了,現在妳東西也吃了,該是把話說清楚。例如妳怎麼會出現在朔月市集,為何被夏德拉帶走的部份……還有妳剛剛說的『原來的世界』這些事。」

聞言,莫妲兒差點被那句「原來的世界」給噎住,裝傻笑道:「呃呵呵呵……你在說什麼啊?」

阿迪南微瞇起眼,皮笑肉不笑道:「妳說呢?」

裝傻失敗,莫妲兒吞吞口水,腦中快速評估自己該不該承認並非這個世界的人的真相,但是一想到阿迪南可能不會相信,她也就懶得多作解釋,省得到時解釋失敗反而氣死自己。

何況,穿越這件事,真的是一件很扯的事實,所以還是先處理前兩個問題。

「那個……我會出現在朔月市集是因為我沒見識過,所以赫爾姆好心帶我去見識一下。至於夏德拉的部份,是我不小心跟丟了赫爾姆之後碰巧遇上他,所以就是這樣。」

語畢,莫妲兒希望這樣的回答能夠閃掉「原來的世界」那個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還沒回答。」

「呃……」

從阿迪南盯著自己的眼神來看,好像她敢不說出來,就等著被他懲罰似,她只好無奈的說:「那是指我所居住的地方,並沒有其他意思存在。」拜託,別問了。

「是嗎?」

聽完所有回答,阿迪南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倒是挺體貼地為她倒了杯水,讓她潤潤喉嚨。

乖乖地接下杯水,莫妲兒總覺得阿迪南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看他很期待自己喝下他親手倒的水,她也沒多想什麼的喝水。

看著莫妲兒喝水,阿迪南繼續剛剛的話語,道:「所以說,妳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噗的一聲,莫妲兒狼狽地猛咳被水嗆到的痛苦,她訝異地瞪著阿迪南,原以為這傢伙對她的答案沒什麼反應,沒想到會聽得這麼仔細。

沒料到莫妲兒的反應會如此激動,阿迪南拿起手帕輕輕擦拭她的嘴角道:「看來妳真的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不知該如何解釋,莫妲兒尷尬地不敢正眼看著阿迪南,改盯著替她擦拭的手。

雖然不曉得這裡的人是怎麼看待這種離奇的事,但她很好奇阿迪南會怎麼對待她。

阿迪南收起手帕道:「妳除了妳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以外,還有什麼話沒跟我坦白嗎?」

莫妲兒古怪地看著阿迪南,她還要坦白什麼?能說的話她都說了,他還想聽什麼?

「不知道嗎?」阿迪南揚起一絲詭異的笑容,「那我就仔細說給妳聽。」

哇勒,她有惹到阿迪南嗎?怎麼一副找她算帳的模樣?

「第一,妳可知道身為神殿的人在朔月之夜是不得離開神殿嗎?除非是有什麼意外大事,否則違者將驅逐神殿一職,不得接受里迦瓦大神的庇祐。所以我想知道神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需要妳和赫爾姆夜晚出來。」

呃,驅逐神殿的職位,雖然現在對她來說沒什麼差別,因為她要到四大部族接受考驗,有沒有待在神殿也比較無所謂了。但是對要隱瞞代替之事,她又得想理由騙過阿迪南。

「關於第一點的事,就……就剛好我急需一些生活用品,娜雅小姐同意讓赫爾姆帶我到市集購買,並不是什麼樣的大事。」莫妲兒怯怯的說。

「喔?」阿迪南彷彿料到莫妲兒會這麼回答,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確定?」

莫妲兒稍微遲疑了一下,輕輕點頭。

「第二,妳應該知道夏德拉對妳的企圖,遇上他卻不逃跑,是不是他說了什麼話吸引了妳,使妳忘了他所做一切?」

唔……夏德拉這傢伙該怎麼說呢?說實話?可是一說出實話,自己要出遠門的事就會暴露。

可惡!阿迪南幹麻一直追根究底啊!

「這個嘛,因為我跟赫爾姆分開了,在找他的時候不小心遇到夏德拉,他威脅我敢逃跑就要將在場的人殺光,為了大家,我只好乖乖的跟著他走……」

後面跟隨的請求就可以省略不說了,免得像手鍊曝光的情形一樣。

「是嗎?」

阿迪南牽起莫妲兒的左手,讓手鍊從衣袖露了出來,接著對著手鍊不知比畫什麼之後,輕描淡寫道:「里迦瓦大神聖物顯示妳在對我說謊,妳確定不說出真相?」

莫妲兒無言地看著他,心想,他只是隨便比畫吧?她明明沒看見手鍊有顯示什麼特殊變化跟他說她在說謊,為什麼他就這麼肯定自己沒說出真相?

「我……沒有說謊。」

莫妲兒還是決定堅持不說出真相。

這時,左腕的手鍊忽然傳來一股冰冷的寒意,她反射性想抽回自己的手,卻反被阿迪南緊緊握住不放。他神情嚴肅看著手鍊,像要從手鍊中觀看出某種訊息,沒會兒目光移到莫妲兒身上。

「妳是不是答應娜雅什麼事,所以才會到朔月市集購買妳即將出遠門的必需品?」

莫妲兒驚訝地張大嘴,真有這麼神嗎?他、他竟然能從手鍊看出她答應娜雅某件事,還知道她要出遠門的事……好恐怖啊!

「如果不是,聖物絕對不會對妳做出警告。」

阿迪南指著手鍊不時散發出冰涼的溫度。

聞言,莫妲兒無奈苦笑。看來是瞞不住了!照這樣下去,這條不知用什麼方法告訴阿迪南真相的手鍊,可能連她前幾天吃了什麼做了什麼這種不相干的事情都告訴他,那就糟糕了。

「好吧!我承認我對你說謊,現在我會將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訴你。」

隨著莫妲兒將自己接受娜雅的請求過程說了出來,手鍊所散發的寒意也漸漸散去,同時悄悄地觀察阿迪南的情緒變化,卻發現他並沒有什麼驚訝或者生氣的模樣。

莫妲兒有些擔憂的說:「那個……阿迪南,你不會就這樣取消你跟娜雅之間的約定吧?」

阿迪南瞥了她一眼後,鬆開緊握著她的左手道:「妳希望我取消約定嗎?」

「不要!算我求你,拜託,千萬別取消你們的約定。」她可不想害死娜雅。

阿迪南露出為難的表情道:「可是跟我定下約定的人是娜雅,是我給未來的大神巫女一項考驗,而妳不是大神巫女,卻要接受大神巫女的考驗,妳不覺得這樣很矛盾嗎?」

「……確實是很矛盾。但是為了能將手鍊解下,我除了這條可以走之外,沒有其他辦法解下這條手鍊。希望你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嗎?」莫妲兒懇求的說。

阿迪南低頭思索,沒會兒道:「既然妳堅持要代替娜雅接受考驗,那妳應該知道聖物最先取得認證的是太陽認證。我願意給予妳太陽認證,但是得是妳先答應我的條件才能得取。」

「條件?」希望不是很刁難的條件。

「讓我陪伴妳去接受考驗。」

……是怎麼樣?兩兄弟都向她提出同樣的條件,是不是該說雙胞胎擁有極佳默契的最好例子?

阿迪南注意到莫妲兒一臉怪樣,問道:「怎麼了?」

「沒……只是覺得有時你跟夏德拉的默契挺一致。」莫妲兒苦笑的說。

阿迪南眉頭微皺道:「那傢伙也跟妳提出這個要求?」

「是啊,不過我拒絕他的要求了。」莫妲兒趕緊澄清,免得被誤會。

聞言,阿迪南鬆了口氣,笑道:「有拒絕就好了,這樣他就沒機會騷擾妳了。」

莫妲兒一聽到夏德拉沒機會騷擾她,開心的想,那她還真幸運,誤打誤撞之下免去了自己不再接觸夏德拉的機會。

「那麼,妳願意接受我的條件嗎?」

阿迪南神情認真的模樣讓她有些困惑,以他們的個性,明明就是不容許她反抗的答應他們的要求。為何他們要問自己的意願?彷彿她的同意與不同意,足以決定某個她所不知的事情似。

不過啊,如果對象是阿迪南,那她也沒什麼特別想拒絕的理由。再說,他是大神血脈,而且還會很神奇的力量,要是半路遇到恐怖的野獸,他應該輕鬆就可以解決。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旅行費。身為王,怎麼可能會沒錢呢?所以帶上他絕對是有利無弊,只是娜雅那邊就得隱瞞阿迪南已經知道代替的事了,也罷,先答應他的條件吧!剩下的事再討論就行了。

決定好答應,莫妲兒揚起愉快的笑容,道:「阿迪南,我接受你的條件。」

阿迪南也露出愉快的笑容,牽起莫妲兒的雙手輕靠在自己的額頭道:「吾以大神血脈之身份,必定協助大神巫女順利完成四族考驗。」

莫妲兒被阿迪南這般親暱的舉動怔了下,隨即害羞地抽回自己的手,但一想到自己野外生活技能不佳,也不曉得阿迪南是否跟過慣高貴生活的無能貴族一樣,她決定先聲明清楚,免得到時候兩人餓死在路上。

「阿迪南,我先跟你說清楚,地圖我看不懂,野炊技術不好,也不會打獵,不知道你……」

阿迪南明白莫妲兒想表達的話,道:「妳怕我像其他貴族一樣,過慣了無憂無慮生活,不曉得該如何在外過夜,是嗎?」

莫妲兒嘿嘿地乾笑,她會擔心是正常啊!不然的話,她會想要赫爾姆陪同。

摸摸她的頭頂,阿迪南輕笑道:「放心,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我從小就被訓練得比獵人還要優秀,保證不會讓妳睡不好或餓肚子。」

唔,這兩項保證還真實際,不過她也安心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阿迪南想了想,道:「那就三天後早晨出發。妳先回神殿將事情處理好,並打包好妳所需要的物品,到時我會請赫爾姆帶妳到祭祀殿堂。記住,千萬別被人發現妳到祭祀殿堂。」

最後一句的威脅性很大,莫妲兒連忙點頭:「知、知道了。」

***

三天後早晨,莫妲兒帶著一大包行李向娜雅辭別,接著在赫爾姆的帶領之下,由偏僻的小路進入一間比神殿還要莊嚴的建築物裡。

看著赫爾姆小心翼翼觀察週遭的模樣,她有些擔憂的說:「赫爾姆,這裡是不是禁止進來呀?」

赫爾姆無奈一笑:「別擔心,只要我們能夠閃避前殿侍衛就行了。」

話一說完,他開始帶著莫妲兒往目的地前進。

隨著赫爾姆的腳步穿越一道道長廊並轉了幾次彎後,他們終於走到最後一處寬廣的長廊。

這時,莫妲兒注意到周圍的光線很多。有些光線照映在前方盡頭刻有太陽圖騰的黃金巨門,讓巨門閃耀著燦爛的光芒,就好像太陽圖騰所刻繪的萬仗光芒,這才讓她領悟到為何這裡的光線會那麼多了。

由自然的太陽光線所製造的神聖景象,任誰看了也會對這裡產生無比的敬意。

停在巨門前,莫妲兒對門後的未知景象有種莫名悸動,手也忍不住想觸送黃金巨門時,赫爾姆連忙道:「妳是推不動的,那得由擁有大神血脈的阿迪南大人才有辦法打開的聖門,沒有經過認證的妳是不可能將聖門打開的。現在我們就等著阿迪南大人的到來吧!」

莫妲兒理解地點點頭,笑道:「我只想摸摸這個門罷了,並沒有想測試自己的力氣去推開黃金製成的巨門。」

就在莫妲兒雙手接觸到巨門時,沉重的黃金巨門竟然發出低沉的轟隆聲,並在兩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自動打開巨門。

赫爾姆瞪大雙眼看著敞開的大門,驚呼:「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妳竟然可以打開……」

莫妲兒被這景象嚇得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她可沒想到門就這麼輕鬆打開,該不會她剛好觸碰到某個開門機關,所以才會自動開啟呢?

「妳已經將聖門打開了?」

一副匆忙趕到的阿迪南露出驚訝表情,對只有他才能打開的巨門自動開啟感到無比訝異。

「呃……抱歉,我不知道門會打開。」莫妲兒苦笑地道歉。

「沒關係,妳能打開就代表聖堂大門允許妳可獨自進入。」轉向赫爾姆道,「赫爾姆,你守著門口,直到儀式結束前不得有人干擾。」

「是,大人。」赫爾姆恭敬道。

「走吧!」

當兩人完全走進聖堂裡頭,身後的黃金巨門也自動關閉起來。莫妲兒原以為聖堂失去了陽光照射會陷入黑暗,沒想到地上所繪製的太陽圖騰竟然自動發出亮光,使整個封閉的空間充滿金黃色亮光。

莫妲兒好奇地走到太陽圖騰邊緣,想研究一下這個亮光是用什麼方法製成時,阿迪南拉著她走到圖騰中央。

「儀式是要在這裡給予妳太陽認證。」

這時,阿迪南半跪在她面前,牽起她的雙手抵住額頭,輕喃道:「吾以大神血脈之身份向里迦瓦大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大神印記,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語畢,阿迪南起身凝視著莫妲兒,專注的模樣,令她覺得在這種充滿朦朧的金黃色光芒照耀下,他的表情顯得特別溫柔,不禁讓她害羞地低頭,不敢直視他那雙迷人的眼眸。

「別避開我的眼睛,專注的看著我。」

阿迪南誘導著莫妲兒抬頭注視著他的雙眼,當她的目光對上那雙迷人眼眸,她感覺到時間似乎停止。光芒化成點點金沙,緩而慢地飄散周圍,接著開始聚集在兩人之中。

他伸出指尖輕觸著她的胸口,隨著他的刻繪,一個象徵太陽的光之圖案緩緩成型,同時輕吟著某種話語像是在加強圖案的光芒,漸漸變得更金更耀眼。

感受著胸口那股柔和的暖意不斷流入心窩,莫妲兒覺得自己像被充電似,渾身充滿著力量。而且她對這股力量有種莫名熟悉,像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前,那道金色光芒所給予的相似感受。

直到阿迪南所刻繪的光印融入她的體內之後,整個人顯得有些疲倦,反觀莫妲兒卻是一副精神狀態極佳的模樣,並好奇地看著由金粉漸漸恢復成光芒的奇景。

沒會兒,莫妲兒注意到阿迪南沒再做出任何舉動,歪著頭問道:「阿迪南,儀式結束了嗎?」

「是啊,結束了。」阿迪南指著她的左手,「妳現在可以看看聖物的模樣。」

莫妲兒馬上露出左腕的手鍊,發現原本顏色偏褐暗的圖騰之中,有一個圖騰正閃耀著淡淡金光,宛如黃金般的耀眼,令她感到非常驚奇。

「哇,好神奇!」

輕觸著太陽圖騰,莫妲兒再一次感受溫暖又熟悉的感覺,這就是聖物經過認證之後的真正原貌吧!

這時,阿迪南忽然道:「好了,現在已經認證完了,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裡。」

阿迪南趕緊開起黃金巨門,門才剛打開,馬上聽到赫爾姆著急的說:「大人,剛剛前殿侍衛似乎注意到這裡的異狀,正在招集人手前往這裡探查。」

阿迪南眉頭微皺,喃喃道:「還是來不及嗎?」

莫妲兒困惑道:「什麼來不及?」

「不管了!」

阿迪南對著赫爾姆說:「等我們安全離開之後,你馬上去找庫立,他會告訴你我所交代的事情,包含該如何隱瞞長老院和神殿我不在中央的事。」

「是、是!」赫爾姆連忙道。

此時前方直通前殿的主長廊傳來雜亂的腳步聲,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異狀而匆忙趕來。

阿迪南和赫爾姆互看了一眼後點頭,不等莫妲兒遲鈍的反應,阿迪南牽著她的手往另一條路的方向奔去,而赫爾姆則往原路方向。

當他們各自進入較小的長廊後,身後傳來大喊:「快!絕不能讓異族干擾里迦瓦大神沉眠!」

「旁邊的通道也要搜嗎?」其中一名侍衛問道。

「用不著搜索,異族是不知道這種小通道。」

突然出現在侍衛面前的男子出聲阻止他們。

「可是……」

「可是什麼?阿迪南大人派我來通知各位要小心注意異族,別讓他們打擾里迦瓦大神,並不是要你們現在在這裡吵吵鬧鬧,反而來擾亂大神的沉眠。」男子譴責的說。

隨著自己離聲音越來越遠,莫妲兒忍不住回頭,想再聽清楚那位幫助他們阻止侍衛追趕的男子話語時,阿迪南小聲的說:「別聽了,那是庫立,那傢伙總算趕上了。」

望向正在盡力帶著自己逃跑的阿迪南,莫妲兒注意到他身上沒有帶任何一件行李,同時想起他剛到這裡的時候,一副很匆忙的樣子,忍不住問道:「阿迪南,為什麼我們要像小偷一樣逃跑呢?還有,你想這樣出遠門?」

沒有馬上回答莫妲兒的問題,阿迪南專注閃避可能出現人的路線,直到跑出祭祀殿堂,往樹林裡跑了一小段距離後,才回道:「我啊,是偷跑出來的。」

「咦?偷跑?」

這……有需要到偷跑嗎?

阿迪南走向其中一棵樹旁拿出預先藏好的行李,聳聳肩道:「要是被那些老傢伙知道我陪妳出來接受考驗,事情會沒完沒了。」

「那你可以不用跟我出來,待在這不就行了?」莫妲兒好沒氣的說。

「那怎麼行!歷代大神血脈有權利及義務陪同大神巫女接受考驗,除非巫女開口拒絕,大神血脈才不能跟在巫女身旁接受考驗。」

阿迪南認真的解釋,讓莫妲兒終於明白為何兩兄弟會向她提出同樣的要求。

只要她答應誰陪同,誰就代表能大神血脈……是嗎?

這、這做法實在太陰險了!

難怪那天阿迪南對她的態度非常奇怪,想必他早就知道夏德拉有提出這個要求,所以利用她不懂這裡的規矩向她提出要求,害得她傻傻誤會他們只是單純想幫助她通過考驗,結果真相竟然是……

可惡,她生氣了!她要拒絕,她絕對要拒絕阿迪南!

正當莫妲兒想開口說出拒絕的話時,察言觀色的阿迪南奸笑道:「妳已經接受我的陪同,已經失去拒絕的機會囉!」

莫妲兒懊惱地咬牙切齒,真是的!被娜雅挖坑跳就算了,連阿迪南也挖坑給她跳,這是什麼天理啊!要不是她真的有心想將聖物歸還娜雅,她怎麼可能會傻傻跳坑呢?

見莫妲兒生氣地鼓著臉頰,阿迪南忍不住笑道:「別懊惱了,現在該是認真想想第一個要去的地方。」

「這不是你決定的嗎?」

莫妲兒狐疑地瞄著阿迪南,語氣充滿著質疑他是否真的知道四大部族的位置。

阿迪南輕敲了下莫妲兒的額頭,笑道:「說什麼傻話,接受考驗的人是妳,當然由妳決定。」

「唔,原來如此,那讓我想一下。」

莫妲兒摸摸額頭,開始認真思考該選哪個部族。伸出左腕觀看著手鍊上面的圖騰,正考慮要以抽籤的方式隨機選擇時,剛好想到四大元素的順序,她馬上對照圖騰之後,便決定好第一個前去目的地。

「決定好了?」阿迪南一旁問道。

莫妲兒點點頭,指著手鍊上的鷹圖騰:「我決定去鷹族。」

「鷹族嗎?」阿迪南從懷中拿出地圖看了下,笑道:「好,那我們就出發吧!」

正式踏上巫女考驗的旅途,莫妲兒滿懷著期待又害怕的心情邁向鷹族,並誠心地向里迦瓦大神祈求──她能夠平安順利取得所有認證。

 

 

 

──《手機穿越之應召小巫女 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