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踩著疲倦的腳步往上高山一步一步前進,有時抬頭望向晴朗無比的藍天,用力呼吸森林散發出來的特有的氣味,感受一下大自然的芬多精,讓身心的疲倦可暫時獲得紓解,但是──對於不常登山的莫妲兒來說,這段路途簡直要她的命!

看看自己痠痛到了極點的大腿,再看看展現過人體力健步如飛的阿迪南,她終於受不了,當場腿一軟,直接往一旁的大樹前坐下。

果然環境決定一個人的一切!

光看阿迪南這種看起來整天窩在自己的住處,沒什麼在勞動的傢夥都可以這麼輕鬆爬山,反觀她這個有運動習慣的人卻連個半山腰都撐不到,體力消耗比跑百米還來得疲累,太沒天理了啊!

注意到莫妲兒的異狀,阿迪南停下腳步,眼中閃過起幾分逗趣的笑意道:「這麼快就累了?」

嘖,他以為她願意這樣嗎?

如果這個異世界的路夠平,並且有腳踏車這個交通工具的話,她絕對可以很愉快地超越他,說不定還能載著他快速到達鷹族,哪會淪落到被他笑話的程度!

不過,也不需要到騎腳踏車上山,只要能在登山前好好恢復一下幾天來步行的體力消耗,她保證一定很快跟上他的腳步,做一個表面趕著到鷹族考取認證,實際上卻是把這一趟旅途當成異世界觀光之旅的假巫女。

異世界?沒錯!她,莫妲兒,在剛滿十六歲生日當天收到未署名的包裹,基於收到生日賀禮的心態下,她戴上屬於這個世界重要的太陽之神的聖物手鍊──里迦瓦大神巫女證明。

接著,在她前往赴約的路途中接到一通詭異電話的同時,以車禍的方式莫名其妙穿越到風格為原始部落的架空世界。

為了將不屬於她的聖物歸還真正的大神巫女,她只好代替巫女接受認證考驗,還讓巫女的未婚夫,身份高貴的大神血脈,同時也是這個世界的統治者阿迪南.里迦瓦爾親自當導遊,帶領她前往四大部族之一──鷹族,接受風的考驗。

阿迪南望向天空大約推算了下時間後,從袋子裡拿出昨天醃製好並且用大葉片仔細包覆好的香噴噴肉塊來到莫妲兒面前,他拿出腰際的匕首將肉塊切出一小塊交給莫妲兒。

「來吃點東西,待會再出發。」

「謝謝。」

莫妲兒接下阿迪南遞來的一部份肉塊,正準備咬下去時,一聲悽慘的咕嚕嚕聲在她耳旁響起。

頓了下,她狐疑地瞄了阿迪南一眼,見對方一副「果然,早料到妳餓到走不動」的表情,她困惑地皺起眉頭,最後決定不理會那個聲音,繼續剛剛被打斷的用餐。

「唔咕唔咕嚕唔咕咕嚕──」

比前一個還要悽慘的怪叫聲在莫妲兒身後響起,她望向阿迪南,而他早已經放下手中的肉塊,警覺地拿出匕首,左手向右擺動要她離開現在的位置。

收到暗示,莫妲兒小心翼翼移開身子,好奇地向身後一看,阿迪南以極快的速度向樹後猛然一刺,只聽見對方說了句「咿嚕」,阿迪南手中的匕首被打飛了。

阿迪南驚訝地往後一退,第一次遇上能夠赤手打飛他手中武器的人,他直覺對方一定不是普通的人。

「這位老兄,我跟你有深仇大恨嗎?要不是我反應快,一定在你手中死的不明不白,咿嚕。」

語氣非常爽朗的男子聲,邊說邊從樹後緩緩走了出來。

那是一名年紀約三十歲的男子,他的體格很高大,可說是標準的熊腰虎背,且蓄了一臉《北海小英雄》所見的大鬍子,身上的衣服樣式似乎有點像愛斯基摩人的服飾,只可惜……他太髒了。

莫妲兒見他一身髒亂的打扮,右手不時搔癢著雜亂的短髮,身體不斷散發出許多天未洗澡的惡臭,她忍不住脫口道:「唔哇,好臭!」

男子白了莫妲兒一眼,聳聳肩道:「小姐,妳要是好幾天找不到乾淨的水可以洗澡,我保證妳也會跟我一樣臭,咿嚕。」

被男子狠狠吐槽的莫妲兒,明白自己剛剛太失禮,尷尬地紅著臉道:「對不起。」

「沒關係,咿嚕。」男子揚起豪邁的笑容,很爽快地接受她的道歉。

這時,一聲悽慘的咕嚕聲從男子腹中傳了出來,兩人沉默地看著男子,他哈哈大笑的說:「哈哈,不好意思,剛剛就想問你們能不能分些食物給我吃?我已經餓了三天了,咿嚕。」

見男子似乎真的有很多天沒吃飯,莫妲兒對著阿迪南問道:「能分他一些肉吃嗎?」

阿迪南瞥了男子一眼:「憑他的身手,絕對有能力自己獵食,妳不怕他有其他目的?」

莫妲兒沒料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確實啊,仔細回想剛剛的反應,對方確實有自行獵食的能力。不過,她發現男子身上根本沒有任何可以料理食物的工具,也許他不像阿迪南所說的那樣「有其他目的」。

但是,她要是將這個想法告訴阿迪南,一定會被譏笑天真……算了,反正她現在不餓,就讓給男子吃好了。

「請用。」

莫妲兒將手中的肉塊遞給了男子,在彼此不經意觸碰下,一股熟悉的氣息令她愣住,好像在哪接觸過這種既穩重又充滿力量的感受。

「啊,謝謝,咿嚕。」

男子開心地吃掉肉塊,沒注意到莫妲兒一臉古怪地盯著他,沒會兒他的肚子又發出淒慘的哀嚎聲,他搔癢著頭,有些不好意思。

莫妲兒望向阿迪南,只見他瞇起雙眼打量著男子,像是從對方身上在探測到什麼,卻不是很肯定,沒會兒道:「你去將剛剛被你打飛的匕首撿回來,我就分些食物給你。」

聞言,男子高興的跑去將不知飛到哪去的匕首撿了回來,接著狼吞虎嚥地大口吃著阿迪南給予的一大半肉塊,最後在莫妲兒遞來的水壺一飲而盡後,開心地拍拍肚子。

「鳴呼,總算活了過來了,咿嚕。」

接下男子歸還的水壺,莫妲兒雖然有點在意那股熟悉感,不過她最好奇的是那句「咿嚕」的意思,忍不住問道:「請問……『咿嚕』是什麼意思?」

「那是熊族人特有的結尾句。」阿迪南將剩下的肉塊打包好後,一旁解釋。

「熊族人?」

莫妲兒望向男子,見他無所謂地搔癢著頭,一副大而化之的模樣,她大概理解了熊族人的習性,就如字面上「熊」的意思是一樣吧!

男子看了看阿迪南,似乎注意到什麼,忽然來到莫妲兒旁小聲的說:「小姐,妳和那位身份尊貴的人要到哪裡……」

男子話還沒說完,阿迪南突然抽出長刀對著他,輕輕一笑:「別以為我們對你失去戒心,懂嗎?」

「是是是,請別拿武器威脅我,咿嚕。」男子雙手舉高地遠離莫妲兒。

面對這個狀況,莫妲兒不禁皺起眉頭,小聲道:「他只是在問我們要去哪裡,用不著拿刀嚇人吧?」

聞言,阿迪南微瞇起眼,神情有些似笑非笑:「我說妳啊,再這麼沒警覺性,哪天被抓去市場賣都不曉得,到時說不定還會幫忙算錢。」

唉,又來了!他真的很喜歡說一些討厭的話恐嚇她。

雖然很不想將這些話放在心上,但本能上卻不禁打起冷顫。

她知道阿迪南是在提醒自己別太相信陌生人,特別是異世界的人心並不像她所處的世界那樣人人都是受保護的。尤其在這種偏僻的道路上,最容易發生強盜殺人的事件,所以她該恢復一下自己剛來異世界的警覺性了。

不過,當她注意到男子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方才啟動的警覺自動按下取消鍵,反而加強先前感受到的熟悉感,信任度莫名其妙地快速上升。

總覺得這個感覺跟四聖之一的熊所散發出來的感覺一樣,或許跟他是熊族人有關吧!所以她決定鼓起勇氣說出難得反駁的話語。

「不見得每個人都像你想的那樣……如果他是壞人的話,就不會出現跟熊一樣的感覺了。」

「熊?妳是說費爾熊神嗎?」

「唔,原來熊有名字啊?」她還以為四聖沒有名字呢!

「當然有,鷹族為依格鷹神,狼族為沃魯夫狼神,熊族為費爾熊神,蠍族為斯格彼翁蠍神。」

說到這,阿迪南仔細打量著男子,眼神一變,彷彿確認心中所想的事,喃喃自語:「真稀奇,跟傳聞所說的模樣完全不同。」

「什麼?」沒聽清楚阿迪南的自言自語,莫妲兒好奇問。

「沒。」忽略莫妲兒的問題,阿迪南對著男子道,「你剛剛不是在問我們要去哪?」

「是啊,咿嚕。」

「那你應該早就看出這條路是通往鷹族,為何偷偷摸摸問她?」

男子無奈地聳聳肩:「因為我想勸你們放棄去鷹族的念頭,咿嚕。」

「為什麼?」莫妲兒不解的問。

「現在的鷹族根本不容許外族進入,咿嚕。」男子指著自己邋遢的模樣,「看看我這副悽慘的模樣,就是鷹族不讓我進入的後果,咿嚕。所以我打算到中央看看能不能吃到豐盛的飯菜,結果餓了三天沒力氣繼續往前走,要不是剛好遇上你們,我大概會餓死在這,咿嚕。」

這裡指的中央,就是里迦瓦大神血脈及主部貴族的主要屬地,是這個異世界大陸的中心地帶,也是首都所在地。

「餓死?憑你『擁有的力量』,應該不會這麼悽慘。」阿迪南話中帶話地暗示男子。

聞言,男子這才真正注意到阿迪南的模樣,眼神閃過一絲驚訝,隨即裝做沒聽出他話中含意,苦笑道:「話不能這麼說啊……反正現在鷹族不歡迎外族,我勸你們放棄吧!咿嚕。」

莫妲兒擔憂地望向阿迪南,如果照男子所說的那樣不得進入,那麼她該如何接受考驗?

「不用擔心,鷹族不會拒絕我們進入。」阿迪南淡淡的說。

有了阿迪南的保證,莫妲兒才放下心中的擔憂向男子道:「謝謝你好心的提醒,不過我們還是得去鷹族一趟。對了!你身上沒有帶糧食,去中央的路又遠,我看……就將剩下的肉塊送給你,算是答謝你給我們鷹族的消息。」

男子反倒是眉頭皺了起來,一旁受莫妲兒慫恿的阿迪南默默地拿出剩下的肉塊,正準備交給男子時,他搖搖頭道:「不!我決定跟著你們到鷹族。」

第一次沒聽到男子說出咿嚕,莫妲兒還有點不習慣地偏著頭:「啊?」

男子望向鷹族的方向,神秘地笑道:「我想,你們到了鷹族應該會需要我的幫助,所以我決定要跟著你們,好報答你們對我的救命之恩。」

莫妲兒無助地望向阿迪南,對於這種臨時加入的隊友,她可不知道該不該拒絕啊!

原以為阿迪南會馬上拒絕,但是他卻盯著男子好一會兒之後,慢條斯理將肉塊收了起來。

「麻煩你將身上的惡臭清洗乾淨,我才允許你跟。」

語畢,他拉著莫妲兒頭也不回地往鷹族之路繼續前進,男子只能苦笑地看著自己髒亂的身體。

「啊啦啦……這下我可苦惱了喲,咿嚕。」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