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僕人,不是這樣入手的!

 

山區氣溫總是比平地來得低,回想起以前旅遊時的爬山經驗,進入秋天季節的山區溫度正好是人體感到最舒爽的好氣溫。

但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大自然還沒遭到人為破壞,所以才會像老一輩的人所說,古時候的夏天是不會太過炎熱,冬天會真如「冬天」所稱那麼寒冷。

那麼入秋的山區……她已經開始懷念高掛在原來世界的厚外套了。

這時,一件眼熟的大披肩突然披到她肩上,莫妲兒訝異地望向阿迪南,只見他揚起一絲笑容,伸手輕拍著她的頭頂道:「別再發抖了,不然我會想欺負妳。」

「……」

看完莫妲兒接近石化的表情,阿迪南輕笑一聲,心滿意足地繼續走他的路。

望著阿迪南的背影,莫妲兒頭上冒出三條黑線,一道慘白的燈光打在她身上,偶爾吹起陰森的冷風,她不禁抖了抖身子,為他的話下了評語。

阿迪南,你果然有變態的基因。

難得對你的體貼產生小小心動的感覺,卻被你最後那句話打散的一乾二淨,讓人從甜滋滋的天堂狠狠摔入冰冷的地獄,扣分!

不過,平常看阿迪南都將這件披肩側披在左邊,看起來挺清涼,想不到披在身上會這麼溫暖。

有了這件非常溫暖的大披肩,方才的寒意全沒了,而且她發覺這塊布料品質很好,雖然看起來有點小小粗糙,但實際摸起來卻不會覺得刺刺不舒服。

還有披肩上面的紡紗圖案也很精緻無瑕疵,可以看出製做這件披肩的人專業手藝,最重要的是,這件披肩上面充滿著阿迪南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害得她有種待在他懷中的錯覺,好害羞啊!

為了轉移這件充滿阿迪南味道的披肩注意力,莫妲兒抬頭望向漸漸呈現夕陽橘的天空。

本來沒什麼風在流動的樹林開始吹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風,讓寧靜的森林開始響起微微乾枯的樹葉搖動摩擦的沙沙聲,接著像雨般緩緩落下一片片泛紅葉子,整個就很有秋天的味道。

要是在原來的世界,她現在應該會跟往年一樣和家人到「奧萬大國家森林遊樂區」賞楓吧!

憶起那一大片火紅的楓樹林,還有舖了滿地楓葉的大地,真有誤闖精靈森林的錯覺,非常夢幻。尤其是和家人一起找尋外形完美的楓葉來製成書籤,以紀念到此一遊的舉動,真讓她非常懷念。

不曉得家人過得好不好,對失蹤的她是否會著急難過呢……

阿迪南注意莫妲兒停下腳步望著漸漸泛紅的樹葉,好奇問:「怎麼了?」

莫妲兒搖搖頭,有些失落道:「沒有,只是在想家人罷了。」

阿迪南凝視了她好一會兒,伸手將她擁入懷中,像在安撫她離開家人的難過。

感受著阿迪南的溫柔,莫妲兒抿著嘴,忍不住抬頭問道:「阿迪南,你覺得我有機會回到原來的世界嗎?」

沉默了下,阿迪南輕喃道:「這一點,我無法回答妳。」

聞言,莫妲兒微些失望地垂下頭,但是他又繼續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歷代大神巫女都有一次機會向里迦瓦大神訴說願望。如果妳能招喚出大神,讓百年之初儀式順利完成,或許衪能夠實現妳的願望。」

莫妲兒無奈苦笑,如果她真能招喚出大神,那麼代替娜雅接受巫女認證之事不就白搭了?

娜雅是真正的大神巫女,因為娜雅的好心收留,她才可以這麼安穩在異世界生活,為了報答她的恩情,她一定得將聖物歸還回去。

再說,她只是誤戴手鍊的冒牌貨,如果沒有戴上這個手鍊,她就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了,可以安安穩穩地在原來的世界和朋友嬉笑,與家人歡樂地生活。

那時候的她,為什麼會戴上這個手鍊呢?是因為……那封信嗎?

似乎察覺莫妲兒的想法,阿迪南輕撫著她的頭髮,淡淡的說:「有時候,命運會引導人們走向必然的道路,就算逃得了一時,卻逃不了永遠。」

頓了下,他輕輕一笑,「我相信妳會出現在這裡,一定有妳必須要做的事。說不定妳完成了這個任務,自然而然就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阿迪南,突然覺得眼前這名男子似乎在計畫著什麼,而她就是其中一個要素。

當然,也有非常矛盾的地方。

為何他得知自己擁有手鍊的時候,沒有表現出像其他人那樣的反應?

他應該很清楚娜雅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有人假冒,照理說應該是要替自己的未婚妻解決這名冒牌貨,但是他沒有,反而帶著她到四大部族接受只有大神巫女才能面對的認證考驗,光這一點就非常奇怪了。

總不能說他早就認定自己是大神巫女,才會對娜雅提出那種惡劣的要求吧──

「我要妳解決四大貴族想反叛的念頭,還有,妳得通過聖物認證,這樣我才會真正承認妳的身分。再說,這些工作『本來』就是大神巫女該做的事。這兩項條件我要求的不過分吧?」

娜雅略思索片刻,道:「娜雅願意接受您的條件,請您耐心等待娜雅的好消息。」

「還有一點,這件事絕對不能讓長老院知道。」

娜雅向太陽高舉右手道:「娜雅向里迦瓦大神發誓,絕對不會讓長老院知道。」

回想到這兒,莫妲兒用力地搖搖頭。

不可能,這種事情還是不要隨便亂猜,少將那些奇幻故事主角的設定胡亂套用,尤其是這種幾乎是妄想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在她身上呢?

她還是專心一點,想辦法完成四大認證,讓手鍊可以解下來歸還給娜雅比較實在一點。

見莫妲兒露出懷疑、頓悟,隨即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模樣,讓阿迪南忍不住輕笑出來,伸指輕彈一下她的額間:「在想什麼?心事全都寫在臉上了。」

呃,自己無意識透露出內心想法的表情啊?

莫妲兒捂著額頭乾笑了幾聲,正想找理由時,不遠處傳來一聲叫喝聲。

「喲,前面兩位等等我──咿嚕。」

聽到男子的呼喊聲,兩人回過頭一看,他渾身濕撘撘地向他們奔跑而來,雙手還不時轉扭著一樣濕的上衣。

等上衣擰乾後,男子豪邁地甩到赤裸的背上,笑道:「怎麼樣?老兄,這樣有符合你的要求吧?咿嚕。」

阿迪南打量了下男子,似乎是在檢查男子是否有聽話將身體清洗乾淨,確實注意到他和一開始所見的邋遢模樣有明顯落差,讓人不會對男子產生排斥感。

「馬馬虎虎,勉強算你通過。」

「謝啦!咿嚕。」

男子愉快地跟上腳步,嘴裡還不時哼著怪異的旋律,有時還會甩甩上衣想讓它快速涼乾,讓一旁偷偷觀察男子一舉一動的莫妲兒終於受不了好奇心,開口問道:「那個,我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不曉得該怎麼稱呼你呢?」

男子一臉恍然大悟,拍拍自己的腦袋道:「瞧我這個笨腦袋,沒有小姐的提醒,我還真的忘了這件事!叫我莫拉克就行了,咿嚕。」

「莫……拉克?」莫妲兒睜大雙眼,喃喃的說。

「是啊,小姐妳呢?咿嚕。」

「我叫莫妲兒,姓莫名妲兒,你也是一樣姓莫嗎?」

對於同樣都是莫開頭,莫妲兒對他顯得特別親切。

「不是,咿嚕。小姐大概還不曉得熊族的姓氏是又長又難發音,我怕小姐的舌頭會打結,還是只記住名字會比較好,咿嚕。」

「……瞭解。」莫妲兒有些失望地低頭。

莫拉克來到阿迪南身旁問道:「老兄,該怎麼稱呼?咿嚕。」

阿迪南瞥了他一眼:「阿迪南。」

聞言,莫拉克表情明顯愣住,雖然剛剛有猜出他的身份,但實際確認之後,還是免不了驚訝的說:「王?沒想到真的是你,那麼小姐不就是……」

阿迪南眼神中帶著詭譎的暗沉,淡淡的說:「有問題嗎?」

「沒有,咿嚕。」

莫拉克識相地閉上嘴,心裡卻是疑惑他們怎麼那麼早就在進行認證考驗?按理說時間還沒開始……

沒注意兩人古怪的地方,莫妲兒發現遠方的路旁各放一個大型鷹圖騰的木雕,順著木雕之後的景象是經過人工整齊切過的石塊所排列的道路,非常有來到小木屋度假勝地的感覺。

花了許多天的時間終於看到有關鷹族的相關指標,她免不了興奮地向前奔跑,還不忘回頭朝阿迪南道:「你看!阿迪南,那是不是代表我們到了鷹族?」

此刻,莫妲兒快到達異常高大的樹林通道時,她耳旁突然傳來的急促聲音。

不要過去!

莫妲兒愣了下,緩緩停下腳步,困惑地回頭望向正朝她奔來的兩人。

就在這時,她感覺到上方傳來頭皮發麻的感覺,抬頭一看,一名年約十八歲的少年從樹上跳了下來,手中還持有著利刃往她的方向刺來。她忍不住放聲尖叫,嚇得跌坐在地上,下意識伸出雙手想擋住致命一擊。

忽然間,她聽到一聲悶哼,少年像是撞上一道無形的牆,接著失去平衡地直往她身上一撞,雙雙倒地。

她吃痛地想爬起身,卻發現雙腳動彈不得,抬頭一看,少年整個人跌入她的雙腿之中,其中一手還用力抓著她的胸部,像是慌忙之中想找個東西抓住,姿勢非常曖昧!

瞧見這般曖昧姿勢,阿迪南臉色瞬間露出自家老婆被痞子嚴重調戲的怒意神情,下意識想直接動手殺了對方,隨即回想起自己不能失去理智,得先搞清楚這傢夥的目的才行。

少年好像也很訝異自己竟然會以這種曖昧的姿勢跌落在莫妲兒身上,整個人僵硬地傻楞在原地,忍不住仔細感受手摸到那軟軟的……

下一秒,少年被率先趕到的莫拉克整個抓起來往旁邊一摔,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露出懊惱的神情之後,馬上狼狽地起身,恢復冷酷的模樣。

「又是你這小子!不分青紅皂白就想殺人,鷹族的人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咿嚕。」莫拉克一邊扭動著筋骨道。

「鷹族不歡迎外族,特別是女人。」少年冷漠道。

語畢,少年手持著匕首以極快的速度奔跑到莫妲兒身旁用力一劃,她感覺到頸部傳來冰涼的硬物,剎那間,少年再度被莫拉克勇猛迅速的反擊跌倒在地。

「小姐,別發呆啊!這小子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竟然針對妳一人在攻擊,為了妳的生命著想,我勸妳離遠一點,咿嚕。」

莫拉克好心提醒,讓有些狀況外的莫妲兒終於回過神,當她正起身要跑向阿迪南時,脖子傳來一陣刺痛,伸手一摸,哇勒!竟然流血了。

這才知道剛才要不是莫拉克即時救了她,現在的她別提要去代替娜雅接受認證,早已經是刀下亡魂,一個熱騰騰又新鮮的屍體了。

阿迪南看見莫妲兒頸部流出血來,剛剛所隱忍的怒意瞬間爆發出來。

金色眼眸亮起了金光,一股強大的氣流從他身旁刮起,忽隱忽現的細小金色光芒緩緩落下,讓曾見過這景象的莫妲兒馬上知道阿迪南生氣了。

因為她看到「井」字已經實體化了……

在眾人震驚阿迪南的氣勢時,他伸出右手朝少年一指,原本還想起身繼續攻擊的少年突然露出驚訝的表情,語氣有些慌的說:「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何我的身體動不了!」

莫妲兒訝異地望著阿迪南,這一招,不是她第一次遇到夏德拉的時候被困住的招式嗎?果然是雙胞胎,連會的招式也一模一樣。

夏德拉是阿迪南的雙胞胎弟弟,一樣擁有大神的血脈,不幸的是,雙胞胎在這個世界被稱為「詛咒的雙生子」,也因此夏德拉被長老院逐出中央,成為異族之長,長期與阿迪南對立。在僅有的幾次接觸裡,莫妲兒對夏德拉的印象其實並不很好……

這時候,阿迪南已經走到少年面前,居高臨下看著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少年,揚起燦爛到接近陰森恐怖的笑容,口氣卻一反平常的慵懶,異常嚴肅道:「愚蠢的傢夥,你可知方才的行為可直接讓你受死?」

少年不畏懼阿迪南身上所散發的強烈氣勢:「我只知道鷹族不歡迎外族,尤其是女人,更是會帶來鷹族危機!」

「危機?我看是你自己帶來的吧!」阿迪南冷哼一聲,「你可知道你所攻擊的人是誰嗎?」

「只是普通的女人罷了。」男子冷漠道。

「呵,鷹族都像你那樣辨識不出自己該尊敬的主人?」

少年皺起眉頭,目光緩緩移到阿迪南身上,當他對上阿迪南的金色眼眸,原本堅定的表情產生了變化,顯得有些不可置信地驚呼:「大神血脈!」

聞言,阿迪南隨意揮動右手,下一秒便聽見少年發出悶哼痛苦的聲音:「既然認出我是大神血脈,那你可知道她是誰?」

少年這才正視莫妲兒,她正拿著手帕壓住頸部傷口望著他,似乎不太理解為何自己要攻擊她。

此時,他注意到她袖口微微露出的里迦瓦大神巫女證明,臉色也變得更加蒼白。

「……大神……巫女。」少年艱難地回答。

「那你可知自己該面對什麼樣的懲罰?」阿迪南面無表情的說。

少年低下頭,緩緩道:「只有死亡才足以彌補我所犯的大罪。」

「很好。」阿迪南伸出右手聚集的金色光球,垂下眼簾,「有什麼遺言想交代?」

少年沉默了會兒,道:「我犯下如此重大的罪行,已經沒有資格可以要求什麼,但……我只希望王別將這個大罪降於無辜的鷹族。」

「不可能。」阿迪南斬釘截鐵的回答,他將右手移到少年面前,緩緩的說,「打從你傷害大神巫女開始,你和鷹族就得接受我的憤怒。」

少年似乎非常後悔,但也不敢辯駁,只露出一副深深自責的表情。

在一旁聽著兩人對話的莫妲兒被這種懲罰嚇得有點反應不過來,雖然剛剛她差點被殺,但是,那是出至於對方不曉得她的身份才這麼做,如今他坦承自己的過錯,應該不至於要他死吧?

眼看著阿迪南手中非常危險的金色光球要埋入對方體內,莫妲兒趕緊出聲阻止。

「等等,別殺他!」

阿迪南眉頭皺了下,不滿意莫妲兒在這個時候阻止他。

「他已經認錯了。」

「認錯不代表可以赦免他的罪行,他必須接受他的懲罰。」

「那就給他其他懲罰就行了,不需要奪走性命吧?再說,我也只是劃傷而已。」莫妲兒蹙著眉替對方說情。

「傷害大神巫女的罪行,除了死,還是死。」阿迪南冷漠道。

莫妲兒發覺阿迪南聽不進自己的勸說,一心想殺人的模樣,令她非常火大的說:「夠了!」

阿迪南怔怔地看著莫妲兒,有點意外她會為此事發火。

莫妲兒一臉嚴肅地看著他:「阿迪南,你別忘了我的身份。如果你真為這件事將他殺死,我這輩子絕對會後悔答應接受認證的事情。人命是很寶貴的,別這麼輕易奪走脆弱的生命,好嗎?」

聞言,眾人露出不同的表情望著莫妲兒。

少年一臉訝異,沒想到自己會遇上這麼幸運的事情,打從那件事發生,他已經很久不曾被人求情了。能被大神巫女親自求情,對他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來說,實在太……不切實際了。

伊格鷹神,如果他能夠得救,哪怕是死亡,他願意為她付出一切。

反觀莫拉克則是挑了下右眉,像是發現了新奇的事物般打量著她。

至於阿迪南,在沉默了一會之後,緩緩的說:「妳的意思是……後悔選擇了我?」

莫妲兒愣了下,發現阿迪南誤會她的意思,連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希望你別這麼輕易殺人。」

阿迪南靜靜地凝視了她好一會兒,收起手掌的金色光球,朝少年身上虛空抓了一下,便頭也不回地來到她面前,想看清楚她頸部的傷口。

少年像解脫般癱軟地上,不一會就來到莫妲兒面前伏地趴跪且恭敬地道:「在下馬薩庫.馬哈,是鷹族長索魯.馬哈最小的兒子,實在非常感謝大神巫女的慈悲,留下馬薩庫這條性命,馬薩庫向伊格鷹神發誓,從此刻起,無論是生或死,願為大神巫女奉獻馬薩庫的所有一切,馬薩庫會盡全力完成大神巫女的心願。」

聽完馬薩庫的誓言,莫妲兒不太自在的說:「請起來,這只是個小事情,別在意。」

所有人愣住地看著莫妲兒,似乎對於大神巫女會這樣說而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

莫拉克笑咪咪道:「老兄,你選了一名很特別的巫女,咿嚕。」

馬薩庫有些無助地望向阿迪南,只見阿迪南不太滿意說了句「起來吧」,便拉著莫妲兒到一旁包紮傷口,不願再多說些什麼。

很顯然,阿迪南將會永遠記住這件事,不可能對他有什麼好臉色。

經過阿迪南細心包紮,莫妲兒覺得頸部的痛楚已經沒有那麼痛。而為了表示歉意和賠罪,馬薩庫自願成為僕人之事被她拒絕了,但是……

「我的命屬於巫女大人。如果您不願接受我,我自願將這條命歸還給您。」

說到這,馬薩庫還真拿刀抵住脖子打算自殺。

無奈啊!她只好接受馬薩庫成為自己的僕人,以防這傢夥動不動就想將得來不易的「命」還給她。

不過,也是有好的收穫,既然馬薩庫是她的僕人,又是鷹族的「在地人」,由他親自帶領大家進入據說氣氛很糟糕的鷹族領域,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吧?

「馬薩庫,我能問你問題嗎?」

「是,請說。」

馬薩庫非常恭敬地說,簡直像軍人般地回答。

「為什麼你會這麼堅持要攻擊女性?還有沒有即時認出阿迪南的身份呢?」

馬薩庫沉默了下,緩緩道:「這要從前陣子發生的事開始說起……」

從馬薩庫口中得知,他沒有即時認出阿迪南,是因為從未接獲大神血脈到來的通知,而當時他專注想攻擊「女性」,所以才沒有注意到阿迪南那麼明顯的特徵。至於排除外族的人的原因,則是鷹族一年一次的獵狩季要到了。

由於獵狩季嚴禁女子參與,從外地傳來的消息又說有外族女性打算破壞,所以他們對外族特別防備,以免破壞規矩,讓整個獵狩失敗。

還有另一個會讓鷹族人緊張的原因,是任職二十五年的鷹族長即將退位了。

依照里迦瓦大神的規定,每隔二十五年,身為繼承風之元素的鷹族長得選出下一任繼承者,剛好鷹族長退休的時間是在獵狩季,所以鷹族長特別提出一個條件,今年獵狩季表現優異者,將有機會繼承族長之位。

聽聞這個消息的鷹族男性當然是躍躍欲試,可是就在鷹族長通報完鷹族同胞後,卻在當晚失蹤不見了,讓不少人擔憂獵狩季是否能正常舉行。

由於每年的獵狩季必須要由鷹族長親自主導,且絕不能隨便請人代理。萬一人選不佳而穢瀆了依格鷹神,就會無法順利獵到好的獵物,導致獵狩季的失敗。

聽到這,莫妲兒開始想像一堆人準備到森林裡打獵的情況,雖然很想去湊熱鬧,但是一想到隨時會遇到危險,還有禁止女性參與的規定,對打獵的好奇心降低了許多。

不過,馬薩庫的解說,讓一旁的阿迪南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猜不出他現在在想什麼。

非常好奇阿迪南現在的想法,莫妲兒悄悄地來到他身旁,小聲的說:「你在想什麼?」

阿迪南瞥了她一眼:「妳沒發現奇怪的地方?」

「呃,哪裡奇怪?」莫妲兒歪著頭問。

莫拉克來到莫妲兒身後:「小姐,老兄的意思是說,既然要將族長之位傳給下一任族長,為何要公佈這種多餘的條件?咿嚕。」

對於這個疑問,莫妲兒不以為意:「表現優異者可繼承下任族長之位,這不是很公平的作法嗎?」

莫拉克有些訝異的看著她,喃喃道:「繼承族長之位,伴隨著繼承元素之力。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麼承受元素之力所帶來的強大力量,一個沒弄好,很容易讓人七孔流血死掉的,咿嚕。」

「咦,是這樣嗎?」她可真沒想到繼承族長之位是要賭命。

「本來就是了,咿嚕。如果接受這股力量的人沒有堅定良好的心靈,除了死亡,也很容易受到邪神影響,咿嚕。」

「原來如此。」莫妲兒理解地點點頭。

沒想到族長之位除了要賭命,心靈也要跟著堅定良好,難怪莫拉克會說那位失蹤的鷹族長做了多餘的事。

阿迪南眼中閃過一絲詭譎:「莫拉克,你對族長的事情還蠻清楚的嘛,這跟你的身份有關?」

「沒啦!老兄,我只是剛好有聽過熊族長提過這方面的事,所以稍微知道一下,咿嚕。」莫拉克搔癢著頭的說。

「喔?是這樣啊。」阿迪南微瞇著眼,揚起古怪的笑容直盯著莫拉克。

「哈哈,是呀!咿嚕。」莫拉克非常直爽地笑道。

見兩人之間的互動似乎開始產生某種異樣氣氛,莫妲兒困惑地想,總覺得他們之間好像在互相刺探著對方,是她的錯覺嗎?

此時,莫妲兒的目光對上之前吸引她的鷹木雕,小跑步地來到木雕面前仔細觀賞,這時馬薩庫來到木雕前解說:「巫女大人,這是進入鷹族主領域的入口標示,看到此標示代表離到達鷹族內部還要再走一小段路。」

聞言,莫妲兒露出謹慎的表情,問道:「馬薩庫,你所說的『一小段路』是指短距離還是長距離?」

不是她愛計較路途長短的問題,而是她在這一趟路途中不知被阿迪南騙了多少次。每當她想問他到鷹族的路還要花幾天時間才能走到時,他總是會說「不會很多天,一下子就到了」之類的話,結果呢?只會讓她更懷念原來的世界所擁有的高科技交通產物啊……

「天黑之前就可到達,請不用擔心。」

「天黑之前啊……」

莫妲兒望向已經呈現昏暗的天空,無奈地想,真的能在天黑之前到達嗎……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