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順理成章的宴會

 

馬薩庫確實沒有說謊,進入鷹族領域沒多久,就能看見了一棟棟建築物。

見狀,莫妲兒不禁對眼前的景象有了些奇妙的感受。原以為鷹族的建築物會跟中央的石頭堆疊建造出具有獨特部落式建築風格一樣,沒想到會有不同之處。

鷹族的房子跟中央的房子很像,唯一不同的特殊地方在於,鷹族石屋上方會額外搭建一間小木屋,就像是一樓是石頭搭建的房子,而二樓就是小木屋。

當然,要通往小木屋,除了可以爬外頭的樓梯,房子裡頭似乎也有可以往上爬的梯子。

另外,除了鷹族人會跟中央的人一樣會在房子外表塗上奇怪的符號外,每棟房子旁的右邊會放一根微粗的柱子,上面雕刻著一開始進入鷹族入口的時候所見的鷹圖騰木雕。

此時,鷹族人陸陸續續出現在他們面前。

看著不少剛結束工作的鷹族人,莫妲兒好奇地打量他們的打扮。

以明顯相同特徵來說,每位鷹族人都披著一大塊繡有鷹圖騰的四方形綠色布料做為披肩,繫上纏繞多圈的鮮豔腰帶,披肩裡面的上半身衣服繡著幾何圖案,也有比較不一樣的花草圖。

下半身的部份,男女就有差別了。

女性的裙子有點澎澎的很可愛的感覺。反觀男性,基本上是穿著七分短褲,有些男性會穿上短裙,但跟蘇格蘭百摺裙不一樣,不會讓人覺得很女性化。

當初見到馬薩庫的時候,就對他身上打扮感到眼熟。現在看到更多同類型加以衍伸變化的服飾,讓莫妲兒有些想起她是在哪見過了。

憑著腦中的印象,似乎是南美洲某個國家的傳統服飾,記得沒錯的話,那個國家就叫祕魯。

一說到祕魯,就會聯想到他們古老國度──印加帝國。

據說印加人主要信仰是太陽神,所以他們自認為是太陽神的後裔。不過,在這個里迦瓦大陸來說,任何一族都是信仰太陽神,也就是里迦瓦大神。如果將印加帝國的傳說背景套用在大神血脈身上,其實也蠻相似的。

另外,記得他們有個特別的節日叫做太陽節,是印加人為了感謝太陽神每年將陽光賜予大地,會在每年太陽節當天獻上他們的農作物和家畜獻祭給太陽神作為感謝,同時向太陽神祈求未來一年的豐收。

這個部份對任何一個民族來說,都是必定舉行的節慶儀式,如同鷹族的獵狩季的意思是一樣的。

望著每位鷹族人肩上站著大小不一的老鷹,她不禁好奇的想,之所以叫做鷹族,原因就在每個人都養著一隻老鷹?但是,看他們並沒有穿特別防護的裝備……被老鷹的利爪一抓,肩膀不是會受傷嗎?

想到這,莫妲兒不自覺喃喃自語:「難道這裡的老鷹不太一樣?」

聞言,莫拉克露出古怪的表情:「小姐,瞧妳的模樣,似乎第一次見到鷹族人?咿嚕。」

莫妲兒乾笑地說:「嗯,是呀。」

「喔?」莫拉克發出耐人尋味的聲音,目光不自覺移到阿迪南身上。

明白莫拉克的質疑,阿迪南選擇忽略他,淡淡地解釋:「這裡的鷹和野生的鷹不一樣,每個鷹族人出生時,會有一顆鷹蛋伴隨著新生兒出生時刻一起誕生,而那一顆鷹蛋象徵鷹族人的身份。如果新生兒出生時沒有鷹蛋,那就表示這名孩子不屬於鷹族,將會被趕出鷹族。」

「……為什麼?」莫妲兒忽然覺得鷹族的人好殘忍。

「回巫女大人,鷹和主人的生命是相通共有的,也是里迦瓦大神在創世之初贈與鷹族人的禮物。如果新生兒沒有鷹,很容易被當成異族,所以身為鷹族的人一定要有鷹。」馬薩庫一旁補充解釋。

莫妲兒皺起眉頭,里迦瓦大神到底在想什麼啊?竟然將人的生命和鷹共通,還說是贈送鷹族人的禮物?怎麼想都覺得擁有鷹這才是容易被當成異類吧!

如果有人對鷹族的人產生殺意,那麼只要瞄準對方身上的鷹將以殺死,主人不就得跟著一起死掉?

正如鷹在人在,鷹亡人亡的道理……是嗎?

這實在太危險了。

這時,所有鷹族人肩上的鷹忽然飛離了牠們的主人,紛紛飛到莫妲兒一行人面前。

看似在阻擾他們繼續前進,事實上卻是做出眾人意想不到的事,那就是──展開雙翼趴倒在地上向莫妲兒膜拜。

這、這是什麼情況?

所有的鷹竟然做出絕對不可能會是動物能做出來的行為,而且還是對她膜拜,這要是錄影起來公佈在原來的世界,一定會被人認定是用電腦動畫做假的!

想到這,莫妲兒決定轉移位置看看,說不定那群鷹膜拜的對像是阿迪南而不是她。

但是,當她移動了一步,鷹群也隨著她的方向一起移動了一步。見狀,她不死心地移動了幾步,還特地躲到阿迪南身後,試圖逃避鷹群誇張的行為,可惜結果一樣。

騙人!這一定是幻覺,一定是!

她慌張地望向阿迪南,見他一臉忍著笑意卻又不想解釋這個情形,她只好轉向馬薩庫和莫拉克,卻看見他們露出非常經典「目瞪口呆」的標準表情。

看來鷹群的行為,在他們眼中也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但是,再這樣讓鷹群繼續膜拜她,絕對會讓他們受到鷹族人的矚目。

此時,所有在場的鷹族人已經將莫妲兒一行人團團包圍,眼神充滿敵意,警戒地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對外族散發出濃厚的防備心,正如馬薩庫一開始所展現的態度一模一樣。

一名中年人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臉上的敵意並沒有像其他人來得那麼強烈,反而一臉好奇地望著他們。

「馬薩庫,這幾位是?」

馬薩庫敬禮道:「這兩位是大神血脈和大神巫女,是為了即將到來的百年之初儀式而來。」

聞聽到「大神血脈」及「大神巫女」的身份,所有人露出驚訝的表情,頓時,驚呼聲此起彼落地響起,同時窸窸窣窣的耳語聲也在人群之中響起。

「太突然了,身份高貴的人來到鷹族,咱們卻沒有接到消息,要是招待不周,兩位大人一定會對鷹族產生不好的印象!」

「現在開始準備宴會不曉得還來不來得及呢……」

「啊啊,看吶!那雙耀眼的金色眼眸,就是大神血脈的證明,望著大人的雙眼,彷彿看見里迦瓦大神的降臨啊。」

「大神血脈在這時候出現,也許是伊格鷹神給予我們轉機的機會。」

「喔~是王,是王親自來到鷹族啊!」

「瞧,大神巫女的模樣多麼聖潔美麗,白皙的肌膚,配上她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真可愛!感覺她的年紀好像才十四歲的樣子。」

「是啊,巫女大人真可愛。」

「想不到王是如此俊美的男子,要是能陪伴在他身旁好好服侍,一定很幸福。」

聽到這,莫妲兒忍不住望了阿迪南一眼,服侍他會很幸福?哈哈哈……她可不敢保證。

還有那個說她看起來才十四歲的傢伙,她已經滿「十六」歲了好嗎?至少她該發育的地方都有正常成長!

中年人當然也有聽到這句話,他尷尬地笑了笑,向阿迪南鞠躬。

「歡迎吾王親臨鷹族,在下是貝卡瑞,是鷹族的長老。方才沒能好好出來迎接您實在非常抱歉,為了表示賠罪,鷹族將會獻出最珍貴的『科特雅果酒』,希望您能接受這份禮物。」

一聽到「科特雅果酒」,阿迪南和莫拉克的表情有了些許喜悅,似乎能品嘗到這個珍貴的酒是件難得的事。不過,對莫妲兒來說,酒這種東西是敬謝不敏啊!

她是很容易喝醉的人,就連吃燒酒雞也會醉,曾聽說過別人形容她喝醉的模樣,簡直像白目死小孩般的欠扁。

雖然她對這種形容非常不認同,不過那些見過她酒醉的人,基本上都會對她本人改觀,還會拍著她的肩,語重心長的說:妳還是別喝酒好了,不但會引起別人犯罪心理,更容易陷害大家被員警抓走,還得扣上危害社會善良風俗這條罪名。

這些罪名還算委婉些,最大的指控是──會被她活活氣死!

面對這種勸導,她還是很好奇自己酒醉的模樣真有那麼糟糕嗎?下次有機會自行錄影蒐證,或許就能明白大家為何不願讓她看見自己酒醉畫面的原因。

「鷹長老如此盛情,我接受這份珍貴的禮物。」阿迪南微笑道。

「感謝吾王。那麼,現在得趕快安排大人的住宿,瞧您的樣子,應該很疲累了吧?不知您是否願意到寒舍住呢?順便讓族人有時間準備一下宴會的料理來招待您。」

聞言,馬薩庫建議道:「長老,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安排吧!另外,等宴會準備好,再請人通知我們,而您可以向大哥他們報備一下,這樣至少不會為難您的立場。」

貝卡瑞略思索了會兒,似乎認同馬薩庫的建議,對阿迪南歉意的說:「很抱歉,我都忘了得將您到來的消息稟報給代理族長,馬薩庫會安排舒適的地方供大人您休息,不知大人您是否願意接受這個提議?」

「無訪。」阿迪南不在意的說,彷彿在哪裡休息都無所謂。

「那麼,馬薩庫,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理。」

說完,貝卡瑞向阿迪南他們點頭致意之後,便轉身向其他族人交待事情。

眼看著眾人無視趴倒在地上的鷹群,打算各自進行緊急任務狀態,莫妲兒無奈地嘆了口氣。

「那個……可以處理一下我的問題啊?」

聞言,貝卡瑞疑惑地望向她,微笑道:「巫女大人,請問有什麼吩咐?」

「能不能請這些鷹別再對著我……」莫妲兒苦笑的指著依然對著她膜拜的鷹群。

貝卡瑞會意地笑了出來,他向鷹群吹了聲響亮的口哨,趴在地上的鷹群像,各自飛回主人身旁。

見狀,莫妲兒終於鬆了口氣,微笑道:「謝謝長老。」

「小事一樁,巫女大人可以直呼我貝卡瑞,不需要稱呼我長老。」貝卡瑞輕笑的說,「那麼,在下先告辭了。」

貝卡瑞離開沒多久,馬薩庫詢問的說:

「離宴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不知兩位大人是要參觀一下鷹族,還是要休息一下呢?」

「休息。」

「參觀!」

兩人同時說了不同的選擇,讓馬薩庫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莫妲兒乞求地望著阿迪南,希望他能夠接受自己想參觀的主意。

好不容易來到鷹族,能看多少地方風俗就看多少,她可不希望將時間浪費在休息上面,免得突然完成了風之認證,又得開始趕路到下一個地方了。

無視莫妲兒閃亮亮的雙眼,阿迪南淡淡地說:「妳之前不是說很累嗎?」

聞言,莫妲兒無法反駁這句話,失望地垂下頭。

因為她確實說過這句話。

馬薩庫見她一臉失望地被迫接受「休息」的可憐模樣,心中莫名冒出一絲捨不得。

他抿了抿嘴,提議的說:「大人,我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不但可以參觀又不會耽誤休息的時間。只是住的地方要更換,不曉得您是否願意……」

阿迪南注意到莫妲兒眼神中燃起希望,他拍拍她的頭,暗示別抱太大希望。

「說來聽聽。」

「這個地點是通往鷹族各個重要地方的交接路口,到哪都很方便,只是這個住處不太適合讓兩位尊貴的身份居住。」

「只要有溫暖舒適的床可以休息,住哪都無所謂吧?」

莫妲兒實在不解馬薩庫為何在意身份的問題。

馬薩庫躊蹴了下道:「因為那是我家……」

「唔……住你家會不方便嗎?」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不、不會不方便,只是我的身份沒有資格讓兩位委屈自己……」

說到這,馬薩庫有些自卑地垂下頭,似乎開始後悔自己怎麼會提出這種主意。

察覺馬薩庫的細微變化,莫妲兒趕緊出聲安撫的說:「馬薩庫,我和阿迪南在來鷹族的路途中,天天夜宿在野外,現在只要有床可以睡就很滿足了,怎麼會覺得委屈呢?別太在意自己的身份,好嗎?」

說完,莫妲兒望向阿迪南,希望他能夠說幾句安慰的話。

原本不打算說話的阿迪南,在看到莫妲兒的堅決表情時就知道,要是他敢出聲拒絕的話,她絕對會直接無視掉,然後住進馬薩庫家。

這種事,他怎麼可能會讓它發生!不悅地怒瞪了下馬薩庫,阿迪南生硬的說:

「要就快一點帶路,再拖下去時間就不夠了。」

得到認可,馬薩庫暗自鬆了口氣,道:「那麼,請跟我來。」

***

正當馬薩庫帶領著莫妲兒一行人往住處方向前進時,先行離開的貝卡瑞來到鷹族最重要的集會地,向一樣收到緊急招集的風部貴族報告剛剛所發生的大事。

「長老,你說大神血脈和巫女親臨鷹族了?」

聞聽貝卡瑞所帶來的消息,相貌較為粗曠的青年驚訝的說。

「是的,兩位大人確實抵達了鷹族,目前是由馬薩庫接待他們。」貝卡瑞點頭的說。

坐在椅子上的年輕男子困惑道:「真奇怪,這麼重要的大事,為何中央沒有通知我們?」

「也許王有什麼苦衷吧!」貝卡瑞回想著見到阿迪南的感覺,「瞧他的樣子,有點像是瞞著中央長老院私下進行百年之初的儀式。」

聞言,相貌粗曠的青年眼神閃過一絲異樣,隨即恢復原狀道:「我想,不管大神血脈有什麼苦衷,他會在這麼重要時刻出現,或許是伊格鷹神為我族帶來新的旨意,也是避免獵狩季失敗的轉機。」

「巴拉庫,你的意思是說……要大神血脈代理族長之職?」一名氣色不是很好的男子訝異的說。

「沒錯,羅克,我確實是這個意思。大神血脈是里迦瓦大神的後代,是擁有神之血脈的人,唯有他才有資格代理族長職位元。」被稱作巴拉庫的青年點頭道。

「可是,這種事歷代獵狩季未曾發生過啊!要是伊格鷹神不滿我們讓大神血脈代理族長之職,我們一整年的收獲會很不好啊!」坐在椅子上的年輕男子擔憂道。

「塔茲,如果這種事發生,我想,這名大神血脈很有可能是假的。」

「大神血脈怎麼可能會是假的?!長老不是也確認他的特徵了嗎?」被稱作塔茲的年輕男子激動的說。

「這個消息並不是很多人知道。」

巴拉庫似笑非笑的說:「出生這個世上,擁有里迦瓦大神血脈的人並不是只有一個,只是中央長老院硬將另一個大神血脈的人踢除在外。另外,我得到一個消息,據說真正的大神巫女並沒有擁有聖物,而是被異族少女佩戴……你們想想看,這兩個出現在我族的人,真的是大神血脈和巫女嗎?」

眾人一聽巴拉庫的話語,各個露出深思的模樣。

「巴拉庫,質疑大神血脈和大神巫女的身份,似乎不太好吧?」貝卡瑞蹙著眉道。

「長老,我沒有質疑兩位大人的身份,而是這個消息令我不得不這麼想。」巴拉庫無奈道。

「不如這樣好了。」

塔茲提議的說:「我們可以在獵狩季開始前的這段時間好好觀察他們,並且派馬薩庫去找尋他們是假冒的證據,如果能找到是最好的,找不到也沒關係,同時要將大神血脈和巫女抵達鷹族之事讓中央知道,請他們派人來確認身份。」

聞言,眾人挺贊同塔茲的提議,紛紛表示支持。

巴拉庫也認同這個辦法,他向在場擁有最後決定權的貝卡瑞詢問:「長老,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可以,但是不能做得太明顯。不過中央的部份,就請他們配合我們的計劃,以邀請參加獵狩季為理由,來確認他們的身份。」

得到長老的認可,巴拉庫開始分配工作。

「那麼,馬薩庫就交由我來去說明,塔茲和羅克就去找信使傳達給中央長老院消息……最好連里迦瓦大神殿那邊也告知一下,今晚宴會的事,這就要交給長老你處理,可以嗎?」

「當然可以,不過這個部份不能只靠我來處理,其他人也要幫忙啊!」貝卡瑞笑呵呵道。

「沒問題,長老。」其他人紛紛拍胸的說。

貝卡瑞點點頭,便帶著其他人離開集會地。

見長老離開,塔茲向巴拉庫道:「那麼,我們也該去通知中央了,待會見。」

巴拉庫點了點頭,目送塔茲和羅克離開,剩下他一人的集會地頓時感到一絲冷清。

原本應該也要跟著其他人離開的他,卻往集會地內房進入,似乎有比通知馬薩庫還要更重要的事情得去完成……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