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當異世界的女人真幸福

 

經由馬薩庫的帶路,莫妲兒一行人來到了中央廣場。

映入眼中的景象,是以巨鷹展翅的巨大木雕佇立在廣場中央,看著那雕刻出栩栩如生的羽毛,還有那雙瑞利的鷹眼,莫妲兒忍不住讚嘆它的雄偉壯觀。

「好精緻的雕刻啊!」

「熊族也有跟這個一樣大的熊雕刻,咿嚕。」莫拉克一旁說道。

莫妲兒好奇地看著莫拉克:「你的意思是說,每個部族也有一樣大的雕刻?」

「沒錯,那是為了紀念守護神們所建立的雕像,咿嚕。」

「那中央呢?」莫妲兒轉向阿迪南問道。

只見阿迪南指著莫妲兒,神秘一笑:「妳自己就是代表中央的象徵。」

莫妲兒滿頭問號地指著自己:「我為什麼會是象徵?」

「看看妳持有的東西就知道了。」言意之下,就是指著她所戴的里迦瓦大神巫女聖物手鍊。

大概是阿迪南誤會自己的意思,莫妲兒解釋的說:「我不是在問這個,我是在問中央有沒有跟四族一樣的象徵。」

「大神巫女就是代表中央的象徵。」阿迪南牽起她的左手,輕輕吻著手背,「別忘了『附神儀式』的真正目的。」

沒理解「附神儀式」的涵義,收回自己的手,莫妲兒好沒氣的說:「我是指雕像,雕像啊!」

「如果需要雕像的話,大神巫女就不需要存在了。」

莫妲兒無言地看著他,意思是說大神巫女代表紀念里迦瓦大神,跟西藏達賴喇嘛一樣是活佛化身?

真扯!

「……我看,我們還是繼續走吧。」

從中央廣場往右邊數來第二條岔路前進,莫妲兒發現這條路有繼續往高山爬行的情形,而且周圍的景象也有了變化。

原本還有些許樹木的街道和房子,越是往馬薩庫家的路上邁進,越會覺得周圍的樹木和房子變少,漸漸開始荒涼了起來。直到後面,周圍的植物幾乎剩下灌木類、單子葉類等的高山地植物。石道也由人工切齊排列轉為粗糙大石塊。

此時,一陣強烈的冷風迎面吹來,莫妲兒下意識拉著披肩,想抵擋接近夜晚的低氣溫。注意到她的狀況,阿迪南伸手將她摟入身旁,替她擋掉大部份的冷風。

意外的體貼,讓莫妲兒有點害羞地說聲謝謝,莫拉克忍不住吹起口哨,笑道:

「真好啊!可以一起依偎取暖,像我只能單獨一人,默默承受冷風唷!咿嚕。」

莫妲兒紅著臉,不知該如何反駁。只是現在的溫差太大,使她不得不依靠阿迪南的幫忙,才能讓自己免於染上感冒的危機。

阿迪南瞥了莫拉克一眼:「不滿的話,就將你的衣服穿上就不冷了。或者,你也可以跟他一起依偎。」

聞言,莫拉克和馬薩庫互望了一眼,似乎在想像彼此親密地互擁畫面,下一秒各自別開臉,臉色慘白地在一旁乾吐。

見狀,莫妲兒不由得在內心附註,好一個大叔與少年之間的禁忌之戀……噗!

幸好自己不是腐女,不然她很有可能會期待他們做出令腐女臉紅心跳的曖昧動作。

等莫拉克吐得差不多,乖乖地將披在肩上的上衣穿了起來。待他穿好衣服,正好看見不遠處有間獨棟的建築物。

看著那棟房子旁各自佇立著進入鷹族入口時所見一模一樣大的鷹圖騰木雕,並且石屋上方搭建的小木屋旁放了兩根一般石屋旁所見微粗的鷹圖騰木雕,接著在圖騰周圍塗上其他石屋所沒有的使用的綠色顏料繪上幾何符號,明顯感受到此屋子擁有著很特殊的涵義味道。

馬薩庫上前將門推開之後,帶領大家進入大廳,微笑道:「我家到了,待會我會帶領各位到房間放下行李,在那之前請先在大廳稍坐一下,我準備一下熱茶給你們潤潤喉。」

語畢,馬薩庫往內門進去,留下他們自行找地方坐下。

莫妲兒好奇地打量大廳的擺設。這是一間和中央傢俱風格有些不同的大廳,地板是鋪上一大片柔軟的藤墊,墊子上方則擺放一張張矮腳椅。

椅子上放著大小不一的抱枕,樣式有圓筒型或是立體三角型,也有一般常見的四方形,似乎是要讓坐的人自由選擇喜歡的抱枕來墊腰。

早已先坐在椅子上的莫拉克見莫妲兒還在四處觀望,笑道:「小姐沒見過這樣的佈置?咿嚕。」

「是啊,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感覺有點像印度風,但又有南洋風。」

莫妲兒邊說邊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順便將身上的行李解放到一旁。

「印度風?南洋風?那是什麼東西呀,咿嚕。」莫拉克滿頭問號的說。

莫妲兒回過神,連忙改口:「那是在形容這裡和中央的擺設不太一樣,你不必太在意我剛剛的話。」

「喔呵?」

莫拉克微瞇著眼,對她這句話似乎質疑,不過他選擇不追究,一臉興奮道:「呼呼,想不到能有機會品嘗到『科特雅果酒』,真的太幸運了,咿嚕。」

「人家是要請『我們』,並沒有包含你在內。」阿迪南斜躺在椅子上,輕哼的說。

「欸勒~~老兄,話不能這麼說,好東西要多多分享啊!咿嚕。尤其是這麼珍貴的『科特雅果酒』,這只有在祭神、族長交接之日、百年之初儀式之日和老兄你的結婚大喜之日才能品嘗到的鷹族特有的『神酒』耶!咿嚕。」莫拉克握緊雙拳,激動的熱血大吼。

慵懶地打呵欠,阿迪南不理會莫拉克的熱血狀態,朝著莫妲兒問道:

「待會分配房間,妳是要跟我住,還是一個人住?」

……這種問題根本不需要問吧?

「我要一個人住。」

聞言,阿迪南小聲地發出「嘖」的一聲,惋惜的說:

「真是可惜,我本來還想說妳這段時間都習慣睡在我旁邊了,忽然不跟我睡,一定會很不習慣。」

並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莫妲兒內心默默地反駁。

此時,一股濃濃的香氣從屋內傳了出來,正好看見馬薩庫手拿著托盤,上面放著四個杯子,一壺細長的茶壺。他細心地為每個人送上一杯溫熱的茶,並介紹這杯茶的由來。

「這杯茶是鷹族特有的『米亞茶』,可以讓人快速適應此地的氣候變化,對身體虛弱的人來說,還能強化身體健康。」

莫妲兒仔細聞著米亞茶的香氣,感覺有點像奶茶特有的香氣,但又夾雜一絲清香。小喝一口,味道還蠻順口,隨著液體流入體內,她覺得身體開始熱了起來,使她不再感受到當初的寒意。

這點效果讓她小小驚訝米亞茶的功效威力,才喝這麼一小口就可以驅寒,那全部喝光呢?

想到這,她二話不說將杯子裡的米亞茶全部喝光,沒會兒,她後悔自己的衝動了。

一口氣喝光的下場,讓她現在有點覺得腹部像有一把火在燒,而且從舒爽的溫暖漸漸轉變成燥熱,直到最後,簡直可以形容她正坐在火爐前直接體驗一陣又一陣迎面而來的熱氣,卻沒辦法離開去找清涼的風來降溫,那種無可奈何的感受。

下一秒,她瞪大著眼,難以置信地感受下腹出現每到某時期必定會出現生理現象,正以不受控制的方式,失控地猛流出……

「妳怎麼了?」

阿迪南早已注意到她一臉古怪的反應,似乎身體發生了什麼異狀,讓她有這種接近驚慌的反應。

莫妲兒滿臉通紅地望著因阿迪南的話語而開始注意看她的眾人,不禁在內心哀嚎──

這種尷尬的事情她要怎麼開口啊!

眼看著阿迪南來到她身旁打算檢查她的身體狀況時,她猶豫了會兒,才在他耳邊羞愧地說:

「我……我那個來了……」

阿迪南不解的問:「什麼來了?」

「就、就那個來了嘛!」莫妲兒有些著急的說,因為她感覺到裙子已經沾到……

「那個?我不懂妳說的『那個』是指什麼。」阿迪南蹙著眉道。

明白暗示性的話語並不能婉轉表達自己說不出口的狀況,莫妲兒深吸一口氣,哀怨的說:

「我的生理期來了。」

「生理期?」阿迪南很不可思議地看著她,「妳……發情了?」

「……誰跟你說生理期來就是發情了?」莫妲兒同樣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阿迪南皺著眉頭道:「這不是最基本的常識嗎?」

「這哪是常識!」莫妲兒咬牙切齒的說,「還有,我沒有發情!」

「那妳幹麻說生理期來了?」阿迪南稍微鬆了口氣道。

……她不說生理期來了,那該說什麼?這已經夠白話了耶!

阿迪南,你應該要重新學習一下這個常識了。

「總之,我只能說,我現在需要去澡堂處理一下……」

阿迪南還是不懂莫妲兒的意思,不過看她急需處理的模樣,他也沒再多說什麼,對馬薩庫道:

「馬薩庫,你這裡有澡堂嗎?巫女需要淨身。」

「有的,在裡面,請跟我來。」

望向準備帶路的馬薩庫,莫妲兒苦笑的想,只希望裙子別沾得太明顯,不然她會想找個洞自埋。

一起身,她便發覺連椅子上面的軟墊也沾上她急於處理的……

還來不及反應,便聽到眼尖的莫拉克大喊──

「唉呀,小姐,妳怎麼流血了啊?咿嚕。」

「怎麼?啊,巫女大人,您受傷了!我馬上請巫醫過來。」馬薩庫慌張道。

阿迪南則露出困惑的表情,這就是她急得想處理的「生理期」?怎麼跟他所知的情況不一樣……

難不成,這是屬於她的世界當中,女性最正常的生理期反應?簡直跟受重傷沒兩樣,看起來好危險。

莫妲兒渾身僵硬地瞪著軟墊上的「血跡」,然後強迫自己面對三名男性,尷尬解釋。

「別慌,我沒有受傷,只是剛好生理期來了,所以……」

說到這,她忍不住內心吶喊:為什麼她得解釋這種事情啊!看著他們滿臉問號的模樣,她超想馬上挖洞自埋啊啊啊──

馬薩庫像第一次見識到生理期的情況,好奇地問:「女人的生理期來會流血嗎?」

「不曉得,從沒見過這種事發生。老兄,你有遇過嗎?咿嚕。」莫拉克摸著下巴思索。

阿迪南搖搖頭道:「不曾遇過。」

莫妲兒無言地看著他們,阿迪南沒常識就算了,怎麼連他們也一樣?

難道說,異世界的男人對女性的生理期的知識還不是很普遍?

瞧他們一副期待更詳細解說,這叫她該如何解釋……

想到這,莫妲兒忍不住抬頭望著天花板無奈嘆氣,她真的開始懷疑這個異世界的女人是怎麼瞞過這些男人……有機會她一定要找人問個清楚。

看著依然期待詳細解說的男人們,莫妲兒無力的說:

「拜託,別露出這種眼神了……我現在很需要清理。」

見莫妲兒不想解釋,他們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馬薩庫道:「那麼,請跟我來。」

莫妲兒點點頭,祈求自己這種囧狀別再繼續下去了。

喔,對了!那個軟墊她也要拿來一起洗一洗,免得馬薩庫尷尬,自己也覺得很奇怪。

沒會兒,將莫妲兒送入澡堂後,阿迪南對著馬薩庫道:「你能準備一套乾淨的女性服裝嗎?」

「當然可以,我現在馬上就去準備。」

語畢,馬薩庫快速離去,留下兩人在澡堂門口互望。

良久,莫拉克緩緩地開口:「老兄,現在我們要幹麻?咿嚕。」

「品茶。」

阿迪南丟下這句話,便自行往大廳的方向前進。

***

正以極快的速度前往服飾店的馬薩庫,在經過街巷轉角時,一隻鷹忽然迎面飛來,一見到那隻鷹,他的表情露出一絲驚訝,隨即跟隨著鷹往服飾店相反的方向前去。

過了一段時間,他看見鷹飛進一處陰暗樹林裡,跟隨的動作立即停止,恭敬地朝暗處道:

「大哥,您找我有事?」

此時,手持著方才出現的鷹,巴拉庫從暗處緩緩地走了出來。

「弟弟,大哥有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去執行。」

「大哥請說。」

「幾天後,中央會派人來確認大神血脈和巫女的真實身份,我要你利用這幾天的時間,去找出兩人身份的真偽。不管是好還是壞,一有發現消息,立即向我報告。」

沒料到是這種任務,馬薩庫遲疑的說:「大哥,您在懷疑兩位大人的身份?」

巴拉庫搖搖頭道:「我是在以防萬一。」

「此話怎說?」

「獵狩季快到了……咱們父親卻不見蹤影,再這樣下去,今年的獵狩一定會失敗。如果來的人是真正的大神血脈,我想,他應該有資格代替父親主持獵狩季開始的儀式。」

馬薩庫沉默片刻:「大哥,您應該很清楚歷代獵狩季的儀式只有鷹族長才能主持,請王來代替父親……恐怕會讓儀式失敗啊!」

「你現在是在質疑我的決定?」

馬薩庫一愣,連忙低頭道:「不敢。」

「那就不要遲疑,快去找出他們的真面目。」巴拉庫有些不滿意的說,「別忘了當初的誓言,下次再讓我知道你質疑命令,絕不會再有人替你求情了。」

「……是。」

巴拉庫揮揮手,示意退下。

馬薩庫恭敬地行禮後,轉身快速離開。

望向馬薩庫離去的方向,巴拉庫轉身朝暗處道:「這樣的安排,您滿意嗎?」

沒有任何回應,巴拉庫露出一絲苦笑,便往暗處走了進去。

***

經過一陣手忙腳亂之後,站在浴池旁的莫妲兒,正非常苦惱地看著放置一旁的衣服。

從中央帶來的乾淨衣服早在兩天前就穿完了,身上這一套是最後較乾淨的衣服,如今沾上了經血,要拿來洗的話,又不可能馬上乾,不洗,衣服一定會殘留血跡,這樣這套衣服就毀了。

無奈嘆了口氣,莫妲兒拿起一包衛生棉準備拆來使用,這時身後多了一隻手拿走她手中的衛生棉,回頭一看,阿迪南一臉好奇的看著衛生棉。

「這是什麼東西?摸起來滑滑的,真特別。」

莫妲兒僵硬地看著他:「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拿衣服給妳。」

「咦?」莫妲兒注意到阿迪南手裡抱著一些衣服。

阿迪南將衣服放到一旁的小桌上。

「剛剛就在房外叫了妳很多聲都沒反應,還以為妳出了什麼事,就直接進來看看妳的情況,順便將衣服拿給妳。」

說到這,他打量了一下莫妲兒的身材,注意到她的胸口竟然沒有出現太陽印記,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莫妲兒順著他的目光低頭一看,馬上大聲尖叫,並快速拿起一旁的衣服遮住身體。想到自己被看得一清二楚,羞愧的心情瞬間湧出,漲紅著臉怒罵:「你這個變態!快給我出去!」

阿迪南對她的怒罵不以為意,挑起她的下顎,輕笑道:「又不是沒見過妳的身子,害羞什麼?」

「這跟害不害羞無關!」

莫妲兒急著想趕快穿好其中一件衣服,卻被阿迪南一手扯開,推到牆邊動彈不得,只見他金色瞳孔發出耀眼的金光,右手輕觸著胸口他親手刻下太陽印記的位置,緩慢撫摸。

不知他的企圖,莫妲兒慌亂地用手遮住重要部位,道:「放、放開我。」

「噓,別動。」

語畢,阿迪南竟然彎下身低頭輕輕吻著太陽印記的位置,嚇得她不知該推開他,還是該放聲尖叫。

下一秒,她感覺到從阿迪南親吻的地方開始傳來一陣酥麻,不禁令她意識產生暈眩,隨即炙熱的氣息由太陽印記暢通全身,使原本手腳冰冷的她,恢復正常溫暖。

不知何時停親吻的阿迪南,正仔細觀察著莫妲兒胸口忽隱忽現的太陽印記。

按照歷代記錄,大神巫女在接受大神血脈的印記之後,太陽印記會一直顯示在巫女的胸口,可是,眼前的景象卻是忽隱忽現,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幹擾似,不讓它正常展現。

想到這,阿迪南牽起她的手,發覺到原本溫暖的手又開始變冷了。他眉頭又皺了起來,猜想這大概跟夏德拉刻下的印記脫不了關係。

不知阿迪南的皺眉原因,莫妲兒以為他瞧不起自己的身材。此時,她想到自己的經血尚未處理,偏偏這傢夥又不放開自己,不禁哀怨地說:「……阿迪南。」

回過神,阿迪南不解地看著莫妲兒。

「你再不放開我,你的衣服就要毀了。」

阿迪南低頭一看,發現雪白的大腿正流下細少的鮮血,這讓他想起之前的疑問,道:「妳為什麼會流血?」

莫妲兒白了他一眼:「能不能麻煩你先出去等我穿好衣服再問?」

聞言,阿迪南放開了她,卻沒有離開的意願。

莫妲兒表情更哀怨地瞪著他。

「雖然你看過我的身材,但是我還沒大方到讓你看著我清理,麻煩你請『離開』好嗎?」

阿迪南指著她的胸口:「在印記恢復正常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莫妲兒看了一下胸口忽隱忽現的太陽印記,驚訝的說:「咦,我胸口何時有這東西了?」

阿迪南沒有回答,反而挽起衣袖,拿著一瓢水清掉血跡她的大腿,接著將她推入浴池裡面浸泡,雙手放在她的肩上,輕喃著意味不明的話語之後,微冷的水瞬間變熱,使她舒適地感受水的溫暖。

望著白茫茫到幾乎看不清人的臉龐的熱氣飄散整個澡堂,莫妲兒困惑地問:

「你將我推進浴池做什麼?」

「幫妳恢復該有的體溫。妳的身子太虛弱了,沒辦法抵抗夏德拉的印記。」

「……啥?」身體虛弱跟印記有關嗎?

「趁著等印記恢復正常前,可以解釋一下妳的生理期為何會流血?」

莫妲兒狐疑地抬頭看他,深深覺得他問的問題非常奇怪。

「女人的生理期本來就會流血啊,不會流血才奇怪吧?」

阿迪南沉默了下,道:「不,只有妳才會流血,這裡的女性生理期來是不會流血,反而是……」斟酌了下言詞,「熱情,她們對男性會特別熱情。」

所以說,當他聽到自己生理期來,才會很驚訝地說她發情了。那為什麼這裡的女性生理期來怎麼不會有月經?這是代表能孕育新生命的象徵……難道這裡的人生理構造跟她不一樣?

「阿迪南,這個世界的女性是怎麼懷孕啊?」

話一說完,莫妲兒感覺到阿迪南錯愕的情緒,才驚覺自己問錯話,連忙改口道:「我是說為什麼這裡的女性生理期不會流血?」

沒料到她會問到這種問題,女性方面的生理狀況,事實上他知道的不是很多,不過看著她無比認真的眼神,阿迪南只能表情尷尬地教起異世界版的健康教育。

「咳,關於這個問題,我不是很瞭解,最多只知道女性生理期來的時候,代表已做好受孕的準備,而且她們身上會散發出一股誘人的香氣,很容易吸引男人的慾望,所以一般未婚女性生理期來的時候,是不允許她們出現在公眾場合,除非是到了適婚年齡,才允許她們找尋自己的另一伴孕育下一代。」

「……你不覺得這樣的解釋是將人貶低成動物嗎?」

「貶低?」阿迪南古怪地盯著她,「我倒覺得妳的生理期比較恐怖。」

「這又不恐怖。」莫妲兒反駁的說。

「妳像受重傷般血流不止,這樣還不恐怖,什麼才叫恐怖?」阿迪南好沒氣的說。

唔,也對,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經血,也是嚇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要不是她最偉大的母親大人出面解決,她可能會誤為自己得了什麼重病呢!

不過,當她看到自己的雙手已經呈現慘白的皺摺,才注意到自己待在水中很久了。

「阿迪南,你是打算讓我在這待多久?」

「等妳印記恢復正常。」

「什麼才叫正常?」

「等印記完全出現在妳的胸口為止。」

「……你該不會打算讓我待在水裡到它完整出現吧?」

「是啊,有問題嗎?」

莫妲兒突然一邊掙紮地想離開浴池,一邊大叫:「太誇張了!哪有人會在生理期來的時候泡澡啊!」

「妳的體溫太低了,不提高體溫的話,太陽印記不會正常出現,很快妳會承受不住這裡的寒冷。」

聞言,莫妲兒更強烈掙紮的說:「不管它正不正常出現,我再繼續泡下去,皮膚會爛掉啦!」

很不幸的,不管莫妲兒怎麼掙紮或哀求,阿迪南像鐵了心似地強迫她不淮離開浴池,直到太陽印記正常顯示在她的胸口為止──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