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喝錯飲料的後果

 

到了夜晚,貝卡瑞派人通知宴會準備好了,地點就在中央廣場。

前往廣場途中,莫妲兒正氣呼呼地不願瞧阿迪南一眼,更別提走在一起。

反觀阿迪南,他倒是對莫妲兒用絕交的態度感到有趣,就像正在耍彆扭的小孩等著大人來安撫。

事實上,莫妲兒是生氣阿迪南竟然不顧她的意願離開浴池,甚至強迫到將她整個人都淹入水裡,要不是手鍊即時發出光芒救了她,讓胸口的太陽印記正常顯示,她在異世界第二個死因就是溺水而亡!

想到這,她忍不住握緊拳頭,認真地對天發誓:阿迪南,你給我記住!總有一天,我會討回這筆帳!

過了一段時間,莫妲兒抬頭望向繁星閃爍的夜空,打算依靠這些自然景象來幫助自己忘記差點溺死的恐懼。

此時,一旁觀察莫妲兒許久的馬薩庫來到她身旁,輕聲道:「巫女大人,您心情不好嗎?」

「不好。」莫妲兒不開心的說。

馬薩庫眼神閃過一絲詭譎,道:「巫女大人,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改變心情,只是那裡不是一般人可以隨便進去,但……如果是您的話,或許能允許進入。」

「如果是我?」莫妲兒困惑地歪著頭,「不懂。」

馬薩庫瞄了一下阿迪南,確定他沒有注意這邊,偷偷地說:「那是鷹族最重要的幼鷹飼養場,基本上只有專門照顯牠們的育鷹師以及幼鷹主人才可以進去。如果是其他人進去,很有可能會被幼鷹排斥。」

「那你為什麼說我能允許進入?」

馬薩庫垂下眼簾似乎在回憶什麼,語氣異常低沉。

「因為歷代巫女之中,不曾出現像您那樣受盡鷹膜拜的情況,我想您應該可以進入……」

聞言,莫妲兒大概可以理解他的意思。

這種奇特的現象,任誰看了都會認為受鷹朝拜的人一定是身份特殊的重要人士,既然成年鷹都用這態度對待她了,那麼幼鷹應該不會排斥她才是。

「如果您有意願到幼鷹飼養場參觀,我願意帶您去。」

「好啊!只要你不麻煩,我很樂意去。」

「是,在下明後天會找個時間帶您去。只是,這件事不能讓王知道,不然,我怕……」

說到這,馬薩庫有些猶豫該找些什麼理由,讓莫妲兒答應和他單獨去到幼鷹飼養場。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才不會跟他說的,免得打亂我的好心情。」莫妲兒輕哼道。

「謝謝您,巫女大人。」

這時,阿迪南忽然從旁邊冒出,險讓作賊心虛的兩人心臟病發作,他露出優雅的笑容道:

「在聊些什麼有趣的事,嗯?」

兩人很有默契的說:「沒有。」

「是嗎?」

阿迪南瞇起雙眼,明顯懷疑地打量著兩人,最後特別盯著馬薩庫不放。

為了防止被追問剛剛的話題,莫妲兒趕緊轉移話題。

「馬薩庫,目的地要到了嗎?我們好像走太久呢!」

馬薩庫明白莫妲兒的用意,順勢道:「快到了,就在前方不遠處,我先過去通知長老。」

望著離去的馬薩庫,莫妲兒繼續裝作什麼事也沒有,企圖悄悄地遠離阿迪南。

良久,阿迪南右手搭上她的肩,慵懶地說:「你們感情挺好的嘛。」

「呃,沒有。」

莫妲兒冒冷汗地心想,怪了,怎麼這番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阿迪南淡淡一笑,在她耳邊輕喃道:「不管妳和他達成什麼協議,妳要記住一件事……千萬別太相信他。」

莫妲兒瞪大雙眼地看著阿迪南,很意外他會說出這個警告,難道他看出了什麼嗎?

阿迪南輕拍她的頭頂,目光移到前方燈火通明的熱鬧廣場,輕笑道:「到了呢,妳可要趁這個時候好好享受鷹族的熱情,知道嗎?」

說完,阿迪南便和前來迎接的貝卡瑞交談,讓莫妲兒獨自思考他臨走前留下令人猜不透的警告。

***

到了宴會場,彷彿來到以前所參加營火晚會。

望向廣場中央所搭建好的火柱上面烤著巨大山豬,濃濃的香味撲鼻而來,伴隨著輕快音樂及人們把酒歡笑的聲音,熱鬧無比。

走到安排好的位置席地而坐,莫妲兒好奇地看著小桌上的料理,其中造型獨特的雪白瓶子不時飄出甜甜的香氣,讓她忍不住想小嚐一口,隨即想起他們曾提過「科特雅果酒」,心想,這裡面裝的液體該不會是那個「神酒」?

見阿迪南和貝卡瑞聊得很開心,自顧喝著同樣擺放一瓶雪白瓶子裡面的液體,不太像是喝到珍貴的酒該有的反應,大概這只是普通的開胃果汁吧!

為自己倒了一杯,細細小嚐了一口,意外發現這杯果汁非常順口,比喝「米亞茶」還要好喝,她忍不住多喝幾杯,看著在廣場歌唱跳舞的人們,好好感受人們散發出來的歡樂氣氛。

沒會兒,貝卡瑞離去,阿迪南才轉頭看著一旁默默吃著料理的莫妲兒,但是她的雙手卻不時拉扯著衣領,似乎覺得很熱的樣子。

阿迪南輕撫著她的臉頰,發覺她的體溫很高,不解地問:「妳很熱嗎?」

莫妲兒頓了下,緩緩抬起頭,臉頰潮紅地帶著矇矓眼神望著阿迪南,看著他表情怔住,她露出甜美的笑容,主動地倚靠在他身上,手指還不時在他胸口畫圈圈,慵懶地說:「熱,你不熱嗎?」

阿迪南愣愣地看著莫妲兒,對她的行為感到訝異。

平常躲他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行為?雖然有時為了逗她,才會故意用這種方式鬧她,但……現在換她主動,怎麼有種想將她狠狠推倒大玩特玩的衝動?

看他發愣的模樣很好玩,莫妲兒輕笑幾聲,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龐,意外發現他的體溫不高,冰冰涼涼的很舒服,加上他的膚質非常好摸,她忍不住順著脖子往下撫摸,企圖探入他的衣服裡時,阿迪南即時抓住她的手,不讓她繼續摸下去。

他眉頭微皺觀察莫妲兒的異狀,仔細一聞,發現她吐出來的氣息充滿熟悉的甜果香,開口問:「妳有喝了什麼嗎?」

「喝了什麼?」莫妲兒歪著頭,伸手指著桌上雪白瓶子,「那瓶果汁。」

果汁?

阿迪南拿起已經沒了液體的空瓶一聞,這不是科特雅果酒嗎?瞧她的樣子,該不會是喝醉後的模樣吧?可是,這點酒量,根本不足讓人喝醉……她怎麼會變成這副德性?

不知阿迪南皺眉的原因,莫妲兒不太滿意地伸手撫平他眉間的皺痕,嘟著嘴道:「別皺眉,不然難得好看的美貌就要變醜了。」

「……」

這時,莫妲兒又開始拉扯著衣領,似乎熱到受不了,直接將披肩解下,接著動手鬆開衣領,露出白皙的鎖骨,對著自己搧風道:「好熱……」

這個舉動讓阿迪南想起在澡堂見到的身材,加上她因酒醉而顯得嫵媚動人,時有時無地對他眨了眨眼,最後綻放誘人的笑容,使他原本刻意忽略那股引人犯罪的衝動瞬間湧出。

阿迪南渾身僵硬地瞪著莫妲兒,似乎在說: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

此時,一旁的莫拉克注意到兩人的舉動,忍不住哈哈大笑。

「哎喲,老兄,你怎麼一副承受不住的模樣,咿嚕。」

說到這,他一臉怪笑地在阿迪南耳邊道:「該不會你已經忍不住想品嘗小姐的甜美果實了?咿嚕。」

阿迪南瞪著莫拉克,斥駁道:「胡說。」

莫拉克推了推阿迪南,嘿嘿地笑道:「我哪有胡說,看,小姐主動投懷送抱,還用這麼誘人的表情,如果老兄想提早進行最後一個步驟,只要小姐同意,我想大神應該不會那麼介意,咿嚕。」

阿迪南皺著眉望向莫妲兒,這才發現她目光有些呆滯地盯著莫拉克,此時,她忽然伸出伸出纖細的食指,指著莫拉克的鼻子怒道:「你的鬍子,很討厭!」

被罵的莫名其妙,莫拉克摸著自己的鬍子,困惑道:「這鬍子會讓小姐討厭嗎?咿嚕。」

「對,非常討厭!」

莫妲兒認真地點頭,繼續道:「你的眼睛明明那麼好看,臉形看起來又不會太難看,偏偏要蓄像維京海盜的大鬍子,看了就討厭,一點都不養眼。」

「啊?維京海盜?養眼?小姐……我有點不懂妳說的話呢,咿嚕。」莫拉克搔癢著頭道。

「不懂?你看,像他的樣子就非常養眼,而且很合我喜歡的胃口。」

莫妲兒陶醉地捧起阿迪南的臉龐,像在摸珍貴的稀有品般深情凝視。

見狀,阿迪南心裡倒是覺得好笑。

原以為自己的魅力在她身上是不管用,不管誘惑了多少次都沒有太大變化,要不是她喝醉,他根本沒機會可以知道,其實她是喜歡他這種類型,還一副想將他吃掉。

正當阿迪南想回應莫妲兒時,她突然鬆開手,對著莫拉克道:「不像你,被鬍子遮住整個臉都看不出幾歲,說不定你已經四十歲了,才會這麼難看呢!鬍子大叔。」

聞言,兩人非常訝異地看著她,很意外她會說出這種話來。

莫拉克向阿迪南問道:「老兄,我這樣真的很難看,樣子很老嗎?」

阿迪南看了莫拉克一眼,噗哧一聲,笑道:「確實挺難看,很老。」

莫拉克像受到極大的打擊,喃喃自語:「啊……我還以為這樣很有男子氣概……」

不理會莫拉克,莫妲兒目光移到阿迪南桌上的雪白瓶子,像在考慮什麼似,回頭看著好奇她的一舉一動的阿迪南,她拉著他的衣角,怯怯地指著瓶子。

「阿迪南,我可以喝你桌上那瓶果汁嗎?」

如此小心翼翼的可愛模樣,阿迪南忍住想大笑的衝動,輕笑道:「那不是果汁,是酒。」

「酒?」莫妲兒蹙著眉,伸手拿起雪白瓶子低頭一聞,嘟嘴的說,「你騙人,這味道明明是果汁,怎麼會是酒呢!」

「不信妳喝看看。」

話一說完,阿迪南開始後悔自己的決定了。因為莫妲兒一口氣喝光還有八分滿的科特雅果酒,使得原本矇矓的眼神更加矇矓,可說是醉透了。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阿迪南,傻笑地指著他:「你的臉怎麼比剛剛還要好看,更可口好吃。」

「……」

目光移到熱鬧的人們,莫妲兒不經張大著嘴,揉了揉眼睛。

「喔喔?好奇妙,大家也一樣加了柔化效果嗎?」

說到這,莫妲兒還企圖起身去摸看看她「眼中」的畫面。

阿迪南失笑地搖搖頭,將她摟在一旁坐好,小聲警告。

「別亂跑,小醉鬼。」

「小醉鬼?」

莫妲兒眨了眨眼,不滿阿迪南亂說:「我沒有喝酒,怎麼會醉?」

為了確定阿迪南是否有說謊,莫妲兒故意貼近他的臉龐想看清楚表情變化,卻沒注意到自己不自覺舔著嘴唇,誘惑力十分強大。最後阿迪南受不了地別過臉,深怕自己真的會失控。

見他別開目光,莫妲兒氣呼呼地說:「你說謊!說謊,阿迪南說謊!」

突如其來的大亂,引起正在不遠處與人交談的貝卡瑞的注意力,他好奇地上前詢問。

「發生了什麼事了?需要幫忙嗎?」

阿迪南苦笑地制伏對他拳打腳踢的莫妲兒。

「她喝醉了。」

「我沒醉……」莫妲兒微皺著眉反駁。

「還說沒醉。」阿迪南拿起裝有科特雅果酒的杯子到她面前,「妳聞,這是什麼?」

「果汁!」

莫妲兒開心地想喝下阿迪南手中的酒,卻被他拿得遠遠的,接著一口喝掉。

當下,莫妲兒摟住他的頸子,試圖想從他口中奪取些「果汁」。

眼看著那誘人的嘴唇漸漸逼近自己,散發著令人入醉淡淡的香氣。霎時,阿迪南忘了該拒絕她的誘惑,直到柔軟的唇瓣輕輕觸碰,他才驚醒地將她推開。

「小醉鬼,妳在玩火。」阿迪南輕喘著氣,懊惱地瞪著她。

失策啊!他竟然那麼輕易被這點動作誘惑住,實在太不像他了。

「哪有玩火,我明明只想喝果汁,是你不讓我喝的。」莫妲兒認真的說。

貝卡瑞和阿迪南沉默地看著她,彼此心裡明白再繼續放任下去,她可能會做出更多令人傻眼的行為。

在這種保守的社會來說,光是看她想從阿迪南口中品嚐殘留的科特雅果酒的誘人行為,幾乎會讓每個男人血脈噴張。如果是已婚的男人還不會有太大的麻煩,但對那些未婚的年輕小傢夥來說,這絕對是致命的誘惑!

見莫妲兒一臉茫然無知,不像是刻意做出這舉動的模樣,阿迪南不禁扶額嘆氣。

「我看,我還是送她回去休息好了,免得她繼續大亂。」

貝卡瑞本來還想說好,但一想到接下來的事情得向他開口要求,連忙道:「王,您還不能離開啊!接下來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商量,巫女大人就請馬薩庫護送回去好了。」

「不,我得親自送她回去。」阿迪南搖頭拒絕。

莫拉克搭上阿迪南的肩膀,詭異一笑:「老兄,你確定要『親自』送小姐回去嗎?」

莫拉克特別強調「親自」二字,似乎在暗示:你不怕中途失控嗎?

阿迪南嗤的一聲,望著正揉著眼睛,呈現想睡狀態的莫妲兒,低聲問:「想睡了?」

莫妲兒將額頭貼在他肩膀輕輕磨蹭,點頭道:「有一點。」

被這麼一蹭,阿迪南原本平息的犯罪心理再度燃起,他暗自嘆了口氣,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頰,試圖讓她清醒一點:「有辦法自己走路回去嗎?」

莫妲兒怪異地望著他:「當然可以,我只是想睡罷了,又不是說愛睏到無法走路。」

阿迪南不太放心地看著她,除了臉頰紅潤,眼神矇矓,有時會說出有些奇怪的話,事實上並沒有醉到需要別人架著回去。想了想,如果他特地使用力量將她的醉意驅散,雖然能夠比較安心,只是在他人眼中,這樣未免太小題大作了。

阿迪南無奈嘆了口氣,對貝卡瑞道:「好吧,就派馬薩庫送她回去休息。但是,要是她有什麼樣的傷害,我絕不會饒恕你們。」

「吾等絕不會讓巫女大人受到一絲傷害,請您放心。」

***

走在回程的路途中,莫妲兒哼著輕快的曲調,踏著搖搖晃晃的腳步,邊甩著臨走前阿迪南所贈送的……腰帶。

這讓一旁護送著她回去的馬薩庫,忍不住憶起方才所發生的突發畫面。

那時的他,剛接下貝卡瑞所賦予的重要任務──安全護送巫女回去休息。

誰知,才一個轉眼,莫妲兒已經將阿迪南撲倒在地,完全不顧他的面子和警告,雙手努力拉扯繫在腰上的腰帶,不然就是想扒開他的衣服想扯出腰帶,擺明就是不拿到腰帶絕不會罷休。

雖然不曉得莫妲兒為何堅持要拿走腰帶,但是,為了不讓她繼續瘋狂下去,阿迪南一臉無奈地交出腰帶,這才讓她開開心心離開他身上。

回過神,馬薩庫發現莫妲兒正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猛看,腦海瞬間閃過阿迪南的鄭重警告:絕不能傷她一絲寒毛,也不能讓她對你進行騷擾,否則,我絕對會將你碎屍萬段!

此刻,莫妲兒露出甜美笑容,馬薩庫倒抽口氣,雙腳不由自主退後幾步,有些害怕的笑道:

「呃……巫女大人,您……有什麼事嗎?」

莫妲兒微瞇著眼,道:「你在害怕我?」

「不、不是,我、我只是……」馬薩庫不自覺移開目光,不敢再瞧見她的誘人眼神。

「喔?」

莫妲兒像發現新玩具,刻意來到他身旁追尋著刻意避開的目光,正巧發覺他耳根子開始變紅,竊笑道:「喔呵呵,你耳根子變紅了呢!在害羞?」

「沒、沒這回事。」馬薩庫偏過頭,試圖忽略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巫女大人,請您別玩了,不然被王知道這件事,在下很難向大人交代……」

「呿,不好玩。」莫妲兒無趣地嘟嘴,將手中的腰帶拿給他,「喏,幫我還給阿迪南,我不要了。」

接下腰帶,馬薩庫稍微瞧了一下莫妲兒的表情,似乎真的不打算玩他,暗自鬆了口氣。

「是,等我護送您回去休息,必定會交還給大人。」

「嘖嘖,不對喔!」莫妲兒伸起食指左右晃動,「我是要你現在拿回去給阿迪南,而不是等你送我回去休息才拿給他喔。」

「啊……不行,我得將您安全護送回去,可不能讓您獨自一人回去!」

「誰說要獨自回去啊?我又不認這裡的路,要是迷路可就麻煩了。」莫妲兒白了馬薩庫一眼,隨便找個石頭坐下,「我在這裡等你,這樣總行了吧?」

馬薩庫猶豫了下,盯了腰帶好一會兒,終於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巫女大人,既然您要將腰帶歸還給大人,當時為何要堅持拿走大人的腰帶呢?」

「好玩。」莫妲兒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道。

「呃?」

見他一臉錯愕的模樣,莫妲兒燦笑的說:「好玩呀,你不覺得看著他狼狽的模樣很好玩嗎?」

「……」

馬薩庫突然領悟了一件事,如果他剛剛不小心勾起莫妲兒的玩興,下場可能會比阿迪南還要悽慘。

想到這,他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趕緊退後幾步,苦笑道:「巫女大人,在下很快就會回來,請您一定要留在這裡,別讓在下回來的時候找不到您,好嗎?」

「放心放心,我不會亂跑的。」

馬薩庫深深凝望了她好一會兒,才轉身快速離去。

剩下她一人,莫妲兒開始望向星空,感受著一陣又一陣的夜風,不知不覺打起瞌睡。

此刻,她感覺到身旁傳來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感受過,但又好像沒有印象中那麼恐怖……

突然間,她整個人驚醒,意外發現自己正躺在男人的懷中。

抬頭一看,一雙金色眼眸恰巧也看著她。

能在這裡遇上擁有金色眼眸的人,也只有阿迪南一人。

可是,他不是還在宴會場嗎?怎麼會……

「阿迪南……你怎麼會在這裡?」

被喚為阿迪南的男人身體一震,不悅斥駁:「我不是阿迪南!」

聞言,莫妲兒眨了眨眼,想看清楚對方的樣貌,只是她不管怎麼看,都認為對方是阿迪南。

隨著對方擁抱的力道越來越大,她皺起眉頭的說:

「很痛耶,那麼不喜歡被叫阿迪南……那該叫你夏德拉?」

叫對名字,夏德拉鬆開手,讓她離開自己的懷抱。本來想指責她怎麼敢在這種地方睡覺,要不是剛好路過,難保她不會遇上麻煩。

但是一想到自己又被認錯成阿迪南,他忍不住露出悲傷的表情,隨即別過頭不願將自己的脆弱一面展現在她面前。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他,想不到他會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而且她為什麼會有愧疚的感覺?難道她有說錯話?

沒會兒,莫妲兒輕拍著夏德拉的肩膀,怯怯的說:「那個,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如果是,我向你說對不起,別再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好不好?」

夏德拉猛然回頭瞪著她,對這句話感到不可思議,試探的問:「妳……向我道歉?」

莫妲兒點點頭,認真道:「對,我向你道歉。」

夏德拉不太習慣莫妲兒這樣的態度,表情有些慌。

「可是,妳之前對我明明不是這樣……」

「之前?」莫妲兒歪著頭,困惑的說。

「妳見到我,巴不得趕快離開我……彷彿我是瘟神似,不願與我多談。」

說到這,夏德拉再一次露出悲傷、委屈的表情。

莫妲兒誤以為是指用絕交的態度對待他,使他的心靈受到了傷害,才會這麼委屈,雖然犯錯的人是他,不過,見了他的悲傷表情,任誰也無法對他繼續生氣下去。

莫妲兒有些心疼地擁住他的腰,輕撫著他的背,像安撫孤單的小孩,柔聲道:

「好啦,我不會再對你這樣了,別難過,好嗎?」

聞言,夏德拉訝異地看著主動擁住自己的女孩,雖然他很開心莫妲兒不再排斥他,但……總覺得她的行為非常怪異,怎麼……好像將他看成小孩子般的對待?

此時,莫妲兒突然將他推開,將側背在一旁的包包打開,接著不知道在找尋什麼東西。

最後,她找到自己想要的物品,朝夏德拉神秘一笑,拉起他的左手,將她所找到的物品一邊綁在他的手腕上,一邊自言自語。

「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所精心製作的太陽圖騰幸運帶,希望能夠趕走你的悲傷,為你帶來美好的事物,無論做什麼事都能心想事成。」

說完,正好綁好最後一個結,還不忘偷看夏德拉的反應。

一看,他竟然紅著臉,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讓她忍不住笑出聲來。

「要好好珍惜這個幸運帶喔!這可是我所有作品當中,做得最好的一個,你可不能丟掉喔!」

夏德拉揚起喜悅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輕撫著莫妲兒親手繫上織有太陽圖騰的精緻手帶。

她……她竟然主動向他告白啊!

以里迦瓦大陸求愛習俗,如果收到異性親手編織的手帶,那就代表著對方想表達出愛戀、告白的訊息,要是接受此手帶,表示願意接受告白者的愛戀。反之,表示不接受對方的愛戀。

夏德拉不禁凝望著她,第一次得到的認同,胸口有種說不出的感受,心,噗通噗通地鼓動,使他徹底迷上這個感覺,甚至讓他想要擁有更多、更多。

有了這個手帶,他就有資格向阿迪南爭奪大神血脈的正統繼承人的身份了……

就算他不能陪伴她取得巫女認證,至少他還有能力從其他管道奪回屬於他的東西,包括眼前這名向他告白的──大神巫女。

不知夏德拉心中的想法,莫妲兒覺得眼皮變得很沉重,似乎沒辦法保持清醒了。

她望向心滿意足的夏德拉一眼,心中的愧疚消失,安心地搖搖晃晃想回石頭上打瞌睡,卻沒料到濃濃的睡意讓她喪失意識,整個人直接倒入夏德拉懷中。

夏德拉愣了下,乖乖地將她抱入自己的懷中,感受著佳人依偎著自己,並安穩入眠的喜悅。

此時,甜甜的醉香從她輕吐的氣息中散發出來,使他著迷地想更靠近細聞引人入醉的香氣。

不知不覺,他已經貼近她的臉龐,打算品嚐她誘人甜美的唇瓣時,一聲尖銳的鷹啼將他喚醒,同時聽見不遠處傳來急促的跑步聲。

明白方才的鷹啼是在提醒自己,夏德拉惋惜地將她安置在石頭旁,深深地凝視著她熟睡的臉龐,一個轉身,消失無蹤。

剛被阿迪南氣得大罵將莫妲兒獨自留下而急忙跑回來的馬薩庫,見到她倒在石頭旁動也不動,心跳幾乎快停止。

當他走到她身旁查探,發現她只是單純的睡著時,忐忑不安的心情總算可以放鬆。

下一刻,馬薩庫的心情再度陷入不安之中,不禁在心中吶喊著──

不能觸碰巫女尊貴身體的他,該怎麼將她帶回去睡覺啊?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