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兩地習俗大不同

 

深夜,皎潔的月光灑落大地,位於中央長老院最偏僻的高塔上方降落了一隻雪白的鷹,牠發出了一聲鷹啼,向專門看管信鷹的人傳達了緊急訊息。

等到對方來到鷹面前見著牠身上的毛色,瞬間臉色大變,趕緊將綁在鷹的右腳上小小竹筒裡頭的信紙取了出來,瞧見信紙外圍印上鷹族專屬圖騰,便向其他同伴下達命令。

「快!快通知大長老,鷹族傳來急報。」

此刻,中央里迦瓦大神殿的偏僻高塔上也降臨了一隻雪白的鷹,剛接獲通知的娜雅連忙趕到偏廳一看,蘇拉表情嚴肅地拿著信紙閱讀。

蘇拉是里迦瓦大神殿的一名高階神官,地位僅次於大神巫女,是少數知道莫妲兒擁有聖物的人。

「蘇拉神官,王鷹送來的緊急信是哪個部族送來的?」

「鷹族。」

蘇拉將信紙移轉到娜雅手中,等她看完信上的內容,臉色蒼白地說:

「大、大神血脈和巫女一同出現在鷹族?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王對我們說謊了。」

「怎麼會……」娜雅茫然地望向窗外,喃喃的說,「庫立說阿迪南大人去找尋異族的根據地,這也是騙人囉?」

蘇拉沉默了下,緩緩道:「巫女大人,您跟王之間有過交易嗎?」

娜雅猛然回頭,眼神銳利地看著他。

見狀,蘇拉明白她眼神中所透露的回答,態度忽然轉變,繼續的問:

「娜雅,妳將認證考驗的任務交給那名少女去執行,是嗎?」

「……」

蘇拉嘆了口氣:「妳不該這麼做。」

「為什麼不能這麼做?」娜雅面無表情的說。

「妳應該知道認證考驗真正目的是什麼,為何要讓她去執行?」

「你認為一個沒有聖物的巫女,有什麼資格去接受考驗?」

「妳可以選擇殺了她,奪回聖物。」

「蘇拉,我體諒你沒有見過那次情況,才會說出這種話。」

蘇拉不解地望著娜雅,只見她露出一絲苦笑,繼續道:

「事實上是聖物自己選擇保護莫妲兒,就連阿華田企圖殺了她沒辦法成功。你想,一個尚未認證的聖物都能為她展現接近認證過後的力量,我何不利用這一點讓她替我完成危險的認證考驗及引走異族的注意力呢?」

聞言,蘇拉默默低下頭。

「這樣下去,妳會失去資格。」

「你錯了。」娜雅搖搖頭,「我不會失去資格,反而能坐享其成,得到完成認證的聖物及阿迪南大人,還有……我們最期望的事。」

「……妳最好不要後悔。」

「放心,你所擔心的事情,我絕不會讓它發生的。」

此時,門外傳來護衛的通報聲。

「大長老求見──」

一名看起來非常嚴肅的中年人出現在門口,他手中一樣拿著與娜雅相同的信紙,匆匆忙忙來到兩人面前。他就是大長老,是里迦瓦大陸權威最高的長老之首。

「巫女大人,這是怎麼回事?」大長老將手中的信紙攤出來,「為何上面提到大神血脈和巫女會在鷹族?妳不是一直待在神殿,怎麼會在鷹族?還有王怎麼也出現在鷹族?」

「大長老,請聽我解釋。」

娜雅將她和阿迪南之間的約定,及讓莫妲兒代替自己接受認證考驗之事,一五一十告訴了大長老。

大長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望著她:「妳怎麼會答應這種約定?」

「大長老,我是為了我們的目標,才這麼決定的。」

「那王的部份呢?」大長老不滿意的說,「不但遵循大神血脈的責任,還容許那名女孩擁有聖物。顯然,他承認那名女孩是大神巫女,不像妳,還得用我們所有勢力去逼他來接受妳。這個部份,妳要怎麼解釋?」

娜雅垂下眼簾緩緩走到窗前,正巧月色被濃濃的烏雲遮住,瞬間黑暗籠罩著大地。

「關於這一點,我想阿迪南大人是以打賭的心態去執行這件事。所以我們還有辦法限制他的行動,不會讓他完全脫離我們的掌控。」

說到這,她語氣異常輕柔,「再說,在中央領域裡,我是眾人公認的大神巫女,她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異域居民。除了被當成異族外,根本沒有機會暴露她擁有聖物的事情。就算四大貴族認可她的身份,當聖物可以解下的那一刻起,她便什麼都不是。」

大長老和蘇拉彼此互望了一眼,對娜雅這番言論說不出反駁的話語。

良久,大長老才開口的說:「那現在妳打算怎麼處理鷹族的要求?」

娜雅緩緩回頭,直視著大長老:「先遵照鷹族的要求,派人去證明他們的身份。」

「派誰?」

娜雅目光移到蘇拉身上,她輕喚道:「……蘇拉。」

「是?」蘇拉不解地望著她。

「你願意接受這個任務嗎?」

蘇拉立即伸出右手輕按著胸口:「我很樂意接受這個任務,請您耐心等待我的消息。」

「謝謝你。」娜雅朝蘇拉微微一笑,便望向逐漸展露的月亮,「等到他們能夠繼續進行考驗,到時,我們再進行下一步計劃。」

「一切都是為了我們長久以來的願望。」

***

清晨,在太陽尚未降臨的時刻,銳利的鷹啼聲開始傳遍整個鷹族,彷彿在大喊著:早上囉!別再睡懶床,快點起床吧!

習慣早起的鷹族人早在鷹啼聲響起前,早就準備好一天的開始,完全不需要鷹叫醒他們。

但是,對宿醉的莫妲兒來說,鷹啼聲比待在中央早晨所聽見的鳥鳴聲還要魔音傳腦,幾乎頭痛到快讓她雙手高舉投降,哀求牠們別再啼叫了。

最後,她終於受不了掙紮地從床上爬起來。

望著陌生的房間,莫妲兒茫然了會兒,開始困惑地回想。

奇怪,她什麼時候回到房間睡覺啊?而且,頭還那麼地痛,很像宿醉的情況。

困惑時間並沒有持續很久,她馬上注意到自己有一個重大的問題得優先處理。

那就是──她製造出命案現場了。

欲哭無淚地進行毀屍滅跡行動,默默地想:她身上的衣服怎麼也換上睡衣?而原本該穿在身上的鷹族服飾,卻整整齊齊平躺在一旁的小桌子上。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她還有衣服可以穿,還能趁這個時候,將使用過的衛生棉找個地方偷偷埋起來。雖然她很明白這是在污染環境,但她也是不得已,為了不被其他人發現自己擁有的物品在這個世界是多麼稀奇古怪……她也不想拿這東西隨便亂埋啊!

無奈嘆了口氣,莫妲兒穿上鷹族的傳統服飾,小心翼翼將已處理好的衛生棉拿在手中,走到門前準備打開門時,正好響起了敲門聲,讓作賊心虛的莫妲兒嚇了一大跳,趕緊將衛生棉拿到角落藏起來。

「是誰?」她拍拍胸口地問,會有誰這麼早敲她的門?希望不是有事找她啊……

「巫女大人,是我,馬薩庫。」

「喔喔,原來是馬薩庫呀!有事嗎?」莫妲兒笑笑地將門打開,心裡卻是驚訝著他真早起床。

馬薩庫沒有馬上回答,反倒是一臉古怪地盯著她看,害得她心虛地移開視線,不敢直視他的目光。

該不會……她將床單和睡衣搞成命案現場被發現了?

好一會兒,他似乎覺得再這樣沉默下去,輕咳一聲。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因為沒瞧見您,想說過來通知您一下。」

「沒瞧見我……連阿迪南也起床了?」莫妲兒有些驚訝的說。

「是的。」

哇咧,連那個有起床氣的傢夥都這麼早起床,這、這……太糟糕!她能埋衛生棉的時間又縮短了。在那之前,她得先讓馬薩庫離開才行,不然在人家家裡埋衛生棉,那畫面絕對會超級尷尬!

「那我知道了,謝謝你特地來通知……我待會過去,先讓我整理一下。」

聞言,馬薩庫卻沒有想離開的意思,似乎想確認什麼,試探地問:

「那個……巫女大人,您對昨晚的事……有印象嗎?」

莫妲兒愣了下,對他這種態度產生一股不妙的直覺,難道自己昨晚做了什麼驚人之事?而且跟頭痛宿醉的情況有關?

「你是說……宴會的部份嗎?」莫妲兒不太確定地猜道。

「不、不是。」馬薩庫低下頭,靦腆的說,「……我是指您回房之後的事。」

見狀,莫妲兒狐疑地盯著他。

為何他要露出這種表情?

雖然她沒有回到房間的記憶,但也不至於讓他露出這麼靦腆的表情吧?

「呃,抱歉,我沒有印象,那你知道我昨天是怎麼回到房間嗎?」

馬薩庫點點頭,沒會兒臉頰浮現可疑的紅潤色澤,小聲的說:「是我帶妳回到房間……」

聞言,莫妲兒腦子裡閃過模糊的畫面,稍微有點印象馬薩庫帶自己回到房間,但是他為何會臉紅?還有自己身上的睡衣,看起來不像是自己換上去的,難不成是……

「馬薩庫,謝謝你帶我回房,但是我身上的睡衣是怎麼來的?」

馬薩庫目光不自覺移到她的胸前,立刻別開眼,模糊不清的說:「……那是我替您換上的。」

莫妲兒瞬間漲紅著臉,不知所措地後退幾步。

尷尬啊!這實在太尷尬了,沒想到真的是馬薩庫替她換上睡衣。

一想到自己被看光,整個人羞得不敢待他面前,巴不得趕快躲回房間逃避現實。

沒料到馬薩庫的動作比她還快,他竟然伏地趴跪在地上,語氣非常懊惱的說:

「對不起!巫女大人,昨晚我不應該對您做出那種事……請您懲罰我吧!」

等等、等一下!這句話說的未免太曖昧了吧?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

「馬薩庫,你能不能重頭說一遍,我昨晚是怎麼了?」

馬薩庫將莫妲兒喝醉的事情和回房過後的部份,一五一十的告訴她,看著她的表情,越聽越僵,甚至有種想挖洞自埋的舉動,他才閉上嘴,不敢再發出一絲聲音。

良久,莫妲兒從打擊中回過神,她僵硬地說:「我……我真的一回到房間就開始脫衣服嗎……」

馬薩庫紅著臉,默默地點頭:「雖然我有試著阻止您,可是……您卻說沒關係,天氣熱本來就該脫光衣服,還打算連我身上的衣服一起脫掉……我、我逼不得已,只好出手弄昏您……」

說到這,馬薩庫語氣中充滿委屈,彷彿回到了昨晚的窘境,非常可憐。

天、天啊──她的酒品真有那麼糟糕嗎?

難怪那些見過自己喝醉過後的人都叫她別再喝酒,這件事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她的名譽和形象就會破滅啊!

不行,這種丟臉的事情絕不能讓人知道,她還想出門見人啊……

「馬薩庫,這件事情你沒有跟別人講吧?」

馬薩庫搖搖頭。

「那……能不能請你替我保守秘密,別讓其他人知道,好不好?」莫妲兒哀求的說。

馬薩庫怔了片刻,隨即舉起右手貼在胸口。

「馬薩庫向依格鷹神發誓,絕不會將這個秘密透露出任何一字。」

聞言,莫妲兒鬆了口氣的說:「謝謝你,馬薩庫,有你這句話,我就能放心了!」

馬薩庫有些承受不住如此熱烈的目光,微些害羞地垂下頭。

莫妲兒忽然想起自己還沒跟馬薩庫賠罪,搥了下頭,苦笑道:「我都忘了昨晚帶給你很大的麻煩,不然這樣好了,我送你一個幸運帶,就當作是我給你的賠罪禮,如何?」

「幸運帶?」

馬薩庫困惑地輕喃,但是一想到這是賠罪禮,連忙道:

「巫女大人,我是您的僕人,侍奉您是我的本份,請您別這樣。」

「那怎麼行!」

莫妲兒不理會他的拒絕,回房間往自己的包包開始找尋幸運帶,但是,不管她怎麼找,就是找不到自己所想贈送的那一條幸運帶。

「奇怪?怎麼會找不到?」

幾乎快將包包裡面的東西翻出來,卻遲遲找不到那條幸運帶,莫妲兒忍不住猜想,那條幸運帶是不是被她遺忘在神殿裡面呢?

算了!她也不是堅持一定要送那條幸運帶的……

隨意抽出一條在原來的世界所製好的成品,莫妲兒來到馬薩庫面前,要他伸出手腕。

馬薩庫滿頭問號地伸出右腕,見她將一條編織著奇妙圖案的手帶綁在右腕上,口中喃喃自語「願馬薩庫能夠心想事成」之類的祝福話,他不禁漲紅著臉,慌亂地收回右腕,窘迫地望著眼前的女孩。

「巫、巫女大人……您怎麼會送我這個、這個……」

馬薩庫說到後面,幾乎不敢說出那句「關鍵詞」。

莫妲兒誤以為馬薩庫不懂這個手帶的用意,解釋道:

「這是幸運帶,只要在綁手帶的時候許下願望,然後等它自動脫落,就是願望達成的時候了。」

聞言,馬薩庫古怪地看著她,輕喃的說:「巫女大人,您這個想法是從哪來的?」

莫妲兒愣了下,乾笑的說:「那是我家鄉流傳的許願方法,只要心中有什麼期望的事,綁上這條幸運帶都可以實現。」

馬薩庫眉頭微皺,斟酌了很久,緩緩道:

「巫女大人,您可知道普遍流傳贈送這條手帶的涵義是什麼嗎?」

「……這還有其他涵義?」

「戀愛,告白。」

轟的一聲,莫妲兒覺得自己的腦袋炸掉了。

蝦米,告白?!這是天大的誤會啊!

莫妲兒趕緊解釋自己贈送幸運帶並沒有戀愛的涵義,可惜越說越容易引人誤會啊!

馬薩庫苦笑的說:「巫女大人,我知道您想表達的意思。幸好您沒有在王的面前贈送給我,否則我就不能繼續服侍您了。」

「馬薩庫……對不起,我不曉得這裡的習俗,造成你困擾,真的很抱歉,希望你能原諒我。」莫妲兒歉意的說。

馬薩庫似乎不太習慣別人向他道歉,連忙搖搖頭道:「不、不會,請您別這麼說。只是這個東西……」

「啊,這個你就收下吧!」

「可是……」馬薩庫還是很在意充滿「告白」涵義的手帶。

理解馬薩庫在意的表情,莫妲兒想了想,輕笑的說:

「不然,你把這個當成是我們成為朋友的證明,如何?」

馬薩庫怔怔地看著她,不可思議的說:「和巫女大人成為朋友,這……」

「不願意嗎?」莫妲兒失望的說,「也對,像我常惹你麻煩的人,哪能成為你的朋友呢?」

「不、不是這樣的,您別誤會,是我沒資格成為您的朋友啊!」馬薩庫著急地解釋。

「唔,你這樣說就不對囉。」

馬薩庫露出困惑的表情,不懂他這句話有什麼不對。

「交朋友哪有資格之分?難道你希望別人是看上你的『身份』,而不是跟『你本人』做朋友?」

這一番話,讓馬薩庫醒悟了。

正如巫女所說的,那些人都是因為他的「身份」,而不是跟他本人……如果沒有那件事發生的話,現在的他可能還是無法看清這一切,甚至將這些假像信以為真。

「馬薩庫,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喔!」莫妲兒擔憂的說。

「沒事,只是剛好您的話讓我醒悟了。」馬薩庫微微一笑,「巫女大人,謝謝您。」

「說什麼謝謝……」莫妲兒望了一下天色,想起自己最初目的,驚呼的說,「天啊,我們到底聊多久了?天都亮了!馬薩庫,我先去整理一下東西,待會見。」

「好的,那麼地點是客廳,先告退了。」

目送馬薩庫離開,莫妲兒馬上將藏在角落的衛生棉拿出來,走到門口左顧右盼,確定沒人出現,馬上到不遠處的小庭院找個隱密的地方挖洞,約挖了一個手掌深,她才將衛生棉放進洞裡開始填平。

等到一切完工後,她終於鬆了口氣,開心地拍掉手中的泥土,沒想到一個轉身卻撞入硬胸膛,抬頭一看,那個人竟然是阿迪南!

心驚了一下,她故作鎮定地退後一步,順著阿迪南身後一看,馬薩庫和一名年約二十六歲的眼熟男子站在一起。表情各別為古怪和竊笑,頓時明白剛剛的行為全被他們看在眼裡。

她尷尬地不知該如何解釋,乾笑的說:「大家早啊!不是都去吃早餐了嗎?怎麼都來這呢?」

阿迪南似笑非笑的說:「妳不在,大家怎麼敢先吃?再說,妳喜歡賴床,不徹底叫醒妳,不知道妳會睡到什麼時候……沒想到,妳會在別人家中庭院埋東西啊。」

喂喂,會賴床的人不止只有她!更何況,這麼尷尬的場面,她也不願意被撞見啊!

一直竊笑的眼熟男子道:「小姐,妳在那裡埋什麼東西呀?看起來似乎很稀有的東西唷!能不能挖出來讓我們瞧瞧,咿嚕。」

耳熟的口語,莫妲兒不禁瞪大雙眼,驚訝地指著他道:「莫拉克,你的鬍子呢?」

莫拉克摸著下巴,揶揄的說:「唉喲,小姐不是說想看像老兄那樣養眼的美男嗎?我這樣應該勉強符合小姐要的吧?咿嚕。」

聽到這般揶揄的玩笑,莫妲兒瞬間臉紅,不自在地低頭,不敢直視莫拉克。

天啊!她什麼時候說出這種話啊!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如今被她視為大叔的莫拉克,刮掉鬍子變得如此年輕、帥氣,雖然跟阿迪南的俊美類型不同,但是看那剛毅的臉龐,搭配熊腰虎背的健美身材,別有一番美味……呃,不是,是很有猛男的味道。

順便一提,她對猛男超級沒有抵抗力,一想到他之前裸露上半身結實的胸肌,她的手指超想用力搓下去啊!可惜她沒那個膽去實行。

反觀站在一旁馬薩庫,在俊美和剛毅的強烈對比下,整個人就顯得清秀許多,不過,只要特別為他打扮成學院風的服飾,再搭配他的外表,雖然擺脫不了可愛,但是也能迷倒不少年輕少女的芳心啊!

「小姐,妳能不能把口水擦一擦啊?有點破壞妳的形象耶……咿嚕。」莫拉克哭笑不得的說。

聞言,莫妲兒連忙擦拭嘴角,卻沒有莫拉克所說的「口水」存在,她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這時,她才注意到眼前這三名男子還真有不同類型的美貌,阿迪南的俊美,馬薩庫的清秀,莫拉克的剛毅……只有她的長相普通,鳴。

「差不多該說明一下妳埋了什麼東西?不說,我們可是有權利去挖出來。」

阿迪南環抱著胸,威脅的說。

「不要挖!」說完,莫妲兒驚覺自己失態,趕緊解釋,「我是說,那是女人用的東西,用過一次就得丟掉,只是不得已才埋在那……要是你們真去挖它,是會帶給我麻煩。」

聞言,眾人露出狐疑的表情,特別是阿迪南,直接露出「我不相信」的表情,讓她非常擔憂他們真的會去挖……

這時,馬薩庫出聲解圍。

「既然如此,那我會找塊大石頭將那裡藏起來,讓人看不出有被埋過東西。」

沒料到屋主會這麼說,莫妲兒感動的說:「馬薩庫……太謝謝你了。」

「不、不會。」馬薩庫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見狀,阿迪南挑了下眉,將莫妲兒摟入懷中道: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去吃早餐了。吃完飯,還得去見代理族長。」

「代理族長?」莫妲兒困惑的說,心裡卻是不解阿迪南為何要將她摟得緊緊的,好像怕她跑掉似。

「昨晚本來該在宴會上見面,但他臨時有事,所以改到今天見面。」

「原來如此。」

口中雖這麼說,但是她已經開始掙紮阿迪南的摟抱,其原因是……她不想被人誤會啊!

阿迪南眉頭微皺,對她的反應打算說些什麼時,眼尖的莫拉克勾起馬薩庫的肩膀,笑道:「小老弟,我餓得受不了了,沒力氣走路,麻煩你就這樣帶著我去吃飯吧,咿嚕。」

馬薩庫愣了下,隨即點頭帶著莫拉克離開。

見狀,莫妲兒也想跟在後面,卻被阿迪南緊抓著不放。她困惑地望向他,想說他幹麻不走,卻見到陰沉的表情,心驚了下,直冒冷汗的說:「那個,阿迪南,你怎麼了?臉色……似乎不太好喔。」

阿迪南盯了她好一會兒,露出誘人的笑容,親暱地在她耳邊輕喃的說:「妳似乎忘了我昨晚給妳的忠告呢……」

……這是在警告她嗎?

可是,馬薩庫看不出有什麼需要防備啊!為什麼阿迪南會對他這麼警戒呢?

實在猜不出阿迪南的敵意在哪,她忍不住問:「阿迪南,你為什麼對馬薩庫這麼防備?」

阿迪南只摸一摸她臉頰,什麼話也沒說的離開,留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莫妲兒獨自困惑。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