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失去鷹的異族

 

吃完早餐,馬薩庫帶領一行人來到鷹族最重要的集合地。

才剛踏進大門,莫妲兒便感覺到濃濃的寒意,那種感覺和夏德拉給她的恐懼有些相似,不過這股寒意沒有他那麼強烈,頂多是厭惡的感覺。

一旁注意到莫妲兒異狀的阿迪南,輕拍了下她的肩,小聲的說:「怎麼了?」

莫妲兒搖搖頭,不太確定的說:「沒事……大概是我的錯覺罷了。」

「錯覺?」

阿迪南還在追問下去時,貝卡瑞已前來迎接他們。

「兩位大人早,大夥們已經到齊,請入坐。」

進到室內,莫妲兒看到裡面的擺設和馬薩庫家大廳擺設沒什麼兩樣,不同的地方是室內空間大,並且兩排座位盡頭中央擺放了兩張椅子,很明顯是給身份階級最高的人坐的。

不少坐在椅子上的人因看見他們的到來,紛紛起身向他們行禮。

「恭迎王,大神巫女。」

阿迪南淡淡地點頭,便往其中一張主位坐下,莫妲兒則有些尷尬,猶豫著她該坐在另一個主位,還是坐旁邊的位置呢?

阿迪南小聲的暗示坐他旁邊,她才趕緊地坐在他的左手邊的位置,然後看著其他人跟著入坐,除了一名相貌粗曠的青年。

青年向阿迪南行禮後,自我介紹的說:「吾王,在下是巴拉庫.馬哈,是鷹族長索魯.馬哈的長子,目前替失蹤的父親代理族長之職,請多多指教。」

阿迪南凝視了巴拉庫好一會兒,忽然揚起奇妙的笑容。

「巴拉庫,可以省略客套話,將你們的目的說出來吧。」

聞言,眾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沒想到他會這麼敏銳。

「王,您應該從馬薩庫口中知曉鷹族目前的現況吧?」

「嗯。」

「那麼,恕在下直言了。」巴拉庫直視著阿迪南,「今年的獵狩季,在下希望王能夠代理鷹族長的職責,親自主持獵狩儀式。」

「喔?」阿迪南慵懶地睨視巴拉庫,對此話頗感興趣的說,「請我這個不是鷹族長的人去主持重要儀式,你們不怕伊格鷹神會降罪?」

「此事經吾等一致認同,如果是里迦瓦大神血脈親自主持,伊格鷹神會諒解吾等決定。」

「是嗎?」

阿迪南喃喃的說,目光不自覺移到莫拉克身上,見他一臉古怪地看著巴拉庫,口中不斷喃喃自語,似乎不太相信這種說詞,他馬上明白彼此所想到的問題一樣。

「王,不知您的決定是?」

阿迪南垂下眼簾,緩緩的說:「如果你們希望由我主持,我是無所謂。」

「這麼說,您是答應了?」巴拉庫試問了一遍。

阿迪南輕點著頭,表示答應。

得到肯定的答案,眾人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隨即提議何時舉辦獵狩季的儀式,還有其他工作的準備。討論了好一段時間,差不多到了尾聲的部份,巴拉庫忽然向阿迪南提議了一件重大之事。

「王,在下認為既然是您主持獵狩儀式,或許您會需要里迦瓦大神殿的人在旁協助,但是由於儀式場不得讓女子進入,所以巫女大人沒辦法協助您,不知您是否同意邀請里迦瓦大神殿的神官到場?」

聞言,莫妲兒緊張地望向阿迪南,見他瞇起雙眼,不動聲色的說:「可以。」

「在下明白了,那麼,現在就請王移駕至儀式場,好讓在下為您講解。」

說完,巴拉庫對著莫妲兒道:「非常抱歉,巫女大人,這段時間無法陪伴您,為了表示歉意,在下就請馬薩庫帶您好好參觀鷹族,不知這個提議您是否同意?」

還不是很習慣這種敬語,莫妲兒尷尬的說:「呃,好的。」

「謝謝您的體諒。」

巴拉庫微微敬禮後,向馬薩庫交代事情,阿迪南則趁這個時候向莫妲兒道:

「我會讓莫拉克跟著妳,妳可要小心那小子的一舉一動,知道嗎?」

莫妲兒愣了下,趕緊點頭。

之後,眾人浩浩蕩蕩離去,留下莫妲兒三人在集合地。

「那……現在要去哪?」莫妲兒苦笑的說。

「看您想不想逛逛鷹族的市場,不想的話,我可以依照昨晚的約定帶您到幼鷹飼養場,只不過莫拉克不能進去裡面就是了。」

「小老弟想帶小姐去看幼鷹?咿嚕。」莫拉克摸著下巴,帶著古怪的笑容道。

馬薩庫似乎沒看見莫拉克別有用意的笑容,認真地解釋。

「是的,因為昨晚見巫女大人心情不好,所以才想讓大人看看那裡的景象。」

「小姐會想去那裡?咿嚕。」莫拉克反問莫妲兒。

「嗯,我還蠻期待去到那裡,沒見過老鷹小時候的模樣,不過現在也很想去逛市場,不曉得這裡的市場都賣些什麼東西……只是怕兩條路是不同方向。」莫妲兒苦惱的說。

說到底,這是她從小被家人養成的觀光習慣。

每到一個新地方就會想看看當地的生活情況,特別是販賣的商品,更能表達當地風俗特色。

「請不用擔心,市場那條路也可以通到幼鷹飼養場。」

「早說嘛,那還等什麼?我們快點出發吧!」

***

來到市場,莫妲兒才發現鷹族的人口其實還蠻多,而且這裡跟熱門的觀光勝地沒什麼兩樣。

看看擁擠熱鬧的市場,從販賣鮮魚肉類,到蔬果菜類,接著布料服飾和精緻手工飾品,讓喜歡新奇事物的她大開眼界。

尤其是精緻的手工飾品,她都會停下腳步仔細觀看,然後會拿到馬薩庫和莫拉克面前說著編織這個東西多麼費工夫之類的話語。

如果馬薩庫說要買下那個飾品,莫妲妲兒一定會馬上放回原位,接著裝作什麼也沒看見的模樣,讓一旁路過的鷹族人忍不住露出笑容,算是見識到與眾不同的大神巫女。

逛完市場,一行人來到一間超大間的木屋。

木屋的造型基本上和一般石屋上方的小木屋很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上面繪著迷你鷹圖騰,像在說明此處有關迷你鷹的樣子。

「這裡是鷹族新誕生的幼鷹暫居處,也就是幼鷹飼養場。」馬薩庫邊走邊解釋,「由於剛出生的族人沒有能力可以扶養屬於他的鷹,所以那些幼鷹會在這裡成長,直到牠的主人來接牠為止。」

進入飼養場入口,負責的管理員一見到馬薩庫,露出驚訝的表情,但他一看到身旁的莫妲兒,會意地向她行禮。

「恭迎大神巫女來到幼鷹飼養場,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扎亞。」

「你好。」莫妲兒回禮地點頭。

「今日巫女大人特地來這,是想看看幼鷹的情況吧?」

「是的,不知方不方便參觀呢?」

「今天幼鷹們的狀況還不錯,進去看應該不會有問題……」頓了下,扎亞目光移到莫拉克身上,「不過這位先生就不能進去了。」

聞言,莫妲兒試圖想說情,難得一起來到這裡,她不希望丟下他一人在外面無聊。

「我一個人在外面等沒差,只不過嘛……就算是在測驗人家,也別做得太過份,小心被降罪。」

一改先前的懶散,莫拉克渾身散發強悍的氣勢,眼神銳利地盯著馬薩庫和扎亞,讓一旁的莫妲兒驚覺到眼前這名男子非常陌生,就連他未使用語助詞的小細節也沒注意到。

反觀馬薩庫對莫拉克露出這種眼神不感到意外。

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隱約可以感覺到莫拉克身上擁有特殊又強大的力量,只是他刻意隱藏這股力量,讓人難以察覺他的真正身份。

雖然有嚐試去猜測莫拉克的身份,但是……失去「鷹眼」的他,根本沒辦法確定心中猜想的事。

不過,莫拉克竟然會為了巫女的安危,洩漏出只有鷹族及特定人士才知曉幼鷹時期的特殊能力。

這一點,如果不是曾在父親口中得知,或許現在他還有可能猜不出莫拉克的真正身份。

有此可見,他非常肯定她是真正的大神巫女,才願意暴露身份。

想到這,馬薩庫將右手放在左胸,眼神充滿誠懇認真。

「這一點你請放心,我以自身性命作為保證,巫女大人絕對沒問題。」

莫妲兒從兩人的對話中得知,她被帶來這裡是要被進行某種很危險的測驗。

此時,阿迪南的警告在腦海中響起。

不管妳和他達成什麼協議,妳要記住一件事……千萬別太相信他。

我會讓莫拉克跟著妳,妳可要小心那小子的一舉一動,知道嗎?

莫妲兒望向馬薩庫,想起先前在鷹族的集合地所感受到的寒意,難不成是他發散出來的?

不,不可能,憑她的直覺及幾次的接觸,她很清楚馬薩庫不是這種人。

再說,她只是去看看幼鷹,應該不會出事吧?

注意到莫妲兒慘白的臉色,馬薩庫忍不住擔憂地輕喚。

「巫女大人,您沒事吧?」

「沒,沒事。」

雖然自我安慰不會出事,莫妲兒心中還是揮散不去未知的恐懼,進而使她產生怯場想逃的衝動。

「那我們進去吧。」

臨走前,莫妲兒看了莫拉克一眼,見他綻放出充滿治癒系的溫暖笑容,像是在為她打氣似,瞬間將內心的恐懼一掃而空,她感激地回一個笑容。

進入幼鷹飼養場,莫妲兒看見好多隻小小隻的鷹在巢穴啾啾地叫,可愛模樣令她直呼大叫。

「哇,好可愛啊!」

馬薩庫趕緊做出噤聲動作,小聲道:「巫女大人,幼鷹承受不住太大的驚嚇。」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妲兒捂著嘴,歉意的說。

沒會兒,她忍不住手癢,問道:「馬薩庫,我可以摸摸牠們嗎?」

馬薩庫搖搖頭:「盡量不要,每隻幼鷹會記住屬於牠的主人,如果沾上其他人的氣味,會影響牠對主人的記憶。」

莫妲兒點點頭,努力和幼鷹保持距離,安靜地看著牠們可愛模樣。

才走沒幾步,所有吵雜的叫聲瞬間平靜消失,每一隻幼鷹目光緊盯著莫妲兒不放,警戒外來的入侵者,害得她渾身不對勁地想後退。

這個情況,該不會就是他們所說的測驗?

過了一會兒,幼鷹們激動地大叫,還不斷拍打著尚未完全羽化的翅膀,彷彿想飛到她面前似,甚至發出來的叫聲,會讓人有種幼鷹們想對她撒嬌的錯覺。

見狀,一直觀察幼鷹反應的馬薩庫,總算可以鬆了口氣。

果然如他所料,莫妲兒是真正的大神巫女。

雖然他利用伊格鷹神賜予幼鷹的光輝來測驗莫妲兒身份的真偽,但是,以目前來說,還沒有一名大神巫女敢在尚未取得風之認證的時候,直接面對幼鷹來證明自己的身份,那可是比被暗殺還來得危險。

感覺上,她似乎完全不知道幼鷹會對特定人士及鷹族以外的人降下毒咒,這不禁令他困惑中央神殿是怎麼教導大神巫女?怎麼連這最基本的知識都沒教。

還不曉得幼鷹表現出來的意思,莫妲兒不知所措地退後幾步。

「馬薩庫,這群幼鷹是不是討厭我啊?」

馬薩庫搖搖頭,笑道:「不是的,牠們非常高興見到您,正努力對您撒嬌。」

「呃……那牠們的表現還真熱情啊。」

此時,莫妲兒注意到馬薩庫空無一物的肩膀,好奇的問:「馬薩庫,你的鷹呢?從昨天到現在都沒有看見你的鷹,牠去哪了呢?」

馬薩庫表情一僵,沉默了半晌,緩緩道:「我的鷹在六年前去世了。」

莫妲兒愣了下,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

「不用道歉,這是我的錯,沒有顧好自己的鷹。再說,父親沒有將我逐出,我已經很滿足了。」

馬薩庫露出知足的笑容,似乎真的很滿意自己的現狀。可惜在莫妲兒眼中,這個笑容是失落的。

雖然他沒有將真正的內心話說出來,但是在她的感受中,馬薩庫有說不盡的苦衷,這應該跟鷹族的規定有關……等等,不對!

「馬薩庫,你不是說過人和主人的生命是共有的,為何你的鷹死,你人卻沒事?」

話才剛說完,莫妲兒意識到自己說了一件不得了的話,趕緊解釋:「請別誤會,我只是不懂……」

「巫女大人,我懂您的意思。」

馬薩庫垂下眼簾來到其中一隻幼鷹面前,眼神充滿著羨慕,同時自責地握緊拳頭,說出了自己在鷹族真正的地位。

「因為我是被伊格鷹神剝奪身為鷹族人的資格,是早該被處死及逐出鷹族的『異族』。」

莫妲兒訝異地張大嘴,很難想像馬薩庫會是異族的人。

馬薩庫揚起一絲苦笑,緩緩說出自己的過去。

***

六年前,年僅十二歲且被喻為天才的馬薩庫,已經是族人之中最具備資格成為族長資格,同時擁有最強獵人的稱號。

無論是長輩或是同年齡的人,都希望和他結交友誼,甚至願意成為他的手下。

原本前途無量的他,卻在那年的獵狩季慘遭巨變。

造成他這樣的下場的兇手,正是異族。

事實上,獵狩季的開始是鷹族守備最弱的時候,除了少數幾個人負責守衛最重要的儀式場,大多數強悍的男人都參與重要的活獵狩動。

那天,馬薩庫恰巧在儀式場附近找尋獵物,釋放出去的鷹卻遲遲沒有回報消息給他,直到他察覺不對勁時,一切都太遲了。

儀式場的守衛全被異族殺死了。

當他看見異族巫師利用邪神之力將他的鷹困住,使牠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向同伴們發出警告,頓時明白儀式場為何會出現異族巫師了。

異族想破壞存在於鑲在石雕鷹像雙眼的祖母綠寶石,伊格鷹神的真身。

這種事他怎麼可能允許發生,所以他決意殺死異族巫師。當他的注意力全集中的異族巫師身上時,卻被埋伏在四周的異族襲擊,眼睜睜看著異族巫師打算對他使用──死之刻印。

中了此招的人將飽嚐恐懼與黑暗的侵襲,靈魂更是直接受到邪神的詛咒,永不得脫離祂的掌控,直到靈魂消滅為止,而那些死去的族人,就是中了死之刻印而亡。

在他準備面對死亡的時候,他的鷹竟然掙脫了邪神之力,向所有鷹發出警訊之後,飛到象徵伊格鷹神真身的石雕鷹像面前,朝祖母綠寶石用力一撞,耀眼的綠光一閃而過,鷹當場爆碎。

理應跟著鷹死的他,卻只感覺到從出生開始就一直有的聯繫被無形力量抽走,只剩下空虛的感受。

等到他回神時,異族彷彿不曾存在似,消失無蹤。

隨之趕到的族人看見如此淒慘的現場,除了悲傷,對他失去鷹還能活的部份感到質疑,甚至傳出他和異族勾結,伊格鷹神顯靈剝奪他身為鷹族的資格之類的流言。

漸漸地,要求逐出鷹族與給予死刑的聲浪不斷,幾乎讓他不敢相信熟悉的族人變得如此陌生、無情。

他心灰意冷地面對族人的審判,承認伊格鷹神剝奪他身為鷹族的資格,成為身份最低微的──異族。

但是不管眾人再怎麼指責怒罵,威脅將他處以死刑,他就是不承認自己和異族有勾結。

這時,他的父親,也就是鷹族長索魯.馬哈向所有族人替他求情,並解釋伊格鷹神沒取走他的性命,代表著衪對馬薩庫的仁慈。

最後的判決結果,是以逐出鷹族作為懲罰。

不過,念在他為鷹族作了不少貢獻,所以他有了另一條路,那就是向鷹族宣示絕對服從命令,不管被派了什麼樣的工作,不得有怨言,且沒有資格參予屬於鷹族任何一切的節慶儀式,特別是獵狩季,如有違反其中一項,必定逐出鷹族。

說到這,馬薩庫免不了露出失落的眼神,隨即恢復原來畢恭畢敬的態度。

「雖然很痛心沒辦法繼續參加族人的活動,但是比起被逐放的人來說,我實在太幸運了。所以,我很慶幸能夠繼續為族人付出。」

莫妲兒心疼地看著馬薩庫,從她聽到伊格鷹神剝奪他身為鷹族的資格時,總覺得自己有話想說卻說不出口,不知不覺,這股難受轉移到胸口,幾乎令她喘不過氣,痛苦不堪。

注意到莫妲兒的異狀,馬薩庫愣了下,慌忙的說:「巫女大人,您怎麼了?」

莫妲兒痛苦地捂住胸口,搖搖頭地想說話,卻沒辦法說出半句話。

這時,所有幼鷹齊聲發出特殊的鳴叫聲,一聽到這個聲音,莫妲兒失去意識了。

此時此刻,遠在儀式場的人們,看見了象徵伊格鷹神真身的石雕鷹像發出耀眼的綠光,接著一顆綠色光球直往反方向的幼鷹飼養場飛去。

見狀,阿迪南拋下還在陷入震驚之中的人們,跟著綠光迅速離去。

當阿迪南趕到幼鷹飼養場時,正巧看見莫拉克動手揍暈阻止他進去飼養場的男子,表情嚴肅地跟隨綠光進入了裡面,不妙的直覺令他加快腳步跟著進去。

才剛踏入室內,阿迪南正好看見驚人的一幕。

莫妲兒身上發出淡淡的綠光,雙眼緊閉地飄浮在半空中,四周的幼鷹不斷發出特殊的鳴叫,就像在恭迎什麼似。

沒會兒,她睜開雙眼俯視著馬薩庫,緩緩開口。

「吾乃伊格.鷹。」

眾人一聽到莫妲兒自稱自己是伊格鷹神,且發出來的聲音竟然是男人聲,各個錯愕不已。

歷代大神巫女當中,不曾出現過四聖之一會附身在大神巫女身上,如今伊格鷹神佔用屬於里迦瓦大神的巫女顯靈,到底有什麼緊要的事想表達?

馬薩庫一見到伊格鷹神親自顯靈,趕緊舉起雙手,以祭祀朝拜神明方式,手心向上地低頭伏跪。

「索魯.馬哈之子馬薩庫,汝的心聲,吾已透過吾神巫女接收到了。」

馬薩庫身體一震,不自覺地顫抖,努力回想自己是否有說出得罪伊格鷹神的話語,深怕一個不注意連累了族人,他就真的連死都不足以平息這場災難。

「吾打破吾神規定,特意借用吾神巫女現身於此回應汝的心意,說明六年前的真相。」

六年前的真相!

眾人訝異地看著伊格鷹神,難道六年前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隨著伊格鷹神說出驚人之事,眾人的表情越來越凝重,特別是馬薩庫,他終於得知六年前被剝奪資格的真相,幾乎痛心地咬緊下唇,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他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夥伴……竟然為了救他犧牲自己啊!

語畢,伊格鷹神望向站在距離不遠處的阿迪南,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眼神之後閉上雙眼,漂浮在半空中的身體開始不穩定地上下晃動,隨即往下墜落。

見狀,阿迪南趕緊衝上前接住莫妲兒的身體,沒讓她受到一絲傷害。

沒會兒,莫妲兒醒了。

她茫然了會兒,發現自己躺在阿迪南懷中,並看見馬薩庫和莫拉克蹲在身旁露出擔憂的表情,頓時明白自己昏倒了。

阿迪南輕撫著莫妲兒的臉龐,問道:「妳沒事吧?」

莫妲兒搖搖頭,困惑地想:他不是去儀式場嗎?怎麼會在這裡。

「妳現在會覺得身體不舒服嗎?」

莫妲兒怔了下,這才意識到身體好像經歷過一場大病似,非常虛弱無力。她試著抬手,卻不如預期般舉起,皺眉的說:「奇怪,我怎麼變那麼虛弱?」

說完,她發現自己的聲音很小聲,如果不仔細聽的話,可能聽不出她說了什麼。

阿迪南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似乎只有受到「附神」過後的疲倦影響,並沒有其他不好後遺症,他才勉強鬆了口氣。

「看樣子,她應該沒事了。」

聞言,馬薩庫和莫拉克也跟著鬆了口氣。

完全不知情的莫妲兒卻非常不安,從他們的態度來猜,自己好像遇上讓他們擔心的事,特別是自己的身體異常虛弱,令她免不了害怕地拉著阿迪南的衣角。

「阿迪南,我剛剛是怎麼了?為什麼你們好像……不願意跟我說原因呢?」

阿迪南摸摸她的臉龐,安撫道:「沒事,妳只是剛好身體不舒服才暈了過去,別擔心。」

此話一出,馬薩庫和莫拉克立即瞭解阿迪南的用意,也跟著應和解釋。

但是莫妲兒卻直盯著阿迪南,沒有將他們的解釋聽入耳中。

如果是單純的身體不舒服,那麼遠在儀式場的阿迪南是怎麼得知她的狀況,接著出現在這裡?

憑她強烈的直覺,她身上一定有發生什麼事,不然他們不會刻意說出漏洞百出的謊言。

不過這種疑問停留在腦中沒多久,就被突然湧出的倦意蓋過,再度失去意識。

阿迪南凝視著她沉睡的面容,淡淡的說:「她睡著了。」

眾人沉默了半晌,莫拉克忽然開口了。

「老兄,你不打算讓小姐知道她被伊格鷹神附身的事嗎?」

「不能,就連其他人都不能知道這件事。」阿迪南目光移到馬薩庫身上,「特別是你,如果你想讓她死,就儘管說吧。」

馬薩庫怔了下,趕緊解釋:「王,您明知道我向巫女大人宣誓過,怎麼可能會害她呢?」

「你的宣誓不可信,就算有伊格鷹神的解釋,你還是擺脫不了身為『異族』的事實。」

「王,您不信任我沒關係,但是您不應該隱瞞巫女大人啊。」

「不需要讓她知道多餘的事情。」

馬薩庫猶豫了會兒,道:「那我大哥……」

阿迪南瞥了他一眼,繼續望著莫妲兒。

「馬薩庫,你曾為下任鷹族長的人選,那麼,你應該很明白這件事傳出去的下場會是什麼。」

聞言,馬薩庫張了張嘴,苦澀一笑。

他怎麼會不知道下場會是什麼?

一個被里迦瓦大神以外的神附身過的巫女,還算是大神巫女嗎?

雖然未曾有這種事情發生,但是大部份的人一定會將這個「不純」的大神巫女推上活祭台,祈求里迦瓦大神原諒。

「抱歉,我太不理智了。」

阿迪南忽然做出噤聲動作,警戒地望向門口。

這時,眾人才聽到外面傳來吵雜的人聲,似乎是發現了這裡的異狀。

「馬薩庫,如果你不想讓她死,現在就帶我們離開這裡。」

馬薩庫二話不說直接帶領著他們往側門離開。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