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疑似驚人的夢境

 

一回到馬薩庫家,阿迪南將莫妲兒放回床上之後便離開了房間,打算跟他們繼續剛才的話題。

只是,他沒有發現當房門關起的剎那,從莫妲兒的胸口之中緩緩浮出綠色光球,接著形成了跟儀式場石雕鷹像一模一樣的獵鷹。

獵鷹注視了門口好一會兒,才將目光移到莫妲兒身上。

此時,熟睡的莫妲兒像被驚醒似,雙眼睜得大大的。當她看見曾出現在夢中的獵鷹降臨在床邊小桌上,並且用一種懺悔的奇怪眼神看她,使她忍不住歪著頭困惑自己是不是還在作夢。

念頭才剛閃過,獵鷹開口了。

「吾神巫女,汝並非在作夢。」

莫妲兒愣住,她還是第一次聽到獵鷹開口說話。

從衪的口氣和聲音來想像,挺像學校的體育老師。

憶起那名老師對學生們充滿斯巴達教育的熱忱,活像漫畫中跳脫出來的熱血教師,害她每次見到那名老師,都會慶幸自己不是他負責的學生。

「吾神巫女,請停止汝的胡思亂想。」

……好吧!現在她可以肯定自己是在作夢。

唯有在夢中,這隻大老鷹才會知道她腦子在想什麼。

不過,這聲音真耳熟,挺像那天被馬薩庫攻擊的時候,警告自己別過去的聲音。

「吾神巫女,吾乃伊格.鷹,請喚吾──伊格。」獵鷹糾正的說。

莫妲兒沉默地看著獵鷹,總覺得這句話挺有馬薩庫的味道。

印象中,每個鷹族人說話態度都很相似,所以連他們的神明也是這副德性,是嗎?

不過,既然獵鷹要求喊衪的名字,那就喊吧!

「伊格,特地出現在我面前有什麼事嗎?」

獵鷹以嚴肅自責的語氣道:「吾神巫女,吾為剛才的事向汝道歉。」

「道歉?」

「吾打破吾神規定現身於人們面前,甚至私自佔用汝的身體發言,如此重大的罪孽,讓吾實在沒有資格向汝請求接下來的事……」

「咦,佔用我的身體?這是怎麼回事?」

莫妲兒訝異地大喊,她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沒時間跟汝解釋,請汝答應吾的請求。」

「呃……什麼請求?」

「吾神巫女,請求汝將力量借給吾。」

莫妲兒錯愕地看著獵鷹,她哪來的力量可以借啊?

「請汝將力量借給吾。」

獵鷹語氣加重地重複,似乎真的很急迫。

「好好好,我借給,借給就是了……」

莫妲兒安撫的說,但內心卻疑惑自己要怎麼將力量借給衪。

「感謝吾神巫女,請隨吾來。」

不等莫妲兒反應,獵鷹朝她發出尖銳叫聲,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非常輕盈。

等到她回過神,整個人竟然漂浮在半空中,隨時有墜落的恐懼感。

她慘白著臉想大叫時,卻發現「自己」依然躺在床上睡得非常香甜,這才意識到自己是靈魂出竅,脫離了自己的肉體。

下一刻,她已經隨獵鷹飛往外面的高空。

就在這個時候,正在大廳討論事情的阿迪南彷彿感應到什麼,馬上抬頭往外望去,卻什麼也沒看見,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隨即回頭繼續剛才的話題。

第一次體驗到飛行的莫妲兒,除了懼高症及心臟病快發作以外,隨時掉下去的念頭更是占據她整個思緒。

事實上,這只是她的心理作用罷了。

她沒有掉下去,反而很安穩的飛行,所以,她再一次歸功於自己在作夢。

只有在夢境中,才能讓人類在天空自由翱翔,不受地心引力影響。

看著獵鷹展翅的身影,她不自覺開心的笑著,有誰能如此近距離跟老鷹一起飛行呢?應該沒有吧?

沒會兒,他們到一處佈滿厚雪的山頂端降落。

望向一大片雪白的山頂,莫妲兒覺得這場夢還挺真實。

無論是感受踩踏著冰冷雪地的寒意,或是聆聽冷風颼颼的聲音,彷彿自己確實來到這個雪山似,使她對這場夢的堅持,開始有了懷疑。

「吾神巫女,請用汝的力量,替吾找尋鷹族長的下落。」

獵鷹的話,讓莫妲兒傻眼了。

「伊格,確定沒有說錯話嗎?」

「吾沒有說錯,只有汝的力量才找得到鷹族長。」

莫妲兒皺著眉,苦惱的說:「可是我不曉得說的力量是什麼,再說,是神,應該比我更容易找到鷹族長的下落吧?」

「吾與鷹族長相通的靈性被異族封印,要不是暫用汝的身體,吾至今未能得知鷹族長最後的下落。」

「……的意思是說鷹族長就在這裡?」

「是的,只有汝能夠查覺異族將鷹族長藏匿的真正位置。」

莫妲兒思索了下道:「如果是單純的人力搜尋,我想,這點力量我還可以辦到。」

「吾神巫女,鷹族長的性命已接近終點,急迫將吾的力量傳承於下一任繼承人,請汝盡快找尋。」

說鷹族長快死了?這麼緊急的事情怎麼不早點說啊!」

莫妲兒白了獵鷹一眼,開始朝這一大片白茫茫的雪地搜尋命危的鷹族長。

過了好一段時間,莫妲兒開始產生放棄找尋的心態。

因為在這種無人的山上要找尋一名失蹤且生命垂危的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況,就算她找到又如何?

這裡並不像原來的世界有救援直升機,可以直接將受傷的人送到山下,那麼她面對命危的鷹族長,又該怎麼去救他?

此時,莫妲兒突然覺得不遠處的雪地有種奇異的感覺,心中閃過不祥的預感,她趕緊向前一看,一名臉色蒼白到發紫,且樣貌和馬薩庫極為相似的中年人躺在冰雪之中,他全身覆蓋著厚重的白雪,彷彿躺在這裡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伊格!我找到鷹族長了。」

通報完一旁飛翔的獵鷹,她蹲下身想確認中年人的狀況,發現他臉上有一層薄弱的黑霧覆蓋整張臉,似乎就是這個黑霧使中年人無法正常清醒。

當她想伸手觸碰黑霧時,身後忽然響起一聲斯文優雅的嗓音。

「我建議妳別去碰它會比較好喔。」

莫妲兒愣了下,這聲音好耳熟啊!

回頭一看,一名年約二十五歲的男子,頂著微金偏橘的長髮,用著褐色瞳孔直盯著她看。

沒會兒,他輕推了下細框眼鏡,朝她微微一笑。

莫妲兒幾乎像見到鬼般,顫抖地指著男子道:「你、你不是……」

「噓!」男子比出噤聲動作後,露出惡作劇的奸笑,伸手遮住莫妲兒的雙眼,「妳啊,現在只需要記住鷹族長的事,不然那傢伙察覺我的存在,現在就好好地睡吧!」

說一說完,莫妲兒感覺到一股清新香氣的微風從男子身上散發出來,她還來不及說出心中的疑問,便失去了意識,接著男子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將她變成一顆小小的金色光球,緩緩地飄浮在男子左手掌中。

獵鷹一見到男子的出現,趕緊飛到他的面前道:「靈……唔!」

男子一拳往鷹頭揍了下去,瞇起雙眼,微笑道:「你這隻蠢鷹,巴不得我被發現嗎?」

挨了男子一拳的獵鷹,整個身體卻在這時候發出綠光,等光芒消退時,一名年約二十歲,身穿鷹族傳統服飾的短髮男子跪倒在雪地,雙手捂著頭頂,表情充滿慌張。

「對、對不起,伊格絕沒有這個意思。」

男子推了下眼鏡,挑眉道:「哼哼,諒你沒這個膽。」

見男子似乎沒有生氣的模樣,伊格暗自鬆了口氣,正想尊稱對方,才剛發出了「靈」字音,馬上聽到男子發出威脅性的警告聲,他隨即改口道:「大人,您怎麼會有空來這裡呢?」

「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這件事。」

男子微微一笑,又往伊格的腦袋用力一揍。

「你將她的靈魂拉出來幹麻?嫌她不夠衰嗎?要不是我特別關注她的靈魂狀況,現在的她早已經是那傢伙的俘虜了。」

伊格默默低著頭,懺悔的說:「對不起,伊格太急了,完全沒考慮到吾神巫女的性命安全。」

「知道錯就好。」男子看著掌心的金色光球,「在她力量覺醒之前,千萬不可出差錯,知道嗎?」

「是,大人,伊格知道了。」

「還有,別叫我大人,我還想當個平凡的路人。」

伊格古怪地瞪著男子,內心悄悄地反駁:憑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想當路人有難度啊……

「蠢鷹,別以為我聽不到你在想什麼。」

伊格心驚了下,裝傻的說:「大人,至少該讓伊格知道怎麼稱呼您吧?」

男子看著金色光球,正好一個靈感閃過,微笑道:「叫我影子好了。」

聞言,伊格沒有馬上回答,倒是遲疑的說:「大人,您確定要叫『影子』?伊格認為不太適合您。」

「那你覺得什麼才適合我?」

伊格低頭思索片刻,不太確定的說:「伊格認為,那傢伙應該還不曉得您現在的名字,所以伊格建議您直接使用現在的名字。」

「確定?」

「是。」

男子推了推眼鏡,似乎也認同伊格的建議。

「以後見到我就稱呼日向忍,或是忍先生。但是在這女孩面前絕對不能提到我的名字,知道嗎?」

「是,伊格記住了。」

伊格恭敬地低頭,忽然想起了什麼事,有些難以啟齒的說:「忍先生,伊格能請求您救救鷹族長嗎?不然,伊格怕他撐不住……」

日向忍目光移到身躺在冰雪之中的中年人,平靜的說:「在傳給下一任族長前,他不會有事。」

「是嗎?」伊格表情有些悲傷的說。

「這是他的宿命,不需為他感到悲傷。」

「伊格明白。」

此時,日向忍像感覺了什麼,朝遠方直視了半晌,詭異一笑:「真大的企圖心,不怕會被反噬啊。」

伊格不解地望著日向忍。

日向忍突然回頭看著他,臉上綻放溫和笑容,親切的說:「伊格,你離開真身太久了,趕快回去吧!沒意外的話,這幾天就有好戲上場了。」

伊格對日向忍那句「好戲上場」充滿恐懼,恐怕這幾天內,鷹族將會有大事發生了。

「別發呆了,再不回去,別忘了隱藏在鷹族的異族會趁機滅了你。」

伊格回過神,趕緊點頭道:「是,伊格先告退了。」

語畢,伊格瞬間變會原來獵鷹的模樣,接著展翅飛離。

目送伊格離去,日向忍垂眸凝視著金色光球,輕喃著聽不清的話語。

此時,一陣柔和的微風迎面而來,眨眼間,人消失在雪地之中。

***

不知睡了多久,在鷹啼叫喚聲之下,莫妲兒模模糊糊地醒來。

茫然地盯著天花板好一會兒,總覺得自己做了一場非常驚人的夢,內容似乎出現了一個讓她認為不可能會出現的人,可惜她現在想不起對方是誰。

此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對方不等莫妲兒回應,便自行將門推開了。

一看,原來是阿迪南。

他手拿著放滿食物的托盤,將門關上後,自行將托盤放到桌上,然後回頭看著她。

「醒了?」

「嗯。」

「那就起來吃點東西吧。」

莫妲兒正準備起身時,意外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人換過,連生理期的部份也被處理好了。

對方拿著厚棉布墊在她屁股下面防止經血滲透,雖然令她暫時無法離開床上,總比不去處理來得好多了。

不過,照這種感覺來猜,自己似乎睡了很長一段時間。

彷彿聽見她的心聲,阿迪南開口道:「妳已經睡了三天了。」

莫妲兒驚呼一聲,連忙問:「那、那這是誰替我處理……」

阿迪南注視了她好一會兒,緩緩揚起意味不明的笑容。

「想知道?」

「……不用了,謝謝。」

看了他的表情,任誰也猜得出是誰替她處理。

唉,真替自己感到悲哀啊!

阿迪南遞給莫妲兒一份食物:「吃完,就去見蘇拉神官。」

莫妲兒愣了下:「蘇拉神官來到鷹族了?」

阿迪南點頭。

「……你沒有什麼話要交代嗎?」

想當初自己要被接回神殿的時候,阿迪南還會特別提醒她一些事,怎麼現在沒任何提示?

望著莫妲兒,阿迪南不禁憶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剛抵達鷹族的蘇拉持有著長老院及里迦瓦大神殿的證明,向鷹族代理族長巴拉庫說明自己代表中央來參加鷹族即將到來的獵狩季儀式,並且同意輔佐大神血脈主持儀式。

經過一陣熱絡交談,大家敲定儀式隔日舉行之後,鷹族的人們就先去忙著準備儀式的物品,而阿迪南和蘇拉則來到較為隱密的樹林交談。

兩人沉默了片刻,蘇拉率先打破沉默,恭敬道:「王,您已經選定那名女孩為巫女了嗎?」

阿迪南沒有回答,靜靜的看著他。

預料中的反應,蘇拉繼續道:「王,您已經決定為那名女孩付出性命了嗎?」

下意識動了下手指,阿迪南面無表情的說:「你除了拿藥威脅,就沒其他新招可以使用了?」

「王,您誤會了。」蘇拉搖頭輕笑,「我只是在提醒您,娜雅小姐才是屬於您的真正巫女,別被來路不明的異族給矇騙了。」

「如果她是屬於我的巫女,為何聖物會拒絕她,並且刻意消失?」阿迪南嘲笑道。

剎那間,蘇拉僵住了笑容,趕緊轉為苦笑:「王,您怎麼忘了聖物是被異族偷走這件事呢?包庇那名女孩不見得對您有利啊……您可別忘了,鷹族特意通知中央的真正用意。」

阿迪南瞇著眼,不悅地瞪著蘇拉。

「王,不管怎麼說,巫女大人願意配合您的行動,前提是別忘了跟巫女之間的交易,不然……您身上的病痛,還有那名女孩的性命,巫女大人可不敢保證能護住囉。」

阿迪南緩緩握緊拳頭,淡淡的說:「我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

蘇拉明白阿迪南已將警告聽進去,便恭敬行禮完後離開。

良久,阿迪南朝另一個方向望去,目光直視著某一棵樹。

「不用躲了,我知道你在那。」

沒會兒,一個人影從樹旁走了出來,仔細一看,竟然是馬薩庫。

阿迪南自嘲的說:「原來是被你聽到了啊……」

「我不會說的。」馬薩庫直視著阿迪南,堅定的說。

阿迪南注視著馬薩庫好一會兒,輕輕一笑。

「為何不說?這是立大功的好機會,就這樣放棄,不覺得太可惜了嗎?」

馬薩庫搖搖頭,指著眼睛,還有胸口的位置。

「我相信親眼所見,還有真實的感受。」

回過神,阿迪南發現莫妲兒正盯著自己不放,眼神似乎有些……擔憂?

「阿迪南,你怎麼了?」

從剛剛到現在阿迪南猛盯著她發呆,該不會她在昏睡的期間裡,發生了驚人事件?

阿迪南倒是證明自己沒有看錯她眼中的擔憂,不自覺溫柔一笑。

「沒事,快點吃吧!今天可是獵狩季儀式的重要日子,妳只需要公開表示蘇拉代理妳的位置,輔佐我進行儀式就行了。」

「喔,知道了。」

***

來到鷹族的集合地,莫妲兒一眼就看到蘇拉站在巴拉庫身旁等待她。而其他鷹族人則待在兩旁,安靜地不語。

一見到她的出現,蘇拉馬上拱起手尊敬道:「巫女大人。」

莫妲兒趕緊照著娜雅的方式輕點著頭,表示回應。

巴拉庫看時間差不多,便大聲宣布:「那麼,現在開始儀式授權。」

莫妲兒按照阿迪南的臨時教導下,以大神巫女的身份授權神官代理輔佐大神血脈進行儀式。

過了一段時間,她終於完成了這一項儀式授權。

正當眾人準備轉移到儀式場時,阿迪南眼神有些凝重地來到莫妲兒面前,輕聲道:

「在我們進行儀式的這段時間,妳就和馬薩庫他們去幼鷹飼養場等我回來。」

「一定要在幼鷹飼養場等你嗎?」莫妲兒不解的說。

阿迪南望了一眼正在等他的人們,彎身貼在她耳旁細語。

「我有不祥的預感,妳待在那裡,我才能安心。」

語畢,阿迪南隨一行人往儀式場的方向離去。

馬薩庫和莫拉克來到莫妲兒面前,彷彿早已知道阿迪南的意思,便帶著她往幼鷹飼養場前進。

路途中,莫妲兒一直很在意阿迪南臨走前所說的不祥預感。

不知是不是受到氣氛的影響,她也開始不安了起來,好像真有什麼事要發生似。

就在他們快到達幼鷹飼養場時,莫妲兒突然聽到一聲非常悽慘的叫聲,嚇得她回頭一看,卻什麼也沒有,她不禁皺起眉頭,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怎麼了?」馬薩庫問道。

「你們剛剛有聽到慘叫聲嗎?」

馬薩庫和莫拉克面面相覷,搖頭說:「沒有。」

「唔……那沒事,是我聽錯了。」

沒會兒,他們到了幼鷹飼養場,莫妲兒才剛踏入門口,耳旁傳來一聲虛弱的輕喚聲。

……吾神……巫女……

莫妲兒愣了下,不經脫口的說:「伊格?」

快……快阻止……阻止儀式……進行……

「咦?」

……救……命……

之後,莫妲兒再也沒聽到伊格傳來的耳語,不曾聽過如此絕望的語氣,心寒的恐懼瞬間占滿整個胸口,她著急大喊:「伊格!快回答我!別不說話啊!」

「巫女大人,您怎麼了?從剛剛就在自言自語……」

馬薩庫頭一次看見莫妲兒如此著急,擔憂的問。

莫妲兒突然抓住馬薩庫的手臂,神情非常著急。

「馬薩庫,儀式場在哪?快告訴我!」

「您怎麼突然想問……」

「快告訴我!快!」

才剛喊完,莫妲兒腦海瞬間出現一幕從未見過的畫面。

她看見了森林深處中的空地擺放著一隻巨大的石雕鷹像,站在石雕前的人,正是阿迪南。

這時,她注意到石雕鷹像上方出現了獵鷹,衪全身傷痕累累地痛苦大喊,可惜沒有人聽得見衪的聲音。

當衪看見阿迪南手掌亮起了耀眼的金光,露出了絕望的眼神,似乎那股力量灌輸進去,衪──便會死去。

不,不可以!這種事怎麼可以發生!

突然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的意識拉回來,耳旁還不斷響起呼喚聲。

「小姐,回神!」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緊抓著自己肩膀不放的莫拉克,喃喃道:「莫拉克?」

「妳剛剛看到了什麼?」莫拉克問道。

聞言,莫妲兒趕緊的說:「我看見伊格快死了,得趕快阻止儀式進行,快啊!」

「妳看到伊格鷹神快死掉?」莫拉克蹙著眉,疑惑道。

「對,不能讓阿迪南完成儀式啊!快……」

馬薩庫突然大喊著說:「不可能!伊格鷹神怎麼可能會死。」

「是真的,我看到衪渾身是傷,還拼命吶喊著不要進行儀式。」

馬薩庫難以置信地看著她,不自覺喃喃自語:「怎麼會……應該不會再犯,怎麼會……」

莫妲兒心突然揪痛了一下,腿一軟,跌坐在地上,臉色慘白望著他們。

「來不及了……」

莫拉克思索片刻,馬上抱起莫妲兒,對著馬薩庫道:

「馬薩庫,快帶我們去儀式場,再不去,一切都完了。」

本來還不怎麼相信的馬薩庫,聽到莫拉克的話,馬上點頭帶著他們往儀式場奔去。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