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垂危的耳語

 

經巴拉庫和蘇拉的輔佐下,阿迪南終於完成儀式中,最繁雜困難的部份。

接下來,他只要在伊格鷹神的真身──石雕鷹像,將力量灌輸進去祖母綠寶石,獵狩季的儀式就能宣告完成了。

只是……從儀式開始到現在,他的心裡一直很不安,說不出哪裡不對勁,特別是在方才完成儀式結尾的部份,有種破壞了原來的平衡,不免令他懷疑這個儀式真該繼續下去嗎?

「王,請您將力量灌輸進去,代替鷹族長完成儀式。」

巴拉庫一旁提醒正在發呆的阿迪南。

阿迪南瞥了他一眼,望向斑駁古老的石雕鷹像。

「我覺得儀式應該中止。」

「王!」

巴拉庫驚恐地大喊,讓原本安靜待儀式結束的鷹族人,目光紛紛投向他。

「都到這個地步了,您怎麼可以說中止就中止呢?」

阿迪南皺起眉頭的說:「情況不對勁……」

巴拉庫聽出他的疑惑,強調的說:

「王,儀式只差這一步就可以完成,難道您忍心讓鷹族子民一整年過得非常痛苦?」

阿迪南沉默不語地看著暗淡無光的祖母綠寶石。

「王,我也認為儀式不能中止,這樣對伊格鷹神很不敬。」蘇拉也跟著勸告。

「蘇拉神官,身為神官的你,難道沒有感覺出這場儀式的怪異嗎?」

「這……」

面對這樣的疑問,蘇拉卻沒有反駁。

事實上,不止阿迪南有這樣的疑惑,連在場其他鷹族的人也對這個儀式感到怪異。

特別是每年參與獵狩季儀式的人都有注意到完成最困難的儀式之後,石雕鷹像的祖母綠寶石應該是會越來越耀眼,怎麼這次祖母綠寶石越來越暗淡無光,甚至讓綠轉為黑的現象。

「王,這只是您的錯覺罷了,還是快點將儀式完成,好讓我們可以進行獵狩。」

見巴拉庫如此堅持,阿迪南瞇起眼的說:「好,我完成這個儀式,你可不要後悔。」

語畢,阿迪南金色眼眸亮起了金光,在右手聚集金色光芒,接著往祖母綠寶石伸了過去。

「住手──!」

一聲激動到破音的女聲從儀式場入口傳了過來,眾人趕緊回頭一看,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禁止女性進入儀式場的規矩被打破了!

她努力忽略人們因見到她的出現而產生出濃濃的殺意,踩著有些顫抖的腳步,臉色蒼白地走到阿迪南面前直視著他。

「阿迪南,請收回你的力量。」

見到她的出現,阿迪南輕揚著笑容,非常樂意散去手中聚集的力量。

「大神巫女!」巴拉庫怒紅著眼,咬牙切齒的說,「妳竟然破壞了鷹族最重要的儀式,甚至出現在儀式場……馬薩庫!」

一聽到巴拉庫的呼喚,馬薩庫趕緊來到他面前跪下。

「大哥。」

巴拉庫二話不說揍了他一拳。

「你這混蛋!竟然連個女人都顧不好,你是害整個族人不夠,連伊格鷹神也要一起毀了?」

馬薩庫垂下眼簾,默默地擦拭著嘴角的血跡。

對於巴拉庫的指控,他早已預料到了。但是,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事,反而非常相信莫妲兒是聽見伊格鷹神求救的耳語,才會逼不得已破壞規矩。

坦蕩蕩地直視巴拉庫,馬薩庫堅定的說:

「巴拉庫大哥,我願意負起破壞規矩的大罪,但是,請您停止這一場錯誤的儀式。」

「錯誤的儀式?這種話你講得出口啊!」巴拉庫轉過頭瞪著莫妲兒,「妳別以為自己就沒有責任,這件事情就算不用族長來處理,我也有權利撤除妳身為大神巫女的資格。」

聽到這樣的宣示,眾人議論紛紛地交頭接耳,反觀當事人卻是直盯石雕鷹像上空,似乎上面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她的注意力。

事實上,莫妲兒一直聽到獵鷹用著虛弱聲,斷斷續續地對她訴說著關鍵語。

當她聽到鷹族長命危的消息,剎那間,腦海浮現出自己在夢中尋找中年人的畫面重現,這才意識到那不是夢,是真實發生的事!

阿迪南好奇的問:「怎麼了?」

莫妲兒恐懼地望向巴拉庫一眼,隨即在阿迪南耳邊輕聲的說:「伊格說,巴拉庫跟異族有勾結,企圖利用你的力量毀掉衪的真身。」

阿迪南瞪大著眼,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妳可以聽到伊格鷹神的耳語?」

莫妲兒搔頭的說:「算是吧……啊,還有,伊格說衪需要鷹族長重新舉行儀式,不然衪所受的傷沒辦法恢復。衪還說失蹤的鷹族長生命垂危,人就在聖域高峰!」

「真的?鷹族長人在聖域高峰?」

「是真的,我在昏睡的時候有夢到鷹族長躺在雪地沉睡不醒,臉上覆蓋黑色霧氣,只是當我想確認他是否還活著時,人就醒了……」

「妳連鷹族長都夢到了?妳能預知鷹族的事?」阿迪南語氣中透露出一絲喜悅。

莫妲兒趕緊澄清的說:「你別誤會,那只是碰巧夢到罷了,並不能說我能預知。」

自動忽略莫妲兒的否認,阿迪南思索了下,似乎想到什麼訊息,神情嚴肅地盯著巴拉庫。

「巴拉庫,你身為鷹族風部貴族,理應堅守古老規定,你為何會想到大神血脈可以代替鷹族長舉行儀式的念頭?」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也紛紛朝巴拉庫露出疑惑的眼神。

「擁有里迦瓦大神的血脈,怎麼不能代替鷹族長舉行儀式?」巴拉庫蹙著眉道。

「喔?既然如此,為何獵狩季儀式會強調必須由鷹族長『親自』主持?」

巴拉庫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沒會兒道:「那是尊重鷹族長身為伊格鷹神的代言人,才會有親自舉行儀式的規定。」

「解釋得不錯,不過……」阿迪南冷冷一笑,「這跟大神血脈有什麼關聯?」

發現到阿迪南的用意,巴拉庫不滿的說:「王,您是為了中止儀式,才故意挑這麻煩嗎?」

「我倒是挺好奇,為什麼你會這麼堅持由我完成這個儀式?」阿迪南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到底和異族談好了什麼交易條件?竟然連弒神的行為也做得出來。」

弒神!

在場所有人震驚地看著巴拉庫,不敢相信他和異族有勾結,更想殺了鷹族的守護神。

巴拉庫臉色一僵,怒道:「王,您這個指控太過份了,身為鷹族子民,怎麼可能會跟異族有勾結,甚至弒殺我族的守護神呢?」

「這可不是我說的。」阿迪南聳肩的說。

「那您怎麼……」

「這可是伊格鷹神親口說的,你想,我能不信嗎?」

聞言,巴拉庫勉強扯著笑容道:「原來王能聽見伊格鷹神的耳語?」

「當然──不是我聽到。」

阿迪南將莫妲兒拉到自己面前,視線移到蘇拉身上。

「你們可要感謝大神巫女,要不是她聽見了伊格鷹神的耳語,後果不堪設想啊。」

莫妲兒驚慌失措地想逃離眾人的目光,特別是站在一旁的蘇拉神官,眼神更是沉到了極點,很難猜出他聞聽此話的感想。

「少開玩笑了!」

巴拉庫勃然大怒的說:「從來沒有人可以聽見神的耳語,更別提大神巫女,您要是想將判徒的大罪扣到我頭上,這理由未免太粗糙了?」

阿迪南微瞇著眼,輕笑道:「那好,我們來說說六年前的事件。」

所有人不禁皺起眉地看著阿迪南,這跟六年前的事件有什麼關聯?

巴拉庫皺著眉頭道:「王,您這時候提到六年前的事是打算做什麼?」

「沒什麼,只想弄清楚事情真相罷了。」阿迪南轉向一旁安靜不語的貝卡瑞,「據說當年異族入侵儀式場企圖毀壞鷹神的真身,涉嫌與異族勾結的馬薩庫因此被伊格鷹神剝奪資格,這個部份我沒說錯吧?」

「您說的不錯,確實是這樣。」

「很好,我想試問在場的人,一個幾乎可以說是下任族長的人,有什麼理由特意和異族勾結自毀前程,使得被伊格鷹神剝奪資格?」

「關於這個疑點,我們也有想過。」貝卡瑞看了馬薩庫一眼,「他是我族難得一見的天才,照理說我們是不會懷疑他的。但是,當我們在他身上搜出那一封信……我們不得不信他和異族有勾結。」

一聽到信,馬薩庫表情明顯僵硬,似乎那封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信上面寫些了什麼?」阿迪南問道。

貝卡瑞沉默了會兒道:「那封信上面寫著感謝他提供了儀式場的地圖,等待成功破壞伊格鷹神真身,將會實現他的願望。」

莫妲兒瞪大著眼,不敢相信這個消息。

這跟上次馬薩庫跟她說的部份不一樣啊!難道他悲傷的情緒是在騙她……

「不是的!那封信不是我的!」馬薩庫激動的解釋。

「不是你的,為何會在你身上?」貝卡瑞眼神充滿失望。

馬薩庫不由自主視線移到巴拉庫身上,隨即垂下頭,緩緩的說:「那是我前往儀式場的路途中撿到。」

阿迪南沒有放過馬薩庫細微的動作,事情正如他所想的那樣進展。

「你當我們是笨蛋嗎?這麼機密的信件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能撿到,直接承認是你的不就得了。」巴拉庫斥責的說。

馬薩庫咬緊下唇,不願多說什麼。

阿迪南直盯著巴拉庫,微笑道:「是啊,正常人都知道這種信不可能有機會撿到,如果是馬薩庫為了『某人』而主動去取得這封信呢?」

馬薩庫心驚了下,不安地想:難道王已經察覺到了?

不過,就算被察覺又如何?他已經決定要保密……他不會承認這件事。

彷彿聽見了馬薩庫的心聲,阿迪南緩緩的說:「馬薩庫,如果你不趁這個時候將事情說清楚,除了無法還你一個清白,更會拖延解救鷹族長的時間。」

馬薩庫愣著看他,困惑的說:「……您說解救鷹族長?父親……父親現在在哪?」

阿迪南靜靜地凝視了他好一會兒,緩緩開口。

「聖域高峰。」

聞言,所有人驚恐地張大著嘴,難以置信失蹤許久的鷹族長會在聖域高峰。

那裡是最接近上天的頂端,是鷹族真正守護的聖地,也是考驗歷代鷹族長的試煉之地。

除了遍地冰雪及刺骨狂風吹動,唯一通往頂端的聖域之路又小又陡峭,幾乎沒有人可以安全抵達頂端,就連擁有鷹神力量的族長也沒辦法毫髮無傷的抵達。

那麼,鷹族長為何會在那裡?

「王,您不是在開玩笑吧?族長怎麼可能會在聖域高峰?」貝卡瑞驚訝的說。

阿迪南嘴角上揚,貼近莫妲兒的耳旁輕道:「將妳夢到的畫面說出來。」

「咦,你確定嗎?說不定……他們不會相信我說的話。」莫妲兒遲疑的說。

「說就對了。」

見阿迪南如此堅持,莫妲兒只好將夢到的景象說了出來,還特別詳細說出中年人的特徵,以便在場的人確認鷹族長的外表。

隨著她訴說出的話語,鷹族人的臉色也越來越凝重。

因為她說的特徵及服裝,確實是當天失蹤的鷹族長所穿著的模樣。

跪在地上的馬薩庫一想到自己敬愛的父親正在聖域高峰受苦,幾乎想立即衝上聖地解救父親,不願再讓他多受一丁點痛苦。

但是,這等於是要他違背自己的誓言,換取父親的生命。

注意到馬薩庫露出猶豫的神情,巴拉庫已經明白了他的選擇。使得原本正直的眼神漸漸轉為陰沉,他不禁怨恨地瞪著莫妲兒,正如預言所說,外族女性將會破壞他的完美計劃。

這時,莫妲兒曾感覺過的厭惡感再度出現,順著感覺望去,發現巴拉庫陰沉地瞪著她,似乎她將他最後隱藏的王牌下落拆穿,逼他不得不露出本性。

她有些恐懼地退到阿迪南身旁,直覺上,待會將發生不好的事情,而她,將會是被捲入的人。

在內心掙扎了許久,馬薩庫決定選擇說出來,正想對巴拉庫道歉時,卻看見他一臉惋惜地搖搖頭。

「馬薩庫,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選擇。」

馬薩庫愕然地望著巴拉庫,只見他從懷中取出扁短的灰色笛子,輕輕一吹,在場所有的鷹應聲倒地,唯獨他肩上的鷹安然無恙。

身為鷹的主人各個臉色蒼白,猶如遭受電擊般,渾身麻痺地動彈不得。

此時,一陣強烈的狂風從四面八方吹了過來,正當眾人被刮得睜不開眼時,周遭已經出現了不少身著奇特服飾的蒙面人,手中更是持有著武器,似乎打算展開一場殺戮。

見狀,阿迪南將莫妲兒護在自己身後,以防她受到波及。

貝卡瑞顫抖地伸手指著巴拉庫,痛心道:「沒想到你真的是叛徒……」

巴拉庫輕撫著肩上的鷹,冷漠睨視。

「長老,您可別太勉強自己的身體,這可是異族巫師特別製造出來對付鷹族,除了使用者以外,擁有鷹的族人短時間是沒辦法移動身體,硬是強迫自己的話,可是會造成永久傷害……可別怪我沒事先提醒您。」

「大哥,您這是在幹什麼?您明明答應過我不再跟異族有牽扯啊!為何要重蹈覆轍?」

馬薩庫宛如遭到背叛,難以置信的說。

「我的好弟弟,你是真蠢,還是故意裝蠢?」頓了下,巴拉庫恍然大悟地嘲笑,「你該不會還相信『親情』能感化一切?」

馬薩庫凝望著他,緩緩起身。

「大哥,難道我不該相信嗎?就算伊格鷹神暗示過我在六年前被信任的族人背叛,我還是相信您是一時迷惘,並不是真有意……」

巴拉庫露出受不了的表情,揮手道:「夠了,我不想聽你說這些。」

見狀,馬薩庫試圖勸解的說:「大哥,您不是希望成為族長嗎?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啊!」

巴拉庫不耐煩地說:「你說夠了沒?要不是念你能遵守誓言,我老早就殺了你,省得聽你說廢話。」

「如果你真殺得了他,早在六年前就能殺他了,何必等到現在?」阿迪南一旁冷淡的說。

「這不干你的事!」巴拉庫怒瞪著眼吼道。

馬薩庫苦澀的說:「大哥,您真的不願回頭嗎?」

巴拉庫沉默了會兒,面無表情的說:「馬薩庫,你知道嗎?其實我一直很後悔……」

「大哥,您願意回頭了?」

「不!」巴拉庫露出殘忍的笑容,「沒將你殺死,是我最後悔的事!」

此時,巴拉庫不知何時拿出了一把短弓,二話不說直接往馬薩庫胸口一射,卻被他俐落閃避。

見巴拉庫動手,阿迪南瞥了一眼站在入口的莫拉克,兩人彷彿達成共識,馬上對那群待命的蒙面人展開攻擊。

混亂的戰鬥,噴灑滿地的鮮血,生命漸漸消逝的畫面,讓莫妲兒恐懼地想閉上雙眼。

血……她害怕看到人流血……她……她不想回憶那個畫面……

一旁沉默不語的蘇拉注意到莫妲兒的異常,來到她身旁小聲道:「害怕嗎?」

莫妲兒忍著不由自主顫抖的身體,點頭的說:「我……我對血有恐懼。」

蘇拉眼神微微一動,輕拍著她的肩安撫:「既然這樣,我們先離開這裡好了。」

聞言,莫妲兒看了看四周混亂的場景,很難找到機會離開,加上阿迪南他們正在戰鬥,如果突然離開了,使他們分心遇上危險,那就不好了。

想到這,她搖頭道:「謝謝您的好意,我覺得不要隨意離開會比較好,免得害他們分心。」

「確定?說不定待在這裡會使他們分心,反而害到他們。」

莫妲兒蹙著眉,雖然蘇拉的話並沒有錯,只是……為何她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呢?

一聲悶哼,蘇拉突然往地上一倒,下一刻,莫妲兒被人從背後擁住,一股濃濃的恐懼感從心底冒出,緩緩抬頭一看,夏德拉正低著頭凝視她。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莫妲兒顫抖的說。

夏德拉親暱地撫摸她的臉頰,輕笑道:「我是來帶妳走的。」

「咦?」

還來不及反應,莫妲兒整個人被抱起,只見夏德拉朝專注攻擊蒙面人的阿迪南冷冷一笑,隨即大喊:「巴拉庫,別玩了!時間已經很緊湊了,這裡就交給他們處理。」

語畢,周圍出現更多蒙面人,在夏德拉的指示下,將阿迪南一行人團團圍住,不讓他們有機會可以脫離。

初次見到擁有與阿迪南相同面貌的男人,所有人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特別是風部貴族,更是回想起當初巴拉庫曾說過的話。

巴拉庫有些不甘心地收起對馬薩庫的攻擊,迅速來到夏德拉身旁。

眼看著莫妲兒要被夏德拉帶走,阿迪南身上忽然爆發出強大的金色氣流,伸手一揮,圍擋在他面前的蒙面人們瞬間四肢扭曲斷裂,慘死在地上。

莫妲兒被如此血腥殘暴的驚悚畫面嚇得昏倒過去。

夏德拉挑了下眉,不悅的說:「你一定要這樣嚇她嗎?」

阿迪南強忍著心中怒意道:「你早已經失去資格了,趁我還有耐性,放開她。」

夏德拉難得在阿迪南面前露出愉快的笑容。

「誰說我失去資格了?」

「打從她拒絕你開始,你就已經沒有資格可以接近她。」

「看來,你還不知道這件事呢。」

夏德拉露出左腕上面的幸運帶,詭異笑道:「你可知道這是誰送的嗎?」

阿迪南瞇起雙眼一看,眼熟的編織圖騰,頓時想起自己曾經在莫妲兒的包包裡看過,難不成是她送的?

「不可能,她不可能會送你……」阿迪南皺眉道。

「這可是她親手為我綁上。」夏德拉炫耀地晃了晃左腕,「既然她對我告白,那我也有資格帶走『屬於我的巫女』。」

馬薩庫忽然大聲反駁:「王,別被他騙了!巫女大人根本不曉得那有告白的涵義。」

「你憑什麼說她不是對我告白。」夏德拉不悅的說。

「因為,我也有一個。」馬薩庫也露出圖案不同的幸運帶。

見狀,阿迪南心中莫名難受,竟然連馬薩庫也有她親手編織的手帶,為什麼他沒有?他有這麼不受重視嗎?

夏德拉錯愕了下,故作鎮定的說:「我不相信。」

「巫女大人說過這是祈求心願成真的幸運帶,也是與我結交友誼的象徵。絕對不是你所說那樣,巫女大人對你告白。」

聞言,夏德拉憶起當時莫妲兒對他所說的話。

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所精心製作的太陽圖騰幸運帶,希望能夠趕走你的悲傷,為你帶來美好的事物,無論做什麼事都能心想事成。

正如馬薩庫所說,那是祈求心願成真的幸運帶,並不是告白……不!她說過,這是能夠心想事成的幸運帶,而他的心願是取回自己的身份和巫女,不等於失去資格!

「夏德拉,將她放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阿迪南已經在手掌聚好金色光球,準備對他攻擊。

夏德拉冷笑道:「阿迪南,你還搞不清楚況狀嗎?」

此時,一名渾身散發妖異的氣息,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眾人一見他持著骷髏裝飾的手杖,頓時明白了他的身份。

特別是馬薩庫,他怒瞪著對方,咬牙切齒道:「異族巫師……」

「藍戴爾,這裡就交給你了。」夏德拉瞥了阿迪南一眼,便轉身離去。

見狀,阿迪南正想追上他時,異族巫師揮動手杖阻擋他。

「大神血脈,你可別忘了我的存在。」

優雅斯文的嗓音,令初次聽見傳聞中名聲不輸邪神的人們不免遲疑他的身份,擁有如此好聽的聲音,竟然是人人恐懼的異族巫師?

「讓開。」阿迪南謹慎道。

「呵呵,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語畢,阿迪南和異族巫師之間的戰鬥,宣佈開始。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