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為逝去的生命與初吻道別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從昏迷中醒來的莫妲兒,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好冷。

刺骨的寒意,伴隨著冷風呼蕭而過,彷彿待在零度以下的世界,令她冷到想尖叫。

困惑地睜開雙眼,映入眼中是一團隨風飄動的毛絨絨獸皮包覆整個視線,只露出些微的開口讓她可以透氣。這才意識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試著動一下身體,卻發現四肢似乎無知覺,嚇得她趕緊擺動,以確認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出了意外。

當她的四肢順利找到知覺,並起身想搞清楚狀況時,眼前的景象令她傻眼了。

朦朧的銀白世界,伴隨著一點一點的雪花緩緩落下,大地堆滿了一層又一層的積雪,且輕易瞧見比自身所處的平台位置還要低的山頂。

如此熟悉的景象,不禁令她懷疑自己是否在作夢。

此時,空氣中凝漫著一股令人厭惡的血腥味,順著氣味的方向望去,她看見了渾身是傷的阿迪南正奮力反擊夏德拉的猛攻,眼神更是透露著無比疲倦。

在她昏迷的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情況進展未免太快了吧!

以她對阿迪南的印象,他並不是那麼容易被傷成這副德性的人,可是現在的模樣,似乎連閃避夏德拉的攻擊是一件很吃力的事。

反觀夏德拉,表情則是非常愉快地想殺掉阿迪南,難得位居優勢的他,不趁這個機會除掉對方,他可能會怨恨自己。

除此之外,馬薩庫和巴拉庫這對兄弟也打的非常激烈。

從巴拉庫一直操控鷹輔助攻擊來看,馬薩庫也打的很辛苦,時常為了閃避鷹的突擊而險被巴拉庫的箭擊中,情況非常危險。

不過,她覺得馬薩庫像在保留實力,說白一點,他不願真正傷害巴拉庫。

此時,阿迪南忽然狼狽地倒在地上,眼神不悅地瞪著夏德拉。

夏德拉緩緩地走到阿迪南面前,愉快地笑道:「阿迪南,你沒料到自己會有這一天啊……」

阿迪南微瞇著眼,嘲笑道:「憑這一點小小的勝利,便自以為得到一切?你會不會想得太美好了。」

夏德拉直往腹部用力一踩,聽到一聲悶哼,殘忍一笑。

「儘管說吧!說完,就是你受死的時候。」

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的莫妲兒,在阿迪南被踹腹的瞬間,心忽然莫名揪痛,她困惑著自己為何會心痛,是單純替挨打的人心疼,還是……?

疑惑還沒得到解答,當她看見夏德拉聚集起黑光球打算埋入阿迪南體內時,胸口更是產生強烈的窒息感。

等到她意識到自己該做出制止的行為時,身體早已經衝到夏德拉身旁緊緊抓住他的手臂,不讓他將黑光球埋入阿迪南的身體。

沒料到出手制止的人是莫妲兒,夏德拉瞪著她道:「為何阻止我?妳真的那麼認同他的存在?」

莫妲兒望了一眼皺眉的阿迪南,忍住心中的恐懼直視著夏德拉。

「我不希望你……」

「妳在替他求情?」

冰冷的語氣,夏德拉面無表情的說。

莫妲兒明白他聽不進這種求情,難得打贏了阿迪南,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大好機會?

只是她不願看到有人死掉……

鬆開了手,莫妲兒將阿迪南擋在自己身後,堅定的說:

「是,我是在替他求情,請不要傷害他。」

「他,我必須殺。」夏德拉瞪著眼神透露出訝異的阿迪南,「這是我們的宿命。」

「不管理由是什麼,都不該隨意奪走生命。就算你們是受詛咒的雙生子也一樣,我不願看見你們為了這種事自相殘殺,這實在太悲哀了。」

夏德拉錯愕了下,非常訝異莫妲兒會說出這種話。

從來沒有人會對雙生子產生這種善良的想法,他們是不該存活在世上的人,哪怕要他們消滅其中一方,也不能讓雙生子的存在降臨這世上,可是她卻說出身為雙生子心中的悲傷……

彷彿回應夏德拉的情緒,掌心的黑光球些微抖動了下,瞬間消失,神情深邃地凝視著她。

注意到夏德拉的變化,阿迪南心裡明白莫妲兒的話語已經改變了他的決定。

他甚至不用猜想,就能確定莫妲兒在夏德拉心中的地位更加堅固,如同當初他糾結了許多年的無能情況是一樣。

只可惜,要不是他急迫想擊退異族巫師,他才不會受這麼重的傷。再說,現在的身體狀況,很難在夏德拉手中保護她,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會直接將她帶走。

正如阿迪南所料,夏德拉強硬地將莫妲兒拉入自己的懷抱中,語氣有些彆扭的說:

「我會實現妳的願望,作為交換,妳得跟我走。」

莫妲兒愣愣地看著他,目光不自覺移到阿迪南身上,似乎在說:不會吧?真的要跟他走?

夏德拉不滿她對阿迪南露出依依不捨的眼神,靈光一閃,抬起她的下顎,深深地吻起她的唇瓣。

突如其來的一吻,瞬間讓莫妲兒腦袋當機,沒有反抗。

彷彿屬於自己的東西被玷汙似,阿迪南刻意壓抑憤怒的理智線崩斷,他不管重傷的身體已不適合使出力量,怒暴著氣,在周圍聚集數十顆金色光球,朝夏德拉猛烈攻擊。

早已察覺他企圖,夏德拉抱著莫妲兒閃避一連串的攻擊,免得讓她波及到傷害。

直到攻擊結束,喘呼呼的阿迪南怒瞪著他,怒吼道:「夏德拉!你不該碰她的!」

「我吻我的巫女,有礙到你嗎?」夏德拉俯視著阿迪南,冷笑道。

阿迪南怒瞪著夏德拉,咬牙切齒的說:「她不是你的!」

夏德拉親暱地摟住仍然呆滯失神的莫妲兒,挑釁的說:「她可沒有拒絕呢。」

聞言,莫妲兒回神地默哀自己的初吻,同時默默反駁著她不是不拒絕,而是這打擊太大,她忘了拒絕。

唉,她怎麼會被夏德拉得逞啊!而且還沒有小說形容那麼美好,只有濕濕滑滑的口水……鳴。

不理會阿迪南的憤怒,夏德拉目光移到巴拉庫,見兩人之間的戰鬥還沒結束,他不耐煩地皺眉。

「巴拉庫,你怎麼連這種角色都解決不了?這跟你當初所說的話完全不同。」

聽出夏德拉對他失去信任,巴拉庫有些慌的說:「對不起……大人,這小子出乎我意料的難纏。」

夏德拉揚手對著馬薩庫一指,他突然停止了閃避的動作,渾身僵硬地站在原地,神情極為訝異。

「快去繼承風元素之力,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耗。」

巴拉庫趕緊收起武器,正準備朝另一個方向出發時,夏德拉忽然補充了一句話。

「巴拉庫,你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別妄想異族不會將賜予你的力量收回。」

巴拉庫僵了下,咬緊下唇奔跑,沒會兒他停留在一處較隱密的洞口,伸手一抓,竟然拖出了一名中年人,仔細一看,那和馬薩庫相似的面容,正是失蹤的鷹族長──索魯.馬哈。

巴拉庫一手貼住對方的雙眼,口中喃喃自語,只見索魯臉上的黑霧散去,接著像終於吸到空氣般地猛然咳嗽,甚至咳出血來,讓人明白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到了極限了。

神情還有些恍惚的索魯,一見到巴拉庫,露出失望的眼神。

「果然是你……」

巴拉庫賞了個巴掌給他,強硬的說:「時間不夠了,快將風元素之力傳給我。」

「你還真不死心……連最基本的試驗都沒過,沒資格擁有風元素之力。」

「快給我!」巴拉庫揪住索魯的衣領,暴躁道。

見巴拉庫失去冷靜的模樣,索魯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平靜的說:「你有死的決心嗎?」

「什麼?」

「這可不是普通的力量,沒有必死的決心,根本沒辦法承受這股力量。」頓了下,索魯故意嘆了口氣,「如果你當初有表現必死的決心,族長之位早已經是你的了。」

急於得取力量的巴拉庫,馬上點頭:「我有死的決心,快給我風元素之力!」

索魯凝視了巴拉庫好一會兒,咳了幾聲嗽,伸出右手準備放在他的頭頂。

此時,馬薩庫忽然大喊──

「父親──不要!」

索魯怔了下,意識到此地並非只有他們兩人,回頭一看,馬薩庫一臉驚恐地望著他,還有兩名面容相同,卻散發出不同氣勢的男人,以及一名年輕可愛的少女。

巴拉庫抓住索魯的肩,道:「父親,我不許你反悔,快將力量傳給我。」

「父親!您不能這麼做……您不可以啊!」馬薩庫極力勸阻。

失蹤那麼多天的父親能夠活在這裡,全都是靠元素之力支撐,如果這股力量要是脫離了父親體內,那麼父親的生命將會……

索魯朝馬薩庫露出慈祥的笑容後,將停在半空中的右手到巴拉庫的頭上,輕喃道:

「巴拉庫,如果你真能承受這股力量,那麼,你替異族賣命的行為將會被赦免。」

語畢,右手發出強烈的綠光,接著巴拉庫像遭受電擊,全身不斷地抽蓄,翻白眼,甚至開始有了七孔流血的恐怖現象。

見狀,眾人明白了得知巴拉庫不適合繼承元素之力,特別是夏德拉,他的計劃竟然是在這時候被毀了,氣得想動手殺了巴拉庫,雖然他直到後面撐不過力量的侵襲而死去。

見到這般驚悚的畫面,莫妲兒別開眼,不敢直視如此血腥的畫面。

當她注意到阿迪南打算趁著夏德拉不注意時解除馬薩庫的束縛,她趕緊拉住夏德拉的手,擔憂道:

「怎麼辦?這樣下去巴拉庫會死,該怎麼救他才好?」

「連元素之力都沒辦法承受的廢物,不需要救他。」夏德拉鄙視的說。

「不行!這樣他太可憐了,你能救救他嗎?」

夏德拉眉頭一皺,疑惑地瞥了一眼莫妲兒,她表情僵硬地對他露出微笑,心一驚,猛然回頭望向阿迪南,卻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此時一陣天搖地動,一股強硬的氣流朝夏德拉擊過來,他想抱起莫妲兒閃避時,發現她不在自己身旁,早已奔向阿迪南的懷抱。

夏德拉愣了下,驚覺自己來不及閃避那股強硬的氣流,急忙聚集黑光球反擊,強大的衝擊力迫使他狼狽地退後幾步,憤恨地瞪著對他出手攻擊的人──莫拉克。

一見莫拉克的出現,莫妲兒訝異著他也能施展奇特的力量,但是他身上跟阿迪南一樣佈滿了不少傷痕,不禁令她困惑著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過程,怎麼會傷痕累累?

夏德拉又怒又謹慎地退後幾步,似乎顧忌他和阿迪南的聯手。

「異族長,你最得意的異族巫師已經被我打跑了,你所賭注的人也失格了。沒有退路的你,只有兩條路可走,第一,打敗我;第二,從這跳下去……你的選擇是?」

莫拉克渾身散發越戰越勇的氣勢,神情非常期待夏德拉與他一決勝負。

經不起刺激的夏德拉,正想接受這個戰帖時,莫妲兒趕緊出聲制止。

「莫拉克……讓他走吧。」

聞言,除了夏德拉外,早已見識過她善良本性的三人,不約而同露出「果然,又來了」的表情。

莫拉克非常爽快地退到一旁,放夏德拉一條生路。

夏德拉沉默地望著莫妲兒,露出配戴太陽幸運帶的左腕,緩緩道:

「遵照妳賜予我的祝福,我不會放棄取回屬於我的一切,包括妳在內──我的巫女。」

語畢,他輕輕吻了下幸運帶,便轉身離去。

看似事情已告了一段落,卻在夏德拉最後炫耀太陽幸運帶的舉動,引發另一波事件。

莫妲兒震驚到了極點,她遺失的太陽幸運帶怎麼會在夏德拉手上?!

阿迪南似乎也想起了這件事,皮笑肉不笑地摟著莫妲兒的肩膀,用著令人猜不透的酥麻嗓音道:

「妳挺不錯的嘛,送了一條足以讓夏德拉糾纏妳一輩子的告白手帶,就連馬薩庫都有一份……」

莫妲兒僵硬地轉頭看著阿迪南,苦笑道:「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啊……」

「那……什麼事才是我所想的那樣?」阿迪南勾起莫妲兒的下顎,有意無意撫摸她的嘴唇。

此時,馬薩庫突然喊了一聲父親,便奔向躺在雪地上的中年人,大家才想起還有一件大事還沒解決。

馬薩庫小心翼翼地扶起緊閉著雙眼的中年人,難過地輕喃:「父親……」

索魯緩緩睜開雙眼望著馬薩庫。

「孩子,辛苦你了。」

「父親,請您別說話,讓我背您下山,好嗎?」

索魯凝視了他好一會兒,輕笑道:「孩子,你能說出誓言嗎?」

馬薩庫驚恐地搖搖頭道:「不,不!父親,您別這樣……」

「孩子,父親已經沒有時間了,只有你才有資格繼承我的位置……快說出你的誓言。」

馬薩庫自卑地垂下頭:「父親……雖然我願意為族人付出一切,但……我是失去鷹的異族,我沒有資格繼承您的位置。」

「傻孩子,你一直都有資格繼承我的位置。」索魯溫柔地笑了笑,伸手拍拍馬薩庫的肩膀,「如果你沒有資格,早在六年前失去鷹的時候,就該跟著死去,不是嗎?」

「可是……」

馬薩庫還想反駁什麼,索魯輕嘆了口氣。

「當年你替巴拉庫隱瞞他與異族勾結的過程,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由於我的私心,害得你白白遭受這六年來不平等的待遇。原以為巴拉庫能夠真正脫離異族,沒想到他還是一樣……」

說到這,索魯猛然咳嗽,令馬薩庫慌亂的說:「父親,別說了……請您別說了。」

索魯搖搖頭,無奈笑道:「老實說,巴拉庫是我的驕傲,在你尚未出生前,他一直是最受矚目的人,只是沒料到你的出生會將他光芒蓋掉,幸好你的心地還很善良,沒太在意他對你的惡行,不然我這個作父親的,還真不知該怎麼處理。」

「父親……」

軟化的語氣,索魯總算說服了最固執的兒子,不經放鬆了身體,疲倦地望著他。

「孩子,代替我和巴拉庫好好領導鷹族吧!相信你可以做的很好。」

馬薩庫哽咽地點了點頭,伸出右手放在胸口,緩緩道:

「吾以馬薩庫.馬哈之名,向伊格鷹神起誓,以生命為代價,為鷹族奉獻一切,以死亡的決心,繼承風元素之力,從此刻起接下索魯.馬哈鷹族之長的位置,接受族長試煉考驗。」

索魯滿意地伸手輕觸馬薩庫的臉頰,道:「孩子,鷹族就交給你了。」

語畢,索魯身上散發出耀眼的綠光,以極快的速度進入馬薩庫體內,等光芒消失,緊貼在臉頰的手跟隨著滑落,躺倒在染紅的雪地上。

第一次流下眼淚的馬薩庫,緊緊抱著父親的屍體,像無助的孩童般放聲大哭。

雪,彷彿感受到他的悲傷,緩緩落下特殊的顏色──綠色,為這名逝去的前.鷹族長哀悼。

***

幾天後,辦完前任鷹族長喪事的馬薩庫,和族人一同來到儀式場前,準備重新舉行獵狩季儀式。

在眾人的見證之下,馬薩庫將風元素之力灌輸石雕鷹像的祖母綠寶石,瞬間散發耀眼燦爛光芒,大家才真正鬆了口氣,露出難得的笑容。

接著,馬薩庫來到一旁參觀儀式過程的莫妲兒面前,恭敬道:

「大神巫女,請隨我至伊格鷹神真身前接受風之認證。」

來到石雕鷹像面前,莫妲兒有些緊張地盯著馬薩庫一舉一動。

感受到她的情緒,馬薩庫微笑道:「請不用害怕,儀式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如同上一個認證相似情況,馬薩庫半跪在她的面前,雙手高舉,掌心攤平朝上。

「吾以鷹族長之身份向伊格鷹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風的認證,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語畢,馬薩庫的掌心亮起了兩顆綠光球,宛如擁有生命般開始環繞著莫妲兒周圍,突然她感覺到背部冰冰涼涼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的背上搔癢似。

沒會兒,她覺得身體變得輕盈許多,令她有種輕輕一跳就能飛起來的錯覺。

此時,那兩顆綠光球直往她的雙眼一射,嚇得她閉上雙眼,深怕自己的眼睛出了什麼意外。

遲疑了會兒,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樣受傷,她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畫面令她愣住

伊格鷹神竟然是站在馬薩庫肩上,衪見到她的反應,眼神流露出逗趣的玩笑。

完成了認證儀式,馬薩庫虛弱的跌坐在地上,連續舉行兩種耗費大量風元素之力的儀式,他幾乎快昏倒過去。

早已預料這般情況,莫拉克上前攙扶馬薩庫,朝他露出「做得不錯」的表情,激勵他的努力。

阿迪南則來到莫妲兒身旁,牽起她的左手,看著鷹圖騰散發出耀眼的淡淡綠光,滿意的說:

「好了,妳已經完成了風的認證,我們可以準備到下一個地方了。」

原本該有回應的莫妲兒,目光依舊盯著馬薩庫不放,使得阿迪南瞇起眼,正想質問她為何要一直看他時,她突然驚呼一聲,朝向什麼都沒有的空中自語自語。

「真的嗎?真的可以讓馬薩庫的鷹復活?」

彷彿有人回應她似,她趕緊拉住滿臉問號的馬薩庫來到石雕鷹像前,一手貼住祖母綠寶石,另一手緊抓著他的手,專注地閉上雙眼,似乎在感應什麼似。

眾人不懂莫妲兒的用意,剎那間,所有人感受到石雕鷹像散發出凝重的氣息,此刻,耀眼的神母綠寶石散發出強烈的光芒,照得令人睜不開眼。

等到光芒退散,眾人看見莫妲兒雙手捧著幼鷹,小心翼翼地交給紅著眼眶的馬薩庫。

接觸到久違的夥伴,馬薩庫高興到不知該說什麼,他感動地向莫妲兒深深鞠躬,隨即望向一樣喜悅的族人,開心大笑。

***

回到當初到達的鷹族主領域入口,阿迪南和莫拉克站在一旁等待莫妲兒。

莫妲兒有些不捨地望著眼前的景象,想在最後幾分鐘內,將這些畫面牢記在記憶中。

馬薩庫對著莫妲兒歉意的說:「對不起,巫女大人,照理說我應該要跟隨您……」

「別這麼說,你現在可是鷹族長呢!還有,要好好照顧你的鷹唷。」

馬薩庫微笑地點頭,突然想起了什麼,向一旁持著籠子的族人取出一隻雪白的鷹。

「巫女大人,請您收下這隻王鷹。」

「欸?不好吧?」莫妲兒愣愣的說。

「不會,這是專門緊急聯絡的鷹,往後您要是需要幫忙,這隻鷹可以很快速將訊息傳給我。」

此時,莫妲兒像聽到了什麼,朝一旁的樹根露出苦笑,便搖搖頭婉拒。

「不用這麼麻煩,伊格鷹神說真有事情,衪有辦法讓你馬上得知。」

馬薩庫怔了下,同樣苦笑地點頭。

「好了,差不多該出發了。」阿迪南已經有些不耐煩的說。

馬薩庫領著所有族人向他們揮手道別,直到看不見他們的身影為止。

***

過了一段時間後,一直沉默不語的阿迪南開口了。

「從妳取得認證開始,妳變得很容易對著空氣自言自語,能告訴我原因嗎?」

莫妲兒默默地望向一旁低空飛行的獵鷹,無奈苦笑。

「我說……我除了能聽見伊格鷹神的聲音外,現在也能看得見衪,你們會相信嗎?」

阿迪南和莫拉克互望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會。」

莫妲兒訝異地看著他們,脫口問:「為什麼?」

兩人很有默契地揚起笑容。

「像小姐這麼特別的大神巫女,有誰會不信呢?咿嚕。」莫拉克聳聳肩的說。

阿迪南輕撫著她的頭道:「妳都可以明確轉答伊格鷹神的話語,硬要說不信,還挺難的。」

聞言,莫妲兒也覺得這樣的說法很有道理,決定不再因為別人看不見獵鷹,心裡糾結被當成瘋子。

「話說回來,妳已經決定好下一個地點了嗎?」阿迪南問道。

莫妲兒想都沒想的說:「狼族。」

阿迪南拿著地圖看了下,點點頭地將地圖收回。

這時,莫妲兒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勁了,她好奇的說:「莫拉克,你不是要去中央?」

莫拉克露出「妳怎麼現在才想到」的表情,一邊搔癢著頭,一邊瞄著阿迪南的說:

「我發現跟你們旅行比去中央還要有趣,所以……就讓我繼續陪你們到狼族吧?咿嚕。」

莫妲兒望向擁有決定權的阿迪南。

「可以。」

得到了同意,莫妲兒和莫拉克露出開心的笑容。

看來在抵達狼族以前,這段旅程會過的非常有趣。

 

──《機車告白之神雕笨俠侶 完》

 

附神巫女02 - 機車告白之神鵰笨俠侶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