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狼族,一群愛好平原生活的民族。

他們與狼的習性相似,是個大家庭,團結力強,卻有著拒人於外的孤獨特性,居住的建築物為常見的木屋。

距離狼族居住的位置不遠處的山丘,一間獨特的木屋建立在上面。

那是專門為外來的旅人留宿,除了給予相對的禮儀,也是防止外族深入探索狼族。

如今,這間木屋再度有了新的居住者,那就是──正坐在壁爐旁的搖椅上,一邊感受著柴火散發溫暖,同時悠閒地望著窗外夜景的莫妲兒。

這大概是她來到異世界當中,最不用提心吊膽的時候。

回想起她剛滿十六歲生日當天意外收到一份神秘包裹,並且戴上包裹裡頭所贈送的民俗風手鍊,也就是異世界太陽之神的聖物手鍊──里迦瓦大神巫女證明。

之後,她接到一通詭異電話的同時,竟然以車禍的方式穿越到風格為原始部落的架空世界。

為了將不屬於她的聖物歸還真正的大神巫女,除了代替巫女接受認證考驗外,還讓……目前不知道失蹤到哪去,巫女的未婚夫,身份高貴的大神血脈,更是異世界的統治者──阿迪南.里迦瓦爾親自當導遊,帶領她前往四大部族接受考驗。

想到這,她就很生氣!

就算狼族長臨時有事沒辦法和他們見面進行火的考驗,他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將她一個人丟在狼族,跟著莫拉克一起失蹤吧?

莫拉克是在前往鷹族領域途中遇到的熊族人,個性豪爽大方,有著猛男……強壯身材,身上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更是散發出和四聖之一──費爾熊神相似的氣息。

該說他特別,還是熊族人都像這樣?

待在鷹族的那段時間,如果沒有莫拉克的幫忙,或許現在的她沒辦法安然無恙地留在狼族。

但是,不管如何,他們要搞失蹤前應該要對她交代清楚去向吧?

想當初莫拉克一臉驚慌地跑了過來,卻什麼話都不說,刻意和阿迪南到一旁講悄悄話,害得她超想請四聖之一──伊格鷹神替她偷聽他們之間的對話。

只可惜阿迪南察覺她的企圖,不僅當場弄昏她,還趁她昏睡時與莫拉克一同離開狼族。

光這兩點,就足以傷害她對他的信任……

不過,勉強算有良心的阿迪南,特別請狼族的婦女們多多照顧她,或多或少減輕了她被獨單丟棄在狼族的難受心情。

輕嘆了口氣,莫妲兒開始拿起毛線編織圍巾,打算在阿迪南回來之前,將屬於他的太陽圖騰圍巾編織完畢。當然,此工具為狼族婦女熱情提供。

每織完十針,哀怨的心情就跟著增加,她會淪落到這種下場,全都是夏德拉害的!

夏德拉是阿迪南的雙胞胎弟弟,一樣擁有大神的血脈,不幸的是,雙胞胎在這個世界被稱為「詛咒的雙生子」,也因此夏德拉被長老院逐出中央,成為異族之長,長期與阿迪南對立。

如果夏德拉沒拿出她不知何時遺失的太陽圖騰幸運帶,當著阿迪南的面前炫耀,還有那該死的……吻,她現在就不用刻意織著太陽圖騰的圍巾。

這明明是她自己要用的啊,可惡!

這時門外一聲低鳴,莫妲兒馬上停下手中的工作,將織到一半的圍巾丟到一旁,趕緊來到門口。

打開一看,一隻銀白色的大狼彷彿在等待她開門似,溫馴地坐在門口。

莫妲兒一見到大狼,露出開心的笑容。

「白白。」

聞言,大狼眼神透露出一絲厭惡,似乎不喜歡這個稱呼。

莫妲兒在大狼面前蹲下,看著坐著比自己蹲下還要高的大狼,她忍不住撲到牠身上,磨蹭因冬天的到來,而顯得更為蓬鬆的毛。

大狼無奈地偏著頭,任由她隨意弄亂自己的毛。

莫妲兒與大狼的相遇,得從阿迪南失蹤的那夜說起。

剛清醒的莫妲兒,發現屋子裡只剩下她一人,慌張地奪門而出,可惜她不曉得狼族禁止外族在夜晚行走,於是碰上了這般情況──誤闖狼群的地盤。

原本正在休息的狼群看到她,各個發出兇惡的警告聲,同時將她包圍。

莫妲兒極為緊張,雖然沒有任何一項研究與報導說狼會主動攻擊人類,但是,這不是她的世界,難保她不會被狼咬死啊……

此時,一隻狼主動撲上前攻擊,她嚇得大叫,下意識想伸出左手阻擋時,一聲充滿威嚴的狼嚎響遍大地,瞬間所有的狼低頭垂耳,縮著尾巴趴在地上不敢亂動。

莫妲兒回頭一望,一隻比在場所有的狼還要龐大,毛色更為美麗的大狼,居高臨下地站在高處俯視她。沒會兒,大狼踩著優雅的姿態,來到她的面前。

這時旁邊有一隻狼站出來發出不滿的聲音,大狼馬上露出兇惡的獠牙,不時發出警告的聲音,令在場所有的狼更加恐懼大狼的存在。

見狀,莫妲兒有些困惑地盯著大狼,照理說,她應該對大狼有恐懼感,怎麼會在她看見大狼那雙燦爛的藍眼之後,心中的恐懼沒了,反而對牠產生極大的親切感。

那種感覺就像是養育多年的忠犬,特地站出來保護主人似。

因此,才會有大狼主動來到莫妲兒所暫時居住的門口前,任她抱著自己。

沒會兒,莫妲兒像聞到什麼似,皺起眉頭地看著大狼。

「白白,你去了什麼地方?身上好臭喔!」

大狼不怎麼在乎身上的臭味,起身甩了甩尾巴,想進去屋內溫暖的壁爐旁睡覺。

見狀,莫妲兒忽然揚起笑容,將門關好之後,緩緩開口。

「白白,正好我還沒去洗澡,我們就一起洗澡吧。」

大狼像聽到什麼似,優雅的姿態明顯僵硬,二話不說轉身往門口奔出,卻發現門早已關起,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莫妲兒,牠發出抗議的聲音,表示自己不願洗澡。

莫妲兒才不管牠的抗議,一邊壓制牠,認真的說:

「雖然不洗澡對你來說並沒有什麼,但是為了我的鼻子,還有防止你身上有跳蚤,這澡是洗定了!」

坳不過莫妲兒的堅持,大狼只好垂下頭,乖乖地和她一起洗澡。

過了一段時間,莫妲兒拿著布擦拭著渾身濕答答的大狼,小聲抱怨的說:「要是有吹風機就好了……這樣就能吹乾你身上的毛了。」

大狼望了她一眼,隨即用力甩水的舉動,惹得莫妲兒哇哇大叫。

「不可以這樣啦!白白,身上都還沒擦乾……唉,得擦地板了。」

大狼不理會她的大叫,走到壁爐旁讓火烤乾身上的濕毛,忽然傳來一聲鷹啼,莫妲兒抬頭一看,獵鷹正降落在角落的衣架上。

見到獵鷹的到來,莫妲兒笑道:「伊格,你回來了啊!」

吾神巫女,吾予轉達鷹族長的訊息。

聽著獵鷹轉達的內容,一邊努力收拾殘局的莫妲兒,不經回憶起和馬薩庫相遇的事。

馬薩庫是鷹族的現任族長。在成為鷹族長之前,是一名失去鷹的「異族」,個性古板,對自己的誓言非常遵守,可說是寧可死也不能違背誓言。

要不是她碰巧聽見伊格鷹神的耳語,揭穿了異族試圖毀壞伊格鷹神真身的陰謀,就沒辦法即時在前任鷹族長去世前將風元素之力傳給馬薩庫,並且讓他的鷹復活,恢復他身為鷹族人的身份。

從回憶中回過神來,正好是獵鷹說完最後一段話。

當鷹族長聞聽汝目前獨自一人生活,不顧族人勸告,決意前往狼族來探望汝。

莫妲兒愣了下,連忙問:「你說馬薩庫要來狼族?」

是的。

「你快阻止他啊!」

很抱歉,吾早已勸告過了,鷹族長堅持要來見汝。

瞭解馬薩庫個性,莫妲兒無奈地嘆氣。

「他才成為族長不到一個月……」

此時,大狼發出困惑的聲音,莫妲兒明白牠誤以為自己是在跟牠說話,隨意揮揮手的說:

「白白,我不是在跟你說話,別誤會。」

大狼望向她從剛剛就一直對著並沒有任何生物的衣架說話,眼神透露出令人不解的暗沉,隨即趴在毛絨地毯,準備睡覺。

整理好地板,莫妲兒來到大狼身旁輕撫著牠的頭,接著拿著幾塊木頭丟入壁爐裡,轉身來到溫暖的床躺下,睡前還特別望了一眼熟睡的大狼及不知何時消失的獵鷹之後,才緩緩閉上雙眼睡覺。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壁爐上的火也已漸漸熄滅。

原本該沉睡的莫妲兒忽然睜開雙眼,模糊之間,她看見赤紅的瞳孔正盯著自己。

愣了好一會兒,她才注意到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趴跪在自己身上,而她胸口的衣服早已被解開,正被肆意輕撫著太陽印記。

她還沒意識到自己遇上驚人大事,就被男子強硬地翻身背對著他,同時扯下她的衣服,露出她所看不見的另一個印記──雙翼翅膀。

皮膚一接觸到冷空氣,莫妲兒整個人雞皮疙瘩地顫抖,男子注意到她的狀況,微溫的雙手忽然變得非常炙熱,像在替她驅趕寒意,一下子身體呈現熱呼呼的狀態。

她困惑地想回過頭看清男子的模樣,可是,打從身體變得很溫暖之後,注意力一直呈現模模糊糊沒辦法集中的感覺,直到她閉上雙眼為止。

突然間,她驚醒地跳下床,慌慌張張地環顧四周,發現根本沒有赤裸的男子,身上的衣服也穿得好好的,並沒有被人解開的痕跡,甚至因為她的舉動,驚醒了一旁熟睡的大狼。

她怔怔地看著大狼,心想著方才所見的景象,難不成……是夢?

那也未免太真實了吧!

過了一段時間,她才真正放鬆緊繃的身體,來到大狼前輕撫著牠。

「抱歉啊……白白,我吵到你了。」

大狼輕哼了幾聲,算是原諒她的過錯,隨即趴著睡覺。

莫妲兒無奈一笑,將幾塊木頭丟入幾乎快熄滅的壁爐裡,跟著回床上繼續睡覺。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