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服裝設計師都是怪咖

 

一大早醒來,原本應該趴在壁爐旁的大狼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雖然不曉得牠是怎麼開門離開屋子,由於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久而久之,她也就見怪不怪了。

簡單梳洗,穿好衣服地將門打開一看,刺骨的寒風迎面而來,遍地銀白色的積雪,讓莫妲兒想起在鷹族聖域高鋒的情景──那是令許少見到雪的她,非常惋惜自己怎麼沒機會玩到雪。

難怪半夜會那麼冷,就是因為外面在下雪啊……

當下,她穿起吊掛在衣架上的厚重大衣,準備利用這些雪製成超大雪人。

時間不知花了多久,一名年約十五歲,身穿印地安蘇族傳統服飾的少女,手裡捧著用厚布包覆的籃子,正緩緩走向專注堆雪人的莫妲兒。

「巫女大人,我為您送上餐點。」

莫妲兒一見到少女,開心地對她招招手,喊道:「茉莉,快來幫我!」

被喚為茉莉的少女看著莫妲兒努力將較小顆的雪球搬到大雪球上面,忍不住好奇的問:

「巫女大人,您在做什麼?」

「做雪人啊!」

「巫女大人可以將雪變成人?」茉莉訝異道。

莫妲兒怔了下,搖頭苦笑道:「妳誤會了,這只是象徵性的東西,並不是真的變成一個人。」

茉莉這才理解地點點頭,將籃子放到屋外的桌上,一起幫莫妲兒堆雪人。

沒會兒,兩人終於做好了雪人,莫妲兒自豪的說:

「想不到嘗試做出雪人的完成度會那麼高,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製做。」

茉莉反倒是露出困惑的表情。

「巫女大人,這……一點也不像人,為何您會說這是雪人?」

莫妲兒本來想直接回答說這是聖誕節必須具備的象徵,想了想,對方可能會聽不懂她的意思,解釋起來也挺麻煩的,所以決定編個理由說明。

「這是我家鄉的習慣,只要有下雪,就會製做出像這樣的雪人放在家門口,算是迎接冬天的來臨。」

莫妲兒一邊修飾雪人的外表,同時拿著枯樹各插一邊,當成是它的手。

「那我瞭解了……待會我回去也請族人製做雪人放在家門口。」

停頓了下,莫妲兒懊惱著自己怎麼會忘記茉莉是被派來學習中央的習俗,她趕緊阻止的說:

「茉莉,妳還記得我曾說過每個地方風俗習慣不同吧?」

「記得。」

「所以不需要刻意展現他人的習俗,知道嗎?」

「是。」

暗自鬆了口氣,莫妲兒跟著茉莉回到屋內,心裡卻停留剛才的情況。

這裡是唯一讓她覺得自己處於原來世界的「印地安那」。

特別是她原來世界的習俗,她可不希望自己所熟悉喜歡的部族被外來的習俗搞成四不象,保持它原來的樣貌就行了。

茉莉一邊從籃子裡將食物拿出來,道:「巫女大人,家母在詢問您手邊的毛線是否還足夠?另外她希望您待會吃完飯,能到她那裡試穿一下衣服。」

「試穿衣服?」莫妲兒茫然的說。

「是的,她認為您所帶來的衣服並不能禦寒,所以製作了幾件衣服,好讓您渡過寒冬。」

「咦?」莫妲兒訝異的說,「這、這會不會太麻煩到瑪拉……」

「這一點請您放心,家母是貴族的御用裁縫師,加上族長有特別交代為您添加禦寒服裝,她才能有機會為巫女大人製作衣服,甚至高興到好幾晚都睡不著,只希望您能夠快點穿上她所做的衣服。」

望著茉莉高興的笑容,莫妲兒有些心虛地苦笑。

為了緩和這尷尬的氣氛,她趕緊將早餐吃完,跟隨茉莉進入狼族的居住地。

***

「巫女大人,您會不會太瘦了點?」

一名中年婦人手拿著皮尺,一邊為莫妲兒測量三圍,同時拿著做好的衣服一件件往她身上更換,嘴裡還不時喃喃自語著衣服不搭,或是哪裡該修改之類的話。

被當成模特兒的莫妲兒,第一次體會到任人宰割的滋味。

原來服裝設計師都是這麼可怕啊……

折騰了好一段時間,莫妲兒終於換好了新衣服,她看著鏡中自己所穿的純白服裝,忍不住玩起袖子下面的流蘇,還有掛滿脖子的精緻飾品,使她覺得自己能夠融入這個民族是一件非常棒的事。

但是,她總覺得身上的服裝樣式似乎不太對勁。

「那個……瑪拉,我有一個疑問。」

「有什麼問題嗎?」被喚作瑪拉的中年婦人微笑道。

「我身上這件衣服,怎麼跟妳們好像不太一樣……」

莫妲兒這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服裝明顯與她們不同。

感覺上,她的服裝是有特殊意義,只是她猜不出是什麼樣的意義。

瑪拉和茉莉互望了一眼,露出莫名曖昧的笑容,隨即恢復正常地回答。

「巫女大人,或許您對狼族還不是很熟悉。」

瑪拉一邊收拾衣服,一邊道:「我族在每年入冬的時候會舉行冬祭儀式,向沃魯夫狼神祈求狼族子民能夠平安渡過冬。」

「那麼,我現在所穿的衣服,就是妳們冬祭儀式時要穿的衣服囉?」

瑪拉搖搖頭,笑道:「您現在所穿的衣服,正是完全依照巫女大人您的身份所設計。」

聞言,莫妲兒不禁苦笑。

她越來越不喜歡聽到別人稱呼她為「巫女」身份了,如果來這裡的人是娜雅,那該有多好……

娜雅是真正的大神巫女。因為娜雅的好心收留,自己才能順利在異世界生活,為了報答這份恩情,她才答應代替娜雅接受認證考驗,得以解下聖物手鍊歸還。

回過神,莫妲兒發現茉莉一臉困惑望著她,好奇問:「怎麼了?露出這樣的表情看我。」

「巫女大人似乎有心事?」

莫妲兒心驚了一下,尷尬的說:「有這麼明顯嗎?」

「有,您每當遇到問題都會露出苦笑,所以很好猜出您現在的心情。」

唔……她好像真的每次都會做出這樣的表情。

「巫女大人,不知我是否有資格分擔您的憂愁?」茉莉微笑的說。

當然有資格!可惜這是不能說的秘密……莫妲兒內心默默的回答。

她想了想,選了其中一個問題道:「我確實有件非常煩惱的事需要妳們解答。」

「請說。」

「我何時才能見到狼族長?」

瑪拉與茉莉露出為難的表情,歉意的說:「很抱歉,這個問題我們沒辦法回答您。」

「這樣啊……」莫妲兒失望的說。

這時瑪拉突然想到什麼,興高采烈地來到放置角落的箱子前打開,從裡頭拿出某樣小小的東西,接著來到莫妲兒面前正想為她佩戴時,卻注意到某個部位沒有預期中的出現,一臉深思地盯著她。

被盯得很不習慣的莫妲兒,尷尬的問:「瑪拉,妳這樣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

瑪拉笑了笑,指著她的耳垂道:「巫女大人,里迦瓦大神殿應該還沒為您舉行成年禮吧?」

「成年禮?我還沒成年啊!」莫妲兒蹙著眉道。

聞言,瑪拉和茉莉面面相覷,對她的回答有些懷疑。

瑪拉再盯著她好一會兒,理解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大概是里迦瓦大神殿有點等不及了,才會那麼早讓巫女大人接受認證考驗。」

「啊?」莫妲兒露出困惑的表情。

這跟神殿有什麼關聯?

瑪拉喃喃自語的說:「雖然以您十……十四歲的年紀還顯得太早……」

等等,那個斟酌歲數的語氣是什麼意思?

「不過沒關係,早點接受認證考驗也好。」瑪拉體貼的說。

「……我滿十六歲了。」莫妲兒面無表情的說。

「咦,您已經十六歲了?我還以為您十三、四歲,甚至比茉莉還要小呢!」瑪拉驚訝的說。

「茉莉,妳幾歲?」莫妲兒望向一旁悶笑的茉莉。

「十二歲。」

「……」

喂喂,她是越活越倒退了嗎?

「沒關係,既然巫女大人已經成年了,那就該舉行一下成年禮,免得再被人誤解為未成年。」

瑪拉邊說邊拿紙筆勾繪出成年禮所需要的服裝草稿,同時到一旁堆放的布料開始找尋適合的組合,就連茉莉也一起幫忙母親的工作,兩人忙碌的模樣,讓莫妲兒整個人看傻了眼。

她、她是不是該阻止一下陷入一頭熱的兩人?

「那個……我還沒成年,妳們為什麼要做那些準備?」

瑪拉古怪地盯著她,笑道:「巫女大人,您難道不曉得十六歲就已經是成年人了嗎?」

「……應該是十八歲吧?」莫妲兒忍不住拿原來世界的規則套用在異世界。

「哎喲,我的巫女大人,您怎麼會認為十八歲才是成年?」

說完,瑪拉還不忘碎碎念地怒罵教育她的人,直到情緒發洩的差不多,回歸正題。

「巫女大人,您有希望儀式用的服裝增加些什麼樣的飾品嗎?」

「欸?」莫妲兒還真沒料到瑪拉是認真的,趕緊搖頭拒絕,「請不用這麼麻煩,我不需要舉行成年禮儀式。」

「那怎麼行!」

瑪拉拿著筆,認真道:「人的一生當中只有一次成年禮,如果沒有好好舉行儀式,可是會喪失神的祝福。所以您的成年禮儀式,我會請族人商討出一個好日子來為您舉行。」

「請別討論,我真的不需要成年禮。」

「巫女大人,您就別客氣了,狼族一定會為您舉辦盛大儀式。」

說到這,瑪拉還不忘低頭繼續勾繪出腦中所想到服裝的靈感。

「瑪拉,我就算沒有舉行成年禮儀式,也能得到神的祝福。」

莫妲兒不忘展現聖物手鍊,希望能夠阻止這一切。

瑪拉憐憫地望著她,道:「巫女大人,神得祝福不是越多越好嗎?」

「呃……這樣說好了,就算我接受了成年禮,依然會被誤認未成年,倒不如不要舉行,免得大家白忙一場。」莫妲兒婉轉的說。

「巫女大人,您在說什麼傻話啊?」瑪拉誇張地拍額,「要是穿過耳洞的人還會被誤認未成年,那就代表對方眼瞎。」

莫妲兒還想反駁時,卻在那句「穿過耳洞的人」而愣住。

難不成,她們所指的成年禮,其實就是穿耳洞的儀式?

為了求證一下內心所猜測,莫妲兒不自主舉起右手道:「瑪拉,妳說穿耳洞……就是成年的意思?」

「是啊!」瑪拉好沒氣的說,「真該找機會教訓一下教導您的人,竟然連這種小事都沒跟您說,太令人生氣了。」

說完,瑪拉將手中的耳環拿到莫妲兒耳邊比試,似乎想找出適合她的耳飾。

莫妲兒想避開耳環的貼近,蹙著眉道:「可是,我並不想穿耳洞耶。」

一想到以前曾見過耳垂紅腫潰爛的恐怖畫面,她就對自己發過誓,打死也不穿耳洞。

「巫女大人,這是證明自己是成年人最重要的象徵,您怎麼能說不想穿耳洞呢?」

莫妲兒搖搖頭,拒絕的說:「如果靠耳洞來證明自己已成年,那我寧可繼續當小孩。」

「哎呀,巫女大人,您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呢?」瑪拉不敢相信的說。

「呃?」她這想法錯了嗎?

「還是您覺得狼族沒資格,寧可讓里迦瓦大神殿替您舉行成年禮,所以才推託不需要舉行?」

說到這,瑪拉還很感傷地擦拭眼角的淚水,逼得莫妲兒不得不說些安慰的話。

「不是這樣的,瑪拉,妳聽我解釋啊……」

「那就是巫女大人不希望穿上我為您做的衣服,這真是令人太傷心了。」瑪拉難過地趴在桌上痛哭。

莫妲兒無言地望向一旁悶笑到了極點的茉莉,不免令她懷疑當服裝設計師的人都有怪咖特質,特別是這位充滿「深厚情感」的大媽。

彷彿已經放棄掙扎了,莫妲兒無力道:「瑪拉,我錯了,我非常希望能穿上妳做的衣服。」

說完不到一秒,瑪拉已經恢復先前忙碌的模樣,完全看不出方才痛哭流涕的人就是她。

「感謝巫女大人的厚愛,我一定會盡全力做出一套不輸以往儀式用的服裝!」

「……」

現在,她深深的體會到,能當上服裝設計師的人,絕對是個怪咖!

瑪拉以工作為由,不便繼續交談,莫妲兒只好摸摸鼻子向她們道別,不打擾她們的「工作」。

回程路上,莫妲兒遇見了不少狼族的人。

當他們看見她身上所穿的服裝,一改以往散發出來的距離感,就像他們對待自己的族人似,極為熱情地招呼她,使她有了「服裝果然能夠融入當地民族」的感想。

結果,開始了她天天接受狼族熱情邀約到家中招待的日子。

幾天後,剛結束其中一家所招待的晚餐,還不急著走回住處的莫妲兒,不經意來到第一次誤闖狼群的地盤入口。

望著乾枯無葉的樹林之中,唯一佇立在入口,且刻滿精緻狼圖騰的石拱門,她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平常到了這個時候,白白都會自己來找她,那麼現在換自己去找牠,不曉得能不能看到比較不一樣的白白呢?

莫妲兒馬上握緊手中的油燈,踏進了樹林當中。

***

朔月,零碎的星星在暗橘色夜空微弱閃耀。

這是狼族領域獨特的黑夜現象,也是火之民族的象徵。

這般奇特的景象,讓漫步在樹林邊緣,並靠著手中唯一照映在雪白大地的燈火,努力辨識前方道路的莫妲兒,不會因為「朔月」的到來,而看不清自身所處的位置。

然而,原本說要進去樹林裡面的她,因為害怕迷路,最後決定在樹林邊緣晃晃就好了,以免替狼族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持續走向前方未知路途的莫妲兒,忽然覺得自己做錯了決定。

如果在這半路上遇到不好的事情,那她就算大喊,也沒人可以即時救她……

想到這,她開始恐懼腦中模擬出來新聞節目曾播過的驚悚案例,當下放棄找尋大狼的蹤跡,轉身趕緊回程。

此時,她感覺到暗處有人影閃過,趕緊回頭一看,卻什麼也沒看見。

她困惑地偏著頭,心想:是她的錯覺嗎?

沒會兒,她在不遠處的地方,看見了一名全身穿著純白衣服的人緩緩飄過去,直到穿越了其中一棵樹後,再也看不到那個人的身影。

見狀,莫妲兒有些握不住油燈,剛、剛剛她看到的人影……該不會是……

一意識到那個關鍵字,莫妲兒瞬間感覺到體溫急速下降,全身冒冷汗地僵硬在原地。

「哈……哈哈哈……錯覺,一定是錯覺。」

莫妲兒自我安慰的說,還不忘趕緊加快腳步離開樹林,深怕動作太慢,恐怖的……就會突然現身,到時她想尖叫都來不及了,直接嚇暈在地上還比較快。

忽然眼前閃過純白糢糊的身影,瞬間感受到冰涼氣息撫過臉頰,嚇得她退後一步,不敢再往前。

剛剛……就是那個吧?

莫妲兒緊張地環顧四周,卻什麼異狀也沒有,正想鬆口氣時,不經意看見暗處有一雙赤紅的眼睛盯著她,隨即消失不見。

內心的恐懼再次湧出,這已經不能說是錯覺了,是真有東西在暗處盯著她!

二話不說,莫妲兒馬上往外奔跑,就怕那個未知生物會攻擊自己。

這時,遠方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狼嚎,數量似乎不止一隻,莫妲兒不免憶起初次遇見狼群的恐懼心理。

如果這時候白白能夠出現,那該有多好……

念頭才剛閃完沒多久,一聲熟悉的狼嚎從後方傳了出來,令遠方的狼嚎聲馬上安靜下來。

回頭一看,全身散發出銀色光芒的大狼緩緩從暗處走了出來,牠一見到莫妲兒,露出責備的神情,似乎訴說她不該出現在這。

莫妲兒馬上衝上前抱住牠,驚魂未定的說:「白白,幸好你出現了……」

大狼甩動著尾巴,不時發出輕哼的聲音,像在安撫她失控的情緒,沒會兒,她才鬆開緊抱大狼不放的雙手,尷尬苦笑。

「對不起唷……白白,我好像給你添了麻煩了。」

大狼靜靜地看著莫妲兒,隨即起身示意跟牠回去。

見狀,莫妲兒趕緊跟在大狼身後,同時望向陰暗的樹林深處,祈禱方才所見的恐怖現象別再出現。

***

「哇啊啊啊!」

莫妲兒被窗外閃過的白影嚇得摔壞手中的杯子,她邊生氣邊清理杯子的碎片,同時害怕的往窗外望去,深怕自己再一次被嚇到。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的情況了。

自從經歷了那一夜的「靈異現象」之後,她以為只要別去樹林就不會再遇到白影,但是……

不管是在白天和狼族的婦女們聊天,或是到了沒有窗戶的空間,她都會覺得有一股視線緊盯著自己不放。

有時,她還會因為被突然閃過的白影,嚇得摔壞正在使用的餐具,害得她每次得清理殘渣之外,還得厚著臉皮向茉莉請求添增日漸減少的餐具。

這還不算什麼,晚上睡覺的時候,她都會覺得那股視線在自己面前緊盯著不放,甚至感覺到對方傳來微微的氣息,可每當她睜開雙眼一看,卻什麼也沒有。

連續幾天下來,睡眠不足的她,已經有了明顯的黑眼圈。

「巫女大人,您是不是遇上什麼問題?瞧您的模樣,很像好幾天沒睡,黑眼圈都跑出來了。」

瑪拉收拾著剛請莫妲兒試穿儀式用的服裝,擔憂的問。

莫妲兒打完呵欠,疲倦的說:「只是遇到阿飄罷了……沒事。」

「阿飄?」瑪拉困惑的問。

莫妲兒想了想,道:「對妳們來說,應該稱做祖靈吧?」

瑪拉一臉不可思議的說:「巫女大人,您的意思是說……祖靈在騷擾您?」

「算不上騷擾,就很單純的盯著我看。」

瑪拉露出深思的模樣,似乎很努力在想法子解決莫妲兒的問題,沒會兒,問道:

「巫女大人,您在遇上祖靈之前,是不是曾去過什麼地方?」

莫妲兒歪著頭思索,想起那夜自己走進通往狼群地盤的樹林邊緣,而且那時白白出來幫她的眼神,感覺很像在責備她,難不成那個地方是禁止人進入?如同鷹族的儀式場是禁止女性進入的意思。

想到這,莫妲兒怯怯的說:「瑪拉,你們這裡有禁地嗎?」

聞言,瑪拉露出耐人尋味的眼神,笑笑的說:「巫女大人,您該不會去了聖狼嶺?」

「聖狼嶺?」

瑪拉見莫妲兒一臉茫然的模樣,好心解釋:「在前往妳所居住的另一條路上,有一個刻滿我族的圖騰石拱門,而那裡就是聖狼嶺,是我族回歸大地時最終去處。」

「呃,那裡禁止他人進入嗎?」莫妲兒開始擔憂自己是不是又破壞了規矩。

「如果是巫女大人進去,那倒是沒什麼關係。」

「可是……」莫妲兒一想到當時白白的眼神,心裡就會很不安。

「巫女大人,如果您不介意狼族的除靈儀式,您可以去找歐費瑞大人解決問題唷。」

「歐費瑞?妳是說那個代替狼族長處理事情的那個人?」

莫妲兒馬上想起當初來到狼族時候,出來接待他們的年輕人,如果不是事先表明身份,她還真會把對方誤認成狼族長。

「是啊,歐費瑞大人不但是族長的左右手,更是侍奉沃魯夫狼神的神官。」

「原來如此。」

「那麼,您的決定?」

莫妲兒想了想,其實她挺想見識一下異世界是怎麼進行除靈儀式,只是說她不想像電影所演的那樣得服用「不明藥品」,特別是那種用某種昆蟲製成。

總之,看情況再做反應好了。

決定好答案,莫妲兒微笑的說:「那就麻煩妳帶路。」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