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是現實,也是夢境

 

淡薄的白煙,從大理石搭建而成三層樓高的石屋煙囪緩緩飄了出來。

隨著她們接近石屋,便能聞到飄散在四周的白煙散發出異常清淡的香氣,特別是聞到這香氣的莫妲兒,讓有些緊張的心情稍微放鬆,沉靜地跟著瑪拉走向石屋門口。

望著佇立在石屋門口的拱門,她馬上想聯想到此處與聖狼嶺入口石拱門極為相似,或許這是代表狼族重要場所的特殊象徵吧!

走進石屋裡面,映入眼中的是每根石柱前擺放著熊熊燃燒的火盆,石柱上面繪滿了火焰舞動的象形圖,訴說此處是祭祀沃魯夫狼神真身的殿堂,同時,更能讓從經歷冰天雪地的人們可以馬上感受裡頭的溫暖。

走到盡頭,一尊與伊格鷹神真身一樣大的石雕狼像放置在中央。

如同石雕鷹像一般,石雕狼像的雙眼是燦爛的紅寶石,而雕像周圍則是擺滿了鮮紅的奇特花朵,那些花朵,正是讓人安定心靈的香氣來源。

此時,一名身穿火紅服裝的男子,將手中的花朵往石雕狼像前方的巨大火盆灑下,頓時白煙冒出,令空氣中的香氣更加濃郁。

男子將燒花的行為重複了幾遍之後,對著石雕狼像吟唱出低沉的旋律,彷彿在對沃魯夫狼神唱出祈禱之歌。

靜靜聆聽男子的歌聲,莫妲兒覺得很像是狼在低鳴,不禁有種男子是狼化身成人的錯覺。

直到歌聲停止,男子慎重地對石雕狼像膜拜後,才轉身面對莫妲兒她們。

「恭迎巫女大人的來到。」

見狀,莫妲兒趕緊回禮,瑪拉則向男子行禮後道:

「歐費瑞大人,在您百忙之中打擾深感抱歉,不知您是否有時間替巫女大人舉行除靈儀式?」

「喔?巫女大人為何要舉行除靈儀式?」歐費瑞好奇的問。

「事情是這樣的……」

瑪拉將事情說了一遍,特別是提到「聖狼嶺」時,歐費瑞竟然和瑪拉一樣露出耐人尋味的眼神盯著一臉茫然的莫妲兒。

不曉得他們為何會露出那種眼神,莫妲兒有些不自在地別開目光,將注意力放在前方不遠的鮮紅花朵,獨自開始研究起燒花儀式的意義舉動。

沒會兒,已瞭解情況的歐費瑞來到莫妲兒身旁,微微一笑。

「巫女大人,事情我已經明白了。我會準備好除靈儀式,那麼,請您隨瑪拉到後殿淨身。」

莫妲兒理解地點點頭,便隨瑪拉往另一處通道離開。

望著莫妲兒離去的身影,歐費瑞臉上忽然揚起一絲詭異的笑容,隨即恢復原狀地準備除靈道具。

***

浸泡在溫暖的池水裡,莫妲兒輕嘆地閉上雙眼,享受這機會難得的溫泉……只可惜時間很短。

看著天花板上所繪畫狼的神話故事,她不禁想起自己待在鷹族的那段時光,同時也對兩個民族的特色互相比較了起來。

重視狩獵的鷹族,其實並不像狼族那麼喜歡留下部族的圖騰象徵,就連祭祀伊格鷹神真神,都置放在樹林野外之中,不像狼族會替沃魯夫狼神建造出一個不輸中央神殿的建築物。

不過,這也不能怪鷹族。

基本上,就算沒有替族裡的建築添加民族彩繪,與自己生命共存的鷹就已經是活的象徵,不需要再添增多餘的色彩。

再來是狼族,經過她這些日子的觀察,除了基本的狩獵、畜牧及一些莊稼活以外,是一個擅長生產工藝品的民族。

由於冬季的到來,農地休耕及動物冬眠的關係,狼族的生活模式就會轉為室內生產。

大部份的男人為工匠,女人的話則是紡織布料,為下一年的民生用品做準備,同時將族裡一部份的成品外銷到中央。

當然,不止狼族這麼做,連其他三族也是這麼渡過冬季,所以中央的民族特性會那麼不穩定,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巫女大人,您差不多該起身囉。」

瑪拉拿著大毛巾,提醒有些捨不得離開溫水的莫妲兒。

擦完身體,莫妲兒看著瑪拉特別準備儀式用的白色服裝,臉上的表情顯得古怪許多。

「瑪拉……妳確定要我穿這種衣服?」

「是呀,每個接受除靈儀式的人,都會換上這件衣服。」

聞言,莫妲兒雖然懷疑,但也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只好無奈地讓瑪拉替自己換上儀式服。

沒會兒,穿好服裝的莫妲兒回到前殿,發現周圍擺設多了不少道具,以狼木雕和用紅線繡滿精緻圖騰的白色長布為主要擺設,其於則是一開始所見的鮮紅花朵與編織而成的飾品流蘇。

歐費瑞一見到莫妲兒,竟看得出神,要不是瑪拉上前提醒他,或許他會做出失態的舉動。

莫妲兒尷尬地拉著身上的衣服,她很明白歐費瑞為什麼會愣住。

原因出在於她身上可說是用一塊大布所纏繞出來的希臘式服裝,過多的暴露及小飾品效果,她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穿上舞孃裝,所幸神殿非常溫暖,不然她現在一定是冷到發抖。

歐費瑞裝模作樣地輕咳一聲,指著放置在巨大火盆前的坐墊道:「巫女大人,請坐。」

等莫妲兒乖乖地跪坐好,歐費瑞拿起一旁桌上的羽毛手杖,另一手握著一把繪有特殊符文的匕首,似乎準備為這一場除靈儀式揭開序幕。

這時,旁邊傳來低沉的鼓聲以及清脆的鈴聲,接著,歐費瑞開始吟唱著先前不同旋律的曲調,雙手更是跟著音樂舞動,有時還會一些花朵灑進巨大火盆裡來增加白煙與香氣。

漸漸的,莫妲兒覺得這幾日來的緊繃精神,終於有了真正放鬆的時刻。

不知不覺,她便閉上了雙眼,靜下心聆聽著他們所製造出來的旋律。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等到她回過神,除靈儀式已經結束了。

「巫女大人,儀式進行的非常順利。」

歐費瑞恭敬地說:「我想,您現在應該非常需要休息,所以替您準備好房間。」

莫妲兒有點疲倦地揉了揉眼睛,微笑道:「不需要這麼麻煩,我可以回去休息。」

說完,她準備起身時,險些軟腿跌倒在地,要不是瑪拉即時扶住她,她可能已經顏面著地了。

「巫女大人,請別勉強自己,一般來這接受除靈儀式的族人都會需要在神殿過夜,所以就請您別客氣,好好在這休息,至於晚餐的部份,待會會有人替您送上去。」

歐費瑞望了瑪拉一眼,後者點點頭,馬上攙扶著莫妲兒往另一個通道前進。

莫妲兒蹙著眉,困惑的說:「瑪拉……為什麼我會這麼無力?」

「這很正常的現象,所以別擔心,您就好好待在神殿休息,明天一早,我再來接您,如何?」瑪拉安撫的說。

莫妲兒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睡意莫名的湧出,下一秒,陷入了黑暗。

***

沉睡之中,莫妲兒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脫離了身體,不知是不是除靈儀式的效果,宛如當初在鷹族遇上伊格鷹神的情況一樣,穿過石牆,來到了石雕狼像面前緩緩飄浮。

空無一人的神殿,竟讓她產生空虛寂寞的感覺,她回過頭望向石像那雙燦爛的紅寶石,有種將被吸引進去的感覺,不知不覺,她的額頭觸碰到石雕狼像的額頭,腦海頓時響起沙啞的男人聲。

吾神巫女,汝不應該接受儀式……

莫妲兒茫然地看石雕狼像,輕喃道:「沃魯夫?」

此時,石雕狼像發出耀眼的紅光,直到光芒退去,一隻銀灰色的狼坐在石像面前,衪弓起身子,彷彿為自己長久維持同樣姿勢伸個懶腰,然後坐下來靜靜地看著她。

對視了許久,莫妲兒伸起食指搔癢著臉頰,尷尬的說:

「那個……沃魯夫,說我不應該接受儀式,這是怎麼回事?」

銀狼露出「這是妳自己選擇的路,衪沒辦法阻止後續發展」的眼神,讓莫妲兒更加茫然地看著衪。

也因為她選擇了這條路,衪才能有機會再一次提早醒來。

為了彌補她,衪決定完成她一個心願。

──前提是,得在衪僅存的能力範圍內才行。

想到這,銀狼起身來到她的面前道:「吾神巫女,汝有什麼想實現的心願?」

哇勒,竟然被直接回避她的問題!

不曉得銀狼的用意,莫妲兒有點不高興地瞪著衪,卻明顯看見衪因自己的反應,眼神閃過一絲感興趣的笑意,似乎在笑說,她是個很好玩的傢伙?

不過,既然銀狼提到心願,想都不用想,她一定是選那個願望!

早料到莫妲兒想說出什麼心願,銀狼淡淡地潑她冷水。

「汝的任務尚未結束,切勿妄想提早回歸,請換另一個心願。」

嘖,哪有這樣子啊!

「請不要誤會,憑吾現在的能力,無法實現汝第一個心願,請見諒。」

聞言,莫妲兒也不勉強銀狼,開始思考自己有什麼心願是需要被實現。

過了一段時間,她沮喪的說:「沃魯夫,我想不出有什麼心願需要幫我實現耶……」

「汝沒有想見的人?」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銀狼,不經皺起眉低頭思索,開始往這方向思考。

說到想見的人,照理說她應該會馬上聯想到原來世界的家人與朋友,但是,為何她腦中第一個浮現出來的人……怎麼會是阿迪南?接著是莫拉克……

難不成,她其實很擔心兩人的安危,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回想著自己的家人與朋友?

「吾可以讓汝有一次機會見到心中想見的人。」

「有限定人數嗎?」

銀狼眼神閃過一絲狡猾,隨即露出很有大量的態度道:

「如果汝精神上可以承受,吾不限制人數,替汝完成心願。」

是錯覺嗎?怎麼覺得這句話非常有問題,不過,既然人數上沒有限制的話,那麼……

心中才剛決定好第一個想見的人,周遭的場景瞬間變成極為熟悉的擺設──她原來世界的家。

望著眼前擺設的家具和自己最後離開的模樣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頓時,她有種自己待在異世界的記憶全都是幻覺,這才是屬於她的現實。

可惜,身上所穿的服裝清楚地打破她的希望,這裡只不過是銀狼給她的夢境罷了。

這時一名婦人在莫妲兒面前經過,她將手中的茶杯交給了正忙著查閱電腦資料的男子,貼心地說些關心的話,男子則微笑的回應。

原本愉快交談的兩人,在婦人提到某件事時,兩人露出失落的表情,隨即笑笑地為彼此打起精神,令一旁觀看的莫妲兒忍不住紅著眼眶,輕喃的說:

「爸,媽,請別難過,我一定可以回來……一定可以回來!」

銀狼靜靜地看著莫妲兒的父母,眼神竟露出懷念的模樣,就像是許久不見的好友,衪總算有機會見到了。

沒會兒,衪望向莫妲兒道:「汝下一個想見的人是?」

莫妲兒在內心說出第二個想見的人,場景再次更換,這次是一間學校戶外的涼亭。

晴朗的天氣,讓一群正玩的很起勁的少男少女,專注投入他們的遊戲裡面。

瞧他們玩鬧的模樣,彷彿這世界所有煩惱、悲傷難過等負面情緒不曾出現,只有快樂的情緒可以影響他們臉上綻放的笑容。

站在遠方觀看著他們的莫妲兒,不禁露出苦澀的笑容。

幸好大家都沒有因為她的失蹤而失去笑容,請等著,她會快點回來的。

在莫妲兒專心地向看不見她的友人發誓時,銀狼卻望向五層樓高的走廊,看見暗處有一個人慵懶地倚靠在圍牆上,伸出右手朝衪揮手。

見狀,銀狼恭敬地向對方深深一鞠躬,隨即向莫妲兒問道:「汝有想好下一個要見的人?」

莫妲兒將友人的身影深記在腦海中,便向銀狼說道:「我想見莫拉克。」

場景一變,莫妲兒來到一處燈火通明的門口前,仔細一看,這不就是中央特有的建築風格?

走進裡面一看,正好一群人激烈的爭吵,當中她認出了莫拉克和大長老,剩下的全都是從未見過的中年至老年的男人。

這裡該不會就是長老院?

看著莫拉克獨自一人面對所有長者爭吵,她不禁困惑地皺眉,偏著頭思索。

雖然和莫拉克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她還沒見過他會有這麼激動憤怒的一面,彷彿之前所表現輕鬆慵懶的玩笑模樣,全都是他的假象,只有現在這個模樣,才是他真正面貌。

想到這,她忍不住仔細聽著他們交談的內容。

「我族努力替中央抵擋了最強悍的敵人,而你們卻只肯自私地為自己著想,不願分出一些物資人力來支援,我族到底有哪一點讓中央看不爽了?」

「那是熊族的戰爭,與中央無關。」

「笑話,只有你們這些沒經歷過戰爭,過著安逸生活的主部貴族才有這種想法。你們可有想過,當熊族戰敗,敵人下一個目標會是哪?」

「少說些嚇人的話,熊族擁有費爾熊神的加護,怎麼可能會戰敗!」

「就說你們是過著安逸生活的人還不信,敵人已經擁有異族邪神的加持,偏偏你們這群該死的老頭還在那裡享受,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胡說八道!我們每天費盡心思處理大大小小的事情,為得就是讓大家過著更好的日子,怎麼可以說我們是在享受!」

「好,那我來反問一下,近年中央流通出來的貨物為何年年漲價?甚至從中央出走的流浪者為何越來越多?你們可知中央的百姓每次抱怨什麼?就是你們這群老頭過得比中央百姓一年比一年還要好!」

莫拉克這一番話,讓所有人說不出話來,瞧瞧他們各個穿金戴銀,光身上所穿的布料,就可以抵擋一個家庭三個月的所有開銷,更何況是身上價值連城的配飾?

良久,一直坐在主位沉默不語的大長老忽然起身,他對著眾人道:

「關於熊族物資援助的事,明天我們再好好討論,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大家就先回去休息,有什麼話就等明天再做討論。」

聞言,其他長老不等莫拉克有所反應,自動散場。

臨走前,大長老還不忘對莫拉克留下一句誠懇的「建議」。

「我以一個長輩的身份給你勸告,別用剛才的態度和其他長老爭吵,這只會讓你的期望離得越來越遠,對熊族可是沒有幫助的。」

說完,大長老還拍拍莫拉克的肩膀離去。

莫拉克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讓站在門口的莫妲兒有些不忍心看著他孤獨的背影。

其實,就算她不去偷看莫拉克現在的表情,她也能夠明白他現在的心情是什麼。

想到剛剛他為了爭取族人權益,得到的卻是這種態度,換作是她,只能氣得說不出話來,同時憎恨起自己的無能為力。

銀狼平淡地看著莫拉克,眼神中似乎非常讚賞他方才的行為。

──果然是適合改變這個世界的人選之一。

「吾神巫女,汝是否還有想見的人?」

聞言,莫妲兒腦海馬上浮現出最後一個人名,場景瞬間來到一處光線昏暗不明的房間。

她困惑地打量周圍,總覺得這地方非常眼熟……啊!這不是她第一次換上異世界服裝的地方嗎?

這麼說,阿迪南也回到中央了?

莫妲兒踏出更衣室往床的方向望去,隱約看到有個人影在床上微微晃動,她好奇地走近一看,當場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她看見阿迪南和娜雅一起躺在床上,且從兩人所沒蓋到厚暖被子的肩膀可得知,他們是全身赤裸的狀態,更別提兩人像辦完愛做的事般相擁而眠。

此時,阿迪南像受到什麼刺激,開始緊咬著牙,試圖忍耐那股痛苦,沒會兒,額頭開始冒出冷汗,就像當初他昏倒在她面前的情況一樣。

阿迪南的異狀驚動了熟睡的娜雅,她起身拉開被子,露出赤裸的身體,並且親暱地在他耳旁輕喃著話語,像在安撫他痛苦似,接著雙手開始主動地撫摸他的胸膛,開始了一場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

莫妲兒下意識地揪住胸口,面無表情地看著兩人上演的戲碼。

原來阿迪南急著離開,就是為了這種事啊!

比起莫拉克為族人拼命的模樣,阿迪南的急事根本算不了什麼。

還有,這種事可以很大方的跟她說清楚,她不是會阻擾他的「性福」,為何要偷偷摸摸離開?

搞得她好像會死纏著他不放似……這種事情她絕對不會做的。

再說,他們本來就是一對未婚夫妻,會有這樣的行為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但是……

為何自己會有種窒息的感覺?

真奇怪,她和阿迪南又沒什麼特別的關係,為什麼……自己會反感成這樣?

不但對他開始產生噁心的感覺,甚至冒出永遠不要見到他的念頭。

唔,等等,永遠不見……這是個好的決定!

反正,打從一開始,她就想靠自己的力量前往四大部族接受認證考驗,加上她現在有伊格鷹神的幫助,說不定能加快速度完成所有認證將手鍊解下來歸還娜雅,還能馬上回去原來的世界。

嗯!沒錯,就這樣決定!就算沒有阿迪南來當導遊,她也可以過得很好的。

想到這,莫妲兒對一旁安靜不語的銀狼道:

「沃魯夫。」

「吾在,吾神巫女。」

「我已經沒有想見的人了。」

「吾明白了。」

***

夜晚,原本在床上睡得很安穩的莫妲兒,忽然露出痛苦的表情,她捂著胸口,好似有什麼東西令她喘不過氣來,口中喃喃自語著模糊不清的話語,驚動了坐在一旁角落的男子。

他來到莫妲兒旁邊凝視,發現她眼角泛著淚光,似乎夢到了什麼令她傷心的夢,男子有些心疼地想擦拭她的淚水,卻在她脫口而出的話語停止了動作。

「為什麼會這麼難受……明明阿迪南跟我又沒什麼……」

男子那雙赤紅的眼睛漸漸暗沉了起來,他輕撫著她的臉龐、嘴唇,順著頸子滑到胸口忽隱忽現的太陽印記。

嘴角微微一揚,男子刻意貼著她的耳旁輕聲的說:

「妳不屬於他一人,沒必要為他難過,現在就忘了他的存在,包括他所在妳身上留下的痕跡,通通忘掉吧……」

男子這一番話,讓原本難過的莫妲兒開始平靜了下來,並鬆開緊壓著胸口的手,繼續安穩的睡覺。

此時,忽隱忽現的太陽印記,彷彿印證了男子的話,將屬於阿迪南的存在遺忘,同時銷毀他所刻繪的──太陽印記。

見狀,男子雙眼開始亮起了紅光,正打算有樣學樣地在她胸口刻下屬於自己的印記時,突然停住了手,掙扎地想遠離莫妲兒的胸口。

男子皺起眉頭,想再觸碰胸口時,彷彿有個人正在努力阻止他這種行為,甚至將他拉遠莫妲兒。

一拉一扯的情況下,男子突然像力氣被抽乾似,全身無力地跪倒在地上。

沒會兒,男子猛然睜開一雙燦爛的藍眼,隨即起身。

他緩緩垂眸注視著自己的雙手,眉頭微皺,似乎在回想方才自己的行為──企圖將她占為己有。

意識到這一點,男子微怒的握緊拳頭,他怎麼可以這麼做!

如果真讓這種事發生,那就真的中了那個人的計畫。

不、不行,他得想辦法阻止這一切,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男子不禁望向依然沉睡的莫妲兒,然後轉身離開。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