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唯獨對他的記憶喪失

 

清晨,莫妲兒緩緩睜開雙眼。

她茫然地看著天花板,腦袋還有點遲鈍的想:奇怪,這裡是哪裡?

還來不及思考,瑪拉爽朗的聲音就從門口傳了進來。

「巫女大人,您睡那麼久,差不多該起床囉!別貪睡了,今天可是很忙。」

很忙?

莫妲兒趕緊起身一看,發現周圍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祝賀禮,從服裝、飾品到精品用具,險讓她誤以為自己是不是還在作夢。

望向門口看著瑪拉忙著指揮一群身穿一襲純白簡約服裝的少女們,更讓她深深地認為自己絕對是在作夢!

暫告一段落的瑪拉看到整個人呈現發呆狀態的莫妲兒,趕緊來到她面前道:

「巫女大人,今天可是您的大好日子,您可別再發呆了啊!」

「啊?」莫妲兒茫然地看著瑪拉,疑惑道,「我……我的大好日子?」

瑪拉好沒氣的說:「您該不會忘了狼族要替您舉行成年禮的日子吧?」

「咦,那不是後天的事嗎?」莫妲兒驚訝的說。

「您不曉得自己已經睡上三天的時間了嗎?」

莫妲兒瞪大雙眼,錯愕地說:「我睡了三天?」

「是啊。」瑪拉邊攙扶著有些虛弱的莫妲兒,邊說邊帶她往澡堂的方向前進。

莫妲兒難以置信自己怎麼會睡了三天,之前遇上這種情況是夢見伊格的時候……咦?

等等,她好像有作了什麼樣子的夢,一時間想不起來那是什麼內容,只知道現在光是去回想,胸口就會莫名地悶起來,甚至開始有了煩躁的現象……

怪了,她怎麼會有想抓狂的衝動?

感覺像是發生了令她非常震驚、錯愕的事情,更別提心寒失望的感受。

「巫女大人,您怎麼了?」瑪拉看著莫妲兒將內心情緒表現出來,好奇地問。

「喔,沒事,我沒事。」莫妲兒搖搖頭的說。

瑪拉瞇了瞇眼,輕笑的說:「巫女大人,您確定沒事?」

「嗯,我確定。」

「是嗎?」

瑪拉語帶保留的笑了笑,並且俐落地脫掉她身上的衣服,讓她清洗一下三天來沒洗的身體。

莫妲兒不太喜歡瑪拉用這種富有含意的笑容,嘟著嘴,悶悶地進入浴池。

見狀,瑪拉蹲在浴池旁,笑笑的說:「巫女大人,您真得沒事?」

莫妲兒蹙著眉,一邊搓身體回道:「真的沒事。」

「可是我瞧您的樣子,很像被信任的人背叛,使得滿腔怒火無處發洩。」

愣了下,莫妲兒小心翼翼瞄了一眼瑪拉:「真有這麼明顯?」

「當然囉!換作是以前,您至少會帶著笑容回答,而不像現在一直生悶氣。」

莫妲兒垂下眼簾,低頭思索片刻,似乎想不出原因,馬上敲打自己的頭,企圖打到自己想起來。

「巫女大人,您可別再敲啊!要是王見了,說不定會生氣我們沒將您照顧好。」

聞言,莫妲兒茫然地望著她:「那個人是誰呀?」

瑪拉怔住,乾笑的說:「巫女大人,您真愛說笑,就是大神血脈啊!」

「大神血脈?我有認識他嗎?」

見莫妲兒滿臉問號的模樣,頓時讓瑪拉心中非常不安。

難道這三天的沉睡,造成巫女喪失記憶?

***

莫妲兒失去記憶的消息傳得很快,因此,原本要為她舉行的成年禮宣告暫停。

所以目前坐在椅子上面對眾人的莫妲兒,正努力一個接著一個回答眾人的問題。

「巫女大人,您還記得我是誰嗎?」瑪拉測試的問。

「瑪拉。」

「那她呢?」瑪拉指著茉莉。

「茉莉。」

「那麼,巫女大人認得出我是誰嗎?」歐費瑞指著自己問。

「歐費瑞。」莫妲兒有點無言的回答。

打從被瑪拉判定自己失去記憶,她都快被這群人問名字或是其他事情問到快崩潰了。

她只不過忘了那個叫阿什麼的大神血脈,大家就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再說,自己內心似乎也不怎麼想看到那個人,所以有沒有記得他也無所謂。

這時一名男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對著歐費瑞道:

「大人,族長在詢問巫女大人的病情,不知情況如何?」

「目前大概可以判定巫女大人只忘了王的存在,基本的記憶都還有保留。」

「原來如此,那麼我就先回去轉達了。」

望著男子離去的身影,莫妲兒想起自己還沒見過狼族長,不禁開口問:

「狼族長有空了?我能去見到他嗎?」

眾人面面相覷,就是沒人能夠回答她的問題。

見狀,莫妲兒莫名湧出怒意,她猛然起身,不滿地瞪著眾人。

「我到底什麼時候能見到狼族長?」

瑪拉趕緊安撫的笑道:「巫女大人,您別急嘛,族長很快就能來見您了……」

「請給我確定的時間。」

「很抱歉,我們沒辦法給您確定的時間……」

「狼族長都可以派人來詢問我的病情,為什麼就不來見我?」

「呃,族長很忙……」

「他真有這麼忙?我想快點完成火之考驗,別拖我時間好嗎?」

所有人愣住,從沒見過莫妲兒情緒如此失控,該不會是失憶的另一個症狀?

莫妲兒則是訝異自己怎麼會用這種任性的態度說話,趕緊改口補救:

「對不起,剛才我的情緒有些失控,我的意思是說,如果狼族長真的很忙,我想先去下一個部族接受考驗,直到狼族長有空,我再回來接受考驗。」

此話一出,眾人露出慌張的表情,七嘴八舌地勸她別這麼麻煩,甚至拿其他理由企圖讓她回心轉意地繼續留在狼族。

這時,歐費瑞制止大家的吵鬧。

「巫女大人,您為何急著想離開狼族?如果您對狼族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我們很樂意改進……」

一邊聽著歐費瑞的勸告,同時將眾人看似不捨得她離開,卻一直隱瞞真正目的的舉動,令莫妲兒起了疑心。

奇怪,他們為什麼那麼害怕她離開呢?

撇開這個疑點不說,她剛才為何會那麼急躁,之前明明就不會急著想離開,怎麼現在像怕什麼人出現似,巴不得想快點離開狼族,免得與對方碰面……

難不成自己真得出了毛病?

「巫女大人,您有在聽嗎?」歐費瑞揮動著手,試圖喚回莫妲兒的注意力。

「嗯?喔,請說。」

歐費瑞無奈一笑:「如果巫女大人非常急迫地想見族長,我會盡快在這兩天的時間安排見面。」

「那就麻煩你了。」

說完,莫妲兒以休息為理由,回去暫居的木屋。

當她離開眾人視線,所有人忍不住擔憂地望向歐費瑞。

歐費瑞卻不以為意的笑道:「別擔心,族長那邊我會處理好的,只是巫女大人的成年禮得跟『冬祭』合併舉行……」

聞言,眾人鬆了口氣,毫不在意的說:「這點小事難不倒我們。」

「那麼,萬事拜託了。」

***

回到木屋,莫妲兒疲倦地躺在床上。

她還是很在乎自己怎麼會變成那樣,而且她對那樣的自己極度厭惡。

嘆了口氣,起身開始在屋內無聊閒晃,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讓她分心。

當她注意到搖椅上放著未完成的圍巾,腦海瞬間閃過一個畫面。

一名長相糢糊的男人,臉上綻放著迷人的笑容,嘴裡卻是威脅她要親手做出不輸給幸運帶,並且要符合象徵他的身份,獨一獨二的手工品。

回過神,她發現自己已經緊緊抱著圍巾,臉上更是不斷滑落著一滴滴淚水。

莫妲兒錯愕地摸著臉上的淚水,心裡更是驚訝自己怎麼會突然哭了起來呢?

她不是愛哭的人,就算受到什麼委屈,也是累積到一定程度才會適當抒放一下,可是……像這種突如其來的哭泣是怎麼回事?而且是令她無法控制地想大聲痛哭。

不行!她不要被這種該死的難過心情影響。

努力忍著痛哭的衝動,莫妲兒隨意擦拭不受控制的淚水,將手中的圍巾看個仔細。

這是一個織到一半的白色圍巾,圍巾所織的圖騰則是用金色毛線,且跟手鍊的太陽圖騰有些相似,只不過是簡易版。

雖然她不記得自己有織過這種圖騰,本能的,她並不覺得它很困難,只是心中有點難受,簡直像睹物思人般,迫使她想直接埋了或燒了這個圍巾,或許能夠減緩心中的悲傷。

想到這,莫妲兒用力甩甩頭,她不能輸給悲傷,她要快樂!

深深吸了一口氣,莫妲兒打起精神開始織起圍巾,專注的程度,就連茉莉走進屋內送上餐點,都沒驚動到她。

直到翌日──

一夜沒睡的莫妲兒揉一揉乾澀又疲倦的眼睛,滿意地高舉織好的圍巾。

總算完成了這條圍巾,就算沒有拿給那個男人,她也可以拿來使用,反正現在天氣冷得要命,不用就太浪費了。

將圍巾收好,莫妲兒用力伸懶腰,正打算補眠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她困惑地歪著頭,按照平常的習慣,會來這裡的人只有茉莉一人,而且她會自己開門進來。

那麼,現在敲門的人會是誰呢?

莫妲兒來到門前打開一看,一名身穿著厚實的獵人裝,肩膀還站著一隻中型大小的獵鷹,手中還捧著一鍋熱騰騰食物的馬薩庫,看見她開門,臉上浮現出靦腆的笑容。

「早安,巫女大人,您辛苦了。」

「馬薩庫!你什麼時候來的?」莫妲兒驚呼的說。

「昨天晚上。」

「咦,昨天晚上?那你怎麼沒來找我?」

「有啊,只是您很專心在編織圍巾,我不好意思打擾您。」馬薩庫笑笑的說。

「那真不好意思……」莫妲兒歉意的說。

不過當她注意到馬薩庫臉上似乎異常紅腫,好奇地伸手一摸,哇啊,好冰!難不成他……

「馬薩庫,你昨天在哪休息?」

馬薩庫微笑沒有回答,莫妲兒無意見瞄到門外有一處較能遮蔽的角落放著他的行李,頓時明白他昨晚待在哪了。

這個笨蛋!竟然睡在屋外,難道他不怕會睡出人命嗎?

但是看到馬薩庫充滿期待見到自己的模樣,她也不忍心當場責罵,輕嘆了口氣,退後一步讓出一條通道。

「天氣很冷,快進來屋子裡取暖吧!」

回到屋內,莫妲兒丟了幾塊木柴讓微溫的火熊熊燃燒,回頭一看,馬薩庫將手中的鍋子放到一旁的桌上,還很貼心地拿起盤子盛裝完食物,恭敬地站在一旁。

「巫女大人,您應該餓了吧?這是我特別為您準備的料理,裡頭所燉的肉是今早在狼族獵到的,希望您會喜歡。」

莫妲兒將馬薩庫的舉動看在眼裡,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他現在就像是當初還沒成為族長時,自認為身份最下等的舉動一模一樣,他該不會忘了自己已經是族長身份了?

「馬薩庫,你已經是鷹族長了,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服侍我。」莫妲兒不太自在的說。

馬薩庫微笑道:「這是我想做的事,與身為一族之長並無關連。」

「……好吧,那我們一起吃吧!我有很多話想聊呢。」

馬薩庫對這提議沒有反對,高興地和莫妲兒一起享用早餐。

過了一段時間後──

「這麼說,您大部份的事都還記得,只有關於王的部份忘了?」

「嗯。」莫妲兒有些冷淡地點頭。

「這麼重要的事情,您有通知王嗎?」

莫妲兒身子一震,異常激動地說:「不必為了這點小事驚動到他!」

語畢,莫妲兒愣愣地摸著自己的嘴唇,非常訝異自己怎麼會如此激動反對。

不止著她訝異,連馬薩庫看了也很驚訝。

這不是他所認識的莫妲兒!

回想她之前為了救王的命,親自擋在異族長面前對抗,怎麼失去記憶就變成這樣?

尷尬的情況,使得兩人陷入了沉默。

良久,莫妲兒打破了沉默。

「馬薩庫……」

「巫女大人?」

莫妲兒露出苦澀的笑容,無助的說:「怎麼辦……我好像真的有問題。」

馬薩庫思索片刻道:「您剛才有提過說,您是接受了狼族的除靈儀式之後,便沉睡了三天,醒來就變得很異常,對吧?」

莫妲兒點點頭,沮喪的說:「我控制不了這種情緒,特別是提到那個阿什麼的大神血脈,情緒更容易失控。」

「那您覺得狼族有異常的地方嗎?」

聞言,莫妲兒馬上聯想到狼族百般請求她留下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馬薩庫,他聽了則是露出古怪的表情。

「那還真奇怪,一般來說,族長有事沒辦法確定時間進行考驗,應該會先讓巫女大人到下一個部族接受考驗,怎麼會要您留在這裡浪費時間等待?」

「對啊,就算我為了要等……」莫妲兒蹙著眉,似乎在忍耐什麼,接續著說,「總之,我想盡快到下一個部族完成認證考驗。」

馬薩庫正想說出建議時,門外傳來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巫女大人,您不需要煩惱這件事,族長已經同意接見您了。」

兩人連忙往門的方向一看,歐費瑞站在門口,恭敬地對兩人行禮。

莫妲兒起身來到歐費瑞面前:「狼族長有說何時可以見面嗎?」

「族長說只要您方便,隨時都可以見面。」

「那我想……」

莫妲兒話還沒說完,就被歐費瑞打斷。

「巫女大人,您是不是從昨天回來都沒好好休息?」

莫妲兒尷尬地搔搔頭,笑道:「呃,現在去見狼族長比較重要,之後再好好休息就行了。」

「這怎麼行呢!瞧您眼睛充滿血絲,像是一夜未眠的樣子,如果不現在好好休息,恐怕族長見了會怪罪我們沒好好照顧您。」歐費瑞擔憂的說。

「我也認為您現在該好好休息。」馬薩庫一旁勸說,「狼族長已經說好隨時都可以見面,不需要急於一時,傷害了您貴重的身體。」

坳不過兩人的勸告,莫妲兒只好乖乖去休息,等睡醒後再做打算。

***

傍晚,莫妲兒在馬薩庫的陪同下,來到狼族長的家。

站在比一般木屋還要大上好幾倍,更為精緻好看的大門口,她有種來到「部落式豪宅」的錯覺。

比起鷹族長的家,狼族長的家還真散發出濃厚的「有錢人」味道,特別是門口兩邊佇立的狼雕像,完全不輸給祭祀沃魯夫狼神的石雕狼像。

說起來,狼族的生活品質過得比鷹族還來得富裕,所以才有能力砸錢在建築上吧!

踏進大門的那一刻,她感受到屋內有一股很特殊的熟悉感覺,她忘了曾在哪感受過,只曉得她並不排斥這種感覺,甚至覺得能夠遇上這種人,令她非常安心。

此時,遠方的走道上出現一名長髮男子,身上的服裝樣式和莫妲兒所穿著狼族服裝很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對方的衣服參雜著紅與黃的狼圖騰做為裝飾,因此,才不會讓人誤以為他們是穿情侶裝。

只不過她對男子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沒會兒,男子來到他們面前向兩人打招呼。

馬薩庫恭敬地做出回禮的動作,但莫妲兒卻是緊盯著對方,久久無法言語。

男子的年紀大約是二十四歲,渾身散發獨特成熟的狂野型男,卻也散發出拒人於外的孤傲氣勢。

偏偏擁有這種魅力的人,最容易吸引人的目光了。

所以,當莫妲兒一見到他時,目光竟無法移開,不知不覺,她已經來到男子面前,展開雙臂地抱住他,並且開心地輕喊一聲──

「白白!」

被喚作白白的男子眼神中閃過一絲厭惡,隨即笑道:「巫女大人,在下米佧諦,是狼族之長。」

聞言,莫妲兒彷彿驚醒般,慌張地鬆開緊抱著不放的雙手。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別在意……」

米佧諦凝望了她好一會兒,微笑道:「沒關係,我不會在意的。」

之後,大家稍微聊了一下,便往屋內前進。

而一直在旁邊觀察米佧諦的莫妲兒,不斷地思考自己脫口而出的名字。

雖然他和大狼一點都不像,但是他那雙眼睛的顏色,卻跟大狼那雙燦爛的藍眼一模一樣,再加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不免令她產生──他就是白白擬人化的錯覺。

「巫女大人?」

一聲輕喚,莫妲兒這才注意到發現兩人眼神有些無奈地看著自己,她困惑著他們為何用那種眼神,順著目光一看,才驚覺到自己又緊緊抓著米佧諦的手不放。

瞬間,莫妲兒覺得自己臉頰變得超燙,趕緊放開手,不敢抬頭面對他們的目光。

米佧諦輕笑幾聲,招呼他們入坐,隨即進入主題。

「關於巫女大人提出火之考驗的要求,我已經從歐費瑞口中得知了。」

說到這,米佧諦無奈一笑:「很不巧的,狼族的冬祭慶典即將到來,如果這時候對您進行火之考驗,恐怕有所不妥。」

「狼族長有什麼不方便的問題嗎?」馬薩庫問道。

米佧諦瞥了馬薩庫一眼,歉意的說:「說起來很失禮,原因正是出在我身上。」

「此話怎說?」莫妲兒好奇的問。

「冬祭那天是我的大婚之日,要是在婚前進行了火之考驗,會讓族人覺得不祥。」

「咦,原來狼族長要結婚了?」莫妲兒驚訝的說,「那、那真是抱歉,我在你這麼忙的時候還提出這麼過份的要求……」

米佧諦搖搖頭,微笑道:「其實,我還有另一件事想告訴您。」

「呃……請說。」

「除了舉行冬祭及我的大婚,族人向我請求那天舉行您的成年禮儀式,而我也已經答應他們了。」

「唔,這樣不好吧?」莫妲兒伸出手指開始算數,「你們要舉行冬祭慶典,然後是你的大婚,現在又要加上我的成年禮……唔,你們會不會太忙了?」

「不會的,遵照預定程序,冬祭是日初之時開始舉行,接著就是您的成年禮,當然這時間也不會花太久,預計中午前結束,之後就是我的大婚。」

莫妲兒無言地看著米佧諦:「我說,狼族長,你的大婚才是該優先舉行吧?」

米佧諦點點頭道:「如果您希望優先舉行大婚,那麼就先舉行大婚。」

等等,這句話好像不太對吧?

感覺他的婚姻大事是由她來決定似……那可不行!

「狼族長,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想說的是成年禮可以不用舉行,或是再改期也行,千萬別擠在同一天。」

原以為這是良心建議,沒想到米佧諦竟然皺起眉頭,好像早已安排好的行程出現意外,正在想辦法解決。

莫妲兒不解地望向馬薩庫,只見他眼神沉靜地注視著米佧諦,像要從對方的一舉一動看出什麼似。

沒會兒,馬薩庫開口道:「狼族長,我有件事想問個明白。」

「請說。」

「根據資料記載,狼族所舉行的任何儀式慶典都不曾讓外族參予過,除非是將對方視為族人,否則不可能會讓對方有機會參予。」頓了下,馬薩庫非常認真地直視著米佧諦,「所以,你將巫女大人認定是自己的族人?」

聞言,米佧諦淡淡一笑:「這有何不對?」

「我想知道你是以哪一種方式認定巫女大人?」

米佧諦微笑不語,與馬薩庫互相打量著對方。

狀況外的莫妲兒倒是對馬薩庫訴說狼族的事情感到驚訝,比起鷹族禁止女性進入的儀式場,原來狼族不開放外族人參予他們族內任何一項慶典。

可是,為何當初他們沒提到這一點?

和馬薩庫打量了差不多,米佧諦聳肩道:「鷹族長實在太過於敏感了。」

「在下並不認為此事過於敏感。」馬薩庫嚴肅的說。

米佧諦沉默了會兒,無奈嘆了口氣道:「原本不想說出口的……」

聞言,兩人好奇地看著米佧諦。

「因為族人非常喜歡巫女大人,所以一致認定將她視為族人。」

……好瞎的答案。

莫妲兒心中忍不住吐槽。

馬薩庫則是眉頭微微一皺,沒有繼續質疑這個問題。

之後,米佧諦繼續和莫妲兒爭論冬祭那天該不該舉行她的成年禮,直到確認為止──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