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驚悚的命案現場

 

深夜,一隻雪白的王鷹飛到中央領域的一處偏僻無人的庭院上方,隨即降落在不遠處的獨棟石屋門口前,牠注視著緊閉的大門,隨即發出一聲尖銳的鷹啼。

沒會兒,大門打開了。

前來應門是一名身穿寬鬆藏服的俊美男子,他一見到王鷹,立即蹲下身取出綁在鷹腳上的竹筒,將裡頭的信紙取了出來。

當他將信上面的內容看完,竟憤怒地將信紙揉成一團,朝屋內大喊:「莫拉克!」

沒會兒,莫拉克邊打呵欠,邊搔癢著頭走出來。

「什麼事啊,老兄……口氣這麼衝,又有人惹你了?咿嚕。」

阿迪南忍著爆青筋的衝動,緩緩道:「狼族認定莫妲兒是他們的族人了。」

「欸?」莫拉克訝異地張了張嘴,不自覺指著阿迪南,「可是你跟小姐不是……」

阿迪南將揉成一團的紙球丟給莫拉克,對著依然站在原地的王鷹道:

「告訴馬薩庫,我們會盡快趕在冬祭之前回去,請他一定要顧好莫妲兒。」

王鷹啼叫了一聲,展翅飛向於夜空消失不見。

看完信的莫拉克滿臉汗顏,擔憂的說:「老兄,這裡的事情不是還沒處理完?現在就回去狼族,不怕失去……」

「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她被奪走?」

莫拉克眉頭微皺:「我並不是這個意思,更何況狼族應該不敢這麼做……」

「我管不了那麼多,只有她,我絕不能放手。」阿迪南握緊雙拳,神情嚴肅的說,「如果我連她都失去了,我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聞言,莫拉克無奈嘆了口氣:「老兄,你別忘了,小姐已經不記得你了。」

阿迪南冷淡瞥了他一眼,望向夜空中的繁星。

「……我會讓她想起。」

哪怕是強迫,他一定會讓她想起一切,絕不會輕易讓狼族得逞。

***

自從那天跟狼族長交涉好延期她的成年禮,並且以直呼他的名字──米佧諦為代價,同意讓馬薩庫一起參加慶典之後,整個狼族陷入了極度歡樂的氣氛。

每個忙碌中的人一見到莫妲兒的出現,充滿熱情地招呼,分享心中的喜悅。

看著家家戶戶為自己的住屋佈置節慶道具,讓她有種進入聖誕節或是準備過新年的錯覺,就連第一次見識到狼族舉行慶典模樣的馬薩庫,也同樣露出新奇的表情。

這就是狼族全心投入屬於自己的慶典的模樣啊!

這時,一名婦人拿著一盤經過細切醃製好的肉乾,來到兩人面前笑道:

「兩位大人要不要嚐嚐剛做好的咕嚕嚕肉乾?很好吃唷!」

一聽到咕嚕嚕肉乾,馬薩庫臉色一變,情緒激動地盯著肉乾,彷彿看到超稀有珍貴的傳說中料理。

莫妲兒看著盤上一塊塊小小的肉乾,她非常好奇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食物,怎麼有辦法讓馬薩庫失去平常的拘謹模式,還有肉乾的名字叫咕嚕嚕?真奇怪的名字。

「這個……為什麼叫咕嚕嚕呢?」

婦人揚起神祕的笑容道:「您吃一塊就知道了,記得要小口吃。」

莫妲兒繼續觀察肉乾,雖然說是肉乾,卻像是剛滷好的新鮮肉塊,看那寶紅色的可口色澤以及令人食指大動的香醇味道,她不禁伸手拿了一塊,瞥了一眼馬薩庫,他似乎知道吃了這塊肉乾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一樣鼓勵她去品嘗。

她聽話地小小咬了一口,意外的,這肉質的緊實度非常適中,不會太硬也不會太乾,且經過咀嚼之後,竟然可以爆發出濃郁多汁的口感!

天啊,怎麼會這麼好吃!

光嚼著口中的肉塊就很捨不得吞下肚,更別提手中還有一半的肉塊。

怪不得會叫「咕嚕嚕」肉乾,凡是品嘗過的人憶起這塊肉,絕對會忍不住用力吞口水,發出「咕嚕」聲音,更害怕自己以後吃不到該怎麼辦?

莫妲兒讚嘆的說:「這真的是肉乾嗎?不但多汁,且味道鮮美,實在太好吃了!」

「當然肉乾囉!」婦人非常自豪的說,「這是在冬祭和族長交接的時候,才能拿出來與族人一同享用,剩下的,只有在百年之初儀式和大神血脈大婚之日才能讓外族的人享用。」

莫妲兒驚奇地盯著手中的肉乾,原來這東西跟鷹族的科特雅果酒一樣珍貴啊!

馬薩庫也拿了一塊來吃,見他難得露出幸福陶醉墜的享受表情,她忍不住大笑出來。

婦人再拿出烤好的餅乾讓兩人享用之後,揮別了婦人。

繼續閒逛的兩人來到一處堆滿了臨時搭建用材料的寬廣空地,看著一些人跨坐在剛架好三層樓高的祭台支架上,並且吆喝著同伴將地上的裝飾木材推上來,而祭台內部的正中央位置擺上了一尊和鷹族所見巨大鷹木雕一樣的狼雕刻。

莫妲兒好奇地觀看那群忙碌的大叔們,各個身手俐落地將原本只有雛型的祭台快速搭建好,還能悠閒地跟族人說說笑笑,不禁讓她佩服起這些專業人士。

看樣子,這個地方就是舉行儀式的場所了。

目光一轉,正好看到一旁監督的米佧諦注意到他們的出現,向他們揮手打招呼。

莫妲兒心中莫名湧出興奮的情緒,像是期待已久的人終於見到了,開心地揮手打招呼,甚至忍不住跑到他面前,主動分享剛剛所見到的情況。

看在馬薩庫眼中,這種情況是非常危險。

從未見過她在王的面前露出如此喜悅的表情,猶如熱戀中的女性似,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撐不住他們回來……

想到這,馬薩庫趕緊來到兩人身旁,以防出人意料外的事發生。

「這一路上參觀的如何?」

莫妲兒滿足地笑道:「還蠻有趣,果然每個地方的慶典風格不同,特別是嚐到咕嚕嚕肉乾最讓我難以忘懷它的味道。」

「既然您那麼喜歡,待會派人為您送上幾份,讓您慢慢品嘗。」

「真的?」莫妲兒睜大雙眼,開心的說,「那真的太謝謝你了!」

米佧諦笑了笑,瞥了馬薩庫一眼之後,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

見狀,馬薩庫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說起來,今年的冬祭還真特別,不但有巫女大人和鷹族長參加,就連我的大婚之日也在同一天舉行,真不知該如何感謝沃魯夫狼神了。」

說到這,米佧諦不忘直視著馬薩庫,眼中有些古怪地飄移。

馬薩庫先是困惑,順著他的目光悄悄一看,遠方的樹林暗處躲藏著一人,似乎在監視什麼。

他想了一下,仔細觀察米佧諦的古怪反應,頓時明白對方所表達的意思,並用眼神回應他已經注意到了,隨即裝作沒事地笑說:「我才應該要感謝狼族長,讓我有機會參加冬祭儀式。」

米佧諦眼神露出讚嘆,笑道:「不不,這應該要感謝巫女大人,要不是大人的堅持,恐怕我也不能答應這件事。」

「說的也是,巫女大人,託您的福,我能夠參加這難得一見的狼族慶典,真的非常謝謝您。」

噢,兩位先生,客氣過頭可是會讓人覺得很假耶……

沒注意兩人眉來眼去的莫妲兒,被兩人的感謝詞聽得全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眼看著兩人還想繼續對她說些噁心的感謝詞,忍住雞皮疙瘩的衝動,趕緊拿瑪拉當理由道:

「不好意思,我先去瑪拉那裡試穿衣服了,你們慢聊,晚點見。」

不等兩人反應,莫妲兒快速逃離現場,免得他們心血來潮也想跟過來。

沒會兒,她來到瑪拉的工作室門口前,忽然有種不想進去的感覺。

總覺得當她踏進屋內會看到驚悚的畫面似,本能地驅使她避開這一場災難。

此時,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從屋內傳了出來,莫妲兒心中湧出一絲不安,她趕緊開門一看,映入眼中的是一場怵目驚心的可怕畫面。

混亂的家具倒散一旁,地板和牆壁上面則留下了一個個血手印,破碎的布料全染上了鮮血,不免令人懷疑製造這景象的人對此處有多麼強烈的深仇大恨。

莫妲兒忍住幾乎嚇得無力的雙腳,盡可能避開地上的鮮血,試圖找出鮮血的主人。

當她不經意瞄到這混亂的場景之中最異常的地方,當場傻眼。

那就是──她冬祭所要穿的,唯一沒有被破壞的衣服正高掛在架子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啊啊──」

悽慘的叫聲從莫妲兒身後傳後出來,她嚇一跳地回頭,瑪拉臉色蒼白地望著佈滿血跡的工作室,像是被人背叛似,無法接受這種結果。

不過,當她注意到莫妲兒在觀察自己時,心一驚,趕緊切換表情,擔憂地看著她。

「巫女大人,您沒事吧?」

「沒、我沒事!只是妳的……」莫妲兒無奈地望向血淋淋的現場。

瑪拉緊張地巡視一番,注意到唯一一件沒被破壞的衣服,不禁鬆了口氣,安心的說:

「幸好您的衣服沒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瑪拉,那不是問題的重點吧?

莫妲兒粗略看了一下現場,擔憂道:「我看,要不要先找一下是否有人受傷?不然再繼續聊下去,恐怕會延誤急救的黃金時段。」

瑪拉同意這個提議,馬上和莫妲兒一起找尋被害者。

沒會兒,她們發現屋內並沒有任何一個人存在,只是有一處血跡特別古怪,好像被害者試圖用血留下訊息,卻被兇手當場發現,結果訊息就這樣被隨意塗抹掉。

因此,她們找不到被害者的下落,大概也是這個原因。

這也讓莫妲兒心中更不安的想:兇手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對被害者出手?

想到這,她對著瑪拉道:「我看還是先去跟米佧諦報告這件事好了,不然我怕被害者凶多吉少。」

瑪拉望了一眼自己的工作室,嘆氣的說:「也對,這件事一定要讓族長知道,不過我得先留在這裡,找看看還有沒有其他衣服被破壞,順便整理一下會比較好。」

「……我認為保持原狀會比較好。」

莫妲兒想起以前觀看命案現場的時候,警察都會維持現場防止他人將證據湮滅,難得有機會碰上這種情況,當然第一件事是保持現場原狀,迅速請當地警察來找尋兇手所遺留的重大訊息。

瑪拉一臉古怪地看著她:「巫女大人,這裡已經被破壞成這樣了,為何要保持原狀?」

「因為犯人很有可能會遺留東西在這裡,如果現在整理現場,說不定會讓人誤以為我們故意製造這一場假象。」

「我們又不是犯人,怎麼會被誤會呢?」瑪拉訝異的說。

「所以我才說別破壞現場,這也算是防止我們被誤會。」莫妲兒謹慎道。

過了一段時間,得知消息的米佧諦和馬薩庫趕來了瑪拉的工作室,包含其他狼族的人,當他們看見現場,紛紛露出震驚的表情,好像在這個節骨眼發生這種事是非常不祥的意思。

果然,周圍開始出現人們的竊竊私語。

隱約可以聽到他們所說的那句話──果然被選中了。

米佧諦表情嚴肅地打量著混亂的現場,隨即和瑪拉低聲細語了會兒,轉身向圍觀的族人下達命令。

望著陸陸續續被派去找尋血跡主人的人們,莫妲兒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等到她意識到時,已經在觀察眾人的一舉一動。

情緒沮喪的瑪拉垂頭坐在屋外的椅子上不知在思考什麼,明顯說明情況絕非那麼簡單,工作室遭人破壞有可能這只是幌子──重點在於血跡的部份。

不知為何,來到現場的人似乎靠著血的氣味便能知道傷者是誰,所以才沒有露出猜測迷惘的表情。

莫妲兒來到米佧諦面前,決定問清楚事情的真相時,他做出噤聲的動作,看了看四周,隨即帶領著她和馬薩庫來到較為隱密的巷角。

莫妲兒還有些納悶米佧諦為何要刻意來到這麼隱密的地方時,他已經開口解答了。

「很抱歉,巫女大人,從現在起,您任何行動一定要有馬薩庫陪伴,絕不能隨意一人行動。」

莫妲兒愣愣地看著米佧諦,擔憂的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米佧諦無奈一笑:「這只不過是狼族的內務事波及到您罷了,請您別擔心。」

「可是,你說……」

「巫女大人,請您別再追究下去了。」

莫妲兒心中湧出一股怒意,她瞇起雙眼直視著米佧諦,質疑道:

「為何我不能追究下去?你對我提出警告,代表這件事與我有關,身為當事者,卻不能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因此降低了該有的謹慎,要是再發生剛才的狀況,那麼我是否會像那名傷者一樣,有死亡的可能性?」

莫妲兒的這段話,讓米佧諦和馬薩庫面面相覷地看著她。

「巫女大人,您別生氣,我只是不希望您被這件事扯入太深。」

莫妲兒還想繼續說下去時,忽然想起起那件唯一沒被染血的衣服以及瑪拉鬆口氣的反應……

難不成跟那句「果然被選中」有關?

「那麼請你解釋一下,那件唯一沒被破壞的衣服,是否有其他含意存在?」

米佧諦眼中閃過一絲訝異,道:「您為何有這樣的想法?」

「因為瑪拉……她表現出不合理的反應。」

米佧諦理解地點點頭,解釋道:「這不意外,因為您的衣服比其他事情還要重要。」

喔~原來她的衣服比被害者還要重要……誰會相信這種理由啊!

莫妲兒忍不住在內心用力吐槽。

「那你為什麼警告我別一個人行動?跟衣服有關嗎?還有……我聽到其他人提到『被選中』的話,那是什麼意思?」

米佧諦凝望她許久,緩緩垂下眼簾,輕喃道:「這是因為……」

「族長。」

一聲嚴肅的呼喚,打斷米佧諦即將說出口的真相。

眾人朝聲音的方向一看,歐費瑞站在巷角口,逆光背向著太陽,讓人難以看清楚他的表情。

米佧諦眼神一沉,面無表情地看著歐費瑞。

「有事?」

「我想跟您討論一下剛才發生的事。」

米佧諦繃緊著唇,緩緩道:「好。」

向莫妲兒他們歉意道別後,米佧諦和歐費瑞一同離去。

一旁安靜不語的馬薩庫看了看時間,便向莫妲兒道:「巫女大人,差不多該回去了。」

過了會兒,一直等不到回答的馬薩庫,困惑地看著莫妲兒,才發現她眼神複雜地直視著米佧諦離去的方向。

「巫女大人,您怎麼了?」

莫妲兒望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嘴,苦笑道:

「好奇怪,我竟然會覺得米佧諦臨走前的態度跟一個人很像……可是我卻想不起那個人是誰。」

馬薩庫大概明白她所指的人是誰,卻不能直言,最後只能安撫她有些慌亂的情緒。

此時,他心中默默的祈禱他們能夠趕快回到狼族,不然……事情真的會來不及挽救。

***

到了晚上,所有人依然找尋不到被害者的下落,如同找尋不到犯人的下落一樣。

莫妲兒對這件事感到非常擔憂,不曉得是否因為看到怵目驚心的畫面,所以造成她滿腦子都在思考兇手的動機以及被害者的身份,甚至是絞盡腦汁地猜測那件冬祭所要穿的衣服真正含意。

一想到瑪拉和米佧諦對衣服的態度,她忍不住強迫自己一定要找出那件衣服的含意,這麼一來,所有一切的謎題就可以知曉。

只是說,為什麼事情的變化性會這麼大?

不管是自己失憶,或是狼族發生如此重大的事件,簡直可以說冥冥之中有人刻意操控,最終目的似乎跟她脫離不了關係。

她到底惹毛了誰?

難不成又跟異族有關?

這時,剛從外面燒好熱水的馬薩庫一見到莫妲兒還在為此事苦惱,忍不住開口道:

「巫女大人,請您別再煩惱了。」

「唔……我也不想煩惱,只是搞不懂兇手為何不敢破壞那件衣服。」莫妲兒無奈道。

馬薩庫沉默了會兒,先是到窗邊觀察了一下是否有人在外面,確定沒人才小聲的說:

「我覺得那件衣服有問題。」

「你也是這麼認為?」莫妲兒睜大著眼,一樣小聲的說。

馬薩庫來到莫妲兒身旁,低聲道:

「事實上,整個狼族對您的態度非常奇怪,不免讓我懷疑他們正在進行某種計劃。」

莫妲兒愣了下,不太確定的說:「他們應該沒必要這樣吧?」

馬薩庫注視著她許久,緩緩道:「巫女大人,其實有個問題一直困擾我很久……」

「嗯?」

「里迦瓦大神殿是不是沒將狼族的相關知識傳授給您?」

莫妲兒表情微僵,心裡有些慌亂的說:「……你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

馬薩庫無奈一笑,看來這件事是真的。

他不禁憶起繼承鷹族長的位置之後,阿迪南私下對他說過的話。

莫妲兒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而收留她的里迦瓦大神殿,只給予她有關神殿的相關知識,並沒有將其他四族的基本常識傳授給她。

由於不懂這個世界的規則,所以常常說出一些奇怪的觀念。

雖然她本人並不認為自己是大神巫女,甚至是單純地認為,因為自己持有聖物的關係,所以才會擁有力量,卻沒發現那是自己本身所引發出歷代大神巫女之中,所無法預測的強大力量。

這一點,只有像他們繼承力量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她的特別。

很可惜的是,原大神巫女竟然無法看透這一點,竟然異想天開以代替接受考驗的自私理由,企圖將莫妲兒完成認證的聖物轉讓給她,實在有違身為巫女該有的純潔心靈。

回過神,馬薩庫注意到莫妲兒還在等自己的回答,笑道:

「如果您擁有狼族的相關知識,當狼族長說出將您視為族人的話語,您應該馬上明白他們指的身份是什麼了。」

「……」

「如果不是這樣,他們沒理由將您視為族人……」

莫妲兒皺眉沉思。

說起來,所有事情的起因,似乎是從第一次接受瑪拉的服裝開始。

記得她換上狼族衣服之後曾詢問過這件衣服的含意,只見瑪拉和茉莉兩人的反應極為曖昧,簡單解釋這是符合她身份的衣服,偏偏當時的她沒有即時察覺不對勁,誤以為這是一件專為巫女設計的衣服。

從那天起,每個人對她的態度轉變很明顯,好像是她接受了什麼身份,消除了彼此間的隔閡,所以才會有如此熱情的待遇?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

──她到底接受了什麼身份?

實在猜不出來啊!

看著越來越陷入混亂的莫妲兒,馬薩庫趕緊阻止的勸說:

「巫女大人,熱水已經準備好了,您先去泡個澡放鬆一下,說不定能幫助您思考。」

莫妲兒贊同馬薩庫的提議,便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去泡澡。

沒會兒,莫妲兒來到澡堂門口前將門打開,剎那間,被眼前的畫面嚇傻了眼。

茉莉渾身是傷地躺倒在浴池旁,而鮮血正順著地板的斜坡,緩緩流向排水孔。

莫妲兒趕緊來到她面前檢查她的傷口,發現傷口深淺不一,且依照地上的血量研判,失血過多而亡的可能性極高。

當下,她開始動手緊急處理止血包紮,希望在這醫療不發達的世界,能做一些挽救的機會。

正當她準備大喊通知外頭的馬薩庫時,茉莉忽然握住莫妲兒的手,艱難地睜開雙眼。

「巫……巫女大人……」

「茉莉,別說話,妳現在需要急救。」

茉莉搖搖頭,臉色極為慘白,虛弱地張合著嘴,哽咽道:

「巫女大人……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怔了下,莫妲兒有些害怕這是人臨死前,所要留下遺言的前兆。

「什麼問題?」

「……您喜歡狼族嗎?」

「喜歡,我非常喜歡!」莫妲兒趕緊回答,深怕刺激到茉莉的情緒。

「如、如果……咳咳,如果有機會……您願意待在狼族生活嗎?」

莫妲兒整個人愣住,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如果她真沒有機會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能夠繼續待在狼族也是不錯的選擇,只可惜,現在的她根本沒辦法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她還得去完成認證考驗,將手鍊歸還娜雅才能做打算。

想到這,莫妲兒婉轉的說:「茉莉……這我不曉得該如何回答妳。」

「請給我一個答案……好嗎?」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願意在狼族生活。」

得到答案,茉莉忽然揚起燦爛的笑容,握著莫妲兒的手也跟著用力起來。

「謝謝您……巫女大人,這麼一來,我犧牲獸化也就值得了。」

「咦?」

莫妲兒還來不及反應,便被茉莉一手遮住雙眼,頓時失去意識。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