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見到他,就跟見到阿飄一樣

 

模糊不清的夢境,灼熱難受的身體,持續侵襲著自我理智。

直到體內的火熱漸漸退散,莫妲兒才意識到自己處於似夢非夢的陌生環境,且目光停留在夜空許久。

沒會兒,她發覺眼前暗橘色的夜空變了。

──變得比以往更寬廣巨大。

迎面而來的寒風,彷彿是為了澆熄身上的灼熱,意外變得很溫和舒爽。

就連受月光照映而格外刺眼的雪白大地,也顯得親切起來。

不知不覺,她已經學起記憶中的狼群朝向天空高聲歡呼。

像是在對這個世界表達自己的感受,希望將內心的喜悅傳達給這片大地。

此時,遠方傳來的狼嚎聲似乎在回應她的喜悅,同時恭喜她加入了牠們的行列。

這般認知解讀,喚醒了沉溺感受大自然的莫妲兒,她困惑自己怎麼會懂狼嚎聲的意思,卻不感到恐懼,宛如解脫身上的束縛,迫使她開始向前奔跑。

不知跑了多久,她注意到前方某處有個小小的火光,說明有人在那裡紮營休息。

她好奇地上前觀察,看見一名黑髮男子背對著她,神情專注地盯著火光沉思,似乎沒注意她已悄悄的靠近。

忽然間,男子回頭直視著她,雙眼正閃耀著燦爛的金色光芒,且眼神冰冷地敵視她的出現。

莫妲兒在對上那雙金色眼睛時,腦袋竟然產生劇烈疼痛,她承受不住地發出低鳴,使得男子冰冷的眼神瞬間轉為驚訝,難以置信他所見到的情況。

男子溫柔地輕喚一聲她的名字,像是怕驚嚇到她,緩慢地來到她的面前。

隨著男子一步步的靠近,莫妲兒頭痛情況更加嚴重,她難受地搖搖頭,身體更是不自主退後,只希望減緩頭痛的情況。

遠方傳來一聲熟悉的狼嚎聲,讓她不再難受頭疼,但是當她想解讀那句狼嚎的意思時,眼前的世界忽然陷入一片黑暗,連同身體的五感知覺跟著進入無我的黑暗。

良久,直到黑暗完全散去,她發現自己處於一個隱密的洞窟裡面,同時意識到自己全身赤裸地被人用柔軟的獸毛包覆全身,並且躺在同樣全身赤裸的男子懷中。

奇怪的是,她沒有因此產生羞愧而放聲大叫,反而理所當然地待在對方懷裡心安無懼。

面對這樣古怪的心態,印象中似乎真有一個就算她全裸,也不怕對方會對她產生邪念,並且是能令她全心全意信任的人,只是她想不起對方是誰……

──是現在抱著自己的人嗎?

想到這,她抬頭想看清楚對方的樣貌,正巧看見米佧諦垂眸地凝視著自己。

她茫然了會兒,嘴角不自覺苦笑起來。

不對,不是這個人。

但是……為什麼自己會那麼肯定不是這個人?

一直觀察莫妲兒一舉一動的米佧諦,見到她露出苦笑,燦爛的藍眼竟閃過一絲紅光。

感受到自己異狀,米佧諦趕緊閉上雙眼,試圖穩住難以控制的情緒,並祈禱她沒察覺方才的異狀。

突然間,米佧諦身體猛然一震,像感應到什麼,神情緊繃地盯著洞口,似乎有事情要發生。

莫妲兒好奇地想往外探頭,卻被米佧諦一手遮住雙眼,紅光一閃,她再度陷入黑暗之中。

輕嘆了氣,米佧諦望向早已站在洞口的三人。

阿迪南沉著臉,默默地走到米佧諦面前。

「還我。」

米佧諦低頭看了莫妲兒一眼,便將她轉讓給阿迪南抱入懷中。

阿迪南仔細端詳著她沉睡的面容,目光不自覺移到她胸口早已消失的太陽印記位置。頓時,一股強烈的金色氣流從他周圍湧出,可以清楚看見他的長髮隨著氣流緩緩飄動,無聲地說明他內心的憤怒。

莫拉克來到阿迪南身旁,拍拍他的肩道:

「老兄,現在不是生悶氣的時候,小姐需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咿嚕。」

聞言,阿迪南深深吸吐了幾遍氣之後,散去危險的金色氣流,冷眼地盯著米佧諦。

「我會好好聽你的解釋,要是理由太差……休怪我不客氣。」

語畢,阿迪南頭也不回地離開洞窟,留下三人互相乾瞪著眼,卻不知該如何開口緩和氣氛。

這時馬薩庫率先打破沉悶的氣氛道:「那名犧牲自己獸化的少女,你打算怎麼處理?」

米佧諦伸手扶額,像在忍耐什麼似,身體有些不適地輕晃,隨即依靠在牆壁,輕喃道:

「救,只會讓她步入異族之路,不救,對瑪拉很抱歉……不管選擇哪一個,結果不會令人滿意。」

「既然如此,當初怎麼會想讓小姐加入狼族?咿嚕。」

米佧諦垂下眼簾:「……那並不是我決定的。」

「不是你決定?」莫拉克覺得這理由很可笑,「你是一族之長,有權利否決不合理的事,再說,拿這當理由,不怕老兄一怒之下殺了你?咿嚕。」

「殺我?」

米佧諦發出接近瘋狂的笑聲,此時,周圍的空氣開始呈現躁熱狀態,彷彿進入了炙熱的火爐之中,他們才發現到米佧諦的雙眼亮起了紅光,並且微張著嘴露出異常尖略的虎牙,揚起詭異的笑容。

莫拉克和馬薩庫面面相覷,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感到訝異,不免令他們聯想到剛才米佧諦的異狀,簡直換了個人似,更別提他散發出嗜血的殺意。

米佧諦隨意撥動微微飄揚的長髮,冷眼笑道:「憑他的力量,根本殺不了我。」

「狼族長,你這是什麼意思?」馬薩庫警戒地問道。

米佧諦高傲地抬起下顎,斜睨著馬薩庫:「連這一點都看不出來,你還太年輕了。」

馬薩庫想開口反駁時,莫拉克忽然以極快的速度衝上前往米佧諦的腹部用力揍下。

一聲悶哼,米佧諦整個人癱軟在莫拉克身上,神情痛苦地乾咳。

莫拉克冷淡地說:「你被『毒』控制了,是嗎?」

馬薩庫訝異地看著莫拉克,剛才的異狀,就是傳聞中的「毒」?

恢復燦爛的藍眼,米佧諦擺脫莫拉克的攙扶,虛弱地坐上苦笑。

「被你看出來了?」

「當然,原以為你身上的『毒』跟老兄的『毒』很相似……不,你被下了更惡質的『毒』。」

聞言,米佧諦像發現什麼,驚訝地看著莫拉克,半晌,露出原來如此的愉快笑容。

「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馬薩庫實在不懂這有什麼好笑。

米佧諦嘴角微揚道:「鷹族長,你對『毒』的瞭解……有多少?」

「懶散,意志喪失。」馬薩庫憑著印象回答。

「還有呢?」

馬薩庫猶豫了下:「……慾望失控,只能靠藥物或是女人才能短暫紓解。」

「沒錯,一般的『毒』確實有那些症狀,而我身上的『毒』較特殊,時常出現失控的情況,除非像剛才那樣強制揍醒我,不然的話……」米佧諦像陷入自我世界,沒有繼續說下去。

「是誰對你下『毒』?」莫拉克嚴肅問道。

米佧諦沒有回答,他抬頭觀望著洞窟似乎在思考什麼,沒會兒微笑道:

「趁著『毒』還沒發作,接下來我說的話,希望你們聽完之後……想辦法阻止我!」

***

寧靜無聲的房間裡,唯有壁爐裡的柴火不斷劈啪作響。

躺坐在床上的阿迪南,正緩緩地輕撫莫妲兒熟睡的臉龐。

每觸摸一遍,他的眼神便會露出惋惜,對米佧諦的怒意隨之增加一分,更恨自己的失策。

為什麼事情會失控到這種地步?

明明讓她脫離了神殿的勢力範圍,在鷹族那段期間勉強重創異族,加上狼族本身的警戒性,照理說她不再遇上危險……

不,正因如此,他才敢安心地將她留在這裡,以防異族和中央再一次對她做出不良的企圖。

沒想到狼族對她也有私心,竟不顧她的意願,私自將她納入狼族,甚至強迫她獸化──實在是不可原諒!

目光移到無印記的胸口,阿迪南不禁輕嘆了氣。

直到剛才為止,他不知試了多少次要讓印記復原,全被她拒絕,且散發出濃濃的警告他不可觸碰她的身體。雖然這個情況令他灰心,但是他也從警告中發現到她被人刻意下達某種惡意的暗示。

沒猜錯的話,那跟當初他想催眠她的招術一樣。

不過,憑她身上未知力量都可以無視他的催眠,為何這次那麼輕易接受暗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迪南蹙著眉,翻身伏趴在她身上,雙眼亮起了金光,貼近她耳旁輕聲道:

「告訴我……妳刻意拒絕我的原因。」

語畢,阿迪南垂眸觀察著對方的表情,這時沉睡的莫妲兒忽然皺起眉頭,雙手不自主揪著胸口,像在掙扎似地微張著唇,無聲地吶喊著劇痛。

沒會兒,她眼角泛著淚光,似乎在面對非常悲傷的事,卻只能默默接受這個結果。

阿迪南有些訝異她的反應。

印象中她並不是那麼容易悲傷的人,怎麼會在他離開的這段期間改變那麼多?

沒會兒,莫妲兒輕搖著頭,伸手抵住阿迪南的胸膛試圖推開,拒絕的說:

「夠了……不要,我不想再看到那畫面……別逼我……」

莫妲兒輕喃地哀求,讓阿迪南聽了莫名揪心。

他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水,雙手捧著她的臉龐,親暱地磨蹭彼此的鼻尖,溫柔道:

「別難過,我不會再逼妳了。」

彷彿將阿迪南的話聽入耳裡,莫妲兒情緒緩緩平靜下來,但她還有點不安地揪住他的衣服,似乎想要讓自己更安心。

見狀,阿迪南將莫妲兒擁入懷中,並躺在一旁安撫著她的情緒,直到懷中的人熟睡後,他才認真思索她剛才所透露出來的話語。

能將她改變那麼多,並且造成她拒絕他的觸碰的關鍵,很有可能就是那個畫面。

那麼,她到底看到了什麼?

總覺得他似乎知曉,卻無法肯定心中所猜想的答案,所以他決定等到她醒來再一次問個清楚。

***

翌日。

從睡夢中醒來的莫妲兒,眼神呆滯地盯著天花板已經有半小時以上了。

事實上,她在努力回憶自己昨晚何時洗好澡,且回床上睡覺的記憶。

最多她的記憶就是跟馬薩庫說完話,接著,拿換洗衣服準備去洗澡,然後……沒印象了。

奇怪,自己的記憶力有這麼差嗎?

算了!與其靠自己去回想,倒不如直接問馬薩庫還比較快一點。

決定目標,莫妲兒趕緊下床做簡單梳洗,準備出門找尋馬薩庫的下落。

過了一段時間,莫妲兒在通往牧場的途中發現馬薩庫的身影,而他正好在跟米佧諦交談。

莫妲兒向他們大聲呼喚,隨即小跑步地來到他們面前。

「兩位早。」莫妲兒邊喘著氣,邊打招呼。

「巫女大人,您早。」米佧諦微笑地打招呼。

馬薩庫訝異道:「巫女大人,您不是應該好好休息嗎?怎麼跑來這了?」

莫妲兒愣了下,一臉困惑的說:「我為什麼要好好休息?」

「這……您不記得昨天的事?」

說到這,馬薩庫還悄悄瞄了米佧諦一眼,後者則是搖頭表示不知情。

見狀,莫妲兒蹙著眉,莫名起了疑心。

憑著自己對馬薩庫的瞭解,當他做出這樣的反應,那表示自己曾做過什麼驚人舉動。

不過,看他表現出想隱瞞事情的模樣,她忍不住瞇起雙眼,皮笑肉不笑地說:

「是呀,所以我想問你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像上次那樣,我又被你弄昏了。」

馬薩庫腦海瞬間浮現出莫妲兒拉著他想一起脫衣的畫面,頓時漲紅著臉,慌張地搖頭澄清。

「不不,沒這回事。」

此時遠方傳來一聲的口哨。

「哎呀呀,小老弟,你發燒了嗎?臉好紅啊,咿嚕。」

聞言,莫妲兒止不住心中的喜悅,驚訝地回頭一看,莫拉克正好向她揮手打招呼。

但是當她看見莫拉克身旁的男子,臉上原本驚喜的表情瞬間轉變,接著發出淒慘的叫聲,就像見鬼般轉身離開。

眾人無言地看著莫妲兒逃命般的背影,目光不自主移到原兇──阿迪南身上。

只見他表情非常不悅,似乎開始盤算要如何懲罰她。

莫拉克摸著下巴打量著阿迪南陰沉的表情,揶揄笑道:

「我說老兄啊……你昨晚有對小姐做了什麼嗎?不然她怎麼一見到你,活像遇到祖靈似,咿嚕。」

阿迪南瞪了莫拉克一眼,隨即上前追去。

莫拉克竊笑幾聲,不經意看見馬薩庫和米佧諦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收起笑容,莫拉克裝模作樣地輕咳一聲,嚴肅地回看著他們。

「兩位有什麼意見嗎?咿嚕。」

米佧諦搖搖頭,不打算發表意見。

馬薩庫則是皺眉地指責:「這種事不適合拿來開玩笑。」

莫拉克慵懶地聳聳肩,雙手一攤,笑道:

「小老弟,我可不是在開玩笑,你難道看不出來老兄眼神的變化嗎?咿嚕。」

馬薩庫一臉困惑地歪頭,不懂莫拉克的暗示。

莫拉克感慨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年輕真好,咿嚕。」

「……很抱歉,我實在無法理解你的意思。」

莫拉克微微一笑,目光移向米佧諦道:「我看你也差不多快撐不住了吧?咿嚕。」

聞言,米佧諦像洩了氣般直往地上倒去,在跌坐地上前,被莫拉克即時攙扶住。

他疲累地垂下眼簾,輕喃道:「你怎麼會知道?」

「你的眼睛稍微暴露出『毒』的現象,咿嚕。」

「呵,連這都能注意到,真不虧是人稱勇猛的……」

「咳嗯!」莫拉克淡淡的說,「這跟那無關,別扯在一起,咿嚕。」

「說的也是。」米佧諦苦笑道。

這時,馬薩庫忽然將肩上的鷹放往天空飛翔,雙眼亮起綠光,左顧右盼地觀察四周環境,隨即低聲道:「這附近有異族。」

莫拉克和米佧諦互望了一眼,問:「位置在哪?」

馬薩庫閉上雙眼,似乎在與自己的鷹交流,沒會兒睜開雙眼道:

「是王他們離開的方向。」

確定好目標,三人有默契般地直往阿迪南離去的方向奔去。

***

不知跑了多久,莫妲兒神情依然驚恐地持續往前奔跑,有時回頭看後方是否有人追上來。

直到她嗅到空氣中充滿著硫磺的味道,且周遭環境不斷冒出濃濃的白煙,氣溫異常溫暖時,才發現自己所處的場景變得非常陌生。

宛如踏入熱帶地區的森林深處,路旁的石塊上佈滿了青苔藤蔓。

每一棵樹木高大又粗壯,樹葉濃密到幾乎看不見天空,只有幾道微弱的光線從縫隙中穿透下來。

隨著綠意的葉片緩緩落下,不禁令她憶起那段在森林中生活的日子,同時非常困惑這個地方怎麼沒有出現有關冬天的產物,是與現在的季節不符合的地方。

雖然她不曉得自己跑到什麼樣的地方,內心也越來越恐懼自己所處的位置,但是一想到剛才見到的男子,本能地迫使自己遠離他,不願和對方有過多接觸。

突然間,手臂傳來一股刺痛,莫妲兒心驚地回頭一看,阿迪南面無表情地抓著她的手臂。

莫妲兒嚇得想放聲尖叫,阿迪南眼明手快地摀住她的嘴。

「別叫,除非妳想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語畢,阿迪南迅速將她帶入較隱密擁擠的兩大石塊隙縫之中,謹慎地聆聽微弱又雜亂的腳步聲。

莫妲兒瞪大著雙眼,看著縫隙口閃過幾個黑衣人,似乎在找尋她的下落。

過了一段時間,阿迪南才放開莫妲兒,平靜地看著她。

莫妲兒不知所措地別過眼,低著頭努力忍住想逃跑的衝動。

看得出她隱忍著想逃離自己的模樣,阿迪南眼神閃過一絲失望,低聲問道:

「為什麼一看到我就想跑?我有這麼可怕嗎?」

莫妲兒身子一震,心裡說不出的慌亂,只能搖著頭,無法回答他的問題。

嘆了氣,阿迪南伸手扣住莫妲兒的下顎,強迫她直視著自己。

「別躲我,告訴我,妳逃避我的原因。」

一對上阿迪南那雙金色瞳孔,莫妲兒腦袋緊繃的理智線瞬間斷裂。

她感到疼痛地扶住額頭,受束縛的記憶隨著斷裂的理智一湧而出。她想起了自己在夢中遇到銀狼,也想起了衪讓自己看見家人與友人的情況……包含阿迪南與娜雅之間所發生的實況。

雖然……那只是個夢,但是夢境太過於真實,使得她不得不去相信。

止不住對阿迪南的厭惡,莫妲兒用力揮掉他的手,冷漠道:

「……我不是娜雅小姐。」

阿迪南訝異地盯著她。

「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誤會?我才沒有誤會。」

強忍著心中的怒意,莫妲兒扯出一個可說是難看的微笑,直視著阿迪南。

「我只是代替娜雅小姐接受認證考驗的人,可不是她本人,或者你有什麼其他需求,請找其他女孩,千萬不要把我當成很隨便的女孩。」

聞言,阿迪南不解地望著她,突然間,他瞪大著眼像是想起了什麼,試探的說:

「妳看到我和娜雅同床?」

莫妲兒心一驚,別過眼反駁。

「我怎麼可能看到你們同床,你明知道我人在狼族,又不是在中央……」

阿迪南瞇起雙眼,強迫她正視他。

「我從沒跟妳提到中央,妳怎麼會知道我人在中央?」

莫妲兒啞口無言地張了張嘴,她實在不願意說到自己是「夢見」他們的事。

說不定他會取笑自己的愚蠢,竟然將夢境信以為真。

「猜的。」這是她所能回答的謊言。

阿迪南注視了她好一會兒,緩緩道:

「說謊。」

「……」他有讀心術嗎?

「妳有來過中央,對吧?」

「我沒有,我一直待在狼族,不信你可以去問狼族的人,他們可以為我做證。」

──雖然他們不保證作夢的部份。

阿迪南不相信她所說的話,卻又不得不去相信,他最後是失落地喃喃自語:

「難道是我的錯覺?如果妳沒來……我怎麼能及時挽救自己險犯下的錯?」

「你說……犯錯?」莫妲兒錯愕地看著他,不太確定地問。

阿迪南深深地凝視著她,無奈一笑:「是的。」

不知為何,莫妲兒心中萌生出某種期待,使得她減輕了對阿迪南的厭惡感。

明知道自己不該繼續問下去,卻還是止不住好奇,脫口說出心中的疑惑。

「為什麼要說犯錯?對你們來說,那不算錯誤……」

聞言,阿迪南揚起溫柔的笑容道:「果然是妳。」

「呃?」她有說錯什麼話嗎?

阿迪南伸手將她擁入懷中,喜悅的說:「謝謝妳救了我。」

「……啊?」

「如果不是妳,我現在已經完全淪落他人的掌控,可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抱著妳。」

莫妲兒不禁皺眉地抬頭,質疑的說:「你是不是搞錯什麼?我沒有救你啊!」

「我沒有搞錯。」

阿迪南肯定的說:「只有妳才能將『毒』的威力快速散去,同時壓抑住『毒』的發作時間,因此,我才能逃過與娜雅交合的陰謀。」

說到這,阿迪南不禁憶起那夜的情況。

在毒癮散去之後,意識也跟著恢復正常,當他看見娜雅全身赤裸地挑逗自己時,簡直心都快涼了。

所幸他發現彼此還沒交合,及時喝止娜雅的行為,並且快速離開房間躲進莫拉克所暫居的房子,好讓她沒辦法抓到空隙再執行交合的計謀,否則事情會沒完沒了。

再說,能讓他快速擺脫毒癮的人,就只有莫妲兒辦得到。

只是當下沒辦法確認她是否有來中央,加上得知她遺忘了自己,又被狼族視為族人,情緒極為混亂之下,他才會忘了這件事。

回過神,莫妲兒一臉困惑地看著他,似乎等著他的解釋。

「還記得我第一次昏倒在妳面前的事嗎?」

莫妲兒點點頭,那可是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難得情況。

「那就是我身上的『毒』發作。」

「呃,我還以為你是突然貧血,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阿迪南摸了摸莫妲兒的頭,無奈笑道:

「妳該慶幸自己的能力,否則,妳很有可能會被我吃掉囉。」

這聽起來像是中了春藥的情況,只是恰巧自己讓藥效快速發作完畢,所以非常慶幸逃過一劫?

……這什麼歪理啊!

這時,阿迪南做出噤聲的動作,將兩人拉往更隱密的地方躲藏。

莫妲兒很不舒服地想移到較寬闊的位置,卻被阿迪南緊緊抱住不放,更加貼近彼此的距離。

沒會兒,她覺得周圍的空氣變得很稀薄,正想抗議她快缺氧的時候,外頭傳來男人們的對話聲。

「奇怪,大神巫女不可能會跑那麼快,為何找不到她的下落?」

「這我也很納悶,幾乎都快將整個聖域火山逛遍了,怎麼可能找不到她!」

「怎麼辦?要是找不到人,恐怕我們下場會很慘。」

「不行!一定得趕快找到她,巫師大人還等得確認她身上的情況,現在可是最關鍵的時候,要是錯過了,可不是只有死才能彌補。」

「是!」

過了一段時間,再也沒有其他聲音後,阿迪南才鬆開緊抱著不放的手,讓莫妲兒可以自由活動。

但是,當他手一鬆開,莫妲兒像失去了支撐般整個人軟倒在他身上,且臉頰異常發紅,彷彿發高燒似地猛喘氣。

見狀,阿迪南不禁想到剛才聽到的訊息所說的「關鍵」。

難不成她身上有什麼他所不知的事要發生?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