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獸耳娘的誕生

 

陷入意識不清的莫妲兒,正努力承受體內莫名的燥熱。

原以為只是單純缺氧而造成悶熱的感受,卻沒料到會發展這般情況,總覺得好像有東西想從體內掙脫,自己卻沒辦法讓它順利發洩出來。

她試圖發出聲音想告訴阿迪南自己的情況,但是頭痛到說不出話來,只能無聲地動動嘴形,祈禱他能看懂自己想表達的意思。

見狀,阿迪南趕緊將她帶離石縫,移到一樣隱密性極高且通風良好,又能讓她躺在柔軟的草地休息的地方。

過了一段時間,莫妲兒體內的燥熱終於稍退了點,疲倦地睜開雙眼,才發現阿迪南一臉擔憂地握緊她的左手,似乎很怕她出什麼意外。

不知為何,她忽然很想大笑。

原來,阿迪南也會替別人擔心啊!

平常待人總是事不關己的模樣,要是扯到自己的利益則會展現大男人主義,偶爾進化為沙文豬。

面對這樣的阿迪南,除非真的惹她生氣才會勉強退讓一步,否則幾乎很難看見他會露出這種接近不知所措的表情,不過……

這代表自己情況真的很嚴重,是嗎?

儘管如此,她更不願見到他露出這種表情,這太不像他的風格了!

雖然自己不是擁有M傾向的人,但是看到這樣的阿迪南,她的胸口會莫名悶痛。

為了防止胸悶繼續惡化,她決定忍住身體不適,好讓他恢復該有的態度。

想到這,她對阿迪南綻放溫柔的笑容,試著起身安撫道:「阿迪南,我已經沒事了,請別擔心。」

阿迪南眉頭微皺,伸手攙扶她起身坐躺在自己懷中,眼神有些不相信地打量著她。

「妳確定沒事了?」

「真的沒事了。」

莫妲兒刻意拍拍自己胸膛,表示自己沒問題。

身體彷彿在跟她作對似,突然間,心臟傳來強烈的疼痛,使得她揪著胸口幾乎不敢呼吸,試圖忍耐突如其來的痛楚。

不知不覺痛楚擴散四肢,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從體內掙脫,於是她忍受不了放聲大叫。

此時,莫妲兒的身體開始有了變化,她眼睜睜看著自己雙手指甲彷彿像野獸般變為尖銳,嚇得胡亂揮動雙手,希望眼前的變化不是真的。

阿迪南趕緊安撫著她,低聲道:「別怕,妳只是又開始獸化,不會永遠變不回人形。」

獸化?

莫妲兒頓時憶起昨夜遇見渾身是血的茉莉,在她失去意識前所說的話語。

謝謝您……巫女大人,這麼一來,我犧牲獸化也就值得了。

想到這,莫妲兒開始恐懼身體的變化,難道她會變成這樣是跟茉莉有關?

她不由得伸手觸摸一直很不舒服的耳朵,結果摸到毛茸茸的獸耳,她驚恐地瞪大雙眼,馬上觸摸下一個令她不舒服的部位──臀部。

果然,突兀的異物觸覺,讓她心涼了一半。

她拉開裙子一看,一條尾巴從裙子甩了出來,並且隨著情緒微縮起來,展現害怕的動物行為。

「怎麼會這樣……」

莫妲兒喃喃自語地說,她越來越害怕接下來身體不舒服的部位,幾乎嚇得紅著眼眶低聲啜泣。

「不要緊,妳不會有事的。」阿迪南牽制著她胡亂揮動的雙手,安撫道。

莫妲兒才不相信這種安慰話,一想到自己要變成怪物,未知的恐懼令她歇斯底里地哭喊:

「不要……我不要變成這樣……快停止,快停止啊!」

話才剛說完,左腕的手鍊忽然發出耀眼的金光將莫妲兒包覆其中,直到光芒散去,她感覺到身體的痛楚停止了,但也失去了任何知覺。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莫妲兒露出困惑的表情之後,便失去意識地倒在他懷中。

見狀,阿迪南有些無言地看著她。

雖然她停止獸化是一件好事,但是……她的耳朵跟尾巴沒有恢復原狀啊!

這下子麻煩大了,要是被狼族的人看到她獸化一半的特徵,恐怕事情會比她獸化成功還要嚴重。

嘆了氣,阿迪南解下身上的披肩,溫柔地蓋住她的頭,讓人無法看見她獸耳的部份,至於尾巴的部份,他只能盡量將它隱藏在她的裙子裡,並祈禱大家別注意她的臀部。

***

隨著鷹的指引來到通往聖域火山入口,馬薩庫和莫拉克被眼前的景象震住。

望著自己所踩踏的純白雪地,再望向眼前綠意盎然的森林,他們不由得佩服狼族聖地。

曾聽說人們形容狼族的聖域火山是里迦瓦大神創造出第一座山林的發源地,卻沒有想到此處竟然能夠無視大自然變化繼續保持夏日般的綠意,與火山範圍外的雪地形成兩種極端景象。

此時,米佧諦古怪地望向馬薩庫,問道:「你確定他們是進入這裡面?」

馬薩庫閉上雙眼和鷹交流,沒會兒點頭道:「沒錯,鷹是這麼告訴我的。」

米佧諦皺眉地望著入口,非常勉強地向進一步,隨即刻意退後幾步,讓一旁觀察周遭環境的莫拉克注意到他的異常。

莫拉克思索片刻,試探道:「米佧諦,你『毒』要發作了?」

米佧諦愣了下,疑惑地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並沒出現該有的徵兆,困惑道:

「我剛剛有出現發作的前兆?」

「沒有?」莫拉克眼神銳利道,「那你為何不敢踏入自家聖地?難不成裡面有見不得人的秘密?」

聞言,米佧諦心虛地別過眼,淡淡的說:「沒這回事。」

「……如果你隱瞞了什麼,害我們錯失機會阻止你,後果你知道的。」

米佧諦猶豫了會兒,嘆氣道:「我曾在這裡受過心理創傷,直到現在還沒辦法擺脫這個惡夢。」

莫拉克和馬薩庫面面相覷,很難想像他是一個沒辦法擺脫心理創傷的人。

不過,莫拉克也不是想硬逼著他進入聖域火山,只是單純想知道他不願進入的原因,很體諒的說:

「既然如此,這裡就由我們進去好了,你負責在入口監督是否有異族出入。」

米佧諦有些鬆了口氣,感激的說:「那就麻煩你們了。」

目送兩人離去,米佧諦迅速遠離入口,不願多待在這裡一分鐘。

此時,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妖異氣息從不遠處散發出來,他謹慎地往那方向一看,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當他一見到持著骷髏裝飾的手杖,臉色瞬間刷白,彷彿記憶中最黑暗的過去再次重現。

那是他拼了命想忘卻年幼所犯下的愚蠢,更是想逃避眼前這名異族巫師──藍戴爾。

「孩子,為何見到我如此驚恐?」

米佧諦恐懼地退後幾步,他不自主顫抖的說:「你……你怎麼會在……」

話還沒說完,藍戴爾已經來到米佧諦面前,捧著他的臉龐笑道:

「咯咯咯,你在發抖呢……真可愛。」

米佧諦意識到自己失態,厭惡地揮開他的手,低聲警告。

「別太放肆了!」

「喔?」藍戴爾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咯咯笑道,「看來你真的長大了,敢用這種態度回話啊。」

語畢,四周颳起了一股強烈的陰風,對方手中的骷髏手杖亮起了黑光,隱隱約約可以聽見骷髏發出陰森的笑聲。

見狀,米佧諦趕緊遠離他,謹慎道:「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傻小子了,我可以……」

「反抗我,是嗎?」藍戴爾替他接下話,「所以你想趁這時候殺了我,好擺脫我的控制,嗯?」

聽到自己的企圖全被識破,米佧諦心中閃過一絲不安,總覺得自己就算使出火元素之力也拼不過擁有邪神之力的異族巫師。

看穿米佧諦的不安,藍戴爾甩動了下手杖,輕柔笑道:「孩子,經過這麼多年,想必你應該成長了不少,你可要好好發揮自己的力量,要是讓我失望,我可是會重新『調教』你。」

一聽到「調教」二字,米佧諦怒吼一聲,燦爛的藍眼亮起了紅光,張開尖銳的獠牙威嚇,活像是即將轉化的──狼。

他揚手用力一揮,一顆炙熱的火焰球朝藍戴爾擊去,碰的一聲,地面被炸出了一個大洞,且傳來了濃烈燒焦的味道。

爆炸過後的濃煙讓人無法確定對方的生死,米佧諦根本不願等待濃煙散去,又往方才的點擊出數十顆火焰球,沒會兒停止攻擊,謹慎地直視集中攻擊的位置,就怕一個遲鈍,失去了優先攻擊的時機。

此時,他感覺到有人在耳邊輕輕吹氣,猛然回頭一看,藍戴爾邪魅的笑容再次映入他眼中。

米佧諦心驚地快速退後,非常不安的回想對方是什麼時候離開,為何自己沒有察覺?

不管結果怎麼樣,他再一次朝藍戴爾擊出火焰球,希望能成功擊中他。

藍戴爾舉起骷髏手杖,只見骷髏張開嘴巴發出銳利的尖叫聲,隨即將火焰吸入口中,讓空洞的眼眶亮起了火光。

藍戴爾愉快地笑道:「不錯不錯,繼續保持下去。」

米佧諦驚訝地看著骷髏手杖,自己的火焰球竟然被吞噬,他不甘心地加強力量,一個不注意,隱忍多時的失控在此發作,險讓他失去自主意識,投向敵方陣營。

識破米佧諦的憂心,藍戴爾柔聲道:

「為何要忍耐?順從這股力量,你就能得到更大的機會打贏我。」

聞言,米佧諦掙扎地搖頭,他寧可充滿理智性地打贏藍戴爾,也不願自己的情緒變得失控。

藍戴爾揮動了下手杖,數十道黑色透明的小手直往米佧諦飛去,企圖困住他的身體。

米佧諦雙手合十,隨即往地上一拍製成一道火牆擋住黑色小手,並利用對方看不見的瞬間,聚集更強大的火焰球反擊回去。

藍戴爾持著手杖輕輕撞擊地面,頓時,一股巨大的黑霧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並將火焰球包覆化為黑焰球,隨著手杖的揮動,黑焰順勢轉彎,再一次反擊過去。

米佧諦沒料到自己的火焰球會被對方加以利用,當下轉身直往聖域火山內奔過去。

他可不想再一次被抓住了,那可是比失控的下場還要可怕。

見狀,藍戴爾揚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口中喃喃自語了會兒,米佧諦像觸電般跌倒在地,神情痛苦地揪住胸口。

「孩子,你不該放棄攻擊。」

米佧諦忍著痛苦怒瞪回去,真是失策,他怎麼忘了自己身上早已被下了限制,還蠢到以為自己可以逃掉他。

藍戴爾來到米佧諦面前蹲下身,輕笑道:「那麼,該是重新『調教』的時候到了。」

正當藍戴爾伸出手想觸摸米佧諦的頭時,遠方傳來阻止聲。

「且慢!」

藍戴爾回頭一看,歐費瑞正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

「用不著你親手動手,我能讓他更溫馴聽話。」

「喔?這麼說,你很清楚他恢復理智的原因了?」

歐費瑞瞄了一眼米佧諦,隨即點頭道:「原因正是大神巫女。」

聞言,米佧諦表情明顯一慌,隨即恢復原狀,就怕被眼尖的藍戴爾發現。

「原來如此。」藍戴爾朝米佧諦笑道,「你會不聽話的原因出於那名少女啊。」望向歐費瑞,「那你打算怎麼讓他更溫馴聽話?」

「將『毒』的藥量下重一點,這樣就能聽話了。」

「是嗎?那就交給你處理了。」藍戴爾讓出空間讓歐費瑞自由發揮。

米佧諦憤怒地瞪著歐費瑞,不管是那時候的事或是諸如此類緊要關頭的事也好,總是來阻擾他!

只要他牽制一下那該死的人格,再繼續待在她身邊就可以完全脫離這該死的「毒」,為什麼……又來將他最後的希望抹滅?

可惜,歐費瑞根本不理他這一點,從懷中取出一包黑色參雜謎樣灰色晶體的藥粉,接著拿出腰際上的水壺,一口氣全倒了進去,隨意搖晃後,強制米佧諦張開嘴巴,硬是將藥水灌入他口中。

隨後,兩人起身退後幾步,冷眼看著米佧諦的變化。

過了一段時間,米佧諦瞪大雙眼環抱著胸,全身抽蓄地承受「毒」所帶來的痛苦。

有時還會他的周圍會冒出的火花,在說明他的失控狀態。

良久,藍戴爾緩緩道:「你加重了慾望?」

歐費瑞心驚了下,不敢說謊的說:「……是。」

藍戴爾發出意味不明的哼聲,笑道:「這麼做有意義嗎?」

歐費瑞解釋道:「我只是在實驗……測試大神巫女是否真能解除他的『毒』罷了。」

「是嗎?」藍戴爾感興趣的說,「我很想知道那名少女是怎麼解除先前的『毒』。」

「經我觀察,根本什麼也沒做。」歐費瑞有些不解的說,「只要他跟大神巫女相處久了,身上的『毒』自然而然就會被壓抑住,甚至減輕『毒』的效果,令它漸漸消失。」

「真奇特。」

藍戴爾望向已經虛脫無力的米佧諦,想起了自己原本的目的,道:「她的獸化有成功嗎?」

「有,昨夜已經成功了。」

「很好。」

「不過……」歐費瑞猶豫了下,「看她的樣子似乎還不太穩定。」

「喔?」

「遵照你的指示讓大神巫女先接受我族獸化儀式,接著犧牲了我族一名尚未獸化的少女,將自己初獸的機會轉讓給她,雖然到目前為止都還算成功,卻失敗在獸化的時間。」

「她沒有維持三天的初獸時間?」

「是的,由於她太快結束初獸時間,所以不能保證獸化儀式有成功。」

藍戴爾似乎想到了什麼,喃喃自語道:「奇怪……沒道理那傢伙的能力會出現在……」

「她在哪?」

沙啞虛弱的嗓音,引起了兩人注意。

米佧諦緩緩爬起身,赤紅的眼神接近瘋狂地盯著他們道:「她在哪?」

藍戴爾詭異一笑:「你想找她?」

米佧諦溫馴的點頭,沒有方才敵視的態度。

藍戴爾指向聖域火山入口。

「她就在裡面,去將她帶回來吧。」

聞言,米佧諦準備進去入口時,藍戴爾叫住了他。

「孩子,過來。」

米佧諦眉頭微蹙,有點不情願靠近,最後還是乖乖的來到藍戴爾面前。

藍戴爾伸手輕點了下他的眉間,瞬間一股黑色氣體竄入他體內。

見狀,歐費瑞錯愕大喊:「巫師,你怎麼……」

不理會歐費瑞的叫喊,藍戴爾收回手,微笑道:「孩子,你可以去找她了。」

米佧諦臉色有些蒼白,隨即頭也不回地往聖域火山奔去。

「看來他很喜歡那名大神巫女。」藍戴爾笑道。

「巫師,他已經受我們控制了,為何你還要對他……」歐費瑞實在不解他的作法。

「以防萬一。」

原本還想反駁些什麼,一見到藍戴爾詭異的笑容,歐費瑞沉默了會兒道:

「巫師,為什麼你會想撮合他們?我記得異族長也很想要得到大神巫女……」

「那孩子最近太缺乏動力了,只有這種事能激發他的怒意,這樣他才肯繼續行動。」

「……這麼說,你是在利用族長?」

藍戴爾微微一笑:「你也不是在利用?」

歐費瑞張了張嘴,無法反駁地閉上嘴。

沒會兒,藍戴爾在離去前,對歐費瑞下了一道命令。

「不管結果如何,我可不准她失去純潔之身,否則你與中央的事,我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歐費瑞心一驚,趕緊鞠躬道:「我絕不會讓這種事發生,請你放心。」

藍戴爾冷冷一笑,隨即轉身離開。

等到對方真正離開,歐費瑞才鬆了口氣,同時也對藍戴爾的恐怖感到心寒。

原以為這種事不會被發現,沒想到全都看在他眼裡……

異族巫師,果真如傳聞中那麼可怕啊!

***

另一方面,在聖域火山的範圍裡奔跑了一段時間的兩人,有些焦急地找尋阿迪南他們的下落。

因為他們在進來裡面沒多久,就感覺到入口傳來熟悉的邪惡氣息。

能夠擁有如此強烈的力量,除了異族長外,就是異族巫師。

當然,他們認為那個人一定是後者。

自從經歷過那次在儀式場的交戰,他們對神祕的異族巫師有了初步瞭解,多少可以分辨出兩者不同之處。不過,以米佧諦的能力,應該還可以應付異族巫師,直到他們出來為止。

此時,馬薩庫忽然停下了腳,開始往四周找尋,似乎目標就在這附近。

莫拉克也跟著觀察周遭環境,以防異族突然出現。

沒會兒,他們發現一處隱密的地方有細微異狀,他們小心翼翼來到那裡仔細一看,正好看見阿迪南準備抱起昏迷的莫妲兒離開。

「老兄?」

聽到莫拉克的聲音,阿迪南有些訝異地回頭。

「你們怎麼會來這?」

「我感覺到異族的出現,發現他們的目標是你們,特地跑來看看需不需要幫忙。」馬薩庫解釋道。

「異族的目標是她。」阿迪南望著懷中的莫妲兒。

莫拉克注意到莫妲兒身上的不對勁,困惑問道:「小姐怎麼了?」

「她只是累了,只要好好休息就沒事了。」

明顯感受到阿迪南的刻意隱瞞,馬薩庫有些失望的說:「王還在防備我們嗎?」

聞言,阿迪南注視著馬薩庫好一會兒,緩緩道:「來這裡的就只有你們兩個吧?」

兩人同時點頭。

阿迪南原本不太想讓他們發現她的異狀,怕會影響她的觀感,但是這樣的隱瞞也會造成反效果,所以他將蓋在莫妲兒頭上的披肩拉開,露出她的獸耳之後,馬上拉回蓋好。

見狀,兩人倒抽口氣,非常驚訝眼前所見的事實。

「老、老兄,小姐她……她怎麼變成這樣?」

「這被狼族看到,一定會被當成是……」

阿迪南很無奈的說:「這就是我剛剛不打算跟你們說的原因。」

語畢,三人沉默地看著莫妲兒一會兒,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

「小姐的運氣真有夠差,咿嚕。」

「可是,巫女大人應該不會淪落成這樣,她昨晚不是獸化的很成功嗎?」

阿迪南苦笑道:「那是因為她自己強制中斷獸化。」

「……」

莫拉克和馬薩庫無言到了極點,原來獸化可以強制中斷?

「說起來,小姐獸化失敗的模樣跟一般所知的模樣不太一樣,咿嚕。」莫拉克好奇地打量莫妲兒。

「確實啊……」馬薩庫回憶著方才所見到莫妲兒露出獸耳的模樣,臉頰微紅的說,「老實說……巫女大人這個模樣有點可愛耶……」

話才剛說完,馬薩庫馬上感受到阿迪南強烈的敵意,連忙地尷尬改口。

「您、您別誤會,我、我的意思是說,比起那些獸化失敗的人,巫女大人的模樣好看多了。」

阿迪南瞇起雙眼,明顯質疑另一個含意。

莫拉克竊笑了幾聲,好心地圓場:「哎喲,老兄,小老弟也沒說錯,小姐確實比那些獸化失敗的人好看多了,難道你想看小姐變那副模樣?咿嚕。」

阿迪南眉頭微蹙,不可否認這個事實。

「不過,也不能讓小姐繼續維持這副模樣,要是被狼族知道,恐怕會做出難以阻止的行為,咿嚕。」

「王,我看私下請狼族長快點讓她通過認證,免得被狼族的人發現。」

「小老弟,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狼族長現在一點不穩定,你不怕他突然暴走嗎?咿嚕。」

聞言,馬薩庫也猶豫了起來,對於米佧諦這種未知的狀態,確實沒辦法肯定他不會有暴走的一面。

阿迪南狐疑地看著他們:「你們在說什麼暴走……那傢伙怎麼了?」

莫拉克無奈道:「他中了『毒』,情況比老兄你還要嚴重,咿嚕。」

「……你的意思是,他的對象是她?」

兩人互望了一眼,很有默契地退後一步,然後點頭。

但是,阿迪南的反應並沒有如他們預期般的憤怒,倒是平靜的令人毛骨悚然。

莫拉克有些擔心地問道:「老、老兄……你沒事吧?」

「先別管他。」阿迪南面無表情的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消除獸化,不能讓她維持這副模樣。」

聞言,兩人也只能乖乖聽話,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

這時,莫拉克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摸著下巴打量莫妲兒沉睡的臉龐,隨即誇張地拍拍自己的腦袋,口中更是不時喃喃自語的說:哎呀呀,真糟糕,竟然忘了這件事。

注意到他的異狀,阿迪南問道:「怎麼了?」

莫拉克嘆了口氣道:「……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需要兩位一起解謎。」

兩人不解地看著莫拉克。

「小姐為何能夠獸化?」

兩人愣了下,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不過,相對於馬薩庫的認真思考,阿迪南有些納悶的說:

「不就是因為她接受狼族的儀式,加上那名少女的犧牲才能獸化……」

「正確來說,大神巫女一旦接受認證考驗,任何一項儀式都不能改變她身為巫女的事實,除非……」

說到這,莫拉克沉著眼神望向莫妲兒。

「……莫拉克,你是在懷疑她的資格?」阿迪南不悅地瞪著他。

「絕沒這回事,老兄別誤會。」莫拉克苦笑道,「老兄應該很清楚,就算大神巫女想成為狼族的一份子,也得在她還是『普通人』的時候進行儀式,如今她已經不是普通人了,為何這種儀式可以成功?」

阿迪南蹙著眉,困惑的說:「有這種事?」

聞言,兩人竟然同時愣住地看著阿迪南,非常意外他竟然不知道這件事。

沒會兒,莫拉克明白中央刻意隱瞞的用意,果然是防止事件重演。

「……我有說錯嗎?」阿迪南不解的說,不管他怎麼回憶,就是沒有這類的相關知識。

馬薩庫小聲的說:「……確實有這種事。」

「小老弟,你已經想起這件事了?」

馬薩庫點點頭的說:「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不過我很確定在接受族長訓練時有強調大神巫女的特異之處,只是起源的故事被簡單帶過,所以印象不……」

「馬薩庫!」莫拉克突然一聲警告,讓馬薩庫驚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起源?」

阿迪南瞇起雙眼,質疑地打量表情古怪的兩人,嚴厲道:「快說!」

兩人面面相覷,猶豫著該不該說謊。

此時,遠方傳來了冷笑聲。

「有什麼好隱瞞?直接讓他明白就好。」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