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噢!她要被逼嫁了

 

突如其來的插話,他們連忙回頭一看,赫然發現米佧諦帶著一群黑衣人將他們包圍。

更能從米佧諦的眼神中得知,他已經陷入瘋狂之中。

見狀,莫拉克和馬薩庫謹慎地盯著米佧諦,就怕昨晚所得知的那樣,失控的他是有很大機會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罪!

反觀初次見到米佧諦這般狀態的阿迪南,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但一想到方才所提的「毒」,加上他身旁的異族以及自己所不知的「起源」,不悅的心情更加惡劣。

米佧諦不理會他們的敵意,赤裸裸地注視沉睡的莫妲兒,對她的渴望全寫在表情上。

目光一轉,對著阿迪南笑道:「身為大神血脈會不知道『起源』的故事,真是可悲啊。」

阿迪南不怒反笑:「知道又如何?這也改變不了她是屬於我的事實。」

「要來試試看她到底屬於誰?」

米佧諦朝莫妲兒道:「大神巫女,聽了那麼久,也差不多該做出選擇了吧?」

這時他們才驚覺到不知何時醒來的莫妲兒已起身站在一旁,並且兩眼無神地望著米佧諦,像受到控制似直奔向他懷中。

頓時,他們憶起狼族獸化的人不得反抗身為「主人」──狼族長的命令規定,否則將會受到獸化的反噬,淪落比獸化失敗的異族更加悲慘的下場。

米佧諦揚起瘋狂的笑容道:「大神血脈,看清楚她選擇的人了嗎?」

阿迪南瞇起雙眼,打算運起力量對付米佧諦時,莫拉克出聲阻止他。

「老兄克制一下,別傷害小姐。」

聞言,這才注意到莫妲兒正回過頭注視著他,似乎他一出手攻擊米佧諦,她一定會以身護主,保護她的「主人」。

阿迪南悶悶地瞪著嘲笑他的米佧諦,無奈嘆了口氣,他再怎麼生氣,也不會失去理智誤傷了她。

只是他的心情非常不爽,竟然利用這一點來讓她選擇歸屬,太卑劣了!

此時,莫妲兒目光中透露出一絲掙扎的情緒,甚至想開口說話,可惜她像失去了語言般,只能發出無意義的聲音。

眼尖的米佧諦注意到這異狀,扣住她的下顎想確認自己是否有錯看,卻不小心將蓋在她頭上的披肩扯下,意外露出獸耳。

米佧諦錯愕地瞪著獸化失敗的莫妲兒,脫口道:「這是怎麼回事?」

莫妲兒眉頭微皺,直覺自己的模樣可能會促使情況更加失控,本能地想避免傷害地遠離米佧諦,卻沒料到他緊抓著自己不放,強硬地想將她帶離此地。

她恐懼地發出抗議的聲音,不願跟著他走。

米佧諦低聲一喝,莫妲兒嚇得不敢再做任何反抗,渾身顫抖地任由他帶走自己。

臨走前,米佧諦特別警告阿迪南一行人。

「勸你們不要做出反抗的行為,否則她將會依本能來對付你們。」

說完,他還不忘對身旁的黑衣人道:「將他們關在岩牢好好看著,別讓他們有機會妨礙我。」

「是!」

眼看著他們離去,莫拉克到阿迪南身旁小聲的說:「老兄,你的決定?」

阿迪南瞥了他一眼,慵懶的說:「換作是你,你會聽話嗎?」

莫拉克嘿嘿兩聲,戰意十足地捲起袖子準備大鬧一番。

見狀,馬薩庫也拿起武器,等著一同反擊,不過阿迪南卻說了一句讓他們心驚又滅戰意的話語。

「待會將這些人解決後,你們可要好好解釋一下『起源』這件事。」

莫拉克表情尷尬地望向馬薩庫,只見他同樣尷尬地別過頭不太願意面對,讓阿迪南不悅地瞇起雙眼瞪著他們,似乎在說:敢不講,現在就先對付你們。

無奈嘆了口氣,莫拉克苦笑道:

「老兄,你確定?我怕你到時聽完會對我們發脾氣……我們可是很無辜的。」

阿迪南挑了一下右眉,揚起燦爛迷人的笑容。

「那麼你是要我現在發脾氣,還是聽完再發脾氣?」

「……」

***

模糊之間,莫妲兒意識到自己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

當她試著讓自己更清醒一點時,腦海便會響起非常悅耳舒服的嗓音,說服著她放鬆一切思緒,順從這幾乎令人想安心沉睡的感覺。

但是在她差點被說服成功時,內心的直覺告訴她絕對不可以順從,一定要反抗,否則她永遠都不會有清醒的一天。

一想到自己無法清醒,恐懼地想反抗時,悅耳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勸告要她別想那麼多,就這麼沉溺這舒適美好的夢鄉世界。

如此反反覆覆的警告與勸告,讓她覺得自己陷入一種熬夜許多天卻不能睡覺的痛苦。

不管了!她要好好睡覺,其他的煩惱就等睡醒再說。

此時,一股舒爽的力量從背後傳了過來,順利減輕欲睡的狀況,同時腦海響起了伊格的聲音。

吾神巫女,汝不可選擇忘卻。

莫妲兒茫然了下,心想:忘卻?

一旦順從沉睡,汝將失去自我,永永遠遠臣服於異族的掌控。

呃,連她想睡都可以跟異族扯上關係,那還有什麼跟異族有關?

汝的獸化也是異族的陰謀。

……

快憶起汝所擁有的力量反坑這一切!

力量……她只是個普通人,怎麼會有力量?

就在她困惑的時候,左腕發出炙熱的暖意,隱約可以聽到耳邊傳來吵雜及婦女竊竊私語的聲音。

接著,當她聞到狼族神殿特有的花香味的剎那,眼前的黑暗散去,特有的狼族神話壁畫映入眼中,頓時發覺自己坐在神殿淨身用的水池旁的柔軟躺椅上,渾身赤裸像傀儡般任人擺佈。

沒發現莫妲兒恢復神智的婦女們,一邊在她身體抹著同樣散發花香味的透明油膏,一邊繼續她們的話題。

「真不知道族長在想什麼,既然獸化失敗了,為何還要重新舉行獸化儀式?」

「我想族長有自己的考量吧!」

「考量?我看是族長被巫女大人迷失了心,失去他應有的理智。」

「妳別因為自己的女兒沒被族長選上就說出這種忌妒的話。」

「妳也不是一樣?要不是巫女大人闖入聖狼嶺,這些事情根本不會發生!」

此話一出,現場氣氛頓時變得凝重,沉默不語,似乎對於這個事實不滿很久。

反觀莫妲兒,她倒是很慶幸她們沒發現自己已經清醒了,不然就聽不到大家真正的內心話。

只是她很困惑,她什麼時候接受獸化儀式?

良久,一名婦女開口勸說:「別說這種話了……事情已經發生,說什麼也無濟於事。想想當初說好的約定,不就是為了防止大家產生不滿,才一致認同巫女大人,不是嗎?」

聞言,眾人才嘆了口氣,軟化凝重的氣氛。

「其實我覺得這次獸化失敗的模樣跟以往不一樣,是不是之前儀式出了錯,才變成這樣?」

「不可能吧?歐費瑞大人說過儀式很完美,沒理由出錯啊!」

一聽到歐費瑞的名字,莫妲兒驚訝到差點發出聲音。

難不成那時候的除靈儀式,其實就是獸化儀式?

同時,她也想起當初在夢中見到沃魯夫的時候,對她說不該接受儀式的事。

原來……衪就是指這個事實啊!

想到這,莫妲兒又繼續聽婦人們的對話。

「沒出錯,巫女大人怎麼會獸化失敗?」

「我也覺得儀式有出錯,至少昨夜巫女大人獸化成功了,但是時間卻異常短暫,實在古怪啊!」

「唉,我倒覺得瑪拉的女兒白犧牲了。」

話題一轉到茉莉身上,像說不盡的感概與憐憫,讓安靜聽著八卦的莫妲兒有種想回應的衝動。

事實上又不是她要茉莉犧牲自己象徵狼族資格的獸化能力,再說,當時的情況她根本無法思考,完全是狀況外。

早知如此,她就該回答自己不願意待在狼族了。

這樣她就不會獸化,也不會被這群歐巴桑抓著自己的身體,抹著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油膏。

隨著婦人們越說越激動,莫妲兒覺得自己的忍耐快達到極限,就在她準備出聲時,身後傳來一聲熟悉的喝止聲。

「妳們說夠了沒!沒看到巫女大人早已經醒了嗎?」

頓時,所有人沉默不語地看著表情尷尬的莫妲兒,似乎在思考她已經聽進了多少不該知道的事。

瑪拉一臉不悅地瞪著那群婦人,對她們藉由茉莉的事當面指責莫妲兒,這一點令她非常生氣。

至少,以她對莫妲兒的瞭解,並不是像她們所說的那樣壞。

想到這,瑪拉不耐煩地揮手道:「通通都出去,剩下的部份就交給我處理就行了。」

婦人們面面相覷,很聽話地轉身離開,留下莫妲兒獨自面對瑪拉。

原本莫妲兒想開口說些話來解釋那些婦人誤解的部份,但是一想到瑪拉在工作室所流露出被背叛的表情,她只能沉默地等待瑪拉像那群婦人一樣譴責她。

良久,瑪拉嘆了口氣,拿起一旁準備好的衣服來到莫妲兒面前,柔聲道:

「巫女大人,身體還能動嗎?」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瑪拉,有些不自在地垂下眼簾,怯怯的說:

「瑪拉,妳不恨我嗎?」

瑪拉愣了下,苦笑道:「別聽信那些女人的話,我知道您不是這樣的人。」

「可是……我奪走了茉莉的獸化能力,害得她……我……」

莫妲兒不知所措地想好好表達心聲,卻越說越糟糕,最後她紅著眼眶,垂頭喪氣的說:

「對不起,我不該出現在狼族……帶給你們這麼大的麻煩。」

瑪拉靜靜地注視莫妲兒一會兒道:「巫女大人,您真想聽我的真心話?」

莫妲兒怔住,隨即點頭。

瑪拉蹲跪在她面前,伸手覆上她微些顫抖的雙手,緩緩開口。

「我確實恨過您。」莫妲兒身子一震,想開口說話時,瑪拉又繼續說,「但是,我卻很感謝您,沒有帶走茉莉的性命。」

「咦?」莫妲兒錯愕地瞪大眼,「茉、茉莉還……可是,她們不是說茉莉已經……」

瑪拉苦笑的說:「她們也沒說錯,對我族來說,茉莉的情況跟死沒什麼兩樣。」

因為失去獸化的能力嗎?

莫妲兒看了一下自己尖銳的手指及垂放在一旁的尾巴,沉默了下,輕喃的說:

「瑪拉,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請說。」

「狼族的人……都會變像我這樣嗎?」

聞言,瑪拉明白莫妲兒不知道狼族的特性,苦笑道:「想不到里迦瓦大神殿連這最基本的知識都不傳授給您……」

莫妲兒蹙著眉,不禁想起馬薩庫也說過類似的話。

「巫女大人,您知道我們為什麼會稱為狼族嗎?」

「因為會變身成為狼人嗎?」

莫妲兒直接聯想到吸血鬼與狼人的故事。

瑪拉愣住,趕緊搖頭道:「我們絕不是異族。」

莫妲兒一臉納悶地歪著頭,這跟異族又有什麼關係啊?

瑪拉差點忘了莫妲兒不曉得中間的區別,決定一邊幫她換衣服,一邊解說狼族的基本知識。

聽了瑪拉的解說,莫妲兒才知道原來狼族是個會獸化變身為狼的民族。

據說他們信仰沃魯夫狼神的關係,對狼有著幾乎變態……是瘋狂的崇拜,所以里迦瓦大神決定賜予狼族獸化能力。

只是比起鷹族,她覺得里迦瓦大神很像在敷衍這些狂信者,好歹也該跟鷹族一樣有個共生的狼吧?

雖然她看到瑪拉充滿感謝的模樣,但……她還是忍不住有這種感想。

至於狼族獸化的時機是在舉行完成年禮之後,初次獸化的人在族人面前化成一隻狼。

假如初獸失敗,將會被打入異族,不配待在狼族生活。

不過當她聽到獸化失敗的模樣竟然是狼人,她就覺得狼族對失敗的定義非常奇怪。

正常來說,狼人不是比較強悍嗎?怎麼他們會認為狼比狼人更高貴強大呢?

等等,不對!

既然他們可以變成狼,那麼那群婦人所說她闖入聖狼嶺的事,難不成……

「瑪、瑪拉,剛剛她們提到我一開始不該出現在聖狼嶺,也就是說,那時候我所看到的狼群……」

「沒錯,那些都是我們獸化變成狼。」

「那、那時候救我的大狼,該不會也是……」

瑪拉無奈笑道:「那位大狼,正是族長。」

「……」

「巫女大人,您為何要跪趴在地上?」

莫妲兒欲哭無淚地結束Orz狀態,乖乖起身讓她繼續替自己打扮。

同時哀怨的想:難怪第一次見到米佧諦的時候,就覺得他跟白白非常相似……原來就是他本人!

此時,她開始回憶先前與大狼的點點滴滴,當她憶起強迫白白與自己洗澡的那一幕畫面,瞬間漲紅著臉,羞愧地懺悔自己的無知。

怪不得當時白白不願意和自己洗澡,原因就是這個,她真是個大笨蛋啊啊啊──

罵完自己的愚蠢後,莫妲兒又想起了一個矛盾問題。

之前瑪拉跟她解釋聖狼嶺是狼族回歸大地的最終去處,然後說她進去裡面沒什麼關係,但是那群婦人又說她不該進去,甚至還說那些狼是他們變的……那麼問題來了。

她原本以為聖狼嶺是狼族的人去世所安眠處,怎麼現在聽起來像是獸化的人集合處?

撇開他們獸化後聚在一起的目的,她很想知道白白……米佧諦在那天到底對他們說了什麼?

沒記錯的話,那天大家很明顯對她誤闖的事很憤怒,甚至想攻擊她,為何在米佧諦說完話之後,瞬間改變所有人對她的態度,不但曖昧又親暱,整個就是將她視為狼族的人,而不是「大神巫女」。

加上獸化的事件,讓她覺得自己陷入一場難以理解的陰謀。

難道真如伊格所說,這又是異族搞的鬼?

這時瑪拉將手中最後一個頭飾別在莫妲兒頭上,鬆口氣道:「大功告成!」

莫妲兒好奇地來到銅鏡面前,一看到自己的模樣,差點尖叫起來。

天啊!這、這分明就是宅男中最愛的萌物,也是漫畫中常看到獸耳娘。

她怎麼會變成這樣?

要是在原來的世界,她一定會出名的!

「巫女大人,您怎麼了?」瑪拉不解莫妲兒為何激動。

莫妲兒苦笑的說:「我只是在慶幸我人在這裡,不然……我一定會宅男界的女神。」

「啊?」瑪拉滿頭問號,完全不懂她的意思。

莫妲兒無力地揮手,不願多作解釋。

瑪拉蹙著眉,表情似乎在思考莫妲兒是不是因為獸化失敗的關係,使得腦袋有點不正常?

不過,她將這個疑惑暫時丟在一旁,問道:「巫女大人,您覺得衣服有哪裡需要改的嗎?」

聞言,莫妲兒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所穿的腥紅色衣服,正是冬祭所要穿的特殊服裝。

她忍不住脫口道:「瑪拉,我為什麼要穿上這衣服?冬祭不是還沒到嗎?」

瑪拉一臉古怪地別開眼,假裝在收拾東西的說:「族長想重新舉行儀式讓您獸化失敗的模樣消除,只是,這個儀式需要正式服裝,所以就讓您換上這件衣服。」

「喔……原來是這樣啊。」

莫妲兒雖然這麼回答,心裡卻是湧出一絲不安。

能夠消除獸耳娘狀態是最好的,但不知為何,她覺得事情不像瑪拉所說那麼簡單。

正如當初他們欺騙她說是舉行除靈儀式,實際上是獸化儀式的意思是一樣的……咦?

忽然間,莫妲兒回頭望向瑪拉,發現她身上也穿著冬祭服裝。

奇怪,不是只有她需要正式服裝嗎?為什麼連瑪拉和剛才那群婦人也穿著一樣的冬祭服裝?

這時,門外傳來了女聲。

「瑪拉,請問巫女大人是否準備好了?」

「好了,可以準備進行儀式了。」

「我知道了,這就回報族長。」

輕嘆了口氣,瑪拉回頭望向莫妲兒。

「巫女大人……您準備好要接受儀式了嗎?」

莫妲兒眉頭微蹙,對於瑪拉的口氣,讓內心的不安又更加深刻。

果然,這儀式有問題。

但是她還是得去面對,絕不能永遠頂著這副模樣見人。

望向瑪拉,莫妲兒輕點著頭道:「我已經準備好了。」

「那麼,請隨我來。」

***

前往前殿的路途中,莫妲兒一直不安地想拔腿逃避儀式,她曾想喚出伊格來詢問情況,奇怪的是,她竟然喚不出來!

以前只要內心默念一聲伊格就能馬上見到衪,怎麼這次會喚不出來?

怎麼辦,她好不安……

此時,她想起了阿迪南。

照理說以阿迪南死纏爛打的個性,就算曾拋棄她回去中央處理事情,也幾乎不離身地陪在她身旁,不可能丟下她一個人面對相當重要的儀式……為什麼沒見到他出現?

難不成他是看到自己獸化變成一個怪物,不願見到自己?

不,不可能,如果是這樣,那麼當初他就不會安撫情緒失控的自己,更不會說自己只是獸化,並不會永遠變不回人形。

也許是因為她換裝不得讓男性觀看,但是從瑪拉他們絕口不提的口氣來猜,似乎不曉得阿迪南回到狼族了……

等等,要是她們不曉得阿迪南的存在……那會是誰將她帶回狼族神殿?

就在莫妲兒疑問還沒想通時,她們已經來到前殿了。

一出通道,莫妲兒發現周遭環境的佈置與上次進行儀式的模樣不太一樣。

除了基本的狼木雕和用紅線繡滿精緻圖騰的白色長布以外,又多了金線滾邊的紅色長布中繡著似乎是以前收到喜帖中,最常見的一對男女結理的圖案……至少她是這麼解讀。

還有紅花的數量及飾品流蘇的樣式比上次要多很多,整體感覺……簡直讓她誤以為自己是來參加別人的婚禮,而不是來替自己舉行儀式。

但是,她不敢將內心吐槽的開玩笑表情表達出來。

因為現場氣氛非常凝重。

幾乎所有狼族的人都出現在神殿大廳裡,並且穿著純白色的冬祭服裝整齊地站在一起,各個表情嚴肅,與佈置出來的喜感完全不搭。

這時,她注意到一名站在歐費瑞身旁卻背向她的男子身上穿著與自己一樣款式服裝,看那有些熟悉又帶點陌生的背影,心中的不安再度湧出。

難、難不成她又被騙了?

在場所有人當中,只有她跟那個人穿著紅衣服,加上充滿喜慶的佈置,她再怎麼遲鈍,也很明白自己將面臨什麼樣的狀況。

──她要被嫁出去了!

不願這種事發生,莫妲兒害怕地退回通道,小聲的說:「對不起……瑪拉,我想放棄儀式了。」

瑪拉有些訝異地回頭看她,正想開口說些話時,早已發現她們的米佧諦率先開口。

「過來我這,大神巫女。」

聞言,莫妲兒還來不及反應,全身像被觸電般不受控制地走向米佧諦。

當她看見米佧諦原本該是燦爛的藍眼變成紅眼時,馬上想起那夜夢中所見的紅眼裸男,以及那陣子無時無刻都在監視自己,害自己精神衰弱的阿飄……

該死!那也是米佧諦嗎?

突然間的頓悟,莫妲兒心中的怒意也跟著湧出,意外取回身體的主控權,她連忙退後幾步,警戒地盯著米佧諦和在場所有的人,試圖找出阿迪南他們的身影。

正如她所料,現場並沒有看見他們,不禁恐懼起狼族的所有人。

這時,她注意到巨大火盆前方放置了一個足以平躺一名男人長度的石台,及一把曾見過歐費瑞持有過繪有特殊符文的匕首。

正當她看清楚石台上殘留清洗不掉的血跡,頓時電影情節的活人祭畫面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他們……到底想要對她做什麼?

難不成是因為她獸化失敗,想抓她當活祭品來獻給沃魯夫狼神,以平息衪的憤怒?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