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負責任的狼神

 

見到莫妲兒抗拒米佧諦的呼喚,所有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就算她是大神巫女也好,有了獸化能力的她就得遵從「主人」的命令,怎麼還有辦法違抗?

米佧諦揚起笑容道:「怎麼了?不想來我這?」

接近瘋狂的笑容,莫妲兒害怕的退後一步,心裡卻是疑惑著米佧諦的轉變。

奇怪!這真的是米佧諦嗎?

先不管他現在的瘋狂模樣,為什麼他身上會散發出與夏德拉相似的厭惡感?還有他的眼神露出赤裸裸的慾望……想當初見到他的感覺並不是這樣,為何他的轉變這麼大?簡直像換了個人似……咦?

突然間,莫妲兒腦中莫名其妙聯想到「毒」這個詞,同時想起了阿迪南對她所說的話。

只有妳才能將「毒」的威力快速散去,同時壓抑住「毒」的發作時間,因此,我才能逃過與娜雅交合的陰謀。

想到這,她除了肯定米佧諦中毒以外,不知為何有種強烈的預感,她非常相信阿迪南所說自己的奇怪能力。

只是,她該怎麼運用這個能力?

莫妲兒努力回想當初遇上阿迪南毒發的情況,似乎是靠觸碰的方式來化解,或許這個方法可行。

為了證實心中所想的,她主動來到米佧諦面前,伸出雙手觸摸他的臉龐。

在觸碰的剎那,她感覺到米佧諦身上有種負面氣息流入自己體內,如同當初夏德拉強迫她接受印記的情況,令她難受到暫時失去意識。

等到她回過神,自己已經投入米佧諦的懷抱,姿勢非常親密。她尷尬的想保持距離,卻被緊抱著不放,並且發現他沒如自己所料那樣恢復正常。

難不成,她錯得太離譜了?

就在她企圖掙扎的瞬間,她看見米佧諦赤紅的瞳孔閃過一絲藍光,隨即恢復紅眼狀態。

見狀,她心中起了個念頭。也許她的能力得花一些時間才能化解毒的效力,加上米佧諦中毒的情況似乎比阿迪南還要嚴重,所以時間的耗費需要更多。

決定賭上時間這一點,莫妲兒也不再掙扎了,反正她也掙脫不了米佧諦的摟抱,就這樣拖延時間,試看看能不能讓他恢復正常。

感受到懷中的人不再掙扎,米佧諦低聲笑道:「不掙扎了?」

莫妲兒蹙著眉,小聲的說:「米佧諦,你快點恢復正常,別這樣。」

「正常?」米佧諦咯咯笑著,「我這樣就是正常,有什麼不對嗎?」

莫妲兒無言地看著米佧諦,也對,要一個自認自己為正常的瘋狂人恢復正常,確實很奇怪。

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現在米佧諦的態度,怎麼越來越像夏德拉呢?

還是說她遇到態度有點變態的人都是這副模樣?

別過頭,她望向那群隱忍著古怪情緒的人們,轉移話題問道:

「為什麼舉行儀式需要這麼多人?」

聞言,米佧諦像想起了什麼,對歐費瑞使了個眼,他理解地點點頭轉身離去,這才緩緩的說:

「他們是來幫忙妳完成獸化儀式,不需覺得奇怪。」

「……」老實說,要不是多出那可疑的石台及周圍喜慶的佈置,她還真有可能會相信他的話。

此時,另一邊通道走出了三個人,不,正確來說是兩個人攙扶著一名頭上蓋著繡有狼圖騰的純白色頭巾,渾身塗滿紅與白彩繪符文的少女。

莫妲兒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除了震驚少女全身赤裸外,她明顯感覺到那名少女身體非常虛弱,且身上有多處眼熟的傷痕,就好像是……茉莉?

正當那名少女被放置在石台上時,莫妲兒馬上明白她的作用是什麼了。

這時候,瑪拉忽然失控地衝到米佧諦面前大叫。

「不!族長,您不能這麼做!您明明答應過我不會再對茉莉出手的!」

米佧諦冷漠地瞥了旁邊的人們,他們會意地將瑪拉架住帶離神殿,不讓她阻礙儀式進行。

等瑪拉離去後,米佧諦輕輕磨蹭莫妲兒毛茸茸的獸耳,低聲道:

「等獸化儀式結束,我們接著就舉行婚禮,這樣就可以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開了。」

此言一出,證實了莫妲兒的猜測──她真的要被嫁出去了!

「欸,你搞、搞錯了吧……你不是要和別人結婚,怎麼對象會是我?」莫妲兒不死心的問。

米佧諦燦爛一笑:「打從一開始妳就是我選中的妻子,並沒有搞錯。」

哇勒,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等等……他說打從一開始……不會吧?

當初米佧諦跟她說他在冬祭舉行婚禮,還有其他人曖昧的態度,原來就是指這個!

你、你們狼族人竟然那麼早就策劃這個事情……

不行不行!她可不能在異世界結婚,她還想回到原來的世界與家人相聚。

「你一定是搞錯了,我是大神巫女,注定是大神血脈的未婚妻,怎麼能嫁給你。」

說完,莫妲兒在內心向娜雅說聲抱歉,為了自己未來的幸福,得暫時借用她的身份來阻止這件事。

米佧諦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看來妳跟大神血脈一樣,不曉得『起源』的故事。」

「起源?」莫妲兒納悶的說。

米佧諦將起源的故事簡單說了一遍,讓莫妲兒聽得是目瞪口呆,整個腦袋呈現空白。

天、天啊!沒想到還有這一個規定和故事……

原來當初里迦瓦大神規定大神血脈得娶巫女一事,還有另一個規定,那就是四大族長也有資格追求巫女。如果巫女也愛上了四大族長之一,那麼大神血脈得遵照巫女的心願,成全他們。

也就是說,不管大神血脈有沒有愛上巫女,也不管巫女是否有愛上其他人,他是一定得娶巫女。

反之,如果不幸他所愛的巫女愛上了別人,那麼他得忍痛放手,不得強迫巫女跟他結婚。

這樣的規定,讓她深深感受到大神血脈是可憐的備胎啊!

因此,才會有這個事件發生。

曾有一名來到狼族接受考驗的大神巫女與狼族長相愛了,結果大神血脈不願放手,決意與狼族長一決勝負。

大神巫女為了阻止這一場決鬥卻意外喪命,受不了打擊的大神血脈自殺了,原本想共赴黃泉的狼族長在三名族長的阻止下,暫時保留了生命。

但是在面臨沒有大神血脈的情況下,就算重新選出了大神巫女也暫時不能進行百年之初儀式。

結果為了等待下一任大神血脈誕生的那幾十年,整個大陸陷入天災人禍的淒慘狀態,所以眾人為了避免事件重演,非常有默契不提這項規定。

──除非意外得知,或是別人刻意告知以外,絕對不讓大神血脈及巫女知道這件事。

對於這樣的作法,她實在不怎麼苟同。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再怎麼隱瞞也沒有用。

但是,她為什麼得跟米佧諦結婚?

就算她對米佧諦有好感,最多只是喜歡,又不是愛上他,為什麼得被迫結婚?

由此可見,米佧諦違反巫女的心願模式。

她,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

另一方面,解決完黑衣人,並且聽完莫拉克解說「起源」故事之後,阿迪南整個人呈現易怒狀態,身旁更是不時閃耀著金色細小的光芒,隨時都有暴走的可能。

早已經閃躲遠遠的兩人正考慮要不要提醒一下他,再這樣繼續生悶氣很有可能會拖延解救莫妲兒的時間……

此時,阿迪南忽然轉頭直視著他們,眼神散發出危險的目光使他們不自主顫抖了下,只見他皮笑肉不笑地快速來到他們面前,語氣異常輕柔的說:

「你們覺得我該成全他們嗎?」

莫拉克和馬薩庫面面相覷,不敢出主意。

要是真的建議成全,也許他們代替承受大神血脈的怒火……這種事他們才不幹!

「或者我該殺了米佧諦,杜絕狼族再有發生這種事的可能?」

莫拉克和馬薩庫趕緊搖頭,就怕氣頭上的阿迪南真的跑去殺米佧諦。

再說,大神血脈可以死,四大族長可是萬萬不能死。除非是卸任後而死,否則該族將會失去神的庇佑,情況絕對比大神血脈死還要嚴重。

阿迪南瞇起雙眼打量著兩人,微微一笑:

「你們是在想寧可我死,也不願米佧諦死?」

呃……他們的表情有這麼明顯嗎?

「很好。」

很好?兩人腦筋一時轉不過來,不懂阿迪南說「很好」是什麼意思。

「我現在就去跟米佧諦一決勝負,要是我死了,你們就慢慢等下一任大神血脈吧!」

欸?!莫拉克和馬薩庫趕緊攔阻阿迪南,就怕事件真的再次上演。

「老兄,你不能這樣啦!」

「王,請您三思!」

阿迪南冷笑一聲:「怎麼?捨不得我死?」

原以為兩人會回答「是」,結果他們竟然異口同聲的說:

「不,你要是死了,下一任大神血脈就會是你弟弟夏德拉。」

「……」

此時,原本應該溫暖無比的聖域火山吹起了寒風,沉默了許久的三人,就在鷹啼聲下結束了尷尬。

馬薩庫伸手接住鷹,在與鷹的交流之下,忽然焦急地大喊:「糟了!」

「怎麼了?」莫拉克問道。

「米佧諦想對巫女大人……王,我話還沒說完啊!」馬薩庫慌忙喊道。

很可惜,阿迪南渾身充滿殺意地轉身離開。

莫拉克搖搖頭道:「老兄還真是急性子,也不把話聽完……那,米佧諦打算對小姐做什麼?」

「他想對巫女大人重新舉行獸化儀式,同時提早進行婚禮。」

「什麼?!那不就沒時間阻止了!」莫拉克震驚之於還不忘問道,「你的鷹怎麼知道這件事?牠不是沒離開這裡嗎?」

「這是伊格鷹神傳達過來的訊息,還說他們封住巫女大人的力量,避免她使用聖物來反抗,就連伊格鷹神都沒辦法接近巫女大人解救她。」

「那還等什麼?得趕快追上老兄他說明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免得他會真的動手殺了米佧諦。」

語畢,兩人以極快的速度離開,就怕動作太遲而來不及挽救。

***

打從得知「起源」之事後,面對米佧諦越來越放肆的觸摸,莫妲兒實在很想賞他一個巴掌,豪爽的掙脫他的摟抱。

只可惜,對方力氣太大,她無法脫離。

此時,莫妲兒注意到歐費瑞的表情似乎有些猶豫想救她,但又有什麼其他打算,讓她很難確定自己該不該將希望放在他身上。

沒會兒,米佧諦對著歐費瑞道:「開始進行儀式。」

收到命令,歐費瑞恭敬地點頭,將放置在石台上的匕首遞給米佧諦之後,自己拿起羽毛手杖,雙手高舉,朝向石雕狼像高聲吟唱。

在鼓聲和鈴聲的伴奏下,周圍響起人們跟著吟唱的聲音,無形為這場儀式添增了神秘色彩。

隨著人們吟唱的旋律,莫妲兒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且開始覺得頭暈了起來。

她昏昏沉沉地看著米佧諦伸手探入自己的衣服輕撫著胸口原本刻有太陽印記的位置,接著一股火熱的觸感,她感覺到他在胸口勾繪某種圖案,如同阿迪南與夏德拉曾做過的事。

下一秒,整個人開始陷入了燥熱之中,幾乎讓她誤以為自己的身體在燃燒,痛苦不已。

她難受地伸手想阻止米佧諦,可惜力量像被抽乾似,她沒辦法推開他。加上歐費瑞不時灑下紅花燃燒,讓整個空氣充滿安定人心的濃郁香氣,使得她又開始聽見慫恿自己沉睡的聲音。

反反覆覆差點睡著的情況下,在失去意識前她望向石雕狼像那雙燦爛的紅寶石,有些絕望的想:

難道,她真該順從,沒辦法拒絕這一切嗎?

突然腦海響起了沙啞的男人聲。

汝的心願,吾已經收到了。

剎那間,莫妲兒異常清醒地睜大雙眼,等到她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持著匕首,就差那麼一點點刺入茉莉的心臟。

意識到自己差點犯下大罪,她嚇得拋開匕首,驚恐地望向一臉驚訝的眾人。

米佧諦無法理解莫妲兒怎麼會在關鍵的情況下清醒,撿起匕首放到她手中道:

「來,將這個匕首插入她的心臟,儀式就能完成了。」

莫妲兒錯愕地瞪著他,不敢相信他竟然要她殺了茉莉。

「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這怎麼會是開玩笑?來,快點插入她的心臟。」米佧諦哄道。

「我不要!」莫妲兒用力丟下匕首,驚恐的說,「我不要殺人!」

「殺人?」米佧諦蹙著眉,不認同這般說法,「她是祭品,能為妳犧牲對她來說是最大的榮幸,妳不必為她的死放在心上。」

莫妲兒搖搖頭,對這般冷血的說詞感到害怕,她望向其他人,發現他們一樣認同米佧諦的話,她才真正意識到原始部落的可怕。

但是,一想到茉莉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她決定強忍著恐懼,堅定的說:

「不,如果要犧牲茉莉,我寧可不要舉行儀式!」

米佧諦瞇起雙眼,伸手一揮,莫妲兒像力氣被抽乾似,全身無力地跌坐在地上,身體更是明顯顫抖,本能的告訴她,自己絕不能違抗他的命令。

「妳喜歡維持這副模樣?」米佧諦垂下眼簾地看著她,「妳寧可挽救一個早已是異族的人,也不願犧牲她來挽救自己唯一脫離異族的機會?」

莫妲兒很想大喊她願意放棄,但是當她看見米佧諦那雙冷血的眼神,她有種看見夏德拉的錯覺。

她不懂,為什麼現在米佧諦的態度會跟夏德拉幾乎一模一樣?明明他不是這樣的人啊!加上方才感受到不好的東西造成短暫失去意識的原因,難不成……

「米佧諦,你被異族控制了嗎?」

此話一出,引出了不少竊竊私語的聲音。

米佧諦冷漠的目光一一掃過所有人,成功停止了騷動,回頭直視著莫妲兒。

「看來,不讓妳完成獸化儀式,妳是不會乖乖聽我的話。」

米佧諦撿起匕首強硬地放入莫妲兒的手中,不管她的意願,他抓著她的手直往茉莉的心臟刺下。

眼睜睜看著自己即將殺死茉莉,她絕望地尖叫:「不要──」

此時,莫妲兒左腕的手鍊發出耀眼的金光與綠光,一陣劇烈的狂風從她身旁散發出來,瞬間將米佧諦震飛,同時,巨大火盆之中的火焰順著旋轉的狂風形成一道道火牆,將她與茉莉包覆其中,隔離了所有人的接近。

見到這般現象,眾人發出驚恐的聲音,紛紛趴在地上向石雕狼像大喊懇求沃魯夫狼神原諒。

米佧諦狼狽的起身,一見到火焰如此保護莫妲兒,雙眼一瞇,伸手一揮打算消滅火焰。

出乎意料,這個火焰竟不受控制地反將他燙傷,不禁令他錯愕地瞪著宛如擁有生命般的火焰。

沒會兒,應該是疼痛的傷口散發出冰涼舒爽的感受,讓他稍微脫離了「毒」的侵害,該有的理智也跟著恢復,這使他起了個念頭,或許整個人沐浴在火焰之中,就可以脫離一直困擾著他的毒害。

站在一旁的歐費瑞注意到眼神漸漸明亮的米佧諦,正企圖靠近傷害他的火焰,吼道:

「族長!您這是在幹什麼?」

米佧諦瞥了他一眼,不發一語地直往火勢越來越兇猛的火牆前進。

歐費瑞趕緊阻止道:「醒醒,族長,快醒醒!」

米佧諦眉頭一皺,將阻礙他的歐費瑞用力推開,直往熊熊大火奔去。

就在米佧諦接觸到火牆的剎那,火焰突然散去,眾人看見莫妲兒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紅光,並且將貼放在茉莉額頭的手抽回,沒會兒她身上的傷痕及紅白符文緩緩消失。

她轉過身,垂下眼簾地面對所有人,並且用著沙啞的男人聲緩緩道:

「吾已遵循吾神巫女的願望,將獸化能力歸還此名少女,此刻,汝等再有企圖犧牲任何一名子民強迫吾神巫女獸化,吾必定降臨天災懲罰汝等。」

接著,莫妲兒望向米佧諦,身體竟然騰空飛到他面前,伸出雙手捧起他的臉龐,輕輕一笑。

「汝真想完全解脫,就隨吾到聖域火山吧!」

話一說完,石雕狼像發出耀眼的紅光,刺得讓人睜不開雙眼,等到光芒退去,莫妲兒和米佧諦也消失無蹤。

見狀,眾人驚訝到說不出話來,沃魯夫狼神竟然會親自顯靈!

雖然衪占用里迦瓦大神巫女附神,但是能親自體驗崇拜的狼神降臨令他們無比感動,紛紛向石雕狼像深深地膜拜。

這時匆忙趕來的阿迪南也看到了這一幕,臉上更是訝異無比。

沒想到連沃魯夫狼神都對她附神……

但是,一想到他們一起消失,阿迪南的臉色頓時陰沉到了極點。就算是沃魯夫狼神親自帶走他們,他也不願意讓兩人獨處,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會失去了莫妲兒。

想到這,阿迪南不等隨後追上他的兩人,當場轉身趕回聖域火山,阻止意外發生。

***

在沃魯夫狼身借用莫妲兒的身體這段期間,她夢見了米佧諦年幼時期的畫面。

那時候的米佧諦還是個熱血活潑的好動小孩,對於任何事情有一定的自信,而跟在他身旁的小跟班正是歐費瑞。

直到他們進入聖域火山探險,遇上一名身穿黑色斗篷,手持骷髏手杖,渾身充滿邪氣的異族男子之後,兩人的命運改變了。

剛接受完獸化儀式的米佧諦自以為可以打敗入侵聖域的異族男子,卻沒想到對方竟然強大到可以將他完全制伏,甚至差點害他獸化失敗,步入異族行列。

原本可以幫助米佧諦脫離異族男子手中的歐費瑞,則是害怕那股強大的邪惡力量,直接表示自己願意臣服他,接受他的命令,結果被米佧諦怒罵叛徒,不配成為狼族的人。

見狀,異族男子非常喜歡米佧諦這種個性的人,他向歐費瑞下令隱瞞米佧諦的下落,便帶著他往聖域火山的深處進行精神虐待,目的就是將他調教成溫馴聽話,完全忠心異族男子的一言一行。

不過,出於異族男子的意料,米佧諦似乎擁有異常堅定的意念,不管怎麼精神或肉體的虐待,米佧諦就是不願屈服,使得異族男子對米佧諦的酷刑跟著加重。

就在某天,異族男子異想天開將自身邪氣灌入了米佧諦的體內,竟能夠破壞他堅定的意念,這興起了男子實驗的精神,開始對他做出一些幾乎讓莫妲兒不忍心看下去的事情。

但其中一項實驗引起她的注意,那就是──憎恨。

彷彿刻意毀掉米佧諦努力維持僅存的信念,異族男子開始說一些負面的話語,讓他對自己的未來失去希望。

漸漸的,米佧諦開始相信異族男子的話語,埋怨起一直沒來救他的族人,甚至認為自己已經被拋棄,只有異族男子是唯一關心他的人,進而憎恨所有一切的人。

看在莫妲兒眼中,米佧諦無形中所流露出來的想法與態度正巧與夏德拉很相似,這不禁令她懷疑異族男子調教米佧諦的手段是否如法炮製地對待夏德拉。

正當米佧諦快完全信任異族男子時,狼族長率領了一群人前來解救米佧諦,成功阻止異族男子的計謀。只可惜……傷害已造成,即使米佧諦成為狼族長,心中對聖域火山有了可怕的陰影,更別提他對那名異族男子有更深的恐懼。

想到這,莫妲兒開始好奇那名異族男子的身份。

雖然那名男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邪氣不比夏德拉還要強烈,但她卻隱約感覺到那是男子刻意壓抑身上的邪氣,說不定當那名男子解除壓抑,身上的邪氣會比夏德拉來得驚人。

眼前場景一換,莫妲兒發現自己再度來到熱帶地區,不禁伸手捏住臉頰,測試自己是否還在作夢。

當她看見米佧諦窩在一處偏僻的岩石旁,渾身顫抖地雙手環抱膝蓋,捲曲著身體,對自己所處的地方非常害怕,這讓她聯想到方才所知的畫面,同時意識到一件事。

──米佧諦誤以為自己還沒脫離年幼所遭遇到的可怕之事。

此時,腦海中響起了沙啞的男人聲。

吾神巫女……

「沃魯夫?」莫妲兒困惑的左顧右盼,並沒有看見銀狼的身影。

吾能否向汝請求一件事?

「什麼事?」

替吾打開狼族長的心防,接受完整的火元素之力。

莫妲兒訝異地說:「米佧諦還沒得到火元素之力?」

礙於狼族長的心病,沒辦法完全正視體內的力量,間接影響吾所能使用的力量。

「可是……」

狼族長聽不見吾的耳語,加上為了實現汝的心願及將汝等帶來這,吾的力量已耗盡完畢。

「咦,有現實我的心願?」

吾遵循汝的心願,將獸化能力歸還於那名少女了。

「真的嗎?」莫妲兒開心地摸摸耳朵,結果還是毛茸茸的獸耳,怒道,「騙人,我沒恢復原狀啊!」

吾以為汝喜歡維持這個模樣。

「……並沒有這回事!」

……狼族長的事就拜託汝了,吾會在神殿等候汝的消息。

「欸?」莫妲兒錯愕了下,「等等,我話還沒說完啊!」

良久,都沒聽到銀狼的聲音,莫妲兒真不敢相信銀狼會烙跑,握緊拳頭,憤怒地咬牙切齒。

可惡!哪有神明幫人完成心願是這樣的完成法,要是她沒辦法恢復原狀,絕對拆了衪的神像!

在內心發洩完怒氣後,她望向依舊顫抖害怕的米佧諦,輕嘆了氣,走到他面前蹲下拍拍肩喚道:

「米佧諦,米佧諦!」

彷彿沒聽見莫妲兒的叫喚,米佧諦雙眼無神地直視地面,沒有回應。

莫妲兒眉頭微蹙,她捧起他的臉龐,強迫他直視著她,道:

「米佧諦,看清楚,這裡已經不是你記憶中那可怕的地方了。」

好一會兒,米佧諦終於回過神,當他看見莫妲兒的臉龐,本是黯淡的藍眼突然變成赤紅的眼睛,並且露出赤裸裸的慾望,當場粗魯地將她推倒在地上,開始瘋狂地扒開她的衣服。

莫妲兒整個人嚇傻了眼,一時忘了抵抗,直到自己的胸口接觸到微冷的空氣時,她才意識到自己將面臨什麼樣的狀況。

歐賣尬,救命啊──她要被侵犯了啦!

 

附神巫女03 - 野狼宿舍之我不是小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