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十五年前,熊、牛二族領域交接處草原──

「莫拉克,你覺得將圖騰畫成這樣如何?」

一名年約十二歲的紅髮男孩對著一旁同樣年約十二歲的莫拉克問道。

只見他瞥了一眼地上樣式簡單,卻充滿含義的圖騰後,笑道:「伊奈堤,畫的不錯唷!如果戰爭能在我們這一代結束的話,相信這個圖騰一定可以成為我們兩族結合的象徵。」

不料,伊奈堤皺著眉頭的說:「事情沒那麼簡單,我族長年對熊族的偏見與罪孽已達到不可化解的地步,結束戰爭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聞言,莫拉克伸手揉亂伊奈堤的頭髮道:「笨蛋,如果是這樣,我們就不會成為好友了!」

伊奈堤突然揮開莫拉克的手,起身抽出腰際的匕首,神情嚴肅地瞪著他,氣氛頓時陷入了緊張危險之中,沒會兒,緩緩開口──

「我們之所以能夠成為好友,全是因為你不排斥我,不將我當成敵人,但是這段友誼又能維持多久?等我們長大了,我們還是得兵刃相見,再說,你是姆魯拉爾的繼承人,是我族渴望除去的人,光是成為朋友這件事,我就已經背叛族人了,如果再這樣下去……」

莫拉克溫柔一笑:「那麼,你現在是想殺了我嗎?」

伊奈堤沉默了會兒道:「不……其實我考慮另一個選擇。」

「選擇?」拉克不解的問。

望著自己所繪製的圖騰,伊奈堤道:「如果真能化解長久以來的仇恨……這個圖騰,將是我們最終和平的宿願象徵,所以……」

「所以?」

深深吸了一口氣,伊奈堤拉起衣服,在莫拉克驚訝之下,持著匕首迅速往腹部劃下一道道傷痕,漸漸形成地上所繪的圖騰。

由於自我傷害力道控制不穩定,使傷勢變得嚴重,最後伊奈堤失血過多倒在地上,強忍著眼黑欲睡的狀況,對著莫拉克慎重發誓。

「我,伊奈堤,向此圖騰發誓一定會當上牛族長,並和你一起結束牛、熊二族之間的戰爭!」

語畢,伊奈堤眼前一黑,在失去意識之前,隱約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覆蓋在傷口上,痛楚也隨之減輕,沒會兒,他聽見了莫拉克的話語。

「──你果然是個笨蛋,既然你都用這種方式發誓了,那我也不能讓你受這點傷而死去……伊奈堤,我會等你成為牛族長一起結束這場戰爭吧!」

 

十五年後,暴風雪的夜晚──

一名身穿愛斯基摩服裝的青年,正努力朝遠方忽隱忽現的火光方向前進。

那名青年看似因受強風影響而顯得寸步難行,但仔細觀察他所走過的痕跡,便會發現雪地上留有怵目驚心的血跡,隨即被強大的風雪遮蓋掉。

沒會兒,身後傳來窸窣的聲音,一把斧頭從後方直接丟插在青年前方的雪地上,讓原本慢行的青年嚇得加快腳步,怕一個不注意,好不容易保住的性命會斷送在這。

「別讓他跑了!」

「快殺了他!」

「不能讓他跑到地石那裡去!」

一聲聲怒吼,讓精神逐漸渙散的青年更加確定自己的位置,他知道,只要他再往前幾步,就可以隔阻他們的追殺了。

突然間,青年感覺背部傳來劇烈刺痛,回頭一看,一名頭上長著牛角的巨大黑影將砍入他體內的斧頭拔起,預備往他的脖子用力一砍,青年靠著本能的反應,硬是朝對方的腹部用力一踢,趁對方來不及反應,直往雪地裡埋藏地石的位置用力撲倒。

彷彿觸碰某種不明機關,以青年所在範圍為界線,敵方所處的大地開始產生劇烈搖動。

下一秒,地面竟然轟隆巨響自動崩裂,來不及逃離的敵人紛紛跌落無止盡的深坑,葬生於此。

最靠近青年的巨影,二話不說直往他的方向縱身一跳,不料,大地居然冒出一道土牆,使對方狠狠撞上那道臨時凸起的牆壁,與其他人一同墜入深淵終點。

沒會兒,崩裂的大地開始癒合了。

生命危機解除,青年終於鬆了口氣,這才注意背部所受到的傷。

按照傷勢來判斷,要不是他仗著自己是熊族人,一般人早已經在那一擊死定了。

不,就算有費爾熊神賜予熊族強壯體質的加持,如果不趁現在治療止血,恐怕連走路都有問題,甚至是失血而亡,根本不可能抵達遠方燈火通明的石屋,偏偏好死不死傷口就在背後,這叫他該怎麼自我止血?不行,他還有重要消息得傳達,絕不能死在這裡!

青年緊咬著牙根,準備拼了命向前進時,感受地石啟動的族人正巧趕來。

當他們看見受傷的青年紛紛露出驚訝表情,趕緊上前攙扶對方,給予他緊急治療。

可是青年沒時間讓他們在此急救,指著遠方石屋道:「快……快帶我去找熊爸。」

過了一段時間,族人將青年帶到石屋門前,伸手敲撞了三下後,自行開門。

進入屋內,裡面坐滿了幾名身材壯碩的男人,當他們見到青年的模樣時,表情如同方才發現青年的族人一樣驚訝,連忙上前為青年治療止血。

等療程結束,青年的氣色稍好一點時,一旁的中年人神情擔憂地問道。

「情況如何,有沒有探到姆魯拉爾的消息?」

「抱歉……我沒能探到姆魯拉爾大人的消息。」青年疲倦地回答。

中年人眉頭深鎖的說:「難道他真被那群該死的傢伙給……」

「不可能,熊爸,請您別這麼想。」青年趕緊反駁。

「我也不想往這方向想,但是地石的效力越來越微弱,如果那孩子沒出意外,地石不可能連最基本的自動偵測都啟動不了。」被稱呼熊爸的中年人苦笑道。

「大人,暫時別提這個,現在我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異族長和伊奈堤已經會合了。」

聞言,每個人倒抽了一口氣。

「就在他們計劃如何攻下我們的同時,我還聽到一個奇怪消息。」

「什麼消息?」

「他們打算搶奪正前往我族途中的大神巫女。」

眾人一致露出不相信這個消息的表情。

「昨天探子還回報大神巫女在中央待得好好,你該不會是聽錯了吧?」

「是啊,距離儀式時間還很早,我族情況又是如此糟糕,那該死的中央不可能會在這時候冒險讓他們珍貴的大神巫女過來!」

「我沒有聽錯,他們確實是這樣說。」青年認真的說。

中年人制止其他人的插話,問道:「還有其他消息嗎?」

「還有一個不怎麼可靠的消息。」青年有些猶豫的說,「他們謠傳一名族人到中央向那群老頭請求支援,但是在我想確認對方身份時被他們發現了,所以……」

青年自責地垂下頭,懺悔自己不該在最重要的時刻誤了大事。

中年人低頭思索,輕喃的說:「竟然有人可以見得到中央長老們……」

「熊爸?」青年不解地輕喚中年人。

中年人拍拍青年的肩:「這個消息很重要,讓我們有一線生機。」

「熊爸,那現在該怎麼辦?」另一個人問道。

中年人沉默了會兒,望向窗外的暴風雪。

「加強巡邏,特別注意地石的情況,如果發現可疑的人士,馬上帶往這裡!」

「是!」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