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似曾相識的狀況

 

位於熊族領域邊界的山洞,剛結束與馬薩庫在這場暴風雪中找尋所甚無幾的食材行列,阿迪南解下莫妲兒親手編織的太陽圖騰圍巾,伸手拍掉身上雪花,朝努力烹煮出熱湯的莫拉克詢問。

「她呢?」

「小姐還在休息,咿嚕。」

阿迪南望了一下周圍,發現少了一個人。

「那傢伙去哪了?」

莫拉克將烹煮的重責大任丟給馬薩庫後,揚起神秘笑容指著較為隱密的山洞內部。

「那裡。」

阿迪南臉色一沉,往莫拉克所指的方向進去,正好看見一隻趴在毛毯上的銀白色大狼抬頭看他。

目光一移,一名少女滿臉通紅地倚靠在大狼身上,只見她身上蓋了不少樣式不同的服裝,甚至披蓋男用服裝,像是為了保持體溫才將這些衣服通通往身上披蓋。

沒會兒,她痛苦地猛咳起嗽來,身體更是不由自主往溫暖的來源──大狼親暱靠近。

這般舉動,讓阿迪南瞇起雙眼,二話不說來到她面前蹲下,伸手要將她抱離大狼。

大狼發出低鳴的警告聲,似乎在說:別在這時候打擾她的睡眠。

阿迪南瞪了大狼一眼,馬上朝她的耳旁大喊──

「莫妲兒,妳到底要賴在米佧諦身上到什麼時候啊!」

突如其來的大喊,讓莫妲兒猛然驚醒,當她注意到自己躺在大狼身上,腦袋一時反應不過來,下意識喊了「白白」之後,明顯看見大狼露出厭惡的眼神,隨即想起大狼的真正身份,羞愧地趕緊起身遠離,卻因這樣的動作,讓原本不適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往旁邊倒下。

見狀,阿迪南向前擁住她,另一隻手貼住她的臉頰,感受異常高的體溫後,眉頭皺痕又加深許多的說:「怎麼體溫還是那麼高?」

莫妲兒虛弱道:「因為我在發高燒啊。」

「發高燒?」阿迪南一臉古怪地盯著她,「妳最近有接觸到不好的東西?」

「為什麼要這麼問?」莫妲兒納悶的說,心裡卻想起先前在米佧諦身上吸收到的「負面氣息」,不過,這跟發高燒有什麼關係啊?

「那是要確認妳是否中了詛咒。」

「最好是發高燒跟詛咒有關啦!」莫妲兒無力地扶額。

唉,為什麼醫療落後的地方總是將生病感冒之類的病因歸咎於「詛咒」呢?

一旁的米佧諦忽然喃喃自語:「詛咒……該不會是……」

聞言,莫妲兒深深嘆了口氣,打算向米佧諦解釋普遍醫學上重感冒的意義時,整個臉被阿迪南強制性壓向胸膛,不讓她看米佧諦一眼。

「好痛!」莫妲兒悶聲抗議地掙扎,「你幹麻壓著我?」

「現在不適合讓妳看男人的裸體,如果妳想看,待會我再犧牲自己讓妳一次看個夠。」

阿迪南輕淡的解釋,讓莫妲兒瞬間僵住身體,不敢隨便亂動。

因解除獸化而全裸的米佧諦,對阿迪南所說的自我犧牲有些不悅,靈光一閃,刻意無辜的聳肩。

「這點你不用費心,巫女大人早已看過我的身體了,而且還是強迫我和她一起洗澡……」

此話一出,現場氣氛頓時呈現危險之中,特別是莫妲兒,她的內心更是大聲哀嚎。

天啊──米佧諦怎麼會提起這件事啊!

就算那晚真的是強迫獸化的米佧諦跟她一起洗澡,她也沒有真的見到他的裸體……呃,慢著,她好像在睡覺的時候,失控的米佧諦有恢復人形出現在她面前……咳咳,這不是重點!

如果她不趕快向阿迪南解釋,以他容易牽怒的個性,她一定會死很慘!

果然不出所料,下一秒就聽見阿迪南咬牙切齒的驚人怒吼。

「莫、妲、兒!」

「啊啊,你別誤會,那次是剛好獸化的米佧諦身體臭臭咿唔唔……」

被狠狠捏住臉頰的莫妲兒,可憐兮兮地發出口齒不清的咿鳴聲,試圖努力解釋當時情況。

阿迪南微瞇著眼,揚起燦爛到令人頭皮發毛的笑容道:「不錯嘛……既然妳都大方跟別的男人洗澡,那我也不用對妳太客氣了。」

還沒會意話中含意,莫妲兒整個人被他抱起,往另一處更隱密的洞口前進。

「等一下,你想對巫女大人做什麼?」米佧諦上前阻止。

阿迪南瞥了他一眼:「執行我的義務。」

聞言,米佧諦想更進一步阻止時,莫妲兒緊張地問:「什麼樣的義務?」

阿迪南詭異一笑,語氣顯得異常輕鬆。

「聽說妳的太陽印記不怎麼穩定,身為大神血脈的我,當然有義務幫妳進一步維持印記效果。」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阿迪南,腦中瞬間憶起當時在鷹族差點溺水的情況,沒記錯的話,她的太陽印記現在似乎還很正常的出現在胸口呢?

──雖然太陽印記周圍多出一圈火焰般的印記。

順便一提,這火焰印記是在狼族差點被逼嫁的時候,意外取得火之認證的額外印記,如同在鷹族取得認證時,背部出現雙翼印記的意思一樣。

莫妲兒反問:「既然要維持印記,為何要去隱密的地方?這裡不是可以執行嗎?」

這句話讓米佧諦訝異不已,他正想勸告時,卻被阿迪南搶先說話。

「喔?妳想在這裡執行啊。」阿迪南臉上笑容更加深刻,「妳確定?」

莫妲兒遲疑地看著一旁拼命搖頭的米佧諦,彷彿她點頭答應,將會遭遇到可怕的壞事,使得她非常猶豫該不該點頭,正要開口詢問時,馬上聽到前來查探情況的莫拉克驚呼大叫。

「哇鳴,原來小姐這麼大方,願意提供我們觀賞你們親密畫面呀!咿嚕。」

「欸?」莫妲兒愣住,完全反應不過來。

莫拉克摸著下巴,感嘆的說:「唉,雖然小姐願意展現你們的親密畫面,不過我們也不是那麼自討沒趣的傢伙,請慢慢享用,不打擾了,咿嚕。」

總算搞清楚莫拉克的意思,莫妲兒趕緊解釋:「別誤會,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啊!」

「哎喲,小姐就別介意,多多跟老兄親密,這樣對妳的身體比較有幫助,咿嚕。」

說到這,莫拉克還不忘將米佧諦拖離現場,很明顯幫阿迪南挖坑給她跳。

阿迪南非常樂意接受莫拉克的幫忙,一臉愉快的將她壓制在毛毯上,親膩地在她耳邊細語。

「看來大家都很期待我們早一點親密,就如妳所願,在這裡執行吧!」

「等、等等──」

當然,莫妲兒的抗議無效,只能眼睜睜看著阿迪南對自己……

 

「阿迪南是惡魔,莫拉克是共犯……大家都不是好人……鳴……」

經阿迪南特別對待之下,勉強脫離重感冒的莫妲兒,一邊拭淚,一邊抱怨眾人的惡行,讓在場所有人忍不住對阿迪南露出古怪的表情。

「看我做什麼?我又沒對她做出太超過的事。」阿迪南不悅地反瞪其他人。

「什麼叫沒做出太超過的事!」莫妲兒怒沖沖地指著他,「你上次替我維持印記的時候,就沒這樣強硬綁住雙手壓制我的反抗,甚至還對我……對我……」

聽到這的眾人,腦袋自動浮出──原來阿迪南愛吃「重口味」的念頭。

「對妳怎麼樣?把話說清楚。」阿迪南挑眉的說。

說不出當時情況,莫妲兒頓時成了啞巴,最後放棄譴責他的罪行,默默喝著馬薩庫遞來的熱湯,裝死不說話。

無奈,真是無奈……她怎麼敢將這個惡魔假借維持太陽印記為名義,實則挑逗她為目的,害她因彼此肌膚接觸所產生電流的舒服感,差點失去理智哭著哀求他繼續進行下一步的事講出來啊!

真是囧到無處發洩!

雖然實際情況並不如剛剛所說那麼曖昧,也很感謝阿迪南幫她脫離遲遲好不了的重感冒,她還是忍不住感嘆……為什麼她就得承受這種遭遇!

早知道在滿十六歲生日當天就別收下那份神秘包裹,不戴那條民俗風手鍊,更別接那通害她以車禍的方式穿越到風格為原始部落的架空世界,可恨又罪該萬死的詭異電話!

這樣,她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種地步了。

不但要代替正牌大神巫女娜雅完成認證考驗以外,還得允許眼前這位超級可惡的惡魔,巫女的未婚夫,身份高貴的大神血脈,更是異世界的統治者──阿迪南.里迦瓦爾親自當她的導遊前往四大部族接受考驗。除此之外,她還得小心翼翼別在他面前與異性過於接觸,否則就會發生剛剛的情況。

看看在場兩位族長,馬薩庫和米佧諦,這兩位就是曾引起阿迪南發怒的原兇之一。

馬薩庫成為鷹族長之前,是一名失去鷹的「異族」,個性古板,對自己的誓言非常遵守,可說是寧可死也不能違背誓言。

要不是碰巧聽見伊格鷹神的耳語,揭穿了異族的陰謀,他就沒辦法在前任鷹族長去世之前繼承風元素之力,並且讓他的鷹復活,恢復他身為鷹族人的身份。

只是繼承族長之位不滿一個月的馬薩庫得知她獨自待在狼族時,居然拋下鷹族不管,特地跑來陪伴她,這一點令她訝異又感動,好歹將族長之位坐熱一點好嗎?她很怕被鷹族人反感耶!

說到這,受到里迦瓦大神賜予自由獸化成狼的狼族長米佧諦也是一樣。

米佧諦年幼曾遭受異族巫師藍戴爾的變態虐待之下,成了患有廣場恐懼症的小孩,為了幫助他脫離恐懼,狼族神官歐費瑞私自對他下了一種類似春藥的「毒」……雖然她覺得像是下蠱。

結果她成為米佧諦的毒發對象,還差點被全體狼族共謀之下嫁給他,甚至獸化失敗成獸耳娘險失身,最後意外吸收埋藏他體內的負面氣息,才使他恢復了正常。

只是她不明白米佧諦為何要向阿迪南宣示他也有權追求巫女,還將狼族的一切事物丟給歐費瑞負責,一起陪她進行認證考驗。當然,她也搞不懂當時米佧諦瘋狂的模樣,怎麼會那麼像夏德拉?

夏德拉是阿迪南的雙胞胎弟弟,一樣擁有大神的血脈,不幸的是,雙胞胎在這個世界被稱為「詛咒的雙生子」,也因此夏德拉被長老院逐出中央,成為異族之長,長期與阿迪南對立。

至於莫拉克是在前往鷹族途中遇到的熊族人,個性豪爽大方,有著猛男般強壯身材的偽大叔,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更是散發出和費爾熊神相似的神祕氣息。

真不知是他特別,還是熊族人都像這樣?

就在莫妲兒結束回憶時,山洞入口傳來了一聲不敢置信的驚呼,引起眾人的注意。

只見一名身穿愛斯基摩服裝的少年又驚又喜的朝莫拉克飛奔一撲,開心地大喊──

「姆魯拉爾大人,尼諾好擔心您的啦!」

陌生的稱呼,莫妲兒古怪地望著抱住莫拉克兼感人痛哭的少年,同時,腦海還浮現糟糕不自重的聯想,隨即用力搖頭將這念頭從腦中刪掉。

真糟糕,她怎麼會受那句少女式撒嬌語氣影響,險誤認他就是莫拉克失散多年的戀人,還有他的結尾句「的啦」怎麼跟莫拉克的結尾句「咿嚕」不一樣?

莫拉克似乎對少年激動情緒習以為常,拍拍他的頭安撫失控的情緒,向大家露出歉意的笑容,無聲說明:大家見笑了。

等到少年的情緒恢復正常,粗魯擦拭臉上的淚水後,嘟嘴的說:「姆魯拉爾大人,您到底跑哪去的啦?大家找您找好久,甚至跑去牛族去探您的消息,就怕您被他們軟禁的啦。」

一聽到牛族,在場除了莫妲兒,每個人露出凝重的神情,似乎這是令人非常頭痛的民族。

莫拉克苦笑道:「尼諾,這段期間我在陪巫女大人進行認證考驗,所以沒有馬上回去向大家報平安,真是抱歉啊!」

「巫女大人?」尼諾狐疑地望向在場唯一的女性,等他看清楚莫妲兒的面容後,居然「呿」的一聲,很不客氣地指著她的臉大喊,「姆魯拉爾大人,您一定是被騙了的啦!這分明是未成年小鬼,怎麼可能會是巫女大人的啦!」

被一名可說是正太的少年批評成這樣,身為……異世界成年人的莫妲兒來看,這名叫尼諾的正太才是比她年紀還要小的小鬼吧?

莫拉克正想制止尼諾繼續批評莫妲兒時,率先表示不爽的阿迪南,皮笑肉不笑地直視對方。

「你的意思是說,我也被騙囉?」

「是的啦……」尼諾理所當然的回應,當他注意到阿迪南那雙特殊的金色瞳孔時,臉色瞬間慘白,結結巴巴的指著他,「大……大、大神血脈!」

阿迪南瞇起雙眼,笑容燦爛指著馬薩庫和米佧諦:「那鷹族長和狼族長也是被騙的受害者囉?」

尼諾瞪大雙眼,不敢相信這趟認證之旅會連鷹、狼族長一同參與,一次得罪了三位……不,是四位大人物,這……

知道尼諾闖下大禍,莫拉克難得嘆了口氣,拍拍他的頭向眾人低頭道歉。

「尼諾說話容易不經大腦,大家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諒他的無禮?」

自家最崇拜的大人為自己所犯下的錯親自低頭道歉,尼諾非常慚愧地伏趴在地上,向所有地位比他高上許多的「大人們」鄭重道歉,頓時,所有人望向地位頂端的阿迪南,等著他的反應。

受矚目的阿迪南,只能蹙著眉,心不甘情不願表示原諒。

面對似曾相似的情況,莫妲兒有種無奈的感想,是不是只有「少年」才會上演這種情節啊?

想歸想,莫妲兒還是主動露出民俗風手鍊,也就是異世界太陽之神的聖物手鍊──里迦瓦大神巫女證明,讓尼諾親自確認她身為大神巫女的身份。

──儘管她的真正身份是冒牌大神巫女。

尼諾雖然看見了里迦瓦大神巫女證明,但是眼神中隱約透露出古怪的神情,這令她非常不解,再說,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看見聖物手鍊卻沒有表現激動情緒的人呢!

沒會兒話題一轉,莫拉克好奇的問:「尼諾,你怎麼會在這種天氣出門?」

「在巡邏的啦!」尼諾撇了撇嘴,不滿的說,「要不是牛族趁著風雪追殺族人,熊爸才不會命令大家在這種時候巡視地石情況的啦。」

「那對方有沒有事?」莫拉克擔憂的問。

「背部被砍了一刀,目前正在休養,沒大礙的啦。」

確定人沒事,莫拉克正想鬆了口氣時,馬上想起另一個要緊事。

「那地石呢?情況如何?」

尼諾像是想起了什麼,拉著莫拉克焦急大喊:「地石情況相當不利,您快跟我回去的啦!」

聞言,莫拉克下意識準備跟尼諾一起離開,但是他想起其他人的存在,不由得望向阿迪南。

「快回去吧!」阿迪南淡然的說。

莫拉克露出感激的笑容道:「等這場風雪停止,我一定會回來接你們。」

待兩人離開,一直處於狀況外的莫妲兒終於注意到一件事。

自從尼諾出現,莫拉克好像沒再說出「咿嚕」的結尾句,加上方才的氣氛……

莫妲兒忍不住問道:「你們可不可以跟我詳細說明一下熊族的現況?」

眾人面面相覷,這才想起她還不知熊族實際情勢,便七嘴八舌地解說熊族目前情況。

過了一段時間,莫妲兒終於知道熊族與牛族之間的恩怨起源。

當初里迦瓦大神在選擇土之部族的時候,熊族與牛族實力與性質相當接近,只是牛族的生長環境正巧非常符合土之民族的名號,所以眾人認為牛族會中選。

可是在公佈土之部族的那天,里迦瓦大神卻選擇了熊族,這個結果讓牛族產生恨意,直到里迦瓦大神沉睡之後,牛族便公開宣示向熊族奪取土元素之力,以證明自己是不輸熊族的土之部族。

因為這樣的念頭,開始了兩族之間漫長的戰爭。

如今,熊族的戰力漸漸敵不過日漸強大的牛族,加上異族支持的關係,使得其他部族非常擔憂熊族的情況。雖然有里迦瓦大神賜予的天然防衛系統「地石」的加持,但按照尼諾所言,地石的情況非常不樂觀的話,距離破防之日的來臨,恐怕是遲早的事。

如果熊族敗了,這表示他們會失去土元素之力,只是……

「既然熊族那麼辛苦與牛族對戰,為什麼你們不出手幫忙?」莫妲兒不解的說。

所有人被她這句話愣住,表情明顯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見狀,莫妲兒總算明白之前夢見莫拉克在中央面對長老院的態度原因。

「難怪莫拉克會那麼生氣,你們過得實在太安逸了。」

「妳這句話說得太重了,這是熊族的責任,不關其他部族的事。」阿迪南蹙著眉道。

「這麼說,你們要等到力量被牛族奪走了,才算是其他部族的事?」

其實,莫妲兒所不了解的是,在這個異世界的人都理所當然的認為,各族各自擁有里迦瓦大神所賦予的特殊能力,本就應當處理好自己族內的事務,外人插手反倒不見得是好事。

可是對她來說,她永遠忘不了莫拉克孤獨的背影,更讓她失望的是,阿迪南居然會說出事不關己的話,跟長老院的人沒什麼兩樣……她真替熊族感到悲哀,同時也感到氣憤。

難怪阿迪南向娜雅提出認證考驗時,會順勢要求解決四大部族想反叛的念頭,換作是她被中央這樣對待,也會產生背叛的念頭!

想到這,莫妲兒不想再辯解,起身冷淡地瞥了阿迪南一眼,便轉身往洞內休息。在離去前,她忽然想到,要是整個部族背叛中央,是不是也歸類為異族?也就是……歸夏德拉所管?

彷彿觸動了什麼,莫妲兒的胸口突然刺痛一下,耳旁響起了銳利的耳鳴,她忍不住想伸手摀住耳朵,卻發現四肢早已動彈不得,接著畫面一變,出現了模糊影像,是一個陌生的房間裡。

她還在困惑怎麼會看到這種畫面時,耳邊傳來了細弱的交談聲,其中一方的聲音非常耳熟,不由得讓她產生恐懼感,這種感覺只有一個人才會有,那就是──夏德拉。

從交談中隱約聽到他們提到「熊族」、「掠奪」與「滿月之夜」等,充滿陰謀論的關鍵詞。

直到她聽見夏德拉發出短暫的抽氣聲,輕喚了一聲「我的巫女」之後,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一道刺眼的金光從她眼前綻放,待金光散去,她才發現阿迪南正捧著她的臉龐,只見他金色瞳孔微微發亮,垂眸著凝視著她的眼神,令她不由自主地心虛。

怪了,她幹麻要心虛啊?

「回神了嗎?」

異常輕柔的嗓音讓莫妲兒莫名心癢癢,她很久沒有這樣的感受,為什麼阿迪南會忽然對她用這種口氣?不過,剛剛好像有聽到夏德拉的聲音……是錯覺嗎?

眼看莫妲兒陷入自我思緒,阿迪南不由得想起剛才的情況。

在她起身準備離去的時候,身上忽然散發出濃濃的邪氣,他們趕緊來到她身旁一看,發覺她眼神空洞地盯著某個方向,臉色更是慘白不已。

曾見過類似情況的馬薩庫,馬上解釋她的意識已經離開身體了。

如同上次她聽見伊格鷹神的耳語,見到儀式場的情況之後卻沒辦法恢復意識,除非用強硬的力量將意識拉回來,否則她的思緒會停留在某個地方,久了,她很可能會喪失性命,所以說,如果當時沒有莫拉克在場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聽到這,不知為何,阿迪南心裡湧出不祥的預感。

如果是四聖的耳語,或許他還不至於感到不安,偏偏這次散發出的氣息居然是邪氣!

從未出現這般現象的她,不禁令他懷疑離開狼族之後的這段期間,她的身體是否出了他們還沒察覺到的異狀,否則怎麼會得了重感冒?再說,擁有里迦瓦大神巫女資格的人是不可能輕易染上病痛,而且還一病將近一個月,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鬆開緊捧著臉龐的雙手,阿迪南低聲問道:「妳剛才看到了什麼了?」

莫妲兒茫然了下,心想:他是怎麼知道她剛才有看到東西?那畫面應該是她的錯覺……對,那一定是自己感冒產生的幻覺。

彷彿聽見她的心聲,阿迪南微瞇著眼,嘴角揚起一絲笑容,輕撫著她的臉龐。

「妳該不會以為剛才的畫面只是個幻覺?」

莫妲兒怔住,何時,阿迪南成了她肚子裡的蛔蟲?

「你怎麼會知道我剛剛所想的事……」

「像妳這種既想隱瞞又拼命找理由的表情,當我是沒見過?」阿迪南好沒氣的說,「說吧!妳到底看到什麼?」

莫妲兒躊躇不決,望向一旁的馬薩庫和米佧諦,發現他們也等著她的回答。

最後,她只能無奈嘆了口氣,將她所見的畫面大概說了一遍。

當她提到夏德拉發現她的存在,還說了「我的巫女」,阿迪南的表情明顯僵住,使她尷尬地笑說這只是個幻覺,怎麼可能聽到夏德拉的聲音。

可是,阿迪南卻將她的話信以為真,猛然將她緊緊擁入懷中,彷彿在害怕什麼,令她非常困惑。

沒會兒,她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力量流入體內,不知不覺,她已經在阿迪南懷中睡著了。

確定莫妲兒沉睡了,阿迪南將她安置在毛毯上,便開始動手收拾行李,同時向反應不過來的兩人道:「趕快收拾東西,我們得馬上出發到熊族通知他們。」

馬薩庫擔憂的說:「可是巫女大人身體不適,現在冒著風雪出去……非常不妥。」

「不,就是要趁現在趕快到熊族。」阿迪南神情嚴肅地凝視莫妲兒沉睡的臉龐,「你們應該不難發現她除了重感冒,身體也開始散發出邪氣,這對大神巫女來說是絕對不可能會有的現象,更別提她居然可以聯繫到夏德拉,還被他知道她的存在。」

這段話彷彿點醒了他們,馬薩庫還邊說邊回憶自己早已發現的異狀。

「難怪我有時會覺得巫女大人身上有種異樣的氣息,脾氣變得比較沒耐性,雖然不嚴重,不過程度不輸給在狼族時忘記王所有一切記憶還來得怪異。」

聞言,米佧諦蹙眉的說:「看來,問題是出在我身上。」

「你知道了什麼?」阿迪南瞇起雙眼問。

米佧諦露出一絲苦笑,將自己遭受異族巫師藍戴爾灌輸龐大邪氣而造成個性大轉變,以及莫妲兒在狼族聖域火山全數吸走他體內所有邪氣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馬薩庫震驚的說:「怎麼會是中了異族巫師的邪毒……那是最難治療的邪毒……就連蠍族也沒什麼把握能完全除去……」

「所以說,莫妲兒會變成這樣,全是因為你害的。」

肯定的語氣,阿迪南眼中開始散發淡淡的金光,馬薩庫見狀,請求息怒時,一旁休息的鷹突然高聲啼叫,隨即激動地在他們周圍轉圈飛動像在警告什麼。

沒會兒,馬薩庫神情緊張的大喊:「有人來了,數量非常多,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

聞言,三人開始迅速收拾重要物品,馬上離開山洞。

過了一段時間,一群手持斧頭等巨大鈍器的男人們急忙衝進山洞裡,卻發現裡面早已經沒有任何人影。為首的夏德拉隱藏不了心中的憤怒,直往一旁來不及收拾的湯鍋用力踢倒,隨即轉身離去,同時,他在內心默默下了決定。

──計劃得提早進行!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