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月匕首

 

換上熊族特有愛斯基摩風格打扮,莫妲兒向前來幫忙的婦女道謝之後,拿著行李到屋外角落坐下,輕輕磨蹭帽子邊緣一大塊柔軟的毛絨等著其他人的到來。

此時,不遠處傳來了鐵器敲打聲吸引她的注意,順著聲音望去,在一片銀白的積雪覆蓋下,數十間鐵器工作室映入眼中,那是熊族內部最熱鬧,也是武器生產來源的重要聚集地。

看著那群拿著鐵器忙碌敲敲打打的大叔們,莫妲兒注意到他們所製成的武器,絕大部份以鈍器為主,刀劍為輔,但是防具部份似乎較不看重,只有少數幾名師傅努力趕工。

不僅如此,路旁還有不斷搬動武器與糧食的人們分配補給,她知道這是要送往各地物資短缺的偏遠村落,還有一群正專心聽從訓練官口令鍛練體能的年輕人。

如此濃厚的軍事味,她才真正意識到熊族是長期處於戰爭的部族。

回想稍早前,莫拉克將牛族長伊奈堤送來的威脅信內容說出來以後,眾人的反應還真是出乎意料的平靜,讓身為能將問題解決的關鍵人物──她,感到非常好奇。

但是她還沒搞清楚原因,莫拉克和阿迪南以極快的速度分配接下來的行動,接著她就被拖去更換熊族服裝,等著他們來接她去尋找失蹤的「聖地入口」。

不過……好奇怪,照大家離開前匆忙行動來判斷,他們應該很急著等她準備好衣服,怎麼到現在都沒來找她?

這時路過的尼諾一臉訝異地看著莫妲兒:「妳怎麼會在這裡的啦?大家等不到妳就先出發了!」

莫妲兒錯愕了下,不敢相信的說:「大家……已經先走了?」

「是啊,要不是姆魯拉爾大人要求我留下來支援,恐怕妳等到天黑也遇不到他們來接妳的啦。」

莫妲兒蹙眉地回想:怪了,她有記錯集合地點嗎?

「算了算了,現在出發還來得及趕上他們的啦,我帶妳過去好了。」

不等莫妲兒的反應,尼諾不耐煩地抓住她的手,開始往另一條方向前進。

整個人呈現被拖著走的狀態,莫妲兒心驚:想不到擁有正太樣貌,身材瘦小的尼諾,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氣,難道這就是熊族人的特殊能力?不過……

「尼諾……」

「啥事的啦?」

「你能不能輕一點,我的手被你握得很痛。」莫妲兒忍不住掙扎的說。

聞言,尼諾瞥了莫妲兒一眼,再度「呿」的一聲,將她的手鬆開。

「果然是沒用的中央人,換作是熊族女孩,才不會因為這一點力氣就喊痛的啦。」

聽到如此鄙視的說詞,她很想直接拿「請勿拿部族之間特殊能力來比較」的話回敬他,不過仔細回想,中央的居民似乎不像四大部族那樣擁有屬於自己的特殊能力。

以她在中央短暫幾天居住的觀察下,確實沒見過中央居民像目前所見鷹、狼、熊三族散發出獨特的能力,這令她好奇中央的人們特殊能力到底是什麼?

想到這,莫妲兒下意識想向尼諾詢問,但是一想到他鄙視中央人的態度,就好像是他們是廢人,說不定問了又會被譏笑,算了,這個問題還是等她遇到阿迪南,再好好地問個清楚。

「別在那裡拖拖拉拉,快跟上的啦!」

尼諾不耐煩的斥責,讓回過神的莫妲兒趕緊跟在他身後。

大約走了一段路,莫妲兒注意到此處非常荒涼,零散稀少的乾枯樹木,以及幾乎沒有人走過痕跡的山路小徑,不禁使她起了疑心,開始回想自己當初是否有聽錯大家的話。

沒會兒,她察覺到不對勁,以阿迪南的個性,就算再怎麼找不到她,也不太可能丟下她離開,當然,狼族那件事除外,再說,她是牛族想找的關鍵人物,憑這一點,他們更不可能先離開,除非……尼諾在說謊!

意識到這一點,莫妲兒跟隨的腳步漸漸緩慢,腦海更是憶起她在中央的時候,被正牌大神巫女娜雅的忠實崇拜者──阿華田,拖到無人的樹林險遭殺害的情況。

要不是有聖物手鍊及阿迪南贈送的太陽項鍊救了她一命,現在的她,根本不可能會站在這裡。

如果尼諾是故意將她引開,那麼他是為了什麼理由要這麼做?

這時尼諾像是想到什麼,忽然轉身面對著她,從懷中拿出一條太陽項鍊遞給她。

「差點忘記拿給妳,這是大神血脈臨走前特別交代我要是遇到妳,就將這條項鍊拿給妳的啦。」

接下太陽項鍊,莫妲兒訝異地想:阿迪南會不會太厲害了?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做出與前一條一模一樣的太陽項鍊!

由於項鍊散發出屬於阿迪南的氣息,使得莫妲兒對尼諾的戒心瞬間消散之後將項鍊戴上,她開始找話題閒聊,聊著聊著,便扯到莫拉克身上。

「說起來,尼諾為什麼稱呼莫拉克為姆魯拉爾?這有什麼意思嗎?」

尼諾像在看白痴瞪了她一眼:「妳真的是大神巫女嗎?竟然連『姆魯拉爾』的意思都不知道,我真的覺得大家都被妳騙了的啦!」

「……」

老實說,她真的很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了尼諾,不然他怎麼一抓到機會,就拼命酸她、諷刺她?整個態度就是討、厭、她!

唉,真希望趕快跟阿迪南他們會合,這樣她就不用跟尼諾獨處了。

此時,一陣冰冷的寒風從正面吹了過來,莫妲兒下意識拉緊衣服,卻沒注意到左腕手鍊忽然亮了一下金光,剎那間,眼前出現模糊不清的混亂畫面,隱約聽見人們互相廝殺叫喊的聲音。

當眼前畫面漸漸明朗清晰時,雙臂突然被看不清的人影給抓住,她還來不及反應,一道強烈的金光刺得睜不雙眼,隨即感覺到自己像被人強行從原地拉往前方,使得身體產生強烈的撕裂痛楚。

沒會兒,一股令人欲醉的溫暖氣息迎面而來,嘴唇被人粗魯地佔有,彷彿害怕她再度消失似,才會用親吻的方式來確認她的存在。

但是與上次所感受到的吻不同,她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流入體內,就像太陽般,引導著她接觸最熟悉的人──阿迪南。

意識到這一點,莫妲兒驚訝地睜開雙眼,果然看見阿迪南正在凝視著自己,眼神中似乎在確認什麼,隨即露出鬆口氣的笑容:「想不到這真的有用啊!」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阿迪南,腦海閃過方才所感受到的吻,臉頰瞬間熱了起來。

看到她紅通通的臉頰,阿迪南揚起惡作劇的笑容,故意貼近她耳旁輕道:「想再來一次嗎?」

感受著耳旁吹來的熱氣,莫妲兒羞得受不了地推開他,這才注意到自己身處的地方。

那是一處地勢險峻的山谷,聳立的山脈,像是要將人掩埋於此似,讓人不由得產生畏懼的心理。

順著山谷盡頭一看,在一座雄偉高大的山岩下方,那裡有一個內部被挖空的洞穴入口,而四周可見熊族與牛族雙方人馬正在廝殺戰鬥,各種鈍器拳頭落石齊飛,殺戮聲聲震四野……

「小心!」

阿迪南抱著莫妲兒閃避突如其來的攻擊,一道炙熱的火焰從旁冒出,那名攻擊的牛族人瞬間被燒成黑炭,產生出濃濃的焦臭味,讓人有股嘔吐的衝動。

米佧諦趕來身旁,驚訝的說:「巫女大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我怎麼都沒發現?」

「剛剛被我發現她的意識出現在這裡,便順勢將她的身體拉了過來。」

阿迪南一邊反擊欲上前攻擊的牛族人,一邊回應米佧諦。

聞言,莫妲兒心中免不了訝異,想不到自己真能夠體驗瞬間移動,只是現場空氣中充滿濃烈的血腥味,就算一時沒搞清楚狀況,她也明白自己現在處於危險之中。

當她看清楚那些橫躺地上死狀悽慘的屍體,胸口忽然一陣刺痛,腦中有一道白光閃過,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記憶深處破繭而出,心中頓時充滿強烈的憤怒,頭痛欲裂的感覺讓她好不舒服……

這時,一聲帶有警告意味的叫喚終於讓莫妲兒回過神,只見阿迪南眉頭微蹙,欲言又止地盯著她看,沒會兒,輕喃道:「別被黑暗影響了心靈,知道嗎?」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他,目光不自覺移到依然橫躺在地上的屍體,悲傷的心情湧入心頭,她用力搖搖頭,試圖將這難受心情拋開。

這個異世界不是她所生處的和平世界,更別提熊族與牛族之間早已存在的戰爭。

見莫妲兒恢復應有的理智,不再散發出異常殺意,阿迪南對馬薩庫和米佧諦眼神暗示,在他們的掩護下,拉著她向山谷盡頭奔跑。

途中,不少注意到阿迪南一行人行動的熊族人紛紛幫忙掩護,雖然他們很好奇莫妲兒是如何出現在這裡,但是他們還是盡責護衛她,就怕一個不小心讓牛族成功奪走了巫女。

等危急情況差不多暫時解除,莫妲兒才開口問:「阿迪南,這裡是哪裡?為什麼你們會跟牛族打起來?還有,你們怎麼沒等我就先離開了?」

阿迪南眉頭一皺,狐疑的說:「妳不是自己先離開?」

「沒有啊,我換好衣服,就在屋外等你們來接我。」莫妲兒搖頭道。

聞言,阿迪南瞥了一旁的兩人,從他們嚴肅的表情來看,大概和自己心裡所想一樣,當下抱起莫妲兒,加快速度趕往山谷盡頭。

就在四人快抵達山谷盡頭時,隱約能看見一個背影在洞穴入口附近徘徊。

仔細一看,那個人居然是莫拉克!只見他緊閉雙眸,展開雙臂似乎在感應什麼,卻因為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標,表情呈現少見的焦慮狀態,沒會兒臉色一變,回頭望向即將到來的四人。

當他看見莫妲兒,眼神一亮,笑道:「哇,老兄找到小姐了?」

阿迪南將人放下後,道:「該慶幸她自己懂得來找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莫拉克認同地點點頭。

「啥?」莫妲兒一頭霧水地望向阿迪南。

「沒事。」阿迪南拍拍莫妲兒的頭,開始與其他人討論接下來的事情。

從他們的交談之中得知此處正是熊族聖地,且話題討論重點是眼前漆黑巨大洞穴的聖地入口已遭到異族封印,雖然表面上聖地入口沒有什麼異狀,但是當人想踏進去時,像是被一道看不見的力量擋住,所以剛才莫拉克的動作便是想找出造成關鍵的封印物──異族祭物。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個異族祭物就在聖地入口附近。

之後的話題,由於莫妲兒聽不懂他們討論的內容,也很清楚自己幫不上忙,她便帶著好奇的心情來到聖地入口洞穴位置前欣賞熊族的建築特色。

望著高聳的巨大石柱以及洞穴入口旁的石壁,刻滿簡單又不失莊嚴氣息的熊之圖騰與浮雕。

但是,原本應該給人神聖的地方,卻是隱隱散發出令人感到顫慄恐懼的氣息,讓她不由自主皺起眉頭,同時她注意到洞穴入口正上方石壁的熊之圖騰中央位置插著一把非常突兀的匕首,且造型是這個異世界極為忌諱的黑色月亮。

當她看見黑月匕首散發出淡淡的黑色薄霧,以緩慢的速度擴散整個洞穴入口,此時,胸口再度產生刺痛,意識也跟著模糊起來。

直到她察覺身體的不對勁時,自己已經手腳並用,踩著石壁高處約三層樓半的浮雕裝飾上,像是要取得最重要物品似,冒著生命危險向那把距離只差十公分就可取下來的黑月匕首奮力伸手。

無意識的行為,讓莫妲兒一時驚嚇自己何時爬高的行為而失去重心往下墜落,她本能地抓住最靠近自己的火柱支架,卻沒料到那個支架會順著自己的體重往下垂。

還沒來得及抓住另一個凸物穩住身體,耳邊傳來了「喀啦」一聲,火柱支架便跟著她一起墜落。

此刻,眼前的畫面像被按下暫停鍵,她清楚看見黑色薄霧化成無數條黑色絲線,將應該很牢固的火柱支架纏住順勢擰斷,甚至企圖順著支架纏住她原本握住的手。

這般畫面,瞬間讓莫妲兒整個心都涼了起來,如果自己的手被黑色絲線纏住,是不是也會跟火柱支架一樣下場?意識到這一點,原本暫停的時間突然加快流動,停在半空中的身體直往地面墜落。

正當她覺得快撞上地面時,一股強烈的風將她整個人吹起,緩衝了急速墜落的速度,隨即掉入男人的懷抱之後,平穩的站在地上,接著阿迪南的怒罵聲從頭頂傳入耳中。

「妳這個笨蛋!幹嘛冒生命危險去拿異族祭物?妳難道就不知道這東西……」

正在發飆的阿迪南突然閉上了嘴,睜大雙眼瞪著莫妲兒,隨即別過臉試圖穩住自己失控的情緒。

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居然渾身顫抖,這一點令他非常不習慣。

換作是以前的他根本不會有這樣的情緒,明明有十成把握能救到差點摔死的她,為何內心依然不斷湧出險失去她的恐懼?難道自己真對她有了……不,不可能!

他會有這樣的情緒,一定是這幾天不斷感受到她散發出來越來越多的邪氣有關!加上她居然主動去接觸異族祭物……

此時,阿迪南憶起在狼族聖域火山時,莫拉克所說的話語──

老兄,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小姐擁有超越歷代大神巫女只能承受大神血脈給予的認證力量,就像聖物手鍊代替巫女承受四大元素之力,她是一個不需要聖物手鍊,也能容納更多力量的「容器」!

如果莫拉克的話是正確……那麼,她要是真的接觸到異族祭物,恐怕她會……

這時阿迪南感覺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拉扯,低頭一看,正好看見莫妲兒不知所措望著他。

「阿迪南……你能不能不要露出那種表情?」

阿迪南愣了下,不解的問:「什麼表情?」

莫妲兒躊躇了會兒,低頭道:「很像我剛剛已經……死掉的表情。」

「……」

遲遲等不到阿迪南的反應,莫妲兒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下,卻被他用力抱入懷中,感受像是受到極大驚嚇而使胸膛產生劇烈起伏,並且聽著他快速跳動的心跳聲。

沒會兒,阿迪南的心跳聲漸漸平穩下來,他才鬆開手露出無奈笑容:「抱歉,我失態了。」

莫妲兒搖搖頭,苦笑道:「該道歉的人是我,我不該嚇到你的。」

阿迪南凝視她好一會兒,嘴角一揚,伸手用力捏起她的臉頰,惹得她吃痛地拍打他的手,滿臉困惑他的態度怎麼突然急轉彎,還動手虐待她的臉頰。

看出她的困惑,阿迪南也不賣關子,非常爽快的說:「知道錯就好了,下次敢再這樣嚇我,絕對會給妳比捏臉還要火辣辣的教訓!」

語畢,阿迪南鬆手放她自由,任由莫妲兒可憐兮兮地摸著臉頰,哀怨地瞪著他。

可惡,又不是她故意的!自己的身體主動跑去拿異族祭物,連她自己也都快嚇死了,居然還威脅她不能再嚇他?這種事她怎麼能保證啊!

默默在內心發洩完情緒,莫妲兒這才注意到早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互動的三人各自露出不同表情。

一個是一副看好戲的莫拉克,一個是非常擔憂兩人吵起架來的馬薩庫,一個則是一臉心疼她的臉頰傷勢的米佧諦。

看完三人的表情,莫妲兒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雖然自己被看笑話了,但是她怎麼覺得今日的不幸不會就此結束呢?

目光移到黑月匕首,莫妲兒發現它散發出來的黑色薄霧,猶如沉澱物受到擾亂似湧出可說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濃厚黑色氣體,開始往洞穴入口以外擴散。

沒會兒,黑色氣體將石洞入口旁的石壁浮雕整個吞噬,形成了讓人難以看透的黑色布幕,並從洞口中吹起了寒氣,令她不由自主渾身顫抖,本能地想遠離這個地方。

當然,她也發現一件事,那就是──除了她以外,沒有人看見黑色氣體的存在。

結束看戲的莫拉克摸著下巴,一臉驚奇地走到洞穴入口面前,抬頭望著莫妲兒眼中被黑色氣體淹沒的黑月匕首。

「小姐,我可要好好感謝妳呀!咿嚕。」

莫妲兒歪著頭,不懂他為何要感謝自己。

莫拉克笑了笑,攤開右掌,一股沉穩的無形力量聚集在他手心,緩緩道:「託妳的福,從剛剛就一直找不到的異族祭物終於找到了,這可讓我省去不少時間啊!」

說完,莫拉克將聚集在手中的力量直往地面奮力一擊,一聲巨響,地面開始產生劇烈搖晃,每個人幾乎被突如其來的地震無法站穩,這時,插著黑月匕首的熊之圖騰石壁居然隨著大地的搖晃,異常隆起足足有一個手臂長的厚度。

莫拉克又一掌擊向地面,「磅」的一聲,那塊隆起的熊之圖騰石壁硬生斷裂,成了巨大石塊直接掉落在眾人面前。他走到熊之圖騰石塊面前,一臉謹慎地盯著黑月匕首喃喃自語,雙手不斷對著黑月匕首比劃什麼,讓莫妲兒向阿迪南疑惑地提問。

「莫拉克現在在幹麻啊?」

「他正在進行封印,準備拆除異族祭物。」

聞言,莫妲兒才注意到原本擴散的黑色氣體隨著莫拉克的動作開始集中,但是效果沒想像中那麼好,使她想起阿迪南責罵時還沒說完的話語,再度開口詢問。

「如果沒封印就將異族祭物拿起來,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阿迪南深深地凝望著莫妲兒,緩緩的說:「反噬。」

「呃?」

「異族祭物與一般祭物不同之處,它是充滿邪神之力的邪物,如果沒有做好封印而觸碰了它,邪氣將會反噬轉移到觸碰者身上,並且讓對方有一半的機率墮入異族。」

「……」

聽完這個答案,莫妲兒整個人都快嚇死了。

難怪阿迪南會氣憤罵她,幸好自己沒碰到黑月匕首,不然下場真的會非常難看。

此時,石塊上的熊之圖騰亮起了宛如大地般耀眼的褐色光芒,莫拉克立即換手勢,褐色光芒緩緩離開了石塊,宛如魔法陣般,立體的熊之圖騰映入眾人眼中。

莫拉克在熊之圖騰完全脫離黑月匕首前雙手合十,熊之圖騰開始扭曲變形,最後成了一顆圓球將黑月匕首包覆融合,成功將它封印起來,不再讓它散發出令人厭惡的邪氣。

見狀,眾人終於鬆了口氣,唯獨莫妲兒皺著眉頭看著黑月匕首。

正當莫拉克準備將插在熊之圖騰石塊上的黑月匕首抽出來時,莫妲兒看見黑色氣體瞬間擴散四周,恢復尚未封印時的狀態,心一驚,趕緊抓住莫拉克的手臂想制止他觸碰黑月匕首。

──可惜,太遲了。

黑月匕首抽出來的剎那,隱藏在眾人眼中的黑色氣體頓時現形,這才讓他們驚覺到濃厚的邪氣已經散佈四周,更是化成無數條猶如蜘蛛絲般細小卻是堅韌無比的網狀黑線。

見狀,米佧諦突然大喊:「封印失敗,快丟了那把匕首!」

米佧諦的警告說得太晚了,所有的黑線迅速集中纏繞到莫拉克身上,順勢將緊抓著他的手臂的莫妲兒一起纏繞,並一邊收線一邊將他們拖往漆黑的洞穴入口。

沒料到自己也成了受害者,莫妲兒嚇得放聲尖叫,撇開那企圖躦入衣服內的黑線,濃濃的邪氣實在有夠難受,幾乎快讓她失去意識了!

阿迪南將力量附著在長刀上向那些黑線猛砍,卻發現當刀子快砍到黑線時,那些黑線就會化成飄渺虛無的黑色氣體,就連馬薩庫與米佧諦聯手使出風、火元素之力,也沒辦法消除黑線的存在。

當然,莫拉克不是乖乖任由黑線拖著走的男人,他的雙眼亮起了褐色光芒,抬起左腳重重地往地面一踏,瞬間整個大地產生劇烈震動,一道新隆起的石牆直接擋在洞穴入口,成功阻擾黑線的拖行。

接著他讓力量集中在雙手,硬生生將纏繞在自己與莫妲兒身上的黑線扯了下來。

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莫拉克抓起之前震下來的熊之圖騰石塊,用力往黑月匕首砸下去。

不料,黑月匕首湧出更多更龐大的黑線將足以砸壞它的石塊纏住,收線將石塊面積崩毀成小石塊之後,目標對準在場每一個人身上。

看到這般不可思議的畫面,莫妲兒終於受不了地開口抱怨。

「這會不會太址了吧!這真的是匕首嗎?你們都已經動用力量來對付它了,甚至連意外爆發出超威力量的莫拉克拿巨石砸它也沒辦法弄壞它……我說,其實它是妖刀對不對?」

眾人無言地看著莫妲兒。

正當眾人專注於黑月匕首時,受石牆阻擋的洞穴入口早已悄悄釋放黑線隱藏在莫拉克與莫妲兒腳底下,並趁著大家不注意將兩人腳底下的黑線轉化成黑洞,讓他們跌落未知空間之中。

在完全墜落前,莫拉克趕緊抓住莫妲兒的手企圖將她拋向阿迪南,卻在這一瞬間,兩人緊握的手發出一道刺眼的光芒,頓時讓所有人睜不開雙眼。

等到光芒消失,黑月匕首與所有的黑線、黑洞的存在,以及莫妲兒和莫拉克的身影,全跟著光芒消失無蹤,使得準備接住莫妲兒的阿迪南幾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只能茫然地看著他們消失的位置。

良久,阿迪南垂下眼簾,強忍著內心的憤怒,自嘲地笑了一聲。

「我們都太小看異族和牛族了,居然可以合作到這種地步……」

馬薩庫來到兩人消失的位置蹲下輕觸地面,像確定了什麼臉色不再緊繃,但是眼神卻很擔憂。

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米佧諦問道:「怎麼了?」

「這裡還殘留著莫拉克的氣息可以讓我可以追蹤,但是……」馬薩庫望向阿迪南,「巫女大人的氣息完全消失了。」

阿迪南微瞇著眼,不發一語,過了會兒才緩緩開口。

「先找到莫拉克的下落,莫妲兒……如果真被他們帶走,我想,他們不會帶給她太多的傷害。」

聞言,馬薩庫和米佧諦互望了一眼,點頭接受阿迪南的指令。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