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謎之熊族大叔

 

經過一陣天旋地轉,莫妲兒從無盡的黑暗脫離,高處墜落。

在她以為自己會跌死時,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一個轉眼,對方將她擁入懷中,以保護她的方式墊底跌落地上。

雖然有人護住她,但是跌落地面的衝擊力太大,使得她渾身疼痛地在對方懷中掙扎許久,才勉強起身,卻在這剎那,她居然感到頭昏腦脹,且胸口印記位置的刺痛漸漸加深。

這時她注意到眼前的光線非常不足,昏昏暗暗,只有附近零散的火光勉為其難照映著周遭環境,從那些微弱的火光得知,自己所處的是非常空曠的地方。

沒有多餘的家具,就連牆壁也沒有,只有粗大的石柱與看不見盡頭的黑暗,讓她想起以前觀看奇幻電影當中所見到地下宮殿特有的建築風格。只是,這裡的空氣中充滿冰冷潮濕的霉氣味,加上陰森到了極點的黑暗,令她不由得聯想到──「墓室」二字。

莫妲兒回頭望向一直躺在一旁卻沒有反應的人,但是因光線不足而看不清對方的臉龐。

想了想,她從包包裡拿出迷你手電筒往對方臉龐一照,才知道原來護住自己的人是莫拉克。

只見他雙眼緊閉,像是受到極大傷害而無法清醒,讓她慌張地輕搖他的身體,呼喚他的名字。

這時,她注意到莫拉克蒼白臉色上有著忽隱忽現地出現黑色薄霧,就跟她在鷹族見到前任鷹族長的狀況類似,這是人們所說的印堂發黑嗎?

這不禁令她擔憂起他的傷勢,卻又不敢再隨便搖晃他,深怕自己的行為會造成他更大的傷害,她拿著迷你手電筒檢視莫拉克的傷勢,注意到他的後腦正流著鮮血,所幸傷口不大。

她趕緊拿出面紙及手帕止血,接著找出便利救急包取出消毒水與紗布為他緊急包紮,剩下其他的創傷則用OK蹦處理。過了一段時間,她終於處理好傷口之後,再一次輕拍莫拉克的肩膀,試著喚醒他的意識,可惜,依然毫無反應。

這讓她不由得緊張地四處張望,心想:該怎麼辦?莫拉克現在受傷昏迷不醒,而她又不太敢丟下他一人在這種陰森的地方獨自找尋求救的機會,更別提這地方有沒有隱藏著謎樣的危險……

忽然靈光一閃,莫妲兒想起了自己可以利用伊格鷹神的能力向馬薩庫傳達訊息,立即抬頭大喊:

「伊格──伊格,祢在哪裡?」

喊了好幾次,卻不見往常般一喊就出現獵鷹的身影,使得原本燃起希望的莫妲兒開始害怕了起來,她馬上改口呼喚沃魯夫狼神,結果還是一樣。

「怎麼會這樣……」

莫妲兒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無法取得那兩尊神的聯繫,回想以前她要求衪們給她多一點獨處時間,衪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怎麼現在最需要衪們的時候,卻不見衪們出現?

這樣的結果,讓她洩氣地跪坐在地上茫然不已,突然間,她用力拍打著臉頰讓自己清醒,眼神堅定地盯著莫拉克。不行!她不能這樣什麼都不做,放任時間流逝掉!

下定好決心,莫妲兒將莫拉克的位置記在心裡,便轉身開始找尋出口。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走了好長一段路,卻不見有出入口或是牆壁盡頭,讓她覺得自己陷入了迷宮深淵之中,不禁讓她著急想哭,更有好幾次想走回莫拉克身邊。

這時,莫妲兒聽到不遠處傳來細微的聲響,仔細一聽,很像是人的打呼聲,讓她有點猶豫自己該不該上前探查,最後她還是決定前去確認。

來到聲音源頭,她躲在石柱後面探頭一看,一名年約三十幾歲,身穿愛斯基摩服裝,滿臉落腮鬍的男子躺在地板上,彷彿自己所躺的地方就是自家最舒適的大床,神情滿足地呼呼大睡。

這般古怪的現象,卻讓莫妲兒對男子的戒心消失,湧出見到救星的激動心情,高興地衝到男子身旁,拼了命搖晃他:「大叔,大叔你醒醒啊!」

被莫名其妙叫大叔的男子睡眼惺忪地睜開雙眼,一見到莫妲兒,表情明顯愣住,還不忘揉了一下眼睛,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朝她露出溫和的笑容。

「我的樣子應該看起來還很年輕,為什麼要叫我大叔啊?」

「呃……對、對不起……」

莫妲兒臉紅地尷尬地收回手,同時注意到男子的眼睛,居然像少女漫畫般閃亮亮的大眼睛!

這、這實在是太驚人了!整體搭配起來非常令人感到……同情。

男子挑了挑眉,揚起笑容地拍拍莫妲兒的頭道:「大叔就大叔吧!」

就在男子觸碰到莫妲兒的頭頂時,瞬間感覺到一股熟悉又穩重的力量流入體內,讓她從剛才就一直很不舒服的頭與胸口不再疼痛。

她不禁有些迷惑地望著男子,心想:奇怪,眼前這個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怎麼會跟莫拉克如此接近?更別提幾乎是記憶中──費爾熊神的氣息。

男子像明白莫妲兒的疑惑,笑笑地摸摸她的頭。

「大叔,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睡覺呢?」莫妲兒忍不住問道。

男子無奈地聳聳肩:「被一個無良的傢伙丟到這裡。」

「無良的傢伙?」

「這個妳就別問了,能不遇到他是最好的。」男子反問,「那妳呢?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小心中了異族巫師設下的陷阱……」莫妲兒突然大叫一聲,趕緊拉著男子的手臂往回程的方向前進,「大叔,快一點,我還有一個朋友需要幫忙。」

聞言,男子二話不說跟著她離開。

過了一會兒,匆匆忙忙來到莫拉克所在位置,莫妲兒向男子解釋。

「大叔,這位是我朋友,他現在受了傷需要離開這裡,你能幫我帶著他一起離開這裡嗎?」

男子瞥了莫拉克一眼,笑笑的說:「為什麼妳不使用力量替他療傷?」

莫妲兒愣了下,困惑的說:「大叔……你是在開玩笑嗎?」

「我可沒開玩笑。」男子伸手牽起莫妲兒的左手,將她的袖子拉開露出聖物手鍊指著蠍圖騰道,「雖然這個沒有經過認證,但是妳可以使用『調和之力』來借用斯格彼翁的力量來治癒他。這一點,妳曾做過不是嗎?」

莫妲兒眼中露出更多的困惑,非常好奇他是如何知道自己擁有聖物手鍊,還有他是基於哪個理由篤定自己能用「調和之力」這種問號的方式,向斯格彼翁蠍神借用力量來治癒莫拉克?

「大叔,我沒做過吧?」莫妲兒忍不住反駁。

男子笑道:「妳忘了自己在中央差點被人害死,最後是靠斯格彼翁的力量將身體恢復了嗎?」

聞言,莫妲兒睜大雙眼,驚訝地瞪著男子。

這種事情,明明只有她和赫爾姆知道吧?為什麼他會知道這件事?

赫爾姆是莫妲兒在中央神殿期間非常照顧她的人,而他真正身份是阿迪南派去神殿臥底的間諜。

宛如聽見她的心聲,男子笑了笑,伸手攤開自己的雙手,露出手掌心的──肉蹼。

見狀,莫妲兒不由得心想:撇開某部漫畫的某角色來說,人類的手掌心居然有肉蹼?!

這根本就是……

「先聲明,別把我當成是妖怪。」

男子搶先說出莫妲兒內心所想的下一句話,卻引來她的更大的震驚。

「你怎麼連我內心所想的話都可以知道……」頓了下,莫妲兒恍然大悟地打量男子,彷彿確認心中所想,試探的問,「大叔,你該不會就是費爾熊神吧?」

像是終於被識破身份,男子鬆了口氣道:「啊啊,總算被妳查覺了啊!」

莫妲兒瞇起雙眼,對費爾熊神隱瞞自己身份的事感到不悅,嘟嘴抱怨。

「大叔,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你的身份?」

「直接說,妳會信嗎?」費爾無奈的說,「何況,我如果可以像伊格和沃魯夫那樣恢復真身,我早就向妳透露我的身份,不會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來提示妳。」

這樣的解釋,莫妲兒覺得挺有道理,向費爾主動道歉,同時將伊格與沃魯夫找尋不到他的事一併交代完畢。

費爾聽了,臉上的笑容更是無奈,眼神中帶有責備那兩尊神的意味,讓她露出更多不解的神情。

最後,費爾嘆了口氣,歉意的說:「吾神巫女,費爾實在對您感到非常抱歉。」

突如其來的敬語與道歉,莫妲兒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大叔,你為什麼要向我道歉?還有,你能不能別對我使用敬語,這樣感覺好怪。」

「是,費爾遵從吾神巫女的命令。」費爾苦笑的說,「我會向妳道歉,是因為妳被利用了。」

「利用?」

費爾這才無奈地將前因後果簡單解釋,她才瞭解到為什麼她說出伊格與沃魯夫找尋不到他的時候,他會露出責備的眼神。

當然,費爾也譴責沃魯夫不該沒有遵守守護大神巫女的職責,反而提出這種不稱職的主意,讓她陷入危險之中,所以他才會主動向她道歉,同時自責自己也是引起事件的主因之一。

莫妲兒聽完費爾的自白,撇開自己被利用的部份,她可是非常認同費爾如此貼切形容沃魯夫。

想當初在狼族差點被逼嫁的時候,沃魯夫這個不稱職的狼神居然救人只救一半,這一點讓她對沃魯夫的評語是極度差勁的神明!

「那麼,他們說找不到你的下落,真的是在說謊囉?」

費爾嘆了口氣:「是的,事實上,他們有能力到我的下落,但是……」望向莫拉克,「我失去與熊族長共享力量的聯繫,所以找到我也沒用,因為我無法動用力量脫困。」

「那可以請他們來救你呀!」

費爾沉默了會兒道:「他們不能冒這個險。」

「為什麼?」莫妲兒困惑的說,「你們不是神明嗎?」

「神明也有神明的難處,否則怎麼會需要妳的存在?」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費爾,忍不住脫口說出存在內心許久的疑問。

「我不懂,你們應該很清楚我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卻容許我繼續假冒巫女身份,或是需要我借給你們所謂的『力量』?我……我實在不懂啊!」

說到後面,莫妲兒已經是在宣洩自己的情緒,費爾反而溫柔地笑了笑,伸手輕撫著她的頭頂。

「確實,妳的『真正身份』並不是大神巫女,但是我們非常需要妳,沒有妳,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改變一切……這一點,妳應該已經見證過了吧?」

聞言,莫妲兒憶起在鷹族時,伊格鷹神差點遭受錯誤儀式的陷害,向她發出淒慘的求救叫聲,如果沒有她的存在,伊格……現在早已不在了!

想到這,莫妲兒整個人也釋懷了。反正娜雅需要她,四聖也需要她,阿迪南……應該也需要她,那麼,自己是不是大神巫女也無所謂了,就當作是來到這個異世界必須完成的任務條件吧!

莫妲兒的內心雖然不再糾結這些問題,但是她卻沒將費爾強調「真正身份」放在心上,因此,她錯失得知真相的機會,直到後來發生了令她百口莫辯的事件,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大叔,你能教我如何使用『調和之力』嗎?」

「將雙手放在傷口上方,靜下心呼喚斯格彼翁的名字,自然妳就會使用了。」

莫妲兒明白地點點頭,開始照著費爾的話去進行。

正當她順利感覺到手心聚起藍色光芒時,突然身體打了個冷顫,頓時聽見費爾焦急大喊──

「快點將力量按在傷口上方,快!」

此刻,一股冰寒的冷風由四周傳了過來,莫妲兒對這股寒冷並不陌生,那是在中央領域時,在阿迪南的房間裡試著去除夏德拉對她刻下印記,所發生的徵兆一模一樣。

當下她將手心貼在莫拉克的傷處感受傷口恢復原狀,卻在手要抽離時,莫拉克的身體居然散發出強大的邪氣,她就跟在狼族時吸收了米佧諦體內負面氣息般,將他的邪氣全部吸收了過來。

剎那間,眼前畫面一變,她看見身處中央神殿的娜雅臉上流落不甘心的淚水,對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哭訴,彷彿自己有說不盡的痛苦,情緒極為激動。

對方一邊拍著娜雅的肩膀安慰她,甚至貼近她的耳邊低聲嚀喃像在勸說似,漸漸的,娜雅臉上的不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眼神及毒花般妖豔的笑容。

看見這樣的變化,莫妲兒忍不住倒抽了口氣,到底是說了什麼樣的話,才使娜雅變成這樣?而且那名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很像是異族巫師──藍戴爾?

彷彿聽見了莫妲兒的心聲,對方突然回過頭,從那漆黑模糊不清的面容中,看見了一雙宛如毒蛇般銳利的紫色瞳孔直視著她。

見狀,莫妲兒瞬間腦袋產生劇烈疼痛,逼得她抱頭痛苦大叫,同時,耳旁不斷響起悅耳的笑聲,卻聽不清對方斷斷續續對她說了什麼。

直到對方來到她面前,才勉為其難聽他說出難以理解的話語。

「咯咯咯……原來如此,難怪妳會有『調和之力』,幸好即早發現,正好可以讓妳成為……」

話還沒聽完,莫妲兒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的意識強制拉走,回神一看,莫拉克神情嚴肅地盯著她,再望向一旁的費爾熊神,確認自己遠離了藍戴爾,心裡頓時鬆了口氣。

「小姐,妳剛才看到了什麼?」

「莫拉克,你身體沒事了吧?」

兩人愣住,沒料到彼此會同時開口。沒會兒,莫拉克露出了笑容,對她恢復意識的第一件事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危,反而是關心他的身體狀況,這讓他很窩心。

事實上,莫拉克在摔到地面之後,並沒有因頭部受傷而失去意識,反而是遭到異族祭物的邪氣反噬,使得身體動彈不得。但是,這並不影響自己的聽覺與觸覺,所以當他聽見莫妲兒因為自己的傷口而倒抽口氣時,心裡難免覺得古怪。

因為這點傷口對熊族人來說根本沒必要包紮,但是她卻當成重傷處理,強忍著顫抖的雙手,細心替自己包紮,讓他不由得想開口說個笑話減輕她的緊張,只可惜,他沒辦法說話。

當然,他也有聽見她找來陌生「大叔」的聲音,從兩人的交談得知了一些驚人的消息外,更讓他震驚的是,他居然可以聽見費爾熊神的聲音!

要是他能出聲的話,第一件事一定是……

「莫拉克?莫拉克?」

回過神,莫拉克看見莫妲兒一臉擔憂地盯著自己,他才會意到自己想到出神了。

「小姐,我身體已經沒事了,倒是妳……代替我吸收了那麼多反噬的邪氣,身體不要緊吧?」

莫妲兒摸了摸胸口,並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搖頭的說:「沒有。」

莫拉克盯了她好一會兒,確定她沒事之後,回歸正題。

「小姐妳剛才看到了什麼?」

原本習慣性將自己所見之事說出來的莫妲兒突然閉上了嘴,因為她想起自己並不是大神巫女。

如果她將娜雅和異族巫師的事說了出來,豈不是暴露自己是冒牌巫女的身份了?

想到這,她忍不住望了費爾一眼,希望能從他眼中得到提示。

莫拉克看見她現在的表情,憑之前得知的事情來判斷,大概可以猜出她想隱瞞事情,想了想道:

「小姐,其實妳不用擔心自己說出不該說的話,因為……我有聽見妳和費爾熊神的對話,所以不用擔心我會對妳做出傷害的事情。」

聞言,莫妲兒幾乎嚇傻了眼,這麼說,他早就聽到費爾親口說出她並不是大神巫女的對話了?

莫妲兒不知所措望向費爾,不料,他卻聳聳肩,表情透露他早已知道莫拉克是醒著的事實。

這讓莫妲兒心裡哀嚎:天啊!她怎麼覺得這些神明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知情不報!

聽見心聲的費爾忍不住小聲反駁:「我哪有知情不報,沃魯夫才愛知情不報。

白了他一眼,莫妲兒道:「至少你剛剛就是了,費爾大叔。」

莫拉克順著她的目光望去並沒有看到任何人,語氣有些不確定的問。

「小姐……妳是在跟費爾熊神對話嗎?」

愣了下,莫妲兒困惑的說:「是啊,你沒聽到嗎?」

莫拉克苦笑地搖頭。

看來,他會聽到我的聲音,是剛好受到邪氣的影響湊巧聽見的。」費爾道。

莫妲兒蹙著眉,正要問個清楚時,莫拉克忽然開口。

「小姐,妳還是先跟我說妳之前看見了什麼吧!我有預感會有大事發生。」

聞言,莫妲兒趕緊將見到娜雅與異族巫師的事說了出來,沒想到第一個反應激動的人卻是──

可惡!最後還是被他發現了。」費爾懊惱地拍了拍頭,焦急的說,「我有事需要妳的幫忙。

莫妲兒納悶地歪著頭:「什麼事?」

幫我們重新訂下契約。

「啥?」莫妲兒古怪地指著自己,「我們?」

不是,不是,是我跟他重新訂下契約。

「大叔,這樣不行啦!莫拉克不是族長,這樣貿然更換族長……」

彷彿聽見她與費爾之間的對話,莫拉克突然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明知故問道:

「小姐,妳該不會還不曉得姆魯拉爾的意思吧?」

頓時,莫妲兒想起尼諾一臉不悅的嘲笑,尷尬地笑了笑,猜說:「那不是你的名字嗎?」

話才剛說完,就聽到費爾無奈的嘆氣聲,隨即解釋──

『姆魯拉爾』在熊族的語言中,就是指『族長』的意思。

「……靠!」脫口爆出粗話的莫妲兒馬上打了自己的嘴巴,幾乎崩潰的說,「莫拉克,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你就是熊族長啊!」

莫拉克一臉歉意的說:「抱歉,我並不是有意要隱瞞自己的身份。以當時的情況,我並不能冒險暴露我還活著……」

閉上了嘴,莫拉克似乎不太想繼續解釋。

見狀,莫妲兒也不勉強他,望向費爾道:「大叔,我該怎麼幫你們重新訂下契約?」

妳只需要牽著我們的手做為連結的媒介,剩下的交給我處理就行了。

莫妲兒點點頭,向莫拉克簡單解說接下來要進行的事之後,便主動牽起他們的手。

當雙方的手牽好瞬間,她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電流從手心各自傳了過來,而她成為接通兩端力量的通道,但也因力量太過於強大,使她無法承受地發出悲鳴,心臟更是忽快忽慢地跳動。

此時,四周再度吹起寒風,屬於費爾那端的力量忽然不穩了起來,隨即遠方傳來冰冷的笑聲。

莫妲兒還在猜想這個笑聲是從哪來時,突然腰部一緊,整個人居然向後拋空,身體更是被不明物體纏住,猶如受困蜘蛛網中的獵物。

逼近耳旁的笑聲,伴隨著漆黑的濃霧,莫妲兒正想發出求救時,眼前的黑霧瞬間將她包覆其中,她像溺水般幾乎無法呼吸,直到失去意識為止──

早在莫妲兒被抓住時,莫拉克已經動身要去救她,不料身體卻在起身前刻癱軟地上,只能見睜睜看著她被黑霧吞噬,昏迷。

這時他的腦海響起了聲音,是費爾熊神與另一個陌生男子的對話。

「蠢熊,你現在可是在我的空間裡,別妄想自己能利用她來離開這裡。」

「哼,少來威脅我!只要我與我的契約者聯手救回她,絕對會馬上離開這裡!」

「喔?那你要不要看清楚你的契約者現在的狀態?」

一陣沉默,莫拉克明顯聽見咬牙切齒的聲音,他明白費爾熊神不甘心的怒意,憑自己的狀態想和衪聯手救回莫妲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說起來,我可要感謝這小子自投羅網,這麼一來,土元素之力就落入我手中了……哈哈哈!」

「作夢!」

耳旁傳來一聲暴怒,莫拉克感覺到身體湧出強大的力量,瞬間掃掉自己軟弱無力的狀態。

莫拉克明白這是費爾熊神借用怒意來引導體內土元素之力的爆發,好讓自己恢復自由行動,當下直往莫妲兒的方向奔去。

可惜,出乎意料,在他即將靠近莫妲兒的時候,一道無形的硬牆將他狠狠撞開,接著,他被隱藏在四周的黑線纏上四肢。不管他再怎麼扯斷黑線,馬上又會被新的黑線纏上,一次比一次還要難纏,直到耳旁響起男子冷笑的聲音。

「小子,別白費力氣了,在我的空間裡,越是使用力量反抗,越是增加束縛的強韌度。」

莫拉克才不管對方的「好心提醒」,他有預感,如果不趁現在救回莫妲兒,那麼對方下一步動作一定是──

彷彿聽見莫拉克的心聲,對方突然大笑了起來,像是在證實他的猜測,嘲笑道:

「正如你所想,她已經是屬於我的人了,就算是里迦瓦親自要人,她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狀態了。」

這般宣言,讓莫拉克馬上聽到費爾發出「嘖」的聲響,隨即反駁對方。

「不要小看她的厲害,她所擁有的潛能,可不是你我所想的那麼簡單!」

「呵,蠢熊,你是不是被我關到腦子都出問題了?她只是個容器,並沒有所謂的潛能,或者說,你希望她能脫離我的掌控,好順從里迦瓦的期望來反擊我?」

「……可惡。」

「不跟你囉嗦了,我和這個容器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就和你的契約者好好待在這裡吧!」

聞言,莫拉克終於知道對方的身份是誰了!

那是唯一與里迦瓦大神敵對的異族邪神──亞奇馮。

想不到從不現身的邪神居然會親自出來要走人……不,不行!絕不能讓衪帶走她!

「想要救人之前,還是先考慮清楚自己的狀況吧!」

男子不冷不熱的說道,讓莫拉克注意到四周開始起了變化。

原本存在於四周的黑線不知何時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野獸的低吼聲。

憑自己的經驗來判斷,絕對沒聽過這種獸類的聲音,這使莫拉克不由自主握緊拳頭,提高警覺地注視著四周。

一陣冷風吹過,隱藏在黑暗中的不明生物,始對莫拉克展開攻擊。

莫拉克則是揮拳反擊,同時藉由微弱的火光來辨識眼前生物的真面目。

一會兒,莫拉克驚覺到情況不對,往莫妲兒的方向一看,她人早已消失無蹤了……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