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嗜血戰牛

 

位於牛族領域的聖地神殿,一名紅髮男子半跪在一尊巨大無比的半牛人像前,誠心誠意地向他的部族神明祈禱。

此時,一股冰冷寒氣從外頭吹了進來,男子抬頭一看,渾身纏滿黑線的莫妲兒被高架在牛神像面前,而停留在她旁邊的黑霧裡,正閃耀著一點一點的銀色光芒。

見狀,男子恭敬地伏趴在黑霧面前,道:「恭迎月神降臨。」

儀式準備的如何?

「已準備完畢,只剩下異族巫師將大神巫女帶回來即可舉行。」

不需要,用這個容器舉行儀式。

看著被放置地上的莫妲兒,男子眼神猶豫的說:「這樣時間上……」

她不用等到滿月之夜的到來,直接讓異族長重新舉行儀式就行了。

「是。」說完,男子準備接手處理莫妲兒。

別急,我話還沒說完。

男子垂下眼簾,靜靜等待接下來的交待。

攸關儀式成敗,在將她交給異族長之前,我要你好好馴服她,絕對不能讓她有反抗的念頭。

「是,我明白了。」

切記,在尚未馴服以前,不得交給異族長,更不能舉行儀式。

「我絕對會完成任務,請您放心。」

很好,事成之後,我會贈予你最期望的力量,可別讓我失望啊!

語畢,黑霧消失無蹤,男子起身居高臨下地盯著莫妲兒,嘴畔緩緩揚起殘忍的笑容,轉過身向外頭的人道:「來人,將這名熊族人帶回族裡。」

這時,莫妲兒的意識漸漸清醒,隱約之中,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架著移動,直到她被丟到地上,強烈的撞擊讓她暫時失去意識。

過了一段時間,她再次恢復意識,發現自己的頭非常疼痛,像是回到尚未脫離重感冒般,全身痠痛無力,而體內已經感受不到阿迪南給予她支撐身體活力的氣息。

「醒了?」

有點熟悉的聲音在莫妲兒左後方響起,她回頭一看,渾身充滿危險氣息,一身輕便盔甲的剛毅紅髮男子坐在現場唯一鋪好的獸皮椅上,手裡把玩著牛角頭盔,好整以暇地打量著她的反應。

像意識到自己的處境,莫妲兒不由自主瞪大雙眼,下意識趕緊起身想遠離男子,突然間,右腳一股拉扯刺痛,一不小心整個人再度跌趴在地上。

她困惑地回頭一看,發現自己的右腳被扣上鐵環,而鐵條源頭正好放在男子椅旁的大石塊上。

見狀,莫妲兒哀怨地瞪著男子,無奈放棄掙扎,小心翼翼地觀察他的目的。

男子似乎很滿意莫妲兒的反應,他丟下牛角頭盔走到她面前挑起她的下顎,仔細端詳她的面容。

「嗯……妳長得跟熊族人不太一樣,身上也散發著很特別的氣息,特別是這雙眼睛,真想挖下來好好保存起來。」

……誰能來跟她解釋一下,為什麼她總是會遇上這種變態?

「妳叫什麼名字?」男子忽然問道。

莫妲兒蹙著眉,反問:「那你是誰?」

不料,男子居然甩了她一巴掌,整個手掌掐住她的下顎,臉緩緩貼近,低聲警告:「妳最好是乖乖回答,否則有吃不完的苦頭等著妳。」

……可惡,她恨透自己的衰運了!

莫妲兒忍著臉頰火辣辣的痛楚及下顎傳來陣陣刺痛,小聲的說:「……莫妲兒。」

「嗯?」

「我叫莫妲兒。」

男子鬆開手,微微一笑:「很好,妳很識時務,比起其他熊族人,妳的順從讓我很滿意。」

莫妲兒古怪盯著男子,心想:這個變態是不是把她誤認是熊族人啊?

念頭才剛閃過,她低頭看著自己一身標準熊族人的打扮,也就不怪男子錯認自己了,不過男子接下來的話,引起她的好奇心。

「這麼一來,就不需要動用到那些玩具了。」

「玩具?」忽然間,莫妲兒心裡湧出不祥的預感,難不成他說的是……

「看看那些人的下場吧!」

順著男子所指的方向一看,那是一處放滿各式各樣刑具的的廣場。

每個刑具裡躺坐著受刑的熊族人,從他們的痛苦表情可輕易得知,他們現在正在承受極大痛楚,甚至有些撐不過絞刑的扯力暈了過去。

正好有一名受重傷的熊族人已經呈現死亡狀態,執刑的牛族人就將他從刑具解下來,拖到一處早已看不出是紅色血跡的黑色石台上,拿起大斧頭,直往對方的脖子用力砍下去──

莫妲兒別開臉,不願看見那最血腥的畫面,而身體早已承受不住恐懼,渾身顫抖。

這時一名牛族人拿著一杯盛滿紅色液體的杯子來到男子面前,恭敬道:「族長,請用。」

一聽到「族長」稱號,莫妲兒訝異地看著眼前這名紅髮男子,原來他就是牛族族長伊奈堤?

伊奈堤點頭接下杯子之後,直接將裡面的液體喝光,快意地擦嘴。

「果然熊族人的血是最補的!」

聞言,莫妲兒止不住突如其來的反胃,痛苦地嘔吐。

伊奈堤嘲笑道:「怎麼,一聽到是族人的血就受不了?別忘了,這可是最上等的補品,別人想喝還喝不到呢!或者,妳也想品嘗自己族人的血的滋味?」

莫妲兒低聲咒罵了一句「Vampire」,隨即抬頭直視著伊奈堤。

「喝血進補只是自己心理作用,並不能增強身體任何機能。」

伊奈堤冷笑一聲:「這麼說,妳要拒絕信仰費爾熊神,否認身上得到所有強壯能力的加持?」

莫妲兒愣了下,忍不住低頭思索著費爾熊神給予熊族人強壯能力加持的問題。

說起來,她還沒來得及了解熊族的一切就被帶來這裡,最多只知道熊族與牛族之間的戰爭。

如果真照他所說,熊族人的血液因為費爾熊神加持的關係,擁有著「最上等補品」的稱號,那麼現在牛族人大開殺戒地屠殺熊族人,然後再飲用他們的血……

不對,要是熊族的血液真有補品效果,那麼他們的血早已經是各族欲想爭奪的良藥目標……或者礙於四大部族的關係,所以這方面的利益沒有爆發出來?

「妳在想什麼?」

伊奈堤突然放大的臉龐,嚇得莫妲兒趕緊退後,一想到剛剛聞到殘留在他口腔的血腥味,再一次反胃地在一旁嘔吐。

伊奈堤鄙視地瞪著她,「我真沒見過如此沒用的熊族人。」

莫妲兒眼眶泛紅地強忍欲吐的衝動,頂嘴的說:「難道要像你們那樣殘忍才叫有用嗎?」

果然,伊奈堤二話不說甩了莫妲兒一個巴掌,造成她眼冒金星,難受地倒在地上。

「看來妳和其他熊族人一樣,都需要動用到那些玩具啊……」伊奈堤扣住莫妲兒的下顎,強迫她看著那群正在受苦的熊族人,「妳想試試哪一個玩具?那一個?還是這一個?」

看著那些血淋淋又恐怖的刑具,莫妲兒不敢回答伊奈堤,就怕他真的會讓自己去好好體驗一番。

不過,仔細回想自己被打了兩次巴掌來判斷,他應該是對不順從他的人才會施行暴力,如果不想再被打,她就得假裝順從他才行,然後找機會逃離這裡向阿迪南他們求救……等等!

現在她人不在那詭異的迷宮裡面,應該可以呼喚伊格鷹神替她向馬薩庫發出求救訊號,請他們趕快來救她,還有那些正在受苦的熊族人……

「妳以為假裝順從就可以逃離這裡?」

伊奈堤不冷不熱的說出莫妲兒內心的打算,差點讓她嚇得叫出聲來。

好可怕,居然被他知道這一點,真不知是自己的表情太明顯,還是他太會觀察了?

「沒……我沒這麼想。」莫妲兒微低著頭,盡可能穩住口氣的說,「我已經被你鎖在這了,怎麼可能逃得了?」

伊奈堤瞇起雙眼,正好看見隱藏在莫妲兒脖子上太陽項鍊的繩子,他伸手勾出她的太陽項鍊,眼睛一亮,將繩子扯下仔細端詳著太陽項鍊,確定自己心中所想,忍不住放聲大笑。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

莫妲兒滿頭問號地瞪著男子,只見他將太陽項鍊歸還給她之後,動手解開右腳的鐵環,接著眼神銳利地盯著她不放。

被這樣猛瞧,莫妲兒害怕地縮著身體,不敢喘氣。

「妳不是熊族人吧?」

莫妲兒愣了下,緩緩點頭。

伊奈堤嗤鼻一笑,低聲咕噥:「難怪會這麼弱又表現異常……」

聞言,莫妲兒忍不住在內心默默吐槽:真不好意思啊!她實在沒辦法表現出熊族人特有強壯到像鬼神那樣好嗎?

「罷了,在這種情況見面也是月神的安排……大神巫女,剛才粗暴行為算是我誤認妳是敵族的關係,我向妳道歉。」

莫妲兒古怪地瞪著他,身體更是很自然遠離伊奈堤。撇開那不怎麼認真的道歉,要是她真的是熊族人,豈不是被打活該?還有他現在改變態度,憑她的直覺,一定跟這條太陽項鍊有關……咦?

他是怎麼知道她是大神巫女?

以他剛才敢出手打她以及誤認她是熊族人來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名義上的大神巫女,怎麼他一看見太陽項鍊,就知道自己是大神巫女?

──尼諾。

莫妲兒腦海閃過這個名字。確實,這條太陽項鍊是尼諾以阿迪南的名義交到她手中,但是她仔細回想阿迪南的個性,似乎不太可能會將這種象徵性的太陽項鍊由不熟識的人轉交給她,加上她在得到項鍊前就在懷疑尼諾……難道,這條項鍊是她遺失在狼族的那一條太陽項鍊?

如果是這樣,那也很合理,最多讓她不解的是──尼諾是怎麼得到太陽項鍊?一想到伊奈堤見到太陽項鍊的反應,令她不由得大膽猜想兩人是否有串通?不然伊奈堤也不可能會靠太陽項鍊聯想到她是大神巫女的身份,可是尼諾又不太像是會跟敵人合作的人……

不,她不能靠外表來判斷,否則就不會發生馬薩庫的哥哥與異族合作奪取鷹族長之位的事件了。

要是能知道這條太陽項鍊的來源出處,那麼真相就能揭曉了。

一直觀察莫妲兒表情變化的伊奈堤,正打算開口說話時,一名牛族人來到他耳旁竊竊私語。

莫妲兒試著在一旁偷聽,從他們的口氣中隱約得知有不適合公開的人物求見,由於她的偷聽動作過於明顯,伊奈堤臉色微微一變,馬上派那名牛族人將她關進一間房間。

之後,那一整天,莫妲兒就沒見到伊奈堤的出現了。

 

到了夜晚,結束牛族人送來的晚餐後,莫妲兒再度開始繼續呼喚四聖的行動。

「伊格──」

沒動靜。

「沃魯夫──」

同樣沒動靜的結果,讓莫妲兒非常洩氣地坐在床上,望著自己所處的房間,不由得好奇地想,難不成這間房間跟那迷宮有一樣的效果?

雖然同樣產生的頭暈以及胸口的刺痛……但是不知為何,她否決這個想法,或許衪們剛好碰上麻煩事才沒辦法回應她的呼喚,要是她能像今早那樣瞬間移動到阿迪南面前,那該有多好……

念頭才剛閃過,莫妲兒感覺體內湧出一股熱氣,接著眼前開始出現不同的畫面,沒會兒,她看見一處充滿濃濃白霧的……澡堂?

耳旁嘩啦啦的潑水聲引起她的注意,一看,正好看見阿迪南手拿著瓢子,慢條斯理地姚水淋浴。

目光順著水滑落而下,結實誘人的古銅色身軀完美呈現,特別是腰部到那令人想伸手拍打試彈性的臀部,讓看得是目瞪口呆的莫妲兒下意識吞吞口水,絲毫沒發覺自己明顯露出色女的可怕嘴臉。

感受到如此強烈的視線,阿迪南皺眉回頭一看,剛好看見莫妲兒一臉飢渴地盯著他的下半身,頓時他下意識拿起瓢子擋住重要部位避免曝光。

這動作做不到一秒,阿迪南馬上丟掉瓢子,快速衝到莫妲兒面前摟住她的腰,如同早上所做的行為一樣,低頭開始親吻她唇瓣。

可惜,結果不如早上幸運,他沒辦法將身處異處的莫妲兒拉回自己身旁,慶幸的是,他還能觸摸到她半透明的身體,確認她人至少平安無事。

不知阿迪南內心所想的事,莫妲兒現在滿腦子都是他的裸體與自己再度被親吻的害羞畫面,不過,這次怎麼沒像早上那樣瞬間移動?

此時,阿迪南注意到她臉頰明顯紅腫的痕跡,強忍著怒氣問道:「妳被誰打了?」

莫妲兒摸著自己的臉頰:「被牛族長打的。」

聞言,阿迪南神情嚴肅的說:「莫拉克沒保護妳?」

一提到莫拉克,莫妲兒像想起了什麼,慌張的說:「那個……阿迪南,莫拉克和費爾熊神被關在一個很奇怪的迷宮,還有牛族的人在虐待熊族的人,還喝他們的血……」

「別急,慢慢說。」阿迪南趕緊安撫想一口氣說完所有話的莫妲兒。

沒會兒,莫妲兒將自己所遭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阿迪南,只見他越聽臉色越難看,同時露出憂心的神情,讓她有點不安地低下頭,正好對上屬於男人的雄壯象徵。

「啊────!」莫妲兒一邊尖叫,一邊掩面地轉身背向阿南迪,不敢相信自己在那一瞬間,居然將需要打馬賽克的「禁物」詳細記在腦海中,這比自己被看光還要害羞啊!

見狀,阿迪南哭笑不得拿衣服穿上,好沒氣道:「好了好了,不用遮了。」

偷偷瞄了一下阿迪南,確定他穿好衣服後,莫妲兒紅著臉放下手,裝模作樣地咳嗽澄清。

「先說好,我絕對不是故意偷看喔!」

「又不是說不給妳看……反正妳都已經仔細看完了,不是嗎?」阿迪南壞心笑道。

無法反駁阿迪南的話,莫妲兒只好生硬地轉移話題:「好啦,這不重要,那現在該怎麼辦?」

「莫拉克那邊有馬薩庫追蹤,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他的下落,至於尼諾的部份……老實說,他到現在還沒回到熊族。」

「咦?他還沒回去熊族?」

此時,莫妲兒腦海閃過伊奈堤接到牛族人通報的情況,但是她又不確定那個人就是尼諾,猶豫之時,四周忽然天旋地轉,頓時讓她感到反胃不舒服。

沒會兒,眼前畫面恢復正常,她不由得皺眉疑惑剛剛是怎麼回事。

見狀,阿迪南趕緊抬起她的臉仔細端詳,果然不出所料,她的氣色比剛剛還要蒼白,甚至呈現青黑狀態,他明白莫妲兒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而自己卻一點忙都幫不上……

無奈嘆了口氣,阿迪南只能將她擁入懷中,試著平息心中的不捨。

不知為何,莫妲兒現在很輕易知道阿迪南的心情,也明白他是不忍心自己再繼續消耗精神,所以打算要讓自己恢復意識,可是她卻不願就這樣恢復意識,她……害怕自己會永遠見不到他。

正因為害怕,所以她主動抱住阿迪南,想將他的氣味、體溫牢記心中,當作是自己堅強的來源。

可是,一想到牛族的殘忍,她還是不願就這樣恢復意識,忍不住開口哀求。

「阿迪南……我能不能不要醒來……我想待在你身邊……」

阿迪南身子一震,緊咬下唇無法給予答覆,只能用力抱住她,安撫她不安,過了會兒,沙啞道:「等妳恢復意識,我一定會馬上趕到牛族救妳,所以……請等我,好嗎?」

望著眼神痛苦的阿迪南,莫妲兒知道這已經是他最大的退讓,她只好紅著眼眶,默默點頭答應,隨即露出一絲笑容後,整個人消失在他懷中。

失去那柔軟身軀的觸感,阿迪南對自己的無能感到非常憤怒,他明明……明明下定好決定的啊!

望著自己的雙手,阿迪南怒吼一聲,頓時,澡堂傳出巨大聲響,不少趕來一看的人們,正好看見他全身散發出殺氣濃厚的金色氣流,對著早已看不出原來模樣的澡堂進行摧毀發洩。

過了一段時間,阿迪南終於停手,面無表情地注視被自己毀掉的澡堂,轉身向前來關切情況的熊爸道:「你們真的有決心要消滅牛族嗎?」

熊爸訝異了下,隨即臉色一正,認真的說:「我族早已想結束掉這長久的戰爭了。」

「很好。」阿迪南向一旁的馬薩庫和米佧諦使了個眼神,便對所有人大喊,「想追隨我的人,現在就拿起你們的武器,向牛族討回早該屬於你們的勝利!」

聞言,在場的熊族人各個露出驚喜的表情,紛紛向阿迪南大聲宣示──

「吾等誓死追隨大神血脈取得勝利!」

 

盯著陌生的天花板,莫妲兒默默的流著淚水,腦中不斷回想著剛才情景。

她不怨阿迪南,她一點都不怨,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帶給他麻煩了,不管他是否真的馬上趕來救她……她只希望他能夠平安無事,別跟莫拉克一樣為了保護她而受傷。

一想到莫拉克,她就忍不住露出擔憂的神情。

如果她的直覺沒出錯的話,他與費爾之間的契約根本還沒完成,但是她已經不在迷宮裡面了,要是她能夠再像見到阿迪南那樣出現在他們面前,然後討論出下一步解決辦法,那該有多好……

突然胸口一陣刺痛,伴隨而來的是頭痛欲裂的劇痛,彷彿被人拿斧頭劈砍似,幾乎讓她喊不出聲音,只能咬緊牙根祈禱痛楚結束。

往往這種突發的痛楚並不會隨著人的期望而消失,反而會消磨人的意志。

唯有放空一切思緒,才能撐過痛楚的時間。

但是莫妲兒卻在承受痛苦的同時,用著殘存的精神試著將意識飛向莫拉克身上,結果引發更大的負面效果──體內的邪氣瞬間失控湧出來。

事實上,莫妲兒不曉得自己所處的牛族是屬於邪神的勢力範圍內,如同待在邪神所創的迷宮,當她運用屬於里迦瓦大神系統的正向力量時,正負相剋之下,弱勢的一方將會產生反噬的副作用。

因此,讓身處牛族某處的夏德拉察覺到異狀,進而開始展開搜尋邪氣源頭。

當痛楚達到最高點的剎那,莫妲兒感覺到身體變輕了,就像初次見到伊格鷹神和沃魯夫狼神的情況一樣,整個意識脫離了身體,念頭一閃,她來到迷宮,由高處看著疲倦不堪地躺在地上的莫拉克。

當她注意到莫拉克用手摀住腹部的古怪動作時,心驚地來到他身旁,才發現到他渾身都是傷,有些傷口還不斷流著鮮血。

怎麼會這樣?在她不在的期間,莫拉克到底遭遇到什麼事情?

「吾神巫女。」

莫妲兒回頭一看,發現費爾表情有些悲傷的望著她。

「大叔,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莫拉克會變成這樣?」

費爾搖搖頭,垂下眼簾的說:「妳為什麼還要來這?妳不該來的……」

莫妲兒愣了下,無法理解費爾為什麼要這麼說。

「我擔心你們的情況啊!只剩你們被關在這裡,而契約……契約不是還沒完成嗎?我想幫……」

「比起我們的契約,妳的生命更為重要啊!」

生命?

莫妲兒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以極為緩慢的速度,一點一點的崩解,甚至有些部份化為淡淡的細小光芒之後消失不見。難不成……她現在是靈魂狀態?而且還快消失了?

費爾眼裡泛著淚光,輕聲低語,像在對誰懺悔,只有最後一句話是聽得最清楚。

──大人……費爾實在無能為力了。

見費爾那麼難過,莫妲兒卻覺得自己的情況並不如他所說的那麼嚴重,想了想,她決定先搞定莫拉克的傷口,之後的事,再另做打算吧!

「大叔,以我現在的狀態,還可以幫莫拉克治療嗎?」

費爾本來想說些什麼,最後嘆了口氣,來到她身旁指著莫拉克傷勢較為嚴重的腹部。

「他只需要緊急治療這個部位,其他不必擔心。」

聞言,莫妲兒開始動手治療,但是情況卻很不順利,有好幾次在力量快聚集起來時,像被人刻意干擾,瞬間消散,讓一旁觀看的費爾不忍心地別過頭,以防自己一時衝動出手阻止她。

漸漸的,聚集力量的時間耗費越來越長,莫妲兒的氣色也越來越差。

正當費爾看不下去時,一股散發著清新香氣的微風吹起,瞬間莫妲兒手中的力量順利聚集起來,然後壓入莫拉克的腹部之後,全身力氣像是被抽乾,整個人失去意識。

此刻,莫妲兒的身體像失去凝聚的能力,居然快速崩散,就在她快完全化為細小光芒時,四周響起了輕柔的歌聲,接著消散的光芒飄往某個方向,迅速聚集成一顆半金半灰的小光球。

當歌聲停止,一名年約二十五歲,佩戴著細框眼鏡,一頭金偏橘的長髮男子從暗處走了出來。

他瞥了一眼早已驚恐到說不出話來的費爾,來到莫拉克身旁伸手輕輕一揮,一股強勁的風將他的身體捲起,同時,他身上的傷口也漸漸消失不見。

等到傷口完全消失,強勁的風轉為柔和的風,緩緩放下莫拉克的身體之後快速散去。

男子在莫拉克傷口恢復的同時,專注於手中半金半灰的小光球,似乎比起莫拉克的傷,這個小光球的狀況才是最重要的。

看在費爾眼中,他知道眼前的男子正處於生氣的狀態,他卻提不出任何理由解釋,只能低著頭,默默承受心中的自責。頓時,現場除了莫拉克安穩的呼吸聲外,就剩下男子偶爾發出簡短的歌聲。

過了一段時間,手中的小光球終於恢復該有的金色,男子才將目光移到費爾身上。

被這麼一瞧,費爾趕緊垂下頭不敢直視男子。

「……我實在不懂你們到底在幹什麼。」男子眼神冰冷地盯著不敢看他的費爾,「就算她有半覺醒的狀態,你也不該讓她動用到『調和之力』!」

面對指責,費爾只能低著頭,默默接受他的憤怒。

良久,男子不想再指責什麼,他將金色光球收入左耳的耳環,來到莫拉克與費爾中間蹲下。

「記住,你們要是再做出任何錯誤的指示,導致她的靈魂受到無法挽救的傷害,可別奢望我只會索取一個代價,知道嗎?」

費爾怔怔地看著男子,泛著淚光,高興地用力點頭。

見狀,男子忍不住動手揍費爾一拳,嫌惡地瞪著他。

「少用那麼噁心的少女含淚的目光看我,愛哭熊!」

費爾笑笑地摸著被打的頭,「謝謝您,靈王大人。」

「……蠢鷹沒跟你提我現在的名字嗎?」

費爾愣了下,懊惱地拍打著自己的頭。

「看來你被關很久了。」男子望了一下四周的說,「要不是剛好做了結界,以你剛剛那句稱呼,那傢伙不會馬上殺過來才有怪事。」

「靈王大人……」

「乖,記得下次叫我日向忍,知不知道?」

日向忍像在摸寵物似地摸摸費爾的頭頂,而他也很順從地感受被撫摸的滋味。

如果這裡有其他人在場的話,一定會覺得這畫面違和感非常大,臉部表情一定是囧到極點。

見時間差不多,日向忍便起身向費爾道:「你家族長差不多要醒了,契約的部份我也順便解決了,剩下的部份嘛……」

日向忍露出詭異的笑容,向他說了幾句話之後,在費爾驚訝的表情下結束話題。

「費爾明白了,真的非常謝謝您。」

日向忍在臨走前,朝費爾打了個響指,瞬間身體恢復了棕熊的模樣之後,便消失不見。

這讓費爾不禁感動的想──靈王大人果然是個好人!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