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溫柔之下的悲傷

 

「混帳!」

一聲暴怒,引起路過的夏德拉注意,一看,正好看見伊奈堤對著一名跪在地上的牛族人的怒吼。

「不是叫你好好看著她嗎?為什麼過了一夜她就變成這樣!」

「族長……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這分明就是你沒將我的話聽進去!」

「不是的,請您聽我解釋……」

怒火上身的伊奈堤根本聽不進任何解釋,滿腦子思考該如何處置這個人。

「族長,您也知道熊族人的體質是出了有名的強壯,不給暖爐保溫也能在這種季節活得好好的,哪知道她的身體會這麼虛弱啊……」

一聽到熊族人的稱呼,不干涉牛族內部事情的夏德拉想轉身離開,心中卻在這個時候響起了微弱的聲音向他求救,他還沒搞清楚狀況時,嘴裡脫口的說:「伊奈堤,發生什麼事了?」

伊奈堤猛然轉身瞪著夏德拉,沒料到他會剛好經過這裡,瞪了一眼自己的手下,故作輕鬆道:

「沒事,剛好有重要的人質病了,只要請巫醫治療一下就行了。」

聞言,夏德拉也沒多說什麼,正打算離開時,聽到屋內傳來細弱的哭泣聲在哭訴自己的痛苦,頓時讓他的心像被揪住似難以喘氣,這種感覺就像是……她!

察覺夏德拉的企圖,伊奈堤趕緊擋在門口。

「異族長,這是屬於牛族內部的事,你不該干涉。」

「讓開!」

一陣拉扯之下,房門終於被打開了,當夏德拉看清躺在床上的人的面貌時,他整個心都涼了。

蒼白憔悴的面容,乾裂的嘴唇,還有因痛苦而流下來的淚水,都讓他的心陣陣抽痛,但最讓他憤怒的是──她的臉頰有被打過的痕跡!

轉身抓住伊奈堤的脖子,夏德拉怒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異族長,我說過了,這是屬於牛族內部的事,你不該干涉。」

夏德拉忽然全身爆發黑色氣流,語帶殺氣的說:「你將我的巫女搞成這樣,還說我不該干涉?」

「關於這一點,我很抱歉,但是月神的命令我不得不從。」

月神!

夏德拉瞪大著眼,僵持了會兒緩緩鬆開手,散去身上的力量之後,來到莫妲兒床邊坐下。

「月神說了什麼?」

「月神要我將她完全馴服以前,不得將她交給你,也不得舉行儀式。」

夏德拉眉頭微皺,凝視著莫妲兒的眼神也顯得特別深邃,似乎心裡有了什麼打算,沒會兒,低聲吩咐:「馬上派巫醫過來,要是她出了什麼問題,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伊奈堤望了一眼夏德拉,便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

夏德拉輕撫著莫妲兒的臉頰,發覺她的體溫異常冰冷,呼吸的頻率非常少,再這樣下去她會死!

意識到這一點,夏德拉將莫妲兒抱入懷中,並在她耳旁低語。

──我不會讓妳死,絕對不會!

 

不知自己周圍發生了什麼事,陷入昏迷的莫妲兒,只知道到自己非常不舒服。

不但感覺氣溫非常寒冷,連身體像浸泡在冰水中,濕濕涼涼,整個人昏昏沉沉,頭痛欲裂。

鼻塞的情況也很嚴重,逼得她得靠喉嚨呼吸,偏偏喉嚨像被刀子刮過似,光是張嘴就讓她幾乎痛得受不了,這也讓她明白自己又發高燒了。

有好一段時間,莫妲兒覺得自己像被人遺忘,沒有人注意到她的身體狀況,使得原本神智不清的莫妲兒開始胡思亂想,引發體內的邪氣增強她的負面思想,讓她自怨自哀,也起了鄉愁。

──想回家,她好想回家……為什麼她得在這種陌生的世界受苦?

如果在家裡,她就會看見家人在床邊細心地照顧自己。

冷了,就會給她蓋件暖活的被子。

熱了,就會拿冰涼的毛巾貼在額頭上散熱。

要是發燒情況太嚴重,家人就會趕緊帶著她去掛急診,絕不會放任她獨自承受病魔的侵襲。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

身體好難受……真得好難受……有誰……有誰可以注意到她的痛苦……關心一下她呢?

忽然眼前浮現出阿迪南溫柔的面容,莫妲兒忍不住放縱自己的淚水,對著他哭訴身體不適的任性話,希望能從他身上得到一絲關心的話語,但是,他只有默默地聽著她的話語,然後消失在她眼中。

這不禁令她感到心寒,果然……自己只是個被利用的角色。

如果不是聖物手鍊剛好在她身上,阿迪南根本不會理她,也不會管她的死活,反正死了,再換一個人來接受大神巫女認證考驗也行,可是,就算事實是這樣,也改變不了她身體不適的痛苦。

好難受,她真的好希望能從這痛苦中解脫,就算沒溫暖的被子,沒有感冒藥,至少……至少讓她喝個水潤潤喉吧?喉嚨已經乾痛到不行了……

這時,上天彷彿聽見了她的心聲,她感覺到嘴唇被一個軟軟的東西貼上,一股充滿古怪味道的液體滑入口中,這對她來說就像甘露降臨,經過幾次餵喝,喉嚨的痛楚減緩了。

接著,她感覺到身上的衣服被人脫下來,雖然她很想反應一下羞恥心,但因為感冒的關係,羞恥心什麼的全被她暫時丟到角落去了。

直到脫剩下貼身內衣褲,她明顯感覺到對方愣住,沒會兒也跟著脫掉了,然後,她感覺到對方拿著熱毛巾在擦拭她的身體,動作很溫柔,雙手也好溫暖。

不知不覺,她全身放鬆地感受對方帶來的舒適,漸漸的睡著了──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莫妲兒恢復了意識,並感覺到自己正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她正打算睜開雙眼看清對方的樣子時,突然發覺自己的身體異常虛弱,連頭也是沉重無比,更別提自己的眼睛像被黏住似,難以睜開。

這讓她心驚地回想起自己發燒的情況,沒猜錯的話,那正是她處於燒壞腦袋的路途中,不過,記得當時似乎有人餵她喝一種很古怪的東西,然後還幫她擦身體……這應該不是幻覺吧?

想到這,莫妲兒決定睜開雙眼,當她看見熟悉的面容時,心忽然用力一跳,有些不敢相信地伸手觸摸對方的臉龐,想確認是否為自己的錯覺。

霎時,對方睜開雙眼,一雙混濁的金色瞳孔映入莫妲兒眼中,她的心涼了起來。

──不是阿迪南。

清楚看見莫妲兒臉上從喜悅轉變成失望,連身體也跟著緊繃起來,讓照顧她好多天的夏德拉心情頓時不悅了起來。

「我不是阿迪南,讓妳失望了?」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夏德拉,因近距離的注視,她看見他雙眼有著好幾天沒有好好睡覺的疲倦感,眼皮底下都有黑眼圈了,難道,是他徹夜照顧自己?

夏德拉見她似乎注意到自己疲倦的模樣,從失望的眼神轉為尷尬、不知所措時,他暫時決定不跟她計較,主動將她的頭貼近自己懷中,輕聲低語:「妳才剛脫離險境,別想那麼多,好好休息吧!」

聞言,莫妲兒像被說服似,身體不再緊繃,眼皮不知不覺沉重了起來。

在失去意識前,心裡忍不住地想──何時夏德拉失去了讓她恐懼的氣息了?

 

再次清醒時,莫妲兒是在被餵食古怪液體的時候醒來。

當她看見夏德拉放大的臉龐時,才知道自己一直是以口對口的方式喝下藥。

感覺她的醒來,夏德拉卻沒在液體餵完時離開她的唇瓣,反而開始深吻著她,品嘗一直嘗試避開他的霸道入侵的小舌。

沒會兒,莫妲兒發出抗議的呻吟,這才讓夏德拉勉強放過她,垂眸端詳她滿臉通紅的誘人模樣。

被瞧得很不自在,莫妲兒想起身拉開彼此的距離,卻發現身體依然虛弱無力,不由得皺起眉頭,思考自己的身體狀況。

「妳的身體才剛好轉,別勉強自己移動。」

夏德拉不冷不熱的解釋,讓莫妲兒想起之前的疑問,忍不住開口問:「是你一直在照顧我嗎?」

只見他沉默了下,緩緩的說:「對。」

「……」

「妳差點死掉。」

莫妲兒愣了下,瞪大雙眼地望向夏德拉。

「那天妳被伊奈堤關在這裡,那名看守妳的牛族人並不知道妳不是熊族人,所以沒替妳增加暖爐,險害妳凍死。」

莫妲兒蹙著眉,心裡卻是有另一個答案。

記得那晚她的身體狀況並沒有那麼糟糕,而是她見過阿迪南之後,想再見莫拉克的時候引起劇烈頭痛,之後她確實有見到莫拉克,自己也發生了一些事,好像……好像什麼呢?

隱約自己跟死神擦身而過,有個非常熟悉的人救了她一命。

當然,她很肯定那個人絕對不是夏德拉……為什麼她想不起來?

注意到莫妲兒陷入自我思緒,被冷落的夏德拉心情開始浮躁起來,他忍不住抓著她的肩膀,強迫她注視著他。

「我不准妳再想阿迪南了!」

聞言,莫妲兒愕然地說:「我沒有在想他。」

「妳說謊,妳明明就在想他!」

「我真的沒有。」莫妲兒無奈的說。

「從以前就是這樣……大家總是將所有好處往阿迪南那裡送,就連妳也是向著他,明明……明明妳是我先遇到的!」

見夏德拉的情緒開始出現無理取鬧的跡象,莫妲兒不耐煩大吼──

「沒有就是沒有,不要將你的無厘取鬧宣洩在我身上!」

說完,兩人紛紛愣住,一個是訝異自己居然會失控亂發脾氣,另一個則是被她的怒意嚇到了。

夏德拉見莫妲兒似乎還很生氣,而自己也拉不下臉來安撫她,最後,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說:

「我還有事要處理,妳好好休息,我晚點回來。」

看著夏德拉離去的身影,莫妲兒無力地閉上雙眼。

奇怪,她怎麼會忽然情緒化了起來?

一想到剛才夏德拉那副被嚇到的表情,自己……跟他有什麼兩樣?

總覺得這一場病讓她整個人變得很怪,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影響著她,令她難以控制的想發火。

想到這,莫妲兒忍不住拉著被子將自己悶在裡面,鴕鳥心態地想──

就這樣沉睡吧!什麼都不要思考,或許她就不會有種失控的感覺了。

另一方面,走出房間的夏德拉很懊惱自己失控的情緒,同時也很困惑莫妲兒身上似乎有了些奇怪的轉變。

印象中她並不是會用這種態度的女孩,就算不喜歡面對他,至少她本身散發出來的柔和氣息,便足以溫暖他多年來孤獨的心。但是,從那天起見到她,隱約感覺到她體內多了月神的氣息,隨著她脫離險境,月神的氣息也會跟著加重。

月神……到底想將她改變成什麼樣的人?

這時,他看見幾名牛族人匆匆忙忙在伊奈堤的房間進進出出,隨意攔下一人詢問,才知道熊族正在聚集所有兵力,準備向牛族進攻。

夏德拉心一驚,趕緊來到伊奈堤面前,接下信紙之後快速瀏覽,冷笑道:

「阿迪南居然敢帶頭違反里迦瓦大神的規定!」

「根據探子的回報,包含鷹、狼族長在內,正結集兩大部族與熊族會合……看來他們想滅掉我族的意圖很堅定。」伊奈堤微笑的說。

「很好,這正是可以一次打擊他們的時候!」

就在兩人討論該如何應對敵人時,一名牛族人走到伊奈堤身旁輕聲細語之後,他的神情顯得更愉快。

「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夏德拉問道。

「一個小獵物跑掉了,我打算要現在去抓回來,你要一起去嗎?」

夏德拉興趣缺缺的說:「不了,我還得回去照顧我的巫女。」

「是嗎?那我就不送了。」

語畢,伊奈堤離去,夏德拉則是待在原地,眼神複雜地凝望著遠方。

──他,或許該試著放下身段向她道歉吧?

 

──大人……

……巫女大人!

熟睡的莫妲兒,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她耳邊輕聲呼喚,睜開雙眼一看,臉上都是傷的尼諾正好在她面前叫喚。

「尼諾?」莫妲兒訝異的說。

「沒時間了,快點跟我走!」

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莫妲兒,被著急的尼諾連忙拉起,由於身體尚未完全恢復,一個不注意整個人跌落床下,這讓尼諾嚇得趕緊攙扶她。

「妳怎麼會變成這樣?」

莫妲兒苦笑的說:「這是發高燒的後遺症……」

「不管了,趁現在他們被我引到其他地方,妳快跟我離開這裡。」

一聽到可以離開,原本應該高興的莫妲兒忽然遲疑了,看到尼諾臉上的傷痕及行動不便的模樣,不禁令她卻步的想,他到底冒了多少危險前來救她?

如果多了她這個累贅,一定會增加尼諾的負擔,要是途中遇見牛族人,尼諾的下場一定會跟她所見的熊族人一樣……不……她不要這樣,她不要再一次……

「失禮了!」

還沒會意尼諾的意思,莫妲兒一下子被他橫抱了起來,隨即往外奔跑。

一離開房間,昏暗的夜色上高掛著上弦月,莫妲兒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很輕鬆,就連心情也不再有憂鬱遲疑的現象,當下,她要求尼諾放自己下來行為,減少他的負擔。

逃跑的路上看見了不少橫躺在地上的牛族人,她猜想這可能是尼諾來找她的時候擊倒的,直到他們逃進較隱密的樹林之後,才暫時停下腳步喘口氣。

這時,尼諾眼神有些古怪地偷偷瞄著莫妲兒,似乎有話要說。

莫妲兒想了想,決定先開口詢問腦中優先出現的疑問。

「尼諾,你怎麼知道我被關在這?」

「我……聽到了一些消息。」

「消息?」

尼諾躊躇的說:「巫女大人,妳能原諒我先前對妳態度不好以及害妳被抓來牛族的過錯嗎?」

莫妲兒愣住,原來尼諾真的跟牛族有勾結,只是看他滿身是傷,加上態度的轉變,或許他被牛族欺騙的可能性也很高,想到這,她無奈的說:「事情過了就算了,你別在意。」

不料,尼諾卻沉默了會兒道:「妳……果然不是那位主部貴族的大神巫女。」

莫妲兒心驚地瞪著尼諾,他是從哪個語病抓到她並不是娜雅的證據?

「算了,這也不重要。」尼諾苦笑的說,「現在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不然妳的心智會被伊奈堤控制,甚至企圖將妳變成……」

話還沒說完,原本全神貫注的莫妲兒忽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冰冷氣息,她臉色一變,趕緊摀住尼諾的嘴,不讓他繼續說話,此時,遠方傳來了幾道火光,隨著越來越接近的聲音,讓終於聽清楚對話內容的兩人冒出了一身冷汗。

原來是夏德拉發現了莫妲兒的失蹤,正憤怒的招集牛族人一同找尋她的下落,而伊奈堤則是帶著另一群牛族人來找尋尼諾的下落。

頓時,莫妲兒腦海中浮現出夏德拉那時無厘取鬧地宣洩自己的心聲──

從以前就是這樣……大家總是將所有好處往阿迪南那裡送,就連妳也是向著他,明明……明明妳是我先遇到的!

回過神,那股屬於夏德拉的冰冷氣息又更接近自己許多。

莫妲兒恐懼的想,以自己的身體狀況要逃離夏德拉的追捕實在太困難了,要是讓他看見帶走自己的人是尼諾,說不定會出手殺了……不行,她不能害尼諾死掉!

他的年紀還那麼小,還有許多美好的時光等著他去體驗,如果她留下來擋住夏德拉,或許尼諾就有機會逃走,說不定還能跟阿迪南求救……

想到這,她不禁露出了苦笑,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想留下來,換作是以前,她一定不會放棄任何機會逃離夏德拉……果然是被那句「明明妳是我先遇到」影響了決定,是嗎?

「尼諾,看來我們沒辦法再聊下去了。」

「知道了,那我們快點趕路吧!」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道:「尼諾,對不起,我想,我不能跟你走了。」

尼諾不解的說:「為什麼不能一起走?」

莫妲兒推著尼諾:「別問為什麼,快回去跟阿迪南回報情況,我會在這裡等你們來救我。」

「我不能丟下妳在這,趁他們還沒找到我們,我們可以從另一條路離開。」

莫妲兒搖搖頭的說:「太遲了,我們已經被發現了。」

「妳……」

忽然間,莫妲兒將尼諾護在身後,目光直視著某個角落。

「夏德拉,我求你放過尼諾好嗎?」

聞言,尼諾正好看見夏德拉從暗處緩緩走了出來,見他一臉殺意,彷彿在盤算該如何料理帶走他的巫女的人,這讓初次見到夏德拉的尼諾訝異不已。

異族長居然跟大神血脈長得一模一樣,就連眼睛也是金色……天啊,大神血脈居然有兩個!

兩名大神巫女,兩名大神血脈,還有伊奈堤所提到的大事……

意識到這一點,尼諾本能的顫抖了起來,如果他真的讓莫妲兒留在這裡,那麼他將是毀掉這世界的最後推手……不行!他絕對不讓她留下來!

「你膽子還真大啊,居然敢帶走我的巫女。」夏德拉冷笑的說,右手還不忘聚集黑光球。

尼諾企圖將莫妲兒護在身後,卻反被她堅持護在身後。

「夏德拉,我不准你對尼諾出手。」

夏德拉微瞇著眼道:「妳連這種人也想保護?」

「快答應我不對尼諾出手,否則我不跟你回去。」莫妲兒語氣堅定的說。

夏德拉上前想將她拉入自己懷中,卻被她俐落地閃避,這讓他冒出了怒火,語氣卻是異常冷靜的說:「不管怎麼樣,妳就是要跟我作對?」

「我沒有,只要你肯放過他,我一定會很順從留在你身邊。」

事實上,莫妲兒很害怕夏德拉不甩她的請求直接殺了尼諾,所以她只能賭他願不願意相信自己。

兩人互視了良久,夏德拉終於妥協地散掉手中的黑光球,他伸手要將莫妲兒拉到自己身旁時,尼諾忽然將她拉到自己身後,不讓他觸碰到莫妲兒。

「尼諾!你這是幹麻什麼?」莫妲兒驚恐地喚道。

「我不能丟下妳一個人離開,不然妳真的會被……」

莫妲兒慌張地喚了他一聲,趁著夏德拉看不見的死角下輕聲細語。

「尼諾,以我的身體狀況只會連累你,如果你真想救我,那就快點回去找阿迪南,不然你再繼續待下去,真有可能連最後逃命的機會都失去了,這麼一來,就沒有人可以救我了。」

「可是……」

「別可是了,我的命就靠你了!」說完,莫妲兒跑向夏德拉,雙手還不忘主動拉住他的手臂,邊拉邊說,「我們走吧!」

夏德拉微瞇著眼,似乎在判斷她是否真心想跟他回去,沒會兒對依舊留在原地的尼諾道:

「看在她的份上我就放過你一馬,如果你敢再回來,我就將你送給伊奈堤。」

聞言,尼諾暗自握緊拳頭,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之後,轉身離去。

直到看不見尼諾的身影,莫妲兒才鬆了口氣,正準備放開夏德拉的手臂時,他忽然反用力擁住她,不讓她離開自己,她不解地抬頭一看,當場怔住。

「我很高興妳不再拒絕我……願意留在我身邊。」

莫妲兒心情有些複雜地垂下頭,任由夏德拉抱她回牛族。

一想到他露出那種深情喜悅的表情,她的心……莫名湧出了罪惡感。

難道,她做了不該做的選擇嗎?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