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月神巫女

 

回程的路途中,夏德拉不時低頭看著陷入沉思的莫妲兒。

看著她那時而糾結,時而不知所措的表情,讓他原本放下心中石頭的心情,再度不安了起來。

夏德拉像是在確認似,問道:「妳不會離開我吧?」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不太確定的說:「應、應該吧……」

夏德拉眉頭一皺,不滿的說:「為什麼不給我肯定的答案?」

不知道該找什麼理由,莫妲兒只好低頭沉思不語。

見狀,夏德拉停下腳步,盯著莫妲兒道:「妳是在騙我嗎?」

「呃?」

「妳在想著該怎麼回到阿迪南身邊,是吧?」

莫妲兒愣了下,喃喃的說:「我……沒有。」

夏德拉直覺認定她就是在想阿迪南,話越說醋意越重。

「妳明明是屬於我的巫女,為什麼總是要想著阿迪南?他到底有什麼好,會讓妳不顧一切犧牲自己去成全他和他的巫女在一起?」

莫妲兒微張著嘴,有點逃避心態的說:「我才沒有犧牲自己……」

「妳有。」夏德拉不容她逃避的說,「妳一直都是這樣護著阿迪南。」

莫妲兒緩緩垂下眼簾,看似鎮定,事實上卻是被戳破了心事,使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

奇怪,她的心跳幹麻跳那麼快?想了想,莫妲兒忍不住望向夏德拉,感覺他現在的狀態似乎可以好好談一談,便要求他將自己放下來。

「我很想知道,你到底看上我哪一點?」莫妲兒蹙著眉的說,「沒記錯的話,你應該知道我不是大神巫女,為什麼你會堅持說我是你的巫女?」

聞言,夏德拉微揚著嘴角,輕撫她的臉龐道:「那是因為只有妳……能跟我共鳴。」

「共鳴?」莫妲兒不解地望著他。

「就是這個。」

夏德拉牽起莫妲兒的手,忽然一股與阿迪南相似的電流竄入體內,使她下意識抽回自己的手,驚訝地望著他。

「我曾試過阿迪南的巫女,可惜她與我的共鳴非常差,但是妳卻在那天跟我不經意的碰撞,帶給我強大的共鳴,所以妳是我的巫女。」

莫妲兒困惑的說:「可是……我不記得有碰撞過你啊。」

夏德拉別過臉,表情有些古怪的說:「那時候妳在逃命,並沒有注意到我。」

逃命……莫妲兒低頭努力回憶,想了一段時間,腦海才浮現一個畫面。

那是她剛來到這個異世界時,為了逃命而跑進小巷子,而那唯一一次撞到人,正好是一對男女在進行──熱吻行為,之後,她正式遇到夏德拉的時候,正好是她第一次爬牆遇到阿迪南的地方……

頓時,莫妲兒終於領悟到夏德拉為什麼會說他先遇到她的話了。

那種錯過的相遇,根本不算是相遇,偏偏被認定自己比阿迪南先找到她,看來想勸他改觀的機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再說,他所謂的共鳴,在當時的情況是她與阿迪南的共鳴較為強烈,和夏德拉的共鳴反而是單方面的共鳴,她根本沒感覺到那股電流,只是……為什麼現在才有共鳴?

感覺上,打從她吸收了米佧諦體內的負面氣息,她對夏德拉的恐懼感越來越微弱。

雖然夏德拉身上冰冷的氣息依然存在,但是她已經不再有抗拒他的心理,這讓她有些不安……

不知莫妲兒在想什麼,夏德拉眼珠子一轉,忽然牽起她的手,邊走邊說:「老實說,我很擔心妳的身體狀況。」

……並不止只有你擔心,她也很擔心自己身體異常。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妳的身體快速恢復。」

莫妲兒眉頭微蹙,覺得這句話有點耳熟。

「什麼方法?」

「妳得先同意,我才能告訴妳方法。」

有陷阱!

莫妲兒充滿警戒問道:「這方法……該不會是像上次要求陪同認證的意思是一樣吧?」

夏德拉眼神微動,搖搖頭的說:「我只不過是想徵求妳的同意,免得過程要是讓妳太不舒服,怪我沒事先提醒妳。」

莫妲兒微瞇著眼,根本不相信那方法會像夏德拉說的那麼簡單。

「同意,或不同意?」夏德拉再問一次。

莫妲兒思索片刻,小心翼翼的說:「我可以不同意嗎?」

「不行。」

……那你徵求同意是問爽的嗎?莫妲兒忍不住在內心大聲吐槽。

夏德拉深怕莫妲兒真的當面拒絕,忽然加快腳步,直往另一個方向前進。

沒會兒,他帶她來到一間有人看守,並且不斷散發出古怪氣息的獨棟石屋前,當她看見房門正上方刻著黑色月亮,四周寫滿古怪的符號,她忽然很不想踏進裡面。

直覺上,這跟熊族聖地所見到異族祭物有同樣氣息,說不定裡面就是某種儀式專用房間,如果她踏進裡面,總覺得會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脆弱,如同待在迷宮與那間房宮的感覺是一樣的。

偷瞄那些看守的牛族人,莫妲兒小聲的說:「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專門與月神溝通的祭祀室,是近日才建設完成。」

聞言,莫妲兒馬上掙脫夏德拉的手,本能地退後遠離石屋。

見狀,夏德拉疑惑道:「怎麼了?」

莫妲兒搖搖頭的說:「我不要進去。」

「為什麼不要進去?這裡是特別為妳設置,是能幫助妳恢復健康的房間。」

「不……」莫妲兒抗拒的說,「我寧可回到先前的房間,也不要進去那裡面!」

說完,莫妲兒轉身逃跑,腦海中更是憶起尼諾那句關鍵話語。

現在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不然妳的心智會被伊奈堤控制,甚至企圖將妳變成……

一想到那句沒聽完的部份,莫妲兒整個人非常懊惱。

她到底有什麼樣的能力可以讓四聖及其他人這麼需要?甚至想控制她的心智以便成為什麼?

回過神,夏德拉已經搶先跑到莫妲兒面前,並趁著她來不及反應,順勢將她擁入懷中,接著右手觸摸著她的腰椎,黑光一閃,便看見她忽然癱軟地依靠他身上,露出暈眩不適的表情。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莫妲兒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穩住無力的雙腳,她抬頭望向夏德拉,卻發現自己看不清他現在的表情,只知道他那雙混濁的金色眼睛隱約散發著異樣光芒,使得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感受懷中人兒的顫抖,夏德拉輕輕一笑,異常溫柔的低語:「別怕,我又不會傷害妳。」

莫妲兒恐懼地搖搖頭,她寧可他表現出瘋狂的模樣,也不要他用這種令人猜不透的態度面對她。

想到這,莫妲兒用力推開他,頓時整個人跌落地上,也不放棄掙扎地想遠離夏德拉。

夏德拉居高臨下地注視莫妲兒的一舉一動,輕喃道:「果然……」

沒來得及聽清楚他的話語,莫妲兒被他粗暴的扛在肩上,直往月神祭祀室前進。

早已看見兩人異狀的牛族看守人,神情有些緊張地與夥伴對望了一眼,便向夏德拉恭敬地行禮。

「異族長特地來此,請問是有什麼事?」

「我要進行儀式。」

聞言,牛族看守人有些為難地瞄了莫妲兒一眼,婉轉拒絕。

「很抱歉,族長曾說過祭祀室還不能使用,所以……」

「讓開!」夏德拉態度強硬地將其中一名牛族人推到一旁,作勢要進去裡面。

見狀,牛族人也不客氣地進行反抗,卻沒想到率先預料這一點的夏德拉出手將他們定住,只能乾瞪著眼看著他們進去裡面。

被扛在肩上的莫妲兒,看準時機伸手抓住其中一名牛族人的手臂,打算利用對方來拖延時間。

可惜,一下子被夏德拉扯掉她還沒抓穩的雙手,直往室內踏入。

才剛穿過門,莫妲兒瞬間感受身體陷入了冰冷之中,眼前瀰漫著漆黑的黑色氣體,猶如熊族聖地所見的情況相似,只是室內昏暗的光線加上黑色氣體讓她成了盲眼瞎子。

突然間,她被丟往一處半軟不硬的地方,接著一股重力將她壓制住,不讓她有機會逃走。

曾被推倒壓制不少次的莫妲兒當然清楚對方的企圖,她奮力掙扎,直到夏德拉對著她的胸口輕輕一搓,身上所有力氣頓時喪失。

此時,她感覺到衣服被人用力拉扯,布料撕裂的聲音陣陣響起,沒會兒,全身赤裸地暴露在冰冷空氣中,害得她身體不由自主地雞皮疙瘩顫抖。

注意到她怕冷,夏德拉輕聲道:「再忍耐一下,待會妳就不會冷了。」

聞言,莫妲兒忍不住瞪大雙眼,雖然看不見夏德拉的位置,但是她從他脫衣服的聲音及剛才那句話來判斷,很明顯,夏德拉正準備對她……不、不要,她不要遇到這種事!

當對方高燙得嚇人的赤裸肌膚觸碰到自己時,莫妲兒忍不住害怕地哭了起來。

「不要……我不要……」莫妲兒哽咽的說,「我求你……別做我不願意的事。」

夏德拉輕輕拭去她的淚水,輕吻她的唇瓣,親暱地與她的鼻尖互相觸碰之後,輕聲低語:

「這都怪妳不好,只想逃離我回到阿迪南身邊。」

「我沒有……」莫妲兒搖頭的說,「我只是不想進來這裡……這裡讓我很痛苦……」

夏德拉輕笑道:「說謊,這明明是能妳快速恢復健康的最佳場所,怎麼能說是痛苦?」

「我沒有說謊……如果這裡真能讓我恢復健康,為什麼從我進來這裡開始,身體的體溫不斷下降,甚至整個視力喪失,就連你現在露出什麼表情,做什麼樣的動作,我都看不見啊!」

莫妲兒雖然苦苦哀求著,但是她內心卻很明白以前所遇到的奇蹟,已經不會再出現了。

這次,她真的逃不過最不想遇到的事了……

夏德拉蹙著眉思考莫妲兒話中的真實性,心中更是有聲音對他說:她的話是對的,趁現在還沒執行儀式,還能挽救彼此之間的感情,要是真強迫了她,恐怕再也沒機會可以得到她的心了。

就在他快被心中的聲音說服時,莫妲兒胸口的太陽項鍊忽然發出淡金色光芒,像是在保護她,自動形成了一道透明牆,隔絕夏德拉對她的觸碰。

這樣的結果,使得原本勸他放棄的聲音瞬間被他忽略不聽,決意執行儀式。

夏德拉運起力量突破太陽項鍊的保護,並且用力將項鍊扯斷丟到遠方角落之後,在她耳旁輕喃了些話語之後,不顧她的強烈抗拒,決意進行他早已想進行的事情──

同一時間,身處於熊族的阿迪南怔怔地看著地上的太陽圖騰圍巾,雖然圍巾掉落地上並不是件稀奇的事,但是他直覺反應莫妲兒出事了!

同樣碰上相似情況的馬薩庫,則是一臉愣傻地看著鬆脫的幸運帶,好像它會掉落是非常神奇的事情,因為他很清楚這條幸運帶所綁的是死結,就算刻意鬆解它,也不可能消除曾打過死結的痕跡。

想到這,馬薩庫不太確定心中所想的答案,臉色擔憂地拿著幸運帶來到阿迪南身旁。

阿迪南神情凝重地盯著圍巾及馬薩庫手中的幸運帶,緩緩的說:「她的氣,消失了。」

馬薩庫倒抽口氣,語氣微慌的說:「那巫女大人……」

阿迪南皺緊眉頭地閉上眼,試著去感應莫妲兒的氣息。

這時,米佧諦匆忙地跑了過來:「尼諾回來了,但情況很不樂觀。」

阿迪南猛然睜開雙眼,不等米佧諦繼續說下去,直往尼諾所在地前進。

踏入石屋一看,尼諾一臉焦急地向熊爸及其他人解釋什麼,卻沒有人相信他的話,直到他見到阿迪南,彷彿見到救星般,馬上衝到他面前大喊──

「大神血脈,你一定要現在去救巫女大人,否則一切都來不及了!」

阿迪南眼神微動,故作鎮定的說:「冷靜一點!」

「沒時間冷靜了!再不去救巫女大人,她真要成為月神……邪神巫女啊!」

聞言,阿迪南整個臉色都白了,這讓在場熊族人為之一震,實在不太相信自己所見。

大神血脈居然相信這種荒唐的事情!

一旁的馬薩庫同樣臉色蒼白,忍不住開口道:「王,該不會剛剛巫女大人已經……」

米佧諦見兩人似乎知道了什麼,對尼諾道:「快把你所知道的事說出來!」

沒料到能得到這樣的反應,尼諾反而愣住,但是一想到莫妲兒為了保護自己可以安全離開,不自覺地抿嘴,深吸一口氣之後,才說出事情經過──

 

在祭祀室外面被定住身體的牛族看守人,忽然感覺到困住自己的力量消失了。

本來想進去祭祀室查探情況,但是當他們來到門口,身體本能地拒絕踏進室內,他們面面相覷,當下決定向牛族長通報此事。

得知夏德拉強制執行儀式的伊奈堤,匆忙趕到祭祀室。

當他踏入室內,強烈的寒氣直撲而來,隨即看見驚人畫面。

莫妲兒全身赤裸地背向伊奈堤,垂著頭站在繪有黑月圖騰的軟墊中央。

不知從哪來的風,將她披散的長髮吹得向上四處飄揚,卻很巧妙的擋住她的臉龐,讓人一時之間看不清她現在的表情,同時,她渾身沾滿著血跡,不斷散發出令伊奈堤打從心裡發毛的詭異氣勢,低頭望著躺在地上同樣赤裸著身體,全身佈滿清晰可見的可怕傷口,看似死亡的夏德拉。

意識到這一點,伊奈堤有些緊張地觀察夏德拉,剛好看見胸口微微起伏,這才稍微鬆了口氣,幸好只是重傷昏迷不醒罷了。

這時他瞄到夏德拉的身體流出來鮮血,像是被某種力量吸引朝四周擴散,他才驚覺到整個祭祀室被人用鮮血繪滿了奇怪的符文,卻跟太陽圖騰及黑月圖騰有相似的原理構造就像──星之圖騰。

此時,莫妲兒像是剛發現伊奈堤的存在,緩緩轉頭望向他。

就在彼此目光交會的剎那,伊奈堤瞬間全身冒出了冷汗,整個人完全不敢亂動。

事實上,伊奈堤並不是真的恐懼莫妲兒,而是他從未見過任何一人在露出空洞的眼神時,還能擁有如此攝人心魄的氣勢!更重要的是,她的雙眼,竟然發出淡金色的光芒!

這是怎麼回事?眼睛能散發出金色光芒的人不是只有大神血脈嗎?為何連她這種假冒的大神巫女也能擁有這種光芒?

莫妲兒緩緩轉身面向伊奈堤,赫然發現她的胸口居然出現了黑月印記!

伊奈堤不由自主驚訝地想:原以為刻印儀式失敗,想不到夏德拉強行舉行儀式的結果,幸運避開了月神所說的「失敗」。

當下,伊奈堤跪趴在她面前,恭敬地喊道:「伊奈堤拜見月神巫女。」

才喊沒多久,一股強勁的力量將他整個人撞飛一旁的原柱。

仔細一看,原來是莫妲兒伸出右手對著伊奈堤做出陷的動作,面無表情地盯著他。

沒會兒,莫妲兒微偏著頭道:「你也是來強迫我的嗎?」

伊奈堤強忍著漸漸加重壓製身體的力量,疑惑道:「……什麼強迫?」

「你是跟他一樣來強迫我做不願意的事嗎?」

莫妲兒垂下眼簾地重複,手中的力量更是加重幾分。

伊奈堤感覺自己全身骨頭已經有裂開的跡象,情急之下大喊──

「我們並沒有要強迫您!反而非常需要受到您的幫助啊!」

莫妲兒眼神露出一絲茫然與不解,盯了他好一會兒才收起力量,在他摔落地面時,伸手輕觸著自己胸口唯一的黑月印記,目光盯著昏迷不醒的夏德拉。

「說謊,你明明是因為看見那個人將不屬於我的印記刻在身上,才說需要我……」

如此天真的口氣,卻一針見血戳破伊奈堤的心態,令他一時間真不知該如何接話,加上本能不斷發出強烈警告,面對個性捉摸不定且擁有異常強大力量的人,他絕不能按照平常說話態度去應答。

不知不覺,他對她的敬畏程度,已經達到面對月神同等心態了。

「實在非常抱歉,迫於族內即將逼近的戰事,才會對您做出如此不敬的大罪,請您見諒。」

聞言,莫妲兒像是觸動了什麼,原本淡金色的雙眼,開始轉變成深紫色,情緒上也有了變化。

「你說……戰爭?」

見狀,伊奈堤趕緊解釋:「是的,與我族對敵的熊族居然破壞里迦瓦大神規定,夥同大神血脈及鷹、狼二族企圖殲滅我族,不想想我族是為了爭取應有的資格,才迫與熊族對敵,面對如此強大的勢力,異族長逼不得已對您進行刻印儀式。」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問道:「你是什麼族?賭上全族冒險爭取的資格又是什麼?」

「我族為牛,是原本應該繼承里迦瓦大神土元素之力的部族。」

「喔……原來是地牛啊。」

莫妲兒很自然地說出牛族應該有的稱呼,卻引來伊奈堤目瞪口呆的反應。

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是在月神口中得知,為什麼她會說的如此理所當然?是因為成為月神巫女的關係?不,應該不是這樣……為何對她的感覺,越來越有面對神明的氣勢?

「既然被不符合資格的熊族奪走了土元素之力,還召集人馬要來滅掉牛族……」莫妲兒綻放出天真無邪的笑容,歪著頭的說,「那與我有何關係?」

伊奈堤怔了下,低頭的說:「確實與您無關,但是我們需要您……」

「需要我?呵,我只是有一個人,根本沒辦法打過那一大群人,你會不會把我想得太厲害了?」

伊奈堤忽然靈光一閃,小心翼翼地提議。

「您什麼事都不用做,只要出現在他們面前,挫挫他們的銳氣,自然就能幫助到我們。」

莫妲兒思索片刻,似乎覺得這樣的方法挺不錯,便爽快答應伊奈堤的提議。

鬆了口氣,伊奈堤這才意識到全身冒著冷汗,使得他感到氣溫變得更寒冷,目光移向全身赤裸的莫妲兒,忍不住開口:「您……您不冷嗎?」

莫妲兒像是剛注意到這個問題,朝胸口黑月印記附近輕輕一抹,一道刺眼的火紅光芒一閃而過,黑月印記周圍多了一圈火焰般的印記。

「不冷了。」

「……」

緊盯著那圈赤焰印記,伊奈堤心裡雖疑惑,但是他還是解下身上的披風,溫柔地披在她身上。

這時,伊奈堤無意間瞄到她的大腿內側居然有血跡!

他不由自主地望向不遠處的夏德拉,心想:難道是因為奪走她的初夜,才使得儀式成功?

不對,如果他真的奪走了巫女的初夜而使儀式成功,那麼本身容器的個性不會有太大的轉變,但是眼前的女孩不但個性整個大轉變,散發出來的力量也超乎想像,不太像是巫女應該有模樣……

頓時,他想起月神所說的關鍵話語──她不用等到滿月之夜的到來,就可以舉行儀式。

難不成她還有另一個未知的身份?

本來還有點恍神的莫妲兒,順著伊奈堤的目光低頭往自己下半身一看,表情瞬間大變,像是意識到什麼,馬上抬頭四處張望。

出乎意料,當她看著四周用鮮血繪滿了奇怪的符文,再看見躺在地上的夏德拉時,整個人抱頭崩潰尖叫,彷彿剛才所發散出來的氣勢全是幻覺,現在的反應才是真正的莫妲兒。

見狀,伊奈堤立即動手擊暈她,以防她做出更危險的事情。

看著昏迷的兩人,伊奈堤皺眉向室外待命的人叫了進來,簡單交代完夏德拉及祭祀室的後續處理之後,他便抱著莫妲兒離開。

他心裡盤算著,見她的精神狀況還不穩定,應該能利用這個空隙來彌補先前沒進行的「調教」,再怎麼說,他可不能讓珍貴的「月神巫女」受到任何一點閃失,要是惹來月神不滿,他好不容易要完成的夢想可能會消失──

 

「……所以邪神故意奪走大神巫女,除了讓里迦瓦大神沒辦法進行附神降臨實施百年之初儀式以外,還要利用大神巫女的容器優勢,轉化成邪神專屬的巫女,這就是他們的月神巫女計劃。」

聽完尼諾的敘述,阿迪南原本慘白的臉色恢復正常,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扯出一個談不上是笑容的表情,輕喃道:「呵,原來這就叫月神巫女計劃……」

米佧諦怒道:「難道夏德拉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明明自認自己是大神血脈,偏偏做出來的行為卻是增加敵方邪神的力量,這會不會太可笑了!」

說到這,米佧諦燦爛的藍眼化成赤紅,渾身更是散發著火熱氣流,讓不少人退後遠離他。

「冷靜一點!」馬薩庫勸道,「在場最有資格生氣的人是王,別將你的怒火波及到其他人。」

聞言,米佧諦馬上揪住阿迪南的衣領,露出尖銳的虎牙怒吼:「你為什麼不生氣?她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嗎?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重要』,那麼我將視你放棄她,絕對不會讓你有機會碰觸到她!」

「米佧諦!你怎麼可以這樣對王無禮!」馬薩庫大聲斥責。

「我這是在替莫妲兒表達不滿!」米佧諦一改「巫女」的稱呼,反瞪著馬薩庫,「你應該明白,就算她特殊到能夠擁有我們的印記,也不代表她可以無視那條規則!」

此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不太明白米佧諦所指的「規則」是什麼,反倒是馬薩庫和阿迪南聽到這段話,臉色變得很難堪。

這時,一旁沉默的熊爸向族人開口解釋:「這是只有族長之間才知道的事情。如果有人搶在大神血脈之前奪走巫女的初夜,那麼巫女絕對會失去大神巫女的身份!那麼,身為邪神代表的異族長奪走了巫女的初夜,或許月神巫女計劃真有可能成功。」

「那可不一定。」

一句反駁的話語,眾人驚訝地望向門口的人。

「姆魯拉爾大人!」尼諾一見到莫拉克,不顧自己身上還有傷,情緒激動地撲向他,「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聽信伊奈堤的話,害了您和巫女大人……」

莫拉克拍拍尼諾的頭:「別自責,我倒是該感謝你才對。」

尼諾一臉疑惑,實在無法理解他犯下這麼嚴重的罪,卻是得到「感謝」的回禮。

阿迪南仔細打量莫拉克,發現並沒有莫妲兒形容的那副慘狀,不禁好奇的問:

「你是怎麼逃出那座迷宮?」

莫拉克神秘一笑:「這說來話長,先討論該怎麼呼喚小姐才是最要緊的事吧!」

眾人滿臉困惑,由於話題過於機密,莫拉克只留下阿迪南、馬薩庫、米佧諦及熊爸,剩下的就請大部份的族人離開。

這時,莫拉克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著阿迪南的身體,眼神中隱約透露著詭異的笑意。

如此明顯的動作,阿迪南瞇起雙眼道:「你在打什麼主意?」

莫拉克笑了笑,繼續保持打量的動作道:「沒什麼,只是在評估老兄是否能完成費爾熊神所說的『祭舞』罷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錯愕瞪著莫拉克,阿迪南更是蹙眉質問:「你在說什麼祭舞啊?還有,你能聽見費爾熊神的耳語?」

「之前可以,現在已經聽不見了。」莫拉克有些惋惜的說,「費爾熊神還說小姐因為夏德拉錯誤的刻印儀式,造成她體內的『調和之力』失控,如果不趕快平息失控,她將會是最危險的敵人。」

「調和之力?」阿迪南望向其他人,大家一樣對這個新詞感到困惑與不解。

莫拉克刻意忽略眾人的疑惑,一臉正經的說:「總之,費爾熊神要求老兄盡快進行儀式,呼喚小姐降臨。」

阿迪南沉默了下,反問:「這真的有用嗎?莫妲兒只是個巫女,並不是神明!」

早預料會有這種回答,莫拉克不慌不忙地將費爾熊神的解釋搬出來使用。

「費爾熊神說過,雖然小姐並不是神明,不過以她現在的狀態足以受到儀式的影響,只要老兄遵照費爾熊神所指示的『祭舞』進行儀式,才能成功呼喚小姐的降臨。」

「……慢著,為什麼一直強調要我跳祭舞?」阿迪南隱約感覺到一絲不祥的預感。

「因為小姐身上有老兄的印記呀!」莫拉克理所當然的說。

「那他們呢?莫妲兒身上也有他們的印記啊!」阿迪南指向馬薩庫與米佧諦。

莫拉克輕笑一聲,搖頭的說:「老兄,你這樣不就承認他們是小姐的夫婿了?」

「……」

被莫拉克堵得說不出話來,阿迪南只好勉為其難同意親自進行儀式,接著才開始認真討論該如何攻下牛族──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