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名為「戰帖」的傷痕

 

位於莫妲兒的意識深處裡,佈滿了破碎的古怪符文,以及滿地鮮血與殘缺的肢體。

一幕幕赤紅的畫面,讓置身於景象中央蹲抱著頭,不願看見這一切的莫妲兒快速閃過。

──可惜阻擋不了幾乎令人心寒恐懼的悲鳴聲。

哭鬧的女童聲及成年女子痛苦的尖叫,伴隨著男人猥褻與怒罵,那是人性最黑暗的悲劇戲碼,直到她聽見被害者的話語,像想起了什麼,鬆開一直幫助自己逃避的雙手,決定試著去面對一切。

當她睜開雙眼,看見那些符文及殘忍不堪的血腥畫面,腦海瞬間陷入混亂,景象也開始出現她與夏德拉在祭祀室所發生的片段畫面。在看見全身赤裸的夏德拉將她壓至身下的剎那,悲傷痛苦的情緒湧出心頭,為什麼……她還得看到這種畫面?

此時,莫妲兒的身旁破碎的古怪符文發出閃耀的銀色光芒之後消失不見,頓時深鎖在記憶底層的可怕回憶瞬間占據整個腦海,淚水更是止不住地拼命滑落。

她終於想起來了,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害怕看見血腥畫面了,那是發生在年幼時,曾遭受到壞人綁架的惡夢。

小小的房間,關滿了同樣被綁架的幼童及少數幾位大人,而她被主導一切的男人關在鐵籠裡,被迫看著他們的殺人遊戲,不管是凌遲或是姦殺,幾乎可以想像出來的殘忍手段,一一呈現在她面前,就算閉上了雙眼,也抵擋不住令她痛苦的慘叫聲。

當她明白那些人的死,全是要引發出她所謂不可能存在的未知力量時,瞬間理智線斷裂,也失去了意識,隱約之中,她似乎在進行一件無法控制的事情,直到意識恢復,自己已經站在血泊之中,低頭直視地上難以辨識的肉塊,同時,整個房間繪滿了由鮮血所繪下的古怪符文。

──如同在月神祭祀室所見的符文一模一樣。

這讓莫妲兒又陷入了混亂,為何當時那些壞人會變成那樣?就連夏德拉……也死了,而她對自己能夠再次見到那些古怪的符文,居然產生了倍感親切的心情,難道她真的不是普通人?

不……其實她早就懷疑過了,不是嗎?

在還沒被綁架以前,她早已察覺到體內藏有難以解釋的力量,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她知道,那股力量並不會危害到任何一個人。

那是能讓任何衝突消失的力量,無論是吵架或是暴力衝突都有效,但也只有瞬間罷了,並不能說每一次都能成功,沒想到會有人看上那股力量,甚至強迫她運用在不好的地方……結果,她失控了。

就算她沒有那時候的記憶,她也明白那些人的死跟自己脫離不了關係,那麼她跟那些任意殺人的劊子手,又有什麼兩樣?早知道,她就不該有反抗的念頭,夏德拉……也不會被她害死了。

順從的念頭一閃而過,莫妲兒的意識開始潰散,對周圍的聲音與影像變得模糊不清,頓時隱藏在黑暗中的黑線纏住她的身體,漸漸的她已經被包覆成繭,往黑暗深處下沉。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全身充滿灰黑的人影出現在她的意識深處,「他」低頭望了一眼腳底下的黑暗,便朝意識的上方離去。

此時,不知陷入昏迷的莫妲兒內心變化的房門外,正傳來伊奈堤與巫醫的交談──

「族長,那位……巫女的身體狀況並不太樂觀。」

「怎麼說?」

「她先前的病還沒完全康復,而現在又被迫承受過多的力量,恐怕『容器』會有崩毀的跡象。」

「這怎麼行!她可是月神親自交待要使用的『容器』,你無論如何一定要醫好她!」

「這……族長,這已經超出在下的能力範圍了。」

「不管!否則下一個死的人是你。」

「族長,您逼在下也沒用啊,以她現在的狀況,能夠醫好她的只剩蠍族了,所以……」

巫醫沒再說下去,頓時,兩人陷入了沉默,伊奈堤臉色極為難看,他實在無法相信莫妲兒的身體狀況已經嚴重到需要靠以治療為聞名的蠍族才能復原。

「那異族長呢?」

「異族長雖身受重傷,但是她似乎有刻意避開他的要害,只要好好休養幾個月就能完全復原。」

「幾個月嗎……」

突然間,房內傳來了一聲巨響,伊奈堤衝進一看,正好看見莫妲兒的身體飄浮在半空中,身下的床已毀,眼神空洞望著某個方向,手裡則拿著不應該存在這個房間的──太陽項鍊。

她垂眸注視手中的太陽項鍊,隱約可以看見它散發著淡淡的光芒,這時她注意到伊奈堤的存在,身體很自動地飄到他面前,輕喃的說:「……我聽見呼喚聲了。」

「呼喚聲?」伊奈堤困惑的說。

莫妲兒臉色一變,整個人摔落地上,頭痛劇烈般用力抱著頭,情緒激動地不停大喊:「夠了!夠了!不要在叫了,住口!快住口!」

見狀,伊奈堤朝發愣的巫醫使了個眼神,頓時巫醫從懷中掏出小瓶子讓莫妲兒聞,沒會兒,她終於冷靜下來,微微吐出了一個嘆息,瞬間巫醫整個人震飛在一旁的櫃子前。

「……連你也想控制我。」

莫妲兒起身垂視著巫醫,準備伸手做出「掐」的動作時,伊奈堤趕緊出面阻止。

「巫女大人,請您息怒!」

莫妲兒輕笑一聲,對他所說的「息怒」很不以為然。

「有空阻止我,倒不如將時間用在緊急招集人馬來對付熊族吧!他們都已經來到這裡了。」

伊奈堤倒抽口氣,正要招人來確認情況時,一名牛族人匆忙趕來,神情慌張地稟報。

「族長,熊族與鷹、狼二族已經聚集在邊界地帶,正準備向我們展開攻擊。」

「你確定?」伊奈堤問道。

「是的,領導者是前任熊族長克洛魯.亞維伊斯庫。」

聞言,伊奈堤皺眉的說:「大神血脈及鷹、狼族長呢?」

「屬下已派人確認過了,他們並沒有出現在行列當中。」

「沒有?」

伊奈堤望向莫妲兒,只見她扶著額頭露出厭煩的表情,忽然散發出濃厚的邪氣,眼中更是亮起了淡紫色光芒,一股無形力量從中散開,讓在場的人背肌發涼,看著她像任性的小孩用力跺腳。

「吼,煩死了!這麼喜歡在我耳邊說悄悄話……很好,要我過去就要有心理準備!」

說完,她朝某個方向一揮,一道光芒一閃而過,彷彿隔絕一切干擾,接著,她無視眾人的疑惑,很自然地踏出房外,開始朝某個方向前進。

見狀,伊奈堤連忙道:「巫女大人,您要上哪去?」

莫妲兒瞥了他一眼,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找人算帳。」

「找人……您要找的人是?」

莫妲兒拿出太陽項鍊的說:「這個項鍊的主人。」

聞言,伊奈堤馬上向一旁的牛族人眼神暗示,對方會意後快速離去,他才微笑道:「既然巫女大人要找他算帳,那麼也讓在下陪您一起教訓教訓對方,如何?」

莫妲兒似乎沒什麼意見,頭也不回地朝目的地前進。

 

時間回到莫妲兒甦醒前──

位於熊族與牛族南方邊境交會地有著臨時搭建的祭祀台,祭祀台中央繪著巨大的太陽圖騰,像是要舉行神聖儀式般,阿迪南與其他三人站在圖騰中央,臉色凝重地互相對望。

沒會兒,阿迪南裝模作樣地輕咳一聲道:「莫拉克,你確定這不是在開玩笑?」

「老兄,你可以質疑我沒關係,但是這方法是費爾熊神提供,我不可能會故意開這種玩笑。」莫拉克一臉無辜的說。

阿迪南有些彆扭地別過臉:「就是這種方法才讓我覺得你在開玩笑……」

「王,不如這個儀式就由我來進行好了。」馬薩庫體貼的說。

「交給你,跟交給我進行有什麼兩樣?」米佧諦白了馬薩庫一眼。

阿迪南瞪了米佧諦一眼,嘆了口氣道:「好了,你們都退開吧。」

待所有人離開太陽圖騰的範圍後,阿迪南運起力量讓腳底下的太陽圖騰發出金色光芒,深吸一口氣,露出明顯豁出去的表情,踏跳著連他自己都覺得丟臉又奇怪的扭腰舞。

每跳完一小階段扭腰舞,阿迪南便會雙手拍打二下再向上舉高大喊「嘿啦嘿厚」,約跳了十幾分鐘後,他在太陽圖騰上方旋轉三圈之後,開始高唱暫時會令他想死的「招喚咒語」──

「親愛的莫妲兒~~噢噢我最棒最可愛的莫妲兒,請仔細凝聽我的呼喚,仔細感受我的舞蹈,快快接受我的呼喚降臨於此吧!喔啦啦啦~~」

就在阿迪南努力進行「招喚儀式」時,一旁無所事事的三人開始低聲討論。

「莫拉克,你確定你真的不是在整他嗎?」米佧諦見阿迪南越跳臉色越黑,心裡難免同情。

「我倒是很想說……這種招喚儀式……真的有效嗎?」馬薩庫疑惑的說。

才剛說完,馬薩庫馬上感受到阿迪南的殺人目光,他身子微縮,小心翼翼地望向莫拉克。

「我說過了,這是費爾熊神教我的,我怎麼敢整老兄啊!」莫拉克趕緊澄清。

「那你快祈禱這方法有效,否則這場儀式結束,他絕對會來殺你。」米佧諦道。

「不會的,我相信費爾熊神的話,小姐一定能聽到老兄的呼喚!」

此時,阿迪南忽然停止舞蹈,雙眼緊閉地朝天空勾繪出簡易太陽圖騰,對著金色餘光喃喃自語:「對,是我在呼喚妳……快來我這。」

見狀,莫拉克高興的說:「看吧!就說……」

話還沒說完,阿迪南的額頭開始冒出冷汗,勾繪出來的太陽圖騰也變得模糊不清,彷彿彼此的聯繫出現了阻礙,讓其他人開始緊張起來。

「莫拉克,費爾熊神有說儀式只能一個人進行嗎?」米佧諦問道。

莫拉克搖頭道:「沒有,只有說儀式由大神血脈進行會比較好……等等,你該不會是想?」

米佧諦給予莫拉克「你明白就好」的眼神,可惜他並不贊同,態度也變得嚴肅起來,嘆了口氣,米佧諦解釋的說:「你不是說只有在莫妲兒身上刻下印記的人才能進行儀式?」

「我是有說過,但是你現在干涉老兄正在進行的儀式,不怕傷害到他嗎?」

「傷害?你看他現在的樣子,如果不趁現在幫他,要是聯繫斷了,他剛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馬薩庫也贊同的說:「對啊,與其讓王一人努力,還不如結集力量一起呼喚巫女大人!」

聞言,莫拉克沉默了會兒,仔細觀察阿迪南的狀態後,妥協地攤手。

「我只能建議你們別做得太過火,否則苦的人不止只有老兄,連你們也會一起受苦。」

米佧諦點點頭,便和馬薩庫一起踏進太陽圖騰的範圍內,同時繪出鷹、狼圖騰,與阿迪南的太陽圖騰做了一次性結合,剎那間,他們感受到莫妲兒的存在,但是他們的內心卻是充滿疑惑。

怪了,雖然確定聯繫到莫妲兒本人,可是她散發出來的氣勢卻不像是她……這是怎麼回事?

疑惑歸疑惑,他們還是很盡責地呼喚莫妲兒,希望能如費爾熊神指示,讓她順從聖物手鍊及太陽項鍊的力量,降臨於此。

忽然一股令人厭惡的力量阿迪南身上擴散,隨即耳旁傳來一聲怒斥,三人所釋放的力量瞬間被破解,震飛,也使得臨時搭建的祭祀台跟著毀掉,承受最大力量的阿迪南還因此內傷吐了一口血,莫拉克趕緊上前扶住他檢查傷勢,所幸沒大礙。

「老兄,還撐得住吧?」

阿迪南點點頭,勉強站起身,米佧諦與馬薩庫神情凝重來到他身旁,對於儀式中斷前的那句怒斥聲,以及那股令人厭惡的力量,明顯透露出莫妲兒已經走到他們不想見到的狀況了。

看出兩人眼神中的擔憂,阿迪南淡淡的說:「放心,我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達成?」米佧諦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阿迪南,「你沒看見儀式失敗了嗎?」

阿迪南則是用看笨蛋的眼神道:「你是用哪個眼睛看見儀式失敗了?」

米佧諦瞇起雙眼,很有耐性指著被毀掉的祭祀台:「這個、這個,還有那個,加上你所承受的反噬,這麼明顯的失敗,你又是怎麼認定儀式有成功了?」

阿迪南聳聳肩,悄悄地將右手放置身後道:「那又如何?至少我們達成了目的。」

眼尖的馬薩庫上前抓住他的右手,攤開掌心一看,赫然出現他所繪出簡易太陽圖騰的焦黑燙傷痕跡,也散發出淡淡的邪氣,見狀,所有人倒抽口氣,擔憂地望著他。

「王,您怎麼不說中了邪毒的事呢?如果不趕快處理的話,恐怕會影響您的……」

阿迪南毫不在意的說:「緊張什麼?這點毒算不了什麼,再說,剛才要是莫妲兒沒有中斷我們的聯繫,連你們也會一起中毒。」

「可是……」馬薩庫想繼續勸說,卻被莫拉克制止。

「老兄,你確定身體還撐得住吧?」

阿迪南哼了一聲道:「怎麼,想試試我的力量還在不在?」

「欸欸,別試,算我相信你。」莫拉克舉起雙手投降,「不過老兄有說目的達成了……你確定小姐真的會來?」

阿迪南泛起一絲笑意,攤開手掌心的傷痕道:「如果說,這是她以邪神巫女的身份對我下的『戰帖』,你們信不信?」

邪神巫女,如此沉重的稱呼讓所有人沉默不語,彷彿接受早已阻止不了的事實,隨即,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堅定地互望彼此。

「也好,反正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讓小姐遠離戰場,防止她看見死亡而喪失理智,對我方進行無差別攻擊,這個戰帖就當作是引走小姐的附加條件吧!」

莫拉克狀似輕鬆的說詞,無疑暴露出他們最憂心的一點。

──絕對不能讓異族破壞莫妲兒僅存的理智,否則她將會是威脅最大的敵人!

 

莫妲兒來到熊族與牛族南方邊境交會地,第一個映入眼中的景象就是被毀的祭祀台,她微瞇著眼,不發一語地走到祭祀台前打量,沒會兒拿出太陽項鍊,似乎在找尋對方下落。

此時,大地傳來轟隆聲響,有部份地面開始往下凹陷,漸漸形成某種軌道,如果站在高處,就可以明顯看出以莫妲兒為中心的地面,呈現出巨大的太陽圖騰。

遠方待命的伊奈堤見狀,趕緊指揮牛族人破壞地面的軌道,就在他們準備下手的剎那,太陽項鍊忽然發出光芒,連同地面的軌道一起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將莫妲兒包覆其中,困住她的行動。

見狀,莫妲兒緩緩閉上雙眼,輕喃道:「式開,破。」

剎那間,金光化為細小碎片消失在空氣之中,正巧不遠處的石堆交錯的內部傳來了劇烈的咳嗽聲,同時聽見旁人的驚呼聲,似乎對方受了很嚴重的傷。

彷彿在招喚什麼,莫妲兒口中快速詠唱未知的語言,此時她身旁浮現出數十道若隱若現的圖騰,隱約可見那些圖騰像太陽圖騰,卻也跟黑月圖騰相似,當然也存在幾個讓人一時無法辨識的圖騰。

睜開雙眼,莫妲兒緩緩伸出食指對準石堆,輕喃道:「式開,束。」

食指微動,若隱若現的圖騰發出數十道光束直往石堆方向攻擊,頓時爆炸聲陣陣響起,碎石彈跳的威力甚至波及到莫妲兒身後的伊奈堤與牛族人。

此刻,一聲鷹啼,四周吹起強烈狂風,將原本緩緩飄動的煙霧吹向莫妲兒,企圖阻擋她的視線,突然間,狂風停止,煙霧消散,讓看不清攻擊過後的石堆情況也變得清晰許多,一塊繪有熊之圖騰的巨大石牆佇立在眾人面前,並且散發出淡淡的褐色光芒。

見到那副景象,伊奈堤露出幾乎變態的喜悅笑容。

──是莫拉克.亞維伊斯庫!

這時,眾人注意到莫妲兒腳旁多了個人影,仔細一看,那個人居然是鷹族長!

只見他忍痛地抱著肚子,一臉不可思議瞪著莫妲兒,似乎沒料到她會有反擊的動作。

莫妲兒垂眸注視著馬薩庫,輕笑道:「本來想放你一馬,沒想到你跟其他人一樣,找死!」

說完,莫妲兒對馬薩庫做出掐的動作,無視地心引力,將他高舉在半空中。

馬薩庫漲紅著臉,痛苦地想掙脫莫妲兒的束縛,心裡不斷回憶莫拉克臨前所說的話語。

「馬薩庫,待會面對小姐的部份,可能要辛苦你一下。」

「辛苦?」馬薩庫不解的說。

「雖然老兄說小姐是以邪神巫女的身份下戰帖,不過,我相信小姐並沒有墮落那麼嚴重,她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封閉自己的心靈,當然,行為舉止也會跟我們熟識的她完全不一樣,所以呢,你接下來的任務就非常重要了。」

馬薩庫點點頭,神情專注地聽著莫拉克的指示。

「我需要你拖延小姐的時間,要擊昏她也好,或是做其他事情分散她的注意力也行,總之不要讓她踏出陣圖一步,當然,我也會請米佧諦阻止伊奈堤的干擾,直到我與老兄做好準備,知道嗎?」

回過神,馬薩庫注意到遠方的伊奈堤正忙著應付突襲的米佧諦,見他們打得不可開交,他不禁為自己接下艱難任務苦笑三分。

如果自己就這樣死在她的手中,那也算是完成對她的誓約,只是……當她清醒之後發現她殺了自己的事實,可能會讓他們的努力付出流水,促使她心靈完全崩毀。

不!這種事絕對不能發生!

彷彿回應馬薩庫的決心,天空飛翔的獵鷹突然高聲啼叫,接著鷹身亮起了綠光之後脫離了實體,化為純粹綠色能量體的獵鷹,直往莫妲兒的方向直衝。

見狀,莫妲兒馬上移動馬薩庫的身體,欲將他當成肉墊,不料,那道綠光居然穿過他的身體,直接進入她的體內,感受強勁的力量在體內流竄,像在破壞什麼,令她難受地跪在地上,緊緊揪住胸口承受力量侵噬。

解除束縛的馬薩庫不解地看著莫妲兒,忽然身後傳來炙熱的氣流,回頭一看,米佧諦全身燃起熊熊火焰,他一臉訝異地看著火焰不受控制地脫離身體,化身一隻巨大的炎狼,如同剛才的情況一樣,炎狼迅速奔向莫妲兒進入了她的體內。

此刻,莫妲兒身體開始散發出絲線般的淡淡黑氣,她錯愕了下,神情慌張地拍打黑煙,似乎認為這樣就可以阻止身體散發出黑煙。

這時阿迪南從巨大石牆方後緩緩走了出來,嘴角還殘留先前力量反噬的血跡,直視莫妲兒的金色眼睛閃耀著光芒,一步一步地走向她,每當他踏出一步,地面的巨大太陽圖騰便會閃爍一下金光,隨著兩人距離越近,金光閃耀的次數便會越頻繁。

反觀莫妲兒,當她見到阿迪南,臉色瞬間慘白,宛如見到鬼般,情神恐懼地想退後,突然間,她痛苦地抱著頭,彷彿受到刺激般拼命搖頭。

好痛,她的頭好痛!那些討厭……強迫她的畫面……

為什麼夏德拉會出現在她面前?

為什麼要讓她想起被他侵犯以及自己殺了他的畫面?

不要再逼她了!不要再逼她了──

就在莫妲兒心中吶喊突破臨界點時,胸口的衣服忽然自燃,露出了散發黑色光芒的黑月印記,但是在它周圍的赤焰印記卻像在排斥黑月印記,居然擴散赤焰印記的大小,使得應該存在背部的雙翼印記也擴散到胸前,與赤焰印記一樣,企圖覆蓋黑月印記的存在。

見狀,後方的莫拉克大喊:「老兄,快趁現在!」

聞言,阿迪南迅速衝上前,攤開原本焦黑卻已充滿耀眼金光的太陽圖騰的右掌心,直往莫妲兒的胸口用力一擊,頓時,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劃過天際,令在場所有的人睜不開雙眼。

過了一段時間,光芒散去,眾人緩緩睜開雙眼,卻被眼前的畫面怔住。

莫妲兒飄浮在半空中,眼神比方才還要空洞地直視天空,而地面不知何時遭受破壞,呈現出凹凸不平的崩毀狀態──唯獨阿迪南的位置,是被好幾塊巨石包覆著。

沒會兒,巨石向外倒落,露出隱藏在裡頭的兩人,只見莫拉克喘著氣,緩緩放下佈滿新傷痕的雙手,身後則是跪趴在地上的阿迪南,似乎是在很危機的時刻救了他。

阿迪南一手摀著胸口不斷地咳嗽,甚至咳出血來,但是他的眼神卻是充滿驚愕,回頭望著飄浮在半空中的莫妲兒,心想:何時,她的力量如此強大?簡直是……神明降臨!

如果這就是邪神巫女的實力,那麼他只能選擇一條路,那就是……

「老兄,別做這種選擇。」莫拉克神情嚴肅的說,「小姐還沒完全陷入邪神的掌控。」

阿迪南別過臉,難受的說:「難道還有其他辦法?我們已經照你的指示去進行封印,卻得到這樣的結果……」

莫拉克忽然表情有點尷尬的嘿嘿一笑。

「老實說,還有一個步驟要做,只是……我怕老兄會生氣。」

阿迪南皺眉聽完莫拉克的說明後,表情明顯不悅,但他最後還是妥協,不過──

「你要是敢做出多餘的動作,就算是為了她好,我一定會讓你嚐嚐『神之滅絕』的威力!」

聞言,莫拉克拍拍胸膛掛保證。

「吾以莫拉克.亞維伊斯庫之名,向費爾熊神起誓,如有邪念,願受『神之滅絕』懲罰。」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