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邪神的詛咒

 

夜幕退去,清晨的曙光漸漸照亮眾人所處的空地。

當金黃色的光芒照映在莫妲兒身上時,她緩緩垂下眼簾,面無表情地俯視在場所有人,頓時呈現出莊嚴神聖的氣勢,加上她飄浮在半空中,令在場的人一致產生「里迦瓦大神降臨」的錯覺。

不知是誰將這句話說了出口,原本平靜地俯視眾人的莫妲兒,眼神忽然一變,低聲喃喃自語,只有距離她最靠近的阿迪南與莫拉克清楚聽見她所說的話。

因此,他們也聽到非常關鍵的話語,不禁面面相覷,互相眼神交流彼此心中所猜想的事。

突然間,她怒視著阿迪南,喃喃自語的語氣也跟著加重大聲。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全都是你害的!」

莫妲兒周圍旋起了一陣冰冷寒風,一道閃耀銀色光芒的陌生圖騰出現在她面前,她從圖騰中抽出了一把刻滿古怪符文,造型相當特殊的半透明長刀指向著阿迪南。

「既然你那時候沒死,那麼,這次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聞言,阿迪南靈光一閃,他瞥了莫拉克一眼,後者會意地馬上離開,行為上看似在攻擊牛族人,事實上卻是在等待機會,為彼此的計畫做最後的挽救。

阿迪南嘴角上揚地抬頭凝視莫妲兒,挑釁的說:「就憑妳那種拿刀的姿勢想將我碎屍萬段?那也要看看妳有沒有那個能力吧!」

此話一出,成功激起莫妲兒的怒氣,她忍不住握緊刀柄,殺氣沖沖地從空中衝向他用力攻擊,噹的一聲,阿迪南手中不知何時抽出腰際的長刀擋住她的攻擊。

莫妲兒瞪大雙眼,隨即微瞇著眼,動作迅速地朝他猛砍,口中還不斷怒罵。

「可惡,企圖奪走我的第一次還敢這麼囂張,上次沒將你分屍實在太可惜了!」

阿迪南眼神一沉,不慌不忙接下她的攻擊,甚至有意無意地劃開她的衣裙,卻沒傷到她半毛。

漸漸的,衣裙殘破不堪的景象映入眾人眼中,清晰可見她白皙的大腿肌膚以及隨著她激動擺動而若隱若現的少女禁區,讓不少應該專心攻打敵人的牛族人分心注視著她所暴露的部位。

見狀,伊奈堤不由得訝異,這點小小的誘惑居然會造成族人分心!雖然連他自己看到那少見白皙的肌膚也會興起添增赤紅傷痕的邪念,但是還不至於忘記自己現在正在進行的任務。

看來,是他太小看她無意間散發出引人虐性的本能。

反觀阿迪南,他在抵擋莫妲兒攻擊的這段期間陷入個人思緒,腦海不斷回想她剛剛所說的話語。

從他刻意割破她的衣服檢查身體,發現她身上只擁有黑月、赤焰及雙翼印記來判斷,黑月印記如同以往那樣,只是認證過後的證明痕跡,只是碰巧遇上夏德拉帶給她的傷害,造成她意識上的錯亂,並且意外激發隱藏她體內的神秘力量。

只是,他卻是對她說的那句「企圖奪走我的第一次」──非、常、介、意!

阿迪南突然打飛莫妲兒的長刀,不管她的掙扎,伸手強制將她擁入懷中,藉此擋住她幾乎曝光的身材,當然,這舉動讓在場不少分心的牛族人紛紛咒罵他擋得真不是時候。

阿迪南情緒惡劣地瞪了牛族人一眼,朝莫拉克命令:「馬上給我架起石牆!」

莫拉克嘆了口氣,向同樣分心的米佧諦和馬薩庫露出歉意的笑容。

「抱歉啦,接下來就請你們擋一擋他們的攻擊,直到小姐身上的邪神印記封印為止。」

說到這,莫拉克像想起了什麼,馬上朝同樣聽到這訊息而慌張的伊奈堤詭異一笑。

「伊奈堤,雖然當初是你毀了誓約,但是我還是很感謝你讓我與小姐相遇,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至於族人的仇嘛……就等小姐恢復正常再跟你算吧!」

「我不會讓你們有機會奪走巫女!」

伊奈堤激動大吼,頓時身體爆發出濃厚的邪氣,程度居然不輸夏德拉的邪氣!

莫拉克早在伊奈堤爆發邪氣前,迅速運起力量喚出五、六個厚重的大石塊包圍他,並且在石塊外圍刻下熊之圖騰與符文,迫使伊奈堤暫時無法使用邪神之力破解大石塊,只能困在裡頭動彈不得。

「莫拉克──!」大石塊內傳來伊奈堤的怒吼,一想到自己的失誤,他不禁更加用力使出邪神賜予他的力量攻擊大石塊,使得大石塊發出陣陣巨響,甚至開始出現細小裂痕。

「是是,我有聽到,不用喊那麼大聲。」莫拉克一臉無奈的說,卻是腳步加快地來到米佧諦和馬薩庫身旁說悄悄話,「聽著,這東西可沒辦法困住他很久,要是石塊破了,你們可要小心他會使出奇怪的招式斷絕你們和四聖的聯繫,知道嗎?」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殺了他?」米佧諦不解的問。

莫拉克神情落寞的說:「我跟他還有些事得解決,不能太快殺了他。」

米佧諦和馬薩庫面面相覷,點頭之後,轉身開始向那些試圖破壞石塊的牛族人們攻擊。

見狀,莫拉克暫時放下心地回頭望向阿迪南,卻是看見驚悚的一幕。

莫妲兒居然將阿迪南壓倒在地上,雙手握著一把造型同樣特殊並且刻滿古怪符文的匕首,往他的面前刺下,所幸被阿迪南抓住雙手。

彷彿用盡全身力氣在阻止莫妲兒的刺殺,阿迪南臉色慘白盯著匕首一點一滴靠近自己,心驚著她怎麼會使出如此邪門的招式吸取自己的大神之力?

直到尖端刺出一滴滴血來,他終於忍不住被誤認是夏德拉的妒意,湧出更多力量來抵抗莫妲兒異常強大的力氣,大吼:「莫、妲、兒!妳到底要逃避到什麼時候?看清楚我的模樣!」

當莫妲兒對上阿迪南那閃耀燦爛的金色眼睛,身子一震,神情痛苦地搖頭像在抗拒什麼,喃喃自語:「不要,明明保持這副模樣對大家比較好,為什麼要叫醒我……我不要醒來!」

見機會不可失,莫拉克衝上前將莫妲兒架離阿迪南,趁她還沒回神時捧住她的臉龐低語。

「小姐,雖然我不曉得妳過去到底經歷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妳是一個絕不會輕言傷害別人的女孩,所以別再勉強自己變成一個連妳都很厭惡的人,好嗎?」

彷彿說中了心聲,莫妲兒怔怔地望向莫拉克,似乎有將他的話聽進去,漸漸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抗拒氣勢減弱許多。

見狀,莫拉克輕聲說聲「失禮」,謹慎地低頭親吻她的眉心之後,莫妲兒感覺到一股熟悉又穩重的力量湧入體內,就像費爾熊神帶給她氣息,使得心靈上負面心態消失。

因此,束縛莫妲兒心靈深處的黑線瞬間斷裂,潛伏她體內的三大力量與第四個新力量結合,將她體內的邪氣壓制封印,斷絕她與邪神之間的聯繫。

此刻,她的身體發出銀白色光芒,並且身上的刻印也有了變化──

背部依舊是雙翼印記,赤焰印記改變了形狀,由圓圈化成V形火焰於腹部肚臍周圍位置。

令人在意的黑月印記,不知是不是封印的力量還缺少了一部份,居然與太陽印記重疊,成了日月印記停留在胸口同一個位置。

最後,莫妲兒的雙手手臂各自出現了褐色環狀圖騰印記之後,那道銀白色光芒才跟著消散。

大概是沒料到這種結果,莫拉克和阿迪南不由得皺起眉頭,直瞪著莫妲兒胸口的「印記」。

沒會兒,莫妲兒睜開了雙眼,神情有些茫然地看著兩人,當她注意到自己的衣服破碎不堪時,驚恐地檢視自己的身體──特別是她所誤以為被玷汙的身下。

見狀,阿迪南向莫拉克眼神示意,他明白地鬆開手,留下兩人獨處,自行去解決牛族的部份。

阿迪南解下自己的外衣溫柔地包覆她的身體,並且將她擁入懷中低聲安撫。

「沒事……妳沒有被夏德拉得逞。」

莫妲兒身子一震,咬緊下唇的說:「你又沒在場,怎麼知道他沒有得逞?」

「是妳自己親口對我說了『企圖奪走我的第一次還敢這麼囂張』的話。」

阿迪南見莫妲兒一臉不信,牽起她的手輕輕撫摸道:「當初里迦瓦大神為了避免巫女得到太陽認證之後,自以為能對所有事物為所欲為,心態輕浮淫亂,所以衪下了一道禁咒。

「只要巫女在附神祭祀儀式結束前失去純潔的話,她將會強制失去資格,身上的印記全部消失。反之,交合對象是大神血脈,那麼巫女不會失去資格,印記也不會消失。」

聞言,莫妲兒憶起那時失去意識前,夏德拉對她所說的話語。

──我的巫女,為了證明妳不會離開我,以及為我大神血脈的身份正名,唯有奪走妳的初夜,才能讓我們之間的牽絆永遠斷不了……

這段話,讓她很想吐槽阿迪南,他的雙胞胎弟弟夏德拉也是一名「大神血脈」啊!

雖然她不會因為失去第一次而難過到想自殺,而是任誰遇上這種事,心情也很難平靜接受,但是他卻明確說出自己親口說沒被得逞的話……

不可能,她明明看見自己大腿有血跡……難不成這又跟自己失去意識有關?

腦海再度閃過夏德拉渾身是傷的躺倒在地上,光是他身上的傷口和整個儀式室佈滿怵目驚心的血跡,莫妲兒臉色不禁蒼白了起來。

不管自己有沒有失身,夏德拉是因她而失去生命,以及以前自己所遺忘的罪孽……

想到這,莫妲兒幾乎絕望地望著阿迪南,顫抖的說:「已經無所謂了。」

察覺到不對勁,阿迪南不禁開口問:「怎麼忽然這樣說?」

「就算沒失身又如何?夏德拉已經死了!是我害死的!」莫妲兒看著自己的雙手,彷彿上面沾滿血腥,「儘管我沒意識,但是我知道,夏德拉跟幼年綁架我的那些壞人一樣,全死在我所不知道的力量之下……明明有罪孽,還自以為天真要求你們不可隨意奪走他人性命,我根本是個冷血劊子手!」

莫妲兒情緒激動大吼,自暴自棄要阿迪南認清她的本性。

阿迪南平靜地望著她,見她身體不斷散發烏黑邪氣,不由得嘆了口氣,果然是中了邪毒太深了。

正視著莫妲兒,阿迪南語氣異常堅定的說:「夏德拉沒有死,他還活著。」

「你騙人!他流了好多血,身上的傷口嚴重到我幾乎無法肯定你們這裡的醫療可以救活他,你憑什麼說他還活著?」

「就憑我們是雙生子,雖然不能知道對方下落,但是我們可以感應彼此的『生命』聯繫。」

聞言,莫妲兒愣住。是啊,她怎麼會忘記雙胞胎之間的神秘感應?但是那又該如何證明夏德拉還活著?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現在的她……很想見夏德拉一面,哪怕是被牛族抓走,她也無所謂。

察覺到莫妲兒的企圖,阿迪南強迫她正視著他的雙眼,語氣嚴肅道:「妳想見夏德拉?」

「我想確認他的生死。」莫妲兒皺眉的說。

「不行。」

「為什麼不行?」莫妲兒露出少見的猙獰,憤怒地用力推開阿迪南,身體更是因負面情緒使得湧出更多邪氣,「單靠這種感應卻不想親眼見證他的死活,你真有這麼無情?他可是你的親弟弟啊!」

阿迪南蹙著眉,有點抵抗不了莫妲兒散發出來的邪氣,隨即咬緊牙根,伸手將她強迫擁入懷中讓她聆聽著自己的心跳,接著身體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低聲吟唱某種奇妙的旋律。

彷彿是在平撫莫妲兒的情緒,漸漸的她不再露出少見憤怒,連內心異常煩躁,混亂的悲憤情緒也跟著平靜下來。

不料,卻在旋律快結束時,阿迪南突然激烈咳嗽,甚至吐出血來,莫妲兒嚇得趕緊攙扶,同時訝異自己剛剛怎麼會情緒失控,居然自暴自棄向他發飆?

一想到他吐血的模樣,她的雙手不禁顫抖起來,害怕的說:「阿、阿迪南……你要不要緊?」

阿迪南隨意擦拭嘴角的血跡,瞥了一眼莫妲兒的表情,苦笑道:「別再往壞處想了,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可是沒辦法再壓抑妳的邪氣了。」

莫妲兒怔了下,心驚:她……她身上有邪氣?!

此時,她腦海閃過在牛族及兒時被綁架時,所產生記憶空白的那段期間,自己運用那股神奇力量做出任何一件殘忍事情的畫面。

雖然不曉得她是如何使出那股力量,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接觸過多的負面情緒會使隱藏她體內的神祕力量爆走,進而控制她的意識,對周圍進行殘忍的殺戮行動。

但是,「過去」與「現在」這兩次的爆發心態卻有些不同。前者是她充滿憎恨,恨不得將那些壞人降下嚴厲的懲罰;後者則是絕望,對自己的無能不能反抗而感到失望,卻不會有想殺人的心態。

所以說……如果沒有這樣的心態區別,夏德拉就會像那些壞人一樣化成一堆堆模糊的肉塊了嗎?

想到這,莫妲兒不顧阿迪南身上是否有傷,猛然撲入他的懷中,希望能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溫暖平撫心中的寒意。

對於莫妲兒的主動,阿迪南先是愣了下,隨即露出溫柔的笑容擁住她,這時遠方傳來一聲巨響,兩人連忙一看,正好看見米佧諦和馬薩庫被伊奈堤打飛的畫面。

莫拉克趁對方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立即運起力量集中在雙手拳頭上,二話不說直接揍伊奈堤,當然,不甘示弱的伊奈堤運氣邪神所賜予的力量,全身不斷閃耀著黑色光芒,回敬莫拉克的攻擊。

猶如電影特效般,兩人發出激烈的撞擊聲,每揮動一次拳頭,便會劃出褐色光芒與黑色光芒所殘留的光軌痕跡,令一旁看傻眼的莫妲兒忍不住張大嘴巴,說出內心的評語。

「能跟這麼恐怖的莫拉克互毆成這樣,真不虧是地牛的現任族長啊……」

「地牛?」阿迪南皺著眉反問。

「啊,沒事。」驚覺這是敏感話題,莫妲兒指向受傷的米佧諦和馬薩庫,企圖轉移話題的說,「你不去幫他們,這樣好嗎?」

阿迪南懷疑地瞇起雙眼,瞥了一眼狼狽起身的兩人,淡淡的說:「不必幫。」

「咦?」

此刻,莫拉克一招右鉤拳直擊伊奈堤,趁他腳步不穩,伸手扣住脖子順勢將他推倒在地,膝蓋頂壓著胸口,另一手則是抓住企圖反抗的手。

牛族人一見到自家族長被宿敵壓制在地上,欲想上前解救時,被莫拉克的威脅聲而停住了腳。

「誰敢過來,我就殺了他!」

眾人面面相覷,伊奈堤反而發出不屑的笑聲。

「莫拉克,你不是希望在你這一代結束掉這場戰爭?怎麼不快點殺了我?」

「我們之間有約定。」莫拉克認真的說。

「哈,約定。」伊奈堤笑道,「為什麼你還那麼天真?難道你忘了我親手殺了你族人的事嗎?甚至封住你的力量,不讓你有機會逃過我的追殺……為什麼你還會相信那種可笑的約定?」

莫拉克沉默了會兒道:「儘管我們的約定在那時候解除了,但是,你現在的所作所為,不也是與當年約定一樣,希望結束兩族之間的戰爭,不是嗎?」

「別妄想太多,我族長久以來的宿願一直都是殲滅熊族,奪回屬於我族的土元素之力,像你這種理所當然繼承土元素之力的人,根本不了解我族的痛苦!」

聞言,莫拉克苦澀的說:「伊奈堤,你也是被邪氣影響極深的人嗎?」

「這是我真正的心聲,少把我當成愚蠢的狼族長那樣受控制。」

「不,你的心已經扭曲了。」莫拉克直視著他,「你忘了當初對我說的話嗎?」

伊奈堤鄙視笑道:「那種屁話你還真信?」

莫拉克眼神一凜,直往伊奈堤腹部的衣服用力撕開,露出了人為刻意留下來,且帶著嚴重焦黑的傷痕,仔細一看,那傷痕似乎是混合兩種部族以上的圖騰形狀。

見狀,莫拉克舉起右手,運起褐色光芒直往傷痕壓下,頓時,伊奈堤發出極為悽慘的嘶吼聲,讓人不由得懷疑這一掌是打算要他的命?

沒會兒,伊奈堤的慘叫聲減弱,莫拉克將覆蓋在傷痕的手拿開之後,原本焦黑的傷痕居然變成比膚色還要深一點的肉色傷痕。

如果有人注意那傷痕的模樣,大概可以判斷這傷痕已經存在很長一段時間,是舊傷。

「伊奈堤,你現在有沒有清醒一點?」

伊奈堤像是頭疼般睜開雙眼,當他見到莫拉克時,表情瞬間怪異,轉眼之間,一股強而有力的拳頭擊中了莫拉克的腹部,接著一個側踢,連人帶滾跌落一旁。

趁莫拉克還來不及反應,伊奈堤運起力量直接震裂將他所在的地面,威力居然不輸給擁有土元素之力的莫拉克!

在莫拉克差點跌落裂縫時,阿迪南馬上向前出手幫忙,這時,獨處的莫妲兒瞬間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從胸口傳了出來,她不禁拉緊披在身上的外衣,恐懼地四處張望。

當寒意達到最高點,耳旁突然傳來一句激動的聲音,剎那間,她的雙手自動朝向阿迪南的上空方向,用力攤開手掌,瞬間她的周圍出現數十道散發光芒的圖騰,其中,以眾人熟悉的四大部族圖騰及數量最多的太陽圖騰為居多。

接著,她那不受控制的嘴巴脫口說出令在場所有人愣住的話語──

「可頌,我不准你傷害他們!」

彷彿解除某種咒術,所有人的雙眼頓時疼痛不已,這也讓眾人驚覺四周早已產生了異變。

原以為晴空萬里的藍天早已烏雲密佈,黑色絲線佈滿阿迪南他們的周圍,猶如熊族聖地所遇的情況,黑線正企圖束縛他們。

一股強勁的寒風從四面八方吹了過來,使得天色昏暗加重,此時,天空中開始聚集一團濃厚的黑色煙霧,隱約可以看出一個人形,但是在莫妲兒眼中,卻是對「那個人」的模樣感到非常驚訝。

妖異的紫色瞳孔閃爍著光芒,臉頰兩側各有一小串捲曲的白色捲髮,他的衣服讓她感到眼熟……

啊,那不正是被大家戲稱「印度F4」的那位歌手Daler Mhendi所唱的那首「Tunak Tunak Tun」歌曲MV當中四大元素的穿著嗎?

這還不是最驚訝的地方,而是他那一頭白色長髮的捲度,就跟麵包店特產的可頌極為相像,難怪剛剛「自己」會脫口說出「可頌」的稱呼,確實挺像「可頌」……這算是在取笑他的髮型吧?

不過……總覺得那位「可頌」帶給她的感覺,跟某人很像……

「伊奈堤,我曾說過不得在完全馴服她以前進行儀式吧?能讓這麼難得的機會,搞得異族長元氣大傷,甚至連你也被對方斷了與我的聯繫……你說,這該叫我如何看重你?」

輕淡的語氣,讓伊奈堤整個臉色難堪,趕緊跪趴在地面。

「這都是我的錯,請月神降罪。」

一句「月神」的稱呼,所有人露出驚訝的表情,邪神亞奇馮……降臨了?

「嘛,既然她已經覺醒到這種地步了,想再奪回也得費些功夫……」

此刻,徘徊在阿迪南他們周圍的黑線瞬間鑽入他們體內,頓時四人痛苦倒地,身體像被詛咒般,開始出現古怪的黑色符文。

見狀,莫妲兒心中湧出一股怒意,她指揮圖騰向亞奇馮發動攻擊,數十道光束集中攻擊,卻被他輕鬆一揮,全部反彈亂射地面,同時也引來對方狂笑。

「憑妳半調子的攻擊,還不如乖乖的當我的容器。」

「想都別想!」

不受控制的嘴巴替莫妲兒大聲拒絕,手指更加快速度指揮圖騰攻擊亞奇馮,不過這次有絕大部份的光束攻擊鎖定牛族人,特別是集中在伊奈堤身上。

原本一副輕鬆模樣的亞奇馮,居然異常慌忙地接下攻擊伊奈堤的光束,彷彿受到重傷,他身上的黑色煙霧明顯漸弱許多,因此阿迪南他們身上的黑色符文停止增長。

見計謀得逞,莫妲兒微笑道:「可頌,再這樣下去,你可是會被我這個『半調子』給消滅喔!」

亞奇馮瞇起雙眼,不悅地「嘖」了一聲:「哼,算了,憑你們身上都中了我的詛咒,想擺脫我可沒那麼容易,特別是妳……我們很快會再見!」

語畢,一陣強勁的沙風吹起,扎得讓人睜不開雙眼,直到沙風停止,天色恢復正常,唯有邪神與牛族人全部消失不見了。

好一會兒,確定亞奇馮離開後,那股操控莫妲兒身體的力量瞬間抽離,在她快失去意識前,看見阿迪南一行人朝她奔了過來,就在她被阿迪南擁住的剎那,襲捲而來的黑暗中斷她的意識──

 

當莫妲兒醒來,映入眼中的畫面是房間牆上掛滿各式各樣武器,便知道她回到熊族,同時,她感覺到屁股底下多了熟悉的厚棉布,頓時明白她的生理期來了,而且來的時間至少有兩天了。

「睡了三天,可終於醒了?」

莫妲兒愣了下,這才發現阿迪南慵懶地側躺在一旁,似乎早就算好她會在這時候醒來。

凝視了她好一會兒,阿迪南伸手輕撫她的臉頰,緩緩的說:「在妳昏迷的這段期間,我已經仔細檢查過妳的身體了。」

聞言,莫妲兒紅著臉,驚訝大叫:「你幹麻趁我昏迷的時候,仔細檢查我的身體啊?!」

「當然是替妳確認是否失去純潔……」阿迪南垂眸低語,「想知道結果嗎?」

莫妲兒啞口無言地看著他,隨即別過眼,僵硬道:「不管有沒有失身,那件事已經傷到我了。」

「放心,妳還是純潔之身,只不過……」阿迪南強迫莫妲兒正視他,神情詭譎的說,「妳要是再回想那件事,就別怪我毀約,不顧妳的意願在百年之初儀式前提早占有妳,好讓妳忘了夏德拉……對妳所做的一切!」

莫妲兒對他的話極為震驚,內心更是充滿質疑與不解。

彷彿聽見她的心聲,阿迪南親暱地在她耳旁響起惡魔的嚀喃:「我說妳啊……該不會一直以為我是個會遵從古老規則,對妳只會開開玩笑,有事沒事捉弄妳,是個對妳沒興趣的人?」

莫妲兒瞪大雙眼,慌張地避開他的目光,任由心跳噗通噗通亂跳。

可惜,她的理智拼命告訴她,就算阿迪南真的對她有意,她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因為她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這可是費爾熊神親口證實的!再說,她不會去當別人的第三者,更別提娜雅才是他真正的未婚妻,是他未來的伴侶!

想到這,莫妲兒堅定地望著阿迪南,正打算開口時,只見他嘆了口氣,起身背向她道:「行李已經收拾好了,我們得趕在初夏來臨前抵達蠍族才行。」

雖然不懂他為何說的是「夏季」而不是「春季」,不過她還是趕緊起身,沒想到,她居然提不起半點力氣,全身癱軟在床上,表情充滿錯愕。

見狀,阿迪南輕喃一聲「果然」,便主動去攙扶她,幫她換衣服。

當她著裝完畢,莫妲兒忍不住問:「阿迪南,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阿迪南沉默不語,隱約可以看見他自責地握緊拳頭,避開她的目光。

就在莫妲兒心裡古怪地想繼續追問時,門外傳來莫拉克的聲音──

「老兄,與其有時間耍陰沉,倒不如將這個時間讓給我們見小姐。」

阿迪南瞪了一眼房門,對莫妲兒道:「妳……要見他們嗎?」

莫妲兒狐疑不解的說:「當然好啊,為什麼要這樣問?」

不等阿迪南回應,早在門外待很久的三人紛紛走進來,見狀,莫妲兒驚訝地指著莫拉克、米佧諦以及馬薩庫三人:「你、你們的臉上那黑黑又奇怪的符文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三人身上的黑色符文突然脫離了他們身體,以極快的速度竄入莫妲兒體內,令在場所有人錯愕不已,連她也跟著傻眼。

彷彿打破凝重氣氛,莫拉克突然嘆了口氣,聳肩道:「老兄,這下子可不能怪我們囉?」

聞言,莫妲兒困惑地想說些什麼,卻又再度昏倒在阿迪南懷中。

 

事後,她終於知道原因了。

自從邪神離開後,她的身體變得異常容易吸收邪氣,深受邪神詛咒之一的阿迪南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抱住昏倒的她,結果身體自動將他身上的邪神詛咒全部吸入體內,使得她胸口的黑月印記像樹根般開始向外擴散。

這樣的變化,阿迪南立即禁止其他三人接觸她,甚至不讓他們去見她,只是出乎意料,她的身體已經進化到不用接觸,也可以吸入他們身上的邪氣……天啊,她的身體是怎麼了啊啊啊!

另外,熊族與牛族之間的戰爭暫時宣告停止,原因是那天邪神帶走伊奈堤的那一刻,原本和三族打得你死我活的牛族人突然消失,彷彿不曾存在似,要不是他們的住所還殘留來不及喝完的熱湯,真有些懷疑他們是否真的存在。

當然,她也見到前來探視她的尼諾。見他扭捏的模樣,讓一旁看不下去的莫拉克揶揄笑說都已經是「二十三」歲的男人了,怎麼還一副小鬼模樣,實在有違熊族人的名譽。

如此驚人的真相,莫妲兒只能苦笑看著這位「超齡正太」,同時安慰自己在這異世界並不是唯一可怕的娃娃臉,更慶幸自己並沒有對他「以大欺小」。

不知是否對莫妲兒所有愧疚,莫拉克曾趁著阿迪南不在時,主動找她坦白說出那段令人難以忘懷,充滿苦澀的故事,同時,不為人知的事情告訴了她。

──伊奈堤身上殘留一部份費爾熊神的力量。

當年為了回應伊奈堤的誓約以及救他的性命,莫拉克打破里迦瓦大神的規定,將剛繼承不久的土元素之力,取出一小部份力量給了伊奈堤,期望他能夠撐過生命危機,並且實現他們之間的約定。

不知情的伊奈堤,正巧被邪神識破他身上擁有少許土元素之力,結果就如他們所知遭受邪神控制,當然,從那次對打中,莫拉克有嘗試清除他身上的邪氣,只可惜,從那短暫的清醒來看,除非將邪神消除,否則要他恢復本性脫離邪神的掌控是不可能的事了。

過了幾天,莫妲兒終於能夠自行下床行動,在阿迪南的帶領下,她看見前來迎送的熊族人向她表示謝意及道別,直到抵達出口,熟悉的三人身上已經背滿了行李,紛紛向她露出笑容。

不知為何,莫妲兒忽然心情憂鬱,忍不住道:「你們不是應該要回到自己的部族?為什麼還要陪我去蠍族?這已經不是你們該做的事啊!」

三人望了阿迪南一眼之後,笑笑地轉身離開,毫不理會她的「柔性勸離」。

這時,阿迪南緩緩的說:「蠍族,是一個非常神祕的部族,除了部族實際位置不明確外,蠍族人是個『熱愛研究』的族群。」瞥了一眼莫妲兒,「憑妳身上的邪神詛咒,還有異族巫師的邪毒,如果沒有他們在場壓制那群變態,妳覺得妳還有命活著離開嗎?」

「……」

就這樣,莫妲兒在充滿感嘆之下,與心事重重的四人朝蠍族前進。

目標除了繼續進行認證考驗外,最重要的是──

希望個性捉摸不定的神秘蠍族,可別真的把她當醫療實驗品啊!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完》

 

附神巫女04 - 牛郎傳說之熊熊愛上你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