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引導者之夢

 

不知昏迷了多久,莫妲兒隱約感覺到耳邊傳來暴躁的怒吼聲。

沒會兒,她感覺到胸口緩緩流入了一絲暖意。

受到斷腳蜘蛛的影響,她全身虛弱無力,極為疲倦地不想理會對方,只想好好休息。

此刻,天空傳來一聲轟雷巨響,淅瀝嘩啦的大雨聲清晰傳入耳中。

濕冷的寒風從尚未來得及關上的窗口吹了進來,頓時,整個空氣中瀰漫著土壤潮濕味,卻沒有先前殘留在嗅覺中的腐爛惡臭。

彷彿將她拉回現實般,莫妲兒猛然睜開雙眼,愣愣地看著眼前散發著耀眼金色光芒的雙眼,這時她才明白先前的景象只是在做惡夢罷了。

良久,她向緊緊抱住自己,拼命將大神之力灌入她體內的阿迪南,輕喃道:

「夠了,阿迪南,別再浪費力量了,我已經沒事了。」

阿迪南雖然收回了力量,但是他的臉上還殘留一絲絕望的恐懼,讓莫妲兒不由得苦笑,無奈地憶起離開熊族之後,身體第一次出現嚴重發病的情況。

由於大神血脈阿迪南和鷹、狼、熊族長各自受到邪神詛咒的影響,她那詭異的身體居然自動代替他們承受邪神的詛咒,唯有蠍族才能化解。

但是在離開熊族之後,她首次發病的情況,可說是全身像被人狠狠鞭打般劇痛不已,體溫也會隨著時間流逝漸漸冰冷,更別提心跳的跳動次數了。

有時回憶起來,她覺得自己沒有馬上死掉真是非常幸運,儘管這三個月內,她一發病起來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她死定了……但是,如果沒有阿迪南堅持將大神之力灌入她的身體,她或許在第一次發病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當然,這個方法使用幾次之後,大家終於察覺了一件非常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阿迪南使用大神之力壓抑病痛的時間居然越來越長,同時暴露出阿迪南一直沒有告訴大家的可怕隱情,那就是──大神之力弱化了!

這個問題似乎很早以前就存在了,阿迪南身上擁有的大神之力是歷代大神血脈當中最弱的人,但是力量消耗的恢復力卻是歷代最強的,所以這個嚴重問題一直沒有被大家發現。

直到他在熊族接受了暴走化的她那含有邪氣的「戰帖傷痕」阻礙了恢復力,令他無法恢復該有的力量,甚至可以說他使用多少的大神之力,就會失去多少的大神之力。

因此,大家開始盡量避免讓阿迪南使用大神之力,以防他失去了大神之力的事情傳了出去,讓存有異心的人們抓到機會危害阿迪南的人身安全。

這一點,莫妲兒非常自責暴走化的她,怎麼會對阿迪南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情。

彷彿知道莫妲兒現在所想的事情,阿迪南輕撫她的臉頰,垂眸沙啞道:「……妳還記得我曾說過的話嗎?這是我心甘情願讓妳這樣對待我,並不是妳的錯,妳就別再自責了。」

這句話,莫妲兒確實有聽過他說過。

沒記錯的話,那是她初次發病瀕臨死亡之時,阿迪南情急之下脫口說出一堆命令不淮她死,挽留和懺悔的話,其中就是這句「他心甘情願任她處置」的話語。

只是她沒想到阿迪南還會再一次說出這句話,不禁令她搖頭失笑。

「阿迪南,我發現你好像變得有點M傾向唷?」

M傾向?那是什麼?」阿迪南蹙著眉,直覺這句話一定不是好的讚美。

莫妲兒微笑不語,故意依靠在他身上閉上雙眼假裝休息,心想:她才不會笨笨的跟他解釋意思,否則他一氣之下,又要恢復以前惡質的照顧方式了。

這時,剛從外面回來的馬薩庫察覺兩人氣氛不對勁,不禁驚呼──

「王,巫女大人的病又發作了嗎?」

阿迪南點點頭。

馬薩庫急忙將倒了杯水遞給阿迪南,意圖接手的說:

「王,您剛用完力量,需要好好休息,巫女大人就交給我照顧就行了。」

「不需要。」阿迪南拒絕馬薩庫的好意,反問莫妲兒,「妳要喝水嗎?」

莫妲兒無奈地睜開雙眼,瞥了一眼同樣露出無奈表情的馬薩庫,乖順的說:「要,謝謝。」

在阿迪南小心翼翼的餵飲之下,馬薩庫已經轉身檢視庫存的食物,神情非常擔憂。

馬薩庫是鷹族現任族長,個性古板,原本是失去鷹的「異族」。

經歷一場鷹族重大事件之後接下族長之位,繼承不滿一個月的他得知莫妲兒獨自待在狼族,毅然決定前往陪伴,是除了阿迪南以外,壓制蠍族那群醫療變態研究狂的保鑣之一。

剩下的狼、熊族長保鑣,則是剛好輪到他們出外找尋蠍族領域的正確入口,時間算算已經離開了十天,真不曉得他們的情況是否安好。

望著正在討論該如何在這麼惡劣的天氣找尋食物的兩人,莫妲兒目光移到未關的窗外,依然是磅礡大雨,看來有一半的機率是午餐沒下落了吧?

這時,阿迪南來到莫妲兒身旁,柔聲道:「妳先睡一下,我和馬薩庫去找尋一下食物,很快就會回來,妳可別亂跑,知道嗎?」

莫妲兒點點頭,在他的注視之下閉上了雙眼,繼續她的睡眠時間。

 

雨,依舊在下。

不同於早晨那場大雨,此刻的雨勢轉為綿綿細雨。

寧靜的室內,可以清楚聽見雨水滴落在不同的物體上所發出來的聲響。

時而悶聲,時而清脆。

就像大自然為這場即將結束春天的梅雨季節,演奏出最後的終曲。

正巧這場雨是莫妲兒前往蠍族的路途中,在異世界渡過她第一個夏天。

這也代表著當秋季到來,她穿越來到異世界即將滿一周年的時候了。

此刻,房門忽然被人打開,伴隨而來的是愉快的招呼聲。

「喲!小姐,我們回來了!咿嚕。」

如此爽朗的聲音,莫妲兒不用睜開眼睛也知道那聲音的主人是──莫拉克。

莫拉克是在鷹族認識的,他不但隱瞞自己是熊族的姆魯拉爾,也就是熊族族長的身份,還假借報恩為由,一路上偷偷觀察她這個冒牌巫女的一舉一動。

雖然知道真相的她對此心裡有點受傷,不過以他的個性豪爽態度讓她很快原諒他的隱瞞,再說,她怎麼會對一個有著猛男般強壯身材的偽大叔生氣呢?

「莫拉克,巫女大人還在休息,請降低你的音量。」

將路上獵到的獵物放在角落,米佧諦小小責備粗心大意的莫拉克。

莫妲兒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說:「沒關係,正好也該醒了。」

米佧諦是狼族的族長,幼年曾遭受異族巫師藍戴爾的變態虐待下,成了患有廣場恐懼症的小孩,也是一個不把阿迪南當成是高高在上的王,搶著與她相處的人。

在那之前,曾受到異族巫師的邪毒影響的米佧諦,瘋狂的模樣與夏德拉很像。

夏德拉是阿迪南的雙胞胎弟弟,同為大神血脈,不幸的是,雙胞胎在這個異世界被稱為「詛咒的雙生子」,因此他被長老院逐出中央,成為異族之長,長期與阿迪南對立。

一想起她在牛族異變時差點殺死夏德拉的驚悚畫面,她實在無法釋懷自己做了如此可怕的事情,更別提失控的她與牛族一起敵對熊族,傷害企圖讓她恢復正常的阿迪南一行人。

想到這,莫妲兒心情沮喪地垂下頭,讓一旁看著她的兩人不由得面面相覷。

這時,莫拉克欲言又止看著她,似乎有很重要的話要說。

注意到這一點,莫妲兒趕緊收起沮喪的心情,微微一笑。

「怎麼了?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

莫拉克望了米佧諦一眼,此時兩人突然向莫妲兒九十度鞠躬,異口同聲。

「對不起!」

「欸?為什麼要說對不起?」莫妲兒驚訝了下,隨即會意道,「還是沒找到,是嗎?」

莫拉克歉意的說:「是的……我們沒有找到蠍族入口,害了小姐白白浪費時間等待我們的消息,還得繼續承受那麼痛苦的病痛,真的非常抱歉。」

「呃……沒關係,既然我們都能找到蠍族人暫時休息的小木屋,那麼一定有機會能找到蠍族的入口,你們就別這樣向我道歉啦!」莫妲兒趕緊安撫的說。

「……巫女大人,妳真的太善良了。」米佧諦心疼的說。

聞言,莫妲兒緩緩垂下眼眸,心裡反駁,其實……她這個人一點也不善良!

事實上她也很希望他們快點找到蠍族入口,好讓她快點治好身上的病痛與詛咒,但是她也明白,既然他們能夠困在這個地方三個月都找不到蠍族入口,也就表示──蠍族的入口一定有特殊機關。

記得這三個月內,前去探索蠍族入口的他們,帶回來的消息總是道路斷在很奇怪的地方,有時還會因為誤踩了陷阱差點喪命。

每當他們改變路線,換個方向前進,情形還是一樣不變。

唯一的好結果,就是找到這間蠍族人出外暫時休息的小木屋。

事後,以小木屋為據點,經過數十幾次尋找蠍族入口的失敗經驗,他們終於製出了一張禁止通行的路線地圖,確實找出幾條可能通行的路線之後,再由莫拉克與米佧諦前去確認哪條路才是真正的蠍族入口。

結果,正如剛才莫拉克所說的,還是一樣沒有找到。

所以她才會大膽猜測蠍族入口一定有特殊機關,就像玩電玩遊戲一樣,在特殊謎樣的機關迷宮地圖當中,只有得懂得辨識或是打開其中一個關鍵才能進入下一個地區,否則還是一樣重複這三個月以來的相同行為。

可惜自從她離開熊族,並且在前往蠍族的路途中第一次發病之後,她失去了與四聖溝通的能力,也看不見伊格鷹神、沃魯夫狼神,還有費爾大叔……是費爾熊神。

如果她和衪們的溝通能力還在的話,就可以向衪們詢問該怎麼進入蠍族的方法了。

想了想,莫妲兒突然有點好奇莫拉克他們在出外找尋蠍族入口的過程中,不知是否有見到特殊、奇怪的景象或物品。

正準備開口詢問,阿迪南和馬薩庫正好帶著一些獵物回來了,四人立即開始互相交流情報,頓時讓她失去機會開口詢問心中的疑問。

好一會兒,莫妲兒覺得很無趣地繼續躺回床上,本來她還是有在一旁默默聽著他們的談話內容,但是睡意一來,她又不知不覺睡著了。

 

白茫茫的朦朧水霧,伴隨著微弱的摩擦聲,像是某種東西刻意踩踏所發出來的聲音。

隨著朦朧的水霧緩緩散去,眼前的景象漸漸清晰明朗,是一處種滿奇異植物的巨大溫室,且玻璃屋頂外的夜空,繁星比以往所見的特別耀眼,就像是──近在眼前。

彷彿點醒了什麼,原本意識處於模模糊糊狀態的莫妲兒,忽然感覺四周變得很真實,而她的目光已經低頭看著自己赤裸的雙腳踩踏著潮濕的嫩草上,毫無目標地一步一步向前走。

這才讓她明白耳旁一直聽到的聲音,其實就是她踩著草地所發出來的聲音。

望向溫室屋頂上的大玻璃,原以為眼前的建築是原來世界的現代溫室,但是仔細一看,建築風格不太符合現代溫室的模樣,反倒是像刻意融合異世界原始部落的建築風格所搭建出來的溫室。

大約走了好一段路,莫妲兒開始困惑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感覺上,這個地方像是夢境,但是眼前的景象與植物所發散出來的奇妙氣味,以及腳底明顯出現踩爛脆弱嫩草的觸覺痕跡,卻是如此真實……

不知不覺,莫妲兒來到了一處閃耀著淡藍色光芒,並且種植著奇特水草的水池前。

她低頭看著水池面飄著零散的藍色葉片,正想伸手拿起一片來研究時,注意到自己在水池面上倒映,不知是因為水流動的波動反光的關係,造成她自己的模樣似乎哪裡不太一樣,但又好像是自己的錯覺。

此時,右方傳來了異樣的騷動聲,莫妲兒好奇地向前一看。

一名年約二十六歲,短髮辮子尾,背著大籃子,身穿苗族服飾,卻全身髒兮兮的男子面無表情地蹲在一處草堆前像在找尋什麼,神情非常謹慎專注,完全沒注意到莫妲兒的存在。

或許是非常好奇對方的行為,莫妲兒悄悄地走到對方身旁,看著他小心翼翼摘採著作用不明,外表有點奇怪的植物,然後放進背後的籃子上。

這個動作反覆幾次之後,一個不注意,男子剛採好的植物掉落籃子外,但是他沒發現。

見狀,莫妲兒伸手準備撿起男子遺落的植物放回籃子時,突然間,男子發出驚呼聲,接著整個人往後跌坐,一臉驚嚇地看著她。

「艾……艾絲達……大人?」

「呃?」

莫妲兒困惑地歪著頭,隨即聳聳肩,將地上的植物撿起遞到男子面前。

男子盯著莫妲兒的臉好一會兒,才伸手拿回她手中的植物。

就在男子不小心觸碰莫妲兒的手,他臉色一變,難以置信地喃喃自語。

「果然!這股力量……」

莫妲兒心裡納悶,正要反問他怎麼回事時,男子突然搖搖頭,一副不願相信的大喊──

「不可能,艾絲達大人怎麼可能會出現……難道這是夢嗎?」

一聽到夢,莫妲兒微偏著頭,語氣不太確定的說:「或許這真的是夢也說不定唷。」

當下,男子馬上伸手用力捏了一下臉,強烈的疼痛讓他皺眉忍住痛楚,眼神有點哀怨的瞪著莫妲兒道:「艾絲達大人,這明明不是夢,您怎麼還是那麼壞心在欺負我!」

莫妲兒尷尬笑道:「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莫妲兒,並不是你說的那位『艾絲達』。」

「莫妲兒?」男子狐疑地打量她的模樣,直到他的目光緊盯著她的胸部許久,表情微緩的說,「確實,妳並不是艾絲達大人,但是妳的長相跟艾絲達大人的長相非常相似……」

莫妲兒雖然不太喜歡對方目光盯著自己的胸部,但是他提到長相相似,也只能很無奈的說:「……大概是巧合吧!」

聞言,男子伸手握住莫妲兒的手腕,眼神微微透露出迷惘,隨即垂眸思索了會兒,似乎明白了什麼,鬆開手腕,面無表情地盯著她。

「妳出現培養室的目的是什麼?」

莫妲兒想了想道:「其實我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不過,說到其他目的,我和我的同伴要去蠍族,雖然目前借住在蠍族人暫時休息的小木屋,但是前前後後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還是找不到蠍族入口,不曉得你知不知道蠍族該怎麼去呢?」

等了很久,不見得男子回應,莫妲兒以為對方不知道蠍族的入口,只好無奈嘆氣。

「唉,說起來,要不是他們為了讓我快點接受蠍族的治療,除去身上遭受邪神的詛咒,還有異族巫師的邪毒,或許現在還不會那麼拼命外出找尋蠍族入口呢!」

說完,莫妲兒注意到男子的眼神變了,像是聽到新奇事物,看她的眼神也變得非常銳利,簡直是要將她全身解剖,從裡到外,仔仔細細將她的身體好好研究一番。

見狀,莫妲兒忍不住顫抖地退後幾步,心驚地想:等等,苗族服裝,面對不明的植物時,那種謹慎又小心翼翼的摘採態度,還有看著她的眼神充滿研究精神……

該、該不會這個男人就是──

「從小木屋出來向左走五十步,再往右走三十步,接著向左走六十步,穿過密坎藤蔓之後,地上藏有蠍族圖騰的石碑,對著蠍尾巴所指的方向往前進,直到看見斷路深淵,請無視幻覺繼續往前進,這樣妳就能抵達蠍族了。」

「欸?」莫妲兒愣了下,有點反應不過來的說,「剛剛你說的是……?」

「這就是前往蠍族的方法,記得要快點過來,否則雨季一結束,非蠍族人會無法抵抗這裡的毒氣,到時就算妳身上的病很吸引我的興趣,也別妄想我會派人去救妳和妳的同伴。」

聞言,莫妲兒開心的說:「是!我知道了,非常謝謝你的指引,我會和同伴盡快抵達蠍族的!」

男子隨意地揮了揮手,忽然間,四周的水霧變得很濃,莫妲兒還沒來不及問對方的名字時,一個恍神,她又失去了意識了。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