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蠍族傳說──艾斯達之謎

 

當莫妲兒從夢中醒來,整個房間充滿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香氣,同時,淒慘的咕嚕聲也跟著響起──

「啊啊,老兄,小姐醒了。」

聞言,莫妲兒只能尷尬地起身,在阿迪南的攙扶下,來到火堆前坐下。

當她看見阿迪南他們正準備盛裝食物時,她忽然想起了剛才所夢到的夢境,但是……

慘了!她忘了那個人所說的步數,到底是先五十步,還是先六十步,或者是三十步?

「怎麼了?」阿迪南注意到莫妲兒憋著臉,一副隱忍痛苦的模樣。

莫妲兒抬頭看著他,可憐兮兮的說:「完了,我忘記那個人所說前往蠍族的步數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停下手邊的動作,神情專注地等著她下一句話。

見狀,莫妲兒只好硬著頭皮將夢到的內容說給他們聽,沒會兒,他們恍然大悟,紛紛對蠍族的神祕表示讚嘆。

沒料到大家會是這種反應,莫妲兒有些困惑。

「呃……你們不怪我沒記住步數嗎?」

他們面面相覷,反而露出「妳在說什麼傻話」的表情,這讓她更加不解。

「妳能說出通往蠍族入口的重點,已經是非常有利的指引,為什麼還要責怪妳沒記住步數?」阿迪南不解地反問。

……說的也是,有關鍵線索總比什麼沒有的好,這也表示原來她也被虐習慣了?

「我有個疑惑,為什麼那個人會指著巫女大人為『艾絲達』?」馬薩庫困惑道。

聞言,眾人目光再度集中在莫妲兒身上,害得她渾身不對勁,慌張地躲在阿迪南身後躲避目光,卻反被阿迪南抓出來面對大家。

好一會兒,莫妲兒才疑惑的說:「你們知道『艾絲達』是誰嗎?」

眾人沉默不語,似乎不是很確定真正的答案是什麼,只能大概解釋「艾絲達」的來歷。

有關艾絲達的傳說,源於蠍族。

據說衪也是神明,卻不喜歡被人奉為神明,地位於四聖之上,里迦瓦大神之下。

衪曾在里迦瓦大神尚未沉眠以前,準備賜予屬於蠍族人的特殊能力時,與里迦瓦大神一起出現在蠍族,同時也是額外贈送蠍族神秘禮物的神明。

禮物是什麼,只有蠍族人知道。

至於里迦瓦大神所賜予的特殊能力,除了醫療技術外,特別給予屬於蠍族長獨特能力,那就是──記憶傳承。

關於代代相傳的記憶內容,有人說是歷代蠍族長所學會的醫術,也有人說是毒物百科知識,甚至也有對艾絲達的容貌有深刻印象的記憶。

這也讓眾人目光再次盯著莫妲兒猛看,似乎想藉由她的模樣去想像艾絲達的容貌。

不過,這也代表著莫妲兒夢中所遇到的男子,正是蠍族長。

由此可見,她其實還保有部份能力,並非完全喪失屬於她的優勢能力。

雖然她沒辦法如同前三次那樣在夢中與四聖相見,也失去了與四聖面對面對話的能力,至少她與蠍族長有了聯繫,並且得知前往蠍族的重要訊息,這對於三個月沒有任何進度的他們來說,已經非常足夠了。

這時米佧諦像想到了什麼,表情有些古怪地盯著莫妲兒好一會兒,緩緩的說。

「事實上,除了艾絲達的容貌記憶說法,我還有聽到後續關於愛慕之心的說法。」

此刻,除了莫妲兒以外,每個人紛紛表示聽過此說法,她不由得望向米佧諦,希望他能說出有關愛慕的版本。

早已注意到莫妲兒期待的眼神,米佧諦再度古怪地瞥了她一眼,繼續道。

「傳聞,每位繼承到蠍族長之位的人都會因記憶傳承的關係,對艾絲達產生著迷的情感。至於為何有這種感情,似乎是受到初代蠍族長對艾絲達強烈的愛慕之心所影響,才會有沒辦法擺脫這個記憶。」

「唔,聽你這麼一說,我怎麼覺得歷代蠍族長好可憐,為什麼里迦瓦大神要賜於蠍族長這種傳承能力啊?。」莫妲兒不解的說。

「那是斯格彼翁蠍神向里迦瓦大神要求賜予記憶傳承的能力。」眾人異口同聲的說。

「什麼?那是斯格彼翁蠍神要求的?」莫妲兒訝異的說。

「如同艾絲達的傳聞,據說是因為蠍族長對艾絲達的愛慕之心感動了斯格彼翁蠍神,衪為了不讓這個感情隨著初代蠍族長的逝世而消失,才向里迦瓦大神請求記憶傳承的能力。」阿迪南一旁解釋。

聽到這種解釋,莫妲兒忍不住在內心大喊:……斯格彼翁,祢也太狠了吧!

不管她怎麼想,都覺得斯格彼翁不可能會為了保留這段感情,才向里迦瓦大神要求賜予記憶傳承的能力,反而是衪想找艾絲達的麻煩,硬是想讓其他蠍族長如初代那樣一樣愛慕之心,煩死艾絲達。

說不定事情正如她所猜想的那樣,艾絲達不喜歡接受這種愛慕才決定選擇消失,故意不留下屬於衪的神明傳說。

想到這,莫妲兒忽然意識到奇怪,為何她會有這樣的猜測念頭?

這時米佧諦突然皺眉,像是大家的反應不如自己預期一樣,直言。

「我都暗示那麼清楚,你們怎麼都沒聯想到事情的嚴重性?」

莫妲兒愣住,不解地看著米佧諦。

「如果你是怕蠍族長像你那樣對莫妲兒出手,那麼我可以說你多疑了。」阿迪南道。

米佧諦瞪了阿迪南一眼:「我的情況正好與蠍族長的情況相似!」

「至少蠍族長對她是『神明』般的單純愛慕,不像你那樣是存有占有欲的『邪念』。」阿迪南隱隱嘲諷的說。

莫拉克忽然噗哧一聲,哈哈大笑。

「放心啦,米佧諦,這一任的蠍族長比前幾任還要不受『愛慕之心』的影響,不用怕他會對小姐下『毒』,或是做出其他不該做的事,咿嚕。」

「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這一任的蠍族長不受影響?」米佧諦雙手環抱,瞇眼的說。

莫拉克嘖嘖兩聲,伸出來的食指晃阿晃,意味著米佧諦的消息被封閉太久,連最基本的訊息都不曉得。

「很簡單,就憑這一任蠍族長不愛使用水元素之力,極力尋求蠍族不同以往的行為方式來判斷,他痛恨記憶傳承,否則不會傳出這一任的蠍族長是個『愛研發新奇毒物』和『極力找尋難以治療的病例』的瘋狂醫者謠言,咿嚕。」

一提到「瘋狂醫者」這個稱呼,大家又想到了莫妲兒的病,不由得擔憂了起來。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將米佧諦的話聽進去才是。」馬薩庫擔憂的說,「光是巫女大人的容貌與艾絲達很相似,加上蠍族長所追求的難治之病……就算蠍族長不受『愛慕之心』影響,現在的巫女大人等於是蠍族長夢寐以求的病人吧?」

這一番話,頓時讓所有人沉默不語,實在無法反駁這個解釋。

見大家神情凝重的在替自己著想,也很糾結該不該去找蠍族長,莫妲兒忍不住開口。

「其實……就算我沒病,我還是得接受蠍族長的認證考驗,再說,有你們在,你們一定不會讓蠍族長有機會對我亂來,不是嗎?所以大家就別再煩惱了,我們還得趕在雨季結束之前抵達蠍族呢!」

眾人面面相覷,最後在阿迪南的點頭示意之下停止這個話題,改口聊聊他們在外面遇到了什麼新鮮事情,好讓一直無法出門的莫妲兒解解悶,轉換一下心情。

 

翌日。

將物品收捨好的一行人,終於開始遵照夢中指示前往蠍族。

望向看似非常普通的森林小徑,莫妲兒心裡有些不安,她深深覺得自己應該要好好記住那些步數的順序才對,否則那位蠍族長不會刻意說出這種指示。

至於曾出外找尋過蠍族入口的阿迪南及其他三人,由於先前不曾想過要計算步數,加上莫妲兒已經忘了步數的前後順序,所以他們決定選出三人各自站在三十步、五十步和六十步的位置,以測試是否有什麼變化。

第一個自願站在三十步的是馬薩庫,五十步則交由莫拉克,接著是米佧諦為六十步。

正當他們開始向右走沒幾步時,突然間,馬薩庫和米佧諦像是踩空了,整個人居然往下跌落,如果不是兩人早有警覺,可能一下子就跌入看似平凡無奇,卻是暗藏可怕的陷阱。

見狀,阿迪南馬上拉著莫妲兒來到莫拉克身後,跟著他走。

在莫拉克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三十步的位置,當然也有測試向左走幾步是否會像剛才情況一樣,所幸這次的步數是正確,並無誤踩陷阱。

在行走過程中,莫妲兒隱約感受到右腳踝傳來一絲刺痛感。

起初她還不以為意,但是隨著行走的腳步增多,右腳踝的刺痛感就會越明顯,害得她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哪撞傷了,否則怎麼會有刺痛感?

這時,他們來到一處幾乎可說是整棵樹長滿了藤蔓的樹林藤蔓區域,而那些濃密交錯的藤蔓,正是夢中下一個指示──密坎藤蔓。

根據馬薩庫的解釋,密坎藤蔓具有強烈毒素,只要皮膚不小心觸碰到密坎藤蔓,如果沒立即用清水清洗的話,皮膚將會開始紅腫潰爛,嚴重的話是會死人。

現在看著密坎藤蔓的密集程度就讓阿迪南他們明白,想要安然無恙通過密坎藤蔓,就得謹慎處理才行,所以他們各自拿出武器,開始砍出一個可讓大家安全通過的通道,而幫不上忙的莫妲兒則是走到不遠處的地方坐下,打算檢查右腳踝的刺痛原因。

正當她脫掉長靴,看見右腳踝出現一小點紅腫,像是被不明昆蟲咬到一樣,不同的是,紅腫的部位有著特殊且不規則的黑色紋路順著腳踝分散,讓她忍不住伸手輕撫上面的紅腫,企圖消除隱隱作痛的刺痛感。

不料,因為這樣觸碰,莫妲兒差點痛到叫不出聲音來。

注意到莫妲兒的異狀,阿迪南趕緊丟下手邊的工作,來到她身旁看著她想碰又碰不得的腳踝。當他看見右腳踝那一小點紅腫,臉色一變,馬上招呼其他人過來。

「你們對這東西有印象嗎?」阿迪南問道。

其他人低頭一看,臉色也跟著一變,卻不敢確定那是否如心中所想的那樣。

莫拉克神情嚴肅地盯著她的表情,問道:「小姐,妳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痛?」

莫妲兒偏頭回想道:「大概是從我們出發沒多久,腳踝才開始有刺痛的感覺。」

突然間,莫拉克握住莫妲兒的手腕,垂眸仔細感受莫妲兒的脈博之後,佩服的說。

「唔……真不虧是小姐,居然是到現在才感覺到刺痛,換作是一般人大概是剩下一口氣了,咿嚕。」

聞言,阿迪南伸手輕按莫妲兒頸動脈,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這不是佩服的時候吧?」

莫妲兒不懂他們的意思,忍不住學阿迪南按住自己的頸動脈。

沒會兒,她知道他們的意思了。

天啊,她、她竟然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啊啊啊!

就在莫妲兒陷入恐慌之時,阿迪南他們已經悄悄地緊急討論解救方法──

「現在加快腳步趕路不知還來不來得及,只怕巫女大人可能還沒抵達蠍族就會被『蜘蛛的惡咒』吞噬了。」馬薩庫擔憂的說。

阿迪南望著其他人:「那你們有什麼其他建議?」

「雖然沒聽說過中咒的人可以撐那麼久的時間,不過憑巫女大人的能力……莫拉克,你要不要考慮試試看熊族的恩賜?」米佧諦提議的說。

「噢,這倒也是個辦法,老兄,你覺得呢?」

「只要你同意,我沒有其他意見。」

「那好,馬薩庫,請幫我拿杯子來。」

接下馬薩庫遞來的杯子,莫拉克抽出長靴裡的匕首,二話不說往左掌心劃了一刀,讓鮮血流入杯子裡面,沒會兒才讓馬薩庫趕緊替自己包紮。

莫妲兒在莫拉克這番行為嚇得不知所措,大聲驚呼。

「莫拉克,你幹麻自殘啊?」

「當然是為了增加妳的體力撐到蠍族,不然妳以為熊族的恩賜能這麼隨便給人嗎?」阿迪南好沒氣的說,順勢將裝有血液的杯子遞給她。

莫妲兒盯著杯中的鮮血,腦中不免閃過在牛族親眼看著牛族長伊奈堤愉快喝著虐殺熊族人之後所奪取到的鮮血,她不由得摀住嘴,強忍反胃的衝動,搖頭拒喝。

伊奈堤幼年與莫拉克為好友,由於牛族長期與熊族敵對欲爭奪土元素之力,所以兩人的共同心願是結束這場長久戰爭。

為了實現誓言,他將結合牛、熊二族的圖騰刻在身上險失血過多而亡,要不是莫拉克為了回應他的決心,將少許土元素之力分給他,或許他撐不過那次的傷害。

當然,伊奈堤本人不知情,否則不會被邪神亞奇馮利用。

「小姐,別拒絕我的血嘛,看在我都將血弄出來的份上,妳多少也喝一點吧?」莫拉克無奈的勸說。

「不要!這根本是偏方,怎麼可能喝血就會補體力!」莫妲兒激動反駁。

莫拉克嘆了口氣,對著阿迪南拍肩的說:「老兄,這件事就麻煩你自己解決,我要繼續工作了,咿嚕。」

離走前,他還不忘拉著馬薩庫和米佧諦繼續進行除去密坎藤蔓的開路工作。

看著他們的離去,阿迪南回過頭盯著依舊不願喝血的莫妲兒,又問了一遍。

「妳真的不願喝下這杯血?」

「不要!」

莫妲兒強烈表達抗拒,當然她也不忘趕緊穿好長靴,企圖遠離阿迪南越遠越好,免得被逼喝那杯人血。

結果事情真如她所料,阿迪南二話不說將血全部含入口中,趁她還來不及逃離的瞬間,強制捧住她的臉龐,低一頭,硬是將口中的鮮血餵給她喝。

濃厚的血腥味充滿整個口腔,莫妲兒難受地想掙脫阿迪南的束縛,卻是被緊緊壓制動彈不得,直到她確實將鮮血飲入喉中,阿迪南才鬆開她的束縛,為她擦拭嘴角殘留的血跡。

莫妲兒揮開阿迪南的手,強烈的反胃令她在一旁乾吐,突然身體一怔,似乎有了什麼變化,她又驚又疑惑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心想:這種源源不斷湧出體力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她茫然地對著阿迪南道:「阿迪南,這……這是?」

「這就是熊族的恩賜。」阿迪南微笑道。

說完,他伸手拍拍她的頭,起身走向忙碌的三人,一同加入除去密坎藤蔓的開路行列。

望著他們忙碌的身影,莫妲兒忍不住低頭思索──

原來是這樣,難怪那時伊奈堤會這麼喜歡喝熊族人的血,這真的……很有效果。

但是,一想起那些受犧牲的熊族人,她還是不願意像伊奈堤那樣飲用「熊族的恩賜」,儘管這是對自己身體有幫助……不管了!

現在她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成功抵達蠍族,剩下的交給他們處理就行了。

 

經過眾人一番努力,終於開出了一條通道,大夥們浩浩蕩蕩穿過密坎藤蔓的可怕範圍,來到了一處草叢雜亂的草地之中。

望著那些幾乎半身人高的草叢堆,阿迪南他們想也沒想開始分散找尋藏有蠍族圖騰的石碑,留下莫妲兒獨自待在原地等待他們。

望著大家努力找尋石碑的背影,莫妲兒也想跟著盡一份心力找尋石碑。

此刻,四周隱約傳來敲響著單一頻率的聲音,她仔細凝聽聲音的方向,距離似乎不是很遠,望了一下忙碌的四人,她想了想,向阿迪南大喊──

「阿迪南,我覺得那裡好像有怪聲音,要去那裡看看嗎?」

聞言,所有人紛紛來到莫妲兒所指的地方撥開草堆,確實看到一個刻有蠍圖騰,並且橫躺在草堆上的石碑。

特別的是,這個石碑像是有東西在撞擊,不斷發出低又沉重「咚、咚」的聲音。

不知為何,莫妲兒突然很想仔細研究這個石碑,她伸手往蠍圖騰一摸,咯啦一聲,剎那間,所有人臉色大變,二話不說遠離石碑。

莫妲兒還是在阿迪南迅速的動作之下,被他抱著跑離石碑位置。

此時,一股詭異的氣味從石碑底下散發出來,隨著淡藍色的氣體緩緩飄向某個方向。

如果有注意看的話,不難發現那個方向正好是蠍尾所指的方向。

本來大家想讚賞莫妲兒的碰巧,但是在阿迪南一句怒罵之下,讓他們噤聲了。

「妳是不要命嗎?蠍族的東西是碰不得,妳還隨便亂碰!」

「對、對不起,我只是在好奇石碑為什麼會發出規律的聲音……」莫妲兒後悔的說。

見到她自責的模樣,阿迪南也不忍心繼續說下去,只能將未說出口的責罵吞回口中,但是他卻不打算放她下來,決定抱著她前往蠍族,以免她又出亂子。

眾人再度出發,順著淡藍色氣體走了好一段時間,終於到了一處斷崖,盡頭前方則是看不見深處的無盡深淵,深處還不斷吹起了陣陣寒風,不由得讓人產生恐懼感。

莫妲兒有點害怕的說:「這真的是幻覺嗎?我怎麼覺得前面真的沒路啊……」

「呵呵,小姐,這妳就不懂了,蠍族的特殊之處正好是這種虛虛實實的幻象造就了他們的神祕,如果沒有妳的提示,或許沒有人會想要往深淵前進啊。」莫拉克摸著下巴解釋。

此時,馬薩庫招來了自己的鷹低聲溝通,一個指令之下,馬上飛向深淵盡頭,過沒多久飛回他的手中,他並且一邊解讀鷹的訊息,一邊轉述。

「鷹說通道只有一條真實的道路,其餘全是深淵,如果沒走好是真的會跌落下去。」

聞言,所有人盯著那條已經開始消失的淡藍色氣體,米佧諦忽然化身銀白色大狼,甩了甩尾巴,回頭望向眾人像是說:請跟我走。

見狀,所有人跟在嗅覺能力超強的大狼身後,小心翼翼踏進「幻覺」的道路之中。

當阿迪南抱著莫妲兒穿過「深淵」範圍時,她突然聽見詭異的笑聲從遠方傳了過來。

起初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但是隨著笑聲越來越清楚,她才驚覺到這聲音是夢中斷腳蜘蛛的笑聲,同時也讓她心驚地想:難道那場惡夢……不是夢?

為了確認自己是不是有聽錯,她對阿迪南問道。

「阿迪南,你有沒有聽到那詭異的笑聲啊?」

「詭異的笑聲?」阿迪南蹙著眉,向四周望了望,反問其他人,「你們有聽到嗎?」

其他人搖搖頭,包括化身為大狼的米佧諦。

這時,詭異的笑聲貼近莫妲兒耳旁輕輕響起了話語。

感謝妳讓我突破了蠍族的結界,現在我要送給妳謝禮,那就是──墜入這個深淵吧!

莫妲兒身體猛然一震,緊緊抓住阿迪南的胸襟,驚恐大喊──

「住手──!」

在眾人不明所以,也因察覺不對勁加快腳步向前衝時,腳底下的「路」晃動了,接著,腳一空,所有人跟著往下墜落。

莫妲兒則在墜落的剎那,她的意識忽然變得很模糊,不受控制的身體張開雙臂,嘴裡輕輕發出一個單音,頓時,體內的力量抽離了身體,她也跟著失去了意識……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