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隱藏在神殿底下的星辰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莫妲兒隱約聽見有人在耳旁急迫的呼喚她,有驚恐,也有絕望。

彷彿像之前發病常聽見的叫喚聲,唯有的差別就是她失去了真實感。

猶如置身在虛幻的夢境中,她的意識告訴自己,她是在作夢。

因為她又再次聽見屬於斷腳蜘蛛充滿惡意的笑聲,也聽見了牠一句又一句的惡咒──

里迦瓦大神所選中的巫女,妳是逃不了我的詛咒。

無論妳做了什麼掙扎,這個詛咒會一直跟在妳身上。

妳逃不了。

妳已同意接受的詛咒,誰也無法解除!

就算是艾絲達也無法抗拒這個契約,這是妳的宿命!

這段話讓莫妲兒無法理解為何斷腳蜘蛛會提到「艾絲達」,更不懂她何時同意接受了這個詛咒,正想提出疑問時,阿迪南的聲音忽然清晰地傳入耳中,瞬間身體恢復了知覺,也聽見了大家的聲音。

「……醒醒,莫妲兒!」

「巫女大人,您快醒醒啊!」

「小姐,妳快點醒來,別嚇我們啊……」

「不、不……我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巫女大人,我求妳快點醒來!」

「莫妲兒……沒有我的允許,我不淮妳這樣離開我!」

這般充滿驚恐的話語讓莫妲兒想睜開沉重的眼皮,可惜她怎麼樣也睜不開,連身體也一樣動彈不得,就像只有意識恢復,身體的掌控權卻還無法取得的──屍體。

這時一群身穿苗服的男人們匆匆忙忙跑了過來,他們除了驚訝阿迪南一行人是怎麼知道蠍族入口以外,每個人目光閃耀著異常光芒,大剌剌直視昏迷的莫妲兒,似乎是身為醫者的本能,讓他們知道她處於危急之中。

頓時,那群蠍族人不理會阿迪南一行人的存在,硬擠到莫妲兒身旁開始檢視她的身體,同時七嘴八舌討論病情。

「她的氣息沒了,來不及救了。」

「她還活著啦,笨蛋!」

「哇,她真厲害,中了那麼嚴重的邪氣還活到現在……」

「對啊,光是她身上那股濃厚的邪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量了。」

「喂,誰有帶維卜藥水?或是維卜草也行,來試試看她能不能醒來。」

「笨蛋!你當維卜這麼好用嗎?那只適合一般昏迷的病患,像她這種特殊情況得找族長處理才行。」

「蠢蛋,要是派族長過來,你以為我們還有機會可以研究這麼稀有的病例嗎?」

這些對話,終於讓阿迪南一行人發怒了。

但在四人發飆出聲以前,另一個男聲從不遠處響起──

「通通退下!」

聞言,所有蠍族人帶著惋惜的表情紛紛退開,讓出一條道給男子通過。

男子一來到莫妲兒身旁,馬上伸手捧住她的臉龐仔細端詳她的氣色,接著按住她的頸動脈,確認她沒有心跳之後,馬上從懷中掏出一罐漆黑的瓶子,讓她喝下瓶中所有的液體。

見狀,不少蠍族人露出驚愕的表情,紛紛表示──

「族長!那不是初代族長所調配的珍貴靈藥嗎?您怎麼會為了這種幾乎沒救的人用光珍貴藥水啊!」

「太可惜了,實在太可惜了!」

「族長,這不像您的作風啊!您不是希望靠自己的能力去研發新醫術嗎?怎麼……」

對方話還沒說完,就被男子兇狠的眼神嚇得趕緊噤聲。

成功讓他們閉嘴之後,男子繼續專注觀察莫妲兒的變化。

沒會兒,莫妲兒出現被液體嗆到產生劇烈咳嗽,氣色漸漸恢復了一些正常之後,他才勉強鬆了口氣。

在一旁沉默很久的阿迪南,開口道:「你就是蠍族長,帕尼爾?」

帕尼爾訝異地抬頭看著他,隨即恢復蠍族人眼中熟悉的面無表情,仔細打量著他們。

當他看清每個人的打扮、特徵,以及隱隱散發出來的特殊力量,不禁臉色一變,難以置信的說:「熊族的魯姆拉爾,狼族的自閉族長,鷹族的新任族長,還有大神血脈,居然會一起出現……」

被說成自閉族長的米佧諦,表情極為不爽地想回嗆,所幸被馬薩庫及時阻止。

不理會其他人的反應,帕尼爾像陷入迷惘,低頭望著雙眼緊閉的莫妲兒喃喃自語。

「不可能,妳怎麼會是大神巫女,妳應該是……」

「她可不是艾絲達,別認錯了。」阿迪南低聲警告。

「我當然知道她不是艾絲達,但是她……」帕尼爾噤聲不語,避開他們銳利的目光,轉身的說,「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了,只靠靈藥是不能讓她完全復原,快隨我去神殿。」

此言一出,蠍族人更加錯愕的說:「族長,您怎麼能讓外族進入神殿啊!」

帕尼爾瞥了自己的族人一眼道:「你們剛剛也看過她的情況了,只有聖域泉水才能真正消除她體內的邪毒,不帶她去神殿,要帶她去哪?失落的聖源嗎?」

「可是斯格彼翁蠍神的規則……」

「她的身份足以勝過斯格彼翁蠍神的規則。」

「族長……她的身份只是大神巫女,怎麼能說她的身份可以贏過咱們的蠍神?」

「夠了,我不准你們繼續污辱她!」帕尼爾怒叱地制止族人的勸說,回頭望向阿迪南,「時間不夠了,請隨我來。」

阿迪南凝視了帕尼爾好一會兒,才點頭跟他一起離開。

直到他們離去好一段時間,還處於震驚的情緒當中的蠍族人,終於開口──

「這、這是我們認識的族長嗎?」

「我第一次才知道,原來族長會生氣……」

「欸,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

「注意什麼?」

「族長除了生氣以外,還露出對其他表情呢!」

彷彿領悟了什麼,所有人忽然興奮地互看彼此,紛紛朝向斯格彼翁神殿的方向,誠心誠意說出感言。

「噢,感謝斯格彼翁蠍神,我族族長終於有比較像『人』的正常反應了……」

「呀啊啊啊───!」

如此突兀的慘叫聲,讓其他蠍族人心情不爽地想揍那名破壞氣氛的族人,但是看著對方臉色蒼白地指著出入口方向,他們也跟著回頭一看,紛紛發出相同的慘叫聲。

原來蠍族的出入口前,用粗大樹幹製成的拱門居然佈滿了厚實的蜘蛛絲,甚至開始往四周地面擴散,朝他們的方向前進。

見狀,那群蠍族人忍不住往後退幾步,驚慌失措大喊──

「慘了慘了!結界被蜘蛛一族破掉了啊!」

「是蜘蛛一族,蜘蛛入侵進來了啊!」

「快,得快點跟族長通報結界被破了!」

「不妙,他們一定是想斷絕聖域泉水,誰快去保護聖源,別讓他們破壞聖域泉水!」

在入口的蠍族人陷入了一片混亂的同時,正趕著前往蠍族神殿的一行人,也感覺到有異常的冰冷寒風吹過他們。

就在所有人心裡感到不妙的時候,正好看見遠方身著神殿服飾的蠍族人們神色慌張地跑了出來,像在找尋什麼,最後看到帕尼爾的身影,趕緊來到他的面前七嘴八舌稟報。

「族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族長,聖域泉水突然乾枯了!」

「族長……」

「停!冷靜。」帕尼爾對說聖域泉水乾枯的族人問道,「你再重複一次剛剛說的話。」

「剛剛聖域泉水突然乾枯了,現在連一滴水都沒有,連帶影響了珍貴藥草也開始出現乾枯現象啊!」

聞言,帕尼爾推開族人,直往蠍族神殿奔去。

見狀,那幾名蠍族人居然緊張大喊:「族長,您不可以奔跑!」

話還沒說完,所有人眼睜睜看見帕尼爾被自己拐到腳,以「犁田」的方式整個人非常淒慘的跌在地上,非常狼狽。

帕尼爾強忍著痛楚,故作鎮定地爬起身繼續向前奔跑,然後再度拐到腳跌倒在地上……過程重複了好幾遍。

過了一段時間,帕尼爾傷痕累累終於抵達神殿直衝到內殿,映入眼中的是乾枯的水池,像被人刻意關閉水源,流水通道沒有水,連原本栽種在水池旁的奇珍異草也出現垂死跡象,垂頭癱軟在地上。

帕尼爾眼神一凜,回頭望向同樣趕來的阿迪南一行人。

「你們並沒有成功通過最後的深淵關卡,直接破壞了結界才進來蠍族,是嗎?」

阿迪南沒有回答,反而觀察了四周的情況,沉默了會兒,開口道。

「她的情況,一定要聖域泉水才能解嗎?」

帕尼爾望了一眼莫妲兒,直視阿迪南的說。

「沒錯,她現在非常需要聖域泉水,偏偏你們讓蜘蛛一族有機會趁虛而入,斷絕我族珍貴的泉水來源。現在情況危機已不再是只有她才有,連我族也面臨滅族的危機了。」

說到這,帕尼爾的目光再度移到莫妲兒身上,似乎在做什麼打算,神情有些猶豫自己的決定。

最後他別過臉,有些逃避地走到乾枯的水池中央,從懷中拿出一個在這個異世界不可能會存在,精緻又忠實照映出人真實模樣的迷你圓型鏡子。

帕尼爾輕輕地將迷你圓型鏡子朝中央凹槽放下,喀的一聲,完全吻合。

彷彿啟動了什麼,整個室內開始發出轟隆聲響,仔細一看,是內部建築物在移動變化!

此刻,帕尼爾所站在的位置突然下陷,漸漸形成了一個前往地下室的階梯。

直到移動的聲響停止,整個內殿已不再是方才所見的那樣,除了地下階梯,四周環境已變成了祭祀儀式專用的規格擺設,好一會兒,他才向一旁震驚的族人一一吩咐。

「將治療室的器材全部搬來這,特別是我所製做出來的藥品都要帶來,還有,這裡面需要整理,也得鋪上高級的棉被,食物和飲用水也不可遺忘。」

等族人離開,帕尼爾低頭注視著迷你圓型鏡子良久,抬頭正視靜靜等待他解釋一切的阿迪南一行人,最後他目光停留在莫妲兒身上,開口道。

「這裡是我族面臨危及時才能打開的祭祀室,是艾絲達大人賜予我族的禮物之一……更是為了她所特別準備的地方。」

所有人愣住,完全無法理解帕尼爾的意思。

帕尼爾轉身道:「隨我進來吧,我會好好向你們解釋一切。」

聞言,阿迪南望向其他人,見彼此達成共識,謹慎跟隨在後,防止帕尼爾做出其他奇怪的事情。

除此之外,原本意識一直很清楚,卻無法開口說話的莫妲兒,在阿迪南抱著她踏入地下階梯的剎那,整個意識被吸入了黑暗,因此錯過了得知蠍族長即將說出最重要的訊息。

 

異樣的沙沙聲,喚醒了沉睡的莫妲兒。

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處寬大的石室內,且天花板上繪滿了曾見過的圖騰──星芒。

特別的是,那些星之圖騰會發出銀白色的光芒,就像是她當初在中央里迦瓦大神沉眠的祭祀聖堂裡接受阿迪南的大神血脈認證時,所產生相同原理的奇妙光芒。

因此,她對這個石室產生了「此處與祭祀聖堂蘊藏相同對等力量存在」的強烈直覺。

此外,石室雖然廣闊,但空氣中卻充滿著藥草香,令她憶起中藥店的氣味,或許是因為遠方的角落放著一大鍋疑似在熬煮藥湯所散發出來的氣味緣故吧!

大略看了一下四周,莫妲兒並沒有看見阿迪南他們的蹤影,反倒是距離她不遠處,有一名曾在夢中見過身著苗族服飾的男子正背對著她,不知道在桌前忙錄什麼。

在這種安靜到幾乎可以清楚聽見針掉落的石室裡,她還是能夠清楚聽出筆在紙張上不斷製造出細微的聲響,像在書寫,也像在塗鴉,讓她非常好奇,便決定起身來好好觀察一下。

當然,她也沒忘記要打量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換上苗族少女的輕便服裝。

直覺上,這很像是病患該穿的衣服,雖然脫離不了民族服裝上該有的好看圖騰。

原本在忙錄的男子忽然感覺到什麼,他慌忙地將手中的東西收進懷中,小心翼翼地回頭一看,正好與莫妲兒的目光對上,接著反應極為激動地往後一退,重重從椅子上跌落下來。

見狀,莫妲兒顧不得自己身體是否能動,也不管右腳踝發出強烈的劇痛,她趕緊下床來到男子面前,擔憂的說:「你沒事吧?」

「艾絲達大人……」說完這句話,男子趕緊搖頭的說,「我沒事,妳現在身體還不能隨便亂動,快回床上休息。」

「……喔。」

默默地回到床上,莫妲兒這才真正注意到其實地上散落不少磁器碎品,尚未擦拭乾淨的液體就這樣殘留在地上等著慢慢蒸發,讓她明白為什麼空氣中會充滿藥味的原因了。

沒會兒,對方拿了一杯盛滿黑色的液體拿到莫妲兒面前,中途還差一點拐到腳而跌倒,讓她看得是又驚又怕。

接過杯子,莫妲兒忍不住問:「請問……這是什麼?」

「這是藥酒,能治好妳之前尚未復原的身體,也可清除前一位醫者開錯藥所造成的體內毒素。」

「唔,藥酒……」莫妲兒猶豫了下,聞一聞液體的味道,似乎沒想像中那麼難聞,才微笑地向對方說,「謝謝你……那個?」

「帕尼爾,我是蠍族的族長,帕尼爾。」

「啊,原來你就是蠍族長!謝謝你,帕尼爾,我叫莫妲兒。」

「嗯,我知道妳的名字,快將藥酒喝完,待會妳還得吃點藥膳。」

默默喝完藥酒,帕尼爾接過她的空杯子放在不遠處的桌子,然後來到床邊的椅子上坐下,示意要莫妲兒伸出右手讓他把脈。

在把脈的同時,帕尼爾忽然開口:「妳是什麼時候夢見蜘蛛的?」

本來放空思緒的莫妲兒,愣愣住看著帕尼爾,喃喃道:「你怎麼會知道我夢到蜘蛛?」

帕尼爾指著她的右腳踝那原本應該是一小點紅腫,現在卻變成整個腳踝腫得像大碗公一樣驚人,簡直像得了蜂窩性組織炎,而紅腫的部份的特殊不規則的黑色紋路已經擴散到整個小腿,相當古怪。

見狀,莫妲兒顫抖的說:「我……我的腳踝是不是壞死了啊?」

「放心,妳的腳踝還不至於壞死,妳只是中了『蜘蛛的惡咒』,身體快被惡咒吞噬掉五分之一罷了。」帕尼爾平淡的解釋。

拜託,請別說的那麼輕鬆!莫妲兒內心驚恐地吶喊。

「你是因為這樣才知道我有夢到蜘蛛嗎?」

「有一半是,不過,我族結界被蜘蛛一族破掉了,加上妳的症狀,以及我們的夢中相遇,所以我猜蜘蛛一族有八成的機率也跟妳在『夢境』接觸過。」

莫妲兒愣了下,不解的說:「蜘蛛一族?為什麼會冒出沒聽過的部族?」

帕尼爾沉默了會兒,簡單解釋。

「蜘蛛一族為現今還存在的少數部族,與牛族一樣不願意放棄自己的部族,加入里迦瓦大神所認可的四大部族,然而同為擅長使毒與咒術的蜘蛛一族,因為羨慕我族可擁有龐大的毒、醫知識,長期不斷侵入我族企圖奪取寶貴的知識……如果沒有艾絲達大人的結界,我族早已被蜘蛛一族掠奪了。」

聞言,莫妲兒理解地點頭道:「原來如此……沒錯,我確實是夢到蜘蛛,因為跟牠比賽賽跑輸了,得接受牠的詛咒……」

莫妲兒將夢境的內容敘述給帕尼爾聽,只見他越聽臉色越凝重,最後嘆了口氣。

「果然。」

帕尼爾起身走向堆滿了各式各樣物品的桌前取出一條長長的白色棉布,接著調配藥膏,在棉布上塗滿了咖啡色的藥膏,然後拿到莫妲兒右腳踝前,小心翼翼的包紮。

不曉得帕尼爾是用了什麼樣成份效果的藥膏,從剛剛就覺得又熱又腫痛的腳踝,在接觸了沾有藥膏的棉布之後,疼痛感明顯減輕,冰冰涼涼的感覺讓她感到舒服。

突然間,她覺得有點嘴饞,很想再喝那杯藥酒,忍不住向帕尼爾開口。

「那個……帕尼爾,我可以再喝一杯藥酒嗎?」

「妳想再喝一杯藥酒?」帕尼爾表情古怪的問。

「嗯,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再喝……」莫妲兒臉頰微紅,有點尷尬的說。

事實上,她自己也很納悶,藥酒並不是說多好喝,為何自己會突然很想再喝一杯?

光是看到帕尼爾的表情,一定會覺得她是個怪人吧!而且她還覺得自己的腦袋反應好像變得很遲鈍不想思考……

良久,帕尼爾默默地去倒杯藥酒,準備拿給莫妲兒飲用。

此刻,入口傳來了腳步聲,沒會兒便看見了阿迪南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進入室內。

當他們見到莫妲兒醒來,原本繃緊的表情總算有了鬆懈,紛紛來到她身旁詢問她的狀況,同時也注意到她眼神漸漸朦朧,並且臉頰異常潮紅。

見過這個神情的阿迪南、莫拉克與馬薩庫,訝異地看著莫妲兒。

「噢,小姐,妳該不會是喝酒了啊?」莫拉克稍微貼近莫妲兒身旁,嗅出了一些酒氣。

「不行!巫女大人不該喝酒!」馬薩庫驚恐地憶起在鷹族時所遭受令他難以忘懷的事。

這時,正巧拿著藥酒準備遞給她飲用的帕尼爾被阿迪南一手擋住。

「慢著!」阿迪南仔細聞著杯子裡的液體味道,質問道:「是你給她喝酒了?」

「這是藥酒,對她的身體是有幫助的。」帕尼爾實在無法理解他們為何反應那麼激烈,當然這也包含沒見過莫妲兒酒醉過後那副德性的米佧諦。

「她絕對不可以喝酒!」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這並不會讓人有喝醉現象。」帕尼爾不滿他特製的藥酒被誤解成一般的飲用酒。

「是嗎?你要不要看看她現在的樣子。」阿迪南比了比莫妲兒現在的狀態。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正打算解開衣領,並且一副找尋藥酒模樣的莫妲兒,當她發現藥酒已經在帕尼爾手中時,她綻放誘人的笑容,開心地想拿走他手中的杯子。

剎那間,阿迪南抽走帕尼爾手中的藥酒,一手擋住作勢撲過來的莫妲兒,溫柔一笑。

「想喝啊?」

莫妲兒開心地點點頭,雙手奮力向藥酒伸手。

「帕尼爾,你這藥酒有什麼作用?」阿迪南問道。

「可以治好她先前尚未復原的身體,也可清除她因吃錯藥所造成的體內毒素。」

阿迪南思索片刻,似乎有打算給她喝時,馬薩庫突然高八調音的勸阻。

「王,您千萬不能給巫女大人喝酒啊!」

阿迪南右眉一挑,狐疑地打量馬薩庫。

「聽你的口氣,似乎見識過她喝醉後更糟糕的模樣?」

「……沒、沒、沒這回事!」

馬薩庫神情明顯慌張,他避開大家帶有各種含意的眼神,最後在烙跑前丟下這句話──

「無、無論如何,請一定要強制巫女大人睡覺!」

見狀,莫拉克竊笑的說:「看來那天晚上小老弟有『嚐到』小姐一些甜頭,呵呵呵。」

啪啷一聲,阿迪南握碎手中的杯子,他不顧手中所受的傷,回頭望向正在為壯烈犧牲的藥酒感到惋惜的莫妲兒,他扣住她的下顎,強迫她直視著散發金色光芒的眼睛。

「乖,妳現在很累,需要休息,快去睡覺。」

莫妲兒凝視了會兒,有些倦意的點點頭,乖乖地躺回床上閉眼睡覺。

這時米佧諦好奇的說:「奇怪,這次巫女大人居然沒有抵抗催眠?」

「大概是藥酒的緣故吧?總覺得這次反應沒上次那麼嚴重。」莫拉克摸著下巴道

此時,原本幫阿迪南包紮左手的帕尼爾,注意到他的右掌心居然有焦黑的簡易太陽圖騰傷痕,不禁錯愕地張大嘴。

阿迪南收回手,起身道:「我去追馬薩庫回來,待會來討論該如何應對蜘蛛一族及找尋聖域泉水下落。」

說完,阿迪南動作迅速離開石室,留下三人互相對望。

沒會兒,他們同時心想:看來有人要挨揍了。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