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令她為難的爭吵

 

自從那天飲用了藥酒所引發出來的意外,莫妲兒整個人不太敢去看馬薩庫臉上的慘狀。

雖然這次事件與自己……無關,但是有一大半主因還是出在她身上。

由於她在鷹族誤飲了鷹族珍貴特產的酒「科特雅果酒」之後,整個人喝醉,馬薩庫為了護送她回房,硬是被喝醉的她逼脫衣……

總之,她酒品不好已經是改不了的事實。只是她還真沒想到馬薩庫會自爆這件事,讓氣呼呼的阿迪南找他算帳,她真的是……感到非常抱歉。

阿迪南為了避免莫妲兒酒醉事件再次重演,要求帕尼爾另製同等效果的藥飲。

當然,帕尼爾也是很樂意挑戰自己的能力,特地調製了另一種效果比藥酒還要好的藥飲,算是成功平息這個意外事件。

今日,莫妲兒默默吃著帕尼爾精心調配,由蠍族百姓難得有機會可以動手幫忙烹煮……讓她吃得有些膽顫心驚的藥膳料理。

為何會吃的膽顫心驚?

其實也不是這道特製藥膳料理很恐怖,而是她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笨手笨腳到那麼不可思議?!

望著逐漸增加的破碎瓷碗,還有被浪費掉的珍貴藥材,帕尼爾強忍著心痛,神情認真的繼續熬煮待會莫妲兒必須飲用的藥湯。

事實上,這間石室被打開的當天,陸陸續續將所需器材搬進室內的蠍族人,就曾問過帕尼爾一件非常重要的問題──

「族長,您真的不需要我們幫忙嗎?」詢問的蠍族人各個神情非常擔憂的說。

「不用。」

「……族長,算我們求您,求求您讓我們幫忙好嗎?」

說到這,每個蠍族人眼眶都紅了。因為他們除了心疼珍貴藥材與器具即將大量損毀浪費外,更不忍心看見自家族長因此而受傷。

「我要親自照顧大神巫女,你們就別插手。」

「族長,您為何要這麼固執呢?您明知道您的狀況……」

「夠了!比起這件事,我需要你們代替我去找尋聖域泉水的下落,還有抵抗蜘蛛一族的後續問題。」

「……族長,您真的很固執。」

這是蠍族人最後放棄說服,所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此時,帕尼爾注意到莫妲兒正在觀察自己,他望了望四周雜亂環境,露出了一絲苦笑,自嘲道:「抱歉,讓妳看到我笨手笨腳的一面……」

「呃,請別在意。」莫妲兒尷尬的說,而沒說出口的話是她有股衝動想幫他的忙。

帕尼爾沉默不語,漸漸的,整個氣氛邁向無盡尷尬之中,最後他輕輕撫著桌上的藥瓶。

「其實,我不是天生的笨手笨腳……」

……這麼誇張的笨手笨腳還不是天生的,難道是靠後天培養出來的?莫妲兒困惑地想。

「這是斯格彼翁蠍神對我的懲罰……拒絕水元素之力的下場。」

看來斯格彼翁蠍神跟沃魯夫狼神的糟糕程度不分上下……咦?

「為什麼你要拒絕水元素之力?」莫妲兒驚訝的說。

帕尼爾靜靜的凝視莫妲兒,眼神透露出他像是比較什麼,使她有點坐立不安,良久,他有感而發的開口。

「妳也是認為我應該使用水元素之力,才能救助到大家嗎?」說完這句話,帕尼爾連忙摀住嘴,連忙揮手的說,「別理我,把剛剛的話忘了吧!」

莫妲兒想了想,問道:「這就是你執著不使用水元素之力的原因嗎?」

聞言,帕尼爾眼神一亮,試問:「妳不責怪我?」

「唔……責怪嗎?」莫妲兒歪著頭,「雖然我不清楚實際情況,不過你會這麼堅持,應該有你的理由才對,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不妨說給我聽聽?」

帕尼爾沉默了下,緩緩說出屬於他自己的故事──

 

年幼的帕尼爾是一個認真好學的乖小孩,面對無止盡的醫學知識,他比一般的小孩還要努力學習,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離開部族,四處旅行救人。

直到某天,他的親人在蠍族長不在族裡的期間內意外得了重病,可惜族內所遺留的醫學知識並無法醫救他的親人,唯有累積代代蠍族長「記憶傳承」的醫學知識,再配上水元素之力的輔佐下,才能解救他的親人。

偏偏那時候的蠍族長遇上了麻煩,無法即時趕回族內,所以他的親人去世了。

面對這樣的結果,帕尼爾將悲傷化為動力,幾乎是廢寢忘食學習族內所有的醫學知識,同時也研究著能夠超越水元素之力的藥品效果,努力製出一般人也能製成的藥來解救病人。

由於帕尼爾的努力感動了蠍族長,經族人的同意之下,決定讓他繼承蠍族長之位,希望他能夠善用「記憶傳承」的醫學知識,實現他的理念。

不料,繼承了族長之位的帕尼爾,卻在得到記憶的剎那,厭惡這般不經過努力就可輕易得到解救人們的能力。

因此,他抗拒接受水元素之力的舉動激怒了斯格彼翁蠍神,並且留下這段話──

汝已繼承蠍族之長,須負起一族之長的責任,然而汝卻是厭惡人人都想要的力量而不願負起責任,既然如此,吾必須給予汝懲罰,直到汝願意接受水元素之力為止。

起初帕尼爾還感覺不到斯格彼翁蠍神的懲罰對自己有什麼影響,隨著日子越長,他漸漸發覺自己在調配藥物的失誤率越來越高,甚至連走個路都會拐到自己的腳而狼狽慘跌落地。

這才讓他真正意識到斯格彼翁蠍神的懲罰是真的在逼自己接受水元素之力,否則將會奪走身為醫者最重要調節藥品劑量的能力。

面對這樣的打擊,帕尼爾反而非常固執不願屈服斯格彼翁蠍神,他為了要讓大家擁有同等的醫學知識,他寧可犧牲自己,也要研發出適合一般人可學會超有效果的藥品知識。

但是他卻沒有想過,他那麼盡心盡力為人們付出的心情遭受到眾人婉拒,並且希望他別再繼續堅持下去時,他沉默了,除了心灰意冷,他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該堅持,繼續延續代代蠍族長的慣例,依賴水元素之力來救助眾人。

不過,當他看見有人使用他所配製的藥方成功救活了需要水元素之力的病患,他才重回自信,繼續堅持自己的信念,努力造福大家。

雖然還是有人勸導他別那麼固執,但是一想起有人使用他的藥方成功救人的畫面,他也不會再受到打擊而放棄自己的信念。

聽到這,莫妲兒理解帕尼爾的堅持,但是她覺得他的堅持阻礙了他所想前進的道路,不由自主脫口說出自己的想法。

「有時候,擁有異於常人的天賦並不是一種作弊的行為。換個角度去想,你厭惡的『記憶傳承』並非你所認知的那麼『不需經過努力就可以輕易得到解救人們的能力』,而是累積了許多人的努力所保存下來寶貴的經驗和知識。

「這並不是靠書上的記錄,人們口耳相傳就能得到的東西,相對的,我認為你應該好好善加利用這個『獨特武器』,說不定這能讓你事半功倍,製作出更棒更有效果,更能夠供給一般人也可製作出來的藥方,不是嗎?」

說到這,莫妲兒發覺帕尼爾整個人愣住地盯著她,似乎對她這一番話震驚不已。

莫妲兒驚慌失措的連忙解釋:「對不起,這只是我小小的想法,希望你別太在意我說的話……」

「不,我會好好思考妳的建言。」說完,帕尼爾帶著平日慣用書寫記錄的本子離開了室內,留下莫妲兒獨自一人自我反省她是不是太自以為是。

沒會兒,阿迪南進入室內,神情有些複雜的望著莫妲兒,然後來到她床邊坐下。

「看來妳成功替蠍族人開導了帕尼爾。」

「呃?」莫妲兒有點驚訝,難不成阿迪南一直都在外面聽他們的對話?

「或許在妳的世界並不像我們那樣理所當然擁有特殊能力,所以妳無法體會擁有力量的人得應和人們的期許使用力量,不過,妳倒是建議了一個好主意,我想帕尼爾應該不會那麼堅持了。」

這番話,讓莫妲兒有了個念頭。

以某種意義來說,像阿迪南這樣的大神血脈,以及擁有特殊能力的族長們是自家神明的代言人,就像是大神巫女那樣身份。

雖然他們聽不見神明的耳語,但是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出於為人民著想,如同眾神守護百姓的意思是一樣。

如今現在看帕尼爾的這樣的想法,還有牛族不放棄熊族的土元素之力來看,或許……大家都忘了當初里迦瓦大神留下力量的最初用意。

──穩定平衡自然力量,換取這塊大陸的永續未來。

 

兩天後,莫妲兒發高燒了。

不管帕尼爾用了多少方法,給她飲用多少種藥,她依舊是高燒不退,瀕臨命危時刻。

此時,原本意識不清的莫妲兒,忽然聽見耳旁傳來細弱的爭執聲。

「你為什麼不願從歷代記憶中找尋聖源的去路?你明知道她的時間已經不夠了!」

聞言,莫妲兒燒到迷糊的腦袋冒出了疑問:聖源?他們是在指聖域泉水的源頭道路嗎?

努力睜開眼睛,莫妲兒正好看見馬薩庫在勸阻米佧諦別發怒,而帕尼爾低頭不語。

「帕尼爾,你也知道蠍族機關陷阱那麼多,只靠我們這幾個外族,還有根本不曉得路的蠍族人根本是不可能找到如此隱密的聖源,你不願回想,可以,但是我們需要一點提示,只要一點點就行了。」

阿迪南神情疲憊的勸說,似乎這幾天的行動讓他身心疲累了不少。

帕尼爾沉默了良久,緩緩地抬頭望向他們,絕望的說。

「你們以為我不想快點找到聖源嗎?我族缺水情況與巫女的病情一樣危急,我比你們更想快點想起聖源的路該怎麼去,但是,不管我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甚至讓我懷疑記憶中根本沒有通往聖源的道路!」

「你說謊!」米佧諦推開馬薩庫,來到帕尼爾面前抓住他的胸襟,怒道,「你以為莫妲兒沒像其他人那樣責怪你,你就可以繼續安心做你的可笑夢想嗎?你真當我們會遵照她的話,繼續放任你不使用水元素之力了嗎?」

「米佧諦,別這樣。」馬薩庫和莫拉克努力將他拉離帕尼爾,就怕他會繼續失控下去。

「放開我!他不好好教訓一定不會清醒!」

「好了,米佧諦,別氣了!瞧你這樣子,讓我很懷疑你真的已經擺脫『毒』了嗎?為什麼一扯到小姐還是一樣容易暴怒啊?」莫拉克無奈的說。

「已養成的個性是不會依『毒』的解除而沒了脾氣。」阿迪南疲倦的說,「米佧諦,別逼帕尼爾,這是沒辦法幫助到我們的。」

「連你也這樣放縱他!」米佧諦怒叱道。

「這不是放不放縱的問題,而是你這樣逼他有用嗎?你應該很清楚元素之力是需要『心意』才有辦法使用,對一個打從心裏抗拒力量的人,你認為他在這種急躁的情況下,能說用就用嗎?」

米佧諦明白這個道理,但是他光是看到莫妲兒日漸虛弱的模樣,他實在無法原諒帕尼爾的堅持,所以他又繼續與其他人爭論。

此時,聽不下去的莫妲兒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引起大家的注意,她一邊努力要起身下床,一邊哭著勸和。

「夠了,求求你們……不要吵了好嗎……」

虛弱的嗓音讓人揪心,阿迪南趕緊來到她身旁阻止她企圖下床的動作,柔聲安撫。

「好好,我們不吵,妳別哭了。」

莫妲兒搖搖頭不相信阿迪南的話,她知道大家只是礙於她的關係勉強忍住爭吵的話語,或許晚一點又會在她不知道的地方繼續吵架。

一想到自己就是引發爭吵鬧得不愉快的主因,哽咽的說。

「我不希望你們為了我吵架……傷害彼此的感情,這樣很不值得!」

眾人沉默不語,雖然內心有些怨言,但是看見莫妲兒強忍著痛苦也要勸和的模樣,瞬間讓他們沒有想再吵架的心情了。

「如果真的找不到聖源,大不了我幫大家找,請不要再為難帕尼爾了!」

聞言,眾人露出慌張的神情,紛紛勸阻的說──

「不行,巫女大人不能使用力量啊!」

「小姐快住手!」

「莫妲兒,不……」

聽不進大家的話語,莫妲兒難過到幾乎快要窒息,她痛苦地張嘴試著呼吸,但是身體與心靈的痛苦讓她難以紓解痛楚。

這個痛苦,直到腦海響起曾經聽過的聲音之後,整個人失去意識地倒在床上,嚇得大家趕緊推帕尼爾去她身旁,深怕她出了什麼意外。

就在帕尼爾伸手快觸碰到莫妲兒時,突然間,她用力抓住他的手,緩緩抬起頭來,睜開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雙眼,神情詭異地盯著他。

見狀,眾人倒抽口氣,不敢相信莫妲兒居然能展現大神血脈才有的光芒,頓時所有人屏息著氣,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莫妲兒微微一笑,輕聲道:「心靈的枷鎖替你解除了,你別再辜負大家的期望唷。」

說畢,她鬆開緊抓著帕尼爾的手,再度昏厥不醒,讓心裡緊張的人們不禁納悶起來。

望向帕尼爾,只見他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手,似乎感受到奇妙的變化般,語氣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里迦瓦大神?」

此言一出,引起眾人錯愕不已的表情,彷彿在說:你在說什麼傻話?百年之初祭祀尚未開始,沉眠的大神怎麼可能會擅自降臨在巫女身上!

這時一名蠍族人匆匆忙忙跑了過來,情神焦急。

「大事不好了!蜘蛛一族又來了!」

聞言,所有人很有默契地停止話題,動作迅速地為這幾日來不斷驅逐蜘蛛一族的入侵展開慣例的行動,唯一特別的是,帕尼爾決定跟他們一起行動,讓阿迪南他們感為驚訝。

「別訝異,我只是想起艾絲達大人送給蠍族的禮物可以幫忙抵擋蜘蛛一族的入侵,而且那東西需要我去運作,所以我得親自去一趟才行。」

得到這樣的解釋,眾人也沒理由拒絕,便一起離開石室,留下莫妲兒一人休息。

約過了三分鐘,莫妲兒身上出現異狀,全身散發出銀白色光芒照亮整個石室。

沒會兒,銀白色光芒脫離她的身體,就像是靈魂出竅般,隱約可以在光芒之中看見莫妲兒的樣貌。

茫然的眼神中,莫妲兒有些困惑平常所見的石室天花板怎麼變得如此接近。

當她想起方才所發生的事情,眼前瞬間亮起了刺眼的光芒令她睜不開雙眼,直到光芒漸漸變弱,耳旁傳來了聲音充滿厚實的男人嗓音──

……吾神巫女,汝聽見了吾的呼喚嗎?

莫妲兒連忙睜開雙眼一看,她整個人呈現出靈魂出竅的狀態飄浮在半空中,看著一名身穿苗族服裝的陌生男子坐在石雕蠍像上面。

當男子看到莫妲兒出現在他面前,他不禁鬆了口氣,微微一笑。

「汝終於能聽見了吾的呼喚了。」

「終於?」

「是的,吾等從汝在熊族聖地被亞奇馮帶走之後,就一直在呼喚汝了。」

吾等……莫妲兒回頭一看,除了曾見過的費爾大叔,還有兩名沒見過的男子出現在她面前,不過從身上的衣服來看,就能知道衪們的身份。

「費爾大叔,還有伊格與沃魯夫……祢們都在啊!」回頭望向身穿苗服的男子,「那麼祢就是斯格彼翁囉?」

「正是吾。」

斯格彼翁起身朝莫妲兒行禮,就像西方紳士對女士展現優雅高貴的姿態……儘管衪穿的是民族服飾。

莫妲兒仔細打量眼前四名男子,困惑的說:「真奇怪,之前看到都是動物的模樣,怎麼現在全都變成人……難不成,祢們又跟上次費爾大叔那樣無法變回原形?」

「喔?看來汝的能力又提升了。」斯格彼翁微笑的說。

聞言,莫妲兒才發現四聖對她能夠看見衪們的人形模樣感到欣慰,奇妙的是,她隱隱約約可以見到四個人的原形,像是投射虛擬的立體影像,令她更加困惑。

明白莫妲兒內心的疑惑,斯彼格翁望向夥伴們,嘆了口氣,改用一般用語向衪們商量。

「我認為是該說出真相的時候了,再隱瞞下去,只會讓亞奇馮更有機會奪走她。」

「……還太早。」伊格覺得不妥的說。

「我不想被大人罵。」沃魯夫表明不想惹麻煩。

「什麼不想被大人罵,光是你上次惹得麻煩還不夠大嗎?如果不是大人出手相助,你以為她還能活到現在嗎?」費爾指責的說。

「那還不是為了救你才做出這種決定。」沃魯夫反駁的說。

「別把事情扯到我身上!」費爾忍不住發怒的說。

「現在是討論該不該說出真相的時候,並不是在說誰對誰錯。」斯格彼翁也不高興的說。

「斯格彼翁,你還是省點力氣吧!沒吵個半個鐘頭以上,他們是不會停止的。」伊格無奈的說。

被冷落一旁的莫妲兒,看見四聖就像阿迪南他們那樣在爭吵,而且原因同樣是出在自己身上,一時之間感到悲哀,她又忍不住哭了出來。

「夠了,別連祢們都吵架好嗎?」莫妲兒難過的說,「阿迪南他們為了我在吵架就算了,為什麼連祢們神明也是為了我在吵架……這樣叫我該如何是好?」

四聖面面相覷,似乎也很後悔在她面前露出不理智的一面。

莫妲兒擦了擦眼淚,認真的說:「如果祢們爭論的重點是告訴我『真相』是否會造成祢們的困擾,那麼請別告訴我真相,我寧可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也不願成為一個知道真相,卻比現在更痛苦的人。」

「吾神巫女,事情不是這樣的,請汝不要誤會。」斯格彼翁道。

「不用解釋,也不需要對我使用尊稱,反正費爾大叔也坦承我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現在我只想知道蠍族的聖源該怎麼去,其他事,我不需要知道。」

此刻,費爾馬上對三位瞪衪的夥伴大喊:「事情不是這樣啊!請聽我解……」

話還沒說完,費爾馬上被拖到角落圍毆懲罰,讓莫妲兒看得是對衪有些感到抱歉。沒會兒,四人迅速討論問題的前因後果之後,由一臉頭疼,擅長溝通的斯格彼翁出面解決。

「關於費爾那隻蠢熊的話,吾要強調,從汝戴上聖物手鍊那一刻起,汝就是吾神巫女,這是誰也沒辦法否定的『事實』,請汝一定要相信自己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

聞言,莫妲兒心裡默默的想:是啊,正因為如此,她才會代替娜雅進行認證考驗,為了就是將這一個不屬於她的東西解下來,歸還真正的大神巫女。

「我明白了,那祢能告訴我聖源的路該怎麼去嗎?」

「吾可以告訴汝去路,前題是,汝得答應不會獨自行動。」

這一番話,讓莫妲兒忍不住內心吐槽:她都快病死了,哪有可能獨自行動啊?

不過,莫妲兒還是乖乖的同意斯格彼翁的條件。

「通往聖源的路非常不好走,如同進入蠍族一樣,路上充滿機關。光是抵達聖源還是不夠的,那裡目前被人惡意封印,唯有吾神血脈與四大族長才可以安全解除封印。」

莫妲兒默默地記住斯格彼翁的話,這時衪伸出食指輕點一下她的額頭,剎那間,腦海出現了不曾見過的場景與道路,頓時明白這是前往聖源的正確方向。

見情報知道的差不多,莫妲兒打算向衪們道別時,斯格彼翁語重心長的說。

「吾雖然給予蠍族長懲罰,但是,如果蠍族長能夠成功解除這次危機,吾會收回懲罰,封印『艾絲達』的記憶。」

「既然如此,為何祢要讓歷代蠍族長記住有關『艾絲達』的事?」莫妲兒不解的問。

聞言,斯格彼翁表情有些古怪,眼神似乎帶有著某種幸災樂禍的味道,輕聲笑道。

「呵呵,以後汝就會明白了。」

「真是一群裝模作樣的傢伙。」

意外冒出來的話語,令四聖臉色一變,趕緊動手要將莫妲兒送回身體。

可惜,動作太遲了。

莫妲兒被突然出現的蜘蛛絲纏住了身體之後,瞬間消失在衪們面前,這也使得衪們神情焦慮不已,卻無能為力前去解救她,只能期望她能夠克服這次的難關。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