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獨自進行的危險任務

 

不知發生何事,莫名其妙被帶到一處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裡,莫妲兒呈現茫然的狀態。

唯有記得是那句突然冒出來的話之後,她就出現在這個地方。

仔細想想,那個聲音似乎在哪見過……

在回想的同時,四周空間忽然變得比較明亮,一隻背部插滿細薄又透明的紫藍色不明晶體的斷腳蜘蛛出現在她面前,牠在她做出反應之前,開口說話。

「里迦瓦大神巫女,妳想解除聖域泉水的封印嗎?」

有了第一次的教訓,莫妲兒全身警戒地盯著斷腳蜘蛛,不敢隨便回答。

「我可以給妳一次解除封印的機會,讓妳擺脫我的詛咒,不再有任何生命危險。」

「不需要。」莫妲兒婉拒的說,「聖域泉水的封印可以讓大神血脈與四大族長解除,而我會在聖域泉水恢復之後,在蠍族長的治療下脫離惡咒的傷害。」

斷腳蜘蛛發出了愉快的笑聲,嘲笑她的天真。

「妳以為妳還有機會告訴他們通往聖源的路嗎?一旦進入我的空間,就算妳是艾絲達的子孫,也無法隨意離開這個地方。」

一聽到關鍵字,莫妲兒驚愕的說:「咦咦──?你說……我是艾絲達的子孫?!」

「這有什麼好驚訝。」

「騙人!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是艾絲達的子孫。」

「不屬於這個世界又如何?那也無法抹滅妳擁有艾絲達後代子孫的血緣事實。」

面對斷腳蜘蛛的肯定,莫妲兒憶起帕尼爾初見到她的時候,也是對她大喊「艾絲達」,難道自己真的是艾絲達的子孫?

「回歸正題。」斷腳蜘蛛打斷莫妲兒的思緒,「妳不想解除聖域泉水的封印?」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終於忍不住疑惑的問:「為什麼是問我?斯格彼翁說過那是需要大神血脈與四大族長才能解除封印,我根本沒那有能力啊!」

斷腳蜘蛛再次發出嘲笑聲。

「那群裝模作樣的傢伙只會隱瞞妳真相啊……」

莫妲兒不解地望著牠,這又跟「真相」有什麼關係?

彷彿聽見她的心聲,斷腳蜘蛛冷笑道:「妳是艾絲達的子孫,妳所繼承的『調和能力』遠比那五人還要有能力解除封印,那群裝模作樣的傢伙只不過是怕妳體力支撐不了抵達封印之處,故意騙妳封印只能靠那五人才能解除。」

聞言,莫妲兒反而狐疑地看著斷腳蜘蛛。

「你不是想要我死嗎?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

「因為妳很好玩。」

「……啥?」

「面臨生死大關的妳,不但沒有露出憎恨的表情,反而是繼續為別人著想,就算是艾絲達也不見得有這麼好的心腸,妳真有趣。」

「……」她該感謝牠的讚美嗎?

「不過,妳也不用高興的太早,如果妳最後還是選擇由那五人解除封印,我也很樂意同意妳的選擇,讓那些沒有『調和之力』的五人代替妳承受封印力量的反噬踏上死亡的道路,這麼一來,里迦瓦大神將會永遠失去衪的大陸,真是替我省了不少事啊!」

「……你威脅我!」莫妲兒咬牙切齒的說。

「選擇權在於妳,就像一開始的比賽一樣,任妳自由選擇要,或是不要。」

莫妲兒怒瞪著斷腳蜘蛛好一會兒,垂眸思索該不該由自己去解除封印。

當她想起自己從踏入這個世界開始,那些與自己接觸過的人們臉上的笑顏。

不管是中央、鷹族、狼族或是熊族的人們,以及在外人眼中是個不可靠近的醫學瘋子,但在她眼中卻是個性非常可愛的蠍族人……

如果讓他們失去了最重要的大神血脈和四大族長,還有讓里迦瓦大神失去這塊大陸,使大地落入邪神手中,她……實在無法想像那後面的畫面。

唉,或許她真如斷腳蜘蛛所說,只會為別人著想,卻忘了替自己的後路著想,是個徹底的濫好人吧?

想到這,莫妲兒無奈妥協的說:「好,我會自己去解除封印,但是你不可以在我進行的過程中,對我做出任何危險或破壞的舉動。」

「放心,如同前一個比賽,我不會做出任何干擾的動作,當然,為了讓妳不會中途死去,我會暫緩詛咒,看著妳掙扎又努力解除封印的模樣……哈哈哈哈──」

聽著斷腳蜘蛛那漸漸模糊飄遠令人又怒又刺耳的笑聲,莫妲兒知道自己回到身體裡了。

雖然她有答應過斯格彼翁不得獨自行動,但是,為了解救蠍族的危機,以及防止阿迪南他們的死亡,她只能被動接受如此不公平的條件。

哪怕是自己會死亡,為了這塊已有了感情的大陸,她不能讓邪神一派的惡人計謀得逞!

回到身體的剎那,莫妲兒發現身體的痛苦減緩很多,足夠讓她自由行動不需要靠別人攙扶,同時注意到最不可能離開的帕尼爾居然不在石室,便知道這是獨自行動的最佳時候。

她趕緊準備幾樣必備用品,讓自己可以在前往聖源途中可以使用,以防萬一。

正要離開石室時,她忽然覺得這樣沒有留下任何訊息一定會讓阿迪南他們焦急不已,所以她在帕尼爾慣用的桌子上找到了紙筆,將斯格彼翁告訴她的指示寫了下來。

寫到一半,她想起當初來到異世界的時候,這裡的文字是她所看不懂的圖騰符號,而她現在所寫的是自己慣用文字,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想了想,莫妲兒也管不了那麼多,她快速將內容寫下之後本來想直接放在桌上,但是她又想到,如果她才剛離開沒多久這張紙就被發現,那豈不是催他們快來抓她?

不行,她絕不能讓他們這麼快發現這張紙的存在,得為自己爭取時間!

環顧四周,卻一時找不出該如何將這張紙藏到哪去。

此時,莫妲兒腦海忽然憶起某天半夜醒來時,不小心看見帕尼爾小心翼翼對著牆壁上的星芒圖騰敲打,然後取下東西再放回去……

想到這,莫妲兒馬上來到那晚所見的牆壁前,對著星芒圖騰輕輕敲打,「喀拉」一聲,一個方形石塊凸起,她將那石塊取下,露出了一個可私藏物品的空間。

仔細一看,裡面已經放了一本帕尼爾幾乎不離身,紙類材質不管是她原來的世界或是這個異世界都算很特殊的本子,封面寫了四個大字──觀察日記。

見狀,莫妲兒內心的惡魔悄悄地慫恿她:看吧!反正帕尼爾不在,偷偷看一下他到底在寫些什麼內容,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吧?

另一個天使卻是出聲制止:這是帕尼爾非常寶貴的日記,隨隨便便偷看別人的日記太不厚道了!

陷入兩難的莫妲兒,在惡魔的最後一句「說不定裡面寫的是醫療日記,看了也沒什麼差別」的話語,她終於拿起了本子,小心翼翼翻開來看。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

「啪」的一聲,莫妲兒一臉驚震地蓋上手中的本子,不敢相信自己到底看到了什麼。

天啊!她真沒想到帕尼爾會寫下這種「記錄」,完全打破他一開始給人的形象啊啊啊!

早知道就該聽從天使的話,別偷看別人的日記了。

趕緊將紙與本子一同收進私藏物品的空間,再把石塊置入原處之後,莫妲兒才鬆了口氣,拿著行李離開石室。

走向石室唯一的出入口,經過一小段的走廊盡頭是朝上的樓梯,本來莫妲兒還困惑為何樓梯不是朝下,但是在她爬完樓梯之後,她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所處的地方是地下室。

稍微打量了一下周遭環境,她看見了牆壁上的蠍族圖騰混合著星芒圖騰。

原以為這是蠍族的神殿特色,但是仔細想想,她似乎沒有見過或是聽說過有哪個部族會使用其他圖騰來裝飾自家部族的神殿,加上繪有蠍族圖騰與星芒圖騰的石塊顏色不一樣,就像是有定期清掃與長年塵封未清掃的模樣。

這讓她想起那天身體動彈不得的時候,聽到帕尼爾說出他們破壞結界讓蜘蛛一族侵入蠍族的話,接著四周建築物像被啟動了機關似的發出轟隆移動聲之後,又說出這是艾絲達贈送的禮物之一,更是為了她所特別準備的地方……

頓時,莫妲兒從包包裡翻找出一張被她摺得有點皺,是當初收到包裹時所附加的信件。

看著上面寫著關鍵字「委託人的特別要求」與左下角留下的代理人「忍」的字眼,她這才真正體會到自己真如阿迪南曾說過的一句話──她也是脫離不了這場宿命中的人。

如果這一切都是經過安排,那麼信上的那位「忍」與「委託人」到底是誰?

想到這,莫妲兒將信收進包包,決定先將聖域泉水的事情解決之後再好好整理思緒,是否哪裡是自己錯過的重大訊息。

離開神殿,莫妲兒遵照記憶方向前進,路途中,她好幾次看見蠍族人神情慌張地往某個方向匆忙奔跑,像發生了什麼大事,散發出濃濃不安的氣氛。

此時,莫妲兒看見馬薩庫左顧右盼地從遠方跑了過來,嚇得她趕緊找地方躲起來,偏偏這個地方是唯一的主要道路,沒有其他小路可以躲藏。

就在莫妲兒自認自己要被發現時,剛好看見馬薩庫往左邊跑了過去,她才勉為其難鬆了口氣,心想:此地不能久留,否則她被抓包,就不能完成她與蜘蛛的約定了。

才走沒幾步,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傳來了阿迪南的聲音,嚇得她心臟噗通亂跳,卻只能躲在較為凸出的梁柱旁,期望這個角度能讓自己不被發現。

「馬薩庫,情況如何?」

「非常不好,那些絲線又比剛剛還要多上許多,讓米佧諦處理得有些措手不及。」

「莫拉克那邊呢?」

「他正在想辦法製作地石,希望可以抵擋蜘蛛的入侵。」

「恐怕只靠地石還不夠,蜘蛛一族擅長幻術……帕尼爾現在在幹嘛?」

「他還在找尋能夠驅逐蜘蛛一族的方法,只是……」

「只是什麼?」

「材料依然需要『聖域泉水』才有辦法執行。」

一陣沉默後,突然一個劇烈的撞擊聲再次嚇到莫妲兒,接著聽到阿迪南咬牙切齒道。

「明知聖域泉水的重要性,居然平時沒有儲備聖域泉水的習慣?偏偏在最需要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真不知道蠍族人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王……其實我們也有錯,不然蜘蛛一族也不會有機會可以斷絕聖域泉水的來源。」

「罷了,比起這件事,我現在很擔心莫妲兒的情況,一想到她這個蠢蛋都不想想自己是已經快死的人,居然還想用那破爛身體幫忙找尋聖源,光回想到這一點,我就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負荷不了,隨時都會被她嚇都嚇死!」

「呵呵……王,您也知道巫女大人心地善良,總是會替大家著想,要是她現在醒來,說不定現在已經自行出發前往聖源的路途上了。」

聞言,莫妲兒整個人都快被嚇出一身冷汗,心想:馬薩庫,你……也太會猜了吧!

不知是不是馬薩庫的開玩笑引起阿迪南的注意,他突然語氣嚴肅道。

「是誰躲在那?快出來!」

……不會吧,她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是我,帕尼爾。」

另一邊莫妲兒看不見的角度傳來了帕尼爾的聲音,讓她不禁訝異帕尼爾是什麼時候躲起來的?怎麼她沒發現?

「你躲在那裡幹嘛?」阿迪南質疑問道。

「我只是剛好路過,正巧聽見你們談論到我,所以……」

眾人一陣沉默,阿迪南又道:「那你有找到新的方法阻擋蜘蛛一族嗎?」

「沒找到,不過我得到了斯格彼翁蠍神的神諭,衪說巫女大人會告訴我們方法。」

「是嗎?她現在正在昏迷中,你打算用什麼方法怎麼讓她開口告訴我們?」

「我會使用力量讓巫女大人的身體恢復最不受詛咒影響的狀態,這樣她就能醒來了。」

「確定?你是真心想使用水元素之力?」

「確定,我內心的枷鎖已經解除了,不會有遲疑了。」

「很好。」

阿迪南說了這句話,莫妲兒便聽到距離自己不遠處的腳步聲開始朝她的方向前進,接著,聽見他繼續的說:「正巧我有點在意馬薩庫的話,那麼我們就一起去見她吧!」

……噢,慘了!

當莫妲兒覺得自己已經要被發現時,一名蠍族人神情慌張的跑了過來。

「不好了,狼族長被蜘蛛一族纏上,現在情況非常危急,需要各位大人的幫忙啊!」

聞言,見情況不對的三人打消前去見莫妲兒的計畫,改往米佧諦的方向前去支援。

沒會兒,待眾人離去,莫妲兒虛脫地跪坐在地上,揮汗的說。

「天啊,從來沒有過這麼驚險的體驗,希望不要有下次才好。」

說完,莫妲兒趕緊起身離開,本能直覺告訴她,如果再不離開的話,憑她的衰運,被抓包是遲早的事,還是快閃為妙。

就在莫妲兒離開之後,她原本所待的另一個角落忽然冒出一團黑霧,隨即跟著她一起消失不見。

 

不知跑了多久,遠離人所居住的範圍有很長一段距離的莫妲兒,終於抵達了記憶中的聖源入口。

望向雜草叢生完全看不出原有道路的樹林,她不禁哀嚎這跟記憶中的入口差太多了吧!

記憶中的聖源入口放置著兩座蠍石雕像,路是用長形石塊堆放成斜坡道路,可方便大家行走,如今現在的聖源入口根本看不出昔日斜坡道路的跡象,除非要很認真找尋,才能辨識確認出那早已破碎的蠍石雕是入口位置。

此外,莫妲兒還覺得這個地方隱隱散發出阻擋人們察覺這裡藏有道路的古怪力量。

雖看似是遭受惡意封印,但在她的感覺之中,這是為了防止外敵入侵隨意破壞聖源的保護網罷了。

只可惜,由於防備過頭,使得蠍族人本身也遺忘了通往聖源的去路,才會在敵方斷了水源之後,沒辦法即時前往聖源查探情況。

嘆了口氣,莫妲兒從包包拿出自己慣用口罩與防曬手套各自戴上,做好基本防備工作之後,開始徒手撥開高大雜草,緩緩向前邁進。

好一段時間,莫妲兒終於從雜草堆掙脫出來,映入眼中的景象是三個洞穴路口,穴口上方刻著三種不同的圖騰,由左至右是樹林、湖水、山崖。

一見到湖水圖騰,莫妲兒馬上想起那是可直達聖源的入口,只是進入此處得注意地板石塊刻有著四大部族的圖騰,腳必須踩在刻有蠍圖騰的石塊上,不得踩踏其他三族部族的圖騰,以示在斯格彼翁蠍神的庇護下安全通過,否則將會啟動機關陷阱,殺死入侵者。

至於左右樹林、山崖圖騰的洞穴路線,雖然也可以抵達聖源之處,且機關的設計上沒有湖水圖騰那麼艱難,唯有的缺點就是得繞一大段路才可到達聖源。

在這種分秒必爭的時段,莫妲兒不可能選擇遠路前往聖源之地,所以她最後選擇中間入口,期望自己不會踩錯石塊,誤觸陷阱。

她拿起一旁的火把點燃,預備要踏上第一個刻有蠍圖騰的石塊時,她注意到四族圖騰石塊當中,有幾個石塊沒有刻上圖騰。

雖然這些空白石塊並不構成路線上的不便,但是在她的眼中,總覺得那些石塊似乎是會讓整個地板直接崩毀的按鈕,因此她更加小心不去接近那些空白石塊,以免發生意外。

就這樣踩踩跳跳的過程之中,原以為可以這樣順利走到出口的莫妲兒,發覺到自己的想法實在太天真了,她居然沒料到後半段的圖騰石塊會有損毀的情況,使得她忍不住在內心大罵斯格彼翁給她的記憶到底是幾百年前的事了?!這樣叫她該怎麼繼續走下去啊?

氣歸氣,她還是得繼續走下去,她深吸一口氣緩和心中的怒火,拍拍自己的臉頰之後,打起精神努力辨識勉強可以識別出蠍圖騰的石塊。

大概過了一段時間,莫妲兒突然停下腳步,表情古怪地回過頭望向一片漆黑,早已看不見入口的方向,然後繼續向前邁進。

過了一會兒,莫妲兒又停下腳步,回頭一看,依舊是方才所見毫無異狀的景象,她沉默了下,繼續向前邁進。

走沒幾步,莫妲兒猛然回頭,隱約看見漆黑不清的黑暗有種怪異變化,像是穿上「隱身斗篷」的人站在她不遠處的身後,跟蹤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頓時,她全身竄起了寒意,雖然她無法確定自己剛才看到的怪異變化是否真的,但是她很明確感覺到有股強烈的視線正盯著她猛看,令她非常不安。

因為這裡只有她一個手無寸鐵的人,而那位盯著她看的人不知是敵還是友,就算她大聲呼救,也沒人可以來幫她……

靈光一閃,莫妲兒看著腳底下的圖騰,假如對方跟她一樣顧忌這裡的機關,或許她可以在快抵達出口時,故意誤踩其他圖騰啟動陷阱,那麼一來,對方只會忙著閃躲陷阱的攻擊,沒辦法再繼續跟蹤自己了!

想到這,她再度前向邁進,雖然她可以感覺到對方有些刻意遠離自己,不過那還是沒辦法消除她被「監視」的感覺。

直到快抵達出口,莫妲兒推算了一下自己瞬間奔跑的速度,替自己打賭她應該可以逃過陷阱啟動的時間之後,她開始刻意踩踏其他三族的圖騰。

這時整個洞穴發出機械運轉的聲音,地板開始震動,牆壁間隔射出箭來,天花板噴出一陣又一陣的火焰。

見狀,莫妲兒後悔自己做了愚笨的決定。

現在可好了,連自己也陷入危險之中,慶幸的是,險阱的發動頻率其實不高,中間還有安全間隔可以躲避火與箭矢的攻擊,減少了危險機率。

不過,她不能高興太早,如果她沒辦法抓出陷阱發動的時間差讓自己閃過攻擊繼續向前進,那麼她將永遠被困在這裡動彈不得。

意識到這一點,莫妲兒緩緩握緊手中的火把,她全神貫注地計算陷阱的時間差,像是在賭博般,她躍出了第一步,快速抵達下一個安全位置。

有了成功的經驗,莫妲兒算了一下還有多少間隔可以抵達出口。

就在她準備試第二次時,一個小遲疑,她手中的火把不小心被箭矢打掉,頓時整個洞穴失去了火光,只能靠天花板固定噴出一陣陣火焰來瞬間照明。

驚慌失措的情況下,這時地板又開始用力震動,使得她一時沒站穩,整個人跌坐在安全間隔的空白石塊上,接著,她彷彿啟動了不得了的東西。

剎那間,一道強烈的白光掃過她的身體之後,耳旁傳來了一句詭異又熟悉的機械音──

已確認啟動者身份,系統認定為Master,現在開始移動Master至主控室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