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所謂「形象」的重要性

 

莫妲兒脫口說出異族邪神的名字,讓在場所有人露出震驚的表情。

特別是倒在地上的四人,更是努力抬頭望向藍戴爾的方向,心裡想著全是想看看傳說中異族邪神亞奇馮是長什麼樣子。

不曉得自己的話引起了騷動,莫妲兒在藍戴爾那雙妖異的紫色瞳孔注視下,感覺到他與自己在熊族所見到模樣有些微差異。

同時,她想起他不斷強調自己是為了「主人」的心願行動時,一個「非本人」的念頭一閃而過,不禁仔細打量起他的模樣。

一頭沒有梳綁的白色微捲長髮飄逸在半空中,臉頰兩側各有一小串捲曲的白色卷髮跟麵包店特產的「可頌」極為相像。

唯一差別是他與亞奇馮「印度F4」的打扮不同,藍戴爾比較貼近異世界人們該有打扮。

只是,為什麼藍戴爾會跟那位可頌……亞奇馮長得那麼像?總不可能又是雙胞胎吧?

聽見莫妲兒內心話,藍戴爾目光有些驚奇,她居然會知道主人最痛恨的「稱呼」。

「真沒想到妳見過主人的模樣……」藍戴爾喃喃自語,隨即笑道,「妳猜得不錯,我並不是亞奇馮主人,而是為了讓主人能夠在這個對衪充滿排斥的『世界』方便行動所製造出來的──分身。」

──分身!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藍戴爾,正因為是邪神的分身,所以他能力幾乎跟衪相近,才能做出如此誇張的事情,例如:強制將她化為月神巫女……

不,她可不認同自己是月神巫女了!

「就算妳不認同自己的新身份,妳現在應該很清楚自己身體變化吧?艾絲達的子孫。」

藍戴爾順口的接話,讓莫妲兒蹙眉瞪著他。

確實,她現在完全感受不到那些經過認證所得到神奇力量的流動,也包含自己原本屬於的力量,唯有剩下的是不斷讓自己湧出有負向情緒的邪惡力量。

如果不是她努力讓自己保持理智不受這種惡意念頭控制,或許她會有瘋狂的一面,就像受盡藍戴爾灌輸邪惡洗禮的夏德拉。

想到這,莫妲兒忍不住感嘆,果然有什麼樣的環境會造就什麼樣的人啊!

這時,莫妲兒忽然感覺到四周傳來熟悉的氣息,耳旁更是傳來四聖的聲音。

吾神巫女,請汝快點解除吾等之間的連繫!

莫妲兒睜大雙眼,正想回應時,藍戴爾冷冷一笑。

「還想做最後的掙扎嗎?」

藍戴爾舉起骷髏手杖對眼前看不見任何一物的半空中,刮起一陣強烈的寒風,且夾雜著不時閃耀著黑色光芒的力量,像是在對某種東西進行攻擊。

剎那間,原本應該看不見任何一物的人們,瞬間看見身穿著四大部族服飾的男子們現身於眾人面前,每個人身上散發著各族族長最熟悉的元素之力氣息,頓時心中冒出了一句──四聖降臨!

意識到這一點,初次見到自家神明的族長們不禁張大嘴巴,驚訝著自己竟然有幸可見到神明的模樣,真不知是該喜還是憂。

為首的斯格彼翁蠍神對藍戴爾無視規則,就這樣破除衪們不得現身百姓面前的限制感到憤怒,但是衪們現在沒辦法進行反擊,只能將希望放在莫妲兒身上。

「吾神巫女,請汝解除吾等之間的連繫,這樣才能讓吾等族長有機會出手解救汝。」斯格彼翁道。

聞言,莫妲兒當然也想聽話解除所謂的連繫,但是她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解除,就連她想使出力量直接攻擊藍戴爾都辦不到。

「喀喀喀,四位這麼大方講出如此無謀的計畫,是已經急到失去理智了?」藍戴爾將莫妲兒面向四聖,讓她更貼近自己,曖昧的輕撫她的臉龐,「看來該給點教訓的時候到了。」

語畢,藍戴爾讓骷髏頭抵住莫妲兒的胸口,一股強大的冰冷力量再度竄入她體內。

剎那間,莫妲兒難受地發出慘叫聲,身體更是不斷顫抖,同時她感覺到身上的印記像被人拿刀刻意猛刺,痛到哭了出來。

此刻,眼前的四聖彷彿遭到強烈的痛擊,就像阿迪南他們一樣,紛紛摀住胸口忍受痛楚,唯有斯格彼翁一人絲毫不受影響。

斯格彼翁神情凝重地運起力量,伸出劍指對著夥伴迅速比劃,頓時一道道藍色光芒將衪們包覆其中,減緩身上的痛楚。

藍戴爾瞇起雙眼,微怒道:「果然沒有封到祢的力量是我的失誤。」

骷髏手杖一揮,數十顆巨大黑色光球朝向遠方看傻眼的帕尼爾射出,讓來不及反應的他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

「住手──!」

破碎的嘶吼聲,莫妲兒奮力掙脫藍戴爾的束縛,本能地加強身體對邪氣的吸收力,並且拼命張開雙臂,希望那些由邪氣組成的黑色光球能夠被自己吸收,避免帕尼爾受到傷害。

正如莫妲兒所期望,那些快要射中帕尼爾的巨大黑色光球忽然化為濃厚的黑色煙霧,以極快的速度進入她的體內,成功救了帕尼爾。

由於莫妲兒吸收過多的邪氣,身體承受不住而吐出大量的鮮血,失去浮力而往下墜落。

見狀,所有人沒料到莫妲兒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特別是藍戴爾,這結果真的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心頭忽然湧出不曾有的恐懼──他居然在害怕莫妲兒體內所隱藏超越艾絲達所擁有的力量!

她到底是什麼人?

明明只是艾絲達的子孫,為什麼力量比艾絲達擁有的還要強大?

藍戴爾還沒理解出頭緒,即將墜落地面的莫妲兒被帕尼爾用了藍色之水接住了她的身體,快速往湖畔前進。

但是,藍戴爾不可能輕易將莫妲兒交還回去,他再度招出更多黑色光球,準備重複剛才的攻擊。

躺在藍色之水上面的莫妲兒,見藍戴爾又要展開攻擊,她想再一次吸收那些邪氣,可惜身體的負荷已超過極限,救不人的悲傷不禁讓她難過。

此時,腦海傳來了輕柔的聲音。

別難過,我來引導妳做妳想做的事吧……

剎那間,莫妲兒感覺到原本無法掌控的力量又可以順利使用,馬上伸出食指對準黑色光球道:「式開,破!」

當莫妲兒說完「破」字,眼前的黑色光球瞬間爆破,震驚了所有人。

接著,她對空無一物的地方伸出右手用力一握,所有遭受她影響的人,包含神明在內,感覺到那道痛楚的束縛消失,正式解除了彼此的連繫。

莫妲兒對著帕尼爾大喊:「快趁現在治療阿迪南他們!」

話一喊完,莫妲兒像用盡所有力量,全身無力地癱軟在藍色之水上面,看著藍戴爾對著她露出憤怒的表情,而收到命令的帕尼爾馬上施展水元素之力,治療阿迪南一行人。

藍戴爾憤怒的舉起骷髏手杖,對著莫妲兒怒道。

「里迦瓦,上次在熊族的干涉是主人不想跟祢計較,這次祢又違背約定出手干涉,是要讓主人認定祢決定要毀掉這場賭局嗎?」

此話一出,所有人睜大雙眼望向莫妲兒。

莫妲兒也很錯愕藍戴爾的話語,卻也替她解釋了她一直疑惑的地方。

為什麼邪神亞奇馮出現在熊族的時候,她的身體會自動進行對話與反抗,甚至說出「可頌」這種稱呼,還有剛剛的聲音……

「如果這就是祢的答案,那麼就別怪主人不遵守約定。」

莫妲兒實在無法理解藍戴爾口口聲聲說著「約定」,但是看見藍戴爾那麼生氣,她也有點害怕他會失控亂來,忍不住反駁。

「你少牽拖到里迦瓦大神身上,這明明就是我使出力量來阻止你!」

藍戴爾似乎在評估莫妲兒的話,此時,四聖也開口說話了。

「吾神巫女說的好!本來這件事是你們毀約在先,現在又怪吾神,當我們有這麼好欺負嗎?」伊格鷹神指著藍戴爾怒道。

「既然你要提上次的事情,那你家主人親自現身在熊族,企圖殺死我等族長與吾神血脈的事,我們是不是也該認定你們決定毀約了?」沃魯夫狼神雙手環胸,皮笑肉不笑道。

「嘿,事情可不止只有這些,你家主人越權將我和我家族長關在結界裡,甚至放怪將我家族長打成重傷,這筆帳我都還沒跟你們算呢!」費爾熊神握緊拳頭,兇狠道。

「跟他們計較有用嗎?他們擺明就是要耍陰招。我早就跟吾神建議直接開戰,建立賭約根本就是讓他們占便宜!」斯格彼翁不爽的說。

藍戴爾瞇起雙眼的說:「喔?這麼說,四位是確定要毀約了?」

「毀就毀啊,還怕你不成喔?現在就在這裡將所有事情解決完畢,省得給吾神煩惱!」四聖齊聲流氓口吻說道。

四聖這一番話聽在阿迪南一行人耳裡,已經呈現傻眼狀態。

……怎麼他們的神明,那些神聖高貴的形象,全都在這一刻破滅光光了啊!

那種像流氓的吵架口氣與態度是怎麼回事?!

衪們這真的是神明嗎?

此刻,原本在吐槽四聖跟藍戴爾吵架模樣很幼稚的莫妲兒,突然整個人陷入了黑暗。

原以為這是藍戴爾搞的鬼,此時腦海傳來了先前聽到的聲音,這次的口氣充滿責備。

「……這幾個還真是欠教育,完全忘了我要求他們得一直維持該有的『形象』!」

語畢,莫妲兒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名身材嬌小,約一百五十多公分高,全身披著白色斗篷的人,正緩緩走到她的面前。

讓她感到特別的是,對方穿著白色斗篷帽的中心點,繪有著她所熟悉的金色太陽圖騰,且圖騰兩邊各自繡有三條金色滾邊線順著白色斗篷邊緣至底部,讓整件斗篷呈現出聖潔的純淨氣息。

同時她看見斗篷內若隱若現的頸環飾品,與隨著四肢擺動而露出手環與腳鍊,令她不禁產生對方所穿著的服裝是阿拉伯女裝。

但是,當她注意到對方平坦的胸部和身高,還有中性又帶點女孩的聲音……

嗯,對方大概是喜歡偏女性的打扮,感覺上還是一個正太呢!

想到這,莫妲兒突然驚覺到對方說出來的話語,以及裸露出來與阿迪南一樣的古銅色肌膚,該不會身份是──

「里迦瓦大神?」

「……是的,請妳不要向大家透露我的存在,我不想讓大家知道我醒了。」

「可是藍戴爾不是已經知道祢的存在了嗎?」

「可頌的分身以為我只有一部份的意識在妳身上,並不曉得我已經完全附在妳身上。」

「咦咦?慢著,祢說可是百年之初儀式不是還沒開始嗎?祢怎麼會……」

「我的沉眠之地早已不安全了,我不能繼續待在那裡。」

「……所以直接躲我身上?這也太不符合祢的規定了吧!」莫妲兒忍不住吐槽道。

里迦瓦大神沉默了會兒,繼續的說。

「事實上,將妳送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讓我能夠躲避可頌的陰謀,可惜……」

「什麼?!將我送到這裡的人,果然是祢!」

「不,送妳過來的人是……算了,妳現在得想辦法自保。以妳目前的狀況再繼續吸收可頌的力量,只靠調和之力硬撐是會帶給妳更多的傷害,再這樣下去,妳會死!」

「祢沒辦法幫我解決這個力量嗎?」

「很抱歉,我的力量早已經分散給我的子民了,而我現在能用的力量是從妳身上借來使用,否則,我怎麼可能會讓你們受到可頌這樣的對待……」

里迦瓦大神無奈的口氣讓莫妲兒難免失望,原以為在這個異世界身份最大的神明可以幫她解決眼前的難題,卻沒料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難道她真的得任由壞人欺負嗎?

彷彿聽見她的心聲,里迦瓦大神安慰道。

「別難過,妳還有機會可以穩定那不平衡的力量。」

「不平衡的力量?」

「是的,雖然妳剛斷絕其他元素之力的連繫,但這不會影響妳體內所累積的元素之力,現在,妳只需要接受妳體內缺少的水元素之力連繫起來,那麼一來,妳的調和之力就能發揮作用平衡我與可頌的力量,也可以破解可頌的分身對妳所做的傷害,只是……」

注意到里迦瓦大神的猶豫,莫妲兒問道:「大神,這方法有不妥的地方嗎?」

「只有一點。當妳能夠平衡體內的力量,就代表著我必須再度沉睡,如果在這段期間可頌他們又對妳做了什麼事……恐怕我沒辦法再幫妳了。」

「如果他們對我做了什麼事,會影響到祢嗎?」

「只要妳不死,調和之力也沒有被他們封印住,基本上是沒什麼影響。」

「要是我的調和之力被封印了呢?」

「那妳只剩下『言靈』可以用了。」

「……祢是說我只剩下『嘴砲』的功能了?」

「……妳要這麼想,我沒有意見。」

「……」

「……」

「大神,祢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嗎?我哪會嘴砲啊!」

她吵架常常吵輸人,哪有可能嘴砲得了人?

「呵,妳是艾絲達的子孫,是繼承衪完整力量的人,怎麼可能不會『言靈』呢?」

「……大神,聽起來艾絲達的『嘴砲』一定帶給祢很多麻煩對吧?不然祢怎麼那麼推崇『嘴砲』這個能力呢?」莫妲兒忍不住說出心中的猜想。

像是被說中了一般,里迦瓦連忙裝模作樣乾咳幾聲,正經的說。

「艾絲達的力量除了調和之力,衪最厲害又擅長的就是『言靈』。而妳一開始對那隻鷹使用嚇阻的力量,事實上正是『言靈』。只要妳懂得訣竅想命令敵方做任何事情,他們是沒有『能力』違背妳的指令,明白了嗎?」

「……大概明白。」總之就是抓到訣竅嘴砲下去就對了。

這時里迦瓦大神忽然抬頭望向上空,似乎感覺到什麼,不禁咬著下唇道。

「區區個分身,居然連我的使者都想殺……可惜那些孩子們的力量不夠,只能做到這點抵抗。」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里迦瓦大神低頭凝視自己的右手,隨即握緊拳頭,走到她的面前,伸出右手輕輕貼住她胸口應該存在太陽印記的位置,緩緩開口。

「雖然現在要強迫妳做妳討厭的事是違反協議約定,但是那些孩子需要妳的幫忙……」

「呃?」

里迦瓦大神將蓋住自己真面目的帽子脫掉,露出了一頭俏麗的黑色短髮,以及約有十六歲雌雄莫辨的可愛容貌。

當衪睜開那雙與阿迪南一樣閃耀著金色光芒的眼睛時,莫妲兒的意識變得很飄渺,就連眼前的大神容貌也跟著模糊不清。

「聽好,我需要妳殺死可頌的分身,絕對不能讓那傢伙活著回到可頌身邊,否則對妳,對我的子民們絕不會有好的下場。」

一聽到殺人,莫妲兒抗拒地直搖頭,她實在沒辦法像阿迪南他們那樣可以毫不猶豫啊!

聽見了莫妲兒的心聲,里迦瓦大神無奈嘆了口氣,眼神凝重地注視她的眼睛。

「既然妳無法親手殺了可頌的分身,那麼妳就必須善用『言靈』困住他的行動才行,替那些孩子們製造殺他的機會!」

說完,貼在莫妲兒胸口的手金光一閃,一股強大的力量湧入了她體內,但是她沒有像藍戴爾灌輸力量時那麼痛苦,反而像極了第一次接受阿迪南認證時所感受到的溫暖感,令她非常舒服。

「……希望這點力量,可以幫助妳抵禦可頌的力量,但也別忘了妳醒來第一件要做的事是……」

話還沒聽完,莫妲兒眼前畫面一變,一張亞奇馮放大的臉映入眼中,嚇得她往後倒退。

但是不受控的身體讓她發現自己全身纏滿了黑色絲線,被困在一處陌生的洞穴入口的半空中,與藍戴爾互相對視。

藍戴爾瞇起雙眼,狐疑地打量莫妲兒道:「妳和里迦瓦接觸了?」

莫妲兒心一驚,故作鎮定:「大神不是在沉眠嗎?怎麼可能會跟我有接觸。」

藍戴爾似乎不相信莫妲兒的話,他不斷地撫摸她的胸口印記位置像感應到什麼,低聲喃喃自語:「沒接觸會平白冒出那麼多日陽之力?還是說……這容器真有著另一種未知的力量存在?」

莫妲兒滿頭問號地看著藍戴爾,不過,現在的情況不容許她再這樣被動,她望了一下四周,注意到自己所處的地方是她在系統控制室當中,那些各種影像畫面裡曾顯示過一處接近異域的偏遠地帶。

這麼說,她還在蠍族領域,也就是可以使用系統的範圍裡面囉?

察覺到莫妲兒眼神的變化,藍戴爾用力扣住她的下顎,微微一笑:「別妄想自己還在蠍族領域就可以使用系統功能,艾絲達的玩具可沒有妳想像中那麼好用。」

聞言,莫妲兒直覺對方在騙她,忽然間,她從藍戴爾的雙眼得到了一個訊息,使她驚訝腦海浮現出來的「真相」,不禁疑惑自己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難不成這就是剛才里迦瓦大神給予她的力量?

想到這,莫妲兒原本對藍戴爾的恐懼一掃而空,反而有了勇氣大聲回道:「既然如此,你大可將我帶離蠍族,為什麼還待在這種地方不離開?真不像是你的作風啊!異族巫師。」

頓了下,莫妲兒直視藍戴爾因驚訝而突然縮小瞳孔,緩緩的說──

「事實上,你就是被『艾絲達的玩具』困在蠍族領域出不去,對吧?」

莫妲兒這一番話讓藍戴爾震驚不已,難以置信她居然會知道這件事,明明那時的她是昏迷不醒!

藍戴爾眼神一凜,伸手掐住她的脖子質問:「妳是怎麼知道這件事?」

「鳴……」莫妲兒接近窒息地痛苦掙扎,心裡更是慌張疑惑。

奇怪,藍戴爾不是一個有理智的變態嗎?

從米佧諦幼年回憶,還有自己所遭受的經歷來看,他都是善用那股討厭的邪惡力量來虐待人,絕不會親手動粗啊!還是說藍戴爾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全是刻意隱藏他真實的本性?

如同她初次見到亞奇馮,直覺衪的個性其實是很糟糕又易怒的傢伙,就像──夏德拉。

……果然邪神一派的人都有變態暴力傾向!

看著莫妲兒那麼痛苦難受,藍戴爾才驚覺自己失控,趕緊鬆開手,掩飾自己的本性。

脖子好不容易解脫,莫妲兒用力咳嗽喘氣之時,目光不經意瞄到遠方一大片天空隱隱約約閃耀著銀色光芒。

那就像是科幻片當中,擁有高科技的隱性防護罩,也有著絕對封閉的牢籠含意。

這時藍戴爾似乎決定繼續進行剛才就想進行的事,強迫莫妲兒直視他那雙閃耀妖異的紫瞳,像是在催眠般對著她道:「我要妳以Master的身份解除防禦系統。」

「我不要。」莫妲兒想也沒想地拒絕。

「不要?妳忘了先前的教訓了嗎?不怕我再次懲罰妳?」藍戴爾加強力量的說。

聞言,莫妲兒有些退縮,但是她不能在這種時候氣勢輸人,眼神堅定地直視他。

「如果你要懲罰我早就動手了,絕不會這樣開口威脅。」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