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旅途的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藍戴爾一愣,沒料到她可以完全抗拒他的催眠與威脅,更是疑惑她是怎麼知道這些事?

微瞇著眼,藍戴爾再次質疑起里迦瓦大神干涉這件事,立即拿出骷髏手杖抵住她的胸口逼問:「這次別想再隨便打發我,妳和里迦瓦接觸過了,是嗎?」

莫妲兒蹙眉不語直盯著藍戴爾的雙眼,神奇的訊息再一次出現在腦海中,包含了她與里迦瓦大神用意識交談的期間,現實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是一場阿迪南與四大族長聯手一起攻擊藍戴爾,華麗又令人膽顫心驚的超能力大戰。

畫面當中,雖然阿迪南他們受了不少傷,由於有帕尼爾的及時治療,傷勢並不太嚴重,反觀藍戴爾,隨著他們兇猛攻擊下,從輕鬆應對到狼狽反擊,有好幾次差點就被他們殺死。

因此,她才理解到他為何沒有像之前那麼囂張的原因,也不再害怕他還會再傷害自己,使得她接下來回話的態度也跟著大膽起來。

「是又如何?比起這件事,你現在是否後悔自己判斷錯誤,沒讓帕尼爾早一點對我進行認證,或者早先一步殺了他?」

藍戴爾心一驚,正巧看見莫妲兒眼中微微閃耀著銀白色光芒,同時身上的日陽之力氣息再次跟著增加,明顯感受到她逐漸強大的力量已超越自己,能力很高,幾乎快跟他的主人和里迦瓦同等階級。

事實上從他聽不見她的心聲反被讀心,又無法催眠控制她來說,無形說明了她在與里迦瓦接觸過後,使她原本不太穩定發動調和之力開始正常覺醒,也打亂了他原本進行的計劃。

看來……他在這段漫長的日子當中所賦予的任務,將會在這裡失敗,而且還是敗在眼前被主人選定為容器,擁有返祖血統的星之血脈手中。

想到這,藍戴爾整個人也釋懷了。

在所剩無幾的生命,只要能夠完成最後的計劃,死,也只是回歸主人體內罷了。

因為他本來就是為了完成主人的心願而存在這個世上,只可惜這個任務無法百分之百完成,讓他稍微有點不甘心。

沒注意藍戴爾所想的事,莫妲兒繼續道:「我還知道你被阿迪南他們傷得很重,卻還能帶著我逃到這裡,真不虧是亞奇馮的分身。」

語畢,莫妲兒悄悄打量藍戴爾的身體,卻沒有如她所說重傷模樣,心裡湧出一絲不安,深怕自己說了沒根據的話,又會讓他像剛才那樣失控傷害她。

此刻一個不經意的目光,她注意到骷髏手杖上的骷髏頭有好幾個明顯的裂痕,像是──重傷的來源。

藍戴爾沒有因為莫妲兒的話語而失控,反而很坦然。

「妳說的一點也沒錯,我確實是重傷了,但是殺了我,並不代表結束。」

聞言,莫妲兒不知為何腦海自動浮現出當時在熊族被捲入神秘迷宮時,為了恢復費爾熊神與莫拉克之間的連繫,因受到雙方力量的衝擊之下,造成意識飄移,意外看見娜雅與藍戴爾接觸的那一刻。

該不會……連娜雅小姐也遭到藍戴爾的毒手了?!

「你、你那天到底對娜雅小姐做了什麼?」

莫妲兒大膽地將心中猜想說了出來,卻看見藍戴爾裂嘴一笑。

「妳不說,我還差點忘了妳那時候也在場。怎麼,妳還想替那居心不良的巫女擔心?」

「居心不良?」莫妲兒疑惑了下,有點不懂藍戴爾為什麼這樣批評娜雅。

「如果不是居心不良,妳覺得妳會有機會經歷這些事情?」

……確實,這一切的起源都是她答應代替娜雅接受認證考驗……為的就是將不屬於她的手鍊解下來,歸還真正的大神巫女。

「不過嘛……」藍戴爾邊撫摸骷髏手杖,邊笑道,「趁現在還有時間,我再給妳一次機會。」骷髏手杖指向莫妲兒,「我命妳以Master的身份解除防禦系統,與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否則事後因缺少了我的保護而發生對妳不利的事,可別怪我沒事先警告妳。」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藍戴爾,心裡訝異他居然會說出「保護」,這表示未來會有一場比現在更可怕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

但是,她是不可能會跟他一起離開,所以她決定嘗試使用「言靈」,希望能困住他的行動,直到阿迪南他們來救她!

想到這,莫妲兒的雙眼亮起了銀白色光芒,銳利地直視藍戴爾。

「我拒絕解除防禦系統,還有,我命令你不准動,否則你身上的傷會更加嚴重。」

藍戴爾身子一僵,明顯感覺到「語言」壓迫支撐身體的「力量」,突然手中的骷髏手杖自動亮起了黑色光芒解除莫妲兒的「言靈」狀態,卻也增加了骷髏頭更多的裂痕。

瞥了一眼手中骷髏手杖上快要崩毀的骷髏頭,藍戴爾直視她那雙依然閃耀著銀白色光芒的純淨眼睛,心想判斷她以這種覺醒速度要完全掙脫封印是遲早的事。

只是他很好奇,她的能力似乎比艾絲達還要多了一種更強大的力量,而他卻沒辦法再好好研究,真是可惜,不過,他是不會輕易放過她,耍弄人心可是他的興趣呢!

想到這,藍戴爾在她的驚訝之下揚起詭異的笑容,刻意慢條斯理說道。

「是嗎?這就是妳的答案嗎?」

莫妲兒愣了下,對藍戴爾的態度語氣產生極大的不安感,卻不知她流露出的恐懼是給予他更多的自信玩弄她的心靈。

「妳的『言靈』用得不錯,可惜妳忘了妳原本的力量已經被我封印,如今妳使用的力量是主人賜予,而我又是主人的分身,妳是不可能對我造成傷害,只會將力量歸還給我……」

頓了下,藍戴爾臉上的笑意更加深刻,彷彿事情全都在他掌握之中,莫妲兒是逃不了他的陰謀。

「當然,就算妳讓別人殺了我,治癒了我在妳身上留下的邪氣傷痕,妳身上的月之刻印是不可能會解除……妳永遠、永遠不可能擺脫成為主人容器的『事實』!」

聞言,莫妲兒非常害怕藍戴爾所說的話,雖然直覺他有在說謊,但是她卻無法分辨其中的真偽,再說,她現在光是使用力量就很吃力,要不是里迦瓦大神最後給予她力量,說不定她連「言靈」都用不出來。

這樣的結果,讓她不斷回憶里迦瓦大神說過的話,直到她想起了最重要的關鍵。

──帕尼爾的水之認證!

 

另一方面,阿迪南一行人在帕尼爾的幫助下,終於抵達了莫妲兒所在的位置。

當他們看見她整個人被綑綁在一處洞穴入口中央,藍戴爾正拿著骷髏手杖看似預備要對她做出什麼事時,所有人立即使出看家本領朝藍戴爾攻擊。

在那一瞬間,藍戴爾泛起一絲冷笑,高舉著骷髏手杖,一個眨眼,他居然消失在莫妲兒面前,頓時,所有攻擊全朝她身上擊去。

眾人來不及消去力量阻止一切,心寒地等待令人絕望的事情發生,天空忽然傳來了機械聲──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啟動防護罩,解除Master身上的束縛。」

剎那間,撞擊的爆炸聲不斷響起,產生出來的煙霧擋住了眾人的雙眼。

沒會兒,一陣狂風從洞穴吹了出來,一道不同於帕尼爾所使用的防護罩,由銀色半透明六角星芒薄片組合成而的圓球型防護罩映入眾人面前,緩緩飄浮在半空中,莫妲兒則是一臉驚慌地跪坐在防護罩內,雙手還不時拍著胸口,努力平撫剛才受到驚險萬分的驚嚇。

藍戴爾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雙腳踩在圓球防護罩頂端,居高臨下俯視阿迪南一行人。

就在眾人氣氛達到緊繃的那一刻,身處防護罩裡可看清楚藍戴爾那一身斗篷底下馬賽克狀態的莫妲兒,忍不住紅著臉開口抗議。

「我說……你能不能別站在那上面,我不想看到你那裡面沒穿內褲又很不雅觀的東西。」

「……」

一群烏鴉飛過,眾人當場囧臉,並且很有默契同時翻白眼,心想:真不虧是莫妲兒,果然很會挑這種時候說一些讓人傻眼的話。

藍戴爾無所謂地笑了笑,反而很配合莫妲兒跳TONE的思維。

「有這麼不好看嗎?這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看到唷。」

突然一道金光劃傷藍戴爾臉龐,一看,正巧看見阿迪南怒瞪著他。

「少汙染她的心靈,她不想看就不要強迫她看你的髒東西!」

藍戴爾裂嘴一笑,忽然展開雙臂向同樣對他散發赤裸裸殺意的男人們瘋狂大笑。

「憤怒嗎?想殺我嗎?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來殺我,快來啊!站那麼遠殺得到我嗎?你們這一群無能的傢伙!只會靠艾絲達的子孫替你們完成無法解決的事情,無能,實在太無能了!哈哈哈!」

藍戴爾的話語成功激怒了眾人,每個人開始運起力量準備大開殺戒,同時也一步步拉進彼此的距離,為了就是殺了異族巫師,解救莫妲兒!

此刻,莫妲兒發現了阿迪南一行人所踩踏的空地上,那些雜亂的石頭與龜裂的痕跡隱隱約約像是一個眼熟的圖騰,她忍不住貼在防護罩面前想看得更仔細時,腦海瞬間閃過黑月圖騰的圖案,頓時心裡湧出了強烈的危機──

「不要過來,那裡有陷阱!」

莫妲兒激動的大喊,引起了眾人警覺,可惜,這一切太遲了!

藍戴爾手中的骷髏手杖用力一揮,地面隱藏的黑月圖騰瞬間亮起了黑色光芒,目標是將處於範圍內的五人大神之力與四大元素之力的力量進行封印!

隨著黑色光芒集中在五人身上,每個人出現痛苦又全身無力的現象,莫妲兒焦急的敲打防護罩,對著藍戴爾拼命大喊──

「住手!求你快住手!」

不理會下面的叫喊,藍戴爾全神貫注在力量的運作上,但是骷髏手杖似乎承受不了這麼大規模的法陣,原本已經傷痕累累的骷髏頭,啪啦一聲,頭殼部份崩毀一小塊,其他部位也開始有剝落跡象。

見狀,莫妲兒靈光一閃,朝阿迪南大聲的說──

「阿迪南,快毀掉骷髏手杖上面那一個骷髏頭啊!」

聞言,阿迪南也注意到藍戴爾的狀況隨著骷髏頭的損毀而顯得氣色很糟糕,他努力聚集體內漸漸流失的力量,接著對骷髏手杖發動攻擊。

其他人注意到阿迪南的企圖,也跟著將力量集中起來,對準骷髏手杖發動攻擊。

此刻,藍戴爾將骷髏手杖的杖身用力敲了一下身下的防護罩,剎那間,骷髏手杖所散發出來的力量迅速滲透防護罩,直往莫妲兒體內入侵。

同一時間,地面的黑月圖騰所散發出來的力量也跟著往五人體內入侵,將原本聚集出來的力量一同吞噬吸收,讓他們不再有機會聚集力量。

正當所有人內心產生一絲絕望時,只見阿迪南咳出了一攤血,突然一道耀眼的金色光球擊碎了骷髏手杖,頓時,藍戴爾的身體也隨著骷髏手杖跟著一起崩毀,纏繞在眾人身上的邪氣也跟著消失。

但是在他消失之前,他臉上詭異的笑容令在場所有人不寒而慄,隱約可以聽見他說著:

死,只不過是個開始,你們想阻止的事情,已經再也阻止不了了──

 

解決了異族最大敵人,每個人身體雖然疲憊,心裡卻是輕鬆了許多。

以後總算是不用再對付這麼難纏又可怕的敵人了!

此外,莫妲兒在帕尼爾的幫忙下,終於解除了一直解除不了的防護罩。

莫妲兒一臉擔憂地來到阿迪南身旁,看著他努力忍耐力量過度使用後所產生的痛楚,忍不住握住他的手,想給他一點精神打氣。

剎那間,一股暖活的力量從莫妲兒手中流入了阿迪南體內,沒會兒讓他的力量恢復了,他愣愣地看著莫妲兒,表情明顯在說:妳何時有辦法給人力量了?

疑問未解決,莫妲兒全身無力地癱軟在阿迪南懷中,在眾人驚嚇之下,她疲倦苦笑。

「帕尼爾,我需要你對我進行水之認證來抵禦體內的邪氣,不然身體好痛苦,快承受不住過量的邪氣了。」說完,莫妲兒還是支撐不住地昏過去了。

見狀,眾人趕緊推著帕尼爾到莫妲兒面前,不料,他卻是反常地不敢直視莫妲兒,如果不是大家拼命催促,或許他連運起水元素之力的念頭也沒有。

眾人看著帕尼爾緊繃著臉,像是在面臨極大考驗一般,全身僵硬地牽起莫妲兒的左手,然後……然後居然開始喘起氣來?!

……現在是在上演哪齣戲?

眾人扭曲著臉,繼續看著帕尼爾眼神期待又帶點掙扎,邊喘氣邊深呼吸試著平穩情緒,然後用力嘟著嘴唇,緩緩的……緩緩的要往莫妲兒的……

「啪!啪!啪!」清脆的拍打聲同時響起。

原來是看不下去的鷹、狼、熊三大族長,終於受不了帕尼爾把一個神聖的認證儀式搞得像在進行什麼樣可怕的猥褻行為,直接往他的後腦打下去,正好順勢親上莫妲兒的手背,一道藍光一閃而過,正巧完成了水之認證。

眾人同時心想:再怎麼把莫妲兒當成神明尊敬,也別作出這種令人誤會的行為好嗎!

這時眾人感覺到莫妲兒身上的邪氣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同時散發出超出在場所有人所擁有的強大力量。

她身上被染黑的四種印記中,黑色的部份開始剝落消失,還原了印記該有的色彩,而看不見的腰椎部位,則是多了藍色的蠍尾印記。

結束了這一個變化,莫妲兒的認證之旅任務宣告完成。

 

幾天後,蠍族領域入口──

「帕尼爾,你確定不讓我解除跟你之間的連繫嗎?」

莫妲兒望著臉上明顯有被揍過痕跡的帕尼爾,心裡有些歉意的說。

「不用不用,這可是『別人』都沒有的珍貴連繫,我不想被解除。」

帕尼爾難得揚起燦爛的笑容回道,讓一旁的蠍族人感動到了不行,卻惹來了另一邊四人的白眼。

因為他們想恢復連繫都被拒絕了,所以他們非常不爽帕尼爾那種炫耀的嘴臉。

事實上,莫妲兒曾私下詢問過帕尼爾,明明他的真實個性並不像第一眼所見的那樣冷淡,為什麼總是要面無表情的面對眾人。

帕尼爾的回應很簡單,就是──這是他心中身為醫者最崇高的專業表現。

得到這樣的答案,莫妲兒那幾天看到帕尼爾都是囧臉狀態。

此刻,阿迪南見時間差不多,開口道。

「我想,我們應該就在這裡各自解散吧!」

聞言,蠍族人熱情的揮手道別,而阿迪南和四大族長深深的望著彼此,眼神中像達成了某種共識,最後互相抱拳示意,瀟灑地各自往自己的家鄉前進。

不過,輪到莫妲兒和阿迪南準備離開時,帕尼爾留下一句只有阿迪南才聽得懂的話語。

──如果見情況不對,請盡快回到蠍族,我族會迅速連絡他族,一同全力庇護你們。

 

回歸到一開始出發狀態,阿迪南和莫妲兒花了幾天的時間,終於快抵達中央領域。

看著熟悉的道路,莫妲兒開心自己終於完成任務,但是,當她看見阿迪南露出異常嚴肅的表情,心一驚,忍不住問道。

「阿迪南,你怎麼了?這幾天你都是這種表情……不開心嗎?」

阿迪南神情詭譎地凝視著她,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保持沉默不語,靜靜地走路。

踏入中央領域入口,阿迪南馬上感覺到氣氛不對勁,他馬上帶著莫妲兒回頭離開,卻被埋伏多日的長老院與中央神殿的侍衛們聯手衝出來包圍,不讓他們有機會逃跑。

見狀,阿迪南立即運起力量,情神不悅地打量那些越矩的侍衛,怒斥。

「你們都是不知禮節的蠢蛋嗎?竟敢對我無禮!」

「這是我下的命令,阿迪南大人。」

此言一出,包圍的侍衛自動讓出了一條通道,讓持有一把造成為萬丈光芒的太陽圖騰金色手杖,神情嚴肅的中年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莫妲兒一見到中年人,心驚:那不是大長老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而且他手中的金色手杖似乎不太像是他才能擁有的東西……

反觀阿迪南,當他見到大長老持有金色手杖,臉色頓時蒼白,心中除了混亂,更是恐懼對方刻意拿出屬於他的「王權之杖」的真正用意。

心知王權之杖的威力,阿迪南馬上在莫妲兒耳旁低聲吩咐。

「聽好,待會我會大鬧一場,妳就趁這個機會趕快逃離這裡,然後去找帕尼爾,千萬不要回來!」

「咦?可是……我還得將手鍊歸還娜雅小姐……」莫妲兒訝異的說。

「千萬不要將聖物手鍊交給她!」

「阿迪南大人,您與那名冒牌巫女竊竊私語些什麼?您別忘了,真正的巫女大人……娜雅正在等您啊!」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冒牌巫女,大長老會比我還不清楚?」

說到這,阿迪南謹慎地盯著大長老的一舉一動,似乎很怕他會使用金色手杖對付他們。

一旁皺眉沉默不語的莫妲兒,雖然不懂阿迪南為何如此恐懼明明地位比自己還要低,卻比他還要強勢的大長老。

但是,她也知道現場氣氛不對,知道現在不是爭論聖物手鍊該不該歸還的事情,她望了一下阿迪南,向他示意自己願意配合他的計劃,並等待他的行動。

「阿迪南大人,您被那個異族少女誘惑了嗎?」大長老微微晃動了一下王權之杖,輕喃的說,「看來您還需要再好好教育……」

不等大長老說完話,阿迪南馬上朝包圍他們的護衛們展開攻擊,整個現場一片混亂。

可惜,這場混亂不到兩分鐘就被壓制下來。

大長老揮動著王權之杖喚出一條條黃金鎖鍊,指向阿迪南將他整個人鍊住,剎那間,他的力量抽走,全身無力地跪倒在地上,只能神情憤怒不已地瞪著大長老,也不忘繼續掙扎。

然而,原本想藉由這場混亂離開的莫妲兒,被眼尖的侍衛抓住,並且被人拿著刀架住脖子,暗示阿迪南別再輕舉亂動。

見狀,阿迪南急躁大喊:「不淮你們對她無禮!她可是由里迦瓦大神自己遴選的巫女,誰敢傷害她,就是異族!」

見勝利到手,大長老愉快的笑道。

「阿迪南大人,您別白費力氣了,憑您只有擁有歷代大神血脈半分之一力量的人,是不可能有足夠的力量反抗王權之杖,您還是乖乖接受長老院的安排,這樣對您會比較好。」

「大長老……你別以為奪走我的王權之杖就可以取代我的位置!」

大長老不理會阿迪南的怒意,他瞥了一眼莫妲兒,對一旁的侍衛命令。

「將這名異族少女送到神殿,讓巫女大人定奪。」

「遵命,大長老。」

聞言,阿迪南顧不得在大長老面前隱藏莫妲兒擁有力量的事實,迫切對她吼道。

「快使出妳的力量逃離這裡!不然會……唔!」

話還沒說完的阿迪南被一旁的侍衛打暈,而大長老則是瞇起雙眼打量著莫妲兒,似乎在評估方才阿迪南所說的話。

莫妲兒對這樣的打量很不好受,看著阿迪南的下場,她忍不住開口。

「為什麼要這樣對阿迪南?他不是你們的王嗎?」

雖然口中這麼說,莫妲兒其實內心大概猜出大長老的理由。

沒意外,這是世俗最常有受到「權勢」慾望的影響,想徹底擺脫里迦瓦大神的規定,大膽進行篡位行動的活生生實例……

那麼,身為真正的大神巫女娜雅,是不是也受到大長老的控制,被迫聽從他的命令呢?

「異族少女,妳都自身難保了,還有空管別人的事?」大長老冷笑一聲,對侍衛命道,「帶下去,別讓巫女大人等太久。」

「是!」

來不及思索大長老那句「自身難保」的話語,莫妲兒被人強硬地推往神殿方向前進。

臨走前,她不忘看了一眼阿迪南,見他昏迷地被人架住帶往另一條路離去,心裡不免產生不甘心的念頭,更想出手救他。

可惜憑她現在的力量,根本沒辦法抵抗猶如軍隊的侍衛們。

想到這,莫妲兒咬緊下唇,決定將希望放在娜雅身上。

以娜雅對阿迪南的愛慕,她一定會想辦法救他的!

有了決定,莫妲兒抬起胸,不畏懼周遭散發出來的惡念,堅強地向前邁進。

然而,這時的莫妲兒卻不知道──

她的決定會在她接下來的遭遇,確確實實讓她認清自己有多麼愚蠢天真。

同時,她也明白了藍戴爾曾說過「保護」的話中含意。

可惜太遲了。

當人性的黑暗逼她得做出她最痛恨的事情時……

令藍戴爾最在意的力量,將會完全覺醒!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完》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